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偷得浮生半日闲——行走思南路

  • 出发时间/2016-07-20
  • 出行天数/1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550RMB

旅行,有时是一种生活态度

       或许在很多时候,旅行是一种生活态度,不一定需要很多的时间或大把的金钱,上海出差有了半天的闲暇时间,于是信步行走在魔都的街头,去从那些四壁斑驳的老建筑和故纸堆中寻找故事,感觉也很好。

寻找每一片落叶下掩盖的故事——行走思南路

        很难想象,只需要两分钟,我就从繁华闹市的喧嚣中走入这一片静谧——仿佛从现代时尚的魔都走入了旧时的老上海。路面上行人稀少,路旁梧桐成荫。一栋栋小洋楼静静地矗立在那里,仿佛述说着什么。今天的我们很难数清,历史上的思南路发生了多少改变了中国甚至世界的事情,而那些随风飘落的梧桐叶下,又掩盖了多少历史的足迹。

       思南路与香山路的东南角是孙中山故居,这里自1918年起曾经是中山先生与夫人宋庆龄的在上海住所,应该是思南路最有名的建设之一。先生于25年病逝世后,宋庆龄夫人在此又居住了12年(其中有约四年旅居欧洲)。先生的丰功伟绩不必细说,而夫人这孀居的十二载又有怎样的艰辛呢?须知这十二年正是中国发生巨变的十二年,是中国历史上最混乱的十二年,也是各方力量为取得夫人支持费尽心机甚至不择手段的十二年。而这时的庆龄是一个刚刚三十出头的孤身女子,面对各方的各种热情邀请和暗杀威胁,想必也是愁肠百转吧。有人赞她惊艳了岁月,也有人惜辜负她了时光。人的一生,我想很难完美吧——即使宋先生庆铃这样的完美主义者。

        这本凝聚了中山先生一生心血的《建国方略》中大部分内容正是在这里完成的。可以遥想当初先生为了这本倾注了怎样的热情和精力才完成了这一书一图。而如今,恐怕这本方略的作用还不如先生亲自设计的“中山装”影响更大——很难数清这世上曾有过多少人穿过中山装,可是《建国方略》却在袁世凯的炮火中燃成了灰。

       楼下的院子很小,绿意盎然,正适合闲暇时的散步。纵观中山先生一生,恐怕在这里居住的时间应该是最为惬意却又最为愤懑的。这个小花园里曾有过多少舒心欢笑,多少争吵怒骂。这世上恐怕没有什么比亲眼看着一生一世为之奋斗的目标即将实现却又失之交臂更令人失望,懊恼的事情了。正是在这里,辞去海陆军大元帅的先生完成了《孙文学说》和《事业计划》,也是在这里与李大钊多次深谈并亲自主持了李大钊加入国民党的入党仪式,确立了国共第一次合作的策略,还是在这里,先生接受冯玉祥将军的邀请毅然北上踏上一生的最后一次征程。
       纪念馆颇有一些珍贵的历史资料和实物,越是细看,越是让人扼腕叹息,为了中山、庆铃两位先生,更为了那一段本就使人唏嘘不已的历史。

       思南路73号,是中共驻上海办事处。因为1946、1947年周恩来在此接待美国特使马歇尔并与国民党政府、各民主党派代表进行了多次会谈,被人们称之为“周公馆”。这是一栋三层的小楼,内部格局,家具甚至电器都尽量保持了原貌。正是在这里,一份份关系到中国亿万人命运的重要文件被反复修改并最终签订。而如此重要的地方当然必须全天候监控,第二张照片是马路对面的一栋并不起眼的房子,是当初国民党对周公馆进行监视的地方。而我拍摄的地方就是中共安保人员监视对方的监视点之一。双方每天都在不停地斗智斗勇。

       就是在这两个房间中,商谈的事情逐一形成文字记录并通过公开和秘密的途径把不同的版本传送到延安,然后根据各方面的反馈进行修改。而中间文件和不适合保留的文件则直接在下面的壁炉中化为灰烬,不知多少秘密都随之泯灭在历史的长河中。

       楼下的院落绿树成荫,一尊周恩来雕像伫立在树下,凝视着这个总理曾经工作、战斗的院落。那些特别的年代中,有多少各色人物出入这里。今天,这里安静了下来,只有时多时少的游客前来造访,而那些曾经的直到今天还影响着我们生活大事件逐渐已经被人们淡忘。

        这栋并不起眼的西班牙建筑中曾经居住了两位大名鼎鼎的人物:张学良与赵四小姐。比起孙中山先生和周恩来总理,这两位在坊间的传闻似乎多了不少。所谓“赵四风流朱五狂,翩翩蝴蝶正当行。温柔乡是英雄冢,哪管东师入沈阳”。这首让少帅耿耿于怀了半个多世纪的打油诗在九一八后风行一时。令许多人误以为张学良是一个纨绔子弟的标准。其实作为民国四大公子之一的少帅,张学良苦练的新军是东北军能取得第二次直奉战争胜利的关键因素之一,也苦练过网球,是能够在交际圈中一往无前的关键因素之一。作为一名军人,可以赢得最艰苦的战争,作为时尚型男,又精通各种最时髦的娱乐。这样的“有为青年”当然成为交际名媛趋之若鹜的对象。后来旅居美国的学良先生曾对唐德刚教授坦然承认自己都不知道一生有过多少女人并自称“平生无憾事,唯一爱女人”。在张学良将军的一生中,最重要的三个女人当属于凤至、赵一和蒋士云。然而,他真的是一个一心寻花问柳的花花公子吗?真若如此,有怎会有震惊世界的西安事变呢?这位洞察世事的世纪老人用一句自嘲给了世人一个热点——英雄难过美人关嘛——谁不对这个感兴趣。可是老人却逃避了一个承诺:在口述历史时会把若干历史大事件的谜底告诉世人。作为若干历史重大事件的核心人物,许多扑朔迷离的事情于老人都知之甚深。如果,老人已经故去了,也把谜底带走了。或许正如老人说的那样:一些事情,还是不说的好。

食蟹成隆行

       步行半日,当然要好好犒劳犒劳!
       中国的食蟹文化源远流长,而江南的蟹文化简直重的如同现而今京沪房价。据说食蟹的历史可以一直追述到周朝!而北朝的著名文人毕卓曾如此描述他的人生理想:“得酒满载百斛船,四时甘味置两头,右手持酒杯,左手持蟹螯,拍浮酒船中,便足了一生矣!”如果说这个姓毕的文人还不够分量,那么大文豪苏东坡的嗜蟹更是夸张,以至于专门作诗自嘲说:“堪笑吴中馋太守,一诗换得两尖团。”喜欢吃这一口的还有黄庭坚、陆游、李渔等等诸多文人,实在是数不胜数。
       所谓“ 金秋时节北风起,正是菊黄蟹肥时。”可是像我这般吃货实在等不及了金秋的十月。好在还有“六月黄”!这“六月黄”指的是少年期的大闸蟹,虽然个头没有成年大闸蟹大,但蟹黄却肥得快要流出来了的那种。“再鲜不过六月黄”,对懂吃蟹的老饕们来说,此等美味是花多少银子都值得一尝的,偏偏它却卖的并不贵。不过虽然叫做六月黄,但是那是阴历六月。公历其实要7、8月才上市。这大闸蟹一生中会经历十数次蜕壳,而“六月黄”则是大闸蟹进入成熟期的最后一次蜕壳,是大闸蟹从“青年”走向“成年”的过渡。
       上海著名的蟹馆有好几家:王宝和(至尊蟹)、新光酒家(政要去的多)、图安蟹味馆(清炒蟹粉很赞)、新花城蟹粉馆(超爱他家的蟹粉炒饭)、福1015(这个太贵了)等。而作为60多年的老字号——成隆行蟹王府当然也是我的挚爱!这次解馋拔草活动于是就选在了这里。

        对于嘴馋的食客而言,或许秃黄油捞饭和红烧肉拌饭最解馋了!像我这样没出息的,常常想着想着就能生出口水来。“秃”是苏州话,大概就是“单独,独有”的意思。“黄油”也就是蟹粉。所谓“秃黄油”就是“纯蟹粉而没有杂质”的意思。
       成隆行的秃黄油捞饭的卖相很好。首先是食具很讲究:古色古香的雕纹矩形乌木托,第次摆放着酱色的香醋、金黄的秃黄油和如玉般的米饭。金黄色的蟹粉浸泡在金黄色的蟹油中,把它们与上好的米饭拌在一起,让每一粒稻米吸附了美味的蟹油,沾满了蟹粉。吃到嘴里,那种蟹粉醇厚的味道与猪油所特有的香气相得益彰,再得到好米所独有的清清稻香,吃到嘴里真是荡气回肠,让你每一个味蕾都感到极度的贴心、过瘾!

          焗蟹斗常常给第一次吃的人以惊艳——小小的蟹斗中是满满的蟹肉与蟹粉。用小勺轻轻一掏就是满满一勺。放在嘴里,那种鲜、香、滑、软的味道刹那间充满整个口腔,仿佛要把味蕾融化了一般。这样的美味估计少不了猪油的提味与绍兴黄酒的调和。闸蟹这东西很是奇怪,精炼猪油和绍兴黄酒仿佛天生是它的搭档。一点点陈年花雕似乎是一把钥匙,可以迅速打开食欲,充分调动味蕾,使得闸蟹特有的香味充分发挥出来。而猪油则可以大大提升香味,烘托鲜味,两者真是相得益彰。
       

       来到成隆行,当然不会少了六月黄。蟹的美味众所周知,不必多提,而成隆行拆蟹的技术当然也是一流的。蟹粉豆腐出乎意料的滑嫩香美,应该是这里性价比相当高的一道菜。蟹粉小笼中规中矩,汤汁很是到位,喜欢。
       总体而言,这次食蟹非常满意。评价:味道很好,价格轻奢,环境古朴,服务上佳。

本篇游记共含3399个文字,1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就该定期出去走走啊……(借楼主的地方感叹一下哈哈

2016-08-12 15:30

引用 vivilifeli 发表于 2016-08-12 15:30:09 的回复:

就该定期出去走走啊……(借楼主的地方感叹一下哈哈

回复vivilifeli:就是呀, 有时不经意间的一个本地游会带来意外的惊喜。
如果可以,不妨关注一下我^_^

2016-08-13 16:45

定期出去旅行一下还是有必要滴,不一样的回忆呢。

2016-08-15 19:55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4F

引用 一只菜鸟 的图片:

2016-10-07 19:47

引用 一只菜鸟 的图片:

2016-10-21 10:21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