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一半海水】普陀岛|东福岛两岛游记随笔

9
壶涂 (成都) LV.2
2016-08-08 11:42 717/5
  • 出发时间/2016-07-31
  • 出行天数/5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3200RMB

前言

本游记,前半部采用小说体裁,泛书面语撰写的行程纪实,全部基于本人真实经历,忠于事实的叙述;因为感情上难以忍受行文中配图,所以把普陀、东福两岛的自然、人文风光留念照片放在最后,后部才是真正囊括了行程,住宿,观景的详细攻略及小贴士。观者可根据轻重缓急,自行安排阅读顺序。

小介绍

这里需要着重介绍两组人,确切说是一群人。

出于工作和个人的原因,本人很早就萌生过要离群索居,只身一人去普陀山静静呆一段时间的想法。拜这次休年假所赐,夙愿得偿,就在即将动身当晚,因曾在某旅游网站询问普陀岛住宿问题,一条陌生留言问能否同行,就是下文化名“蒋怡”的重庆姑娘。我们在宁波栎社机场会合,同游普陀岛,相处甚欢,许多照片都是她照的;第二个姑娘,是乘船到东福岛船上的同座,没有问名字,人极好,十分漂亮,为方便之后的称呼,姑且称呼为S小姐吧。最后是一群人,即东福岛塔塔青年旅舍和离岛酒吧的小伙伴。本着相逢何必曾相识,更不必打听尊姓大名的精神,我也没问他/她们一干众人姓名。他们给我留下了一段深刻难忘的岛上经历,谨以此文,纪念这些小伙伴,望平安喜乐,与喜欢的一切在一起!

普陀岛

作为我国东部沿海靠东的一个离岛,这里日出日落很早。早上五点,外面已是晨曦微微,海风透过阁楼的天窗徐徐灌进来。我起床,囫囵洗了把脸,舒舒服服站在窗户旁,迎风极目远眺。林木葱郁的海岬上,面朝大海,高高矗立的观音像在阳光下闪着金灿灿,慈悲柔和的光芒;波光潋滟的海面白浪时舒时卷,亮晶晶的海水不时在行道苍郁的柏丛间粼闪。

这座以“海天佛国”著称的小岛香火极盛,即便淡季,每天仍有成百上千的游客如潮水般从各地涌入,或扶老携幼, 或孑然一身,络绎不绝,只为一瞻佛颜。一些早年颇有商业头脑的外地人从岛民手中承包了许多旧屋,一番改造,现已摇身成为整洁时髦的小旅店和兼卖烟香的酒肆饭庄。他们同岛上的当地人杂居共处,偶有纠纷,但基本相安无事。我穿好衣服下楼,在一家河南人开的小卖部买了一盒烟,要了一张本地地图。考虑到临时搭伙的女伴此时还没起,便独自上山。
纯粹是观音金像起到了某种地标的导引,加之道路不远,我几乎是凭着感觉摸上山。岛上小路倚山而造,青石铺路,崎岖纵横,荫如伞盖的常绿乔木遮天蔽日,时不时能看到早起爬山的年轻男女林间倏闪的身影。我在山门外的小木屋售票窗口买了门票,沿着幽幽曲曲的山阴道逶迤而行,只一个转弯,一座高大巍峨,端庄慈祥的南海观音立像登时映入眼帘。

阳光耀眼,广场上人并不多。拾级而上,迎头便是一座精致威武的青石牌坊,四根高高耸立的石柱上镌刻着暗藏机锋,慈悲悯人的谶语楹联。继续往上走,四尊手持法器,怒目而视的护法天王峥嵘威武地侍立左右,正当我凭借记忆,试图回忆《封神演义》里的情节准备分辨他们当中哪个是魔礼青,魔礼海时,蒋怡打电话过来,告诉我她已经动身了,马上就到。
我倒不急于和她相见,懒洋洋绕着广场信步踱着,移步换景,饶有兴味地欣赏海上的一切:海岸浪头有节奏地拍打着礁石,发出阵阵势大力沉的咆哮声,海边一幢幢赭黄色的亭台楼阁临海而建。汽笛声声,出海捕鱼的渔船成群结队,浩浩荡荡驶出海巷。据说,今天伏季休渔期结束,又到了吃海鲜的季节。
南海观音立像下面的方殿内,数百尊善男信女,富商名人阖家供奉的观音大士金身像琳琅遍布。我认真地数了数,菲律宾香港上海人居多。
广场南北两侧的游廊里,分别砌有象征佛法西取东传,以“玄奘西行”、“鉴真东渡”为题材的砂岩浮雕,间或可见镂刻的隙间被游客随手填塞的硬币和毛票(或许为了杜绝该陋习,后来庙里修建了铁围栏,禁止游客慷慨随喜)。观音立像背后的山墙上则是一副波澜壮阔,集天官、罗汉、观音于一体的长卷浮雕壁画。游廊尽头各有一个四角宝楼,墙上镶有数面黑色花岗岩石砖,账簿一样明码标价,密密麻麻刻满随缘乐助的功德人员名单。我搂了几眼,索然无味。

日头南移,烧香群众渐次多起来。三教九流,士农工商,各色男女老少都有,烧香的动作也千奇百怪,生疏中透着逢场作戏的不专和偷工减料,个别甚至衣衫不整,但这并不妨碍他们的虔诚。一个个神情执迷,口中念念有词。像大多数无神论者和不可知论者一样,我对怪力乱神和各色宗教始终持抵触态度。我毫不怀疑,那些磕头如捣的凡夫俗子对佛教的了解几近一窍不通,而且多一半有慕大狂情,目睹个大儿,宏伟巍峨,便难以抵抗神圣巨像带来的当头威压,情不自禁,继而委身下跪。
其实,一瞬间,我也曾产生过过去烧一柱,拜一拜的冲动,大可以拜得很自然嘛!
因此,当姗姗来迟的蒋怡兴致勃勃要拉我一起拜拜菩萨时,我到底还是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斩钉截铁地拒绝了她。我极力抑制心底上升的潜流和自甘轻贱的冲动,点了一支烟,伏在广场的白石栏围护上冷眼旁观数百人豁然倒下,深深地俯首。

蒋怡没理会我,兀自从香袋里抽出三支香,燃着,深深朝着观音大士立像拜了三拜,尔后把香插进青烟袅袅的香炉中,肃立合掌,跪在拜垫上虔诚地叩首,神情专注,冥冥之中似与神明交流。
“走吧!”许过愿,她显得挺欢实,下了一段石阶,突然冷冷地问一句:“你不信佛?”
“信!”我打着哈哈,伸了伸腰,半开玩笑地说:“等我哪年发了不义之财,再拜也不迟。”
“嘁。”她挺不屑。
下山时,一位退休干部模样的虔诚老者,几乎是每走一段石阶便匍匐下拜,汗流浃背,气喘吁吁仍不改执迷的神态,这一壮举被过往游客纷纷引为天人感应的美谈,招来一阵啧啧赞许。
事后,蒋怡曾试探着询问,是不是对倒身下跪的举动十分鄙夷。我说没有。真的,我真的一点没有鄙视她的意思。因为我知道她千里迢迢所为何来。
有种东西难以受人的意志左右,譬如情感。无数腰缠万贯的离异富婆都可以告诉你,再多钱也难以买到幸福,再努力争取也难免遇人不淑。于是,于绝望中渴望,于无声中祈求,渴望鬼神之力施予一段千里来相会,命中注定的因缘与撮合;祈求恩赐一种雷打不动,百邪不侵,清心寡欲的慧根与定力。

中午,我们在法雨寺心满意足地吃了只有白菜豆腐,木耳豆干的素斋。饭毕也没休息,按图索骥依次逛了望海亭,祥慧庵,善财洞,梵音洞。午后,阳光眩目,热浪滚滚,我们实在没勇气继续北上,于是,原路坐观光车下山。第二天中午,我们早早逛了香火最盛的普济寺,千年古樟覆荫了寺前空地,游客如织。傍晚,各自吃过饭,相约千步沙滩散步。一弯如眉似弓的残月高高悬在海面,远处的紫竹林迎风摇曳,簌簌作响。潮汐上涌,攒动的浪花周而复始拍打着沙滩,涟漪退下,留下一圈圈散发幽幽荧光的纹路。两个人各怀心事,默默无言,赤脚走在绵软的沙滩上,即使遇到难得一见的荧光海滩也没能让我们高兴起来。送她回去后,我换了泳裤,又折回海滩下水游了几圈。是夜,满天星斗,银辉泻地,我仰泳逆潮漂了很远,看到暗象牙色的云彩羊群一般蠢蠢移动,看到洛迦山犹如一尊宁静的菩萨慈祥地安卧海中,头、颈、身隐约可辫。

第三天,我离岛登岸,踏上去东福岛的客轮。

东福岛

福岛,是东极三岛中的其中一座岛屿。我并非是受某部备受吹嘘的片子才关注该群岛的。实际上,我在动身前一天都不知有这个岛,而一个红颜知己得知我要去普陀旅行时,便积极,意味深长地怂恿:想清静,想看真正的海,一定要顺道去趟东福岛。于是,我来了。

无意间闯进我行程的,何止东福岛

乘坐邮轮之前,为了避免晕船,我特意执得中舱船票,好在座位位于中部,对号入座之后便闭目假寐。客轮鸣笛离港,缓缓开动起来,先还平静,后来大概驶进了深海,波凶浪疾,船头每犁开一组兜头砸来的汹涌浪头,旋即便是一阵剧烈的上下起伏与左右摇晃。蓝白两色的海鸥排着密集的翼形紧紧追逐着破浪疾行的客轮,穿舱外时而骤然响起一阵欢快的惊叫声。我有点慌了,因为闻到一阵淡淡的薄荷的清香飘来。
眼前,一个年轻姑娘正盯着我看,眉清目秀,亭亭玉立,见我睁眼,冲我莞尔一笑。我咧了咧嘴,试图还邻座一个笑容。
一是想看海,二是实在无法对身前身后相继沦陷,因晕船而大口呕吐的乘客再表现出无动于衷,开初我们还能保持绅士淑女起码的得体与处变不惊,既不声张又不盲动以期继续保持沉默照顾他人自尊,后来大概实在忍不了,过了一会儿,邻座姑娘扭过头,淡淡地问我:你还行么?
我装不住了。

她贝齿一闪,扑哧一声乐了,笑吟吟拉着我快步离开座位,跑到船舱过道上透气。这个姑娘就是后来的S。

我们的营地位于岛上最高的塔塔青年旅舍,价格便宜令人咋舌。住宿的多是大学生,年轻人居多。唯一的困难是,偶尔缺水。
登岛第二天,下午。

或许是环岛步行太过枯燥,或许是猛然想起不知谁说的礁石上的藤壶能吃。环岛走出很远后,我瞅准前后山道无人,在路边捡了个斧状岩块,片腿翻越粗糙的长石条护栏,穿过茂密草丛,跳上潮呼呼,热烘烘,散发腥咸热气的大大小小的礁石,像一只常年涉险的落基山羚羊,驾轻就熟地在陡峭的山崖和犬牙交错的嶙峋巉岩之间腾跃跳闪。或许是某个原本在“大陆新世纪第一缕曙光照射点”拍夕照的大学生在拍礁岸石滩上的山羊时,无意间发现羊群中混了一个白乎乎,人立起来的身手矫健的身影,他身子猛地一颤,险些把昂贵的相机甩到崖下。一声嚎叫之后,人群骚动,指指点点,远远传来语焉不详的大声吆喝。不知道是为我喝彩,还是饱含“你他妈不要命了”的温馨呵斥。

由于有些岩石过于高大陡峭,在三面无路可走的情况下,我只好手脚并用,壁虎似的贴着一面倾斜的岩石往下蹭,还要不时留意手指不被凹坑中的海蛎子和碎藤壶壳划伤。终于,我成功抵达礁石滩底部,没法再往下走了,因为下面是惊涛拍岸的大海,视野可及之处,间或可见一两团水母在深蓝的海面上随波漂浮。

我围追堵截,逗了一阵螃蟹,直到把它们搞得晕头转向气急败坏口吐白沫。当我敲了几十个藤壶,正有滋有味地品尝这一难得的海味之际,海面上突然响起一阵隆隆闷雷,雷声贴着山坡滚滚传来,一阵紧似一阵,震耳欲聋。我怔了怔,大叫一声不好,忙扔了石头,拔腿朝原路跑。因为心急,脚底连连发滑,慌慌张张跑出一段后,接连摔了几个跟头。手心,肩膀,膝盖上划了几道深浅不一口子,鲜血涔涔渗出,将雪白的T恤洇得殷红,我并不理会,趁着雨势还不大,没命地翻山越岭。拿过全区中学百米跨栏季军的我一口气翻过几座叠集交错的礁石,后来跑着跑着总觉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出。当一面高大,粗糙,我完全没印象的礁石宛如城墙一般横亘耸立在我面前时,我绝望地蓦然四顾,心咯噔一下,道一声操蛋,迷路了!
真正让我铤而走险并不是因为我疯了,吓傻了,而是我发现巨石上方不远处,一段石条护栏在草丛间忽隐忽现,只要翻过这座大石便可安然无恙返回寓所。

无路可逃,唯有孤注一掷。

我像攀岩者一样硬着头皮上,死死扣住岩石上的凹口,努力压低重心,一步步往上攀爬,几乎不敢往下看。岩石左侧就是悬崖,崖下有一条大裂缝,狭长多褶,晦暗幽深,潮水涌进涌出,只要我一个不小心,失手坠崖,定然粉身碎骨无疑。要命的是,所有可以攀附的凸起,缝隙和凹槽还都集中在巨石左侧。

后来,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神奇地翻过那块天堑般的巨石,只恍惚记得当我颤颤巍巍跨越石条围栏,整个人立马瘫软在路上仍感到随时会坠地而死。
当我顶雷冒雨,遍体鳞伤,悠哉悠哉出现在旅舍院子里时,两个在房檐下观雨景,弹吉他的女学生眯缝着眼睛在朦胧的雨幕中打量了我半天,直到走进才辨清我的非人,登时犹如蝎蛰一般,“哇”一声扔掉吉他,拔腿歪歪斜斜跑开了,其中一个还因为慌不择路,悸叫着闯进了男生宿舍。事后,听也和她们同住一间房的S的描述,当晚两个姑娘都做了噩梦。

女老板拿来消毒水和消炎药,S替我擦涂了伤处,消毒后还在我左手腕,双膝缠了一圈浅浅的绷带,使我活像个扛大快儿的举重运动员。
当晚,云收雨住,月朗星稀。S邀我到位于山腰的酒吧喝一杯,按她的话,“压压惊”。

蓄了发,脑后梳了一个小短辫,使眼前这个前日曾引我们上山住宿,胖大威武的壮汉颇有几分日本武士的剽悍与雅痞,其实此人倒还风趣朴实,我上岛没半天就和他厮混熟了。当我和S步入酒吧,就见他坐在吧台外的高脚椅上,殷勤地为女客们斟酒调笑,插科打诨时,起初我还纳闷,后来不论店内客人哪个有鸡毛蒜皮的小要求,诸如点烟泡,找火柴之类的杂役,他都乐呵呵悉听照办,方焕然大悟,原来他也是这家店的主人,兼酒保。

看我挂彩,他挺高兴。

我点了一杯加冰金酒,替S要了一杯调得可疑的马汀尼。昏黄的灯光下,同为塔塔青旅内部人员的一个哥们在弹吉他,自得其乐。看得出,他喜欢许巍,我也是。曲毕,我招呼他一起喝一杯。想了想祝酒词,说:敬许巍!

有个小姑娘,似乎对胖哥挺有好感,不知是成心还是无意,几杯酒下肚,变得妩媚多情起来,顾盼流眸,巧笑倩兮,连连拿话引逗我们的大酒保,撩拨得汉子诚惶诚恐,坐立不安。

环岛公路外,白色灯塔忽闪忽灭,海浪拍打礁石,发出澎湃有节奏的律动。小酒吧内,客人渐多,俊男靓女,谈笑风生,雅谑不断。他们玩一种掷骰子亮大小的游戏,点小的要被点大的问任何事情。我们连连干杯,酒后吐真言,似乎在场的人都有一段尘封的往事。当我亮出五个“一”时,引来一阵嘘声。旁边一个苗条,一直煞有介事潇洒地抽着烟的女孩问我:你为什么来岛上.......?在场人纷纷打断她:“不许放水,太简单,不够狠。”
我说我是因为什么什么,由于某某某。

“喔~!”满屋子人一哄而起,高高举杯:“To ViVi!”

交通线路

舟山,不论是去东极三岛还是普陀岛,都躲不过宁波
飞机:全国各地——宁波  
火车:全国各地——宁波

大巴:

因为本人坐飞机,所以,降在宁波栎社机场。从机场出来后,十几步内即可看到道旁有个卖票窗口,买票,栎社机场——舟山大巴,60元/位。
注意:该机场到舟山的大巴,每天有5班,分别是a)9:45,10:30,11:30  ;   b)14:30,15:30 。其中前三班车,终点站停靠在半升洞客运大楼(也可以说就是半升洞码头)。下午两班车,终点站则停靠朱家尖蜈蚣峙码头。请各位按照目的地安排好时间;当然,两个码头之间可以做公交车互通,只需一辆,即:公交3路,2元/位。从半升洞码头外,沿海岸公路走50米左右,即可到公交站牌那里等车,乘坐3路到底站,慈航广场,即是朱家尖码头。
建议:朱家尖码头是到普陀岛的坐船之地。沈家门是去东极三岛(庙子洲,东福山,青浜)坐船之地。

住宿

普陀岛:只要船靠岸,就有一大波皮肤黎黑的当地中年人半拉半扯,向你推荐旅店,如我所写,都是自营居多;记住,我住的店是一个小阁楼,位于房顶,开窗可见观音金像,风景很好。也不过110/天,如果情侣双人出行,最合算,两人也是110;至于要价150的,甭搭理他,货比三家,不松口,斗智斗勇,实在太晚的话,就勉强住一晚,第二天可以选便宜的,或者早早去三座大庙里打听,一般可以住庙里。蒋怡就是住的普济寺;
福岛:年轻人,建议住塔塔青旅!!!!!你会结交一群好朋友,别摆高冷。去离岛酒吧的时候,问问小辫胖哥,记不记得2016年,8月2号晚,有个帅哥喝酒的时候,把一顶黑色平顶帽落在这里了。让他给我留着!
子洲:无建议,没住过。

关于吃喝

普陀岛:我在7月31晚上登岛,8月1号休渔期结束,有海鲜可以吃,货比三家,自己瞧着办;
福岛:一般岛民开的旅店都会有卖饭食,点菜即可,怎么能没海鲜? 晚上建议去灯塔旁,环海公路上的大排档,夜色下听海,吃海鲜,二人目光交织,别有一番滥滥风情。有时候,浪漫并不贵。
注:一盘子淡菜25,海胆生吃,10元/个。

玩乐

普陀岛:环岛逛庙,烧香祈福,至少两天才能转过来。我个人对寺庙兴趣不大,充其量看看建筑和树木,比较喜欢南海观音立像旁边那个观音跳,早起,进去,从门口看波光粼粼的海面,有种别有洞天的园林藏景之感,给人一种希望。
晚上一定要去千步/百步沙滩去转转,可以看到荧光沙滩,非常壮观,十分漂亮。(至少7,8月是有的)。

记得吃斋饭:三座大庙,排队买饭票,5元,中午10:30已经开中饭了,非常好吃。早饭,大概6:30以前会有,我和蒋怡第二天,赶上了普济寺最后一班早饭,白米稀饭,一种掺了芹菜香油豆渣的面乎乎的团子,还挺好吃。

塔塔青旅舍&离岛酒吧简介:
旅店内工作人员:端庄知性,年轻漂亮的女掌柜,三个多才多艺的“伙计”(胖大的威风,瘦小的精悍),两个大学生义工。一只名叫“西风”的拉布拉多大狗,两只无名土猫。一个经常带海货,上山串门的本地土著,还有旺季常来当帮手的女掌柜的湖北老父。
她/他们人都非常好,一群过着简单,随性,平静,有意义生活的人。

温馨提示

温馨提示:
a)四座海岛皆不与大陆接壤,所以,物力维艰之下,岛上物价较贵。一瓶农夫/怡宝卖您老6块一点都不贵;我们能眼睁睁挨宰么?No,No,如果你不急于登岛或者距登船还有时间(2个小时内即可),那么,建议乘坐3路车,在锦江花苑?(问司机,就说去欧尚)站下,到市内的欧尚超市买点吃喝用度之物,都是明码标价,不贵,长住多买,短住少买;记住:沉,累。都是一时的;
b)关于晕船:据说码头附近都有卖防止晕船的“小宝贝儿”,有的是药片,有的是圆片,膏药一样的东西,贴在距耳后脖颈处。ps:我没试过,不过据观察,凡晕船大口呕吐的都贴了。
c)关于客轮看海:船开动起来后,可以随意走动,建议去船舱过道上看海景,你会有强烈的震撼,数亿吨海水的涌动,气势磅礴,澎湃壮阔。
d)买船票:无论是朱家尖,还是沈家门,只要你到了码头就不会找不到卖票的地方;有全票(成人),半票(儿童),当然,本地岛民登岛,是有优惠的;船票价格:1)去东极岛:上舱:150  中舱:130,下舱:100.     2)去普陀岛:客轮,25元/人,快艇 100元/人    做普通客轮就好了,时长:30分钟左右。3)买票法宝:如果遇到旺季买票会很艰难,尤其是黄牛插一脚,那就微信买票吧,关注舟山还行轮船有限公司的官方公众号:hxlc01 ,包含了买票(车,船,景区,宝船,酒店),天气预报,航班查询,景点介绍等,一款牛轰轰的实用法宝,预定后,到窗口出示身份证或者微信订单号拿票。
e)小发现:1)客轮放映供人解闷的MV歌星集锦,都是8,9十年代的港台曲儿;你会发现岛内文明其实与大陆各地繁华有差距;当然,也可能是工作人员手懒,懒得换应季大片;2)上岛后,为了解闷,留心观察当地人,是不是人人脖子缠一条大金链子。3)一个人的旅行,很多人是因为辞职,个人感情问题;

图片区

本篇游记共含7376个文字,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看完游记更想去了

2016-08-08 13:48

不错

2016-08-08 14:07

笔者写的挺好,不似传统的记述型攻略,照片多点就好了

2016-08-10 17:23

这么好的风景不去一次肯定会后悔的……

2016-08-15 19:50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5F

2016-08-23 11:41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