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那拉提信步 尽享宁静空间

8
风敲竹 LV.2
2016-08-12 16:22 284/3

饱览了那拉提雪域高原的广袤,欣赏了高原贵族—雪岭云杉的酷帅,感受了哈萨克姑娘开朗豪放的英气,作为一个步行爱好者,怎不在喜欢的草原来次说走就走的健身步行呢?
沿着景区干道向南,站在巩乃斯桥上,只见河水哗啦啦地向南流淌,河水不深,但速度却迅如奔马。一江春水向东流常见,向西流的在苏东坡词里有过描述:“。。。。。。门前溪水尚能西,休将白发唱黄鸡。”今天对着这奔流向西的巩乃斯河,觉得世间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过了桥,向前是通往空中草原和盘龙谷的道路,迟疑间看见右侧道路下方疏朗的胡杨树林,细细的溪水在林间草地缓缓划过,如一首宁静悠扬的钢琴曲。

这条幽静的道路两边,是苍劲婆娑的密叶胡杨树,百年以上的比比皆是,我看到最老的一棵是220高龄,还是健康向上的精神状态。比起云杉,我更喜欢胡杨,它不像云杉高冷,却耐盐碱,抗风沙,是草原英雄树。我向它的不屈和坚强致敬!

路遇骑马的少年,腼腆地问我:“阿姨,你要骑马吗?”攀谈中知道他四岁就开始骑马,马背上民族果然血脉强悍。

路边许许多多的野花,蜜蜂飞来飞去地绕着,沙棘、黑加仑、天山红楸已经成熟,看着眼馋,忍不住折了一枝沙棘,汁水很足,微有点涩。

向前再遇到巩乃斯河,不可忽视的是河南侧庞大的黄色建筑,在蓝天下安静优雅。为了突显它的沉静安详,特意避开远处白色的毡房取其一角,拍出来的效果出人意料的好,有英国小镇的气质。待后来转到建筑前面,方知道是是吴孙国王伟解忧公主建的赤谷城,,而前面宏大和气派只想到“王者风范”,怎么也看不出英国小镇的气质了。所以,换个角度看风景常常有惊喜。人生也是如此。

在草原上自由兜风的鸡应该是真正的草鸡吧,看它瘦而结实,迈着刚劲的爪子,优雅地踱步,却突然伸头向前啄去,抬头嘴边的蚂蚱还在挣扎,听到路上马蹄得得,立刻扑楞楞的高向高坡。

走过毡房后出现的黑狗一直跟在后面,不远不近地尾随,我是怕狗的,强自镇定的向前,等到听到它撒腿跑走的动静,回头看看,心下大安,它去草地的小溪边喝水了。继续向前,一会感觉它又不远不近地跟在后面,突然想起传闻的那拉提三怪:“石头垒墙屋不倒,姑娘丢了娘不找,小伙爬墙狗不叫。”原来是真的啊!

等看到草原部落的牌示,我离开大道,左拐进入旧旧的荒草萋萋的石板路,看到了乌孙国王的金顶大帐,穿着传统服装的哈萨克姑娘,还看到一个美丽得像仙女一样戴着校礼帽的的小姑娘。这是晚间篝火演出地,有歌手在简易舞台上正在练唱。

卵石和木棍搭成的小龛,不知道是做什么的,在看到第二个的时候,从它里面传出动听的哈萨克民歌,终于明白原来是音箱的外罩,心里默默的为哈萨克人点了32个赞。

天鹅湖圆形的水池中立着高高的石雕,上面像羊一样长角的应该是乌孙人的图腾,许愿池清冽冽的水倒映着蓝天白云,图腾雕塑也就有立于云端的感觉了。

穿过草原部落,又回到巩乃斯大桥,极目远眺:青山为屏,大河为带,其间是那拉提镇,明丽鲜亮如一幅油画撞入眼帘。

巩乃斯桥南右转的幽静小路,向南经赤谷城背面,在向南到草原部落,最终回到巩乃斯大桥约6公里的环路,本是安安静静的一片风景,今天因为我的遇见,却成了一种心情。

挥挥手到了告别的时候,那拉提:我在这里看到了巍峨雪峰、苍翠森林、平展河谷和广阔的草原,更记住了这一次尽享宁静空间的草原信步。

本篇游记共含1324个文字,1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好美的照片,文字再多点就更好啦

2016-08-12 17:56

2016-08-13 11:23

好棒的游记,楼主多写点吧,写完记得通知我,哈哈

2016-08-15 16:53
相关目的地:   湘西   湖南   吉首
1647张照片
相关目的地:德夯
游记目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