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云破千峰开,行走太白山

10
H_H (北京) LV.4
2016-08-06 21:44 387/5
  • 出发时间/2016-07-28
  • 出行天数/5 天
  • 人物/其它
  • 人均费用/1000RMB

前言

此次太白山之行并非完全出于游乐的目的,而是学习和工作的一部分,本来我是不想写的,不过几天山路走下来,感慨颇多,做些记录权当留念。
虽然我的起终点不一致,不过我不打算将此次行程称之为“穿越”,因为下山坐了缆车,还因为在山中遇到颇多真正的徒步穿越者,甚至还有跑步穿越者,在这些高人面前,真的不好意思说“穿越”了。
PS:没有什么好照片,手机渣,傻瓜机拍的很多片还不如手机,感觉再好的照片也比不上眼中的风景。
PPS:我看很多游记中,女性是负责美丽动人的,男性是负责隐身摄像的,不过在这里,呵呵哒。

Day 7.28

北京——西安,火车。

Day 7.29

西安——杨凌——蒿坪保护站。
凌晨五点过在西安站下车,在旅馆补了个回笼觉,起床后随便吃了些肉夹馍醪糟汤就又上了火车,可惜了西安这个美食城,没时间好好吃,不过我的胃很快就在杨凌得到了满足。中午抵达杨凌,在太保局美美地吃了顿午饭,其中不乏几道外形诡异的菜色,包括油泼菠菜,蒜苔炒栗子,是不是陕西特色无法辨认,不过通过对比,这里的面皮貌似赶不上汉中的好吃。
下午驱车去蒿坪保护站,一下车西安的高温警报就解除了,热浪被一股清风取代。蒿坪既是保护站,又是旅馆,也是野外教学基地,三合一,不过从这里上山貌似要收费。

商陆。
我就是来干这个的,所以照片还是要放两张。这个东西长的蛮可爱的。

木贼。好像小竹子。

晚上老师与站里的工作人员又喝了一通,还是西凤,这个酒后劲好像蛮大的,因为我也被迫喝了一杯……喝多的老师表示酒气下去些才能睡觉,拉着我看星星。
真的是满天繁星啊。
虽然赶不上望远镜里的多,但是望远镜视域太窄,全比不上肉眼观星那种浩瀚之感。我这个在霾都长大的人总算见识到我们可爱的螃蟹腿了,虽然不那么壮不那么清晰(那些壮丽的照片全是后期出来的!),但能够看到满天繁星还是很感动的哇。更可贵的是,就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先后被我捉到四颗流星划过天际!而我过于激动光顾着大喊一声流星而完全忘记许什么愿。
老师在天文方面的知识完全空白,在用北斗七星定位北极后还拿出手机指南针查看了一番,发现方向对上之后感慨,原来这才是科学……而我也是五十步笑百步,没有星图的我也是一抓瞎,除了北斗北极大角之外几乎一概不知,我俩就脑袋顶上那颗明星究竟是织女还是天津四争论很久,最终答案至今不明。
回屋路上还发现萤火虫若干只。这小虫子我已阔别十多年了,如今一见,只感觉幽幽的忽明忽暗,好像小鬼提的灯,吸引你往黝黑的深渊中走。我鼓起勇气想拢一只,没想到那小虫子竟直接落在我手上了,顿时小身体都被照亮,虫子的外观也显现出来,一下子从超自然力量回归到平凡的小生物,感觉颇神奇。
晚上想洗澡时,两个水龙头流出的水不是烫就是更烫,只好作罢,我已经不想去想我究竟几天不能洗澡了……

Day 7.30

蒿坪——中山寺——下白云——上白云——骆驼树——大殿——斗母宫——平安寺(宿)
开始登山。据说太白山是五里一庙十里一寺,不过在爬山的过程中这个感觉不太明显,体力的消耗与地形和天气都有莫大关系。印象中,从上白云一带天空开始飘雨,至大殿时已经变成中雨。休息几分钟身体就变冷,于是我在这里加上了一条秋裤和薄羽绒服,还没走到斗母宫,大太阳又出来了,再脱掉……

以上摄于大殿以上,四台。
我向来自认为不恐高,不过爬四台时发现,只不过没去过让我恐高的地方罢了……幸好此时雨后初晴,换掉了厚重衣服,身轻气爽,沿着极细的蜿蜒小路前行,左侧是高耸石壁,右侧是万丈深渊,个别卡口比我的背包还窄,怕怕开始慢慢发酵。只有美景能缓解我此时的心情。

据说远方是石头河水库。向北方远眺,发现我已经和最高的山头平齐啦,哈哈。秦岭北坡就是这样,地势迅速拔高,既陡且险,南坡没有去,不过坡度相对缓和很多。
此处是岔路!此处是岔路!此处是岔路!
重要的事说三遍。从大殿以上,依次有一台至六台(或者五台?)几个山包,我们走着走着就岔到四台去了,本来以为是捷径,结果杯具了( ▼-▼ )
考虑到我不算特别热衷登山,四台大概是我爬过的最危险的山头。那时蜿蜒小路最终消失,左右四顾,居然在左侧峭壁上发现铁链一根,胶绳一根,坡度大于50,长度约4m,关键是上方不知道还有什么幺蛾子。我的内心是崩溃的,这要是一个手滑,下边这条凹进内侧的小路可接不住我。没办法,最终还要得战胜内心的小鹿手脚并用往上爬。彼时我在想,回家后应该学习下攀岩。往上的路程还是一样陡,不过要真的往下滚,起码有树接我。最终我们一行四人(另外俩是半路捡的)爬到了一个几平米见方的小平台,竖着一座小矮人的房子,里面供了尊菩萨。“捷径”的希望彻底破灭,坐着等待直升机救援,坐着修仙,翼装飞行,等等一系列光怪陆离的想法掠过脑海,没一个靠谱的。我想我是真的没法背着登山包再原路返回了。
最终方案是,把登山包交给同行的男同胞……原路返回。
啰嗦那么多,没错,如果是男人,就大胆地上好了……

之前一直在林子里钻,此处豁然开朗,见一山峰直指天际,名曰:斗母奇峰。
经过之前的四台历险,我想这样的山峰,还是应该留给勇士去攀爬的。

我知道过了斗母峰不久就可以到斗母宫了,心想可以好好歇一下,不过万万没想到,斗母宫就长这个样子。excuse me?这也叫宫?整理照片的时候都有点难以置信,不过从时间节点上来看好像就是这个破房子来着。

太白山的蜜蜂(?)都长的无比肥硕。有的能赶上我的小指头,能飞起来真不容易。低海拔时一直被牛虻围着转,海拔升高后似乎主要就剩这货了。看这个个头,被蛰一下应该不好受。刚刚看到这么一条新闻,“一家4口太白山游玩被胡蜂蜇伤,妈妈姐姐去世”,Σ(゚д゚;),比较招虫子的小伙伴请注意防护。

斗母宫过后一个多小时,终于到平安寺啦\(^o^)/,不过这个地方的条件嘛,见仁见智。要是没有这三尊财神?恐怕也没人觉得这能叫做寺。
住宿30/人,晚饭20/人,早饭15/人。
对我来说,晚饭早饭各一碗白粥+小半碗水煮白菜的节奏,另外还有自己带的干粮。胃口大的,白粥管饱。另外还有些土豆,但据说总是不熟,所以没吃。

平安云海同样为太白八景之一。此时虽没有典型的云海,但是夕阳西照,清风徐来,目力所到之处极远,心胸包含之境极阔,整个天地都被镀上一层暖暖的金光,也包括我自己。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寂静看天边云卷云舒,暮云合璧,偶尔有相机咔嚓一响,记录那千分之一的美丽。
自然的壮丽,用文字描述太过苍白,用影像记载又过于浮华,只有置身其中,才能真正感受到云层在天际翻滚时的喧嚣与寂静。

接下来就是烧火做饭了,作为此地的稀有动物,我基本没有动手,就在炉子边上烤了烤鞋子和脚,等着饭来张口就好,哈哈。
此处不得不提一下那些牛人们。为什么平安寺会有这多人呢?原来第二天有个越野跑比赛,我们碰到的是该比赛的后勤保障人员。越野跑本身不稀奇,不过结合这个地方的地形,我顿时就惊呆了,一天穿越太白山!那是怎样的精神和体力!马拉松什么的在此简直就是小菜一碟!虽然沿路设有补给,也不必重装,但常规穿越路线一般都需要四天啊四天!!总算知道人外有人是怎么写的啦!

以上这只旺,大半夜一直吵吵,搞得人一身疲惫也没法好好睡觉,似乎是想挣脱铁链拿耗子,然并卵。当然也不全是TA的错,毕竟那个环境如此的颠覆……朦胧中除了一众爷们的呼噜声,还加上那个微微倾斜及凹凸不平的楼板,过一会脚就抵上墙根,只好再往上蹭蹭,如此往复,直到睡神终于光临。

Day 7.31

就是他咯,男子组第一名,我走了一天的路(虽然磨磨唧唧有迷路也有调查停顿),但是人家不到三个小时就到了。还穿个小短裤,清凉的很呐,我在一旁紧了紧羽绒服,感慨我们像是两个星球的人。
将一大块牛肉给旺吃掉后我们就再次上路了(实在胃口欠奉,没错我就是这么以德报怨),今天的路程如下:

平安寺——明星寺(此处有山泉)——放羊寺——大文公——大爷海(宿)

今天的路程看起来少了些,不过强度是有增无减。提前被告知明星寺有山泉,而且还是整座山中最好的一处,结果到了之后发现也就是涓涓细流,仔细用竹筒接出山岩裂隙,完全比不上前不久去神农架山中的泉水来的凶猛,从这点上看,我们果然是在中国北方。
老师由于丢了水杯(上山前就没了),直接在此处捡了个2L的塑料瓶,洗了接了满满一瓶水,不过保险起见我是没有喝啦……我是想说如果觉得瓶子不够大的也可以现捡,事实证明不会拉肚子缺水可能更严重。
明星寺起码还有个房子,放羊寺就剩个框架了。但是从这一段路开始,风景越发变得美妙了。

远方的山体显得越发浑厚连绵不绝了,一个个角峰偏又棱角分明,真应了那句诗,石拥百泉合,云破千峰开!
中国北方的山脉多气势磅礴,南方的山脉则灵秀多姿,然而在南北相遇的秦岭,二者完美地融为一体,一切尽收眼底~除了山,最重要的变化就是树啦,没错,接下来我要详八一下这里的植被变化。
秦岭北坡的植被由低到高依次为栓皮栎林,锐齿栎林,辽东栎+华山松林,红桦林,牛皮桦林,巴山冷杉林,太白红杉林,最上面是灌丛草甸。这些过渡变化还是很明显的,除了红桦林和牛皮桦林,感觉其他都可以达到纯林的状态。阔叶落叶林总体显得杂乱无章,四仰八叉,少了严谨,多了随意,俩字形容:葱郁。然而我这人偏爱裸子植物,什么松杉柏银杏,感觉都比被子漂亮太多。为什么,第一是因为直,顶端优势过于明显,无论立地如何,总是指向天际。据说这样不好,效率不高。然而无论植物和人,都是向着圆滑的方向进化,但这种原始的挺拔的状态,却显得更为可贵。第二是因为颜色,银杏水杉落叶松,一到秋季便披上金黄的外衣,尤其落叶松,可占领高海拔地区成为纯林,红叶固然美,但没有哪个种能够一家独大,总是要共赏的。第三是因为习性,生活在今天的裸子植物大多习性强健,耐寒耐冷,在高山大川上的贫瘠土壤中顽强生长。在放羊寺前后的山路中,开始逐渐出现巴山冷杉纯林(2800m以上),森林开始变得秩序井然。冷杉高大,与林下低矮灌木的区别越发明显。
也是从这里开始,我们逐渐走入云端,是云也是雾,或迅捷,或舒缓地穿过身体,带着湿润的凉意。天空被遮住了,山峰时隐时现,好像山神和云公玩捉迷藏,更像水墨画活了过来,原来中国水墨画写的不是意,写的是实。

大文公地处高山草甸之中,比较醒目,远远的就能看到,然而我转啊转啊转,怎么都近不得前。只好先欣赏风景,这个时候已经是太白红杉纯林了。虽说叫杉,其实人家长的像松树,回家查了下的确是属于落叶松属的,不知道哪个给起的名字。林下已经不剩什么灌木了,偶有杜鹃,大多都是苔草苔藓一类,像铺了一层华丽丽的长毛地毯,期间缀满白的紫的小花。
这个时候我又想到一条偏爱松杉的理由,通常在大山中,(落叶)松杉出现即意味着你已经接近林线,通俗点讲,你已经走了很远的路,爬了很高的海拔,用脚步丈量过山的距离和高度,那是辛辛苦苦才换来的风景,于是会感觉格外的美。

逐渐的,连红杉也没了,这时候我只能去数我趟过了多少条石河。每转过一个山坳,我就觉得大文公应该到了吧,但是没有,甚至都看不见了。而石河的数量在逐渐增加,或宽或窄。
后来下雨了,中雨或大雨,在这里与什么冷暖交锋气旋统统无关,一朵云飘过来就足够了,鞋子袜子湿透了,心情也变恶劣了。
已经记不清石河的具体数目(大约二十几条吧),因为到最后才发现,石河从山上流下来,我在上山,等于我在向它的源头走去,石河终究会连成片,连成石海,我又怎么数的过来。脚步变得很机械,但是终归走一步少一步。雨衣右边的袖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破掉了,仅靠腋窝部分的一小截连在身上。通过左右对比才发现,发的汗凝固在雨衣里面,与雨水直接打在胳膊上还是有温度上的显著差异。
当我终于再次见到大文公时,已是五步一喘十步一歇。好在,终于到了。这里是游客路线与野驴路线的交汇点,看到游客的时候,有种终于回归人类世界的感觉,特别欣慰,虽然依旧没信号。

吃过晚饭开始烤火,鞋子塞到炉子下面,哪怕烤脱胶也无所谓。我一度想耍赖不走了,不过最后还是被迫再次上路。因为……雨又停了,我的借口也没了,天公真是小娃脾气,说变就变的。脱胶的事是文公庙的人吓唬我,显然最后鞋也没干,看到有游客带鞋套,机智的我在袜子上套上了塑料袋,还是借的……上山多备几个袋子绝对很有必要。

后来发觉,这已经是登顶前最后的美景。如果我当时知道,本应该更加珍惜,放慢脚步,或者多拍几张照片也好。然而从文公庙开始,路实在太好走(游客路线),身上也干了,好心情也回来了,心想睡觉的地方近在眼前(大文公到大爷海一个半小时),还不走快点啊。
非常失误。
在这里,远山中唯我最高,云天一体,如履仙境,好像伸手即可揽月。然而我一路哼着《天地在我心》,走的飞快,看的潦草,印象不深,随手拍了两张照片,回家一看,才惊觉此处有美景啊。

后面的事就又比较悲剧了,体内的高原反应逐渐占了上风,后脑壳紧绷绷,再加上天公彻底不给好脸色,我直到大爷海边上,还在找大爷海呢。

大爷海住宿100/人,混宿。一壶热水30,一碗面条30, 还有一些东西也30吧,雨衣?感觉一壶热水30有点忒不近人情,大爷海可就在旁边,就费点电而已嘛。
晚上去大爷海捞水刷牙,一捞就捞上来一只虾子(反正是甲壳动物),很小一只,差点没吞下去,看的我一哆嗦。这种生物也是够倒霉,长在冰水里……

住在大爷海的游客都挺欢乐的,即便是在风雨交加的鬼天气里也影响不了好心情,有一组斗地主斗的特别激情。想想也是,大部分都是坐缆车半天多就上来的,我爬了两天,吞了一片黑片就睡了,半夜听闻一位大叔高反发烧,贡献了余下的两片。后面就一觉到天亮咯。

Day 8.1

大爷海——拔仙台——大爷海——大文公——小文公——天下索道

半夜吃掉俩黑片的大叔竟然一大早就活蹦乱跳了,还决定跟我们一起上山。我起床的时候还觉得脑袋蒙蒙的,鼻子也堵的一塌糊涂。好在吃过饭后,这些症状逐渐都缓解了。
天气没有任何改善,但到此结束也太亏了,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上爬。此时已经没有任何风景可言了,只有脚下的路,不断地延伸……

看到玛尼堆的时候,我真切的知道拔仙台不远了。但在这种能见度中,我们三人在玛尼堆和乱石岗中转了半天,也没找到那块刻着字的石头。期间有块穿着衣服带着帽子的石头高高竖起,老师非让我把石头的衣服撩起来看看下面有字没字,我不情愿地照做了,然而石头上什么也没有,92年曾登顶拔仙台的老师还认真考虑了半天那些字是不是被抹去了。
我最终在一条小路旁的石头上看到一条模模糊糊的红色箭头,这才找对了方向。(-__-)b

于是我们有了合照。然而,这种合照仅能体现我们的体型差异而已(-__-)b。连马赛克都省了。
总之,征途上的景色有多美,此时的遗憾就有多大,只好以后再来咯。

下山路上蓝天白云又出来了,感觉自己就是有这么点背。
最后一天的路程算的上轻松加愉快,大爷海往返拔仙台可以轻装上阵不用背包,而大文公到小文公的路简直异常平坦,虽然石头比较多,不过都有人精心整理过,蹦蹦跳跳的一个小时出头就结束了。到小文公就能直接看到索道,感觉景色还没看够就要结束了啊啊!

也许某一天再来一次真正的秦岭南北穿越吧。其实只要装备足够,别想太多,路总能走完。
天下索道上方,神州南北界,华夏分水岭石碑,口气很大有没有,然而秦岭就是这么霸气!





回家养内伤。
————完————

本篇游记共含6128个文字,2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哈哈,看完你写的也有点感兴趣了呢。

2016-08-07 15:52

引用 H_H 的图片:

2016-08-07 18:37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3F

2016-08-07 21:59

引用 倾城之恋 发表于 2016-08-07 15:52:04 的回复:

哈哈,看完你写的也有点感兴趣了呢。

回复倾城之恋:想徒步的话,建议东西备齐一点,4天穿越,我这个太匆忙了,特别随意的。不过景色真的很好。

2016-08-07 23:30

看了楼主写的,懒癌患者也想出去玩啦。

2016-08-08 11:56
相关目的地:   陕西   宝鸡
22897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