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马特鲁锡瓦绿洲 海水和火焰的融合

45
Morning 💤 (北京) LV.12
2016-08-05 03:12 3098/24



突然准备写游记 是源于自己一个找工作的失败经历 得朋友提醒 发现一路收获的风景和感动不仅存在于照片 日记 和朋友圈里 还可以分享给更多的人

❤️ -----------------------------------------可爱的分割线--------------------------------------------❤️

刚好有那么碰巧的机会在大三的时候可以去所学专业的国家交换学习 而且那个国家是我喜欢的埃及 大学选择学习阿拉伯语也是因为喜欢埃及 何其有幸在人生的第20个年头里我就能够到达梦想的国度 当然这些都感谢我的父母
题外话就少扯 回到游记上来 我是一个喜欢出门的女同学 自从高二第一次走出家门就感觉停不下来了 喜欢旅行的人肯定能懂我的感受; 在埃及的半年里 我趁着周末 节假日去了埃及的6个城市 这篇游记我主要是记载我的马特鲁锡瓦绿洲之行

马特鲁

马特鲁位于埃及西北部 是马特鲁省的首府 和亚历山大一样沿地中海而建 靠近邻国利比亚 相对于亚历山大来说 我觉得马特鲁更温柔跟安静 这次边境之旅是在发生九月 其实埃及炎热干燥的气候 九月并不是一个舒适的季节 但是九月底的时候有一个古尔邦节 对于穆斯林来说这个一个重大的节日 有五天的法定假期 相对于卢克索阿斯旺在南部太远 亚历山大已经去过 而又不爱和同学们同行的我来说 放假之前我随便查阅了一些简单的资料就约着愿意和我一起走的朋友上路了;(解释一下 并不是不爱和同学们一起玩耍 只是他们觉得不熟悉想要跟团走 但是我不喜欢那种上车睡觉 下车照相的旅行方式 就一直在自己走也比较自由)
五天的行程其实很拥挤 而且开罗距离马特鲁的路程还是很长 那时候所以得信息都来自于网络 不详细也不完善 凭着满腔热血就上路了
买了凌晨6点的火车票 因为距离较长 火车票都是提前到车站买好 一天只会发两班的样子 而且车票也不同于亚历山大或一些比较近的城市的火车票 需要特别到指定的窗口购买 售票员会在车票上写什么字 写的太潦草 我一个阿拉伯语专业的学生都没看懂 哈哈 大概7到8小时的车程 计划到达时间是中午1到2点的样子 埃及的火车票很便宜 但是环境肯定是和国内的动车不能比  一路颠簸我们到达了马特鲁的火车站 路上有朋友很热情的推荐各种他们认为很棒的海滩 Blue beach 是推荐的最多的一个海滩 尽管出发之前我是想要跟着攻略去找埃及艳后克娄特佩特拉海滩的 可惜司机师傅说找不到 最后选择去了blue beach; 特别得强调 马特鲁的海滩真的很棒 同样的面朝地中海 可能是游客相对于亚历山大的少 所以污染很小 海水蓝的泛绿 像蓝天倒过来一样 

像图片里面那样 那是我到达埃及一个多月以来 第一次穿这么少 在开罗的时候尽管气温每天都是40+ 但都没有穿过短裤和吊带 那边的妇女都是直接穿着黑袍下海 碧蓝的海面全是黑压压的一片 哈哈哈 没有什么泳衣等习惯 找到合适的地方就冲下去 浪很大 可能是我不会游泳 轻轻一个浪就能淹没我 拍的我在海里根本站不住 朋友牺牲手机拍了一张浪花的照片 很漂亮

再来说说这片内海 不知道是刻意还是先天的条件 城区里面有一片被围起来的内海 也不算城区内 就像亚历山大的海滨大道一样 马特鲁也有一条 沿着海岸的平行的大道 大道沿岸有大大小小的被包围的内海 白天内海的颜色就像图片上一样 我找不到词来形容 至少我第一眼见到的时候觉得 美得很震撼;尽管是白天也没有多少人 可能是天气太炎热的原因 到达马特鲁的第一晚就是坐在内海边一直到深夜 没有人看管没有人打扰 那么一片公共海域 就像是被自己承包一样 可惜没有灯光 没有照片能够表达那是的心情 海声潮起潮落的声音 内海走到最深处 高度都没有超过腰间 夏天 浪潮 柔软的沙滩混合着海水的盐 回想曾经热爱埃及的原因 直到这一刻到达这里 恍若隔世

再来说说马特鲁这个城市 很遗憾没有照片 那个时候只顾着照那片海去了;现在就只能凭借脑子里的印象 记得 下火车就是火辣辣的太阳 照的眼睛都无法睁开 现在习惯戴遮阳镜出门估计就是那个时候养成的 火车站比较简陋 因为了解埃及的发展 所以也不奇怪; 出了车站 眼前是非常具有埃及风格的建筑 马路宽敞 建筑物矮小 钢筋建材等暴露在外 砖头墙体缺一部分 总觉得这栋建筑是没有修好 可是人民们就是住在这样的建筑里的;因为有朋友介绍 所以我们直接坐出租车到达目的地;住的是民宿 我厨房卫生间还是相对完善 但是自认为埃及的房价不低 在国外订房我使用Booking 感觉没有什么优惠;好吧 原谅我第一次出国经验少
再来说说这里的一些习惯 穆斯林是不能够接受未婚男女同住的 哪怕你是外国人 到了人家的地盘就得遵守人家的规定 没有结婚证 哪怕你是亲人 男女朋友 都是不可以的 这个规则 在马特鲁这样的小城市 大家格外重视并遵守;我一个人住了一个大房子 还是有些害怕的 毕竟人生地不熟 这里的门铃也特别的奇怪 像鸟叫声 反正和国内的不一样 为此还闹过一场误会 晚上房东来 他按了门铃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声音吓得我不敢开门 而且我确定他并没有敲门 第二天 房东质问我 以为我屋里有男生 我真是怎么都解释不清 开始还难过 觉得被误会 可是后来想想庆幸自己没有开门 大晚上的为什么房东会找我呢 对了 房东是个男生

附上一张当时为了查找克娄奥特佩拉海滩的马特鲁地图 小小的城不大 约靠近海滨大道越繁华 各种美食林立 像吃不惯阿拉伯食物的 一些必胜客和麦当劳也有 夕阳西下的时候成群的人们就会坐在海边的咖啡厅和水烟馆里 多么惬意的日子 我都忘记了这么美好的时候我怎么没有记录下来呢

锡瓦绿洲

记得在马特鲁呆了两天就直奔下一个目的地了 毕竟只有五天的假期 一刻都不能耽误 锡瓦距离马特鲁大概四个小时的车程 而锡瓦本身也是马特鲁省所管辖的地方 在马特鲁车站就有直接到达锡瓦的车;得到好心人的帮助我和朋友很快就坐上了一辆开往锡瓦的大型面包车 由于我是女生 我敏感的选择了副驾驶的位置 因为不想和阿拉伯大汉挤在后面 他们都像是行走的荷尔蒙 哈哈哈
但是由于锡瓦位于边境 更靠近利比亚 导致在出了马特鲁以后就有很多士兵设立的哨岗 不知道的我坐在副驾驶 一眼就被看到是外国人 于是整车人就我和朋友被请下了车 那个场面至今还记忆犹新 我所背的包里面的东西被全部检查 一大堆大老爷们检查一个女生的包包 打开我的相机翻看我的相片 检查护照等 最大的一个问题是那时候我朋友的签证已经过期了 就是因为这个我们被扣留在那里 士兵们一边询问为什么过期不续签 一边去找了更大的官兵过来 说到签证过期这个问题 在我还是埃及的时候签证就是一个大问题 很大一个原因签证续签并不好办 再加上埃及人比较拖拉的性格 所以那个时候很多外国人都是黑在埃及 可能是考虑到这个因素 最后在检查了我朋友所拥有的埃及驾驶证后就放我们走了 但其实那时候我已经吓得顾不了那么多了 因为当地说的方言 我学习的阿拉伯语普通话 遇到这种关键时刻只能说英语还磕磕巴巴的 好在问题都迎刃而解了 也不担心会被遣送回国了;令我们感动的是 耽误了很长时间 面包车一直在等我们 并且没有责怪我们 而且告诉我们一路上还会有很多检查 希望我能坐到后面去这样不会耽误时间 我也同意了;
就这样一路颠簸 一望无际的沙漠 可能是之前的人生都没有见过这样的景象 所以总是能震撼到我 感觉就像美国的公路旅行 来去一望无际看不见尽头 没有来车 虽然我没有去过美国 也没有体验过美国的公路旅行 但是我总觉得就像是那种感觉; 路上几乎是每个半个小时有一道哨岗 但是都还好 检查一下就放行了 直到最后一个关卡 估计是我这20年来见到的阵仗最大的一次 至今还记忆犹新 快到的时候司机就会说 有检查 我和朋友还是高度紧张 因为确实他的签证过期了 那时候就很怕小黑屋怕被遣返 越来越近的时候我才看清 两辆坦克 炮口正对着我们的车辆 坦克上还有士兵举着枪对准我们的车辆 士兵们把我们的车辆包围 除了司机每一个人接受检查 最后放行 
历经4个小时的颠簸 4个小时的提心吊胆 终于到达了锡瓦 我想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个场景吧 居然没有害怕!(PS:坦克的照片没有 毕竟那个时刻我是不敢还拿着相机照相 哈哈哈)

车上拍的公路 屏幕有限没能拍出一望无际的感觉T T

这是一进城镇锡瓦绿洲的一个地图和城标 一眼就能看到 很显眼 好像是在欢迎远道而来的游客一样

接下来就是找酒店 锡瓦其实很小 再加上埃及城镇的设计和分布 房屋矮小 泥巴切成的房子并排分布 道路也很宽阔 之前我看到的锡瓦城镇有个酒店 是建立在遗迹沙利堡上 看过图片觉得很沙漠风 最主要的是锡瓦绿洲的旅行信息很少 只有那一家酒店 所以就直奔那里 好在人民们都很热情 不费力就找到 总之越来越多的旅行经验积累下来我发现只要肯开口问 很多问题就都能够解决;
到达酒店后只有服务员在 他带我们看了房间以后就说等老板回来定价 这里的酒店 风格 设计都很独特 房间里的设施用品 是比不得的星级酒店 虽然房价不低 但胜在酒店设计 本土气息浓厚 虽然房间不多 但二楼有餐厅 三楼还有露天阳台 可以观赏到整个锡瓦城镇 旅游淡季的时候 三楼的露台对外开放 酒店客人可以免费享受 外来客人则需要付茶水费

下图是酒店的大门 

到这里我发现这里人民的素质很高 他们遵守传统 即使炎热的夏天 男人们也是一身白色长袍 包括我酒店的老板和服务员 第一眼就是白袍加身 这里的妇女统一都是灰色或黑色的长袍 而且面纱是把脸遮的严严实实 第一天晚上逛小镇的时候 一车的妇女 黑压压的 只露出眼睛 像不太了解的会发现在晚上还是挺吓人的 哈哈哈;
但另一方面这边的外国游客特别多 像阿拉伯国家有严格的宗教礼仪 我在埃及的时候从未穿过比较短的衣服 裙子也是穿的长裙 但是到锡瓦我穿了一件露背的吊带 确实很热 但是这里的人并不会指责你 在开罗可是会有人告诉你不能这样穿的喔;因为来来往往的外国人都穿的很清凉 也许当地人也习惯了 一是旅游带来收人 而是也确实能尊重别人国家的习惯和风俗
老板是个地道的埃及人 也许是接待过许多外国游客 他非常的健谈 英语水平也不错 第一个晚上就邀请我们聊天 从埃及中国 再谈到现任的埃及总统;知道我们学习阿拉伯语 还特意和我们说普通话 在埃及会说阿拉伯语普通话的是有文化的人 也乐意叫我们方言;第二天还为我们准备了早餐 老板还非常贴心怕我们吃不惯埃及食物 特意为我们准备了煎蛋 酒店那时就我们两个客人 感觉包下了整个餐厅 好爽;后来老板告诉我们 因为九月的天气太热 一般锡瓦的旺季是在三月 那个时候气刚刚好 

到达锡瓦的第二天接受了老板的建议 在旁边的一家店里租了一辆自行车就出发了 租车店老板告诉我们说 锡瓦城镇并不大 它是一个中心向外发散的特点 著名景点都在城郊但又是围绕着城镇 自行车是再好不过的出行工具 还送了我们一份锡瓦的地图 最后租车走的时候还指着自行车对我们说 “made in China” 哈哈哈 我一看果然是 但是自行车的款式还是已经比较老旧了 不过租车的费用很便宜 好像是10埃镑一天

顶着40+的高温和烈日我们就上路了 因为我对埃及艳后有着深深的迷恋 在马特鲁错过了克娄奥特佩拉海滩 到了这里有一个克娄奥特佩拉之眼 传说埃及艳后曾在这里沐浴 所以克娄奥特佩拉之眼的名字由此而来 就以这个为第一目标去找;跟着地图 骑了一段时间以后就到了 因为也算是景点 我们到达那里的时候还有旅游大巴 发现是一群马来西亚人组团而来;克娄奥特佩拉之眼就是一个大型的水池  现在已经发展成当地人的一个游泳池 总是有年轻的小伙们 一个接一个的就跳下去了 也有妇女们泡在里面 因为我不会游泳 所以就朋友自己下去了 听他说水还是挺深的;配套着景点 周围还开了几家具有当地特色的咖啡厅 也有新鲜的果汁 来的朋友多多少少都会进去坐一坐 休息一下在出发; 随机选了一家 发现老板娘是一个特别有气质的女人 她是我到达埃及一个月以来看到的第一个没有包头巾 穿T恤牛仔裤的女生 聊天得知 她不是锡瓦本地人 但是她说一来到这个地方就爱上了 然后就留了下来... 

离开艳后的泳池 接下来是朝神谕殿和阿蒙神庙的遗址继续骑行 因为这三个地方都在锡瓦城镇的东边方向 是一条线可以走到的;先是到达的阿蒙神庙 可惜年久失修 现在的阿蒙神庙已经是一片破碎 据说当时还修建了城墙 把领土尽可能的扩大 可惜现在就只剩一块碑 介绍着它的历史和曾经的辉煌;神谕殿相对就比较完整一些 有人看护 还要收取门票 出国之前我办理了一个国际学生证 在埃及很好用 各种景点都会半价 尽管埃及景点的门票也不贵 至少和我大天朝相比 确实不贵;神谕殿因为保存了一道著名的希腊神谕而出名 对于不太喜爱这些历史故事的朋友们来说 可能可观赏的价值不高 但是走到神谕殿最高处 能看到远处的沙漠 和海 那种沙漠与海相连接的神奇景象 也能看到锡瓦绿洲的神奇 茫茫沙漠中 这里既然是一片绿洲 并孕育出了生命

最后我们觉得去西边方向的一个岛屿 也是一个出名景点 原谅我突然忘记那个岛的名字T T 因为租车老板告诉我们那个岛连接着沙漠 所以尽管这一路骑行下来已经很疲惫了 时间也不早了 路上冰矿泉水冰汽水冰可乐 来来回回已经不知道买了多少瓶 那时候觉得可以不吃饭 但不能不喝水: 但我们还是决定去找找 又是一路奔波之后我们到达了 看到海的时候真是很兴奋 一是因为骑行了很久 二是第一次看见沙漠里的海 那里有当地人开的露天简易的休息地方 有特色果汁卖 跟当地人打听 人家告诉我们 虽然看见海对面就是一望无际的沙漠 但是实际是距离还有很远 而且我们的自行车没办法骑过去 可以租摩托车带过去 不过得明天了 因为今天时间不早 如果要去沙漠得准备齐全;虽然很失落 不过我坐在岛上休息的时候 看到了最美丽的日落

最后一天 哪儿也没去 在酒店的露天坐一坐 去镇上走一走 我一直有一个习惯 旅行的时候如果时间不赶 我都喜欢在陌生的地方走一走 无所谓能走多远 也许只是为了熟悉路 也许只想买个吃的;这次旅行很遗憾 时间匆匆 计划不太完整 但是又喜欢这种比较不知道下一步会做什么的感觉;没有能去到沙漠里 没有找到盐海 这些都让我暗自决定 "i will come back again"







第一次游记正式写完 没有经验 全凭照片和记忆把这些串联了一遍 如果有能给大家提供小小的帮助我也是很开心 感谢!




本篇游记共含5881个文字,2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