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揭开印度的面纱》

206
毛宁 (曼谷) LV.15
2016-08-09 00:09 3.1w/40
  • 出发时间/2014-07-01
  • 出行天数/15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20000RMB

一,人民有信仰

尼泊尔回来后,我突然对南亚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前前后后准备了两年,终于万事具备。印度的签证不难办,淘宝上三百五十块,不需要任何附加材料。但机票有点麻烦,因为印度这国家极大,国内直飞的班机都是德里进出,这样必然会走回头路,耽误时间和精力。综合考虑,理想且经济的路线是先到吉隆坡,然后转机金奈,然后一路北上,最后从德里返程。

因为多数国人去印度旅行都是直奔去北印金三角阿格拉,斋浦尔,德里;所以中文版的孤单星球印度册只介绍了金三角和拉贾斯坦。除去市场因素,中印两国多年以来的领土争端也是中文版全册迟迟没有发行的原因之一。其实初中上地理课时我就好奇过一个问题,为何西藏自治区下方有一片空白,任何行政区划都没有,我带着疑惑去问老师,老师说那里不适合人类居住,所以就没有区划,我当时深信不疑,十几年后才知道,原因并非老师说的那样。

 从外部讲,印度有六个陆上领国,分别是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尼泊尔中国不丹缅甸

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原本也属英属印度,后来因为印巴分治和巴基斯坦内战,得以先后独立。尼泊尔国家不大,无论宗教还是文化,方方面面确实都深受印度影响,但因为整个国家完全地处深山,所以多年来尼泊尔都是主权完整的独立国家,即便是吞并了整个印度英国人,在尼泊尔这里也没赚太大便宜。尼泊尔人世世代代都想努力摆脱印度对它的威逼和胁迫,但无奈地形就是三面受敌,欲战无兵,欲守无援。中国印度有很多相似之处,中国向世界提供产品,印度向世界提供服务,但因为历史和现实中的冲突矛盾,中印两国始终是貌合神离。不丹南亚唯一我没有真正踏足的国家,所以多了不敢说,但我学校里不丹学生很多,开始我以为不丹只有国王叫旺楚克,结果一看学生的脸书,发现好几个学生全部叫旺楚克不丹人有个特点,就是长得模样都有些像,感觉都是藏民的模子,但因为不丹紫外线没那么强,所以样子虽然是藏民的样子,但皮肤都比较白净。准确来说,缅甸其实是与印度东方三邦,那加兰,曼尼普尔和米佐拉姆相邻。这三邦原本都归阿萨姆治理,而阿萨姆,古称迦摩缕波,最早其实就是缅甸掸族人建立的王国,只不过第一次英缅战争失败后,才被英国人所占,划入了英属印度的版图之内。如果仅仅是这样其实也好说,但问题是,英国人征服阿萨姆后没多少年,就连整个缅甸也一并征服了,从此缅甸沦为了英属印度的一个行省。英国人将大量印度人移民到缅甸,结果缅族人沦为三等公民,印缅之间的积怨也从此产生。到二十世纪三十年代,英国人迫于压力实行印缅分治。

从内部讲,抛开伪邦不谈,印度国内现在二十七个邦,六个联邦属地,以及一个首都辖区。名声较大的邦有七个,分别是马哈拉世特拉邦,首府孟买西孟加拉邦,首府加尔各答拉贾斯坦邦,首府斋浦尔,北方邦,首府坎尔,卡纳塔克邦,首府班加罗尔中央邦,首府印多尔,安德拉邦,首府海德拉巴。面积不大,但较为人知的邦有果阿邦,锡金邦。黄种人居多的有曼尼普尔邦,梅加拉亚邦,米佐拉姆邦,那加兰邦,阿萨姆邦,和特里普拉邦。同时,印度国内还有几个社会主义占主流的红色邦,分别是安德拉邦,比哈尔邦,恰尔肯德邦,恰蒂斯加尔邦。争议邦有两个,分别是中印争议的伪阿鲁纳恰尔邦,和中印巴三国争议的克什米尔邦。

六个联邦属地里面,德里是国家的行政中心。昌迪加尔同时兼旁遮普和哈里亚纳两个邦的首府。本地治里不是本地人治理的意思,而是四块分散的前法属领地,其中有三块在孟加拉湾沿岸,分别是本地治里,卡来卡,雅南,还有一块位于阿拉伯海沿岸,则是马埃。此外,联邦属地里还有两块前葡萄牙领地,达曼-第乌和那加尔哈维利 

经过一宿的折腾,我乘坐的飞机抵达印度第四大城金奈,透过机窗,除了笔直的海岸线,便是一望无际的平民窟。动身前我思考了关于印度的很多很多,总结一下,大致看法如下。
说说关系

中印虽然交流很早,但其实交流很少。从古至今,中国都是一个孑然于世的国家,基本不太受外来文明的影响。唯独印度,对中国真是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这种影响,远非日后的日本,苏联,美国等可以相提并论的。

中国日本学了什么,其实是学了一种现代规范,譬如我们以前没有类似公职人员的概念,后来受日本影响,开始有了公务员,警察这些称谓,有了警察,便有警察外派的场所-派出所。诸如此类,还有图书馆,博物馆,美术馆,大使馆,领事馆,水族馆,动物园,公园等等等。

中国和苏联学了什么,其实是学了一种现代模式,中国为什么要学苏联的模式,主要原因是当时世界上绝大多数强国都是小而强,然后利用殖民地对外扩张,这对中国来说没太大借鉴价值,一来时间已错过了,二来空间也不允许,时间空间上有相似之处的只有苏联,那就只能学苏联模式,也就是政治高度集中,经济高度集权,文化高度统一。

中国美国学了什么,其实特别简单,就是学了一种价值观。

中国印度学了思想,这种思想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影响都是远超规范,模式,价值观的。

中国人的思想无非儒释道三种,儒告诉了我们如何看待同类,如果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搞不清楚,那社会发展不了。释就是佛,告诉了我们如何看待生死。道更简单,它告诉了我们如何看待成败,举个例子,审视一个人的功劳成绩时什么最重要,其实不是别的,而是审视的标准。

儒释道里面的释就是从印度传来的,为什么中国自己产生不出这种思想,而要从印度引进,我想根本原因还是古代印度更热,疾病更多,所以对合理解释生老病死,喜怒哀乐,悲欢离合,爱恨情仇的需求也更迫切,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有实际需求,才会有供给,当然,实际情况肯定不会是这么简单。

创立这种思想的释迦摩尼这个人是否真的存在过,现在几乎没有任何争议,可以证实,确实存在过。搞不清的就是他到底是哪个年代的人,因为当时的人兴许真是受他的思想影响太深远,觉得生死都是无所谓的事,也就没记。搞不清释迦摩尼何时出生,就算不出佛教何时产生,但佛教传入中国的时间还是大体清晰的,就是东汉永平年间,也就是这个时候,中印两大国间有了第一次亲密接触,虽然当时大家都不是现在的样子。后来因为有法显,真谛,不空,玄奘等高僧的往来传法,双方的认知越加越入,但为什么说交流很早,但又交流很少,因为佛教在印度就是昙花一现,法显《佛国记》中所记录的很多佛教圣地,等玄奘再去时,就是遗迹了。如果玄奘不在佛教凋零的前夕去一趟,佛教多数典籍实际保存不下来。

说完过去,说说现在。印度是一个多民族国家,又是一个不断被征服的多民族国家,按理说这种国家应该没什么脾气,但事实却大相径庭。中印有合作的领域,也有冲突的领域,但合作集中在经济和文化,冲突集中在国家安全。换言之,中印两国在高层面几乎全面对立,只有低政治层面偶有往来。造成此种局面的原因是三大历史死结,西藏问题,巴基斯坦问题,以及领土问题。

现在看来,处理较好的是西藏问题,因为十年前我国已经承认印度对锡金拥有主权,作为交换,印度也承认中国西藏拥有主权。暂时解不开的是巴基斯坦问题,因为这是个非此即彼的问题,打个比方,A和B是夫妻,如果A又想娶C,那他必须先和B离婚,但和B离婚是有风险的,因为真离完C又不嫁了那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所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根本解不开的是领土问题,因为两国政府没有决定领土归属的权利,换言之,谈就是保持沟通,没指望出结果。

金奈这地方原本叫马德拉斯,后来印度政府搞去殖民化运动,便把名字改成了金奈金奈这名字具体什么意思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它很容易和泰国清迈搞错,因为转机时所有人一听名字,都以为我要去清迈

走出机场,门外围满了等待载客的司机,因为靠近赤道,所以当地人的肤色确实黑的可以。印度人比较好面子,一直宣称自己是雅利安人的后代,但据我观察,至少机场门口的这些泰米尔族人,似乎更像土著人种,茶罗毗荼人的后代。有一点要说一下,佛教是古代印度人创造的,但绝大多数印度人所信奉的印度教,确是由雅利安人所创的婆罗门教发展而来的,加之神通广大的雅利安人还创造了梵文和梵经,所以印度人说自己是雅利安人的后代,其实也有那么一点依据。

但这里又有一个问题,时至今日,对印度发展影响最大的除了能源,便是种姓,而种姓从根本上无法根除的原因,是因为印度人信奉的印度教其实是建立在种姓制度之上的。换言之,只要印度教不除,那种姓制度就将始终存在。印度教为什么建立种姓制度,其实原因不复杂,印度教是一种外来征服者所创造的宗教,征服者数量稀少,为了让自己的统治更理所应当,自然要把自己摆在较为高贵的位置上,如婆罗门。而征服者的雇佣军就成了第二种姓刹帝利,而被征服者,自然就沦为了低种姓的吠舍和首陀罗。同时,印度教还告诉这些低种姓的人,苦难是暂时的,忍过去就能转世轮回。

金奈机场门口的车辆基本只有银和黑两种颜色。黑色是营运车辆,样子千奇百怪,而且老的掉牙。银色多是私家车,至于车型,则应了那句老话,车到山前必有路,有路必有丰田车。

砍了半天价,最终以五美元的价格上了一辆丰田卡罗拉车。从谷歌地图上看,酒店距离机场大概十二公里,所以三十块钱还算是可以接受。司机毫不费力,在一片废墟中找到我在Booking上订的绿宝石酒店,虽然酒店门外像一个废弃的石料厂,但房间装潢倒还说得过去。走出酒店,立即来到了真实的印度,遍地的垃圾,随地大小便的黄牛,唯一让我有些意外的是,这个以驴车为主要交通工具的城市,此时竟然也在修着地铁,而且还即将竣工。

金奈机场门口的车辆基本只有银和黑两种颜色。黑色是营运车辆,样子千奇百怪,而且老的掉牙。银色多是私家车,至于车型,则应了那句老话,车到山前必有路,有路必有丰田车。

砍了半天价,最终以五美元的价格上了一辆丰田卡罗拉车。从谷歌地图上看,酒店距离机场大概十二公里,所以三十块钱还算是可以接受。司机毫不费力,在一片废墟中找到我在Booking上订的绿宝石酒店,虽然酒店门外像一个废弃的石料厂,但房间装潢倒还说得过去。走出酒店,立即来到了真实的印度,遍地的垃圾,随地大小便的黄牛,唯一让我有些意外的是,这个以驴车为主要交通工具的城市,此时竟然也在修着地铁,而且还即将竣工

饥肠辘辘的我想找一家餐厅垫吧垫吧,但在马路边溜达了三四十分钟,却始终一无所获。

这时我意识到了,这的人虽然和加德满都人长得有几分相似,但其实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尼泊尔善于自我营销,所以加德满都街头各国游客随处可见,各式餐厅也鳞次栉比,但这里满大街似乎只有我一个老外,一个东亚黄种人。以至于无论我走到哪,都有人用惊叹且好奇的目光向我身上反复打量,让我多少觉得有些尴尬。出发前曾听人说过,印度基本没有公共厕所,转了一圈发现这纯属谣言,因为这里处处都是公共厕所。只要走到距离墙壁三米以内的地方,强烈的臊臭味便会扑面而来,让人头晕眼花。

好不容易到了没墙的地方,情况却变得更加槽糕,河里的水颜色漆黑,飘散的气体更是让人眼都睁不开。但奇怪的是,住在河边的人还不少,而且更让人无法理解的是,远处还有人在河里洗着衣服。

穿梭了一个多小时,瞅见了一间还算卫生的餐馆。我不知道这里上次有外国人用餐是何时,但我一进来,老板立即从桌子底下抽出了一张英文菜单给我。让原本对印度已无可奈何的我又生出一丝好感。
行走片刻,一座无名小庙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印度教寺庙其实有点类似于穆斯林的清真寺,因为它不仅仅是一个宗教场所,还是集宗教,学习,休息于一身。信众在外面走累了,可以到里面休息喝水,再睡上一觉。

印度教佛塔上的塑像蓝的蓝,黄的黄,至于原因为何,其实并没有什么定论。捡好的说,蓝色代表海洋和天空,代表无限的力量,但真实情况是,世界上所有搞偶像崇拜的宗教,基本都是以当地人的形象创造神明。

举个例子,耶稣是否真的存在过,现在全世界没有不同意见,都认为他确实存在过,而且存在年代也能大致估算出来,但耶稣究竟长什么样,就不太好表述了,但无论怎么表述,基本的大模子是差不多的,因为耶稣是伯利恒人,所以他肯定不能是黑皮肤塌鼻梁,也不可能是黄皮肤黑眼睛。同理,玉皇大帝也是这样,因为是用中国人的形象去创造,所以历史上各朝各代,从未出现过高鼻深目的玉皇大帝。

同样,印度人在创造他们心中的神灵形象时,也主要以身边的人物为主要创作素材,但印度人普遍肤色黝黑,这种肤色制造塑像有个问题,就是离远了很难区分谁是谁。所以既本着实事求是,又本着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印度教便将几位主要神灵从黑色改为了蓝色,即告知大家神灵也是有色人种,又让大家便于区分。

湿婆,Shiva,印度教三大主神之首,江湖人称毁灭大神,佛教称大自在天,配偶为雪山神女。

毗湿奴,Vishnu,印度教三大主神之二,江湖人称保护大神,佛教称大黑天子,配偶为吉祥天女。

梵天,Brahma,印度教三大主神之三,江湖人称创造大神,佛教称大梵天王,配偶为妙音天女。

虽然同为三大神,但就地位而言,梵天相比湿婆和毗湿奴其实相差甚远,因为印度教主要就三个教派,毗湿奴派,湿婆派和性力派。其中第一个奉毗湿奴,后两个奉湿婆,唯独梵天没什么信众,但梵天在泰国很有市场,化身四面佛,备受推崇。

看完三位主神的造像,可能有人会问:“为何三主神都长得差不多呢?”原因是这样,印度教的三主神其实很类似基督教中的三位一体。举个例子,读圣经时大家都会好奇一件事,就是耶稣到底是人是神,如果他是人,那他为什么能救别人?不是说只有神才能救赎世人吗?如果他不是人,那他的死还有什么意义?神可以永生,那上十字架不是逢场作戏?所以耶稣必须又是人又是神,但是人是神的同时形象还必须统一,结果就有了圣父,圣子,圣灵,但核心是统一的,是一个神。印度教也是这样,印度教虽然是多神教,但具体到教派,却又是单神的,例如湿婆教派。湿婆作为唯一的神,可以自己完成从创造到毁灭,但教派原型又必须是统一,不然就成湿婆教了,不是印度教了。

看看神二代加内莎,因为和神没有了直接的关系,不用被三位一体的理论缠来缠去,所以形象立马突破了之前的条条框框。

寺庙两侧的道路还算干净,小店里所售的物品也基本都是纯手工制作。看的出来,这个国家确实工业化程度极低,因为所有商品的差异化都极大,仅有的工业制成品也都非常初级。但如果用发展的眼光看,印度如果开始搞工业化,那对中国的冲击势必很大。因为印度的原材料和人力都比中国便宜太多,唯一缺的就是资金,如果印度能吸引到足够的外来资本整合资源,那是相当可怕的。因为根据一价理论,只要商品相同,价格就会趋同,中国已经把全世界百分之七十的高利行业做成了低利,印度如果参与,低利就会变成微利。印度工业化程度极低,其实和它是一个计划经济国家也有很大的关系。

印度几乎所有的工业制成品包装上都印着价格,这样的好处是买东西时不用讨价还价,坏处是物流成本无法核算,越远的地方越不合算。商家核算成本收益后会对市场加以选择,所以时至今日,印度多数地区依然只能消费原材料,而非商品。

金奈市民最常见的着装是,衬衣搭配西裤,再搭配拖鞋。其实多年来我始终搞不明白,为什么印度次大陆上的男性无论天气多热,都选择穿衬衣长裤,而极少穿T恤短裤?似乎无论身处社会哪个阶级,从事哪种工作,衬衫西裤都是他们的首选。

中国方言众多,但除了少数民族的语言外,各种方言的书写方式都是相同的,因为两千年前我们就搞了书同文。但印度截然不同,因为历史上很少统一的王朝,所以印度各地土邦的语言非但发音不同,连书写方式也都完全不一样。

全世界常用的语言大概三千种上下,印度一家就占了五百之多。没有统一的语言,就很难真正让不同地区的民众形成对国家的认同,所以在外人看来,印度这国家始终是一盘散沙。印度卢比后印着十五种官方文字,其中最普及的就是官方语言印地语,以及书写印地语所用的天城文。现在的天城文,孟加拉文,泰米尔文其实都源自古代婆罗米文。印度其实还有更早的印章文字,但可惜南亚这片土地上一直没有涌现出像商博良这样的天才,能15岁掌握拉丁语、希腊语、阿拉伯语、希伯来语、古叙利亚语、梵文和古埃及语,16岁发第一篇学术论文,19岁任正教授,34岁时解读罗塞塔。所以印章文字一直也无法解读。

想尝试一下公共交通,发现根本挤不上去,只好无奈作罢。

迫不得已,拦了一辆tutu车,上车前还讲了半天价,但是当我看到司机师傅的衣领时,顿时一阵心酸。

从海边可以明显的感到,印度教虽不像伊斯兰教那样保守,但也不算很开放的宗教,因为海边的妇女都穿着莎莉下海,而非泳装。当然,海边没什么换衣服的地方也是一个直接原因。

海滩对面便是马德拉斯斯大学,虽然学校名气不大,但却出过一位神人,就是历史上和圣雄甘地,诗人泰戈尔,一起并称印度之子的数学奇才-拉马努金。一个身处穷乡避壤,完全依靠自己探索,十年内总结出欧洲百年来数学领域全部重要定理的神人。

数学界对他的评价是:出身非常普通,完全自学成才,未经数学训练,知识储备不高,研究依赖直觉,成果空前绝后。想了解更多,可以看根据拉马努金一生所改编的电影,《知者无涯》。

二,民族有希望

离开马德拉斯大学,我搭车回到了酒店,休息片刻,准备第二日直奔传说中的印度明珠,孟买印度国内有很多廉价航空,譬如;IndiGo,捷星,香料,丝绸。

金奈飞往孟买一个小时多一点,中间还要在一片雨林中经停一次,机票价格是人民币五百元,不算贵,但也不算便宜。其实也有火车往返两地之间,但时间比较慢,需要24小时

港口,宝莱坞,天际线..... 孟买是这些年来我耳闻次数最多的印度城市。据说孟买人根本不将北京上海放在眼里,说他们未来的竞争对手只会是纽约伦敦,对此我半信半疑,因为金奈也算是印度大城市,但给我的感觉却无比糟糕,垃圾遍地,污水横流,多数人穷困潦倒。同属一个国家,孟买真的会有天翻地覆的变化吗?对此我多多少少有点怀疑。

走出机场后,我让出租司机送我去孟买最繁华的地方,结果下车后,出现在我眼前的是这样的一幕。底盘直接着地的紫色路虎卫士。

各种用建筑垃圾搭成的简易房屋,屋外还挂满了各式换洗衣服。

马路上的汽车十有八九没有倒车镜,变道转向全凭速度和喇叭。

街道两边既没有大商场也没有小超市,有的全是这种从业人员不超过两人的小铺。

走了四十分钟,我热的汗流浃背,但硕大一个孟买,还就真没有一个可以让人坐下喘口气的地方。据我观察,孟买大概有两间星巴克,一间位于泰姬玛哈酒店一楼,另一间位于机场候机楼。误打误撞,我走进了一个门洞,穿米黄色衬衣的这位老者见我满头大汗,立马从身后的不锈钢桶里接了一杯水给我,虽然水质一般,水杯似乎也没洗,但因为情意深长,我接过后直接一饮而尽。结果不出所料,五分钟我便感觉肚子有些不舒服。

从此我对印度人有了一个基本的认识,就是热情,但不负责!

喝完水,我发现院门旁边有一条小巷,走进一看,简直如同进了镜花缘。小发廊只有三平方左右大小,上面住人,下面剃头,看似凌乱,实则有序,有种大隐隐于世的感觉。

小巷里还有不少手工作坊,大家席地而坐,因为道路狭窄,货品无论是运出还是搬进,都要费九牛二虎的力气,但劳动热情却是相当高涨,真是再大的困难,都难不倒神奇的印度人民。

从小巷里仰望天空,首先看到的是各种粗细不一的电线,整条巷子最宽的地方不过三米,最窄的地方只容一人通过,虽然环境在我看来有些令人发指,但生活其中的人依然悠然自得。正如唐代诗人刘禹锡所说:山桃红花满上头,蜀江春水拍山流。 花红易衰似郎意,水流无限似侬愁。

在小巷中行走,要尽量走在中间,因为两侧趴满了各色山羊。

其实有件事我一直很好奇,就是印度教徒到底吃不吃肉。在英国读书时,我曾经和一个印裔英国人一起合租过半年,他告诉我,印度人其实纯粹不吃肉的不多。只不过印度人吃的肉的品种比较单一,就是鸡肉和鱼肉,不太吃猪肉,牛肉和羊肉。

来到印度,我发现确实如此,因为菜市场几乎都是白肉占绝对主流,红肉基本看不见。至于小巷里的人为什么养这么多羊,据我观察,主要是用来喝奶。我们之前说过,印度这个国家物流体系极差,所以多数东西要靠自给自足。奶制品的加工运输需要冷链,所以在印度多数人如果想喝奶,只能靠自己养牛养羊。
走了二十多分钟,终于从小巷子穿了出来。这时我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来印度两天了,似乎在大街上还没看到一对手牵手的情侣,不是男男一堆,就是女女一群,而且两男牵手的走在一起的还颇多,让人着实不解。

走出小巷,我再次被吓了一跳,面前的马路堆满了各种废旧金属,以及汽车零部件,感觉像是整座城市刚被轰炸过一样。

虽然一脸漆黑,但脸上露出的笑容却依然真挚。其实从街道就可以看出,印度确实不是一个中央集权的国家,不然街道不可能如此随意乱摆。虽然没有约束,但是不是真的就可以无所顾忌的随心所欲,其实也不一定。

楼间的缝隙似乎都是天然的垃圾场,里面粪水横流,老鼠成群,看到这里我也很奇怪,为什么环境如此之差,但一墙之隔的人竟然能完全不为所动。

两墙之间缝隙大的地方,垃圾就变成了这样。在家时我妈常说我是陈景润,因为我可以完全不顾外界世界,只看书写书,但到了印度,我发现在这里似乎人人都是陈景润,人人都可以做到“忘我”境界。

这种已经被压成相片的老鼠尸体地上随处可见,但根本没人介意。

最可怕的还是这种高楼,因为没有上下水系统,所以家家户户都在墙外装了排水管,各种尿水和粪水时不时就飘落下来,给你突然的惊,但没有喜。

上面粪水飘落,下面食肆档口生意红火。走在孟买老城区街上,一个明显的感觉就是,虽然印巴分治多年,但孟买其实还是有非常多的穆斯林的。可能因为各方面的原因,这些穆斯林没有去巴基斯坦独立建国,而是留在这里继续深根发芽。

既然聊到这里,就顺便说下印巴分治的事。

现在的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前身都是英属印度,但因为南亚次大陆地方太大,人口也太多,所以英治时期,英国对这块土地的管理是很松散的,有点像中国西南的土司制度。具体来说,英国人只负责联络所有土邦的王公,至于王公怎么管理自己的手下,英国人不想管,也没精力管。虽然印度中国都被誉为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但印度的概念和中国是完全不一样。中国至始至终是一个国家的概念,无论名字叫唐叫宋,还是叫元明清,实质是不变的。但印度不同,印度的概念类似我们常说的中原或华夏,只是一个泛指的地理概念,具体是哪些国家组成了这个地理概念,几句话说不清,反正你知道英国人就占了印度就够了。

后来随着英国国力的日渐衰退,以及控制力的下降,这块土地上的人民开始有了自己的政党,其中影响力最大的就是印度教徒的国大党,和穆斯林教徒的全印穆斯林联盟。两党的领袖分别是甘地和真纳。很快,时间就到了1945年,原本隶属土邦的人民这时也有了点国家的概念,便想摆脱英国人的统治。

英国其实也意识到了,过去的统治肯定无法维系,但又不想一走了之,便想把印度搞成一个联邦,争取当个宗主国也好。但这时印度人已经不傻了,所谓宗主国,就是你主我仆,同意了将来还是要仰人鼻息,便坚决拒绝。结果英国人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就利用印度教徒和穆斯林教徒之间的隔阂,搞了一个印巴分治的方案,简单说就是印度教徒和穆斯林教徒分别建国。结果从此印度大陆被一割为三,西边称西巴基斯坦,主体民族是信仰伊斯兰教的信德族,俾路支族,旁遮普族和普什图族,中部为印度,东边称东巴基斯坦,主体民族是信仰伊斯兰教的孟加拉族。也就是从这时开始,次大陆上便再无宁日。

绿色大桶就是口渴喝水的地方,至于水源,我感觉就是地下水。
走在孟买老城区街上,我有一个非常明显的感觉,就是虽然印巴分治多年,但孟买其实还是有非常多的穆斯林的。可能因为各方面的原因,这些穆斯林没有去巴基斯坦独立建国,而是留在这里继续深根发芽。
简单说下印巴分治这事。现在的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国的前身都是英属印度。但因为印度地方太大人口太多,所以英控时期,英国印度这块土地的管理一直很松散的。具体来说就是英国只负责联络所有土邦的王公,至于这些王公怎么管理自己手下的领土和人民,英国人不想管,也没精力管。虽然英国中国都被誉为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但印度的概念却和中国的概念的完全不一样。中国至始至终就是一个国家概念,无论名字叫唐叫宋,还是叫元明清,实质是不变的。但印度完全不一样,印度的概念有点类似我们嘴里所说的中原地区或华夏大地,它只是一个泛指的地理概念,具体是哪些国家组成了这个地理概念,几句话是说不清的,反正英国人就占了这块叫印度的地方。后来随着英国国力的日渐衰退,以及控制力的不断下降,这块土地上的人民开始有了并壮大了自己的政党,其中影响力最大的就是印度教徒的国大党和穆斯林教徒的全印穆斯林联盟。两党最著名的领袖分别是甘地和阿里真纳。很快时间就到了1945年左右,原本各个土邦上的人民这时多多少少也有了点统一国家的概念,便想摆脱英国人的统治。英国人也意识到了,过去的统治肯定无法维系,但又不想真的一走了之,便想把印度搞成一个联邦,争取当个宗主国也好。但这时的印度人已经不傻了,所谓宗主国就是你主我仆,同意了将来还是要仰人鼻息世世为奴,便坚决拒绝。这时英国人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利用印度教徒和穆斯林教徒之间有隔阂这一点,搞了一个印巴分治的方案(简单说就是印度教徒和穆斯林教徒分别建国),没想到还真成功了。从此印度大陆被一割为三,西边称西巴基斯坦,主体民族是信仰伊斯兰教的信德族,俾路支族,旁遮普族和普什图族,中部为印度,东边称东巴基斯坦,主体民族是信仰伊斯兰教的孟加拉族。也就是从这时开始,印度次大陆上便再无宁日。

印度街上确实牛很多,但这里面其实也是分大牛小牛的,印度的大牛就指白色的牛,也就是最高贵的牛。小牛就是杂色的牛,也就是平民化的牛。为什么牛在印度这么高贵,原因也不复杂,因为在所有经济欠发达的国家和地区,牛其实都是非常珍贵的,只不过在印度更加明显而已。

我们今天看牛很平常,但是回推一百年,在没有农用机械的年代,牛就是最重要且唯一的大型生产工具,没它人就要饿死。

虽然脏乱,但走到孟买街头其实还是挺有意思的,因为这里有一种独特的繁华,可以说是真正意义上多层次的繁华,只有在这里,啮齿类动物,灵长类动物,偶蹄类动物才能在一个共同的空间里,毫无约束的你来我往。

穿过了二三十条街,我终于找到了一块酒店较为密集的地区。来印度两天,我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印度这国家虽然穷,但你还真的没办法在这里穷游。因为条件差,这国家游客很少,游客少酒店就少,酒店少定价就高,定价高来的游客就少,游客少酒店就少.........循环始终

酒店旁的小广场上立着一尊塑像,远远望去,似乎是甘地同志。虽说名冠寰宇,但研究多年,我发现甘地同志这一辈子其实也没干什么,唯一还行的就是喊口号。反倒尼赫鲁,其实眼界和格局还都可以。只不过六十年初他挑起中印的边界冲突,让自身形象大打折扣。点折扣归折扣,他对印度的影响那始终是深远的。

尼赫鲁的女儿是英迪拉甘地,外孙是拉吉夫甘地,外孙媳妇是索尼娅甘地,曾外孙是拉胡尔甘地,属于典型民主国家甲天下,但祸兮福所倚,英迪拉甘地被锡克教徒枪死,拉吉夫甘地又被泰米尔人炸死,再加上被印度教徒打死的圣雄甘地同志,让人觉得在印度当领袖其实风险还是很高的。

小广场旁有一座车站,原本用来候车的座椅成了底层人民的休息场所。中国虽然也有城乡两级,但只要用功读书,还是有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机会的。

印度不同,低种姓的人即便接受了教育,成为了教师或者是医生,高种姓的人也不会请你去教书看病的,而其他低种姓的人,又没有经济能力请你去看病教书,所以最后的归宿依然是回家种地。感觉就像一只无形的手,看不见,但摆脱不了。

印度又是一个没有经历过土改的国家,广大土地基本都握在地主老财的手里,所以回家种地也是充当佃农,再加上印度人没有闹革命的传统,所以千百年来低种姓的人唯一的指望便是下辈子投胎到一个好人家,又因为他们把主要的精力和注意力都放在来世上,所以多数印度人对今世的生活是既没追求也没动力,没事了就睡觉,睡醒了就吃点,吃饱了就躺会,躺饿了再吃点。看到这你就会理解,为什么大家认为印度人热情,但不负责。

简单的印餐,其实挺适合我的口味。吃完饭我又踏上找酒店之路,真是一分钱难死英雄汉。希望未来能有眼界开阔的老板资助我,让我收集资料,帮你分析外部环境,其实这种资助不亏的。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泰姬玛哈酒店,当然,我是不可能住这的,也就看看而已。

这酒店能扬名于世,主要是因为六年前的那场恐怖袭击。“在孟买恐怖袭击事件中,印度调动了数百警察和特种兵前往事发地剿匪,但仅仅四人组成的敢死队却占据了泰姬玛哈饭店长达60小时。

据透露,泰姬玛哈酒店至少发生了5起爆炸,双方的交火已造成多人伤亡。死者除了2名被击毙的恐怖嫌疑分子外,还包括一名不知国籍的外国人,和10名军警,这其中还包括了孟买反恐特种部队司令.......

消息传来,各界哗然,认为此事暴露了印度反恐特警部队应急能力的严重不足。但官员表示,特种兵虽然携带了各类地面战斗的轻型武器,但并没有配备足够的夜视与热成像器材,加之当时现场一片混乱,他们根本无法确定饭店内恐怖分子或者人质的位置。更让外界不解的是,印度军警高官宣称,这只特种兵部队此行最主要的任务是“保证自身安全”,其次才是完成作战任务......

泰姬玛哈酒店楼下,路易威登,迪奥,沛纳海,江诗丹顿一间挨一间。

但十米以外的人行道上,却睡满了无家可归的底层人民,而且这些人还真不是专门跑这来乞讨的,还就是找地睡觉的。可能他们觉得这离海边比较近,比较凉快吧。

第二天起了个大早,准备去著名的千人洗衣厂看看,出门刚走了几步,便见到一个又腥又臭的鱼市,衣着花枝招展的妇女俯身选购着各种臭鱼,虽然每条鱼身上都覆盖着厚厚一层苍蝇,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到顾客们选购的热情。

又走了五六分钟,我突然眼前一亮,因为在密林深处,我发现了一个无比现代的健身会所,和左右两边肮脏老旧的建筑一比,简直恍如隔世。来之前就听说这个两级分化很严重,但当自己真的到了印度后,我发现这种差距早已不是两级分化可以形容的了得。一来,这与印度大陆千百年的种姓制度有关;二来,政府也有很大的责任,因为在印度转了这几天,我丝毫察觉不到这里有政府的存在,一切都是无序的野蛮生长。当然,这样会让整个社会看上去活力勃勃,但坏处是你根本无法预估这个活力到底是好是坏。

第二天起了个大早,准备去著名的千人洗衣厂看看,出门刚走了几步,便见到一个又腥又臭的鱼市,衣着花枝招展的妇女俯身选购着各种臭鱼,虽然每条鱼身上都覆盖着厚厚一层苍蝇,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到顾客们选购的热情。

又走了五六分钟,我突然眼前一亮,因为在密林深处,我发现了一个无比现代的健身会所,和左右两边肮脏老旧的建筑一比,简直恍如隔世。来之前就听说这个两级分化很严重,但当自己真的到了印度后,我发现这种差距早已不是两级分化可以形容的了得。一来,这与印度大陆千百年的种姓制度有关;二来,政府也有很大的责任,因为在印度转了这几天,我丝毫察觉不到这里有政府的存在,一切都是无序的野蛮生长。当然,这样会让整个社会看上去活力勃勃,但坏处是你根本无法预估这个活力到底是好是坏。

千人洗衣厂是孟买著名的景点之一,但其实它就是一个洗衣服的地方,没有特别之处。印度之旅除了古文明,其实主要就是看稀奇,因为在其他国家你真找不到这么脏的地方

既然来了印度,肯定要尝试下当地的火车。孟买的中心车站就是我身后这座辉煌壮丽的建筑,不用多说,一看就知道是英国人留下来的。虽然英国人也走了大半个世纪了,但车站里面依然维护的不错,就是尿骚味有些大。

外国人在印度买火车票,必须去专门的窗口,哪怕再小的站也是,我其实不知道这么做的原因何在,不过价格其实都是一样的。

印度的车票大概分三种,一等二等是有冷气的,乘客基本也都是有钱人,三等(Sleeper)就是硬座车厢,通常臭气熏天。照片上这位白衣女士是位中国人。她来印度是来苦行的,所以从头到脚一身睡衣,身后还背了一个旧水壶和几张干大饼。不出所料,她果然选择了三等车票。我投去崇敬的目光,并祝她好运。

买完去斋浦尔的票,我决定去电影《贫民窟的百万富翁》的拍摄地达维拉看看。有点出乎意料,孟买多数司机其实不知道这地方在哪,因为达维拉是一大块区域的名字,具体拍摄时的贫民窟在哪,司机都表示不知。还好Google地图有提示,半个小时后,入口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和想象中不同,这个贫民窟的入口处极小极小,如果不是专程来找,恐怕路过十回也发现不了。

路口只容一人通过,路边的大叔微笑着对我说:“欢迎来到真实的孟买!” 走了六七分钟,终于到了一个可以转身的地方,我发现在这里吃水依靠地下水,排水则完全依靠坡度,所以贫民窟越往里走,地势便越高。虽然环境拥挤,但家家户户依然对生活充满了热情。

转了半个小时,终于走了出来。总体来说,住在达维拉里的人其实并不是最穷的人,只不过这里空间最狭小,所以用作了电影的拍摄地。南亚次大陆的人对东亚人都异常好奇,只要碰到一个,就会围着你左看看右看看,但其实并没有什么恶意。

此外,贫民窟里住的人虽然穷,但也都不是什么坏人,如果真是作奸犯科的坏人,他们也不会那么穷。回酒店的途中刚好路过一间小学,虽然校舍有些破旧,但学生的着装倒还算整齐干净,仅凭这点,其实就比我国的西部强。作为甘肃人,真心希望祖国给西部地区的儿童更多的关怀和帮助,别让他们总是输在起跑线上。

三,国家有力量

孟买有三四个火车站,打听再三,才知道去斋浦尔的车停靠在一个叫 Bandra Terminus的车站,司机开了半个多小时,站牌出现了。

Are you kidding me? 这是我看到车站后的第一反应。但当地人依然在这里生活的很开心。

颠了一宿,斋浦尔到了。这里被誉为粉色之城,但整个城市粉色建筑其实并不多,黄色倒是不少,不知道是不是掉色的缘故。

印度其它地方不太一样,斋浦尔的城市布局全完是由莫卧尔帝国皇帝奥朗则布的庭臣杰伊·辛格二世设计的,后来因为要迎接爱德华七世,当地王公便下令将城中所有房子面街的一面髹成粉红色。图为风之宫,算是斋浦尔粉色之城的地标之一。

印度河文明的晚期,雅利安人穿过兴都库什山,从欧洲迁移到了印度次大陆。他们有没有创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国家,谁也说不清,但他们确实创造了印度历史上很重要的一个时期,就是吠陀时期。

为什要叫这个奇奇怪怪的名字,因为雅利安人把有关这一历史时期的东西都记录在一些叫《吠陀》的经书里,其中《梨俱吠陀》成书最早,大概是公元前12到前9世纪,所以我们也管早期吠陀叫梨俱吠陀时期。《娑摩吠陀》、《耶柔吠陀》、《阿闼婆吠陀》成书比较晚,大概是九世纪到五世纪左右,所以这三本书里记录的时期,便称做晚期吠陀时期。

但这里又有两个问题,一是中国没人能翻译这套书,虽然很长时间中国的古梵语研究都算是领先世界的,但书里到底说的是什么,不是特别清楚;二是比《吠陀》晚的多《罗摩衍那》(具体意思为:王子罗摩历险记)和《摩诃婆罗多》(具体意思为:婆罗门的王位争夺战)基本都是不可信的神话故事,那这么想,《吠陀》显然也不能作为信史存在了,应该就是文学艺术品。

除此之外,这个时期挖掘出来的文物和遗址都极少,所以印度的前两个文明时期其实都是一条腿的文明,印度河有东西没记载,吠陀有记载没东西。

走累了吃点东西,各种豆子里还掺杂着西红柿,价钱只要人民币一元。

吠陀时期结束后,印度就进入了佛陀时期。

佛陀时期这个名字是中国人自己起的,因为佛陀大致是诞生在这个年代,但这里又有一个问题,就是佛陀这人其实是尼泊尔人,所以称呼印度古代为佛陀时期,似乎又有点不妥。所以现在大家更习惯称呼那个时期为战国时期。

这时次大陆上开始列国并举,其中最著名的是迦尸、憍萨罗、鸯伽、摩揭陀、跋耆、末罗、支提、跋蹉、俱卢、般遮罗、摩差耶、修罗色那、阿湿波、阿盘底、犍陀罗和甘菩遮,这里面不单有王国,还有共和国。后来随着恒河流域的摩揭陀的不断强盛,次大陆上的经济政治文化开始从印度河流域向恒河流域转移,为什么这个时期开始转移,其实主要是因为工具的发展,因为恒河流域树多,石器时代时很难生产生活,到了这个时期铁器开始出现,所以转移出现了。

频毗娑罗统治摩揭陀的时期,印度开始有了真正意义上的信史,因为有很多史书和典籍可以证明这位君主真的存在过,而在此之前的,基本都是源于口口相传的神话故事,类似中国的三皇五帝,证实很难,证伪也很难。

频毗娑罗和他的儿子阿阇世都算是圣主,所以一系列政治改革进行完后,摩揭陀基本奠定了北印度盟主的地位。

到公元前4世纪,摩诃坡德摩·难陀建立的难陀王朝统治了摩揭陀,让摩揭陀的影响范围一直拓展到了中部德干高原。但同时期,波斯皇帝大流士一世也征服了印度西北部地区,并将那里变成了波斯帝国的一个省。

没过多久,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又来了,不过大帝并没有在印度久留,而是转了一圈就走了。但这时,一个伟大的人物出现了,就是旃陀罗笈多。旃陀罗笈多先是抵抗了亚历山大,随后又推翻了摩揭陀的难陀王朝,然后建立起了印度历史上第一个中央王朝,孔雀王朝。

孔雀王朝在三世王阿育王时期达到极盛,接连吞并了南方的羯陵伽和安度罗,让印度大陆第一次获得了统一。但这里面又有一个问题,就是印度的史料确实提到了阿育王这么一个看似千古一帝的人物,但他具体出现在什么年代,说不清楚。为什么印度人不把他记清呢?因为印度人看世界不是线性的,而是轮回的,他们觉得这些事没什么可记的,反正过些年还会有下一个阿育王。

不管阿育王到底生活在什么时期,反正他一挂,孔雀王朝就不行了,没多久便又退回到了过去摩揭陀的那点地盘里。

但你不打别人,别人会来打你呀,结果印度就迎来它的第四个时期,外族入侵时期。最先来的是希腊人,然后希腊人又被安息人征服了,接着是月氏人,他们前后穿插,左右迂回,建立了贵霜帝国,也是同时期,大乘佛教和犍陀罗艺术开始兴起。

但刚得瑟了没几天,白匈奴又来了,不过还好,这时印度本土的笈多王朝已经兴起,算是能和白匈奴在次大陆上分庭抗争一下,但这里又有一个问题,就是笈多王朝的兴起时间,原因和过程,现在一个都搞不清。还好当时法显写了《佛国记》,才证明笈多王朝确有其事。随着笈多王朝的衰落,拉其普特人又登上了历史舞台,不过他们领导的国家似乎没什么值得一提的,至此,印度中早期历史便说完了,如果大家还有兴趣看,等到了阿格拉我继续讲。

斋浦尔必去的景点就是这个琥珀堡,之所以叫这个名字,不是因为这个城堡修得像琥珀,而是修建城堡的山叫琥珀。城堡是拉其普特风格,而且在城堡的顶层还有一间小旅馆,如果时间允许,在城堡住一天也是不错的选择。

站在城堡往下看,可见水池中的花园,以前常有大象在水池里饮水休息,可惜我没遇上。


从斋浦尔到阿格拉的列车还不错,全程冷气,还有免费的咖哩米饭。

作为一个全世界著名的旅游城市,车站前的环境卫生真的应该好好打扫一下。

整个次大陆的国家都对外国游客实行十倍票价,例如泰姬陵,本国以及南盟成员票价是50卢比,而外国人则是750卢比。但这里面并不是没有空子可钻,我们之前说过,印度多年来只是一个地理概念,所以这个国家是没有统一的语言的,而且印度有东方五邦,这些邦的民众长的就和中国人差不多,所以我们如果穿的土一点,然后硬着脸皮说自己是曼尼普尔人,其实也是没问题。

魂牵梦绕的泰姬陵终于出现了。也许这时大家要问,谁修的泰姬陵?为什么要修?好,那我现在继续给大家说说这段历史。乏善可陈的拉其普特时期渐渐走向终结后,印度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期,就是伊斯兰时期。伊斯兰教有一点不太好解释,就是关于教从何来的问题。有人认为创立者是穆罕默德,有人认为是天启,穆罕默德只是接受安拉的传旨,向人类传播教义而已。争议不说,我们只说结果。反正公元七世纪穆罕默德复兴伊斯兰教后,阿拉伯半岛很快统一,并向外扩张进入了四大哈里发时期。

阿里被刺后,倭马亚家族的穆阿维叶创建了倭马亚王朝,到了7世纪中叶,倭马亚王朝开始大举扩张,占阿富汗印度西北部,据外高加索中亚地区,征迦太基荡平拜占庭,最后横渡直布罗陀海峡,剿灭哥特,一直打到法兰克,才第一回碰了钉子。不过即便如此,阿拉伯帝国的版图这时已经是东起印度河,西临大西洋,北界咸海,南至尼罗河,是地跨亚非欧的大帝国。

但好景不长,公元750年,强盛的倭马亚王朝被阿拔斯推翻,随即阿拔斯王朝建立,也就是我们过去所说的黑衣大食。阿拔斯王朝前后存续了将近五百年,在王朝末期,皈依了伊斯兰的突厥人入侵印度,建立了一个相对完整的区域性国家,德里苏丹国。

德里苏丹国前后经历五个时期,在罗第王朝时期,被突厥化的蒙古人巴布尔剿灭,然后巴布尔建立了闻名于世的莫卧尔帝国。大家可能要问,什么叫突厥化的蒙古人,其实说来也简单,因为巴布尔是帖木儿的后裔,而帖木儿又是效力于蒙古人建立的察合台汗国的突厥人,所以就有了这个名字。

讲到这,泰姬陵的主人终于要登场了。巴布尔三战定南亚,建立莫卧儿帝国,但其子胡马雍当政时却被比哈尔击败,让莫卧儿王朝在印度的统治暂告中断,胡马雍逃到波斯后,做了宫廷里的客君,卧薪尝胆十年后,才向波斯皇帝借兵重夺故国。但胡马雍翌年便死于意外,继任者是其子阿克巴,阿克巴有些类似康熙,名为守成,实为开创,但唯一没交待好的问题便是继承人的问题。阿克巴有一个儿子叫萨利姆,此人曾趁阿克巴南征时自立为王,这种事如果发生在中国,王子必死无疑,因为无情最是帝王家。但阿克巴非但没杀萨利姆,还让他继承了王位,他便是莫卧尔王朝的第四任皇帝贾汉吉尔,而他的儿子沙贾汗,正是闻名于世的泰姬陵的建造者。

沙贾汗的第三任妻子叫姬蔓·芭奴,赐名叫穆塔兹·马哈尔,是一位波斯人,据说人长得闭月羞花,可惜那时相机还没发明出来,所以不知是真是假。历史上对这个姬蔓·芭奴基本没任何记载,只说她生过八男六女,最后感染产褥热,死于南征途中。临终前她向沙贾汗要求为她建造一座陵墓,沙贾汗应许,然后聘请各国的能工巧匠日夜赶工,22年后,泰姬陵终于完工。泰姬陵音译自Taj一词,意为圆锥形高帽建筑,所以但凡这类造型建筑,其实都可以成为泰姬。

建完没多久,沙贾汗便被自己的儿子奥朗则布囚禁了,然后每天只能在阿格拉堡的八角宫内透过小窗,遥望远处河里泰姬陵的倒影。

奥朗则布领导莫卧尔帝国再次完成了整个南亚次大陆的大一统,但可惜后继无人,最终将国家拱手让给了经过文艺复兴和工业革命洗礼的欧洲列强。关于印度的历史,就先讲到这里。至于英属印度时期又发生了怎样的故事,有机会再说。
到了泰姬陵的门前,排队的人摩肩擦踵。整个南亚次大陆的国家都对外国游客(南盟除外),实行十倍与本国人的票价。例如泰姬陵,本国以及南盟成员票价是50卢比,而外国人则是750卢比。但这里面并不是没有空子可钻。我们之前说过,印度多年来只是一个地理概念,所以这个国家是没有统一的语言的,而且印度有东方五邦,这些邦的民众长的就和中国人差不多,所以我们如果穿的土一点,然后硬着脸皮说自己是曼尼普尔人,其实也是没问题。

一路颠簸,终于来到印度之行的最后一站,德里,此时的我已经晒出了印度人的肤色,所以进红堡时也可以享受本国人票价了。浏览完几处地标后,我决定写点自己的感想。

第一,虽说英语是印度的官方语言,但多数印度人其实并不会说英语。部分会说英语的,也会说的很有意思。举个例子,在孟买时我要问一个地方,那个地方其实就在直走过三个红绿灯后右拐。无论是说Keep going,third junction turn right,还是说 Pass three traffic signals, then turn right其实都可以,但印度人的表达方式却是:“窝C,窝C,窝C,Right!(我估计他想表达的是:“walk signal,walk signal,walk signal,turn right”) 虽然理解有难度,但其实仔细听还是可以理解的,就凭这个,其实已经胜过改革放开初期的中国很多了。

第二,如果仅就环境而言,印度可以用你能想到的最恶劣的词去形容,什么最脏,最臭,最恶,最烂,都可以。但这么差的国度,又有很多地方是我们很难理解的。譬如,印度的车基本就是瞎开,但几乎没有车祸。贫富差距极大,但从来不见有人吵架滋事,相反还较为平和。每个女人的纱丽颜色纹路都不一样,但男人的打扮又都很统一。在火车上即不打扑克玩手机,但也不看书不看报,似乎对于他们,生活从不富足,但也从不空虚。

第三,一路走来我发现印度有三多三少,三多是人多地多垃圾多,三少是山少水少老人少。其实仔细想想,这六项基本就预见了印度的未来。人多说明劳动力丰富,且价格低廉,地多保障了发展可持续性,垃圾多说明管理的欠缺,山少则为发展基础设施建设扫清了最大的阻碍,水少就需要思考发展的方向,老人少则减轻了整个社会的负担,让印度的快速发展有了最根本的保证。总而言之一句话,留得青山在,印度不愁没柴烧。

   “人民有信仰,民族有希望,国家有力量”

本篇游记共含18137个文字,7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