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用车轮丈量距离 用镜头记录真实的川藏线 ---2016年7月318国道纪行(上)

16
西行游者 (成都) LV.9
2016-07-29 16:45 1625/7
  • 出发时间/2016-07-20
  • 出行天数/7 天
  • 人物/一个人


也许是各种介绍318国道的攻略看得太多,也许是318国道上让人留连往返的美景的确难以让人割舍。从2010年起,我就开始在内心萌发了去西藏旅游的念头,无奈当时还在上班,公务缠身,原定5月出行的计划就此搁浅。即便如此,我仍然没有放弃心中的宿愿,并通过各种途径搜集信息,了解路况,制定规划,为最终出行做好一切准备。
西藏,最让人揪心的是高原反应,在所有的提示性告戒中,也都将“高反”作为头版头条排在首位,并历数因高反引起的各种症状,确实让人生畏。
为了检验自己的身体是否适应高原气候,去年5月特地邀约了几位儿时的小伙伴(小学同班同学),开了两台车,专门去了一趟康定新都桥、塔公草原、八美、丹巴小金四姑娘山,进行适应性自驾游。9月,又再次与原单位的几位同事,进入川西高原,沿川西环线理县红原、若尔盖、郎木寺、松潘茂县走了一圈。“检验”结果,基本正常,除了上到3000M以上高海拔地区头部前额稍有不适外,其它未见异常。
排除了身体可能存自的障碍,就相当于拿到了进藏的通行证,接下来自己要做的便是:1、确立行进路线,2、选择行进方式,3、确定参与人员,4、初拟费用预算等。
D1、关于行进路线,基于这么两点我选择了将拉萨作为本次318国道行的起点(而不是成都)。
1、从海拔的角度考虑,越走越低,身体适应性更好,
2、从费用方面来说,出藏的费用比起进藏来讲要少很多,
D2、关于行进方式,我查阅了很多网上关于318国道出行方式的收费标准和开销情况,觉得相对比较实惠的还是采取分段走、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和搭顺风车或便车的方式更节约(事实证明也确实如此)。
D3、关于参与人员、原打算邀约现住成都的小学x同学一路同行,谁知他却舍远求进,跟他们单位的一帮人去了稻城亚丁,没辙,我又试着在蚂蜂窝里登了分结伴游的计划,还是没人应招,这么一来,我也就只好选择独行了。
D4、关于费用预算,前面说了我只所以采取分段走、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和搭顺风车或便车的方式,因为只有这种费用才最低(也最能掌控)。网上动撇一万多月,或者是交了车费后还得分摊驾驶员食宿费用的模式。压根就不是我们一般旅行者所承受得了的,再说,分摊本来就是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事。当初我给自己定的初步标准是:每天200元(餐费50元、住宿费50元、交通费100元,购物不含在此列)。统计结果八九不离十(我会在游记尾声段详细报上我的开支情况)。
6月上旬从上海回来后,原来是准备与同学们一起去甘南自驾游,因好几位都无法脱身,自驾游告吹,而原单位老领导又来电邀约游青海湖(已是多次相邀,再不忍心拒绝),于是便答应陪他到青海湖一游,然后在青海湖分手,我上拉萨,他们回西宁。为了凸出318国道行,便将青海之行放到后面再作介绍。

第一天     拉萨工布江达---林芝(八一)  385kmKM
早上7时起床,洗漱完毕,整理好行囊,便乘出租车拉萨东郊车站,拟乘拉萨林芝的车去林芝,一下出租车,就不断有人前来询问是不是到八一(藏民对林芝的称谓),因我还没吃早餐,便婉言谢绝,同时看见车站对面转角处正好有一家卖早点的,于是便要了一碗稀饭、一个鸡蛋、四个包子(属小笼包类,不大),见包子好吃又添了两个,加了半碗稀饭,结账时付了12元(在西藏,这个价算便宜的)。
后来到车站看了一下,到林芝的车费是150元(跟外面的小车一个价),为了验证自己的运气,更多的则是为了能节省点钱,便来到拉萨林芝的必经之路—出城大桥边,站在路边招了几次手,路过车辆均视而不见,扬长而去……
见状,觉得搭车希望渺茫,便背起背包去看停在路边的车有否去林芝的,正好这时有位30出头的年轻藏民在那吆喝:八一、八一,我问他好久走,他说,马上走,问他多少钱,他说120元,问他什么车?他指着路边停着的江铃商务车:就是它。见是辆新车,价钱还便宜,又可以坐在副驾驶位置上(方便照相),
而且马上就可以走,就同意并坐了上去,谁知,这坐上去不要紧,等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仍没有半点要走的迹象,问他人在哪里,他说在吃饭,后来又问他,他说:马上过来(在西藏,藏民们都会用相同的方法忽悠旅客,故在西藏找车都要防止上当)。后来他见我催得急,晓得再这样骗下去是包不住的,便主动到旁边去给我找了辆去林芝的车,车虽旧点,价钱要贵30元(150元不少,估计会给转人给他的司机30元)但车上的人已不少,上去就走,并且可以坐前排,我也只好认了,走时无可奈何的拍了一下江铃车司机的臂膀,责怪他害得我在这白等了差不多1个小时,他不好意思的苦笑了下,也算是对我指责的回应。
编辑

车倒是开了,可藏族司机一路上的随心所欲,却让我一点也不省心。首先,他最大的毛病就是喜欢打电话,上车后几乎是10多分钟就要打一次电话,时间过了,没人打进来,也会主动拨电话过去和别人说上几句,甚至到了兴头上,还边开车,边玩起微信来。再就是喜欢在高速上打开车窗开车,西藏这个地方风本来就大,加之高速上汽车速度又快,打开车窗开车,即不安全也增加了风阻而费油,可他们却全然不顾,高兴的时候还会边开车,边在那里高声歌唱。还有一个习惯就是喜欢一直占着超车道跑。快到林芝时,我实在无法忍受了,便以一个老师傅的口吻“教训”起他来了,我历数了高速路上开车打电话的严重后果,诚恳地告戒他一定要改掉这个坏毛病,同时劝他高速上开车,如果不是超车,平时最好走右则行车道。或许是我的善意打动了他,一直到林芝车站,他都没再给别人打过点话,并一直在行车道上行驶。
由于拉萨林芝中段全程都在修高速公路(拉萨墨竹工卡工布江达林芝段已通车),有些路段实行交通管制,采取单边放行的办法,严重的地方会堵上一个多小时,这不,我们是10.55从拉萨出发,到达林芝时已经是傍晚7.24分,385KM的路程足足走了差不多8个小时。下车后我选择了到滨江路上去找住的地方,理由是:1、这里离车站很近,便于第二天的出行,2、靠近尼洋河边,出门就可以欣赏美丽的风景。走了不到10分钟,看见有间“藏”在街后的藏式宾馆便走了进去,一打听还有房间,不过是三人间,280元一晚,再就是多人房,一个床位50元,见这间客栈的装饰还算讲究,条件应该差不到那里去,一个人住三个床未免太奢华,便要了个床位,就在这住下了。
进到房间一看,床倒是蛮多的,上下铺,可人就不多了,一打听,还都是来做义工的大学生,被子和垫子都是全新的。就这个价位,后来的行程中就再也没有见到如此条件的客栈了......

第一天:拉萨--林芝 385km

车到工布江达,从这里将重新驶上高速公路 

拉林高速公路就这样在原始森林中穿行

群山怀抱,云烟缭绕,无处不显示着西藏高原的地貌特征

住在大山深处的少数民族。

与高速公路紧邻的大山 

驶进高速公路 

笔直的林拉高速,能见度非常好

远山在呼唤--摄于出拉萨城不远的高速公路上

驾驶员将车停在这里,为的是想给他的朋友找回丢失的手机,手机没找到,可是给我们却留下了一段美好的记忆。

盛开的野菊花 

排列在318国道旁的藏式民居 

发源于色季拉山的尼洋河一直伴随着我们的行程,到达林芝

即将进入施工地段 编辑

经过漫长的行车、等待,晚7时许,终于到达西藏江南--林芝 

无处不在的油菜花给漫长的旅途平添了几多安慰。

就是在这里,我们遇到了出拉萨城后最长的一次堵车,由于前方只有一座刚好通过一辆车那么宽的钢架便桥通过尼洋河,来去的车辆,只能采用单边放行的办法,轮流通过,加上南来北往的车辆实在太多,在这里足足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

翻越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

第二天: 林芝—-- 通麦----波密 233km

第二天:2016年7月21日   林芝—-- 通麦----波密  233km
早上7.30起床,随后到外面马路边上一家卖早点的摊上喝了一杯豆浆,要了二个鸡蛋和一碗稀饭,价格与拉萨相近,接着就直奔尼洋河堤,拿着相机对着河对岸及附近一阵猛拍,不论是高山还是河水,不论是静静的河堤,还是空旷的滨河公园,都成为我拍摄的对象。就这样沿着河堤走了差不多快一个小时,见还没到尽头,便折转去了临近的街道。见到一块牌子上标注前面是紧急避难场所,为了一探究竟,也一头“扎”了进去。谁知在里面转了很久也找不到一条可以称之为路的小径。好在我差不多都是靠近围墙在转,终于在一个转角处找到一个可以“钻”出来的空隙,才如释重负般的长长松了一口气。见时间不早了,按照计划,今天还要赶到波密,便叫了一辆的士回到昨晚下榻的客栈,整理好所有的行装,见时间也不早了,便在车站对面有家四川眉山人开的餐馆要了一份青椒肉丝炒饭,和着向老板要的所谓的汤(实际上就是白开水里加了一点葱花跟米醋),完成了又一次临行前的准备工作,开销15元。
接下来就是到车站外去询问有没有到波密的汽车,因为高峰期已过,问了几辆。不是因为座位靠后,就是车辆状况太差,就在我尚在等待与寻找交替进行时,突然耳边传来“成都成都”熟悉的吆喝声。我马上问他到成都多少钱,他说600元,我接着又问:芒康呢?他说300元(因为按照我原来的计划是打算到了芒康后左转进入滇藏线德钦、中甸、乡城稻城亚丁),我快速的评估了下该价格的合理性,觉得还可以接受,便同意随他车到芒康。他表示现在车上已有一人(到巴塘),加我两人,再找一个就可以出发。我在车上等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见没有动静,便来到车站外催驾驶员:走得了哦,司机一个劲的给我解释再找一个就走,结果到最后离开林芝也没有找到下一个。等到找到加油站、排队、加好油,已是下午1点多钟,正当我们信心满满的朝前疾驶时,谁也没有想到更大的考验还在前面等着我们……
汽车出城不久,就遇上前方修路,好不容易让过了一辆货车,走到三叉路口等待前方的车辆拐入左边的一条临时便道时,问题来了,前面10多辆小车都顺利的过去了,可轮到一辆中型客车时,驾驶员直呼过不去,就在他犹豫不决时,便道上的车马上趁这个空档钻进了我们刚才来的路口上,将路口堵得严严实实。
这下可好了,我们要去的路上停满了车走不了,来的路上也停满了车等待前行,将路口堵得死死的,即便有人想让都让不了。这时,我看到了一线生机,就在我们车前面堆了一大堆修路用的小条石,而今眼目下,只要能搬开挡在路中间的部分石条,车子能过去,接下来的事就好办了。好在汽车刚出城市时,司机搭上了两位举着“学生回家”的年轻人踏上返成之路,这时正好派上用场,很快一条车道搬出来了,说那时,那时快,我示意司机快速离开这是非之地,并迅速来到前面劝说停在路上等候通过的车辆尽可能地往边上靠,腾出路来让我们的车过去,也为他们自己创造机会。于是,一场看来无休止的等待,在我们全车人的努力下,终于迎来转机。至于后面的交通啥时才恢复正常,总之,一直到翻过色季拉山,都没见后面有车过来…..
要说的话,318国道上真正的精华和看点,实际上大都在林芝波密这一段路上。
一出林芝,“闯”过拥堵路段,我们乘坐的车辆很快便驶进著名的色季拉山,根据介绍:色季拉山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林芝县以东,属念青唐古拉山脉,是尼洋河流域与帕龙藏布江的分水岭,为川藏公路所跨越。登临海拔4728米处的山口,可观日出、云海、无际的林海和远眺南迦巴瓦峰峻美的雄姿。而更让人叫绝的是每到4-6月,那满上遍野盛开的五颜六色的杜鹃花,真的是美不胜收,可惜我们迟来一步,没有见到久富盛名的杜鹃花开、浩瀚而壮观的盛景,但绵延数十公里的鲁朗林海的壮丽美景也给我们留下了非常美好的印象。
总之,这一路看点很多,也确实漂亮,我坐在前排端起相机拍个不停,由于沿途到处都在整修道路,路况不是太好,加之又是雨季,而318国道又差不多是临江而建,受洪水的冲刷比较严重,汽车走走停停,200多公里的路段,直到晚上8点多钟才到达波密。原打算找到住处后才去吃饭,但找了几家宾馆和客栈,都不理想,不是要价太高,就是条件实在太差,让人难以接受。都差不多快10点了,便临时改变主意,先填饱肚子,住放在后面再说。3个人要了4个菜,一个汤,结账时整整花去了20个“大洋”(200元)虽说是川渝饭馆,但厨师(实际上就是饭店老板)的手艺确实不敢恭维。
饭后又找了几家,还是没有着落,最后终于在河的对面、快要出城的地方找到一个看起来不起眼的客栈,刚好还剩下一间房。我们刚一入住,后面来的几位年轻人再来也就只好扫兴而去……

尼洋河位于雅鲁藏布江北侧的最大支流,也是雅鲁藏布江流域内的五大支流之一。它发源于米拉山西侧的错木梁拉,由西向东流,在林芝县的则们附近汇入雅鲁藏布江,全长307.5公里,落差2273米,平均坡降达7.39%。

尼洋河堤内随处可见的柳树

林芝城对岸高山上的飞瀑,大有“银河落九天之势”

依山而建的公路大桥给古老的尼洋河畔平添了几多现代化气息。构成了一幅和谐的画卷。

云烟缭绕,恰似给刚刚醒来的高山,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宽阔、宁静的尼洋河水面

依山而建的公路大桥给古老的尼洋河畔平添了几多现代化气息。构成了一幅和谐的画卷。

河中间的滩涂上盛开的鲜花

林芝城对岸的公路大桥

林芝标志性建筑--广播电视塔

尼洋河堤几晨练的人们

河边的流浪狗,见我拿着相机照它,胆怯的向一边走去

优美、宁静的滨河公园

优美、宁静的滨河公园 

优美、宁静的滨河公园 

优美、宁静的滨河公园 

焕发青春、热情的古树

优美、宁静的滨河公园 

干净、整洁的林芝大街

干净、整洁的林芝大街

找不到路的紧急避难公园

公园内茂密的树林

干净、整洁的林芝大街

干净、整洁的林芝大街

林芝健康公园,因是间关系,只在们口闪了两张,便匆匆离去

昨天晚上下榻的客栈,可惜我没能记住它的名字。

摄于林芝售票厅的客运价目表

告别林芝时,途经的街道

与内地相比,这里的路灯一点也不逊色

干净、整洁的林芝大街

林芝城外平坦的318国道

在去色季拉山的路上

迎面驶来的匆匆赶路的车辆。

翻越4720米色季拉山口

色季拉山口的留·影,看4720米

路过的人们,都想在这留下宝贵的记忆,纷纷摄影纪念,这么远的地方有有几个能多次往返呢?

照相的河等候照相的游客,其中也不凡还在上学的小学生

下山的路

美丽的鲁朗林海及小镇

这里就是著名的鲁朗林海,听说"鲁朗"藏语意为"龙王谷",是龙王爷居住的地方,也是"叫人不想家"的地方。区内树满青山、河流纵横,有规模巨大、终年碧绿苍翠、林木葱茏的原始森林。
鲁朗海拔3700米,是一片典型高原山地草甸狭长地带,长约15公里,平均宽约1公里。两侧青山由低往高分别由灌木丛和茂密的云杉和松树组成"鲁朗林海";中间是整齐划一的草甸,犹如人工整治一般。草甸中,溪流蜿蜒,泉水潺潺,草坪上报春花、紫苑花、草梅花、马先蒿花等成千上万种野花怒放盛开,颇具林区特色的木篱笆、木板屋、木头桥及农牧民的村寨星罗棋布、错落有致,勾画了一幅恬静、优美的"山居图"。
站在观景台上,我一边直呼号美呀一遍不停地按动快门,恨不得将这里的所有美景都装进相机里,无奈管理人员不停地催促,只好匆匆的拍了几张就走了......

一眼望不到边的林海

318国道就从林海中间穿过,林海就在国道的两边你一下车就可以与林海来一个亲密的接触。

下山途中

山的下面便是鲁朗小镇,这里紧临鲁朗林海,山青水秀,说她是一个素有天然氧吧和东方瑞士之美誉的小镇,一点不假,要不是已经和司机说好到芒康下,我真想抛弃一切杂念,在这美丽的小镇住上几天,给自己的心灵放个假,尽情地享受这难得的清新与安宁......

小镇边奔流不息的溪水

据介绍,2010年,粤、藏两省就提出投资30多亿,打造“林芝·鲁朗国际旅游小镇”的发展思路,按照“藏族风情、自然生态、圣洁宁静、现代时尚”的规划设计理念,将力争在2015年把鲁朗打造成为国内外知名的旅游小镇、藏东南旅游集散中心和西藏旅游的又一神圣心灵地标。图为正在建设中的鲁朗民居。

林芝出发,往东南约80公里,翻过4720米的色季拉山,就到了正在建设中的“鲁朗小镇”。在连绵起伏的雪山、林海、牧场中,一大片藏式建筑静静地卧在318国道边上。

富有民族特色的建筑,在鲁朗小镇随处可见。

整个小镇地势平坦、群山环抱、满山遍野的绿树为来到这里的人们提供了丰富、清新的空气,让人真的不忍离去。

别了鲁朗,这是我在318国道上见到的最美的一片景色,她不是靠人工雕刻而成,而全由大自然的细心呵护和当地人的精心照料所形成。加上现在投入。相信不远的将来,一个极具国际水准的旅游度假区将吸引更多的游人到此。

像这样的骑游队伍,每天都会遇上很多,他们大都来自高校的大学生,利用署假的机会组团进藏,数十天的风餐陋宿,练就了他们的坚强意志,练就了克服一切困难的勇气,他们是好样的!

穿行在帕龙藏布江河谷

一处正在施工的便道。

等待放行的车辆

沿途到处都可以见道这样的施工现场,经过整治的318国道,肯定比今天更漂亮。

络绎不绝的进藏车队,看这阵张,每天少说也有几千辆。

波涛凶涌的帕龙藏布江

雄伟壮观的帕龙藏布江大桥,为南来北往的车辆提供了极大的方便,

素有通麦天险的路段

远眺通麦大桥的雄姿。

通麦天险位于拉萨以东,距离拉萨545公里。处在波密县到林芝县之间的G318上,距离林芝八一镇约140公里。
通麦天险,原来号称“世界第二大泥石流群”,沿线的山体土质较为疏松,且附近遍布雪山河流,一遇风雨或冰雪融化,极易发生泥石流和塌方,故通麦一线有“死亡路段”之称。通麦天险在波密和八一之间,全长14公里,从通麦大桥到排龙乡,这段路平均要走两个小时左右。特别是横跨藏布江的通麦大桥,一直都是川藏线上老大难问题:
2000年4月9日西藏易贡发生特大山体滑坡,特别是易贡湖水溃坝暴泄后,原有的一座永久性的钢筋水泥浇筑的大桥及附近的一些公路被冲毁,川藏南线交通完全中断,墨脱波密林芝三县90多个乡成为与世隔绝的孤岛......
2013年8月2日2日23时27分,通麦大桥铆索脱落致使桥面垮塌。有两名波密县当地村民失踪,另有2名游客也在大桥垮塌后失踪,因大桥垮塌失踪人数增至4人。桥上一辆货车坠入河中,车上乘坐两人,均已失踪,交通中断。经各方艰辛努力,2013年8月2日因垮塌断通的川藏公路通麦大桥经过40天的紧张抢通施工,于2013年9月10日上午才顺利恢复通车。
而今的通麦大桥,采用悬挂的方式,两根巨大的门式柱子犹如擎天柱,将大桥牢牢的固定在两岸之间,彻底解决了通麦经常断道的难题,真的是: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

过了鲁朗林区,小车差不多一直就这样穿行在茂密的丛林和湍急的河流之间

又见骑行者,风雨无阻,奋勇直前!

初遇古乡湖

古乡湖据说是于1653年由古乡“雄隆给尼”冰川活动而引起“卡贡弄巴”爆发的巨大泥石流堵塞帕龙藏布江形成的淡水湖。提起泥石流,人们都认为它是自然灾害,第一个想到的一定实它给人类带来的破坏。然而,没想到,在这里,泥石流还有温情的一面,他在改变了当地地质结构的情况下,也为我们奉献了一个如此美丽的
湖泊。
古乡湖位于古乡古村,距离波密县城33公里,距离林芝地区210公里,湖面海拔2600米,长5公里,最宽处2公里,最深处20多米,面积20000平方米,是一个淡水堰塞湖。湖中有一小岛,岛面积1000多平方米,该湖地处318国道上,交通便利,目前正在建设中。

准备加宽的318国道

第三天    2016年7月22日   波密---然乌---八宿---邦达---左贡---芒康   576km

今天的行程是最远的,途中还要翻越海拔在4000米以上的高山3-4座,还不到7点,大家就起床了,吃过客栈老板做的稀饭、包子后,便去到在林芝就说好要接的二位去成都看病的彝族同胞。
那时的街上空无一人,除了急驶而过的进出藏车辆,更多的则是排列有序的各式饭店、宾馆、客栈的招牌。
波密这个地方不大,除了宾馆和饭店以外,很难见到当地的藏民,如果不看地名,就好似到了四川的某个小镇,因为在这里开餐馆、酒店的人,绝大部分都来自四川,你不论走进那家宾馆、饭店,听到的均是一口地道的四川话(在其它我曾到过的格尔木拉萨林芝这种情况也很普遍,问到为什么,老板们都异口同声的回答:四川人多呗。除此原因,我觉得还有三点:1、四川西藏最近,2、川菜在外地最受欢迎,3、四川人最能吃苦。正是这三大要素促成了在当今的川藏沿线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川菜馆和四川人开的宾馆和客栈……
出了波密县城差不多1个小时,昨晚因大雨造成的石渣流,迫使前面的车放慢了前行的速度,无可奈何地停在路边,等待救援。个别底盘稍高认为可以通行的乐观者,则不信邪,冲了上去,结果,还是没能逃脱被陷的厄运,车上的乘客只得脱掉鞋袜,走进冰冷的凉水中,推起车来。好在武警水电部队的官兵,得到消息后,迅速赶到现场清理,被堵的车辆不到一个小时便离开了......
今天的路况相对来讲是从拉萨出来后最好的一天,除了以上谈到的碎石流外,就再也没有遇到类似情况,因为过了这一段,尤其是过了然乌湖,告别了帕龙藏布江,前面虽然也有部分路段仍是河谷地带,但由于地质结构的不同,被山洪冲毁的情景几乎少见。特别是一过邦达,进入草原,宽阔的路面,笔直的公路给人赏心悦目之感。不过几座超过4000米高度的大山却着实让自己不轻松了一把。
我是一个典型的恐高者(不然我这次的出行方式就一定会选择自驾游),从翻72道拐开始,我的心就开始提到嗓子眼了,好在我坐在后排中间,即便这样,我还是尽量放低坐势,两只手紧紧地把住座垫的下沿,眼睛死死的盯住前方(根本不敢往下看)说真的这时继去年经过巴郞山后,见过的第二座让人恐惧、生畏的大山。终于下到山谷,我深深地出了一口长气,心中暗暗地默念:谢天谢地,我终于过来了。当日还有快到芒康有一座山海拔也接近5000米,只是快到晚上,能见度不高,惊吓程度得以减弱.......
到了芒康后,我的第一目的地已到,(他们还要赶路),便在芒康城与他们就此告别,转身拐进一条正在铺设管网的街上寻找住处。走了不到几步,就在忙康车站斜对面,看见一家打着摄友之家类的客栈招牌非常显眼的挂在墙上,便进去问,有没房间,掌柜是个40开外的中年妇女,很爽快的应道,有,问她价钱说是50元,我随即将包放在沙发上,上到二楼,看屋内设施相当简陋,除了床,还有一张桌子、一张茶几、一个充电用的插线板,什么电视、烧水用的电热杯,根本就是一种奢望,好在被子还算干净,便在此住下了。
编辑

本篇游记共含8911个文字,67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F

喜欢楼主写的游记,期待楼主下次的旅行~

2016-07-29 17:13

引用 狗剩儿 发表于 2016-07-29 17:13:09 的回复:

喜欢楼主写的游记,期待楼主下次的旅行~

回复狗剩儿:谢谢!我会按每天的行程如实描述。

2016-07-30 00:26

关注!等楼主都更完了再看!楼主加油!

2016-07-30 09:25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5F

2016-07-31 09:50

请问,整体行程中,哪里高反最严重?

2017-07-15 22:3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对不起,今天刚从甘南回来,实际上从整个行程来看都没有什么明显的高反,可能和季节与我行前及旅行途中一直喝红景天有关系。

2017-07-21 17:56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