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2016-7月初两天半的波多黎各圣胡安&别克斯岛

  • 出发时间/2016-07-02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5500RMB

我和我纽约的同事马小姐在7月的2、3、4去波多黎各玩了两天半。全程三天三夜。认识她之前,我从没想过能和同事一起出去玩 —— 每天呆在一起8个小时已经够了,下班之后绝不约约约。不过此人天生自带魔性,把公司里不苟言笑的我也带的没了正形儿。

波多黎各是马小姐首先提议的,她的目的似乎只有一个 —— 去看荧光海。既然是要看夜空下发光的海,那么气象条件必然不能马虎。我们一早就确定了要在没有月亮的日子里前往,还要是周末,这样连上可以调休的周一,就是完完整整的三天。新月是一个一旦错过就要等一个月的机会,我们在一片恍惚中错过了六月初,然后开始期待七月初。赶巧的是,七月的这个周一是独立日 —— 法定假日,知道这个以后有种“快到碗里来”的开心。

我们在六月21号订了机票,往返380刀。时间离这么近又加上过节,机票肯定是高了好多。不过我完全不知道平时应该在什么价位,所以非常愉快的接受了它。头天晚上马小姐把已经睡下的我电话叫起来查机票,她告诉我要用隐身窗口查不同的代理商,不然查着查着所有机票就都虚高了。我俩在出发与返程时间上犹豫不定,即使用了隐身窗口也发现价格一直在小涨,最终各自悻悻睡去。第二天上午,马小姐查票有方,我在公司她在家各自一秒钟订了票。

第一晚在圣胡安老城的住宿是马小姐在airbnb上面订的 Gallery Inn。此间地处海边,正好在两个古城堡之间。里面有庭院深深的感觉,绿色的植被、几只鹦鹉和神秘的雕像总让住宿的客人在进出的同时逗留片刻,多看上几眼。第二晚在别克斯岛上的住宿是 Sea Gate Hotel。这个得益于我的另一个同事 —— sl小姐的推荐。又是一秒钟订上。第三晚就住在飞机上了。回程是半夜1点半到5点半的飞机,晃悠到家8点多了,睡了一觉下午两点去上班,生活又恢复了平静......

废话可以结束了。首先,波多黎各属于美国,航班完全就是境内航班,回到纽约根本不需要过海关。无知加上谨慎,我们备齐了的护照、i20、EAD卡、公司offer,最后全都哪来的放回哪去。然后,在地交通要提前想好。比如圣胡安市区到别克斯岛的交通方式,那叫一个多。

1)sl小姐之前是坐小飞机去的,开始我没想到是7、8个人的迷你飞机,直到她说她当时坐的是副驾驶的位置,我才知道这飞机这么酷。为了飞机的平衡,坐副驾驶的人一定要是乘客中最轻的一个。我想我没有机会呀,马小姐就比我轻。当时我是用 Vieques Air Link 查的,如果是从圣胡安的国际机场飞,单程是135刀,但如果是当地小机场,就是75刀。我一心想坐飞机去,单程就好,看看不一样的风景。订票的时候发现如果是一个人就有票,两个人就没票了。票订的太晚了。

2)好了下一个。飞机不成就坐船。坐船要走法哈多码头,到别克斯岛需要一个多小时的海上漂。而从圣胡安法哈多,就有多种路上交通。2.1)电话预定的出租车。只要拿到一个靠谱好司机的电话号码(比如从酒店前台)就可以约车了。车程大概一个半小时到法哈多码头,给我们出的价钱是80刀。回来的时候我们还是这个司机来接的。2.2)公共交通 Públicos。这个我查到的是星期天不开车,平时下午三点以后也不开车。这样的条件都满足不了只能弃了。2.3)租车自驾。这个想起来就好悬。马小姐问我敢不敢开,我一想肯定都是高速,没开过高速还是算了。然后马小姐说她开过高速,问我敢不敢坐,我说没什么不敢的吧。此时我感觉一辆车已经触手可碰了,不让我过车瘾是不可能的,就开始放话说其实我也能开。然后我们彼此留下的印象就是都能开...... 之后的故事之后再说吧。

这次的游记完全是心血来潮,一秒钟的决定,然后几个小时码了这么些还能读的字,我对自己还很满意。如果能在今晚并上照片发了出去,这放假的一天也算没有虚度。这样一来,这一周也算天天有惊喜。星期一跟公司请了快把自己憋疯了的长假、星期二仰着老板暧昧的回复订了回国的机票、昨天星期三吃了以前不敢踏入的富国巴西烤肉、今天写了篇儿破天荒零草稿的游记、明天可以去看六块腹肌的Jason Bourne了。

我和马小姐是早上10点的飞机,结果我9点还在机场的小火车上。我无奈的在微信里写下“游玩的兴奋总是被迟到的紧张所取代”,被马小姐一眼看出这是小学生作文水平。最后因为目的地下雨飞机延误起飞了,不过我依旧乐观的以为即使飞机准点我最后也能赶得上。

晚点一个半小时,飞了四个小时,换乘出租车,我们在下午5点到达了Gallery Inn。出门时也没管方向,因为担心景点都快关门了,直奔一个古城堡就去了,也不知道去的是莫罗古堡还是圣克里斯托古堡。门票是一张附在地图上的机打小票,非常容易当作收据随手团了。这是两个古堡的通票,7天有效。因为时间晚就快要清场了,景区里已经没有什么游客了。炮台和瞭望哨所显得那么孤独,带着看不清楚的斑驳感,呆呆的守在那里500年了。它们曾为西班牙抵挡过英荷两国的炮火、后又被美国纳入麾下严防德国,如今作为遗址终于得享这片蓝天海洋。我和马小姐对所有的景点介绍从不会多看一眼,但在对景点的拍摄取景方面,都做得一丝不苟。

景区关门之后,我们就去餐馆吃饭。一条街全是餐馆,去哪家全凭感觉。最后我们坐在了路边大树下的桌子旁。之前听说Piña Colada是当地最有名的饮料,此餐就毫不犹豫的以此作为开始,自此之后也是见到就点。也尝试了另外一个有名的食物 —— 炸芭蕉,不过我们好像并没有点到正式的Mofongo。如图点了海鲜饭和墨鱼汁饭。像那盘小菜和墨鱼汁饭上面的都是香蕉制品。

晚饭后天色完全暗了,我们沿着旧城区的道路四处走走,轻易的走出了古城墙的包围圈。先是隔岸观火(烟火)了好一阵,又在左边是海右边是城墙的小路上小憩,路遇超大的榕树,穿过城门走到了铺砖的街道上。马小姐的方向感极好,竟然几乎凭感觉把我带回了酒店。

晚上俩人又在为第二天如何去法哈多发起了愁。第二天我们预定了晚上9点半看荧光海的团,也就是说上午再在圣胡安老城里转转,中午以后就要往别克斯岛赶了。租车的念头一旦有了就很难赶走。我们想着自驾多好玩啊,走哪可以停哪,还可以去要不然就没机会去的云盖热带雨林公园。来之前马小姐说她驾照找不到了,我想这下只能我上了,不免一路都有些担心车技捉急。这一晚上查了几家租车公司都没有价格上合适的,再加上我们本来就有对租不租车“无所谓”的心理,就决定第二天再打电话预定。这种一拖再拖、没个准数的态度让我们第二天确实有些慌乱,不过好在我的本事就是即使有事儿悬着我也能很淡定。

第二天是个大晴天。美好的一天从照相开始。出了酒店,我们几乎又把昨天夜色里走过的路走了一遍。沿街的三层小房一个接着一个,五颜六色。出了城墙来到海边,又看到昨天的那棵榕树,也看清了海水原来那样清澈,水下的海胆充满着生命力。接下来我们坐免费的小电车前往剩下的那一个古堡,结果俩人都参观完要出去了才发现这不就是昨天已经来过的吗,还被一个守卫指出我记得你们、昨天咱们还聊过天呢。不过一个晴天一个阴天、一个早晨一个傍晚,也不算是重复的活动。之后又上了小电车接着去真正未曾谋面的古堡。这里有一片开阔的绿地,视野更加的好,海风大到我把帽子勒到了最紧。我也在这里第一次见到了慢慢悠悠、老老实实的大蜥蜴。

上午Sea Gate Hotel (别克斯岛上的住宿)的经理打电话问几点去码头接我们。我们只惦记着晚上9点半要参团,都不曾想过从法哈多别克斯的轮渡几时开几时到这个问题。幸好有经理打电话来问,我们才确定了要坐下午4点45 的轮渡。从酒店取行李之后,剩下的问题就是如何到法哈多了。上午在游玩的间隙,我们已经预约了一家租车公司,下午1点取车,这样即使是开牛车也应该能4点多赶上船。打车到租车公司之后,才发现提车的队伍不长,但是柜台前的人都像卡在那里一样,半天也不走。时间过的很快,我也从开始要开车的紧张变成了取不到车的担心。当时谷歌计算的行程是1个半小时,再加上人生地不熟、车生手艺差、可能以及一定会走错路的时间,我们直达的时间都几乎快不够了,更别说之前美滋滋想的随时下车玩耍并去云盖热带雨林了。

好在事情总有第二方案 —— 打车。我排队的同时,马小姐打了好几通电话,才等来司机和他的调度一起送我们去法哈多。当汽车飞奔在路上的时候,我突然觉得这才是最好的结果、最正确的打开方式 —— 凡事还是要靠老司机,我们只需要sit back and relax就成。一路上遥望了一下热带雨林,也分不清到底是不是。看到了Puma牌子的加油站。之前有人说波多黎各的油价8毛钱,还有人回复说“比水便宜哈哈哈”。其实那是按升算的不是加仑,换算过来和纽约一样的。不过我第一次意识到油真的比瓶装水便宜。到达法哈多,我们的行程平安、正点。船上也没看什么风景,感受了一下什么是摇晃颠簸就到达了别克斯岛。酒店如约来接我们。

马小姐最最期待的、恨不得是唯一的重头戏就要登场了—— 荧光海走起。我们和住在隔壁的三个三儿哥一起打车去集合地点。每个人都讲了讲自己哪来的做什么的,其实谁关心谁啊,但总要说点儿什么不是吗。路上漆黑一片,司机每一个转弯都很熟悉、每一个动作都不留痕迹,把一切挡住他飞驰的车都叫做“乌龟”。这是个更“老”的司机。我们“竖穿”了整个别克斯岛。

对我们9点30的团来说时间尚早,我和马小姐就开始在一连串饭馆里随机找地方吃饭。街边停着一排大气的摩托车,酒馆里人声鼎沸、音响如炮。听说每个星期天的晚上当地的摩托车手就要来场轰趴,搞得人们苦不堪言 (这我自己推测的)。晚饭吃了一盘咸极了的海鲜饭,我们说应该请服务员来尝尝,结果也只是说说而已,俩人埋头吃下了不知道放过多少次盐的海鲜饭。后来由此及彼,我们武断出整条街上的饭都是又贵又难吃。

终于到了荧光海开团的时候了。之前我查了不少攻略,有说船上很多水、穿长裙去的话就等着拧水吧,有说要划很远的路、没有汉子就等着求助吧,有说船很不好划总自己调头、如果是划的最差的一个就可以被挂在向导的船后面彻底不用担心了。统统这些,都,不,适用于我们这次。划很远的路应该指的是法哈多的那个荧光海。在马小姐的带领下,我们坚决不苟且、而是选择了世界上最亮的荧光海 —— 别克斯岛蚊子湾。同时赶上了天时地利最好的机会 —— 白天日照充足、晚上没有月亮。

从集合地点首先要驱车前往蚊子湾。在等待发车的时候,我被一个迷一样的东西弄的整个人都迷糊了。当我摘了眼镜想擦一下的时候,我突然感觉眼睛下面被蛰了,随后很疼,特别火辣。这让我不免叫了起来,并叫马小姐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儿。结果她说没有东西呀、没有肿呀、没什么事儿呀!我被这么一说也不敢乱叫了,但是心里十分恐惧,后来又觉得四分之一张脸已经麻了。接着马小姐说果然是到了热带了啊,我更加紧张了起来,心中一直在想万一可怎么办。我相信了马小姐说的看起来没什么事儿,也不敢用手乱摸。等到了荧光海,也几乎忘记了这个插曲。

我们订的是Fun Brothers,是六月26号订的,当时的第一选择JAK已经没有名额了。他家,其他家可能也一样,除去满月的当天和前后三天,每晚发两拨团,风雨无阻。一为7点半,另一为9点半。所有的船都是玻璃底的,这样会将水下的光一览无余。马小姐坐前面,因为她自认为比较灵活可以掌控方向;我坐在后面,以卖力为主。不过途中我发现了一种转弯大法  —— 只要我把桨插进水里、只要船还有一点儿速度,那么想怎么转弯怎么转、要多迅速有多迅速。

下车之前我按要求把所有物品留在了车上,马小姐则带上了她天不怕地不怕水也不怕的 Gopro。向导给每个船编了号,为的是当他喊“查人”的时候每艘船上的人能依次喊出序号。我们分在了4号。划到海中央只有几分钟。向导先是科普了几段话,其中提到红树林、藻类,还特别停下来问我们这一船能不能听懂他的专业语言。随后向导的助理为我们上演了星座指南。这个比让我看发光的水还让我感兴趣。我虽然有兴趣,却是斗大的星座不识几个。我这次看得很仔细,也第一次被指出了天蝎座。不知不觉间云涌了,只见向导的助理打出一束光到天上,说这是什么什么星座 —— 全藏在云后面呢。

还是留点儿篇幅写写让马小姐和我都惊叹不已的荧光吧。开始我以为是整片水在发光,到了水中间,不可思议而又可想而知的是,搅动过的水才会发光。比如桨动之处、船的边缘、手触碰之处,都会有如星星般点点闪闪的光。水被船桨搅起,亮出一道桨的轨迹;水从船边经过,船的轮廓被勾勒出来了;水从指隙漏掉,手指被点亮了。低头,船底的玻璃下面是流星一样的光点,它们在游啊,在摇摆雀跃着。看着如明星般的海水,我想起了巴金的《繁星》,我甚至记得课本里插图的样式。

真是夜空下最亮的海!马小姐拿出Gopro,我为她搅水十秒,她最后拍出了一团诡异的光。

我们在水上面“漂漂”欲仙。抬头看天上的繁星,低头看水里的“流星”,最后把脚也伸到了水里

收团之后,我向同团的一个女生打听,买到了让我惦记了两个小时的Piña Colada。然后和她男友两人拼车回了酒店。回到房间借助暗淡的灯光和一面床头镜子,我一眼就看到了脸上被蛰的痕迹 —— 一根黑刺直插眼下。顿时对马小姐心生不满,这么大根刺你怎么就看不见!拔出来之后,我还觉得有残留在,不过已经无能为力了。



看过了荧光海,心愿完成了大半,马小姐也许心愿达成了百分之百。最后一天的任务就是午夜之前回到圣胡安坐飞机。白天的活动又没有着落 —— 备选项有浮潜、海边骑马、骑小摩托。不过前一天我们看到一匹马被人骑得很受罪,飞快的马蹄在炙热的马路上几乎擦出火光,就很快排除了骑马这个选项。小摩托也没看到哪有骑的。就浮潜吧,还从来没玩过呢。马小姐可是在大堡礁潜过的,对我来说就是前辈一样的存在。

我们按着酒店给我们的出租车司机名单,一个一个打电话叫车。我们还是选择了在前一天跟团的Fun Brothers租浮潜设备。一人一副面罩一双脚蹼,大叔提醒我们不要同时下水,要有人看东西,不然丢东西是很常见的。租好了设备,我们才开始环视周围的环境。基础设施非常简陋,几乎没有。没有储物柜,没有更衣室。泳衣只好在移动厕所里面换,两个娇气的人简直是鼓足了勇气、憋足了气。

为了不丢东西,我们老实地坚持轮流下水。经验丰富的马小姐身先士卒。回来后从面罩怎么戴教起。我也不怕水,一猛子扎进去就不想出来了。十秒钟之后发现不对劲,我的氧气管在进水啊。无论如何调试,就是会漏水,后来发现马小姐的那个也一样。进去吸不到几口气就听见呼噜呼噜的声音,同时水就灌进来了。之后其中的一个面罩还竟然只能呼气不能吸气了。老旧的设备不能忍也得忍啊。后来我决定试试脚蹼,潜进去之后没想到想站起来的时候站不起来,一下心就慌了啊,再试的时候幸好踉跄地站住了。

如果不算漏水的氧气管,一切简直完美。水不深,清澈,阳光直射海底。稍远一点儿的就是水草的地带,我和马小姐都一直躲开那一片。我就什么也不动,任凭海潮推我或拽我,全世界安静得只有我喘气的声音。我看到了无数只海葵,簇拥着安静的躺在水底。因为过于激动对马小姐说看到了海胆,她就之后一直以为我根本分不清这两个东西。不过在接近尾声的时候,我真的在水草的边缘地带发现了一只带刺的黑海胆。

到了饭点儿,我们又去了前一天同一条街上的饭馆。这次两个人都很狼狈 —— 拎着淌水的浮潜装备,外衣被里面的泳衣淌湿,满腿泥沙。我这才注意到饭馆的地板是能漏沙子下去的木板、椅子是一擦就干净的塑料椅。看来做好了准备迎接我们这样的人。饮料照例是最熟悉的。主菜点了烤鸡和烤鱼。为什么跑这儿来吃烤鸡我也没想明白,当时就一定要吃。想到前一天咸咸的海鲜饭,我们叮嘱服务员不要把鱼做那么咸,结果人家说鱼是海里的本来就咸。这么说我们也是没脾气了。最后上的鱼虽然不是想象中的整条鱼,味道却不错。

吃完饭又玩了会,临走又是一大杯鲜榨果汁冰沙,这次上面还配有饼干。接我们的是个女司机,还顺路要捎别的客人。和我们说相当于带你们环岛游啊,正好这两个人要去岛上最豪华的酒店,一起参观去啊。期间女司机讲了一个纽约的政客经常来这家Westin避风头,还在听说我们是做太阳能的之后,大讲她对太阳能马路的看法。其实我也不确定她讲的是不是这个,因为她讲的过于冗长而自己又实在不了解。

回到酒店之后,因为已经退房,连换衣服都不知道去哪。好在酒店院子的尽头有卫生间,还有一个需要第二个人按住帘子的洗澡的地方。看到洗澡的工程这么浩大,我们就放弃了。去码头的方式我们选择了走路。其实刚走就迎面碰到前一天接我们的奶奶正开车回来,她还问了需不需要送,结果我们做了件挺后悔的事儿 —— 婉拒。然后俩人迎着夕阳走了很远的路,走到友谊的小船都快翻了。临上船前我买了最后一杯鲜榨饮料,卖饮料的老奶奶做事非常用心,我相信她的选料也是非常精细的。她还为我现切了新鲜水果放在上面,并插上了一把小花。一切只需要5块钱。我不知道还能为她做些什么,就顺手加了一袋瑞士方糖。

上船、下船,送我们来的司机又来接我们了。脸盲加车盲的我俩车都开出去好几里还不能确定这就是我们的司机我们的车。最后我翻出了来时路上的照片,对比之后才放了心。回到机场,起降,回到纽约

本篇游记共含6932个文字,2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拜读过了!文字行云流水,图片到位,我好像触摸到荧光海,也跟着你游了一把👍👍👍

2016-07-31 09:50

引用 蚂蜂窝用户 发表于 2016-07-31 09:50:49 的回复:

拜读过了!文字行云流水,图片到位,我好像触摸到荧光海,也跟着你游了一把👍👍👍

回复蚂蜂窝用户:行云流水过奖了,想哪写哪,写哪是哪。谢谢关注

2016-07-31 12:56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