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不一样的南京,不能忘却的记忆

不是一篇游记,更不是一篇攻略,像是一篇纪录,更是一份怀念。
当我们看的多了,走的远了,停下脚步,回首观望你所在的城市,你所在的地方。
带你们看看,略微有那么一点不同的南京

清晨的明孝陵的光影

5点半起床赶到明孝陵的神道,因为水汽的存在给日出的光影铺上了一层特别的朦胧,十几分钟片刻的美好,总是需要偶然才能遇到。

1865金陵制造总局

我是慕名来到这个地方,被它的前身吸引——曾经的金陵机器制造总局的旧址. 久远的建筑总会给人心灵上的冲击,我一直这样认为.
下了中华门地铁站,步行约15分钟,便能看到一扇大门就那样安静的站在路边,典型的晚清民国时期的建筑风格,上面写着几个大字“金陵制造总局”。顺着已经斑驳的墙面一路慢慢地走过去,离我们越来越近的,是一个多世纪前那个强国梦想的痕迹。146年来,尽管这个地方已经几易其主,数更其名,那个梦想似乎已经被时代的迷雾所掩盖,仿佛已经被人们所淡忘,但历史不会遗忘,沿着洋务运动的号角声,辛亥革命的枪声,日寇的炮声,我们不由自主地回溯到一切的源起,金陵机器制造局。
1865年5月,李鸿章终于踏上了南京的土地。
虽然眼前这个城市里到处都是战火的痕迹,但随行的英国人马格里明显能感受出身边这个新任两江总督的踌躇满志。
一行人来到南京中华门城堡,此处城堡并未在两年前的兵火中受创过重。马格里陪同李鸿章从容登上城楼,向南俯瞰,却发现这城门外竟是一片断壁残垣。随行左右立即上前禀告,这原是明成祖所建大报恩寺,毁于太平天国内讧中的战火。众人听后一片唏嘘。这时,马格里突然发现少了一个人的声音,转身一看,身边的李鸿章正凝神盯着城门外的废墟,嘴角还微微露出一丝笑容。
当时的李鸿章,带着镇压太平天国的功勋,带着两江总督的高职,一心在这个曾经属于太平天国的首府,创造属于自己的辉煌。
不久,李鸿章将其在江苏巡抚任上一手操办的苏州西洋炮局迁到这里,一个全新的金陵机器制造局拔地而起。
由于李鸿章在晚清时期的特殊政治地位,金陵机器制造局的规模虽比同期创办于上海江南制造总局小一些,但比其他各省的制造局要大,比张之洞创办的汉阳兵工厂要早25年。而它所生产的新式枪炮,在产量和质量方面在当时均占全国首位。从现有史料可知,1884年我国第一门克鲁森式架退炮(口径37毫米,两磅后装线膛)和加提林轮回枪(亦称十门连珠炮)在这里被制造出来。4年后,金陵机器制造局在全国最先仿制成功第一挺马克沁机关枪。
金陵机器制造局正式开工后很快就成为当时中国四大兵工厂之一。
1894年,甲午中日战争爆发。金陵机器制造局遇到了最大的危机。
由于清政府腐败,军队无能,一败再败,整个战争中清军丢弃的大炮,枪支,弹药不计其数,金陵机器制造局庞大的预算费用逐渐让清政府越来越感到沉重,正如日渐消沉的洋务运动,金陵机器制造局也日薄西山。
之后的岁月里,金陵制造总局先后见证了北伐,抗日,内战。见证了中国近代史的兴衰。
现在,它更名为1865科技创意园,属于晨光有限公司。里面分布着多个公司,餐馆,酒吧。
听说这里是准备建成秦淮河边的1912,亦有人把它比作南京的798。
可是这些,能真的代表它么?
当你真正一个人漫步在这个见证了大半个中国近代史的厂区里。废弃的工厂,紧缩的大门,生锈的铁索,绿树,红墙,无一不震撼着自己的心,没有现代的浮躁不安,没有华丽的外表装饰,这破旧又朴素的地方,一直在诉说着,告诉你一段段曾经。你发现自己已经深深的投入其中,沉浸在那段历史的长河里。不需要酒吧的发泄狂躁,也不需要什么现代行为艺术的渲染和熏陶。这里的一砖,一瓦,一树,一草。甚至呼吸的空气,都记录着历史和记忆。
尤其是,当你走到园区的最深处,在你面前,会有一条河流缓缓流动,它叫秦淮;抬头远看,连绵的古城墙,又像忠实的卫士一样,守护着这个地方。这是一段历史与另一段历史的交汇,不需多言,只要静静的站在那里,历史的厚重,会给你身心的洗礼。
走出大门,外面交通车水马龙,高架的立交,远处的地铁,无一不显示着这个飞速发展的时代。但是历史总会留在这里,某个地方,某个角落,诉说着自己的过去和曾经。

P: 都是很多年前的照片了,今年有机会去重新补上几张。

台城

说到南京,先说起城墙。
早在勾践时期 范蠡就按照他的要求在南京建筑了最初的城墙 当时叫石头城 也是金陵的由来
南京的城墙主要在明朝达到巅峰 朱元璋攻占南京后开始动工.
一座城市城墙的历史就是这座城市的历史. 
不同于西安的可以骑自行车绕城的城墙,南京的城墙显得更历史,更破败,没有那么现代化,反而带着自有的沧桑。

而说到南京的城墙,台城无疑是最具有代表性的存在。台城位于玄武湖南岸,鸡鸣寺之后,东端与明都城相接,西端为一断壁,是东晋和南朝诸代政治、军事和思想文化的统治中心,代表了“六朝金粉”的兴衰。唐代著名诗人韦庄曾在此凭吊:“江雨霏霏江草齐,六朝如梦鸟空啼。无情最是台城柳,依旧烟笼十里堤”。所以说一部台城的历史,就是半个金陵的历史.

多少年来,台城经历了太多这样的空旷与寂寞,没人的时候,爬上台城走上一遭,沿着人们走出来的小路,会不会有孤单产生共鸣。

城墙下的残垣,历经千百年的雨打风吹。

年初的时候,赶上小雪,特地出门拍了组台城远眺鸡鸣寺的雪景。
南京便是这么一座城,当这一秒还穿行在高楼林立的城市你,可下一秒,就忽然融入浓厚的历史长河中。人来人往,春去冬来,多少人爱上过这份特殊,多少岁月守望着这座城。

鸡鸣寺对面有座大楼,是诸多南京摄影爱好者爬楼首选。
遗憾的是当天顶层大门死死关闭。
只能在窗口记录下这么一张。
历史和现代的交融。

冶山小火车

其实这里写冶山小火车是没有太大意义的,因为这条运矿的线路,已经被改为了冶山铁路森林公园,不知道改造后的样子怎样,所以在这里呈现一下,,当时它原始的模样。

冶山镇位于南京六合区,是一个非常偏僻极不好找的地方。全中国仅剩的两条窄轨一条就在这里南京六合区冶山矿场。从前是一个冶铁厂,然后修建了一条小铁路,往来于冶山和南钢之间。
到了2011年的时候,几乎已接近荒废,只剩下为数不多的车头和几节车皮,一天两次周而复始的运转着。

窄轨,另外一条在四川嘉阳。

小火车在树林间穿梭,阳光透过树林,光影婆娑。孤单而缓慢嘶哑的汽笛声犹如年迈老人的呼喊,在风景和迷惘中缓缓前行。看不到头的前方,只有两条窄窄的铁轨指引着方向,默默记录着流逝的时光。

当年好心让我登上驾驶室载我一路并教我开火车的那位大叔,不知现如今怎样。

等有空了,去新建的公园去看看转转吧。

逝去的“小清新之旅”

曾经很多人 都知道这样一个地方,这么一个不起眼却非常出名的小站。

曾经很多人,都买过这样一张票。

曾经很多人,都在这里等待过一趟列车的到来。

没错,它叫做7102,南京-黄山,普快。

铁轨的上方是地铁一号线,下方是即将改线的宁芜铁路。
难以想象,在南京繁华的城里,会有这么一条线路。7102穿梭在高楼大厦中,穿梭在田野里。坐在车上,看着窗外景物飞逝,城市建筑自然来回交替,恍若隔世。

在最火爆的时候,车厢里挤满了来体验的游人。

曾经,这里是列车的终点。
曾经的曾经,从南京西站下车之后,可以再到中山码头,轮渡,到浦口码头,再去对面的南京北站。
可惜现在,却全部成为了记忆和怀念。

没关系,我们可以说下南京北站。

浦口火车站(老南京北站)

浦口车站,原是津浦铁路的起点,随着南京长江大桥的修建完成,逐步退下历史的舞台。
朱自清先生的《背影》一文就是在这里的站台上发生。当然,《情深深雨蒙蒙》也在此取景。
浦口车站自从2004年停办客运以后,吸引了越来越多的铁路、历史、摄影爱好者的到来,但因为江北国家新区的成立,这里也要重新改建,原来的模样,终将远去。

从前的浦口,是南北交通的要冲,接通大江南北的咽喉之地,而在长江大桥未通车前,浦口火车站则是这咽喉的象征。车站大楼座落在浦口江边,远瞰南京,平吞江濑,何等气派壮阔,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在看到的,只是一片荒凉。常年不用的铁轨早已生锈,只有偶尔的鸟叫声和路基两旁的小草提醒着存在的生机。恰巧碰上的阴雨天气,有点压抑的喘不过气。但这种衰败,正是历史独特的遗留和记忆。

当年去买橘子的朱爸爸,是不是就在这个站台跳下,而还有多少我们不知道的心酸离愁,曾在这里不断上演。

纪念一下爱情吧。

出了浦口车站,即是浦口码头,隔江相望,便是中山码头。

灯塔永远安静的指引着往来的船只
这条承载着中华民族五千年历史的长河滚滚东逝,带着多少年历史的沉淀,奔向它的归宿。

写在最后

仅仅因为心血来潮,就出现了这篇文章。90%以上照片都是五年前自己读大学时候所拍摄留存,现在看来,却充满了记忆甚至历史的味道。感谢我的第一个相机,lx5,现在还在我身边。

今后这篇文章会不断更新,用新的照片,新的感觉。

也可以包括小吃,但小吃实在太多了。有兴趣可以私信。

微博:陆渐花生。


就用南京的植物做为暂时的完结吧。

本篇游记共含3566个文字,5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看了这些记录,一个新的南京展现,照片富有历史性,色彩感强烈,有机会去寻觅这些踪迹,谢谢分享

2016-08-11 15:33

引用 xiaona0116 发表于 2016-08-11 15:33:52 的回复:

看了这些记录,一个新的南京展现,照片富有历史性,色彩感强烈,有机会去寻觅这些踪迹,谢谢分享

回复xiaona0116:谢谢~欢迎来南京体验找寻。

2016-08-12 10:59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3F

2016-09-02 20:5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