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寻梦西欧(四)德国—德累斯顿访古

  • 出发时间/2016-05-08
  • 出行天数/21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28000RMB

       波茨坦的无忧宫在脑海中的影子尚未散去,一个与我们的南京有着同样悲剧色彩的城市已经近在眼前。德累斯顿,这个曾经有着浓厚的古文化气息,被称为“易北河畔的佛罗伦萨”的城市,在经过了二战时期的大轰炸之后,被笼罩上了浓浓的悲剧色彩。

Day 1 德累斯顿

       说起德累斯顿,我首先想到的就是南京。没办法,这两个城市实在太过相似,一样浓郁的古代文化气息,一个是众所周知的六朝古都,一个曾长期作为萨克森王国的首都,不仅如此,因为萨克森王国的一位国王腓特烈·奥古斯特一世同时作为波兰的国王奥古斯特二世,于是将德累斯顿作为最重要的皇家住处,尽管波兰的首都依旧是华沙。更有著名的麦森瓷器也是在此诞生。
       而另一点,也是南京德累斯顿非常类似的一点,他们都曾经历过巨大的浩劫。一个南京大屠杀死了三十多万人,一个德累斯顿大轰炸也给这个城市带来了灭顶之灾。当然,说起这个还有一个城市也曾遭遇过这样的大轰炸,就是日本东京
       到如今,所有的过去都已成为历史,孰是孰非我们已经无法评断,所能表达的不过一声叹息而已。

       大清早,我就拉上闺蜜背上相机向老城进军。德累斯顿的古建筑都集中在这一片,二战的痕迹也都留在这里。我今天便要循着这些遗迹探访当年。

       大清早,我就拉上闺蜜背上相机向老城进军。德累斯顿的古建筑都集中在这一片,二战的痕迹也都留在这里。我今天便要循着这些遗迹探访当年。

       此时的广场上已经有些人了,大多是像我一样背着相机的游客。不过还好不是很多。

       布吕雪平台上行人的影子被初升的太阳光拉得老长。

       森帕歌剧院也是历经沧桑了,曾经遭逢过两次摧毁,到1985年才第三度开幕。本来想着抽时间去看一场歌剧的,只是这天并没有吸引我们的演出,就算了,只在外面拍照留念好了。

       宫廷教堂就在森帕歌剧院旁边,离茨温格王宫也很近,前面就说了,老建筑都集中在这一块。

       这个雕塑是在森帕歌剧院前面的广场上,很显眼,一抬眼就能看到。据说这是奥古斯都二世骑马从德累斯顿出发去波兰的情景。

       小鹿特意查了一下,德累斯顿是有一个奥古斯都二世的骑士雕塑的,不过那个在靠近新城区的地方,是金光闪闪的,从骑士到马,再到马高高扬起的前蹄,全都是金光闪闪的,跟这个乌漆嘛黑的雕塑实在是差距太大。小鹿是个好奇心重的,得不到答案总觉得心里像猫抓一样,还是忍不住去问了导游,导游说,那个金骑士是奥古斯都二世没错,这个也是,大概是因为功绩斐然,城市里到处都有他的各种形态的雕塑。


       德累斯顿的宫廷教堂,依稀可以看到不远处的森帕歌剧院。二战时德累斯顿整个城市被炸成一片废墟,遭受了前所未有的破坏,如今的宫廷教堂是在烧焦的残骸上按着原样复原了,不得不说是一个伟大的工程。这比新建一座难多了。

       奥古斯都二世心脏就安葬在这个教堂的地下室,他的身体却安葬在波兰克拉科夫。外国人的想法果然不是我们能理解的。

       这个教堂外观可能在白天看起来很是破旧,墙上都是大片大片的黑色,像是刚被大火烧过。这正是复原这座教堂的原意。这整座教堂都是在二战之后原本的废墟上重建的,每一个角落每一块砖都是按着原本的样子,甚至很多砖都是用的大轰炸时被烧黑的砖,目的就在于竭力恢复原样。

       这就是德累斯顿大轰炸时被炸得残破不堪的砖块,也没有被抛弃,而是都用上了,不过是把破损的地方用新砖补上。我们可以明显看到那白色的是补上的新砖,被烧黑的那块破砖上面还能看见当年遗留下来的子弹孔。这样左一块补丁,右一块补丁的,看上去可能不是那么美观,却更让人忍不住叹息。

       再往前走就是茨温格宫了,新老建筑交织,对比非常明显。

       这也是一项十分浩大的工程。101米长的王侯出征图,图中包含1127-1876年间萨克森的三十五位国王,其中不乏兄弟、父子同行的,后面还有一些科学家、市民、士兵等人,还有一个就是这巨幅出征图的作者,纵然每个人下面都有标注姓名,也找了好久呢!更难得的是整个图是用25000片迈森瓷砖拼成的,而这些瓷砖并不是一批烧制出来的,其中的毁损的、色彩不符的瓷片会有多少可想而知。

       有真人作对比,更能看出这幅用瓷片拼出来的图有多宏伟。这条路又不算宽敞,真是很难用相机拍出全景的。

       只有这两张侧面拍的看的比较全面,事实上这也只是一部分。让人唏嘘的是,1945年的大轰炸将整个德累斯顿炸成废墟,方才的宫廷教堂就是重建的,只有这长长的一面墙没有被摧毁,这巨幅出征图也得以保存,不能不说是一种幸运。

       穿过那有着巨幅出征图的巷子,迎面就能看到这座教堂了,德累斯顿的圣母教堂。这也是战后重建的,重建历经11年,得到了英美、法国等世界各地的慷慨捐助,终于复原。只是相对来说,这个可能被摧毁的更厉害,大概从废墟里扒出来的被烧过得砖能用的很少吧,所以很多用的都是新砖,因此看起来比宫廷教堂的外观多了几分华美,如今已经成了一个和平的象征。

       近观可以看到雕塑后面那一块块黑色的砖,想来就是从废墟里扒出来用上的,只是能用的太少,所以还是新砖占大多数。

       这个王宫跟茨温格王宫在一个广场周围里面,想来是不同的国王在不同的时期修建的,所以名字不同。有好几个不同的入口通向这个广场。

       广场里面,有精心设计的草坪和喷泉水池,还立着很多巴洛克风格的雕塑。有不少人在水池边上歇脚。更多的来自世界各地的不同肤色的人在举着相机不停地按快门。

       这就是茨温格王宫了。

       这个钟在整点的时候会响起悦耳的音乐,而且每个整点的音乐还不同,很好听。

       整个建筑是巴洛克风格,当时主要是皇室举办晚宴的地方,怪不得这么宽敞。想来就像故宫的太和殿一样,能容纳许多人参加宫宴的。

       在地面上看视野还是比较局限,不过也能看得出来这组建筑的宏伟壮丽了。我平时很喜欢这种国王行宫啊、城堡什么的建筑,大概是因为最能近距离的认识并了解一个王朝的兴衰吧。

       在地面上看视野还是比较局限,不过也能看得出来这组建筑的宏伟壮丽了。我平时很喜欢这种国王行宫啊、城堡什么的建筑,大概是因为最能近距离的认识并了解一个王朝的兴衰吧。

       “登高望远”这话果然不错,沿着阶梯登上王宫的顶楼,视野一下子开阔很多,甚至能够看得到不远处的宫廷教堂的塔尖。

       蓝天白云之下,宏伟壮丽的建筑正在述说着古老的故事……

       这里看的更加清楚。行宫中央的大广场被精心设计的草坪和喷泉水池拼凑成美丽的图案。

       登上布吕雪平台,眺望易北河。

       布吕雪平台被称为是“欧洲的阳台”,也仅仅是阳台而已,视野确实是十分开阔,可以俯瞰易北河两岸的秀丽景致,其他的也就没什么了。

       斑驳破旧的老桥和对岸看起来无比闲适悠然的草坪沙滩的景色看起来似乎不是很搭调,但是有一种别样的韵味。

       看看这一幕,绿色的草坪,白色的沙滩,还有那些悠闲晒太阳的人们,谁能想象得到这个美丽的城市曾经遭遇过那样惨烈的灾难?

       不得不说,德累斯顿是一个让人叹息却又欣慰的城市。这个古老的城市,在经过那一次巨大的灾难之后,已经浴火重生,就像一块美玉,经过打磨雕琢之后,虽然不像金银宝石那般光彩夺目,却有着不可忽视的莹润光泽

魏玛

       魏玛这个小城虽然地方不大,人也不多,却堪称德国的文化艺术之都。历史上的文坛巨匠歌德、席勒、维兰德,理论家赫尔德,音乐家巴赫、李斯特等等都曾在这里留下浓墨重彩的痕迹。从这些我们不难看出魏玛的历届统治者对于文化艺术的推崇。这个城市至今还留着很多历史名人的故居,其中最值得一提的就是歌德故居了,也是我们这次来到这里的重点目标。    

       魏玛真的是一个文化气息十分浓厚的城市,便是不为了看景点,就悠闲地在城中街道上、巷子里散散步,也是一种非常美好的体验。如果懒得自己走,也很容易,街道上有许多可选的代步工具,但是最有感觉的莫过于找一辆马车,在马蹄的踢踏声中与同伴一起体会城市的韵味。 

       这三个大家伙杵在这里是不是看起来很奇怪?我当时看到的时候还以为最右边这个是秦桧一流的人物,像秦桧跪岳飞一般请罪呢!后来才知道是个喷泉。水是从耳朵喷出来的呢!

       是不是很有韵味?这个城市就适合慢慢的走,细细的品味,匆匆忙忙的走马观花拍个照留个念就走反而辜负了这个美丽的城市。

       魏玛的花草市场,德国人很注重房屋的装饰,之前见到有很多民居的窗户上都有花草做装饰。

       魏玛作为一个得到古今中外皆认可的文化城市,它的底蕴和文化的发展自然是无可置疑的,也是历代文人墨客极其推崇的。而歌德和席勒无疑在这群星灿烂的文化史上有着无可撼动的地位。歌德毫无疑问是德国文化史上一个出类拔萃的光辉人物,他的《少年维特之烦恼》、《浮士德》应该有很多人都看过的。而席勒,他的《阴谋与爱情》、《威廉·退尔》也是传世巨著。

       这两个文坛巨匠偏偏感情又出奇的好,就连这座雕塑两人也是手拉着手十分紧密的走在一起,明明就是我们说的好基友,这个小广场也被当地人戏称为好基友广场。

       歌德在魏玛的故居。歌德曾在这里生活了半个世纪,著名动物叙事诗《列那狐》、诗剧《浮士德》都是在这里完成的。这个花园房处处留着歌德的痕迹。

       这个居所风景很好,有一个不算小的花园,园里种着各种花草树木,这个小花园原本是一片野地,歌德将它修改成了一个美丽的小花园。据说歌德在这里的前几年是租住的,后来变成了业主,就按着自己的喜好重新修整装饰。

       故居里每个房间都有带着地中海情调的不同颜色,那一定是歌德喜爱的。在这样的居所里搞创作,他一定是常常灵思泉涌的。

       歌德有一间很大的私人图书馆,现在还陈列着那些已经变成棕色的“古书”,他们一直放在那里,现在谁也不能去把它们再次翻开,他们将在那里永远的怀念这意味文坛巨匠。

       包豪斯设计学院博物馆就在歌德和席勒雕塑对面,抬眼就能看到,里面也有很多有趣的设计,如果有讲解器的话可能会好点,不然对于不懂建筑的人来说真的是搞不懂。

Day 2 维尔茨堡

       维尔茨堡是一座位于巴伐利亚州美茵河畔的古城。美因河原本是一条小河,河中有几处浅滩可步行通过,维尔茨堡便是在其中的一处浅滩上形成的,而美因河正从城中穿过。河上横跨一座老桥,曾经也受过毁损,现在已经修好了,被称为“小查理桥”。

       这是我们住的酒店。外面看起来似乎与旁边的建筑有些格格不入,不过内里十分精致典雅。

       酒店餐厅内布置的很温馨。

       从酒店窗口向外望去,能看到远处山顶上高高耸立的城堡,只可惜是私人所有,没有机会进去参观。

       维尔茨堡美因河上的老桥,这座桥建于15世纪,桥上有12座天主教的圣人石雕,其中便有维尔茨堡的创建者卡尔大帝的雕塑。

       这座桥比布拉格的查理大桥晚了一个世纪,因建筑风格相似,也被称作“小查理桥”。

       我们来的时候正赶上附近一所大学在开什么派对,所有的学生老师人手一杯酒走上老桥对饮聊天,原本安静的几乎不闻人声的老桥上顿时热闹起来。

       维尔茨堡不是个很繁华的城市,但是颇有些历史的厚重感。

       这是维尔茨堡的主教宫,也是我们来到这里的主要目的地所在。

       这座宫殿是热爱艺术的约翰·菲力浦·法兰兹·荀伯伦主教所建,是两任维尔茨堡大公兼主教的官邸。整座宫殿从1719年设计结构到1744年完工,历时25年,外观是典型的巴洛克式建筑风格,内部装潢则是非常华丽的洛可可式,不管是宫殿内部还是后花园都设计的十分精美。

       听说有些锁着的宫殿没有导游带着是不能入内参观的。我们是有导游带着,所以不少被锁着的宫殿也都进去看了,真的是极尽奢华之能事。只可惜殿内严禁拍照,我们进去的时候相机直接就被没收了。上面这张还是离开的时候趁着执勤没注意匆匆忙忙偷拍的,只是大主教宫的很偏僻的一个小教堂,大理石的墙壁和柱子,镶金的装饰,精美的壁画,无一不在显示着这座宫殿主人的豪奢。然而这还仅仅是一座不起眼的小教堂而已。

       从老桥上远眺两岸风景。

       远观维尔茨堡这座老桥,历史的厚重感在这里挥散不去。

本篇游记共含5037个文字,10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引用 九色鹿游世界 的图片:

2016-08-11 22:47

好想来一个说走就走的旅行!各种羡慕楼主呀!

2016-08-12 11:25

非常好的片子,很完整也很用心,对得起这次旅行,给大牌。继续发帖。

2016-08-15 12:53

引用 鼓鼓 发表于 2016-08-11 22:47:45 的回复:

回复鼓鼓:

2016-08-15 13:38

引用 kyocooool 发表于 2016-08-15 12:53:01 的回复:

非常好的片子,很完整也很用心,对得起这次旅行,给大牌。继续发帖。

回复kyocooool:O(∩_∩)O谢谢

2016-08-15 13:38

引用 九色鹿游世界 的图片:

互相关照!

2016-08-31 09:46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