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心灵之路

3
梯玛 (恩施) LV.5
2016-08-06 03:45 926/0
  • 出发时间/2016-06-09
  • 出行天数/10 天
  • 人物/和朋友

计划了很多年,很多次的自驾西藏,终于在六月的一天搭乘西藏航空从重庆直飞拉萨
从我计划中的一个人到临走时的五人。有些事情不需要去强求任何人,想去的人自然会去,没能去的人是佛缘未到,也许有的人一辈子都没机会,看见天堂。
2014年从利川沿着318国道一直走到理塘,去了稻城亚丁。再往前一百多公里就到巴塘,进入西藏界内,未能成行。回来沿着317国道经汶川成都
2015年去青海湖,几百公里的不远处就是格尔木,仍未能成行去西藏。回来走甘南,经若尔盖草原到松潘成都
两年来在四川甘肃的藏区转来转去,原来都是为去西藏做热身。
由于天气和时间的关系,川进青出的计划放弃,直飞拉萨也是临走前才决定。
大部分出行,都在重庆停留,吃不完的火锅,宵不完的夜,看不厌的夜景。
朋友相聚,洞子鲫鱼吃起,喝完去朋友的公司看九零后加不完的夜班,居然那么有激情。

D1:重庆——拉萨

赶上凌晨六点的飞机,大家基本上是一个通宵。
没一个人带氧气瓶。
我们可是直飞到三千多海拔的拉萨
上飞机就睡觉,两个小时的航程,瞬间就到。
一行五人都无高反。在拉萨的机场大厅急忙加了衣服。贡嘎机场外面的黄土秃山,又让我有种错觉,回兰州了。
坐机场大巴来到市中心布达拉宫广场附近,在朋友哥哥的帮助下租了一部经济型的越野车起亚狮跑。丰田霸道满街都是,租一天上千,为了拉风可以租丰田霸道,要带妞兜风还可以租改装的牧马人,轮胎又高又帅,一个油门甩我们几条街。
走到哪里都可以遇到老乡,中午在苏秦哥的安排下跟家乡的朋友吃了个尼泊尔风情的咖喱套餐。我这种人生来什么都吃的惯,尤喜面食。
几碗西藏甜茶喝完胃又胀起来。取车回预定的梵世.古藏客栈休息。
梵世.古藏客栈在八廓街附近,满屋的唐卡,浓浓的藏族风情。一觉醒来已是下午,布达拉宫就在附近,来时围着他转来转去的看,进去逛要提前预订,每天限两千人进去参观。因此晚上的活动安排为城边的山上看大型实景演出《文成公主》。从《印象刘三姐》开始看了不少此类的演出,各有各的味道,反正对初来乍到的人来说看看也无妨。
文成公主》是演给内地来的游客看的,花了不少心思,好多内地的游客初领高原风情,甚是激动。等你在西藏待上些日子,再听一些我们书本上没提到的故事,你就会感到文成公主只是一个政治牺牲品。
佛说:万法皆生,皆系缘份,偶然的相遇,蓦然的回首,注定彼此的一生,只为眼光交汇的刹那。
缘起即灭,缘生已空。
            ——仓央嘉措《问佛》
西藏的夜九点才降下帷幕,看完演出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远望灯光下的布达拉宫,金碧辉煌。

D2:拉萨——林芝

先往低处走,林芝只有两千多海拔,去雅鲁藏布江看南迦巴瓦峰。
拉林高速还未全线贯通,走到墨竹工卡下高速走318国道,经松赞干布的故乡工布江达,翻越米拉雪山。因为是直飞拉萨,米拉山是我们此行的第一座雪山。此段高速也正因在修建米拉隧道还未全线贯通。
成都雅安走318国道开始,一路上要翻越二郎山、折多山、高尔寺山、剪子弯山、卡子拉山、海子山、红拉山、东达山、业拉山(著名的七十二拐)、色季拉山、米拉山,然后到拉萨。2014年开着小别克翻越高尔寺山、剪子弯山、卡子拉山,路烂无比。海子山到色季拉山这段我就没有走了。其中最险要的一段就是从芒康到鲁朗,临雅鲁藏布江一段路最为险要,曾经称为死亡之路的通麦天险如今被隧道和桥取代。但山体滑坡仍然比较严重,特别是7、8月雨季,泥石流和塌方常常切断交通。真到了拉萨,去四周的路都比较好且平坦,只是一路上最原始的限速方式常常让人跑的头疼。
米拉山口眺望四周的雪山,甚是漂亮。以后的路越修越好,却错过了许多的美景。未来林芝康定的高速、铁路都会新建起来,西藏连通内地的交通将越来越便利,那些高海拔的山路也许会被旅游公司圈定起来,藏区境内经典而美丽的318国道将不会是免费观赏,而且少了这种历经艰辛的感觉,某种意义上来说就失去了一些最纯真的东西。
翻过米兰雪山,沿着谷地河边的318国道一路前行,树林越来越茂密,林芝不远了。
八一镇,围绕着部队的营房新建起的新城,已经跟内地的小县城相差无几。为了吃鲁朗的石锅鸡,在不大的城里转来转去,最终在一家装修讲究的店里吃了一顿勉强还行的石锅鸡。
还好喝了一瓶怀旧的拉萨啤酒。

D3: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加查

林芝的时间也许不是最好的,三月的桃花,点缀在尼洋河谷,云雾不多的阳光天气,可以眺望南迦巴瓦峰。
林芝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机场路由于施工封闭,万能的百度带我们走了一条近道,却多花了几百大洋走了一条绕苯日神山的道路,尽管我们并不去苯日神山。虽然花了钱,在修建的路还算平整。道路两边的几十年或者上百年的大树,宁静的靠着尼洋河的藏族村落别有滋味,一路上乱跑的藏香猪带来了别样的乐趣。
二十多公里的土路过后就是新建好的柏油路,一路沿着尼罗河,要不是远方的雪山,错以为去了江南
右转过桥就是去派镇的路。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入口就在派镇。曾经的通乡道路被城墙和房屋围起来,开始大肆收门票。这里也许是我交门票去过最贵也是最差的地方。不是说景色,而是服务及配套,好生生的一个经典徒步路线,被人为的改成花240元坐公交车跟团游。当然,你时间足够多,买完150的大门票,就可以沿着道路徒步去吞白村或者直白村,或者去对面的索松村。如是三月,景色更佳。
从派镇的入口开始不得自己开车进入,换乘公交车,可不是你想象的豪华大巴,就是普通的公交车。道路很窄很险,弯道很急,确实不适合旅客开车进入,但不懂为什么还要换如此大的公交车,有些地方根本就错不开车。一车人必须跟一个车,到每个他们修建的观景台,就给旅客十分钟,最多二十分钟的拍照时间,就急匆匆的喊走,转到终点,我们也没能看到南迦巴瓦峰的真面目。今天的云太厚,想停下来等云开,车上的导游就要催你走。一路上去所谓的观景台,都是穿过卖药材的店,虽然观景免费,但得绕很多摊位才能到那个观景点,这些好的位置都被公司用药材和礼品点包围起来。转到终点直白村,车不能再前行,稍作停留,跟着车回去,一路上再也不停,大家就可以在车上睡觉了。这种不合理的安排,变成了上车睡觉,下车拍照或者撒尿。
打着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和南迦巴瓦峰的名号,做了最垃圾的旅游产品。
无力继续吐槽,原计划的在里面的索松村住一夜,但六月无桃花,今年的雨季又多,又无法见到南迦巴瓦峰,只得放弃。
取车从派镇出发,计划回拉萨,但我却不想走原路返回。每次出去玩,我都会选择进一条线,出一条线,不走回头路。
决定走山南地区回去,这是一条很少人走的线路,直奔加查县。
两个小时到达米林县,找了一家川菜馆,满足了同行的朋友吃川菜加米饭的要求。林芝地区发展的不错,下辖的米林县城虽小却修的很精致。吃完饭才七点,离加查只有两百多公里,餐馆老板说路很好,但是50的限速,我们不得不准备五个多小时来慢慢走完这段路。好在一路上的风景很漂亮,藏区的天又黑的很晚,差不多要九点多天才慢慢黑下来。一直到朗县都是山青水秀,牛羊成群,还不时的下着雨,在林芝的六月仿若行驶在三月的南方山区。
朗县地处西藏东环线核心点,林芝工布文化和山南雅砻文化的交融处,十三世达赖和九世班禅的出生地,境内有扎日莎巴山、巴尔曲德寺、列山古墓等。可惜我们只能是路过。
夜晚的朗县还很热闹,酒馆里的客人兴高采烈。
过了朗县,雨时有时无,一路上都在计算区间测速的时间,走走停停,也许不是像我们这样赶路,一路上走到哪里黑就在哪里歇的话,会更轻松,也会欣赏到更多的美景。
快到加查的时候,雨下的很大,同行的人都昏昏欲睡,已经十二点多了。我却没有多少睡意,我这种什么都能吃的惯,开车又可以连续作战,睡的也不多的人,真适合快速浏览大西藏。从进藏开始,我都跟打了鸡血似的,一路上都是处于兴奋状态,迎着日出,追着日落,马不停蹄的去一个又一个地方,车上唯一的女性,我家那位看似弱不经风的小女子居然没有拖一点后腿。
到了加查,找了一家当地最好的宾馆,估计跟内地十几年前的宾馆差不多,没有宵夜,大家倒头就睡。

D4:加查——拉姆拉措——泽当

早起,加查街上,人烟稀少,一改从拉萨林芝一路上所见的市容。加查小的还不如内地山区的小镇,但早餐一如既往的贵。因为大部分人吃不惯本地的藏餐,一进其他内地人开的店,来西藏旅游的人都好穿彩色的冲锋衣,一眼就可以知道是外码,价格可比上海,你还是得吃,没有选择。
有我的存在,很容易打乱计划。原计划的直奔泽当,又被我临时把去拉姆拉措加进去了。
没有人会后悔去拉姆拉措,而且这是我们这趟行程中真正意义上的攀登了几百米的雪山,从5100米攀登到5400米,而且不带氧气的。瞬间感觉自己很牛逼。
拉姆拉措,一路上河流、草甸、古树、盛开的格桑花、成群的羊,不停的驻足观望拍照。越往上走,海拔越高,远处的雪山也映入眼底。我们的越野车就像一头老牛,踹着大气,时不时的加不上油,狂吼一声,又来点力,这里我们想超速也超不起来。好羡慕人家大排量的越野车。
终于到了拉姆拉措所在的镇上,购买门票的时候遇到执勤的同行,趁休息的时候,闲聊起来,虽然是藏区小伙子,因同一个身份,很有认同感,他黑黝黝的脸,戴着奔尼帽(三角洲部队的圆边帽),笑笑的说我们这里没有夏天。我很诚心的想要他那顶奔尼帽,一路上以来看见西藏这边警察都是戴着那种帽子,超赞,可惜我没说出口。
派出所对面是一排废弃的古老的石头房子,别有风味,我拍了很多照片都拍不出来那种味。我很喜欢那种荒废的、破落的、历经自然和岁月的变迁,变得快要融入大自然的建筑物。可以想象曾经的繁华、衰败,最终成为大地的一部分。那里面有你我的前生今世来生,这就是我为什么要来拉姆拉措的原因。
拉姆拉措在藏语中的意思是“天女之魂湖”,湖面积虽然不大,但在藏传佛教转世制度中,它有着特殊地位,据说可以从湖水的倒影中看到自己的前生今世来生。因而备受信徒们敬仰,每次寻访达赖喇嘛、班禅等大活佛的转世灵童前,都要到此观湖卜相。
从景区门口开车直上,有好多当地的人都骑着摩托车在山上挖冬虫夏草。临近山顶停车场的几个大弯不得不切换手动档,吃力的爬了上去。
山上在下着雪。
拉好冲锋衣,戴好帽子就开始往上爬。
从停车场往上是一片乱石林,路边堆着很多玛尼堆,每年四到六月是很多信众来朝圣的时间,这个很原始的景点,游客很少,美景总是在人少的时候才好看,人多了,少了那份宁静。
沿着用乱石堆砌的步道往上爬,终于感受到在五千米的海拔爬山原来那么累,每迈一步都感觉腿上像灌铅一样,气踹嘘嘘的时候多渴望使劲吸一口氧气,吸来吸去都那么少。试着点一只烟,风和缺氧打火机很难点燃,不得不用火柴。在高海拔吸烟原来烟雾那么少,半天烟也没燃烧多少。瘦小的人爬山,肺部耗氧较少,更有优势。路遇从山上下来的老人,告诉我们转个弯就到了。爬到那个稍微平的地方,一看那转弯还有很长而且很陡。有内地过来的女孩被几个男士抬着下来。看我们同行的人嘴唇都变紫了,但都还能往上走。按照自己的节奏,大家都爬上了山顶,山顶上挂着很多经幡。山对面的拉姆拉措呈现在我们面前,拉姆拉措虽然不大,却很静谧的镶嵌在群山之中。山顶上正在朝拜的藏民,见我们上来,其中一个能说汉语的欣喜的跟我们沟通,帮我们所带的经幡念经加持,并帮我们把经幡在山顶上挂了起来。然后又拿来青稞面粉,让我们学着他们撒向天空。青稞面粉撒向天空我在纪录片里见过,但给我倒可乐的时候我没有反应过来,我捧着手,他给我倒可乐,我想虽然自己手脏,人家倒的还是喝了。我虔诚的放着双手,低下头去喝手中的可乐,他们都笑了,他示范着把可乐撒向天空。我尴尬的笑了笑,可恶的美帝,可乐也能这样撒,我赶紧把手上残留的可乐撒向天空。
然后,我们大家静静的坐在山顶悬崖边的石头上,面对拉姆拉措,静思。
书童、朝拜的路上、去过的城市、见过的人、大海、工业化的城市......在脑海中一幕一幕的呈现。我想说我看见了自己的前生今世未来,又怕觉得是装逼,我想说我没看见自己前生今世未来,又怕觉得是傻逼。我只好说天机不可泄露。不可回去的是自己的曾经,不可舍去的是自己的现在,不可捉摸的是自己的未来。
世事无相,相由心生,可见之物,实为非物,可感之事,实为非事。物事皆空,实为心瘴,俗人之心,处处皆狱,惟有化世,堪为无我。我即为世,世即为我。
                               ——《无常经》
拉姆拉措下来,就直奔泽当。
刚从加查县城出来就进入烂路,沿着雅鲁藏布江悬崖开拓出来的道路缓慢前进,一百多公里的烂路走了五个多小时。沿途的风景很美,巨石、猴王、急踹的河流,如果这条正在拓宽的道路修建好以后将是经典的雅鲁藏布江风景线。要到桑日县城的时候,路面的灰尘漫天飞舞,如果不是远方的雪山,可能我会怀疑我到了阿富汗或者伊拉克
过了桑日,变成柏油路面,很快就到泽当镇,山南地区的首府。
山南首府,满城的KTV,夜生活相当繁华,也许离拉萨不远,来消费的游客比较多。照例吃了一顿川菜,酒足饭饱后找了一家主题酒店入住。

D5:泽当——雍布拉康——羊卓雍措——江孜

在泽当早起后,计划去雍布拉康和桑耶寺。
看雍布拉康就在城边,先选择去了雍布拉康。
雍布拉康是西藏历史上的第一座宫殿,松赞干布曾将之作为夏宫。后来的布达拉宫基本上是在雍布拉康的原型上放大几十倍而建造。
这种基本上不要门票的景点却是西藏之行最美的地方。
从山底上雍布拉康可以选择骑马或者步行,山并不高,一行人却很有兴致在高原上骑着马沿着蜿蜒的马道上山。
雍布拉康修建在不大的山顶上,整个面积也不大,但耀眼的颜色在阳光的照射下,美的像一座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宫殿。西藏的建筑,修建在山顶的寺庙或者城堡,都是依山而建,从不去破坏整个山体的外貌,所有的石墙都是顺着起伏的岩石修建,如此的合为一体,就如从山体的石头上自然生长出来的一般,和谐自然,与天地混然一体。
上午的阳光铺满大地,天空变得很蓝,这是进藏来遇上的最好的天气,日晕、彩虹都恰到好处的到来,我们围着小小的雍布拉康转来转去拍照,抓到许多经典的镜头。玩的忘了时间,依依不舍的离开。
计划去桑耶寺的时候,一算时间下午去羊卓雍措的时间就不够了。不得不放弃近在迟迟的桑耶寺。桑耶寺是西藏地区的第一座寺庙,到后来在大昭寺听导游讲起桑耶寺,才遗憾没有去拜访。此行去西藏,有很多地方因为时间的关系,都没有去成,留下许多遗憾。
我问佛:世间为何有那么多遗憾?
佛曰:这是一个婆娑世界,婆娑即遗憾
没有遗憾,给你再多幸福也不会体会快乐
                                ——仓央嘉措《问佛》
离开山南地区,经贡嘎,不回拉萨,向左直走去羊卓雍措。
又是沿着河流的公路前行。西藏是个水资源极其丰富的地区,走到哪里都可以看见雪山、河流,藏北地区是大片的荒芜区,有着可可西里,还有藏羚羊,更有影响着西藏一切的象雄王朝。
走过河流,开始翻山越岭,高山草甸的景色又映入眼底,快到山顶的时候,路边有很多当地的藏民拉着威武的藏獒在那里等游客合影。藏獒长的很威猛,如同狮子一样坐在石头边上,显然长时间的等待拍照让它们也很疲惫,只是得对忠诚的主人一个交代,配合着一拨又一拨的游客拍照。
山顶转过去不远,就是羊卓雍措的观景台。友情提示不要买任何门票,你可以不花一分钱就在那里看见羊卓雍措。
羊卓雍措、纳木措、玛旁雍措并称三大圣湖。一座在山南地区的浪卡子县,一座在拉萨当雄县,一座在阿里地区的普兰县。
羊卓雍措蜿蜒曲折的绵延在群山之中,如少女,婀娜多姿,想要看到她完整的湖面,你得去很多山顶或者山角,每个角度都可以看见不同的羊卓雍措。站在山顶正在欣赏羊卓雍措的时候,巨大的日晕来到头上,在内地盼望多少次的日晕,就这么不经意的再次来到我们的头顶。路遇不少骑友,有五六十岁了骑了两个多月来到这里的大叔,有年轻气盛的小伙子,更有全副武装看不见脸面的神秘独行侠。闲聊几句,才知大叔还要骑到新疆
换个山头,在半山腰可以较近的地方坐下来,看年轻人在那里自拍,看着安静的湖面,静的像一面镜子。很感谢这边严寒的天气,让内地蜂拥而至的小商贩难以在此立足做生意,羊卓雍措绵延几十公里的湖四周没有商业,除了看似不怎么景气的村落里的民宿,基本上就没有外地人在此做生意。给圣湖流下了许多安静的观赏景色的地方,虽然不能在此待上很久。看过,不打扰她,是对圣湖最大的尊敬。
沿着环湖公里前行,经过了几个村落,到了一个更大的村落,就是浪卡子县。终于我忍不住想吃面食了,进了一家很小的做大盘鸡的店,貌似周围都是这样的小餐馆。浪卡子小的可怜,都是些低矮的房屋,在西藏将能见到很多这样的小县城。
大盘鸡拌面,味道不错,吃的饱饱的。开车前往江孜
越往西走,天黑的越晚,过浪卡子县,去江孜的路上,几乎看不见多少车辆。但景色却是绝佳。路过乃钦康桑山的时候,又下起的小雪,大雾遮住了神山的面目,只在山脚看见了卡若拉冰川,这个地方就是电影《红河谷》的取景地。
继续往前走,经过满拉水库,夜晚八点,夕阳刚下,余晖落在湖面上,折射出很多颜色,湖面时而蓝色时而绿色,拍摄的照片充满了温暖的味道。过满拉水库,笔直的路面直到远方的雪山,在无人的大道上追着落日。为什么我们的国家就没出个文德斯那样的导演,西藏新疆都是拍公路电影绝佳的地方。
江孜夜晚十点多,城中心的宗山古堡还没有熄灯,在夜色中,在灯光的掩映下,天空还没有完全黑透,宗山古堡作为抗英的古堡显得那么威严而英俊。
江孜的宾馆也不多,选择了当地最好的一家酒店,拿着上个世纪的木质门牌,打开了八十年代的房间,朋友们那间地道的藏式风情房间让他们相当不自在。把充电器和手机挂在墙壁上充了一夜电。我知道明天不用喊大家都会早起,不由暗自发笑。

D6:江孜——日喀则——定日县白坝村

早上起来的时候,朋友们已经早起。
吃过早餐,决定去城里的白居寺一转。
早上路过宗山古堡的时候,发现没有晚上好看,只是一个比雍布拉康要大,比布达拉宫要小的古堡,更像布达拉宫。但宗山古堡作为西藏人民抗击英国殖民者的前沿阵地,承载了更多可歌可泣的历史。
左转不远进入江孜古城,石板路的正前方就是白居寺。朋友们逛寺庙的兴趣不大,我一个人混在朝拜的队伍里居然没买门票就进去了,后面的朋友们被大喇叭喊了回去,他们索性在车里等我。这么几天我就晒的跟当地人一样了吗?
白居寺融合了印度尼泊尔的寺庙风格,我进去的时候,还是被门口的喇嘛拦住。拍照十元通行证,你可以随便拍。我本来没想过要拍这些佛像,但看我内地游客进去,说不拍也没人信。当门票吧,跟着信徒在白居寺里转,每层有很多房间,每个房间都供奉着神灵。我看见他们拿了一沓一元的人民币。刚开始我还觉得他们拿一元的太小气了吧,等我跟着把十元十元的零钱投进去的时候才发现,上下九层,好多神灵。还没来得及逛完,零钱就用完了。逛到旁边的建筑物里,古老的楼梯,打阿嘎展平的房顶,寺庙里的喇嘛在点酥油灯,有的在准备鲜花,充满着生活气息。
考虑到在外等待的朋友们,一个多小时就走马观花的逛了大半。
出来继续朝下个地点,帕拉庄园。
帕拉庄园是西藏大贵族帕拉家族的庄园,昨天夜里看了几个小时的帕拉家族的历史资料。去到离城不远的帕拉庄园时。不显眼的帕拉庄园隐藏在居民房边,而且庄园正在修葺中。突然我没有想进去的欲望了,在门口看了看,觉得帕拉家族的故事也许比这座庄园更有意思。
到此一看后,转身就走,决定今夜赶到定日,明日去珠峰。
江孜日喀则只有九十多公里,限速跑了两个小时到达,在城中找了一家修理厂检查车辆性能,为去珠峰作准备。车辆状况良好,加了点玻璃水,就满城的找炸土豆。到西藏的第一天,在拉萨就看见很多炸土豆店,居然还可以单独开个炸土豆店,进日喀则城边的时候发现的一家炸土豆店再怎么找也没有找到,连刚开始看见的扎什伦布寺也没有看见。说明日喀则还是不小,是西藏地区的第二大城市,青藏铁路延伸至此,而且将来会打通到尼泊尔的国际铁路。日喀则作为西藏发展对外贸易的重点城市,以后的发展不可限量。
日喀则出发,计划到拉孜县去吃下午饭。到西藏来以后,基本上保证了两顿,一顿早餐,一顿晚餐,实在饿了就买点馒头之类的东西。谁叫我们是苦逼的上班族,时间不多又想多去几个地方。好在西藏的旅行美景都在路上,倒也适合这样自驾玩。
日喀则地区后,一路上都在领限速条。限速条可能是西藏地区最独特的交通管理方式。因为西藏地区大部分路段都限速,一般都是五十,好点的地方六十,有些地方二十三十。你到一个县城,就要在检查点去找警察领取限速条,一张纸条上写明了你从这个地方到下个地方需要多久到达,如果提前到达,对不起,按区间测速算,你超速了。这种方式虽然原始,却很有效,即使你车辆不挂牌或者套牌,你到每个检查点都得下车,接受警察的检查。因此我们在藏区遇到基本上都是清一色的柏油路,却因为限速跑不起来,也许这样才能保障外地自驾的游客的安全,毕竟大部分不是像我们这样来自山区的游客,而且西藏天气变化快,时雨时雪,限速对游客来说是件好事情。
日喀则属于后藏,从老百姓的房屋明显可以看出与林芝地区的差距。但我喜爱废墟的审美观,却看到了许多经典的老房子。
路过去萨迦的道路,远远的看着萨迦古城,我很想去萨迦寺逛逛,那里面有出名的经书墙,号称第二个敦煌。留着下次吧。
拉孜,又是安静的县城,找了家川菜馆吃饭。我其实很想吃面食,同行的朋友们是坚定的川菜米饭追随者,不得不随着他们,生怕他们吃不饱赶不上我的节奏。进藏以来,发现一路上的餐馆,修路的工人,修车行的老板,大部分是四川人。我们来此,基本上不用说普通话。勤劳的四川人民,西藏到处都是你们的身影。
吃完继续赶路,好在路面很好,喝了酒坐在副驾驶跟朋友们天南海北的神侃。
没有高反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喝着酒抽着烟这样腐败的行走。
还没得意多久,刚开始翻越嘉措拉山的时候。突然一阵乌云,很快雨水变成了冰雹,打到车上砰砰直响,瞬间,路面开始变白,车窗上全是冰雹,赶快叫朋友停车在路边,不到一分钟时间,车窗上的冰雹把雨刮器都掩埋,雨刮器完全不能动弹,哗啦哗啦的冰雹打的车顶直响。我顶着冰雹,下车去扫挡风玻璃的冰雹,瞬间,衣服湿透。停留了十几分钟,看见后面的大车顶着冰雹在前行,我们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艰难的走出冰雹区。到嘉措拉山顶的时候,看见远方的珠峰,但天气不是很好,未能全部看见。五千多的海拔,天气说变就变,急忙赶往定日白坝村。
路上担心房间被订完,提前在网上订了房。才发现订的是定日白坝村,并不是定日县城,这是一个因中尼公路和珠峰旅游兴盛起来的小村。去珠峰的游客大部分都选择夜宿白坝,如果要去定日老县城协格尔镇还得走六十多公里。
房间还算整洁,但房外的风吹的呜呜直响,只有一层的四合院的格局,朋友们住在对面另一栋房子里。呼啸的风和没有防盗网的窗户,让人久久不能入睡。不出所料,清晨五点多,就被敲门声弄醒,不怎么清楚的汉语喊着要喝矿泉水,我刚从睡梦中惊醒,打开手机一看才五点,火冒三丈,一顿四川话还回去,外面没有了声音,我也没有了睡意。不知道是走错房的游客还是催我们早点起来去珠峰的老板,等我们八点出门的时候,院子里一个车也没有了。

D7:珠峰——日喀则

吃完早餐,就往珠峰走,走不多远,就看见路牌右转去往樟木樟木口岸过去就是尼泊尔,去年计划去尼泊尔,不久就发生了地震,世界文化遗产杜巴广场上的建筑大部分倒塌。所以有些地方,你想起来了就要早点去,稍一犹豫,就不复存在了。同样,有的人,你想爱的时候就要去爱,稍一错过,就是别人的了。
我问佛:如果遇到可以爱的人,却又怕不能把握该怎么办?
佛曰:留人间多少爱,迎浮世千重变
和有情人,做快乐事
别问是劫是缘 
             ——仓央嘉措《问佛》
珠峰门票每人180元,每辆车400元(含一个司机的门票)。因为去珠峰的六十几公里全部硬化,黑黝黝的柏油路,开什么车都可以通行。想以往,高海拔,石头路,一般的车还真够爬。这四百道路维修费交得值。
进门不久穿过一个小村路就开始爬山,不停的之字路线盘旋着向上,汽车又有气无力的慢慢在行走。爬上乌拉山顶回望来时路,真是天路。在乌拉山的观景台可以远远望见珠峰,在五千多的海拔看八千多米的群峰,有一半都还在云里。
跑过乌云,下山的路上阳光扒开乌云直射下来。路边的云加村配上后面层叠的高山在明暗交错的阳光下,形成了绝佳的美景。不远处荒废的村落,只剩下半截的石墙,孤独的陪着冷峻的山峰。行到谷地,是扎西宗乡。沿河而建,有几家藏民的家庭旅馆,散落在村落里。三三两两的村民,成群的牛羊,他们是住在离天最近的地方。穿过乡镇离珠峰只有最后十几公里。
路过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寺庙——绒布寺。绒布寺正在修葺中,绒布寺及周边也可以接待旅客,住在寺庙提供的简单的房间里或者对面藏民的房屋里。
绒布寺分为新寺和旧寺,旧寺位于新寺以南3公里处,靠近珠峰,尚存莲花生大师当年的修行洞,以及印有莲花生大师手足印的石头和石塔等。绒布寺曾经繁及一时,有几十座寺庙,有的还在尼泊尔境内,由于历史原因大部分被毁灭。新寺建成于1902年。从这儿向南眺望,是观赏拍摄珠峰的绝佳地点。可惜我们到达的时候云雾才刚刚散开一点,珠峰只露出了一小半,加上我们所带的相机,实在拍不到20几公里外的珠峰。
继续往前走没多远就到珠峰大本营,车辆再不能前行。
珠峰大本营就是用帐篷搭建的旅社,条件很简陋,住宿吃饭都可以,住宿是按床收费,一群人住在一个帐篷里,只有公共厕所。在珠峰大本营的中间有世界上最高的邮局,想象很美,也是一个临时搭建的帐篷。珠峰附近为了保持原生态,没有修建永久性的建筑。很难想象如果不是为了一睹珠峰的面目,谁愿意跑这么远来这么艰苦的地方。
要想再往前去要么徒步进去,要么换乘旅游公司的中巴车。我们选择了乘车,许多老外选择徒步进去。几公里的路全是建在乱石中,很快就到了珠峰下面的标志牌那里。只有一间厕所修建在那里,还有武警在那里执勤。因为你最远只能在那个小山包上眺望珠峰,前去六千多米的珠峰二营是不允许的。要想去二营攀登珠峰,必须要得到国家登山队的认证,参与培训,取得资格,并购置好装备,请好向导,最出名的向导莫过于夏尔巴人,天生的登山者。如此算下来,登一次珠峰至少要花费五十多万,原来登山是一项贵族运动。我等小民只能站在小山包上痴望远处的珠峰。
登珠峰运作的比较成熟的路线是尼泊尔境内的南线,很多人都在那里挑战自我。
在那里等了一个多小时,堆完玛尼堆,云不仅没有散开,还越聚越多,只得放弃,跟腼腆的来自河南的小武警聊了会儿天,就等车回大本营。
乌云越来越多,只得放弃住在大本营晚上看星星的打算。在世界上最高的邮局里把明信片寄走后,就计划开回日喀则
今年六月的天气,高原上冰雪融化较快,雨水也较多,雅鲁藏布江的水量也很大。在高原上的几天就可以预见一个月后的暴雨洪水。
一直赶路中,在白坝吃了饭后就马不停蹄的往日喀则赶。
日喀则的时候已经快12点,寻了一家内地连锁的商务酒店,美美的睡了一觉。

D8:日喀则——羊八井——当雄

由于同行的都对寺庙没有太大的兴趣,我只得取消去扎什伦布寺的打算。这次行程没有时间去阿里,有些地方就留着等下次去阿里的时候再去。
在扎什伦布寺附近转了一圈,就朝当雄而去,计划是去羊八井泡温泉。从日喀则到羊八井可以不用到拉萨再转,有一条很少人走的S304,从日喀则出城朝拉萨方向走318国道不久,就到大竹卡,检查站过去往左,过一座桥就进入S304。S304全程都是细碎石头铺成的道路,虽然不是柏油路,但路面很平整,小车都可以无障碍通行,且这条道不限速,路面上行驶的车辆也很少。一队拉风的挂着京牌的改装牧马人从我们边上呼啸而过。
路过一个村庄的时候,学校正在放假,许多小学的孩子都出来了,一辆红色拖拉机上面坐满了孩子。要是在内地,这种行为是十分严重的,但在藏区,村里的拖拉机就是很方便的交通工具。孩子们坐在车上对我们这些外地的游客很热情,不停的朝我们挥手,脸上充满了几十年前我们山区孩子看见外人的那种纯真的笑容。
车辆又在很吃力的翻越雪格拉山,到达5300米的山口,看的见海拔7048米的穷姆冈峰。外面风很大,下车拍了几张照片就走。下山的路上,可以看见远方的草原,牛羊成群,沿着谷底流淌的溪流蜿蜒曲折。再行没多久,就到了一大片的草原上,能看见不远处的羊八井,草原上冒起的白烟,那是地热电站蒸发的热气。
到羊八井很遗憾的是,没有看上一家温泉酒店。当地最贵的温泉酒店,酒店如同八十年代快要倒闭的工厂,条件如招待所,几乎没有游客的温泉酒店荒芜的得像一座孤岛,价格却是六七百一间,大家转了一圈索然无味。羊八井不像内地的温泉圣地,有豪华的酒店,完全像一个未经开发的小村落,名不副其实,虽然羊八井离拉萨很近。
眼见羊八井没有像样的宾馆,便决定直奔当雄,第二天去纳木错更近。
当雄县城很小,风却很大,直直的一条街倒也简单。找到酒店住下,在隔壁的清真面馆里吃了大盘鸡、炕羊肉,味道不错,只是遇上了穆斯林的斋日,店里不得饮酒。六月的天气里,烤着炉子,吃着羊肉。

D9:纳木措——拉萨

第二早起来,院子里的车基本上又走完了。感觉我们总是慢人家一拍。
当雄县城到纳木措很近,出城不远就到景区大门,购完票,开着车就进入纳木措的景区。翻越了几座不知名的山后,在5190米的那根拉山口的观景平台停下了车。从平台望过去,偌大的草原上出现了碧蓝的湖泊。很多的旅游大巴都停在这里,好多人匆忙在平台上拍几张自拍照后,就去了旁边立着的一块巨石边拍照。排队的人一波又一波,有些中老年的游客拍一次不满意,还要等第二次,来自不同地方的人就因为抢着在石头边拍照互相争吵起来,都说对方没素质,有上海人、广东人、四川人等等。我就纳闷了,大好的景色不看,非要把自己框在石头那里不停的拍照,就这是我们所谓的中国式旅游,旅客们素质都好不到哪里去,修养更谈不上。
站在山顶看纳木措,高原上的一滴蓝色眼泪,超美。
下到湖边,看见的这一湖水,比青海湖要小很多,简直是微缩版的青海湖。只是湖边没有成片的油菜花,只有牧民在湖边的草原上放牧。我们沿着草原上的小道开到离湖不远的地方。在草原里不停的拍照,拍电线杆、牦牛、天空中的白云、湖对面的小岛......车不能再开了,步行到湖边,湖水清澈见底,在阳光下更蓝。
几个人坐在湖边,看着微波荡漾的湖面,甚好。没有什么可想,没有什么可恋,只是喜欢就这样坐在湖边。曾经喜欢怀旧,如今一切释怀,享受当前的状态,过去的人过去的事,不管是快乐还是痛苦的,都是我们人生中必然要经历的东西,没有必要怀揣曾经的一切过当下的生活。西藏这个地方,因为离天近,到这里的人都会不自然的想通许多事情,在这片土地上,人的生和死都是那么简单明了,极其匮乏的物质条件反而让人没有太多的欲望。在这里你看见原来生活也可以如此简单的过下去。我们的社会需要发展,却不需要那么急功近利。
在湖边坐了很久,感觉纳木措还是比较小,开着车继续往前走,好像是去另一个地方。在草原的道路上畅快的开着车,听着音乐。忽然之间,看见路牌,才发现前面才是纳木措的主景区,我们刚才看见的湖只不过是纳木措的一个角落。
在纳木措的主景区观景平台上,才看见了广阔的湖面。蔚蓝的湖水在念青唐古拉山脚下,一望无垠。从平台可以步行到湖边,很多的游客在此拍照玩耍。虽然这里的景色要壮观的多,却少了那份角落边的宁静。
我们继续开车去右边的扎西半岛,扎西岛上有很多餐馆和旅店。这里的房屋都是临时搭建的移动板房,多年如此。很多人在岛边的沙滩上玩耍,有新人在此拍婚纱照。我们停好车,决定爬上岛上的山顶去眺望整个纳木措。
事实证明,最佳的观赏点在岛上的山顶。山虽然不高,由于是在高海拔地区,很少有人愿意爬上去。我们沿着后面的山道慢慢往上走,整个纳木措慢慢的呈现在我们眼前,我们刚开始去的湖边只是纳木措的一个小角落。纳木措比羊卓雍措要大比青海湖要小。三者之间各有各的特色,我个人觉得纳木措有羊卓雍措的秀美和青海湖的壮观,是最漂亮的一个湖。有雪山有岛屿,有曲径通幽,有波澜壮阔,有海天一线,有湖光岛影,有碧海蓝天,有渔舟唱晚......有我用不尽的形容词和赞美。
大家继续坐在山顶上眺望纳木措,就想这样坐着等日落,等满天的繁星,等清晨的日出。
由于时间和天气的原因,我们不得不选择下山,沿着环岛步道走到停车场。扎西半岛的环湖步道现在不允许通车,沿路上也没有商店。我好庆幸纳木措是在藏区,因为纳木措是古象雄佛法雍仲本教的第一神湖,这个地区是古象雄文明的发祥地。古象雄文明对整个西藏地区影响极大。佛教传到西藏,融合了很多古象雄文化,藏传佛教地区挂经幡、玛尼堆都是来自古象雄文化。藏区人们每到节日的时候都会来转山,没有任何人可以来破坏这样原始的景观,这也是我们这么多年来这么多人来纳木措都会看到一样的如此原始的景观。
在岛上的简陋的川菜馆里吃了饭,老板热情的留我们晚上看星星。为了照顾其他人的想法,我不得不放弃留在这里看星星的想法。虽然出门旅行有朋友会更方便和开心,但孤独的一个去旅行,可以体验到更多的东西。而且年纪越来越大,我越来越喜欢极少的人一起出去旅行,甚至独自一人去旅行。
纳木措回拉萨只有两百多公里,四个多小时就回到拉萨。进城的时候走的是拉萨新城区,现代化建设的速度很快,有藏式元素的现代化风格的五星酒店,有现代化的体育场,有成排的商品房。新区跟内地城市一样,都在中国的改革开放下日新月异,焕发着蓬勃生机。
见着灯火辉煌的布达拉宫,就知道到城区中心了。

D10:拉萨——利川

拉萨的最后一天,没有去布达拉宫里面逛,选择了去逛大昭寺。
大昭寺在藏语的发音中就是拉萨。因此拉萨这座城市起源于大昭寺,松赞干布在布达拉宫投石问路,在一片河水中填地修建了大昭寺。尼泊尔公主带着八岁释迦牟尼等身像来到大昭寺,文成公主带着十二岁释迦牟尼等身像来到小昭寺。在社会的变迁中和命运的不可琢磨以及注定中,文成公主带来的十二岁释迦牟尼等身像来到了大昭寺,尼泊尔公主的八岁释迦牟尼像消失了。人生真的是笑到最后的人才是大赢家。
在大昭寺感谢藏族美女解说员,没有她精彩的讲解我们也许不会听到这么多故事。我们也才知道为什么大昭寺外那么多虔诚的百姓在广场上对着大昭寺的高墙不停的磕长头。
逛完大昭寺,在隔壁的市场买了很多礼品,最赞的就是牦牛肉干,用风干的方式制造出来的牦牛肉干,充分保证了那份原汁原味,在咀嚼的过程中,从回香中可以感受到那份来自西藏的阳光和风的味道。
贡嘎机场的路上,天还没黑。十天来,习惯了的天气和海拔。虽然大家脸上都被晒黑晒掉皮,但没有人舍得离开。还有阿里地区,那曲地区都还没去,我会再抽时间来一次西藏
在候机大厅里等飞机的时候,九点多钟的欧洲杯已经开始,这些天的旅游都没有时间看球赛,不断的赶路,行程匆匆,好多地方都是走马观花的游览。好在西藏的旅游绝大部分景色都在路上,在行驶的途中可以欣赏到许多原始的美景,感受到许多不同的文化。在离天最近的公路上行驶,是一种不同于其他地方的体验,在蓝天白云之下,自己这些年走过的路,做过的事,见过的人,变得清晰而模糊。在自己心灵的一趟旅行中,不断的找寻自己,使自己不在尘世中迷失自己。
十点多的飞机起飞了,拉萨在夜空中变得模糊。

本篇游记共含14123个文字,10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