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瑞士】星光照耀马特洪

11
驿马 (北京) LV.5
2016-08-04 20:57 177/3
  • 出发时间/2016-05-23
  • 出行天数/2 天
  • 人物/和朋友

我不是登山爱好者,登山只留给我艰难拾级伴随粗重喘息的折磨。我对高山没有任何征服和敬畏之心,直到我看到这张图▼

一众登山队员头戴某品牌的头灯,一字排开,向马特洪峰首攀150周年表达敬意(图片来自网络)▲

这就是位于瑞士瓦莱州的马特洪峰(Matterhorn)-----阿尔卑斯群山中最英姿飒爽的一座,也是登山爱好者们口口相传的三大北壁之一。北壁在登山界代表着寒冷和危险,德语中的北壁是Nordwand,而德语的谋杀是Mord,所以登山家们也将北壁称为Mordwand,杀人壁。有人说,山的颜值是攀登的唯一动机。这座山清澈简单,毫无设计,使人心里的臣服油然而生。 

马特洪峰可以算是阿尔卑斯的标志,虽然它在阿尔卑斯群峰中不是最高的(海拔4478米),但它独特的努比亚金字塔山形,却是众多山峰中识别度最高的。
 
也许是因为我注意到了它,它便常常从各种画报里跳出来挑逗我的视觉,有时白雪皑皑,有时春暖花开,有时人们穿着民族服饰吹着阿尔卑斯号角在它面前载歌载舞,有时它披挂着数万颗星星在夜幕中呼吸,它变得神秘莫测,吸引我跃跃前往。 

登山的小火车呜呜启动了,一路愉快的狂奔。我探出头来迎接山风,马特洪峰如影相随。春天,山上的雪还没有化,几缕不太大的云朵在山顶上歪着,好像冒烟的山峰。

我和盛大小姐并不安分,抬起窗户把风景看个真切。我们几乎没有坐下来过,拍小火车,拍雪山在松林间穿行,拍雪山脚下的采尔马特小镇。火车一会儿上坡,一会儿拐弯,我们努力控制身体不被撂倒。马特洪锐利的山尖直指蓝天,他神秘的气息召唤着我们,即近又遥远。
 
采尔马特的史册上,记载着马特洪峰上曾发生的著名悲剧。1865年7月14日,以Edward Whymper为首率领的七人登山队,第一次从采尔马特方向向马特洪峰进行攀登,此前从法国意大利方向进发的探险队均以失败告终,仅Edward Whymper一人就攀爬了八次,终于在第九次携另外六人成功登上马特洪峰峰顶,为登山史添上了辉煌的一笔。
 
然而,就在他们下山时却发生了意外,将他们串接在一起的绳子断了,队员Hudson、Douglas、Hadow、Croz坠入1400米下的冰川命殒身亡。事后人们只找到了Hudson、Hadow、Croz的遗体,Douglas尸首葬身山野,不得寻获。人类一次又一次征服阿尔卑斯诸峰,这次成败萧何的事件,使热闹的登山界冷静了,也使长达11年之久的阿尔卑斯黄金时代拉下了帷幕。
 
火车把沉重的历史甩在了身后,我和盛大小姐上山的心情已随着海拔高度越来越UP。
 
山顶终点站到了,我跳下火车环顾四周,雪山绵延出流畅的轮廓。我将在这里过夜,如果运气好的话还可以看到星星。3100 KulmhotelGornergrat酒店就在车站旁边,和马特洪峰遥遥相对。
 
我们进入房间,把行李撂在地上,把自己扔到床上。脖子转向右,墙上用一片石头做了装鉓,下面一行小字标明这块石头捡来时的海拔高度在4527米。脖子转向左,窗外白雪闪闪,冰棱发出寒光。
 
桌子上一大盒茶包、咖啡,为客人准备的巧克力上写着:库尔酒店3100米的高度体验。“吼吼,还有汤包嘞~”盛大小姐惊讶地嚷起来,我过去一看,果然是日本的味噌汤。看来这个酒店接待顶风冒雪的客人还是非常有经验的,冬天,攀爬到这里的旅人多么需要一碗热呼呼的家常浓汤啊。

(为客人准备的巧克力上写着:库尔酒店3100米的高度体验▲)

下午三点,我们计划去山下不远的地方看Riffelsee湖。当地人告诉我们现在这个湖正结冰,雪太厚了,去那儿是没有路的。
 
盛大小姐不甘心,“咱往那个方向遛跶遛跶吧,万一就走到湖边了呢。”
 
“行,这就走。”我瞄了一眼火车时刻表,虽然这个湖离酒店只有一站地,但发车时间却在一小时以后。所以还是走路合适。
 
盛大小姐十足的小姐范儿,帽子、手套、墨镜,统统没带,山上太冷了,只好戴着我多出来的一顶绣花毛线帽,一路都不好意思入镜。
 
我们的目标是先走到山顶发车下来的第一站,Rotenboden车站,再从车站下坡徒步去湖边。
 
一会儿功夫,明亮的阳光消失了,乌云遮住了蓝天,马特洪峰被浓雾包裹起来,慢慢从视线淡出。雪地里有一条路,是许多人趟出来的,没走多远路就没了,我们踩在雪地上,朝着我们认为对的方向走去。
 
山里安静极了,酒店已经变成一个小黑点。我和盛大小姐一前一后,各自埋头走着,只希望尽早看到Rotenboden站台。

1865年7月13日清晨,Whymper的七人登山队也是这么走着,唯一不同的是脚下没有雪,天气晴朗。
 
“你觉得Hadow怎样?”Whymper问Croz“我感觉他毫无经验。”
 
Croz蹲下系鞋带,说:“没事儿,朋友。路上我会关照他,反过来,他也会帮我们什么的。”
 
“呵,Hudson介绍他过来时跟我说,这小伙子在勃朗峰做事儿比任何人都迅速。依我看,他也就是比别人有点力气。”
 
“别想太多,Whymper。Hudson跟你一样,是阿尔卑斯登山的领军人物,你要相信他。再说,Hadow前些天刚从勃朗峰下来,体力都没完全恢复呢。”Croz对Whymper挤挤眼睛。
 
两天前,Whymper和另一位阿尔卑斯登山的领军人物Douglas在蒙特罗莎酒店共进晚餐,就要结束时,Hudson和朋友进入大厅,他们已经巡山回来,餐厅里一些游手好闲的人正询问他们登山的计划。Whymper曾听老搭档Croz说过,Hudson他们打算第二天同一时间向马特洪峰进发。Whymper和Douglas走出餐厅后商量,一致认为, 两个独立的队伍在同一时间向同一座山进发是不合适的。因此Whymper邀请Hudson加入他们的队伍,并且Hudson也接受了Whymper的登山方案。
 
Whymper和Croz两人跟在队伍后面,沉默了一会儿。
 
“Croz,说真的,你登山的技巧和充足的装备知识对我帮助很大,也让我十分佩服。”Whymper拍了拍Croz的肩膀,衬衫里的灰尘掀了起来。
 
Croz笑了,不置可否。他已经做Whymper的向导好几次了,合作非常愉快。这次攀登行动他早就约定做Hudson的向导,阴差阳错,两个队伍合而为一,他也乐得和老主顾Whymper在一起。
 
队伍继续向前。
 
“那个时候没通讯,也少有人背笨重的相机上山。一个人或一个队伍首攀了,怎么证明他真正站在了制高点呢?”盛大小姐问。
 
“不知道。但当时Jean-Antoine Carrel队伍正好从意大利方向向马特洪峰攀登,7月14日在他们离顶峰还有1250英尺时,便看见Whymper的队伍正在山峰顶端朝他们呼喊。也许那时的人们非常绅士,精神趋于节制,Jean-AntoineCarrel的队伍便转身下山了。”
 
雪已经没过了小腿儿,每走一步都要把腿从雪里拨出来。
 
“然后呢?”盛大小姐终于等到了她想听的情节,似乎无法摆脱对死亡的探究和悬疑的猜测。
 
“然后,Whymper队伍开始下撤。用最简单原始的方法将七个人绑在在一根绳子上。”我脑子里闪现出在采尔马特博物馆看到的实物,绳子有小指粗,很难相信它能承受七个人的重量。
 
“他们捆绑的顺序从上至下是:向导小Peter Taugwalders,阿尔卑斯登山时期的领军人物Whymper,向导老Peter Taugwalders,另一个领军人物Douglas,汇合队伍过来一起攀登的Hudson,Hudson推荐的没经验的Hadow,Whymper的御用向导----经验丰富的Croz。突然间,绳子在老Peter Taugwalders身后断了,下面的四个人全都殒落山谷。”
 
我曾反复地在网上寻找他们的蛛丝马迹,理顺他们的关系,他们因缘际会走到一起,拴在了一根绳上,谁去谁留是一场宿命之间的计算。

(Edward Whymper▲)

(画家虚构的画面▲)

(七个人捆绑的顺序,绳子在老Peter Taugwalders身后断了▲)

(博物馆展出的断绳▲)

阳西沉,没入了雪峰后头,光影掠过谷地,移向了巨大的冰川,此时已是傍晚六点多,虽没找到Riffelsee湖,但我们都觉得该往回走了。我转过身,正看见一束余晖穿过厚厚的云层,马特洪峰沐浴在穹顶洒下的金光里。我掏出相机咔喳了几张,就在这时,镜头盖掉到雪地上,然后像黑色的冰球一样直溜溜地朝山底下滑去,拐了个弯消失了。
 
我和盛大小姐怔怔地望着它滑下去,直到看不见了才交换一下眼神,半天说不出话来。
 
“我下去看看。”
 
“别去了,下面危险。”
 
“它肯定在哪儿停下了,它肯定得停下的。”我有点不甘心,又心存好奇。
 
“回城再买一个吧,买一个带绳的。”盛大小姐劝阻我说。
 
“我受不了镜头裸着,每次拍完都盖盖。”
 
“……”
 
于是盛大小姐留在原地,我去找我的镜头盖。

不知走了多久,我已经看不到盛大小姐了。雪越来越深,没过了膝盖。大概往下冲了一里路的样子,我终于看见至力寻找的“宝贝”躺在一块平坦的地方安静地等我捡拾,它指引我来到这里,放眼四顾,天地孤绝。阿布鲁兹公爵这样评价过冰雪覆盖的荒芜之地:“这是个冰川和峭岭的世界……可怕的不是迷路或者死亡,压碎我们的第一记重击来自孤独……世上再也没有地方会像此处一样,让人觉得如此孤寂,如此被大自然全然弃绝,如此无法与她对话。”

这里离酒店大概有200米落差,我四肢着地,用爬行的办法往回返,似乎这样才不会陷进雪里,在高海拔的地方每一步上升都让我气喘吁吁,行动迟缓。马特洪峰峰顶每一刻都是瞬息万变,露出真容的时光是用分秒记,根本不可能拿它当地标。四周是群山黑蓝色的残像,冰冷,漠然,害怕孤独的人绝不会留在这里,一个地方应该用这样的威力筛选属于它的人。

我吃力地往上爬,盛大小姐慢慢的在地平线上露出了脑袋,她是目力所及的山谷里唯一的人类,活动的人影让我感觉亲切。

“我---找---到---啦---”我得意地冲她喊。盛大小姐居高临下默不做声,和群山一样寂寂。
 
我有点毛骨悚然,1865年的Croz坠入山谷时也是这么望着上面的Whymper呼叫的吧?
 
Croz坠下悬崖就像我的镜头盖滑落一样猝不及防,来不及反应。他向外落时双臂张开,好像下一秒就可以抓住什么,但终究是什么都没有抓住,没有峰回路转,然后他就消失了。时间回到150年前那两天,Hadow果然如Whymper担心的那样处处需要帮助。为了使Hadow有足够的安全感,Croz放下冰镐抓住他的腿,把他的脚一个接一个地放到合适的位置上去。然后Croz转过身准备下降,却不料Hadow脚下一滑,带动绳子一端的四个人一个接一个地掉了下去。
 
Whymper后来说:我眼见Croz和Hadow飞下山崖,我听见Croz惊恐地呼喊……他们在我眼前一个一个消失了。我的伙伴们牺牲了!我和Peter Taugwalders父子呆在原地一动不动,就这样过了半个小时。
 
在这漫长的半小时里,Whymper对Croz他们幸存的渴望变成了我寻找镜头盖的渴望,Whymper悬在半空动弹不得的焦虑变成了我遍寻不得的焦虑,Whymper的惊愕也变成了我的惊愕,几分钟的纷乱思绪使我迅速触摸到了Whymper的心跳。在深山大海这种荒蛮处境里失物遗人,接受现实的过程特别漫长,有时人强迫自己继续行动,心却永远留在失地。
 
我继续朝盛大小姐爬过去。老故事里的情感像断片一样续上了。雪越来越浅,我终于踏上了泥土的地面。 

(马特洪峰峰顶每一刻都是瞬息万变,露出真容的时光是用分秒记▲)

(镜头盖遗落的地方▲)

(盛大小姐慢慢的在地平线上露出了脑袋▲)

坐在明亮的餐厅里,窗外开始飘雪。服务生一道一道地上菜,头盘,汤,面包,主菜,沙拉,甜品,人们轻声低语,温暖安详。我的脚上穿着盛大小姐干爽的布鞋,自己的登山鞋已经湿透,正挂在房间的暖气片上烤着,脸和手冻得红红的,怎么也捂不过来。我将一碗热汤灌下去,一股暖流在身体里发散,思绪却还在山里游荡。

1865年7月14日那天,Whymper和Peter Taugwalders父子幸免于难,之后的许多年却备受舆论指责:那条绳子到底是他们为了保命割断的,还是绳子再也经不住这么多人的重量?老Peter Taugwalders离绳子断裂处最近,受到的指责最多,最后再也承受不了压力,跑到北美避世去了。Whymper后来又爬了几座山,写了一本回忆录,字里行间也是活在人世的苦痛里。

人无法走遍这地球上的每一座山头,这是世界上最为虚无的事,然而,足迹所至,鲜花盛开。采尔马特小镇自此日渐昌盛,一百多年里不断有登山爱好者从采尔马特小镇出发,休整。红色的直升机在山谷里穿梭,运输物资,抢险救灾。小镇有几十个酒店,家庭旅店鳞次栉比,电动出租车满街跑,亚洲面孔越来越多。小镇的人们对马特洪峰的高山仰止早已化做甜腻的骄傲,火车,糖纸,器皿,布艺,橱窗,很多东西上配着山峰的设计和文字,点缀着人们记忆深处对马特洪峰的情感。

人们在小镇上行走,无时无刻不沐浴在马特洪峰的注视里,它就在天边,抬头可见,它像巨大的神祇,庇佑着采尔马特小镇。在欧洲人的观念里,只有大自然才能让人感受到上帝的存在,自然和思想之间有一条连通的纽带,当精神趋于委靡困顿时,自然带给人的慰藉超过思想能给予的。

(坐在明亮的餐厅里,窗外开始飘雪▲)

(俯瞰采尔马特小镇▲)

(遇难的登山爱好者长眠在采尔马特墓园▲)

夜里两点,盛大小姐叫我起来看星星。拉开窗帘向外张望,前夜的大雾已经散去,月亮白白的照着雪山,天边星群逐一浮现。十分钟以后,我们已经扛着脚架和相机站在酒店大门外,四周悄无声息,地面滑溜异常,黑暗中打开手电,蹑手蹑脚地爬向50米高的观景台。一通气喘。

群山静谧,月亮慢慢躲到云的背面,广渺的天空中,光亮都已黯淡。马特洪峰被星星包围着,北斗七星亮如钻石,越变越大,逝去的星辰还在闪耀,我看见Whymper他们七个人手拉手,在我们头顶环绕,再也不分离,他们的光芒相互辉映着,点亮了整个夜幕,我顿时明白了那幅广告的深意,几十个人用头灯连起一条红色的山脊,这是一条心与天地连接的幻路,被那明亮运行于天上的光照耀,前仆后继,好像时时处处可得重生。
 
“每天晚上,你懂的,我看到我的同伴们在马特洪峰的山脊上滑倒,他们张开手臂,一个接一个,井井有条,接踵而来。先是向导Croz,然后是Hadow, 再下来是Hudson, 最后一个是Douglas。是的,我总能看到他们……”山风拂面而过,那是Whymper的叹息。

(请忽略我拖线的星星▲

(一起来看看头灯点亮首攀之路吧,我特别喜欢里面划亮信号弹那一瞬间,历史性的时刻点亮了▼)

本篇游记共含5962个文字,2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这个路线安排的挺好,手动点赞

2016-08-05 15:04

引用 surpon 发表于 2016-08-05 15:04:02 的回复:

这个路线安排的挺好,手动点赞

回复surpon:谢谢!

2016-08-06 11:16

专顶新帖,手动点赞!

2016-08-08 13:53
相关目的地:
177257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