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二下涠洲 初上斜阳

10
寻秋水 LV.2
2016-07-31 23:21 556/9
  • 出发时间/2016-07-23
  • 出行天数/4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2000RMB

去旅行

7月26日,结束了4天的北海假期,27日回到安静的麻江,乏倦地躺在床上,随手打开手机APP收听“孟庭苇浅唱往事”,不知不觉枕着歌声入梦,好像回到八十年代,回到海浪边。
二下涠洲岛,初上斜阳岛,这段经历对我来说不同以往。相同的是我依然幸运地做了所有想做的事,不同的是我失去了二十出头时独身一人走南飘北的轻灵。
现在的我更像是一个蹩脚的主妇,即便好像嗨翻天也在心脏处束了一个结,总是挣脱不开。我一直信奉孤独是一笔财富,它让人可以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维里,感知群居人无法感知的奇妙和乐趣。
此行,特别感谢能够在茫茫网络中依靠运气与执着找到的斜阳岛民——小邓,让我成功感受到小岛的孤美与繁华。

记忆中的涠洲岛
3年前的涠洲,那是我用二月的眼睛去窥探的,灰色的海与天连成一体,点点黑色的渔船撞开了我一直在找寻的梦,这便是我一直梦寐的渔民王国,看尽海南的浓妆艳抹,繁花败落终于在这座火山岛寻到灵魂的皈依。那时候想要放弃一切做个深夜拉张渔网出海,日落横躺吊床,闻着腐烂海腥睡着的女渔民。
只是,做惯了两条腿生活的陆地生物还是缺少海洋生物般的霸气,最终还是离开了,让那大串大串的火山米蕉成为魂牵梦绕的记忆。
此行,熟黄色的米蕉变成了青绿色的香蕉,我几乎没有入口的欲望,后来得知2014年那场台风,就像一次物种洗牌,成片的米蕉林也成了岛民们的记忆。涠洲岛在我心中精致得像一个八音盒,似乎偷偷看一眼就可以一览无余,我那时骑着电动车在风中驰骋,“读”遍它所有的精华,鳄鱼山、滴水丹屏、石螺口、天主堂,甚至包括不为外人道的圣母堂。唯独留了东边没有涉足,因为那貌似不是“单生汪”该去“浪”的地方。

七月的涠洲岛
山花烂漫的季节,心中的圣地,这块被上帝遗忘的角落在今年七月的艳阳下折射出另一种颜色,变成蓝色和枚红色的。不像海南岛大片的钢筋水泥、阳光沙滩和椰林style,它依旧主打壮观的火山岩、仙人掌、村庄耕地和迷了路都能到海滩的精巧原始。我原本以为它一年四季都是一种被上帝遗忘的颜色——灰色,没想到我下了游轮,穿过刺烈的阳光,看到港口红白相间的游轮与亮蓝色的海天呼应,一种说不出的英伦风袭来,惊艳无比。
骑上电瓶车,在有温度的风中穿行,熟悉的地方,少了熟悉的味道,没有二月的清爽,多了山花的烂漫。不过还是找到了伫立在月亮湾的“海枯石烂”,由于巨大火山山脉的遮挡,夕阳的余晖也洒不到它这里,它似乎永远冷静,永远坚若磐石,任凭海潮的拍打。自从看过它的存在,我常常想到那些一批批奔赴三亚寻找“天涯海角”的情侣,其实真正的爱情也许才是这般简单不招摇的。

岛上的人和故事
住在东边,名叫阿文客栈,本地岛民捣鼓的一家客栈。一家子岛民都个性鲜明,第一个见面的是阿文的母亲,盘着头发,精瘦,脸上很深的法令纹,面容不算慈祥,话不多,她引我们去海边的住处,只说自己是本地人。来到海边住处,等待阿文的母亲耐心收拾住处,我倒在凉棚的吊床里,满眼的碧海蓝天和藤蔓,旁边一桌子来度假的人闲散地啃着海鲜,杯盘狼藉。阿文的父亲在凉棚另一端吸着水烟,长长的烟枪插在桶里,悠闲得不像是客栈老板。后来才知他打了三十多年的鱼,习得了这个抽水烟的习惯。在茫茫深海里,也许除了偶尔的漫天星斗相伴外,能抵抗寂寞和恐惧的方式也只有依靠这种吸取的快感和换来的麻木吧。和他谈天,他不知道《老人与海》,却知道《鲁滨逊漂流记》,他说他曾经也算是读书读得多的那批,念到高中。三十多年的渔民生涯有风险有寂寞,但他似乎挺怀念,儿子现在盘了这么一家客栈改变了他一生做渔民的打算,不过他现在也时不时还会和老友驾着各自的渔船相约夜晚去海上“赛一赛”。
真正的客栈主叫阿文,除了那晚去看“海月亮”的时候到他的露天烧烤KTV吧见过之外再没见过,网友评价他是“看不见的阿文”,但那天的一面之缘,我知道有酒和有朋友的地方准能找到他,他似乎把露天的烧烤KTV吧当成自己的主阵地,客栈那边扔给父母和他的哥哥阿川张罗。他习惯于在夜晚的沙地里伴着海浪放着张学友或者刘德华的歌谣,五彩灯一闪一闪的,歌声停止的空当显得这个露天KTV那般寂寞。他喜欢将一只本地鸡埋在沙地里“烘烤”一天,傍晚挖出来认真地支在烧烤架上烤很久,耐心地涂上调料,裹上锡纸,一只香喷喷的“叫化鸡”就诞生了,入口那肉汁的美味足以让人愿意放下一座城池来交换。你静静坐在那里,他也会拎着一罐啤酒过来“凑热闹”,说着好像多年的老友才会说的话。然而不一会儿他又拎着脾气扎入一堆光膀子的伙伴中去了。精瘦,不只是阿文一家人独有的特点,这里的岛民几乎没有一个胖的,都是统一的黝黑肤色和精瘦骨架,还有朴实真切的人品。
此行,我带着四张照片,打算给三年前在天主教堂偶遇的敲钟阿公,我当时为他记录下了属于他的瞬间。再次来到天主堂,黄昏中它依旧圣洁安详矗立,青灰的建筑颜色和哥特式风格让平凡的小岛显得别有韵味,多了一层历史的厚重。简单的打听后,找到了敲钟阿公,我在脑海中想过几千几万种相遇的场面,唯独没想到在见到他时没说不上几句就眼角挂满了泪。也许是在感慨岁月的变迁,在感恩时光的神奇吧,没想到有些人,有些事还能够重逢。我再一次被允许涉入“禁区”,偷偷爬上了钟楼,偷偷触摸这座始落成于1863年的天主教堂的一砖一瓦。沧桑爬满了我的手指,又褪尽我身体里的浮华,一切顺利得好像做梦。

斜阳岛的孤美
三年前,我不知道有这个岛的存在,涠洲岛的精巧已经让我很震撼了。偶然看游记发现这个仅1.89平方公里的小岛,岛上常住居民二十来个,真正意义的孤绝于世。从涠洲岛的东边看它,海色朦胧中它好像一个多边形的体育场馆,棱角分明。天色朦胧,一群“偷渡”的人便乘着快艇向它进发,在海浪的玩弄下,大家兜了一头一脸的海腥味靠近小岛,转角处,正遇一束阳光斜照,海水刹那间由深蓝变成湖绿,清亮亮的海水可以清晰看见欢腾的游鱼。
能有幸登上这座岛,多亏小邓——土生土长的斜阳岛小伙儿,登岛后才识得他的庐山真面目。个头不大,方正的脸和中正的五官,似内陆人,说话很小心很艺术,不像我印象中滑稽搞怪的岛民。后来得知他的另一半是新疆人,当年来涠洲岛游玩时被他用魅力降服在此做了“压岛夫人”,他又用一个月时间征服了丈母娘,想来真是个有故事的人。得到他细心的介绍和引路,有幸参观了他被迫难产的“世外桃源”,从那个角度看去,溶岩峡湾弯曲成优美的弧度,仿佛海天、山石皆为自己独有。岛上物产丰富,植物茂盛,百花争艳,还有牛羊随意在马路中间横冲直撞,一点不会觉得人类对它造成威胁,人类似乎还得惧它三分。后来,随着他的脚步,来到岛中央的村落,小邓的伯母家,伯母正在理顺满地的渔网,她一笑一颦都很有岛民的特点,而且是个思维清晰和智慧的人,听一同来的人说湖南卫视《变形记》来此拍摄时,她还是那期的主角儿。岛上简陋的屋子有种天然的海岛风情,海风或台风一次次肆意的侵袭让村落好似一些台湾电影里出现的镜头一样,别有一番意味。也许对岛民来说那是毁掉了赖以生存的基础,对于我等“闯入者”来说是种新鲜和体验吧,阿门。

本篇游记共含2843个文字,1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酝酿游记的我,学习一下。

2016-08-01 10:48

感觉去之前应该先恶补一下当地的人文地理历史知识

2016-08-01 12:54

斜阳岛怎么过去的

2016-08-01 16:1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marswalkers 发表于 2016-08-01 10:48:07 的回复:

正在酝酿游记的我,学习一下。

回复marswalkers:去了之后就有真情实感啦

2016-08-02 15:01

引用 teresa 发表于 2016-08-01 12:54:51 的回复:

感觉去之前应该先恶补一下当地的人文地理历史知识

回复teresa:哈哈,慢慢体验,亲身经历就是最好的最4D的人文历史知识

2016-08-02 15:02

引用 marswalkers 发表于 2016-08-01 10:48:07 的回复:

正在酝酿游记的我,学习一下。

回复marswalkers:

2016-08-02 15:03

引用 into 发表于 2016-08-01 16:13:42 的回复:

斜阳岛怎么过去的

回复into:你也想去吗

2016-08-02 15:06

引用 寻秋水 发表于 2016-08-02 15:06:27 的回复:

你也想去吗

回复寻秋水:是的

2016-08-02 15:06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那你新浪微博搜“寻秋水”找到我,我给你我联系的岛民的信息吧,我觉得最好不在蜂窝这片文艺的小窝上发布带有商业推广的东西哦

2016-08-02 15:10
相关目的地:   北海   广西
148206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