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一路向西:陇上孤影十二日

9
詩 说 (洛杉矶) LV.3
2016-08-03 00:02 364/4
  • 出发时间/2016-06-26
  • 出行天数/12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5000RMB

一如往常,在一阵大雨的催促下,我背上包离开了泸州。凌晨2点的班车,迷迷糊糊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江北机场,看看手表,不到4点半——这个师傅跑的真够快。凌晨6点的飞机没有延误,第一次乘坐国内的廉航,但华夏航空的服务是我觉得最好的。预计抵达天水的时间是7点过一点,当我睁开眼表针安静地指向了8点一刻,想到航班是从重庆天水飞往西安,我绝望地呼叫了空乘,几乎笃定我睡过头而此时飞机已经离开天水在飞往西安的路上了。谢天谢地,空乘来说要8点半才能到天水。对于不赶时间的旅客来说,7点半和8点半区别不大。

第一天:泸州-重庆-天水-平凉

原以为泸州机场很小了,天水机场更加袖珍。毫不起眼的单层候机楼立在几个厂房中间,出了机场就到了一条很普通的公路,连机场路都省了。要不是站牌指明这里是机场的话,恐怕没有人会多看它一眼。天水的天气很不错,或许只是我抵达这天很不错,没有想象中的燥热,这让我对甘肃有很好的第一印象。机场在麦积区,隔麦积山石窟不是太远,有公车直达。买票进入景区之后的路是人、车共用,景区的路两边也有卖纪念品的商户,路旁有小广场可以吃小吃。在那有俩老叫花子,其中一个老头见我不给钱,还顺手提起他的“储蓄罐”撞了我一下!石窟游客不算多,能够比较悠闲地欣赏各窟的佛像。如果没有讲解或者没有对石窟有点了解的话,也只能止于感慨当年的古人是多么的虔诚,愿意而且能够在悬崖峭壁上矗立这样一座座艺术品,但背后更深层次的宗教、政治意义还是没法参悟。(前往石窟建议请导游。)楼梯沿着石壁往上,站在石窟最高的地方眺望,麦积山的风景非常好。茂密的森林长在大山里,翠绿翠绿的。微风掠过,鸟儿吟唱。心旷神怡在这样的艺术圣地,不失为一大乐事。
回到天水城,作为在西北的第一顿,我第一眼看到的是一家馍馍店,于是走了进去。6块钱一个,绝对管饱。店里就我一个人,老板也热情地和我聊天,告诉我可以去哪些地方玩。下午前往伏羲庙,庙前的广场光秃秃的,太阳炙烤着让人急着想要离开这里。和阆中的女娲祠比起来,伏羲庙可差得远了,小气的模样和成都的武侯祠有的比。天水急着标榜自己是羲皇之都,每年都会在这个伏羲广场举行关于伏羲的纪念活动。可纪念一个传说人物的现实意义究竟几何?
吃馍馍的时候,老板给我推荐了李广墓。陵墓所在地叫石马坪,因为在李广墓那里出土了两尊石马(尽管到了陵墓之后发现岁月已经抹去了它们“马”的样子,只能看出来是某种四蹄兽而已)。去往陵墓的路满是砂石,小车过后即黄沙漫天。去的时候是2点,学生们正要去上学,都欢乐地跑着,毫不顾忌飞沙扬尘。路一转就到了陵墓门前,门前广场理所应当地被打扫的很干净,就我一个游客,陵园也格外清净。进门之后是几个展馆,分别介绍了汉朝时和匈奴人的战争情况、天水出的历史名人、一些题李广的诗词以及李广陵墓的修复过程。我了解到,当年是蒋介石下令修复的陵园,还在墓前留了影。作为一场战争的败寇,他的功绩往往没有得到应得的赞许。风声吹着两旁的小树沙沙作响,李广墓前只站着我,一个晚到了2000多年的灵魂。没有一个个李广一样的勇士,汉人又从何而来呢?惟愿我也能永远保持拳拳报国之心。
天水最繁华的龙城广场逛了逛之后,吃了在甘肃的第一碗牛肉面,才知道甘肃人民这么“苦”,在饭馆吃东西还得自己端。去宝鸡的火车上,我看完了浣花洗剑录小说。(说实话,开头写的很好,结局很差!)坐我对面的新疆姑娘借我笔记本给手机充电,下车前和她简短地聊了起来。姑娘微胖,有着那种一眼就能确定是新疆人的脸型(毫无歧视意味的说),笑起来很像我一个越南的朋友,普通话说得很好(这让我汗颜),一问才知道原来她是一名在中山教数学的小学教师(这让我松了一口气)。临下车时,新疆女生拿出了两袋饼干送我并祝我一路顺风。虽然因为包里装了乐事和绝味没有收下饼干,但是能和少数民族同志和睦相处让我很满意。

第二天:平凉-兰州

一觉醒来已是9点过,宾馆对面有家牛肉面馆,于是我又点了碗牛肉面。这家更懒啦,连辣椒油都要我自己放了,牛肉面里依然没有牛肉片。这天天气很好,平凉城也很干净。崆峒山从市区有公车直达,我决定走路上山,于是略过了崆峒古镇。(天啊,难道每个地方在21世纪都非得修一个“古镇/城”不可吗?)所幸天可怜见晚起爬山的我,一路往上都是参天大树形成的林荫道,平整的石板路让人在第一段山路走的悠然自得。森林非常广阔,将城市的喧嚣抛的老远,鸟儿有的在树上放声啼鸣,有的在落叶丛中嬉戏发出阵阵声响,几只托着瘦尾巴的(看起来营养不良似的)松鼠在林子里奔跑着。跟其他名气更旺的大山比起来,崆峒山显得冷清了许多,没有快门咔嚓咔嚓的声音,也没有“快来,这里风景好,来拍一张”的咂闹,也正因为这样,我可以很安静地享受她的秀美。上中台的路暴露在了烈日之下,可是视野也变得开阔起来。远望山野,绿意盎然,山脚下夹着一湾小河,碧波微漾,美不胜收。到了中台就闹热了,原来许多游客在这里歇脚,吃点小食,觉得累了的,中台可以作为他们的终点。以防万一,我带的是一瓶1.5升的大瓶装矿泉水,这避免了我在景区进行昂贵的消费。继续往前是香山寺,寺院坐落在山顶,要到山顶必须经过一段天梯。这天梯虽比不得泰山十八盘那样回环往复,无穷无尽,可一眼望不到头的路依然令人举步维艰。消耗了不少卡路里之后终于走完了天梯,之后的路就又恢复成一开始那种绿荫大道了——简单-困难-简单的山路模式难道不值得赞赏的吗?崆峒山佛、道、释三教合一,所以山上释迦牟尼、玉皇大帝、孔子像都能见到。山顶上的香山寺也避免不了这种尴尬,于是就有了几个道士叫我买香来敬佛的场景了。香山寺除了外表的华丽(相对山上的其他庙观而言)外不值一提。倒是山顶上介绍崆峒山的动植物和地貌的展馆做的还算有心,能让游客比较全面地了解崆峒山的一些自然特征。除了无与伦比的自然风景外,崆峒山下山的方式也很丰富。你可以选择从香山寺乘坐大巴车下山到崆峒古镇,也可以选择乘坐旱地雪橇下山,然后选择徒步前往崆峒古镇或者乘船过河到崆峒古镇,还能乘坐索道下山,当然,你仍可以步行下山。将各种娱乐项目结合起来让人快乐、轻松地下山,这种别样的游客体验让这个西北名山从我最爱的国内景区名单中脱颖而出。
回城之后来到平凉繁华的新民路逛逛,无意间发现了他们很不起眼的小吃一条街。兴奋地要了三碟小吃:蘸着玫瑰糖水的粽子,用水泡的甜酒酿,还有浆水。粽子被分成了一个心形,中间撒着糖水;甜酒酿在整个甘肃都很常见——甘肃人民都不怕上火吗?浆水的形状像我们当地的凉虾,只是稍微还大点,吃时佐以特制盐水。
没有买到从平凉直接到兰州的卧铺票,只好又去宝鸡中转一下。到宝鸡车站换了睡衣睡裤人字拖洗了把脸,上了兰州的车倒头就睡,倒省了我一晚的住宿费。

第三天:兰州

在列车上洗漱好就到了兰州。从火车站坐上公车直奔中山桥——这是一座历史韵味远超其壮观性的铁桥。它号称“黄河第一桥”,桥下的水如其名般浑浊,水流倒不很湍急。两岸有游船,可是短短的水道有什么风景好看呢?(或许这只是一个长江边长大的孩子的偏见吧)走过桥,对面是白塔山公园,公园修的很不错,但人很少,透出一股清幽,和对面匆匆的脚步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走上人行天桥,看到许多急着上班的人们手里握着鸡蛋饼,也勾起了我的兴趣。我在公车站旁发现了这家伙,里面还夹了土豆丝、海带丝、胡萝卜丝、豆腐条等等东西,4元一个,找零的盒子就在外面,我们自助找零,这倒很让我惊讶,不过也很感动在国内能见到这种充满信任、节约时间的交易形式。错过了一班公车,因为司机在站外就停了,于是很无礼地拒绝给在站内候车的我开门。这让我对兰州的印象大打折扣。
决定再去可以俯瞰兰州城的五泉山公园看看。本以为兰州的公园都和白塔山公园一样冷清,这里却简直是另一番景象,人流之多之杂,不亚于一个5A级景点的大门口。公园里有很多组广场舞大妈(几乎每一个角落都有至少一组),也有很多人在进行着其他各色各样的健身运动或者棋牌类活动。登山的阶梯一开始被掩盖在了很长的走廊里,走着也比较舒服,只是因为地方多被老太老爷们占了而略微拥挤了些。登上一定高度之后便是光秃秃的山路了,阳光很大,一眼看出去兰州城雾蒙蒙的,我知道,这就是兰州有名的工业霾了。在山上一个空旷的地方,工人们在修建一个很大的观音像,仿佛景点没有僧佛的就不成规矩了。我打算留点体力去爬马牙雪山,于是掉头去乘索道上山。我想我做了个不错的决定——从兰山公园顶远眺的兰州城被雾霾完全地笼罩着,有点煞风景。不过可以想见,如果没有霾的话,兰山远眺的景致应该是很美的。这让我想起了治霾多年的洛杉矶,当年空气质量差的致命的城市,经过数十年努力,如今从格里菲斯天文台远眺依然可以美得不行。听到山上拍照的人不时流露出“这可真美”的感慨反而令我感慨不已。一来做一个见多识广的人是多么的有必要,二来一个城市治理污染决不能指望一蹴而就。
兰州的美食一条街叫正宁路,但热闹甚至不及泸州夜幕下的珠子街。这一晚依然继续尝试甘肃的特色食物,鸡蛋牛奶醪糟,菜拌面。迫不及待地喝了一口醪糟,结果烫的我舌头难受。菜拌面,顾名思义,就是用菜拌着面吃,我可以选择一荤三素来搭配。

第四天:兰州-天祝-武威

不得不6点就起床去火车站坐7点一刻的班车前往天祝。之前读德国小伙写的《徒步中国》,书中盛赞天祝。我慕名而来参观马牙雪山,山因其形而得名。去雪山没有直达的车,到了天祝以后,要去客运中心坐车到炭山岭镇,到了炭山岭之后再包了个车前往雪山脚下。到炭山岭和雪山的路况出乎意料的好,后来包车的司机说是今年1月才通车的——我是多么幸运。司机小伙一路都在给我放藏歌听,说“到了咱这,听听藏歌。你平时也听藏歌吗?”“……”小伙又问:“你属什么的?”“哦,属鸡啊,我属马的,要大一点。”我一开始以为他意思是他要大我三岁,后来才明白他意思是我比他大九岁,天啊!你在逗我吗?我看起来像快40岁的人吗?
带着这一份尴尬我开始了登山之旅。可能因为海拔也比较高,也因为石板路实在太过陡峭,不过10分钟而已,我已经气喘吁吁。看看手里500毫升的农夫山泉,心里暗叫不妙。爬到第十五分钟,已经看不见山脚的蒙古包,不争气地喝了第一口水。路的两边山坡上满是草丛,我索性把书包扔在了草丛背后——完全不用担心书包被人拿走,这个4A级景点目前为止就我一个游客。身体上如释重负之后,心情也舒畅了起来,因为我看见了漫山遍野的羊儿。羊群在此起彼伏地咩咩叫着,有的在这个山头,有的在那个小坡,有的低头吃草,有的东张西望,有的撒尿,有的拉屎,体态各不相同。也奇怪了,在路上见着车来了死活不动的羊儿这时候远远看到人来了就跑了开去。这时的路已经没有一开始的那么陡了,风也渐渐从山谷刮了起来,不是很大,却足够让我流不出汗而且不住地擤鼻涕,出发前抹的防晒霜和保湿露被风吹干了之后在脸上和手上形成了粉末粒。拐过两个山头,路平缓了许多,这时候可以看见牛群了。刚被剃了毛的牛儿们看起来呆呆的,一股蠢萌劲。见到我经过他们,抬起正在吃草的头和我对视,我准备拿出手机拍它们,它们又扭过头吃草去了——还害羞!再走半个多小时,我见到了六个中年人,他们正在研究前往大小天池的路。已经走了两个小时的他们此时退堂鼓正打的隆隆响,而他们也是我此行见到的唯一一群游客。虽说已经有了李广墓的经历,但此时偌大的一个雪山圣地也只有我一个人,可真是太奢侈了。那群人果真在石板路没了的地方回去了,前往天池的路上又只剩下我一个人,以及牛和羊。石板路没了,剩下的就是草地。简直太棒了,走在草地上无拘无束的,多令人向往呢。草地并不干燥,可能下过雨,也可能接近水源,一路都是湿漉漉的,但还不足以浸透鞋子。这时我和一只天祝藏牦牛的距离可说咫尺,正当我准备给它来个特写的时候,它的后蹄突然像斗牛一样蹬了起来,眼睛直直地瞪着我,一副随时向我冲过来的状态,吓得我拔腿就跑。好像我并不招大型动物待见,在阿拉斯加也是这样被麋鹿赶跑了。走不多久就到了小天池,池不大,就静静地躺在那,周围没有牛羊。我在池边走来走去,琢磨着去往大天池的路,眼看着只有一条相当陡的石子路上山,我在试着走了一段路之后出于安全的考量不得不撤退。听说大天池相当的美,每一次旅行总归是有遗憾的,但是这一天的雪山天池只属于我,却是别人羡慕不来的。站在天池旁的一个小丘大吼两声,既是图个痛快,也想验证雪山的传说——山上吼大声了,就会下雨。绝佳的景色与撩人的气候相得益彰,我想这个时候,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不愿离开吧。快到山脚的时候下雨了,是自然而为,还是传说使然呢?这千百年来的未解之谜今天也同样困惑着我。不出所料,不仅我的包原封不动地躺在草丛里,而且我也追上了早就下山的那群游客。令我欣欣然的是,其中一名中年男子问我:“小伙子今年十几啊?”那一刻,我就好像海贼王里的乔巴附体,嘴里不承认,心里老高兴了。
下到山脚,手机完全没有信号。向当地的村民借来电话给包车司机打电话,村民向电话那端大声说了一通我完全听不懂的方言之后,转头对我说:“讲好了,你就在屋里坐会吧,外边凉。需要来点羊肉串吗?”“不用了,谢谢。你们平时午饭都吃肉串吗?”“不是,你要吃的话就给你烤咯。那你要吃泡面吗?”这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他是在向我兜售一系列商品啊!转了两趟车之后我又回到了天祝天祝县城不够清洁,一起风就尘土飞扬——不幸的是,风一直在刮。和着尘土齐飞的还有漫天的柳絮,白白的一片片虽让人感到愉悦,但也丝毫减缓不了扬尘指数。县城里有一个法治文化广场,名字虽然和谐了点,但广场中间有两尊天祝藏牦牛的巨大雕像,非常震撼。长知识的是,天祝的火车站只有列车来的时候才会开门,平时大门紧闭,门可罗雀。

第五天:武威

经过马牙雪山的跋涉之后,武威自然成为了我休养的地方。一觉睡到自然醒之后再乘公车去参观雷台汉墓——中国优秀旅游城市标志“马踏飞燕”出土的地方。参观门票获取方式和遵义会议遗址地一样,每人都可以凭身份证免费领取一张。一进大门的广场陈列着放大了若干倍的“马踏飞燕”出土时的铜像全貌,广场右侧的展馆则介绍了在武威出土的其他文物以及汉墓发掘的历史情况。其中有趣的一点,“马踏飞燕”一开始叫做“马超龙雀”,后来被郭沫若改为了现在的名字——我又发现了郭沫若除了喜欢在名胜古迹题字的另一爱好。汉墓不是免费的,收费的小屋里全是苍蝇,两个女工作人员在屋里用手机看连续剧,沙发前还有一个正在烧水的小炉子。古墓上面是一个寺庙。当时修寺庙的和尚若是知道他们是在某“太岁”“头”上动土的画,会继续还是停止呢?我带着疑问走进了甬道——景区又只有我一个游客。和想象中的一样,墓道的灯光相当昏暗,回头再看洞口的自然光变得非常刺眼。狭窄的通道两边被隔离保护了起来,透过缝隙,借助昏暗的灯光可以看见两边都有许多塑像和小物件——看不清楚面部表情的这些雕像在灯影下多么可怖。我不敢再东张西望,直直地走进了主墓室,里面已经被清理的干干净净了——被盗了多少珍宝现今已无人知晓了。两侧的耳室通道很窄,需要弯腰过,耳室的高度也比较低。和主室一样,这里也已经被清理彻底了。脚下的地板和顶上的砖块被千年的潮湿浸染的成了黑绿色,墓室里的“清凉”让人不住地打颤,我害怕地跑步离开了这里。
武威的公交系统很不发达,而且公交车大多破破烂烂,比之前几个甘肃城市逊色不少。叫了个滴滴,我要去吃武威有名的“邱记行面”三套车了。三套车是由面、茶、肉三部分组成。(据说?)面吃起来的感觉和北京炸酱面差不多,在四川就是刀削面加上大块的卤肉,配以我最喜欢的甘肃茯茶。在武威的“好吃街”西凉市场里也有许多的商家都在卖三套车。
鸠摩罗什寺不需要门票,修葺的很庄严大气,后面的塔被保存(抑或修复)的很好,鸟儿们绕着层层塔檐追逐嬉戏。略过寺里的佛像不提,我出门叫了滴滴回宾馆休息,一上车司机就说“嘿,我们真有缘!”——经过了两个小时,又不在同一个地点,为什么我两次叫的滴滴司机是同一个人啊?眼看着太阳快下山了,我又来到武威的步行街逛逛。意外的是,武威的步行街相当长,而且地上地下平行。如果说泸州的地下商场只是小贩们经营的门面集合,武威的地下商场那个真的是商场,许多品牌都在下面设有店面,一点不比地上逊色。相比之下,地上唯一的优势是穿过一个小巷子就来到了美食广场,里面可以吃到除了三套车外的其他食物。

第六天:武威-金昌-山丹

昨晚吃饭时在网上找了一个武威的包车师父,谈好价钱,约定今天一早他来接我去沙漠公园。沙漠公园离武威市区有一定距离,不通班车。据说有开发商在公园里给市委书记修了一栋别墅,所以通往沙漠公园的路非常平整,又被打扫的非常干净。网上有的说这是个很不错的公园,有的说这个公园很差劲,经过一番激烈的内心挣扎,我决定眼见为实地去参观一下这个4A级景点,毕竟来甘肃的目的是尽可能多地看看沙漠。8点半过一点就到了公园门口,售票窗口甚至都还没有开放,于是我大摇大摆地从正门走了进去。几个环卫工人用大笤帚清理着路面——同时也制造着扬尘。哪里有沙漠了,满眼尽是绿色,路边有点沙生植物而已,这才恍然大悟这个沙漠公园的卖点不是沙漠,而是沙漠里有绿洲。骑马赛驼场地里格格不入地立着一条龙、擎天柱以及星球大战里的角色,图的是啥?骆驼沿着沙丘骑一圈50块钱,对于我这种体验为主的游客来说足够了。在主人呵斥下,我的这尊骆驼跪在了沙地上,待我骑了上去复又站起。夏天的时候骆驼会掉毛,所以我看到的骆驼就像得了秃毛病一样,看起来怪怪的。它们的鼻子被横穿了一根木棍——这就是它们被驯服的方式,这让坐在上面的我很难受,我决定再也不骑骆驼了。虽然包括我在内的许许多多游客都会想要体验骑在骆驼上的感觉,但这种娱乐方式的代价却激起我恻隐之心。公园中间是个人工湖,很小,水也很脏。园里有好几个地方工人们正在修建新的亭子或者房屋,也有一个看起来很高档的酒店隐没在绿洲里。对于一个第二等级的景点来说,这样的风光实在是乏善可陈。来武威之前对这个城市充满了期待,可是这里的景点、好吃街都令人扫兴。唯一让我高兴的事来自和包车司机的交流。我告诉他我很喜欢喝茯茶,于是他细致地告诉了我制作茯茶的所需的原材料以及步骤,这么一来不管我身在哪都能够喝到这种甜甜的红茶了。
金昌的火车站不在金昌市区附近,而在河西堡镇。之所以提及这个地名,是因为在当地堡不念bao,而念pu。去骊靬古城需要先到永昌县城再转乘旅游专线车。县际班车既不是上车前买票,也不是上车后补票,而是统一的当车开到了一个地方之后,有专人上来数人、收钱。去往永昌的路和美国西部的公路是如此相似,光秃秃的,没点绿意,几乎让我神游回了在美西旅游的日子。骊靬古城遗址没在沙漠中不起眼,没人愿意了解。砂砾和灰尘和在一起随着来往的汽车在大漠肆虐着。成龙的《天将雄狮》在这里取景,于是这里又开始打造一个影视城。到古城的路上还在兴修罗马小镇,有风车,有大片的薰衣草地。实际上骊靬古城的景点只是金山寺。寺庙围在了城墙里,城楼上飘扬的旗帜也都是佛语。就修建风格而言,从外边乍一看,恐怕大家都会这是某个欧洲大教堂。进门的和尚们都首先虔心拜了拜佛,再各忙各的。没有“和尚”们追着要大家买香敬佛,佛堂里播放着经文,除了佛像外,没有其他多余的东西。无疑,这是国内为数不多的没有被金钱过分腐蚀的清净之地了。
趁着时间还早,顺道去逛了下金昌市区。进城的路口有一个大圆球,一开始以为是个普通的地球仪,等车近了看才发现球里面写着各种化学元素的符号,我想这象征着金昌是个矿物质丰富的地区吧。

第七天:山丹-张掖

军马场由很多分场组成,而游客常去的是一场。从山丹到一场的班车好像只有早上8点过的。从住的宾馆到山丹车站步行也只需要5分钟,早早去车站买了票之后四处找早餐店。已经在甘肃七天了,一天三顿都吃面的日子不想再过了,于是走进了一家包子店。幸运的是,在这里我刷新了“最难吃的包子”榜单记录。就在我郁闷地走出包子店的时候,走进了两个微胖的男生,看起来比我大不了多少。当时只是看到而已,没想到即将和他们一起度过几个时辰。
去往军马场的路程不算远,可是路是非常的烂,所以要坐约莫4个小时的车才到。车虽然是晃个不停,可是两边的风景是真美。远远的可以看见祁连山主峰,洁白的山头骄傲地矗立在那,向世人展示着它哺育一方人的才能。山下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草原并不是平坦的,也有小丘。稍微平坦的地方则开满了一片片金灿灿的油菜花,养眼的很。颠簸着并享受着,午饭时候我们到了军马一场。车就停在一个饭馆门口,于是我们刚下车就被招呼进去吃饭了。老板不住地叫我和另外两个男生凑伙吃饭,“这样每个人都便宜些”,而那两个男生就是早上在包子店偶遇到的。我没有响应号召,在他们旁边的圆桌坐下了。忽然听到他们在谈论包车返回山丹的事,我于是凑了上去,表示愿意和他们拼车回县城。返回山丹的班车每天只有一班,下午一点半,而我们到达的时候已经是十二点过了;除了很多人挤在一起的类似青旅的旅馆,唯一一个正式的宾馆一晚要价高达500多,因此当天返回山丹这个选项非常诱人。价钱说的差不多之后,我就和他俩结伴一起骑马了。当天的气温高达38°,担心骑马时马儿飞奔起来帽子被抖掉于是没有戴帽子——多么错误的一个决定!骑马的终点是窟窿峡,行程单面大约半小时。马的主人没有在前面牵着,而是骑个小电摩远远地在后面跟着。我选了一匹发型中分且凌乱的公马,结果这家伙似乎因为“早上没喝水”,无论我怎么“驾、驾”地喊,它就是慢悠悠地在那散步。即便另外两匹马飞快跑着,它仍是无动于衷。原本它是领头马走在最前面,可不多久就被那俩男生的马甩了两个弯。虽然我治不了它,可是它一听到小电摩发动的声音就立马跑了起来,不管我怎么“吁、吁”地叫也没用,勒它也没用。那么热的天,峡谷里面也没遮挡,光零零地这样陪它散步真叫人欲哭无泪。小路边密密地长着马蹄莲,雪白的花瓣盛开在一丛翠绿间,马儿走到这里也都不禁走地(更)慢了。小溪吸引着饥渴的马儿前去驻足饮水,溪的另一边是十数头牦牛,它们也在解渴休息。到了窟窿峡尽头是个营地,一群人在那里烧烤娱乐,看起来好像是包场了。一开始马的主人说骑马的价格里包含了窟窿峡的门票,不明真相的我们信了,可是这样一趟走下来连个大门都没有,哪来的门票之说?营地旁湍急的溪流上架了一座吊桥,过桥收费三元。没有人摊开手像我们要钱,抑或这就是“门票”?摇摇晃晃地我们走过了这座破烂的吊桥,对岸的风景美多了,却不敢久留。到处都是牛粪、马便,指甲盖大的苍蝇(不知道什么品种)一群群地在上面飞来飞去——也太原生态了吧?顺着光秃秃的山路暴晒了一段之后,我们还是决定折返。
忘了提,两个男生是兰州大学化学专业的研究生,一个来自山西大同,一个来自河南焦作。包车司机也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他爸妈是马场的职工,他在西安读地铁专业(我并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专业,地铁司机吗?)。小伙子一路放着草原歌曲,“在这种草原路上开着,就得听这种草原歌曲才有感觉”,他说。
蓝天,白云 ,绿草原,金菜田。旅行的意义究竟是什么?是骑马到了窟窿峡之后走过那一段破破的吊桥?还是到马场前看到的雪山、菜田?或是一路上和新认识的朋友们的明知再也不见却仍然坦诚的交流?
山丹火车站的路上一阵清香,问司机是什么香味,答说“沙枣花”。沙枣花开在沙枣树上,没有玫瑰的浓郁,只有栀子花一般的幽香。我喜欢这花。山丹的火车站有两个入口,一边民用,一边军用。路边竖着停了一排军车,后面拖着的大炮用迷彩布遮着,好像常年这样。火车站周围除了一家卖水和零食的商店,吃的、住的都没有。在火车站向兰州大学的两位男生告别之后,我上了前往张掖的火车。
终于,在第七个晚上,宾馆的“服务”电话响起了。这一通电话竟然来的这么迟,看来最近警察抓的真的有点紧。

第八天:张掖-敦煌

今天的气温高达39°,武威的包车师傅早就警告过我去丹霞的话很容易晒伤。我只好穿上长袖,没有面罩用口罩代替,尽量遮遮掩掩地坐上了去丹霞的班车。景区里游客统一地坐观光车,一共有四个景点,游客可以自由上下车。每一个景点都修有非常宽广的瞭望台,比美帝国家公园那些大多了——有景区内部的管理人员开着面包车在瞭望台上来去!身处丹霞地貌中,不得不感慨大自然鬼斧神工,进而惊讶千百万年来的变迁造就了今日的甘肃。由于不同化学元素的含量不同,地貌有好几种鲜明可见的颜色,因此得名“七彩丹霞”。地貌受到各种作用力大小不同被塑造成了波涛、贝壳等等形状。地表上许许多多的沟壑显示着很久很久以前,这里也曾有涓涓流水滋润。很有中国特色的是,景点都被人命名过了,因此游客只能根据景点的名字到处去找所谓的“扇贝”、“猴子”、“和尚”,这又让我佩服武则天立无字碑的高明。天气实在太热,景区里几乎都看不见植物,此地不宜久留。
大佛寺在张掖市区里,广场口有一块石头,上书“西夏国寺”。院方没有翻新寺庙的木梁,我们因而有幸见到一座较真实的古刹。一尊巨大的卧佛静静地躺在宝殿里,古人的心灵手巧无言地呈现在了眼前。这座国内最大的室内卧佛先由木头塑形,再用泥土浇筑,最后上色完工,最后长达34.5米!佛像背后还有一些其他一人高的佛像,敬奉在佛祖身后。正殿后有座土塔,摇摇欲坠的样子仿佛经不起丁点风吹,可就这样它熬过了千年风霜,难怪旁边一群日本游客对着土塔拍个不停,老祖宗的东西太值得我们炫耀了。寺庙里许多地方都放了一块牌子,写着“礼佛得福报,无须奉钱物”,试问现今社会,有几个住持会这样自断财路?反正准备在澳洲开分院的释永信肯定不会。
张掖的好吃街叫甘州市场,是一个大致正方形的广场。地方不大,密密麻麻有很多小吃店。点了一碗搓鱼子,端上来的是比凉虾大一点的小面条——长得像鱼,不过我没看出来。虽然店家给了我一双筷子,但我觉得这种跟凉虾差不多的食物只配用勺子舀着吃或者一张大嘴直接喝呀!
后来离开了张掖才知道,这里早餐有个牛肉小饭很有名。说是小饭,其实还是面食。我后来终于在酒泉吃到了这东西,很喜欢,面团揉的很小粒像米一样一颗颗地泡在肉汤里,也是用勺子喝比较合适。

第九天:敦煌-嘉峪关

从火车上一觉醒来已经快到敦煌了。窗外是一望无际的沙地,靠近铁轨的沙地被用一个个的蓝色网格分隔开来,这样可以防止沙地进一步扩大。敦煌的车站修的是整个甘肃最气派的,甚至超越了省会兰州,而敦煌现阶段仅仅是个县级市——旅游热门果真不一样呀!庞大的人流瞬间堵满了出站口,好不热闹,跟其他城市寂寥的火车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出了站有公车开往敦煌市区,中途会经过莫高窟。司机把我扔在了公路边,道路的另一侧是售票厅,中间还隔着隔离带,笨拙如我跨栏的时候毫无意外地磕了下膝盖。兴致勃勃地来到售票窗口,隐隐听到有人在说什么“网上预约”、“应急票”之类的,一打听才知道参观莫高窟需要提前在网上预约票,每天在窗口售出的票非常有限。如果一般的票售罄后,游客可以选择购买应急票,区别就是应急票只能参观四个洞窟,而一般的票(据说)可以参观八个洞窟。顺便一提,从陇东到陇西,莫高窟是唯一一个景区不让我买学生票的。莫高窟之所以称为千佛洞,因为几乎每一个窟的墙上都画了许许多多的小佛像,就好似上千个那样让人眼花缭乱。就像我从前在书里读到的那样,莫高窟被破坏的很严重。一是以前所谓的“探险家”们贪婪地掠夺导致无数珍宝流落海外至今下落不明令人怒火中烧,二是愚昧的王道士们所代表的中国落后的时代让人唏嘘不已。现在莫高窟里有许多军人把守,可见政府现在对其的重视——麦积山石窟就没有这种待遇。参观莫高窟景区都会派一名讲解员,这是值得赞许的。
敦煌市区里转乘前往鸣沙山的公车,正好学生们放学,在车上嬉笑打闹着,多么怀念这种上学的日子呀!自鸣沙山景区大门进入之后就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了。门的这边是平整的大理石路,小贩们在兜售着各种纪念品和饮料食物,而那一边则是一汪无垠沙海,骆驼队在上面悠闲地走着。如果不是40°的太阳当空照,我几乎兴奋地想要在沙地里滚来滚去了。在沙地里走大约20分钟就到了月牙泉,大自然是多么的神奇,竟然在沙漠深处藏了这么一处清澈见底的小湖。走近月牙泉,凉爽的风拂面而过,芦苇丛也跟着摆动,鱼儿在水里游着(还能游多久?)。自从2007年玩了天龙八部网游之后,月牙泉就成了我一直心心念念的景点。曾有学者推测泉水将在2014完全干涸,所幸我在2016年仍然没有错过它。踩在松软的沙地沿着高高的沙丘攀登鸣沙山,可以玩滑沙和沙地摩托车。背着巨大的旅行包艰难地走到了鸣沙山顶可以俯瞰月牙泉和远望无边无际的沙海,太壮观了!一屁股坐在热热的沙丘上,背着包往下滑,沙粒细软,不会硌皮肤,要是有一块纸板就完美了。玩的时候痛快,下来之后人甫一站起就从裤脚开始哗哗地下沙,连里裤都装满了沙!回到宾馆时抖落的沙子都还能聚成一个矮矮的沙堆。
听说敦煌在申请成为地级市了,好事?坏事?

第十天:嘉峪关-酒泉

嘉峪关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1点了。宾馆旁有一家四川冒菜馆,老板告诉我没有米饭,于是我的串串只能就着馍馍吃,也算是一种体验吧。终于鼓起勇气买了杯杏皮茶喝,结果发现酸酸的口感是这么好喝,立马就爱上了。

宾馆门口就有公车开往嘉峪关长城。游客到八达岭长城为的是登上长城远眺关外,完成“不到长城非好汉”的夙愿,嘉峪关长城给游客的感觉又截然不同。这里没有长长的城墙供游客攀登,更多的是关城遗迹。置身在瓮城里,游客仿佛能体会到当年入侵的敌寇的绝望与无奈;打扮成古代守城将士的工作人员又让游客们穿越了一把;陡峭的马道讲述着当年运输战备的不便。走出“天下第一雄关”来到博物馆,里面陈列着许多出土的文物以及各地长城遗址的比较。千年过后,许多当年高耸的壁垒如今早已风化为一抔黄土。嘉峪关是一个叫冯胜的将军当年主持修筑的,可他却不是很出名,和我们从小耳濡目染的雷锋叔叔完全不一样。
嘉峪关市里有一个东湖公园,环境非常清幽,恍惚间还有置身在森林的感受,在城市里能有这种地方也是市民的福气。湖是人工的,有许多小男孩、小女孩在禁止下河嬉戏的地方游泳、打闹,一旁的大人呵呵笑地望着——多少溺水悲剧的开端和这个不同呢?公园里的情调实在太过小清新,我孑然一人在里面散步太过煎熬,经过了矗立在湖边的气象塔之后就快步走了出来。
嘉峪关酒泉的嘉酒/酒嘉公交非常的多,几乎每条街上都能看到,都可以搭乘,只需要三元就可以穿梭来往两个城市了。酒泉天阴沉沉的,雨就要下下来了。街上的人们并不慌张,也不打算尽快找个地方躲避。居住在这么干旱的地方,人们更愿意痛快淋一场雨吧?

第十一天:酒泉

在网上搜了下,发现去卫星发射中心需要点手续,私人办起来好像不是很便利,于是我在网上搜了个旅行社报了个散团去卫星发射中心。和酒钢一样,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虽然挂着酒泉的名字,实际上却不在酒泉。驱车往北穿越戈壁、沙漠大概五个小时抵达内蒙古额济纳旗,卫星发射中心就是修在这种荒无人烟的军管区的。无人区就是说的这种地方吧。入口处有一块大石头上面刻着“东风航天城”,再经过一个哨兵岗亭之后就进入这个既不属于甘肃酒泉,也不归内蒙古额济纳旗管的航天城了。城里人口不多,给我的感觉就是湖北宜昌一样。当地居民已经习惯了由于发射卫星而造成的地震,结果当真地震来的时候居民也麻木了。原来电视里看到的发射卫星时的巨大烟雾是水蒸气,一个三、四层楼体积的水槽装满了水,结果在卫星发射的一瞬间产生的热量能被完全蒸发掉,想象真是可怕的能量啊!卫星在组装完成后经由专门修建的铁轨垂直转运到发射塔,短短几百米的路程要花上大半天的时间才能走完,稍微有点风吹草动都有可能使导弹倾覆。当年以邓稼先、钱学森为首的前辈们毅然决然地投入研究“两弹一星”的任务里来,放弃了丰厚的报酬和相濡以沫的家庭生活,才给我们现在和平崛起提供了可能。诚然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轨迹的权利,但是邓、钱等人值得所有华夏儿女尊敬这一点毋庸置疑。
终于还是在酒泉吃到了小饭,这下没有遗憾了。小饭的口感非常柔滑,像小丸子一样,配着鲜汤吸一口让人欲罢不能。

甘肃的旅程在这茫茫戈壁里结束了。这是一场爱国主义式的旅程,从抗击匈奴到发射“东方红一号”卫星,我看到了中华儿女生生不息,保家卫国的顽强斗志,作为一个炎黄子孙,我非常自豪;这也是一场涤荡心灵的旅途,在大山深处和牛羊独处、在荒漠尽头任风呼啸而过,人是多么渺小,这一切又是多么宝贵;这是一场永无休止的邂逅,和陌生人来一场坦诚的交流,丢掉过去,不管将来,只活在当下。
感谢你们,甘肃这一方土地以及繁衍生息在这里的人们。

本篇游记共含12974个文字,1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2016-08-03 10:16

2016-08-03 10:27

这样的旅行,挺有意义!

2016-08-03 10:56

工作好忙,只能在网上看看别人的记录了,谢谢楼主了。

2016-08-08 13:51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