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养在深闺人未识——你所不知道的大老岭

  • 出发时间/2016-07-20
  • 出行天数/10 天
  • 人物/和朋友

交通


班车每天中午一点从小溪塔长江市场客运站发车,经过太平溪、邓村,直达大老岭。
现在自驾邓村方向到达大老岭景区南门,或者从兴山南对河方向进入千斤园到达大老岭景区北门。
邓村方向
宜昌出发→三峡专用公路→太平溪→邓村→大老岭,邓村在竹林方向的岔道向左拐,路边有去大老岭的路牌。(最近去邓村的道路在维修扩建,从茅垭走有时候会堵车,需要耐心等待。如果不愿等可以绕道从太平溪溪口到邓村小渔村那条路走,但路程远一点有的路比较窄)
兴山方向
宜昌出发→发展大道→由黄花乡上宜巴高速从雾渡河下高速→过雾渡河集镇后沿去兴山南对河的路继续行驶将近30公里→千斤园→景区北门。在水月寺和张家河岔路口方向向左拐!!切记。

基本情况

   大老岭林场位于宜昌市夷陵区与兴山、秭归县交界处,地处三峡坝头库首,距宜昌城区98公里、三峡坝区50公里。林区海拔在960—2005米之间,地形地势中间高四周低,水系呈放射状向四周延伸,年均降水量1448毫米。常年平均气温7.84℃。林区动植物资源具有丰富性、多样性和稀有性的特点,已查明植物238科957属2469种,栖息林间的陆生脊椎动物92科266属418种。森林覆盖率98%,森林蓄积量48万立方米。

食宿


夏季周末住宿吃饭都比较紧张,最好提前预定。沿途有农家乐提供住宿相对便宜,林场也有宾馆。在新宫吃饭可以联系下图王姐。早中晚全天供应,有两荤两素一汤的场部职工自助餐也可以点餐小炒承接宴席。价格较之景区更为实惠。

大老岭简介

可参见湖北日报对大老岭的专题报道     http://ctjb.cnhubei.com/html/hbrb/20150211/hbrb2559846.html
                                                    那山,那人,那大老岭哟     
                                                            记者 李思辉 通讯员 赵 辉

  “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抒豪情、寄壮志,面对群山……”亲爱的读者朋友,如果您对京剧《智取威虎山》印象深刻,想必时有亲近林海雪原的冲动。其实,您大可不必远赴东北,就在湖北宜昌市,也有一处别具风骨的林海雪原——三峡大老岭。这里没有杨子荣,没有座山雕,有的是至今保存完好的大片原始森林,无数的飞禽走兽以及一群可爱的林场人。

  面积6000公顷

  前世今生
  大老岭位于宜昌市夷陵区与兴山县秭归县交界处,紧邻三峡工程坝头库首北岸。
    1956年建立国有林场,1992年建立国家森林公园,2006年建立省级自然保护区,2012年实行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国有林场、国家森林公园管理处、三峡库区湿地保护管理局合署办公,一套班子,四块牌子。

  特色名片
    大老岭是珍稀动植物天然集中分布区域,有维管束植物2469种,陆生和水生脊椎动物418种。铁杉顶级群落、亮叶水青冈单优群落为“湖北仅有、全国罕见”。被有关部门授予“国家生态文明教育基地”。

  是他们饮雪启山林

  第一次见到邓跃进,是在海拔1260米的大老岭场部。那会儿天将敞亮,他已从大山深处的监测站赶了过来。停好皮卡车,跺了跺脚上的雪,脱了手套,哈气,看到我们只是憨厚地笑笑。同行的大老岭林场老场长王辉运赶紧介绍说,这就是邓跃进,典型的“苦二代”。邓跃进是林场子弟,他的父亲邓大卡是第一个进入这片深山老林的工人。
    那是1956年的冬天,大老岭林场刚刚成立,有关部门从宜昌周边抽调一批技术工人上山建林场、搞生产。一些老工人回忆,刚上山的时候,这里除了一望无际的森林和白雪,就是瘆人的狼叫。工人们徒步几个日夜上了山,就找个稍稍避风的山坎子,伐木支起个窝棚住下。没人知道,半个多世纪前的那个雪夜,第一个上山的邓大卡,是如何融入这片深山老林的荒蛮、原始和野性的。现在的年轻人,更无法想象,邓大卡、谭国志、李德华等一批老工人是如何在林场度过青年、壮年、中年、老年,以至把树一样的身躯留在这大山里的。
    事实上,他们和大老岭林场都是我国国营林场的一个缩影。1949年到1957年,正是我国国营林场的初建试办阶段。当时新中国成立不久,接管了旧社会各级政府、资本家办的林场,随后全国共建立第一批国有林场1387处。大老岭就是这1387分之一。大老岭的“苦一代”就是千千万万林场人的代表,他们把火热的青春投入茫茫大山中,伐木建场、植树造林、守卫群山,在与世隔绝的生存环境中,不居功、不留名,辛劳过完一生。等到后来者去寻访往事的时候,才发现他们中很多人,甚至连一张照片都不曾留下。
    邓跃进是在老场部出生的。父亲去世后,他留在了林场,逐渐成为一名成熟的工人。大老岭上像他这样的“苦二代”有几十人。老一辈人说,这些人大多跟他们的父辈一样,厚道,能吃苦,酒量也不错。晚饭的时候,大伙儿围在林场小食堂吃饭,邓跃进看我们都不喝酒,有点犹豫。我们劝他说,“雪大,天寒,你们喝一点吧。”他这才端起杯子。这里最高海拔2008米,气温比山下低得多,下雪天,烧酒最管用。

  忘不了的“少年知青”

    当日,夜宿林场。除了大雪压断树枝的咔嚓声,一点别的动静也没有。
    晚上七八点钟的光景,职工们各回监测站去了。王辉运见记者出了门,披上衣服也走出了场部。我们沿着护林员巡山的路往里走,一头没进了浓郁的山影中,不见一点光亮。松涛舞动,夜鸟呼啸而过。感觉进入了一个无限深远的黑暗通道。借着雪色,依稀摸索着路面,生怕一脚踏空。这个时候,森林的静谧、神秘才真正显现出来。稍有响动,整个人就紧张了起来。王辉运却显得气定神闲,边走还边给记者讲述他和那群小伙伴的故事。
    那是1964年的冬天,鹅毛大雪把整个大老岭变成一片雪原。当时,国家提倡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奔“三场”(农场、林场、茶场)。王辉运、曾文富、何坤生、陈敬思、冯朝亨、金小萍、许秀英、彭玉梅等100多名宜昌青年响应号召,上了大老岭。他们不过十四五岁的年纪,多是初中刚刚毕业的少年。
    主要工作就是伐木、造林。一个人一天要在陡峭的山间栽1200株小树苗,或者砍500斤柴禾并运到山下去。这些城里的孩子哪里知道,丛林里的槭树一碰上就会浑身长疮奇痒无比。地上的竹桩、树尖子很容易就会戳穿解放鞋,插进脚板里去。遍地都是的野玫瑰可并不那么浪漫,它身上长满了像鱼钩一样的刺,一挂到身上就掉一块皮。就连看似柔和的茅草也锋利无比,手一抓,满巴掌都是血……
    王辉运越讲越投入,我们已经进入密林深处。他告诉记者,深山走夜路有两个诀窍:一是唱歌,二是不断说话。为啥?化解紧张、吓跑野兽。“野兽听到人的声音一般会避开”。山里都有什么野兽?他说,有金雕、狼、金钱豹、野猪和黑熊。又问,假如遇到怎么办?他回答,对方没发动攻击前千万不要乱动。假如对方先动了呢?“那就只有狭路相逢强者胜了”。听到这儿,同行的几位再也不肯往前走了。而此时,那些护林员们已经走出去几十公里,到了原始森林最深处的监测站。与豺狼虎豹为伴,和孤独寂寞相守,他们早已习惯了。

  今日大老岭的幽深

    第二天上云顶。桑塔纳刚开出四五公里就爬不动了。道路结冰,车轮打滑。于是,赶紧给邓跃进打电话。一会,他开着那辆小皮卡赶过来,载着我们一路破雪碾冰,缓慢向上。
    首先扑入眼帘的是猪槽沟原始森林。5万余亩原始森林分布在崇山峻岭、悬崖绝壁之上。放眼望去,这里古树参天、藤蔓攀枝、腐木横亘,分布有珙桐、水青树、银鹊等珍稀植物群落和白辛、莲香、紫茎等众多珍稀树种,是大老岭国家森林公园物种最丰富、最集中的区域。
    踏雪进入原始森林,高大的山岭、密集的丛林、望不到头的幽深,让人有些心生敬畏。树林深处,猛地爆出一声响动。这些年大老岭禁猎,野生动物活动更趋频繁。越往里走,景色越美,路也越湿滑。想再往前,林场工作人员已不允。
    走出猪槽沟,我们直奔云顶云顶位于天柱山地段,主峰天柱山海拔2008米。登上云顶往下看,云雾填满了千沟万壑,就在我们脚下游走,真是“身临大老岭,心似在云端”。
    大老岭林场场长徐慎东介绍说,这个季节是旅游淡季,风景也不是最好的。要是夏天、秋天,那才叫美。问起大老岭的不足,徐慎东说,还是老问题——不通公交。徐慎东最大的心愿,就是大老岭与外界的路能够更顺坦些,“这样发展旅游的瓶颈就突破了”。
    眼下的大老岭还“养在深闺”。不论是冬季的林海雪原,还是春季的山花烂漫;不论是夏季的遍山碧绿,还是秋季的层林尽染,只要上大老岭走一走,这里的超高负离子,这里的散漫与宁静,就会让一切烦忧随着瀑布流溪消散。不过,大老岭最可爱的,还是这里的人,是他们身上展现出的“克难敬业、甘于寂寞”的精神。

  致敬一代人的青春

    不论是“苦一代”还是“苦二代”,是他们在这荒无人烟高山密林里的劳作,让这里生机无限。
    山南面的夷陵区邓村乡白水头村、山北面的秭归县屈原镇北丰村、森林深处的千斤园村,这大山周遭的老百姓几乎都和这些林场职工熟悉、亲近。而且山民们已有成例,每年杀年猪,一定要请林场职工吃肉。
    而邓跃进呢,趁着每个月下山采集补给的机会,连续20多年义务帮当地老年人购买生活必需品,深得群众信任。他打小生在林场,长年负责森林防火。有
    两件事他比较满意:一是大老岭连
    续40年没有发生过大的火
灾;二是当地百姓跟他热乎得很。他说:“就算哪天倒在了这大山里,我也不怕,乡亲们发现了,一定会把我背回去。”说这话的时候,他不自觉得朝猪槽沟垭那边望了望。王辉运告诉记者,“跃进的父亲邓大卡就葬在那片垭里”。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很多老工人都悄无声息地故去了,但他们的敬业、奉献、坚守并非无人记得。上个世纪90年代,知名作家董宏猷三上大老岭,历时数年寻访当年的大老岭“少年知青”,并以他们的经历为蓝本著成长篇小说《十四岁的森林》,影响颇大。据说,很多林场人都能在小说中找到自己的身影。
    如今,那些健在的“少年们”都年逾古稀,有些人身体很不好。就在我们结束采访下山的途中,王辉运接到一个老同事的电话,责问他手机为什么一直关机。他解释说,在大老岭上,信号不稳定,对方告诉他一个姓吴的老同事过世了。“什么时候的事?”“昨晚”。挂断电话,王辉运表情很凝重,他自言自语道:“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该上山的”。这话刚说出口,他立马打住话头。片刻沉默后,记者向他伸出手,他紧紧握住,眼泪一下子就滑下来了。
    亲爱的读者朋友啊,如果您去大老岭,请一定到离场部三里地的情人湖看一看。湖边的那片山岗上,“少年知青们”当年栽下的华山松,长得格外精神。雪中,一大片苍翠,笔挺笔挺的。人们给这片林子取了个好听的名字——知青林。这里,寄托着一代人的青春。
  供图云图航拍中心陈勇赵融通讯员谭家义

新宫场部

情人湖

云顶日出

原始森林

五指山

本篇游记共含4390个文字,3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就该定期出去走走啊……(借楼主的地方感叹一下哈哈

2016-08-03 11:58

楼主的游记好赞~!~激发了我写游记的动力哇~学习ing

2016-08-08 15:53
相关目的地:   宜昌   湖北
1260张照片
相关目的地:秭归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