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永恒的微笑(二)——我的吴哥行

这一拖就将近一年,让我这个健忘的人再翻出当年那几本厚厚的向导书写完后半段游记该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在朋友的催促中,几次欲提笔又放下。直到这个春暖花开的周末,趁老公外出开会换来的半日空闲,我终于再次打开“柬埔寨”这个文件夹,只因心心念念那抹神秘的“永恒的微笑”,我觉得我有义务继续写下去,才对得起他。

上篇文末伏笔的在Bapuon卧佛的微笑中静静等待的那个更伟大的时代,就是十二世纪初的Suryavarman 2王朝,就是在这个王朝,吴哥窟诞生了。

Angkor Wat

 Angkor Wat翻译过来就是大名鼎鼎的“吴哥窟”,它有着太多的标签,以至于我已不再想大幅罗列。Angkor Wat建于十二世纪初的Suryavarman 2时期,是当时王朝的首府及供奉Vishnu的国庙,也是吴哥王朝历史上最大的寺庙(东西1.5公里、南北1.3公里)。

和高棉的大多数寺庙庙门朝东不同,Angkor Wat的庙门朝西,原因众说纷纭,最有可能的说法是该庙供奉的Vishnu有时候出现在西面的方位。于是这里成了看日出最佳的地点之一:古堡前是一池清泉勾勒出的清晰轮廓,古堡后是一轮温吞的红日和满目绚烂的朝霞。

Angkor Wat是最完整、最典型的印度宇宙Mount Meru结构设计:整个庙外面还有完整的护城河,金字塔结构有三层,每层包括带着四个gopuras的gallery和中心塔。

这是最外围的护城河,现在看起来依然壮阔。

门口的巨型Naga。

穿过护城河一层一层的进入。

据说Angkor Wat有将近2000个apsaras,而只有1个是露齿的。我进来后就开始顺着指南提示找这个调皮的小仙女但直到寺庙快要关门时都没有找到,情急下只能向工作人员求助,终于在某个根本想不到的地方发现了它!具体是什么地方就不说了,大家今后去时也经历一段有趣的寻仙之路吧~

Bas-reliefs是高棉艺术中的精髓,在Angkor Wat有精美的展现。Angkor Wat第三层enclosure布满了将近600米长、2米高的这种浅浮雕,故事大多取自Ramayana和Mababbarata这两部印度史诗,和Suryavarman 2征战及天堂和地狱的画面。

西面gallery的南部分将近49米讲的是Mababbarata史诗里Battle of Kurukshetra的故事。战斗异常惨烈,能看到双方将士短兵相接、赤身肉搏的场景,马车、大象这些动物形象也栩栩如生、呼之欲出。

这是著名的《Ravana shaking Mount Kailasa》。

这张是《The death of Valin》。猴子兄弟Valin和Sugriva开战,Sugriva的朋友Rama来助战射死了Valin,妻子Tara和其他猴子陷入深深的哀痛。

南面gallery的西部分,是长达94米的Suryavarman 2征战图。最开始的浮雕分为上下两个部分,上半部分是出征前的接见,下半部分是军队出征。上半部分中间突出的人物就是Suryavarman 2,公主和嫔妃坐在轿子里面,将军和军队在另一侧接受检阅。

行进过程中,将军们坐在二十头战象上,第十二头是国王的战象,有皇家规制的15个华盖。只见他站在战象上一手指向前方一手紧握着宝剑。一个半世纪之前,周达观还曾绘声绘色的描述过这幅画面,那时候看见的华盖还是红色,如今均已褪却。

南面gallery的东半部分,是Yama的审判,66米长。

这是通向天堂和地狱的路。

天堂和地狱的场景。

画面正中是坐在水牛坐骑上的Yama,拥有18个手臂的审判之神。

东面gallery从最著名的搅拌乳海故事开始,49米长。

天神和asuras把naga Vasuki绑在Mount Mandara上面来搅拌乳海,以提取长生不老的仙露。壁画左边是asuras的队伍,Ravana抓住naga Vasuki的五个头,后面是92个asuras整齐排列。天空中飞舞着apsaras,水下则是各种鱼、龙和乌龟。

这是整个画的正中间,下面是承载搅乳棒的神龟Kurma,中间是四只手臂的Vishnu在指挥操作,而上面则是一个飞翔的Indra帮忙稳定乳棒。

右边是88个天神在另一个方向抓着naga的身体。

东面gallery的另外半部分,是52米长的Vishnu战胜asuras的画面,雕刻比较简陋。四臂的Vishnu站在神鸟Garuda的肩上奋力杀敌。

北面gallery先是Krishna战胜asura Bana的画面,66米长。

Krishna站在神鸟Garuda的肩上,左右分别是Pradyumna和Balarama。

多臂Bana站在由两头狮子拉着的敞篷战车上,看起来凶猛异常。

北面gallery西半部分是94米长的gods和asuras的战争。

在这四围浮雕里流连了太久的时间,以至于天色逐渐暗下来都没有太察觉,直到看不清书上的字才恍然大悟。于是不敢再恋战,直奔楼上天台。可是等我找到楼梯,已经到了关闭的时间。一阵求情之后,守门的大哥允许我进去拍了两张照片,还饶有兴致的给我拍了两张,然后给了我几分钟时间发呆。

Angkor Wat,是吴哥所有景点中唯一一个来过两次却依然懵懵懂懂没有尽兴的地方。

Thommanon

Thommanon也是建于十二世纪初的Suryavarman 2,与Angkor Wat同期。Thommanon是当时的独塔状寺庙,现在已经被破坏的比较严重。

Chao Say Tevoda

Chao Say Tevoda也建于十二世纪初的Suryavarman 2时期,和Thommanon隔路相望,建筑风格也极其相似,几乎会让所有人以为他们有同时建造的故事,但很遗憾事实并非如此,Chao Say Tevoda建于这个王朝的晚期,二者之间至今也并未发现太多直接的关联。Chao Say Tevoda的构造与Thommanon也有一些差异,前者在不同方向有四个gopura,同时有两个library;后者只有东西两个gopura和一个library。

Chao Say Tevoda最初引起我的注意是因为这一直是宣传中的“中国出资修复的庙宇”。但到了之后才发现中国的修复真的是,让人不敢恭维……不过上一集讲的还并未来得及宣传的 Ta Keo的修复,真是让人看出中国人不论是理念还是技术都长进不少。

虽然毁损严重,环境恶劣,资金匮乏,但这些现代感十足的石柱还是让人有些不舒服。

这个角度就好了许多。

Bayon

来吴哥之前,我几乎毫不犹豫的以为吴哥窟会是我与这里最美的邂逅,直到遇到Bayon,我才明白真正惊艳的邂逅是计划不出来的。如果说Angkor Wat是一个中规中矩的大家闺秀的话,那么Bayon就像一个端庄实却又神秘莫测的成熟少妇。从你踏入它的第一步起,就开始被它吸引,看到的越来越多,但你想知道的更多。

Bayon建于12世纪晚期至13世纪,从Jayavarman 7到Jayavarman 8时期,是这两个王朝的国庙。这个神奇的寺庙布满了这种多面小塔,层层叠叠、错落有致。有强迫症的人估计马上会想问有多少座人面塔,有学者说49、也有学者说54,但现在剩下的是确凿的37座。寺庙的围墙坍圮掉了,再加上如迷宫般各面相似又不尽相同的布局,Bayon成为为数不多从任何方向几乎都可以进来然后迅速进入参观状态、然后又迅速进入走丢状态的寺庙。

为了避开人群,我们大清晨天刚蒙蒙亮时就来了这里,整座建筑还浸润着清晨氤氲的水汽中,偶尔见到一两个同样早起来的游客。可能是我面部表现的太过虔诚和期待,刚进来就被一个野导盯上,热情的给我引路、指示拍照的角度,偶尔也指着一两处讲解几句。开始有些抵触,觉得他不够专业、讲解的太少。但后来想到在这样的地方有个人带着不至于迷路又有不错的拍照角度似乎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于是就索性继续听话的任其带领。

想象你站在一片鬼魅的废墟中,前前后后、远远近近、高高低低全是端庄祥和却又充满神秘气息的浅浅一笑,你是会震撼的兴奋还是会恐惧的抓狂呢?

在这些微笑中游荡完,精神是有些恍惚的,而天色就在我略有匆匆的来回穿梭中不知不觉大亮了,游客多起来。于是清晨那种静谧神秘的氛围随着晨露一起消散,我的精神也慢慢回落到人间,开始参观bas-reliefs。

Bayon的bas-reliefs与Angkor Wat不一样,由于gallery的顶毁损严重而赤裸裸的暴露在户外。Bayon有里外两圈gallery,外圈建于13世纪初的Jayavarman 7时期,而内圈建于13世纪后半叶的Jayavarman 8时期。

传统观点认为外圈的bas-reliefs主要描绘的是Khmer和Cham之间的大战,但是关于这场大战的时间、地点和内容,学者们在不同块的壁画之间还有不少分歧。

这是一张Khmer军队行军的画面。将领坐在大象上,士兵留着短发、佩着宝剑,腰上和胸前都缠着布,典型Khmer的装扮。

有趣的是,行军的部队中出现了这样留着发髻和胡子,穿着铠甲、拿着盾牌的兵士,无论长相还是服饰都与前面的Khmer人形成巨大的差别,大家有没有觉得很熟悉?中国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场战争中,依然是一个谜。

军队后面是女人、孩子和民众,从这张图上可以看到当时用的牛车与现今几乎无异。有妇女将一个乌龟传递给前面男子、一个人蹲在火旁边做饭、两个男人切鹿肉做饭的场景,大家能在这张图里找到吗?

这是方向相反的另一支Khmer队伍,左上角的那头水牛被系在一棵树上,很可能是作为祭祀的贡品。

这张图片上有一张中国人用的炊具。

这是一张有趣的还未雕完的图画。画面左上部分是有三个sanctuary towers的寺庙,建制与Angkor Wat颇有几分相像。而主殿里面夸张巨型的linga表明了这是13世纪后半叶雕刻而成的。而画面的右上部分的华盖、侍女仪仗能够看出中建未雕刻的部分应该是一个大人物。那么是谁呢?为什么会未来得及雕刻呢?

接下来的就是那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了,现在看这些浮雕已经可见当时的惨烈。上半部分描述的是战争,下半部分却描述了怡然自得的日常生活,构成鲜明对比。

这是一场在Great Lake上进行的水战,这幅图是Khmer的军队,装束如前。下面却是Khmer人在串肉串、坐在木质房子里吃肉的情形。

这是Cham的部队,带着瓜皮帽、留着络腮胡子,装扮不太像东南亚人。Cham打起仗来彪悍异常,把Khmer军队打落入水,成为鳄鱼的囊中大餐。画面左边就有一只张开血盆大口的鳄鱼,正在咬一个士兵的大腿。而下半部分则描述了Khmer在森林中的情景:右下部分一只老虎正在围困一个站在树上的人。

最后再上一张对战全景图。

这是下部的特写:左边一个妇女在逗婴儿玩,中间的女人抓住一个跪着的男人的头发,而右边,是两个年轻人在玩某种赌博性质的游戏。

左边一个男人用弓瞄准前方的一头水牛;中间的女人正在生孩子,痛苦的抓住身边的人;右边几个仆人在侍奉一位女士梳头。

这幅是最有趣的斗鸡图,两个留着发髻的中国人在下赌注……

出发之前,Angkor Wat日出是最大的期待,于是终于买了一副三脚架;游览之间,发现Bayon神秘的微笑最是让人如痴如醉,于是把这套游记命名为“永恒的微笑”;回来近一年再次整理照片之时,没想到最让人念念不忘的,竟然是bas-reliefs里中国人带领高棉人斗鸡的画面,深感我国文化的博大精深和源远流长……

本篇游记共含4559个文字,7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这地方是不是一到假期游客就超多呀?

2016-08-15 18:57

真想好好写游记,可是自己懒!楼主写得不错。

2016-08-16 09:25

引用 娜里的心情是彩色的 发表于 2016-08-15 18:57:53 的回复:

这地方是不是一到假期游客就超多呀?

回复娜里的心情是彩色的:其实还好,我是端午去的,感觉还能忍受~因为这里游客比较分散,可逛的地方很多,不像国内热门景点那么夸张~ps外国游客多一些,所以国内的节日对他们而言就不算节日啦~

2016-08-17 13:50

引用 ashysnow 发表于 2016-08-16 09:25:24 的回复:

真想好好写游记,可是自己懒!楼主写得不错。

回复ashysnow:感谢亲爱的鼓励~~~

2016-08-17 13:50

引用 一株守候草 的图片:

又出新作了

2016-10-15 17:34

引用 linkway 发表于 2016-10-15 17:34:49 的回复:

又出新作了

回复linkway:已经好久木有写游记了。十一出去玩的估计也会被我晾很久再拿出来,哈哈

2016-10-23 08:57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