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版图】(158)——【日光倾城】(日喀则)

  • 出发时间/2016-06-24
  • 出行天数/2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1000RMB

位于山南地区的羊卓雍错明明是飞到拉萨后去的第一个景点,还因此引发了一系列团队成员崩溃退出行程的惨剧,可偏偏在所有前辈驴友的攻略中,这座西藏的圣湖却都属于日喀则路线的范畴。有的时候,随大溜也是一种美德,再加上如果没有羊湖来撑腰,我的日喀则游记就会显得过于单薄了。于是,羊卓雍错便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下面这篇游记中。

羊卓雍措,简称羊湖,藏语意为“碧玉湖”,是西藏三大圣湖之一,湖面形状就像珊瑚枝一般,因此它在藏语中又被称为“上面的珊瑚湖”。羊湖位于山南地区的浪卡子县,不过距离拉萨仅有七十公里左右。

下飞机后,除了抽一根烟的工夫,再未做任何停留,便从贡嘎机场登上在携程事先预定的包车,一路直奔羊卓雍错而去,途中翻越海拔5030米的岗巴拉山口,那种迎面撞上高原反应的酸爽感觉,真是无法形容的神奇体验。

经过亲身体会,就像前辈驴友们说的那样,深藏在群山环抱中的羊卓雍错还是更适合居高临下从俯视的角度去欣赏,尽管我们去的那日天色阴沉,云层浓厚,可还是无法掩盖这座无暇圣湖的卓越风采。

一湾深蓝色的湖水静静卧在天地之间,仿佛亘古以来便如是这般。与色彩斑斓的喀纳斯稻城亚丁或是九寨沟不同,环绕羊湖的山脉裸露出来的黄褐颜色既不热烈也不炫目,近乎单调,不过正因为如此,来到此处的人们也就自然而然将所有目光投向那片如同蓝宝石一般的湖水上,无匹而单纯,没有任何杂念。

可以想象,如果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正午,羊卓雍错的蓝色会更加鲜亮灿烂,可此时此刻,远处的羊湖水却更有一番深邃的滋味,简单而沉静。

羊卓雍错就像一位年轻沉默的梨园少女,虽然素面朝天,不施粉黛,但是她内敛的风采却依然拥有致命的魅力,一朝艺成登台,风华绝代,倾国倾城,万千羡艳的目光只为她而聚焦。

瞻仰过羊卓雍错,在驱车前往拉萨的途中,如果不是同行的三位出现高反的队员一直在哼哼,那么此次圣湖之行应该是完美的。

拉日铁路

日喀则建城至今已有六个多世纪的历史,是西藏的第二大城市和后藏曾经的政教中心,也是历代班禅的驻锡之地。既然万里迢迢来到西藏,而且阿里林芝珠穆朗玛峰又统统排到了日后的行程里,那么蓝天白云下的日喀则就是此行不得不去的地方。

2007年通车的青藏铁路如今已成了人们入藏的最佳选择,坐着火车一路向着高原攀升,人体也能有个逐渐适应的过程,总好过我们“咻咻咻咻”的三百六十度转体头朝下花样作死。2014年8月16日,青藏铁路的延伸段拉日铁路也正式通车,从那时开始,人类又将铁轨向着珠穆朗玛峰伸展了253公里。

藏区火车站的安检异常严格,如今维稳已是中国西部两个巨大自治区最重要的工作,尽管日常对时局或是当政者总有诸多抱怨,可不论作为一个中国人,还是一个资深驴友,都是衷心希望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的,再想想眼下恐怖分子肆虐的欧洲,便不由自主地感叹国内这种集权式的政体总还是其有可取的一面。

扎什伦布寺

扎什伦布寺意为“吉祥须弥寺”,全名为“扎什伦布白吉德钦曲唐结勒南巴杰瓦林”,意为“吉祥须弥聚福殊胜诸方州”,其位于日喀则的尼色日山下,与拉萨的甘丹寺、色拉寺、哲蚌寺合称藏传佛教格鲁派的“四大寺”,而四大寺又与青海的塔尔寺和甘肃拉卜楞寺并列为黄教的“六大寺”。

日喀则火车站下车后,发现在内地已成席卷之势的滴滴优步易到统统不灵,只能随随便便上了一台去市区的出租车,而司机师傅也随随便便告诉我,要凑够四个人才会发车,其神态就像卢梭说起“天赋人权”一般理所应当,对此我早有心理准备,一头钻进副驾驶位置开始用可怜的2G信号上网看蚂蜂窝,至于啥时凑够发车人数,后面坐三个人是不是会有些拥挤,那都与我无关。说到滴滴和优步,最近我去的一些城市的交通管理局开始采用钓鱼执法的方式处理网约车,所依据的仍然是“非法运营”这一百试不爽的条例,就像若干年前的“流氓罪”和“投机倒把罪”一样,说你耍流氓你就是流氓,说你投机倒把你就是挖社会主义墙角的人渣,不服不行。总之,凡是对人民有利的他们都反对,凡是对人民不利的他们都坚持一百年不动摇,这就是某些地方政府机构的一贯做法,逼着多少大好青年都转变成了职业喷子,真是天可怜见。

跟着车上其他几个兄弟在人民医院下车,在马路对面就近吃了顿自助式的重庆火锅,味道不地道,价格却十分公道,七十几块钱管饱。我毫不斯文地吃饱喝足后,下楼正好逮着一台刚下客的人力三轮车,讲好十五块直达拉什伦布寺,蹬车的藏族小哥答应一声,便将区区一台三轮车蹬出了风驰电掣的感觉。望着小哥被风鼓动的衣袖,我竟然莫名有些感动,这就是属于每个人的生活,也许辛苦,却很真实,我也是如此。

扎什伦布寺的创建者是后来被追奉为一世达赖喇嘛的根敦朱巴,明正统十二年,根敦朱巴为纪念其圆寂的经师,聘请西藏尼泊尔的工匠,精心制作了一尊高达五米的释迦牟尼镏金铜像。佛像铸成后,根敦珠巴在后藏大贵族曲雄郎巴·索朗白桑和琼杰巴·索朗班觉的资助下,兴建扎什伦布寺供奉佛像,并经数百年的发展,逐渐成为格鲁派在后藏的根本道场。

明万历二十九年,四世班禅大师罗桑曲结坚赞就任扎什伦布寺第十六任池巴,主寺共计一甲子,期间寺内僧侣达5000余人,房屋 3000 余间。扎什伦布寺由此成为格鲁派在后藏最大的寺院,取得了与拉萨三大寺同等的地位。从那时开始,扎什伦布寺成为了历代班禅大师的驻辇的法台,受到无数信众的虔心供奉。

历世班禅的灵塔殿是扎什伦布寺内最有代表性的建筑,只此一家,再无分号。沿着逼仄的楼梯攀上爬下,跟着那些虔诚的藏民一起朝拜历世班禅的灵塔和供殿。其实按照藏传佛教的活佛转世制度,这些大殿内自始至终供奉的是同一个灵魂,只不过转世后用了不同的肉身而已,正所谓“佛以万千化身现世,普度芸芸众生”,也许在你身边一闪而过的某张普通颜面,都有可能是佛祖的化身。

不管生前多么崇高的大喇嘛,圆寂后也不过就占据这么一丁点地方,俗世中的帝王将相也是如此,生前极尽显赫,死后荒草满冢,如果像那些无神论者宣传的所有宗教和神明都是虚妄,不论如何努力和虔诚,灵魂或精神最终都不能得到升华,死亡即代表着一切归于消殁,尘归尘,土归土,那么这样的人生实在过于冰冷和残酷了。

无神论和唯物主义带来的必然结果就是所有人都不顾一切消费今生,因为生命就是一张单程车票,到站就是到站,再也没有升级去坐飞机或是重来一次的机会。从这个角度来讲,人还是要有点信仰才好,否则这个世界最终将在无尽的物欲中变得分崩离析,“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将变成一句彻头彻尾的笑话。中国在短短几十年内,取得了物质方面的巨大飞跃,可是社会的道德底线和人们的精神境界却也在不断突破底线,这种讽刺的反比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文革期间,五世班禅到九世班禅的灵塔被蜂拥而来的红卫兵捣毁,遗骸被随意丢弃侮辱,现场一片狼藉,惨不忍睹。掘坟曝尸,这是中国历史上表示仇恨最极端的方式,比如伍子胥对楚庄王的,只是不知五位已经圆寂了许久的班禅大师与这些造反派究竟有什么仇恨,能值得他们下如此狠手?当然,杀红了眼的红卫兵可以说,凡是对抗马克思主义,对抗唯物主义,对抗毛主席的人或事,都是他们天然的仇敌,必须踢倒在地再狠狠踏上一只脚,让他们永世都不能翻身。

据说造反派扛着红旗喊着口号打到扎什伦布寺时,寺内的喇嘛将四世班禅的灵塔伪装成粮仓,又在墙壁写上“毛主席万岁”,这才使珍贵的四世班禅灵塔逃过一劫。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红卫兵不仅残暴,而且还很愚蠢,不然也不可能被人如此轻易就洗了脑去。

当年全国流窜抄家杀人放火的造反派们如今大多没有受到应有的制裁,这正是法不责众的集中体现,历史的那一篇虽然已经翻过去,因此失去亲人、朋友或是师长的人也没有为了那些冤屈的灵魂索回公道的机会,但是我们却不能不彻彻底底地反省,回避错误必将会再次犯错,只有将血淋淋的历史真相横陈在世人眼前,让大家看看那是一个怎样的人间地狱和悲惨世界,痛定思痛,才能避免悲哀的历史再次重演。

那些骑在普通人头上耀武扬威的红卫兵没有受到制裁,这是社会稳定的需要,我们能够理解,可唯一让我想不通的是,那些掘了班禅灵塔的造反派为什么还能好端端的或着走进新社会?对此只有两种解释,一是神明根本不存在,二是佛祖慈悲,不跟他们计较。

不论从哪个角度来说,我都希望成立的是第二种解释。我佛慈悲,如果你我心中怀有戾气,请到他的面前去消散。

结束拉什伦布寺的行程后,由于距离Z8802傍晚18:40的开车时间还有一段距离,于是便在寺院旁边不远的地方找了间茶馆,点了一壶甜茶消磨时间。藏式甜茶,一壶就当真是一壶,货真价实的暖水壶,奶味和茶味都很浓郁,与香港的丝袜奶茶相比,更有一番醇厚馨甜的风味。

茶馆内的人并不多,两个中年男子也只是守着一壶甜茶,用藏语低声细语,似乎是在谈工作,另有一位老人坐在门口阳光可以照射到的位置,手里捧着收音机,眯着眼睛,也不知是睡着了还是醒着,亦或是半睡半醒,至于茶馆的老板,则是一位皮肤黝黑的年轻藏族男子,把甜茶给我送上后,又坐回自己的角落玩手机去了。

喝茶期间,间或会有一些白发苍苍的老人蹒跚推门进来,我便掏出事先准备好在寺院里用来供奉的零钱给他们几张,又会有一些孩子端着塑料碗怯生生进来,我便学着人家的样子,从壶子里倒些甜茶到孩子的碗里,然后看着他们欢天喜地的离去。

下午五点,天上的太阳仍然有些刺眼,我准备结账走人,店家过来告诉我,六块钱,尽管我知道这里的甜茶很便宜,知道后藏人们很淳朴,但还是被这个朴实到极点的价格狠狠震惊了。

别了,日喀则,再次与你相会,应该就是去珠峰的时候了。

本篇游记共含3843个文字,4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