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厦门记游之三:风雨云水谣

厦门记游之三:风雨云水谣
青岛准备到厦门时,朋友就向我推销“土楼与云水谣”,在崇武古镇遇到北京一位身背佳能5D3的摄影爱好者,又向我谈起“土楼与云水谣”,并建议我最少在那里待两天,还告诉我云水谣比那些土楼好玩。
从书本中对于“土楼和云水谣”有初步了解,“土楼和云水谣”都在漳州南靖县境内。云水谣原名叫长教,后来因为在那拍过《云水谣》电影,福建土楼申遗成功后,将长教改名为云水谣。
2016年4月23日清晨从厦门出发去云水谣。考虑,晚上住在云水谣镇,我们按计划从溪的上游怀远楼处下车,然后沿溪岸边小路向云水镇游览。
天不作美,从厦门出发时,雨时大、时小、时歇,所乘车还没到怀远楼停车场,空中积雨云加厚,雨势增大,形如瓢泼。怀远楼外,黄色伞、红色伞、白色伞、花花伞、黑色伞、透明的伞、半透明的伞、不透明的伞……各色伞在雨中漂浮,若形容为海洋,地方有点小,有过于夸大之嫌;如若比喻为溪流倒还比较确切。怀远楼是鼓形,就地取材建造,基础是用当地河中鹅卵石砌就,墙是取自当地的粘土夯成。这是古代人干打垒技术,也是大庆人创业时采用的建房技术。进入怀远楼,雨水从环形楼顶的房檐泄下,形成雨帘将站在楼内走廊上的人与雨水隔开。走廊绕楼一圈,沿着走廊通过楼梯,避开雨水的侵袭可到楼内的任何一家,这是土楼建造设计人员的一大构思;鼓形的外墙上留有孔洞,住在楼内的人可以对外瞭望,也可通过孔洞用箭或枪对外射击,那是土楼建造设计人员的另一大构思。
撑着伞离开怀远楼,沿着溪边走。雨越下越大,幸好无风,手中的伞只需抵挡雨水的冲击力,无需负担风的摧力。溪边路是由鹅卵石铺成,雨水为它们减少不少摩擦力,登山鞋踩上去,需小心翼翼,稍有不慎,则会滑倒。溪边的路不宽,相对走的人却不少,两人相遇,伞成了障碍,往往双方都有可能将伞上的雨水弄到对方身上,不时听到:“嗳哟!你干什么?”不用看,是伞上的雨水洒到了对方身上,发出的善意惊呼。惊呼过后,双方没有互相进一步责备,各人又撑着各自的伞走开。溪边的路,不仅有从天而降的水,还有路边所造房舍屋顶上来的水,溪边田埂上淌下来的水,这些水从侧面向游客袭来,往游客鞋里浇灌,若仔细听,就会在雨中听到灌满水的鞋在行进中发出的唧咕、唧咕声。老伴穿着带防雨鞋套的登山鞋,拄着登山杖,低着头,看着路上的鹅卵石,丝毫不敢马虎,不敢看溪水的流淌,也不敢向两边观看雨中溪两岸的景色,只能艰难的前进。这条溪不知叫什么名,来时打听过,也问过当地人,没有能告诉我,溪为何名,被寻问者都告诉我,叫“小溪。”。
伞不知什么时候也开始漏水,摄影包虽然有防雨罩,但也经受不住暴雨的袭扰,包的下部已进水。由此想到,老子说的“上善若水”。水既能无形,也能有形,水可以真正达到随遇而安。摄影包的防雨罩仅能防一面,另一面防不到,雨水从防雨罩的顶部经过人的背部,迂回到达摄影包的另一面,浸入摄影包。
溪边的路变宽时,我们看到云水谣的桥、水车、碑石、大榕树和那条“云水谣古栈道”。我难以准确计算出到从怀远楼到水车对面岸边的时间,大体估计有60多分钟,这不算多但又显得漫长的60多分钟,让雨中行进的游客耗费了不少能量。看到老伴终于敢抬起头看对岸的大榕树,我放心了,她没有让暴雨阻在云水谣溪边的路上。
溪水在涨,在快涨,在暴涨。
从我立足处通往对岸水车,有一条以方形石墩构成的漫水桥。不降雨时,溪水从石墩与石墩间流过,人只要一步一步踏着石墩,就可过溪。撑着伞我刚看到时,有几位游客还在通过石墩过溪。我与老伴商量是否由此到溪对岸,老伴正在犹豫之际,溪水漫过石墩顶部,尔后将其淹没,溪水瞬间把石墩弄得无踪无影。滔滔溪水夹杂着砂、枯树枝、杂草、当代白色污染物滚滚而下,没有一位游客敢去探险通过石墩过溪,都绕道通过架在溪水上大桥。
走到大桥上,雨有些小,但溪水继续在涨。数位游客在溪边大石头上挥臂抒发情怀,只用一“呵!”代替,未见面向溪水吟诵者。在雨中继续行进,我们过了几棵大榕树,十步一滑,五步一停,步履蹒跚地走云水古栈道。
暮色苍茫中,我们走进古道望溪客栈。客栈不大,全是木结构,踏进客栈门就能看到“注意防火”的警示标语。客房在楼上,楼下是卖茶、品茶、会账、会客的店堂。
同在古道望溪客栈住宿的还有位女娃,她是广东顺德人,今天坐动车从泉州来的云水谣。坐在楼下店堂的长桌旁,望着门前面昼夜不停的溪水,听着滴滴嗒嗒的雨声,喝着客栈小老板准备的茶水,同顺德女娃聊天。从外表没看出她已经结婚,聊天中知道,她已是女孩的妈妈了。她说她喜欢旅游,已到过不少地方,还到过青岛两次,对青岛说了不少赞誉之词。她有根据说青岛,我没去过顺德,只能从经济上赞美她们顺德,赞美珠三角,赞美开放后的顺德
雨仍然在下,住客栈者都不想外出吃饭,但肚腹却在抗议,正苦于无良策时,客栈小老板告诉我们,他姐姐在此开饭店,可以让他们把饭送到客栈。征得我们同意,小老板用电话把他姐姐叫来。他姐姐打着伞,带着菜谱来到客栈。几位客栈的住宿人都点上菜让他姐姐送来。
夜色浓浓,游客已进入客栈,云水谣古栈道上的灯光不多,若几颗星星分布在各处,照着那一丝丝从天而降的雨。客栈的小老板看看天,对我们说:“有几次雨大,溪水都进了一楼,”说到此,他用手比划了一下,“有这么深,”稍一停顿,他接着说:“今天,你们放心好了,水顶多到客栈门前,不会进屋。”
夜稍深,客栈大门已锁,古栈道上只有雨水冲刷路面的声音,没有行人脚步声。通过客栈的窗户,借着路边的灯光,看到客栈外,溪水在自主奔流;拴在岸边木桩或大榕树上的游船,随着溪水起起伏伏,却难以自主。靠在枕头上,听着溪水流淌声,耳边仿佛听到苏小明那首成名曲《军港之夜》。我想,“水兵们头枕着波涛。”那是海上的波涛,在舰艇上;在古道望溪客栈虽没有正“枕”,也应算“头枕着波涛”,不过这是溪水的波涛,波涛太小,情境应该也差不多。不知是走累了,还是雨水声声入耳,还是客栈木质客房安逸,不一会儿就进入梦乡,睡得那个香甜没法说,什么时候雨停,都不知道。

本篇游记共含2440个文字,1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竟然能记得这么清楚,回来两天就记不清细节的人表示羡慕

2016-07-28 13:46

《大鱼海棠》之后,土楼应该会火一阵子

2016-07-28 14:15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3F

已顶,也欢迎你支持我的置顶游记哦

2016-07-28 14:22

游记不错啊,顶了。
也欢迎来看看我们的纽约游记 http://www.mafengwo.cn/i/5549155.html  ,帮顶一下啊!~

2016-07-28 14:44

引用 崂山顽石 的图片:

雨水好多的样子呢!求与楼主互粉

2016-07-28 15:01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6F

2016-07-28 16:07

谢谢楼主的用心分享,介绍的这么详细,参考做攻略都省心很多了

2016-08-01 09:53

引用 terrence 发表于 2016-08-01 09:53:31 的回复:

谢谢楼主的用心分享,介绍的这么详细,参考做攻略都省心很多了

回复terrence:谢谢支持。

2016-08-01 11:0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