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记录第一次带爸妈的海南三亚之行

13
musiclove (上海) LV.9
2016-08-05 22:46 785/3
  • 出发时间/2016-03-31
  • 出行天数/5 天
  • 人物/家族出游

D0 魔都——郑州

第一次带爸妈出行

怎么把四天的行程玩成两天?——够纠结的!

怎么在两天里把三亚的精华让父母看个够?——够小气的!

上班族的旅行总是伴着很多无奈。最大的无奈,莫过于时间。加上这回是第一次带年迈的父母出行,更加焦虑于一路的各种细节安排。匆匆结束之后,掐指算来,似乎实际停留只玩了两天,自己实际的感受是累的半死,回到家后,倒下就睡着了。

爸多年没出过远门,如今身体不好,眼神儿也花了,是头一次乘飞机。因此,四天五晚,有一半的时间都放在了辗转郑州平顶山之间接送老人的路上了。

我不知道父母的心里对于这趟匆忙之旅具体的开心指数有多高,我知道,对于他们来说,开心的不是去哪里,而是和谁在一起,说说话,走一走。

D0 魔都——郑州
T2MAX、中航泊悦快速安检、郑州T2首日、途客太空舱、扣碗儿

魔都,虹桥机场T2航站楼,方方正正的大房子,来的次数多了,渐渐的忽略了这座大型现代化交通枢纽提供的便利,新来此地的客人往往还会被庞大复杂的交通系统搞得晕头转向。但回想一下,2010年世博会之前在魔都搭火车大多要跑闸北区的新客站,虹桥机场上空的飞机总是因为流量大,降不下来而堵在天上,地铁也还通不到虹桥机场,附近的高架路都还没开通,今天的便利性是越来越高的。人都是这样吧,习惯了拥有,就不会觉得珍贵。

通过携程购买的机票赠送了贵宾休息室。在值机大厅D岛旁边通向泊悦酒店的长廊之上,有那么一个T2MAX的字样,是休息室的路牌。若不是这个东西,直到现在自己还不知道经常路过的泊悦酒店究竟是个什么样子,那也大概是自己见过的唯一一个在候机楼之中存在的酒店。

小赵同学到的早,按照携程短信息的提示,跌跌撞撞先来到休息区,我随后赶到。休息区是在酒店门口辟出的一块开放区域,和航空公司的休息室相比,地方不大,但往来人少,也很安静。柜台上饮料小零食都有,问到简餐,答曰,“携程客人多,简餐用完了”。最有特色的一点,应该就是与酒店合作的快速安检了。休息区的服务员会带上你的登机牌到酒店前台去敲上一枚简单清楚的通行戳。登机时间临近,服务员会提醒你起程。因为处在值机楼的一角,酒店之内几乎没有走动的行人,收拾的很干净,又很安静,这才是真正的闹中取静。休息片刻之后,按照指点来到神秘的快速安检通道时,一下子没敢辨认,因为那条空空的通道,除了设备站在那儿,一个人都没有,那设备也静的像死了一样。这时,角落里的一个保安倏然发现有人来到,赶忙朝背后的房间吆喝,“快出来吧,有客人来啦……”稀稀落落几个同样黑色制服的安检员伸伸胳膊、展展腰肢、不慌不忙走到自己的位置上,我们就这样头一次在VIP的待遇下通过了安检。

然并卵,VIP的项目只是个安检,登机还是自己提着两条腿在庞大的T2内走来走去。航班准点,路上无话。

飞机停在一大片开阔空旷的停机坪上,这就是传说中的新郑机场T2。原来赶了个巧,这天是老T1关闭,新T2运营的头一天。登机廊桥还没有完全开放使用,空空的,都关闭着,还是用摆渡车把客人们拖到一个未完工的通道放下来。灯光下的墙壁还是裸露的水泥,施工痕迹累累。崭新的航站楼,一副大工地的样子。也许在我们看来,效率总是比任何事情都重要吧。大楼内部宽敞明亮,整齐的行李传送带显得千篇一律,不过大通道里天花板上垂下的广告牌甚是新鲜,“……创建‘航空强省’”,我们是不是该有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呢?我们果然在追求强,追求大方面是不遗余力、孜孜不倦啊!

一嗨租车,机场店的小伙子开着一辆灰头土脸的GL8在出发层接上我们和同机的几位乘客,很快来到不远处的门店取车。短暂的路上,通过其他乘客的闲聊,再次证实我们是头一天享用T2的幸运之星。

因为第二天要赶回平顶山接父母,老早便在携程上寻寻觅觅找到离机场最近的青旅——途客太空舱。这是一家胶囊旅馆,大概算是青旅的变形品种。我不相信经营这样的小店会给老板带来丰厚的利润,而对于旅行,住起来确实经济舒适又方便。因此,我对于青旅的经营者们总是心怀别样的感恩,总感觉是自己赚了一样,总感觉是打扰了人家似的。配合航站楼的高架道路还在施工,挡住了通往客栈的道路。如果是初次来途客,找起来肯定费劲,不过可以打老板电话,他会去接机。房间是两室两厅改造的,男生宿舍、女生宿舍、混合宿舍三个区域,装满了小号集装箱似的胶囊仓,有的横着,有的竖着。我们选了混合区两个横着的胶囊铺位,感觉会更透气一些。放下背包,下楼寻觅怀念已久的河南美食去了。

目标最终定在一家烩面店,不过目标不是烩面,是台子上的扣碗和烙馍卷儿。小时候家穷,扣碗儿荤腥多,算大荤,只有逢年过节才能见识到,各种大料浸透了香酥的肉块儿,肥而不腻,配上有嚼劲儿的烙馍卷儿,既满足了口腹之欲,又有双手夹呀、卷啊这般肢体动作的参与,让吃饭变成一种全身心参与的美妙活动,想想都流口水。

D1 郑州——平顶山——郑州——三亚

D1 郑州——平顶山——郑州——三亚
伟大的T2、特仑苏、头等舱休息室、三亚湾假日酒店

虽然面对着工地和大马路,在途客的一晚还算安心、安静。清晨,阳光从东面照亮了落地窗和整个房间。拉开窗帘,在七楼的高度望出去,天空一片迷迷茫茫的苍黄,有点温暖,有点看不清远方。高架路工地上,工人们开始上工,沉重的金属击打声敲开了新的一天。

途客的小伙伴们都还没有起床,房间里很安静。难得的静谧空隙,我在手机淘宝上货比三家,预定了下一天西岛、天涯海角的门票。后来知道,这家叫做“豪客旅游网”的网店给出的建议,实实在在帮了很大忙。

洗漱完毕,我把随身带来的一本小小的台历,留在了落地窗边的小桌上。楼下用过传统重口味的河南早餐,我们直接驾车上高速跑回平顶山老家去了。

在家吃了午饭,不慌不忙带上老爸老妈,再返回机场,去追赶傍晚的航班。

原本只是考虑老爸腿脚不便,预留了将近三个小时。到了现场,才知道,三个小时一点都不多,真不能小瞧这伟大的T2——从停车场穿过长长的步道,取登机牌、安检,再曲曲折折走到指定登机口,马不停蹄,足足用掉小一个小时。这机场,用大气磅礴来形容,实至名归,只是让初到宝地的老人走起来,确实有点不方便。老妈临时忘记把随身背包里的三盒特仑苏拿出来托运,安检时被拦下,犹豫再三不舍得直接扔掉,和保安小哥商量了两下子,见人家也是公事公办,索性一咬牙在安检的大门前一口气喝掉两盒,颇有当年王宝强《人在囧途》的风范,既是个可爱的老妈,想起那一幕多少也有点心酸。

我安排好老人坐安稳,还要回趟停车场还掉车子,这样一折腾,再回来时离登机时间已经很近了。本来在携程预订机票时同时赠送了头等舱休息室,可以免费使用。可现实中空旷的T2,已经找不到携程信息提示的位置,他们发给我的是两天之前T1的位置。柜台前站立笔直的南航礼仪妹子,只晓得南航自己的设施,其他一概不知。打电话给携程客服,还算给力,十分钟后回电话,听得出来,对方是拼尽全力找到了大概的方向,但是毕竟人不在现场,也只能给我一个大概的方向。按照客服妹子说的方向,无人经过的角落处,坐落着一间空空荡荡的头等舱休息室,空间很大很大,沙发很新很新,没有安排什么食物,临近登机,匆匆拿了几瓶矿泉水跑掉了。

几个小时后,在黑暗中穿过云雾,起起伏伏的海南岛出现在舷窗下方,三亚湾在一大片灯火的勾勒中走出来。老爸老妈都说,他们还看到了海湾一角高耸的观世音。出得机舱,热带潮湿的空气立刻把我们包裹起来。三亚不愧是国际旅游岛的桥头堡,临近半夜,机场内外还是一片熙熙攘攘。安排老爸老妈在候机楼坐下休息,我和小赵像昨天一样,搭上一嗨的接驳车,跑到幽静的山沟沟里取车

手续完毕,回来接上爸妈开出机场,四周立刻空旷寂静下来,此时已是深夜12点。拐入海边的三亚湾路,一边黑漆漆的就是南海。二十分钟的光景,到达第一站——三亚湾假日酒店。

D2 三亚湾

D2 三亚
三亚湾海水、西岛、天涯海角、亚龙湾美食街

爸妈的房间面朝大海。早晨八点,老妈已经换上新买的沙滩裙准备外出走走。慢慢走到沙滩边,漫长的海岸线上,行人不多,看见蓝色的海水离得那么近,老妈还是忍不住脱了运动鞋尝试一下海水涌过脚面的感觉。老爸依旧沉默、不为所动,更喜欢静静的在岸边站一会儿,呼吸空气中海水的味道。

在假日酒店用过自助早餐,一家人扶着墙向西岛而去。沿着三亚湾路一直往西,与西岛配套的肖旗港码头已经非常成熟。对应的标示也很清楚,换票、登船、客满、开船,十几分钟抵达西岛,对老人家来说不受颠簸之苦,又足够惬意。

西岛码头附近的海水已经明显比三亚湾清澈许多。保护的好,海鱼也都比较笨,成群游来游去,争抢游客丢下去的食物,游客们又争先恐后的扎堆儿观看鱼儿在水里争抢。码头栈桥边上是上镜率比较高的“西岛”大石头,客人十有八九都会在这里留个影。太阳炙热起来,等待拍照的人挤成一大团,我们还是先上岛,回来时留念无妨。

刚上岛就看到另一个上镜率极高的巨大的鹦鹉螺雕塑,天朝子民向来喜欢大的东西。一张大图和导游的讲解让我们对脚下的西岛了解了更多。西岛、东岛,又分别叫西玳瑁、东瑁洲岛,都是玳瑁的意思,碧海之中的两头大海龟。西岛大,有眼光的领导在海边画出一个圈,开发成旅游区,世代打鱼的岛民不知道生活改善了多少。从地图上俯瞰,整个西岛只有北部一小块旅游区,有金色沙滩,有和鱼儿亲密接触的潜水区(也号称世界公认的潜水胜地),还有就是位于一角的牛王岭。在规划者眼里,赋予这自然的海岛太多文艺气息的想象之后,宣传语中这里成了“一港两岛、五部十景”的恢宏气势。难免想象和现实会产生落差,这也是天朝景区的固有特色。

体验潜水的客人不少,大都是年轻人,三三两两,交钱,领潜水服,听讲,排队,下水,价格不菲,但能换到开心就是值得的。景区树林里散布着各种各样海螺的雕塑,也是放大版的,大了显得呆的吓人,仿佛《西游记》里面东海龙宫的排场。一片黄绿的草坪上,立着几个插满鲜花的小亭子,原来是给不断而来的婚纱摄影团队准备的。阳光强烈,眼睛看到的画面其实亮的并不舒服,摄影师一定会处理好的,最后交给新人的估计是PS之后完美的呈现。

我们慢慢踱到电瓶车站,车子很快开过来,既节省了时间,又可以同时欣赏路边的风景。昨天在“豪客”订票时,客服说电瓶车还是必要的。这个建议很棒,不仅适合老年人,就是自己在大太阳下步行那几公里水泥路,到了目的地,也难以再有欣赏风景的心情了。原来开发前,牛王岭和西岛是被海水分隔开的,只有落潮的一小段时间,可以蹚着海水往来,现在是一座水泥桥连在中间。时间接近中午,客人不多,没有嘈杂的团队呼喊,四周碧海蓝天,站在树荫下,柔软的海风吹过来,很凉爽,抬头可以望见三亚湾长长的曲线,这种感觉更符合我们想象中的景区的样子。

牛王岭上山小道修建的曲曲折折,藏在绿茵之中,走起来不觉得辛苦,而且多了几分趣味。山顶之上,又是一处巨大的高出镜率的标志物——通体金黄的公牛。平地上的大公牛兀然立在大海之中的一个小岛上,只能尽力发挥我们的想象力和创造性思维来联通这个逻辑上的违和感了。公牛与对面小岛之间架起吊桥,桥上缠满红色绸带,上书祝福的话,远看近瞧,算是一道景观。但将要踏足时,桥头的人居然冲上来要钱,原来人家是正儿八经的看桥人。票中票、自选项目,这些也是天朝旅游的一大特色。我正寻思着查看是否有其他道路可以走到对面,老妈深谙世故,已经悄悄跟看桥人商量了一个打折优惠价,拿到了“桥票”。

对面的小岛,一直往西,延伸到大海深处,尽头的岩石浸泡在海水之中。惊涛拍岸,展现出一种原始的美,那是我更喜欢的景色,却也是景区建议客人要远离的地方,栏杆、警告就立在一旁。爸妈走累了,坐在山上的亭子旁休息,享用一些随身带的零食,当做午餐。小赵的丝巾开始发挥作用,随便举着拉着,海风都会和丝巾纠缠在一起,蓝色背景配上红色丝巾的画面色彩不错,引得后面来的客人争相模仿。拍婚纱照的队伍们不辞辛苦,顶着太阳、拖着厚重的服装、设备也来到这里取景。我在远处看了一下他们拍照的过程,大多拍下的镜头是在摄影师指挥下刻意做出的表情。拍累了,坐在石阶上稍事休息,新娘和新郎说话时,自然的微笑却是最美的。年轻人大都喜欢在一个开阔的背景下跳跃,同时拍下自己离地时飞翔的形象。我跳你拍,然后你跳我拍,看她们相互拍照,也很有意思。“原来三亚除了海,就是海呀……”浓浓东北味儿的新郎小哥边走边说。是啊,可是除了海,我们还想要什么呢?

离岛的路上,围着“西岛”石头留念的人还是很多,爸妈将就着照了相。我在想,后面的“天涯海角”必然会更火爆吧。

车子继续向西,来到天下闻名的“天涯海角”。老爸凭身份证得到半价的老人优惠。“天涯海角”原来就是海边突出的两堆大石头,只靠石头就要收120块门票的话,官方估计也不好意思,如今的景区是一个沿着海湾一字排开狭长的公园,绿树成荫,沙滩绵延不绝,快艇、餐饮、休息配套设施一应俱全,分散了游客的密度,走起来,也让人对心目中的“天涯海角”多了几分憧憬。

我们一家人慢慢沿着海滩向天涯石前进,更多当做散步,即看风景,也看别人的故事。

孩子是景区的最常见到的客人与主角之一。在清澈的海水边,光屁股的小小子和穿连衣裙的小姑娘都忍不住的奔向那大海的怀抱,大人们在一旁紧张的庇护着。游客在岸边糜集,海面之上礁石与快艇穿梭,在远处是一片清静,海天相连,雾蒙蒙的天空中一架大飞机向凤凰机场缓缓而来,巨大的背景下,大飞机成了小蚊子。

天涯石一旁的海滩上,一位年轻的女子满脸含笑跪在沙滩上,吞吐的潮水打湿了她的裙摆,她却丝毫不在意,继续满带幸福得盯着手机屏幕。她的屏幕上不是自己,也不是帅哥,而是几米开外一个同样满脸含笑的小姑娘,那是她的女儿。

妹子充满期待的摆着各种姿势,或者准备高高跳起,等待不远处的哥哥给自己拍下或美丽或活泼的样子。但哥哥总是拍不成功,“哎呀,跳早了”“哎呀,高一点”……你来我往,伴随着小小的不满。我在一旁都暗自替那小伙着急,拍妹子,尤其是拍跳起的妹子,自己的角度一定要低啊,越低越好看。正当我兀自思忖时,人家小情侣已经换了话题,转移到下一个阵地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兴趣点,每一对情侣都有每一对情侣相爱的理由,拍不好照片,他们一样快乐着。

关于刻着字的大石头,此行出发的路上,说到“天涯海角”,妈还坚定的说,出名的景点,那肯定贵的不合理,人又多,不看也罢。可到了阵仗上,妈早已忘了自己说过的话,忘我的投入到粗粗的人群去和“南天一柱”、“天涯”、“海角”合张影。沙滩上流动的人群中,更是不只见到一位上了年纪的老爷爷或老奶奶,佝偻着脊梁,向路人询问,“电视和钱币上的天涯海角在哪里……”。而到了跟前,他们也只是静静注视片刻,默默留下一张杂乱的照片。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行走的目的,目的原本就不同,也许只是为了看一眼,了却一个心愿,拍不拍照,拍的好与不好,有时候真的没那么重要了。 

三亚天黑的晚,大约五六点钟,从景区出来,晒在夕阳温黄的光线中,我们朝东边亚龙湾驶去。
穿过拥挤的三亚城区,人定胜天的凤凰岛已经闪耀登场,五栋突兀的大型建筑以三亚新地标的身份傲然挺立在岛上。三亚湾与大东海之间的港口仍旧整齐排满了蓝灰两色的渔船,只是今天的我,不再挤公交车、不再问路,有了更精准的手机导航,我更不可能走错方向了。

连接亚龙湾,有一段满是树荫的单行道,绿色长廊之中,阳光透过树叶之间的空隙在路上摇曳,那就是现实中通向龙猫家园的道路吗?路的尽头是一片清澈的海湾和惬意的留宿地。我想,如果你能感到幸福,毛茸茸的龙猫就在你心中。

仙人掌凯莱,不临海,不高大奢华,却是我心中,亚龙湾性价比之王。我们都不真的是大海的孩子,大海也不真属于我们,重要的还是自己的心情。对于父母,他们也更乐意这样的选择,在仙人掌幽静的小花园里散步,在南美风情的室外游泳池边小憩,坐一小段电瓶车也可以到达水清沙幼的海边。自己心里高兴了,住宿几百块和住宿几千块一晚的房间,收获的幸福感,也许差的不多。

D3 亚龙湾

D3 亚龙湾
仙人掌后花园、亚龙湾海水、海棠湾林旺水果市场、大东海鹿回头公园、爱家青旅、七岁餐厅

亚龙湾是真正的水清沙幼,几十家豪华酒店在海岸线上一字排开,不仅是我天朝著名的“天下第一湾”,也是天下开发的最完整的海湾了。仙人掌在这海湾的尽头处(坐当地的公交车,一定要坐到亚龙湾的终点站),靠着半山坡,躲在一线豪华酒店的身后。

仙人掌是凯莱名下的酒店,从里到外各种细节中充满了中南美洲的风情,在这里还是叫仙人掌最好。整座建筑不高,左右分成两翼依着山坡的走势向两侧平缓铺开,像一对坚实的臂膀怀抱着蓝色的泳池和小花园。早晨起来,在各种色彩掩映中散步与慢跑,也是一个体验项目,泳池的蓝色,建筑的微黄,三角梅的紫与白,山丘的绿,天空的蓝……抬头望到那颗开花的树,依旧自顾自的在蓝色画板之上涂画着自己,果岭之上,水龙头按照自己的节奏喷洒着,高大的芭蕉树下,空无一人,它们还是那么绿。
沿着海湾奔跑了六公里回来,九点钟,浑身冒的汗,湿透了衣服,带着爸妈先向餐厅杀去。老爸没出过门,多年也沉闷惯了,不大好意思去挑选食物,老妈毫不客气,跑前跑后摆了一大桌子,也少不了连带唠叨几句老爸。我发现自己不像最初尝到酒店的自助餐时胃口那么好了,原来所有的东西真的都会变化。

这次来到海边,老妈做足了准备,直接穿了脱鞋,下到海边和海水耍起来,虽然只是任意让海潮涌上来接触到自己的腿脚,她还是开心的停不下来。老爸依旧沉闷的独自坐在沙滩椅上休息,安静的观察着海滩上的人来人往。

烈日当头,老妈仍然在沙滩上享受海浪。而且前来玩耍的客人越来越多,更有歪果仁,人家是专门来晒太阳的。考虑到爸妈回去总要带点特产,便和他们商量了下,他们继续在海边玩耍,我开了车子去林旺小镇上看看水果去。老爸貌似不太喜欢炎热下的等待,商量了下,跑来跑去也是一样的热,最终还是嘟囔着选择在海岸上休息。

离开亚龙湾,沿着东部海岸线北上,路上车子很少,道路依地势高低起伏,海湾与山峦搭配的景致时隐时现。看到海棠湾“国家海岸”的巨大招牌,那景色确实很美,海南不止有海,是山海相连哦。
跟着导航,跑到几十公里外海棠湾深处的林旺小镇。镇子之中道路变窄,路中间放置了低矮的蓝白色隔离带,很可爱,路两旁的建筑高高低低,即无当地特色,也无外地特色。招牌倒是清清楚楚,各行各业都有,这是属于当地人的小镇。店主小林是位姑娘,按照她发给我的位置,找来找去,店铺林立之中,就是找不到水果店。前后走动了两个来回,恍然明白过来,她家不是店铺,是在当地的小市场里,那市场原本是临街,但被商铺挤压的只留出一个小口子,因此经过却没有发现。进到市场里来,大概二十余家专业的水果摊,每家铺子上都高悬纸牌,上书“快递价格”。看来看似普通的小市场,业务模式早已不是面对面“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了。小林在靠里面的位置,广西妹子,个子不高,晒得黝黑,踏踏实实靠自己的辛苦劳动赚钱养家。我们在这儿选了上好的大个青芒,写好快递单,付了钱,就离开了,等着海南岛的大芒果乖乖飞到爸妈身边去。临走时在旁边买了个椰子,小林告诉我,人家给我的那个是最老的,不好,当地人都拿那个椰汁刷锅洗碗,下次可以挑一挑颜色鲜亮、肚子又大又圆的买来喝。哈哈,我还是喝完了当地人的洗锅水。

回到亚龙湾,海滩上的游人有增无减,妈还是不亦乐乎的和海浪玩耍,爸还是百无聊赖的注视着众生,仿佛过去的两个小时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沿着昨天来的路反向驶回大东海,熟悉的海花路、鹿岭路,转入半山半岛,阳光已不像正午那样惨白。
鹿回头公园,我们此行最后一个收门票的项目。公园门口有位置图,我站在图前,比划着给爸妈讲解这两天来行走的轨迹,西边的三亚湾、西岛、天涯海角,东边的亚龙湾,中间我们正身在的大东海、鹿回头、三亚市区。原本只是讲给爸妈听,缓解一些因为匆忙带来的愧疚,没想到,途径的客人们也三两围拢上来,甚至有人主动向我询问其他的问题,仿佛我是个专业的导游。“豪客旅游网”预订的门票,售票处都有专门的窗口。取票入园,登上电瓶车爬上山头,小山不高,但步行上来,需要三四十分钟,爸妈这年纪,是不适合的,还是要感谢客服的耐心建议,才能让一切安排的天衣无缝。小山之上,别有洞天,观景台、店铺、餐厅、宽的步道、窄的台阶,啥都有。在观景台,向西,可望见三亚湾的弧线,阳光照射下平静的南海,和海上远处隐约的东岛、西岛;向南,是起伏的半山半岛,错落的别墅、高层建筑与不起眼的国宾馆;近处,人工填出来的凤凰岛与城里一大片水泥森林相呼应,是我眼中最不和谐的一景。我们带上爸妈,慢慢沿着最后一段步道,往山顶最高处行走。道路不长,天气炎热,走了一会儿,还是招呼爸妈在路边的凉亭休息。随身手提的几个椰子,敲出孔来,分给大家喝掉。在凉亭对面,就是山顶的平台,鹿回头的标志就在那里了。平台的最后一段台阶墙壁上,四块简单的浮雕,生动的讲述了鹿回头的典故、海南黎族起源的故事。猎手从遥远的山间追赶梅花鹿到天涯海角,鹿精疲力尽,回头相望,变为妙龄女子,以身相许,二人成为黎族人的祖先。鹿回头的雕像就矗立在平台的一角,整个雕像高大、粗犷,却上下透着一种充满了当地情怀的神韵。雕像脚下,与天朝其他观景点一样,收费的摄影师占据了最好的拍照位置。我们凑合着在邻近的角度拍了照,撤退。

下山前,坐在观景台旁休息,一个官员模样、身材粗壮的中年男子引着两位精神矍铄的老者过来看景。官员操着明显的西北口音,熟谙三亚当地的城建历史,远到三亚湾填海铺沙,近到鹿回头公园的扩建设想,不慌不忙,满脸带笑,给老人们细细道来。

距离晚饭还有些时间,驱车沿着三亚湾路回到三亚湾海虹路海坡村。两个陕西小伙子在三亚创业,搞起简单的爱家青旅。一阵曲折,在幽深的河坡村里找到房间,还真是极其简单。两个要离开的妹子没有钥匙,在房间门口傻等。两房两厅的房间,给客人的一间搞了干干净净两对上下铺,给自己住的一件,整个乱糟糟的像猪窝一样,宽大的客厅地板都高低不平,就那么闲置着,真是不见外的两个小伙子。
我们放下东西,返回老机场路准备享用最后一次大餐。路上夕阳西斜,天空变幻出绚烂多彩的颜色,我们在路边停车,再次踏上三亚湾的沙滩,欣赏夕阳下的海湾。天色灰暗,爸在沙滩上蹲下,尽量靠近不断涌上来的潮水,又不想被潮水打湿了鞋子。一艘靠岸的小木船,几个年轻的小伙伴,在夕阳最后一抹余晖下谈天说地,享受时光。

七岁家庭餐厅,提前预定的好处是——有座位。不是废话,现在七岁的生意实在是好到爆,家里坐不下,还开通了外卖专线,临时来吃的话,肯可能会遭遇没有座位的尴尬。想想七岁餐厅从旁边碧海蓝天小区里面住宅楼的“蜗居”,到如今的独门独院,也有好多年了。两个驴友,从漂泊到安定,因为爱坚持着,时间匆匆过,貌似他们的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我想到东京吉祥寺卖羊羹的小店,女老板继承父业,笃定几十年的时间做出能吃到人心里去的小点心,3米见方的小店,居然做出年收入3亿日元。人活着,物质是载体,真正的寄托却必然是精神的东西——爱,对人、对事的笃定和坚持。

老妈胃口大好,本着不浪费的原则,我们一家人在沙发雅座战斗了好些时辰。扇贝,老爸其实应该是没有吃过的,一辈子清贫成了习惯,即使是自己一家人面对餐桌,也还是习惯性的划拉些青菜来吃,没见过的、觉得贵重的东西碰都不会去碰一下。曾经我还是以为他只是节省,或者是羞涩,直到这餐饭,我才明白,这也是一种强大的、固执的习惯,不是节省,而是排斥。老妈还是依旧淡定,毕竟在一起生活了几十年,对老爸还是很了解,强求不了的东西就不去强求了。

D4 三亚——郑州——平顶山——郑州

D4 三亚——郑州——平顶山——郑州
奶茶、气象山还车、第一次白天乘飞机、清明小长假大堵车、烩羊肉、郑州青旅

爱家的小木床收拾的干净温馨,睡得踏实。头天晚上,为了准备第二天一早的奶茶,我把陕西小伙发了霉的锅啊、碗啊,都洗了一遍。早晨五六点钟,两大碗丝滑的奶茶,就这么出来了。

出了海坡村,到静悄悄的气象山还车,换上上汽大通的面包车到机场。爸妈坐在靠窗的位置,终于有机会从空中看一看大地的景色了。爸还是很珍惜这路上的时光的,时不时就会盯着窗外注视。

上午落地新郑机场,换车,机场吃午饭,送爸妈回家,下午再杀回郑州,一路顺利。偏偏就在接近城区的时候,遭遇了小长假回程的大堵车,十几公里开上几个小时,晚饭慢慢拖成夜宵。在城东经开区的烩羊肉稍作停留,找回一些昔日的回忆。河南的牛羊肉并不出名,但其实是最合大众胃口的,鲜麻香辣的味道都有一些,不像南方烹饪的白嫩,也不是北方草原上那般粗犷油腻,这和河南地处中原连接八方的位置,与千百年来接纳、融合八方的饮食文化不无关系。

禾园青旅,就像名字一样,钢筋水泥森林之中的一隅青色的理想国。紫荆山路、东大街,算是我大郑州老城区的核心地带了,高大的裕鸿花园处处透着森严的都市气息。D座楼下疲惫的物业阿姨,沙哑的问了句“住宿?”,在皱巴巴的登记簿上写下名字和进入时间。待上楼进到门里面,还是熟悉温馨的感觉扑面而来:三房两厅两卫的大房子,被分成了男生宿舍、女生宿舍、公共区域。看门的小姑娘本来要收押金,老板娘闻听我们次日一早就走,便发话免了。

青旅,追逐的更多是回家的感觉,下午定床位联系禾园时,那接电话小哥的声音就符合这个感觉,特意把我和小赵安排到人少的六人间。因为客人不多,后来我们就独享了六人间。

这一晚,整个青旅里,也没住几个人。因为小长假的大堵车,我们还没来得及细细欣赏房间的每个细节,时间已到了半夜,各自洗洗睡下。

D5 郑州——魔都

D5 郑州——魔都
凌晨的把酒言欢、停车收费员、天空中的电线网

早上七点四十的飞机,五点多就得爬起来。迷糊之中,客厅里居然传来铿锵有力、起起伏伏的谈话声。起来洗漱,外面天还是黑的,客厅中亮着两盏灯,灯光下几位大哥大姐把酒言欢,嗑瓜子论英雄,相互诉说着生活的欺骗和自己的坚韧不拔,好不仗义。虽然有点吵,也算是旅行之中的特色小插曲吧。

洗漱的光景,大哥大姐们聊的累了,我再到客厅时,他们已经散去,在宿舍中睡下。此时忍不住多看几眼温黄的小客栈。几辆小清新的自行车摆在客厅正中,书架、照片墙、歪着的摇椅,整个空间充满了生活的气息。那一刻,这种生活的气息特别的安静。

收拾完毕,告别木床上的暴力熊,下楼往机场赶路。

天刚大亮,空气微凉。正要启动车子的时候,一位大叔慢腾腾的上前收取停车费,第一反应,是他的辛苦,马上又觉得哪里不对,这才六点来钟啊!再细看那收费大叔,眼睛中充满了血丝,满脸的憔容,在冷风中还挂着鼻涕,一身褴褛的旧衣服,说话含糊不清,当我问他,可有发票,他又吞吞吐吐的支吾着说“没有”。我立刻意识到大叔不是什么收费员,是一个无人关心的流浪者。感觉外面的空气,更凉了。

清晨的城市道路车很少,跑起来畅通,但由于施工,是一种坑坑洼洼的畅通。旅行,时常让我有一种穿越的感觉,从梦想到现实,从热带到温带,从轻松到紧张,从幸福到忧郁,这其中经常会有一个灰色的通道连接着两端,登机的时候,最后一天睡醒的时候,或是当下正在眼前的图景:道路两侧参差不齐的建筑给正前方留出一条长长的灰色的天空带,无数错综复杂的电缆线就毫无规律的跨在灰色的背景上,那灰色一直往前延伸着,连接着机场,连接着另一个世界。

“如果下雨了,你愿意留下吗?”
“即使不下雨,我也在这里啊。”

本篇游记共含10969个文字,5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游记不是我想写想写就能写,lz蛮厉害的。

2016-08-06 17:04

引用 rysally 发表于 2016-08-06 17:04:02 的回复:

游记不是我想写想写就能写,lz蛮厉害的。

回复rysally:还没写完,我再接再厉。

2016-08-06 17:16

两年前去过一次这里,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希望有机会可以再去,谢谢楼主的分享

2016-08-08 15:57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