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走读华盛顿特区

  • 出发时间/2016-03-12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3500RMB

一场马拉松:对运动的尊重

一到美国我就在计划去哪个城市参加一场马拉松,除了衡量赛事时间、交通成本外,最重要的因素就是城市吸引力。所以当目的地营销课的老师问我,你想去DC旅游更多是出于push还是pull因素时,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pull——作为美国政治文化中心的DC有着一股强大的魅力让我好奇想亲身去体会去探索,马拉松只是一个在此刻出发去的契机。

周五清早就到了华盛顿里根国际机场,朋友开车接我到她家中放下行李再一起去博览会。其实机场和她家地理位置上属于弗吉尼亚州阿灵顿社区,跟DC隔波多马克河相望。有意思的是,弗吉尼亚州曾把它让给联邦政府,成为DC的一部分;但后来联邦政府又将它归还给弗吉尼亚州。两地有五座桥相连,交通也很是方便;十楼的家里可以看到DC全景。

几乎每座城市都至少会有一条河流穿过,构成人赖以生存的一个重要要素,成为城市不可或缺的一个有机部分,甚至成为了一座城市的不可分离的一种文化因素。于是我常常觉得,在河边跑步,最为惬意舒适,最有一种融入城市与之同呼吸的仪式感。开车到家一路上看到河边有慢跑的人,还有路牌有标示Rocket Run Park,朋友也说自己常常从家里跑到这边的慢跑径,觉得这边特别runner-friendly。之后的几天,大清早、大中午、大晚上,在河边、马路边、国家广场中轴线上、宾夕法尼亚大道边,时时处处都可见到跑步的人。

博览会在 DC Armory,说实话我不是很喜欢室内的博览会,空气不流通,光线不敞亮。或许是因为要配合rock ‘n’ roll酷酷的气氛,一切的布置都是红色黑色,更加有一种暗黑暗黑看不清的感觉。跟国内马拉松博览会最大的不同是,这边有非常多的周边产品,徽章、开瓶器、冰箱贴、各种纪念杯子,还有奖牌架、奖牌框、其他rock ‘n’ roll马拉松系列的奖牌;另外还有各种补给的试吃。除了纪念品外,各大运动品牌也趁机摆摊大促销,一般都有7折,衣服、鞋子、配件(头巾、腰包、臂包、肌能袜)应有尽有,大大满足我们买买买的欲望。衣服和头巾上的印花也特别可爱,非常符合老美率性、喜欢恶搞的性格。比如,“Run like a criminal”、“Kiss me, I am a runner”、“Does this shirt make my butt look FAST”。朋友就买了一件“让她的屁股看起来跑得很快”的T恤,我想想自己上次在奥特莱斯买的印着“shut up and run”的衣服,顿时也觉得有勇气穿出来了。我们逛了两个小时,把能看的摊位都看了,把能试吃的食物都吃了,然后心满意足地回家休养等开战。

然而,比赛当天清早四点我醒来发现自己全身发热,五点半测了一下体温发现自己发烧了。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的我有点手足无措,征求朋友意见,决定先去试跑几公里看看感觉再说。然而,跑了100米感觉不对的我就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把这次马拉松变成一次伟大的徒步……所以,这次就成为了我好好观察一场美国马拉松以及走读华盛顿的极佳机会(其实我内心真是无比痛心又无奈,因为报名费真的好贵……)。

起点在宪法大街,沿线附近依次有白宫、华盛顿纪念碑、林肯纪念堂、阿灵顿公墓、乔治城大学、石溪公园、国家大教堂、国会大厦等,都是DC最最精华经典的景点。一开始经过华盛顿纪念碑附近,有两个参赛者直接停了下来站到路边拍合照。这场马拉松并没有封锁赛道,不会像我们那样把绳子绑在树上严格隔离开;有时候游客就在路边参观游览着,有时候其他没有参赛的运动爱好者也在路旁的小径跑着,这种感觉特别神奇。

说是rock ‘n’ roll马拉松,一路上都有设置音乐表演的舞台,半程下来我大致数了一下有七八处,另外还有一个大妈鼓乐团、学生妹拉拉队。除此之外,观赛的群众还是挺少的,在某些路段还显得特别冷清寂寞,很多时候都是我们默默在参赛,更像是跑者自己的狂欢,没有国内那样成为一个城市的盛事那样的轰动和瞩目。可能这也反映了美国的城市马拉松赛事发展更早一些,人们早已习惯适应。

气氛最为浓厚的路段在一个居民区,赛道左右两边就是居民的房子。有些居民就在家门口摆了吃的喝招呼我们过去,手里还举着的助威加油的标语。还有一对黑人兄弟,哥哥认真观赛,弟弟坐在门口的小楼梯上,软绵绵地隔一会说一句“加油”。非常温情的一幕是我看到某家在路边贴了“XX和XX加油”的标语,估计是家里有亲友参加。

一直都以步行的配速在前进,觉得自己并没有体现马拉松运动的拼搏、挑战、坚持等等的精神,因此接受加油鼓励时一开始觉得特别不安。半程的关门时间是四个小时,全程是五个半小时,我猜想是因为半程主要开放给普通大众参加体验,所以放松了标准,鼓励大家去尝试;全程相对门槛较高,主要开放给有跑步基础的人,因此对完赛时间的要求更加严格一些。尽管我一直在步行,我并没有一种被丢弃的感觉,一方面是因为好好多人陪我(甚至比我更慢,三三两两聊天散步着,简直就是和朋友相约来郊游散心的233333),另一方面是工作人员和观众也没有放弃我们这些龟速前进的,我从他们眼中没有看到任何的嘲笑或者嫌弃,而是满满的敬意和鼓励。看到有趣的加油标语,拿起手机咔擦拍照却没啥心情拍合照,工作人员主动问我要不要帮我拍;我身上贴的号码牌是全程的,快走到半程终点时,当时已经过了半程关门时间半小时,有点疲惫的我看到工作人员还在给我加油,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然后她调侃我Happy Half Marathon还give me five。被她的幽默可爱惹笑了的我于是继续鼓鼓劲前进。

到半程终点时我挺担心他们说我跑错终点的,因为不知道怎样解释。结果他们也没有多问什么,还给我挂了半程的奖牌!!!我当时超级惊喜超级感动又超级心虚的,于是默默地摘下了全程的号码牌,然后就心安理得拿着半程的奖牌嘚瑟了。

回想一下在贵阳的时候,跑了五个半小时完赛的我,明明比规定时间提前了半小时完赛,得到的待遇就像自己被遗弃了,冲线时完全没有人理会自己,没有工作人员没有观众没有喝彩没有欢呼,补给也没了,当时挺心凉的。华盛顿马拉松对超出关门时间的参赛的不催促不遗弃,让我觉得非常有人情味,让我这次“徒步马拉松”少了很多遗憾。

以后有机会我会再来DC跑一场的,就为了这座城市对跑者的尊重。这次我要让奖牌实至名归,然后在背面郑重地刻上名字和完赛时间。

一条中轴线:对历史的反思

如果说海滨城市的旅游是3S(sea, sun, sand),那么我觉得对于DC来说应该是3M(museums, monuments, memorials)。DC的布局起自两大焦点(国会大厦和白宫总统府),连成为一横一纵长十字形的中轴线,横为主轴,纵为辅轴。主轴东起国会大厦,西达林肯纪念堂,长3.2千米;辅轴北起白宫,南至杰佛逊纪念堂,长1.7千米。两轴交汇处为华盛顿纪念碑。

周日和周一上午我都在中轴线附近走动。周日从海军纪念碑开始,沿着宾夕法尼亚大道走过国家档案馆、新闻博物馆、国家艺术馆,到国会大厦结束;周一从史密森尼博物馆开始走向华盛顿纪念碑,顺着主中轴线参观了二战纪念碑、韩战墙,走过倒影池到达林肯纪念堂。

宾夕法尼亚大道,一条联结白宫和美国国会大厦的街道,是所谓的“美国大街”(America's Main Street),是官方游行和民间抗议的地点。

比较触动的是美国对于历史的态度,对于每个牺牲的个体的尊重与肯定,对于每段过错与进步的直视与反思。海军纪念碑上的“Failure is not an option”、“Standing By To Assist”、“Initial success or total failure”,以及肯尼迪总统的题字Any man who may be asked what he did to make his life worthwhile can respond with a good deal of pride and satisfaction ‘I serve in the United States Navy'都传递出美国人的爱国观与价值观。更为触动人心的是特意为海军家属做了一块碑,上面写着“They Who Wait Also Serve”,让人又感动又心酸。在新闻博物馆看到一幅1974年普利策新闻摄影奖的获奖作品,也是以军人家属的团聚为题的。

二战纪念碑也是我比较触动的。整个纪念碑呈一个下沉的椭圆形广场,南北两侧是刻有大西洋和太平洋字样的拱门,四周环绕的五十六根柱子代表美国二战时的五十个州、华盛顿特区和海外领地。沿台阶拾阶而下可以抵达纪念馆的中心,纪念馆的两个方向都有一个拱形塔楼,塔楼里面各有三只巨大的铜质美国雄鹰举起了象征胜利的花冠。西侧有瀑布相伴的石墙上镶嵌有4000颗金星,每一颗星都代表着在二战中牺牲的100位美国人。密布的金星,刺眼又刺痛人心,提醒着人们“自由的代价”。整个建筑气势恢弘,庄重肃穆,也正如墙上标语所说,They fought together as brothers-in-arms. They died together and now they sleep side by side. To them we have a solemn obligation.

刚好遇到了一群小朋友在此表演,应该是DC本地的小学生,家长也在一旁做后勤和拍照。我沿着倒影池离开,还能听到音乐响彻整个纪念广场。这应该是最好的爱国主义教育吧,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林肯纪念堂前部的倒影池叫做Reflection Pool,倒影、反射和反思,放在这个位置这个场合最为合适不过。倒影池的四围建筑都和战争有关,东边的二战墙,西边的林肯纪念堂,南边的韩战墙、北边的越战墙,对战争、对历史的反思,对用生命换取和平和自由的反思,让Freedom is not free的认识沉重而深刻。

一个博物馆:对自由的信仰

很遗憾并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参观更多的博物馆,特别是史密森尼系列的博物馆(而且这个系列都是免费的),只能选择自己最感兴趣的新闻博物馆去看。门票挺贵,差不多20刀,但是非常值得。

在这里,每天都可以看到世界各地报纸电子传送过来的新闻头条,我特意找到了熟悉亲切的人民日报。重点参观了柏林墙、越南战争、911事件中新闻扮演的角色三个展览。

柏林墙挡住了东德人民逃到西德去,却挡不住西德的新闻传到东德去。News breaks through the wall,东德人民每晚听到西德的电台消息,感觉“晚上的自己是自由的,晚上终于成为了西德人”。新闻的传播对于民智的启发有多大作用?对于推倒柏林墙起到最大推动作用?触摸着柏林墙的碎片,你会自然生发出这些思考。

越南战争被他们称为“客厅里的战争”,美国人第一次可以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直播战争、感受战争。一开始他们看的是美国士兵斗志昂扬,战事似乎一片乐观,后来他们看到了暴力与血腥,看到了一直蹭蹭往上升的伤亡数字;政府还因此给新闻媒体施压。新闻媒体应该报道什么?忠于什么?民众对政府、对新闻的不信任感如何修补?因此,越南战争已经变成了一场不是有关战场输赢的战争,而是一场美国内部的关于理解和解释的战争。战争国内支持率从1965年的76%跌到1973年的40%,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博物馆还设置了一个现场投票。

911展馆气氛非常沉重肃穆。我看了一个从记者视角出发的录像,记者采访了从世贸大厦逃出来的幸存者,幸存者说着说着情绪崩溃了,记者也开始情绪崩溃,不断跟她说抱歉,给她一个拥抱。专业性要求记者理性客观中立,抽离个人情绪,然而面对大灾难,面对要揭之伤疤的小个体,记者内心挣扎又痛苦。这个展馆还展示了其他一些关于现场记者和摄影师的介绍,重点介绍了当时唯一一位因拍摄报道而牺牲的摄影师。牺牲的摄影师的随身衣服、所用的相机也被陈列出来的,还有他妻子的一段回忆录像,非常让人痛心也让人崇敬他将生死置之度外的敬业精神。如何报道灾难?记录的意义有多大?是否值得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墙上写着一句话,There are three kinds of people who run toward disaster, not away: cops, firemen and reporters. 向他们表示敬意的同时我也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之后还看到了纪念因公牺牲的记者的纪念墙。一面墙全是密密麻麻的头像照片,让人揪心难过。顶上的空白部分,更加触目惊心。我不愿它们被填充,真的不愿它们被填充。

除了以上三个主题展览的参观外,我还重点看了第一宪法修正案的介绍。里面有一个video很有意思,它说20%的美国人可以说全辛普森一家五口的名字,但只有3%的美国人可以说全第一宪法修正案规定的五个自由。但是,说不全的美国人,却在日常生活中实实在在地践行着这些自由(宗教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新闻自由、集会自由、向政府请愿的自由)。还有一位孩子说出”“追求幸福的自由”也是一个蛮可爱的答案。

最后还看了普利策新闻摄影奖的一些作品。很多都是很沉重的战争、灾难题材,难得看到一些温情的、阳光的,要贴出来,缓解一下我的游记的沉重基调。

直到闭馆还是不舍得离开,很多游客还在继续参观着。这个博物馆真的太赞,内容很多也没有看完,带给我的震撼和思考也肯定不止参观这些时刻。再次默读着下面这段话,带着震撼和思考离开,而后出发。

一种粉色花:对浪漫的追求

除了博物馆、纪念碑、纪念馆外,DC留给我最大的印象就是街道处处可见的粉色小花。这些花开得恣意灿烂,花招招展,呈现出盎然春色。我并不能确定它们是否就是最负盛名的樱花,只能统称它们为粉色花。尽管如此,它们对于美丽的传播、对于和平的象征并不逊色于樱花。它们或在小区调皮探出墙来看看外面的世界,或在广场充当雕像的守护者围绕在四周,或掩映在古朴的建筑中,或自成一列招摇张扬,或落得一地惹人怜,美得惊天动地,美得动人心弦。

这粉色花,让DC除了严肃的历史文化景点外,多了几分温情、美丽、浪漫的情调。我想特区人民的生活是幸福的,跑在舒适的街道上,漫步在浪漫的花海下,浸润在深厚的文教氛围中,养出来的性子,一定是精力充沛、善于反思、热爱自由、追求浪漫的吧。

本篇游记共含5722个文字,3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求更多美图放送~表吝啬嘛

2016-08-05 14:28

引用 鱼儿飞 发表于 2016-08-05 14:28:02 的回复:

求更多美图放送~表吝啬嘛

回复鱼儿飞:3月份去看樱花,超级超级美!可惜我没赶上樱花节TT

2016-08-05 17:00

收藏了!美不胜收。梦想地!

2016-08-08 11:54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