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天空飘落一粒沙

66
creme (马朗帕) LV.10
2016-08-13 16:53 1089/17
  • 出发时间/2016-07-31
  • 出行天数/13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20000RMB

为什么流浪 流浪远方

终要来纪念一次三毛的
“每想你一次
天空飘落一粒沙
汇成了撒哈拉”
很多时候
心中有的感受
却不能像三毛一样
用文字表达出来
只是跟随着她的脚步
【我是三毛脑残粉】

行程概要

2016.7.31 上海-迪拜 捡垃圾
         8.1   卡萨布兰卡
         8.2   马拉喀什
         8.3   瓦尔扎扎特
         8.4   梅祖卡
         8.5   菲斯
         8.6   菲斯
         8.7   舍夫沙万
         8.8   舍夫沙万
         8.9   丹吉尔
         8.10 卡萨布兰卡
         8.11 滚蛋

小记

原本说好了今年走丝绸之路 看茶卡盐湖 月牙湾 伊犁草原
原以为今年会烂在家里
从看到摩洛哥免签到决定出发
6.1日 各大公众号开始狂空滥炸摩洛哥免签了
摩洛哥在哪儿?
看了那么多三毛的书
原来就是那个撒哈拉
三毛的撒哈拉
一张舍夫沙万 一张丹吉尔灯塔 加上三毛的撒哈拉
决定要出发就是这么简单
必须是今年 乘着还没有被大批占领的时候
很怕游客多了以后 
改变了一个地区原本的风情
太多人在消费国家
而不是旅行

相差一个小时根本就不叫时差

问客服阿联酋航空升舱几个钱
3万
还不都是因为穷
16个小时的飞机吃了四顿 根本不怕饿着
然而阿聯酋航空除了空姐挺漂亮 和中華航空也沒差 當然 這可能只是對於我們這種坐不上頭等艙的窮逼來說
對於一個看不順眼就要毒舌不說會憋死的人來說 真的是從機場開始就槽點滿滿
当年第一次出游就被弱智杨调教好“我是领队 不是导游 别指望我到什么景点都能跟你们说出个花来”
所以不习惯也本不喜欢导游一路辛苦的瞎逼逼
更喜欢以聊天的方式来了解一个地方的文化
而不是教科书般的狂轰滥炸 然後再把導遊對一個地方公式化的解說現學現賣秀到朋友圈顯得自己好像深入了這個地方 
如果能夠自己去與當地人聊天 從細枝末節中觀察感受當地的風土人情自然是一種理想的方式 只是在很多方面無法達成 語言就是技術層面的第一關 特別是這門倒著寫的看上去很厲害的語言 完全無能 所以依賴導遊的訊息似乎也成了最快餐的途徑 一個能給導遊考試提出"教育 醫療 農業 房價"的人 真好奇她到每一個地方應該都是這四個問題 然後是要選擇一個聽上去不錯的地方移民嗎
若不是要环摩洛哥 自己坐火车还真是没那个本事 畢竟大非洲 這個人類起源的地方 還是帶著興奮並害怕的情緒 所以第一次选择正儿八经的团队游 既然選擇團隊遊 自是做好了一切以配合團隊為首的自我約束 所以對於一車沒有團隊精神 花著團隊遊的錢想要享受自由行待遇的人兒們 真是吐槽歡樂多

没有想过卡萨布兰卡是一个海滨城市
从出机场的风景开始
和去普吉岛的时候很像
很有亲切感
一路的小花朵
是一个海滨城市该有的风情
每一个十字路口的大圆盘
每個大圓盤都做成了景觀
是不是這樣一個圓形車子調頭也會很有秩序

第一晚漏洞百出的酒店房間 無法調節的淋浴器和吹著毫無製冷作用微風的空調 報修以後遲遲不來的工作人員 
於是我開始洗臉準備放棄修空調將就一夜 洗到一半 工作人員上門了 搭著濕漉漉的劉海和對方交涉了一會兒 讓我們換房間 空調壞了 然後就消失了 不知道是他會去告訴前台還是讓我自己去 
索性自己硬著頭皮下樓找前台 開口第一句we need change room 前台一頭霧水的看著我 果然反饋換房間這件事不屬於修理人員的工作範疇
半秒钟想起来空調怎么说 the aircondition is not work 重複了幾遍 前台對此表示十分抱歉 然後和我說給我換的房間是非常好的房間 指著我淋濕的頭髮說那個房間就不會這樣了 
好吧 他以為我熱的頭髮全濕了 該配合他演出的我 沒有視而不見 
真誠的點了點頭

不眠广场

一个仙人掌果开启的一段美好旅程
弟弟说
吃仙人掌果的时候不要显得自己是个土鳖
要连籽一起吃
从那之后
“仙人掌果儿”就变成了一个禁语~

出发前 特地去听了两个妹子的摩洛哥自由行 学会了她们“二手"的头巾包法
这一路上给自己赚了不少人气
变成了三手包头巾专业户

出发前看过听过很多关于不眠广场的攻略 幻想著自己也站在一個對的咖啡店 俯瞰在食物的煙氣籠罩下燈火璀璨的幾個世紀前的古老市場
然而現實是 对于我们来说
杰馬夫納廣场就是个换流量卡的地方
除了在入口處買了一杯併未對口感留下太大映像的果汁擺拍了一張照片 畫了一個一分鐘速成茶葉味的海娜以外 我似乎對這個市場一無所知 不知道那些被裡三層外三層包圍的藝人在表演些什麼 不知道這個市場有多大 還賣些什麼 不知道它有著怎樣的故事
只是那天以后
诞生了一个狼狈为奸三人行组合
“骚浪贱”

在网上看过外国人手工贴瓷砖的方法 不知道看的原来就是摩洛哥人 日本代購過一包洗臉泥 明明代購的孩子寫著摩洛哥泥 卻兩眼只看到日本兩個字 原來這裡出名的不止是油 還有泥 路上去到一個買阿甘油的小店 從製作過程開始 四個摩洛哥女子 從剥壳到研磨 沒用腦子記住是一種什麼果實 旅遊的時候總有這個毛病 聽過就忘 能記得的總是只剩下風景 
那油有花生醬的質感 淡淡的香 給我們一人一小塊麵包蘸几種不同的油吃 但也記不得是哪一種味道 味覺也沒有上記憶的發條 
一路上好多賣阿甘油的 遲遲都沒買 嫌棄瓶子實在太醜 以為不會有好看的瓶子了 到捨夫沙萬湊巧看到還過意的去的瓶子 價格又十分便宜 就買了好多 搞不懂價格的差異 以為只是小店和商店的關係 結果還是一分價錢一分貨 在摩洛哥時聞到的稍貴一些的油都是香香的 各種花 植物 水果的味道 而這廉價貨就只有一股油耗味 要不是坐了十幾個小時的飛機漏了以後自己聞了聞 就這麼送人還真是丟人 
原本以為這油會貴 特地換了很多錢 結果買了這便宜油 沒法送人都丟了 還多出很多迪拉姆 最後只能在機場買了件駱駝t恤

攻略上说买东西要去菲斯 便宜
然而从未有人提过舍夫沙万
在那儿
什么都便宜 而且東西也多 差一點就想買下一床民族風的被套當毯子
那裡有好多碗 塔金鍋 大的小的 彩色的 很漂亮

我家住在黄土高坡

错过了柏柏尔人的家庭拜访
这一路又换车又换司机
最想换的是团友
不过想想
这样槽点多
一样有乐趣
旅行本就是自己给自己找乐趣
那一天導遊自己和柏柏爾司機商量的去他家坐坐真的是讓我期待了 一次融入當地生活的機會 確實有些遺憾

这里的花朵特别艳 幾次都以為是假的 用手摸了好一會兒

瓦尔扎扎特

吃完晚飯和麻麻一家人到街上逛逛 尋找雜貨店為第二天進沙漠準備一點水 那個晚上 天是墨水的藍 那種我不曾見過能讓人平靜的深藍 街兩邊的長椅上都坐著人 居民樓的房屋不高 看不到幾戶亮燈的人家 與上海不同的景象 這個時間點 城市裡的人們該是從兩點一線的公司回到家裡  就像蜜蜂歸巢一樣 隨著下班時間的不同 燈一盞一盞的都亮起來 忙著做飯 刷刷手機 看看電視 就這樣度過一個晚上 而這裡的人們則是伴著微風輕聲的聊天 或者只是坐在街邊

晚上8:45分
不管你正在做什么
放下手中的事
穆斯林的礼拜时间
这样的时间
一天中有四五次
只需要一面墙或是一块干净的毯子
广场上无人看管的水果摊
男人们不紧不慢的脱了鞋
一齐向清真寺里走去
梵音绕耳

一路上我们有一个過度熱心的好弟弟 对比在贝加尔湖遇到的同车中国地陪翻译 在我们遇到问题的时候 连举手之劳都不相助 而我们的弟弟动不动就跑去帮国人了 還怕兩姑娘不能安全走出菲斯古城 邀請人家和我們一起

幸亏没有买无人机 玩航拍的中国小伙按照间谍的待遇被带上了警车 警察还友好的对我们一车人打招呼 而我还贱贱的认为有这样一遭经历很刺激

這一車有一位對於飲食 服裝 攝影 教育等等都特別“有見地”的老先生 對於穿一身紅的我今天要進紅色的撒哈拉怕我融為一體 
出發前糾結了好久 騎著駱駝的撒哈拉到底該穿什麼 最後還是堅定的選擇了這件我曾經在一張照片裡看到的三毛穿的一樣的波西米亞的紅裙子的

流星之夜

對於沙棱有一種著迷

骑过马
骑过大象
第一次骑骆驼才知道原来它那么高
瞬间恐高症飙升
自己都沒想到自己會驚叫的停不下來
坐到离沙漠帐篷20分钟的地方
问有没有人要下来走
举手!
那时害怕的劲头已经过了一些
其實更是想脚踏实地的下来感受一下这一片三毛走过的沙漠 当然三毛走过的也不是这片撒哈拉
不用腳陷入這紅色的沙又怎麼能算來紀念過三毛呢
在沙漠上找到不让自己陷入沙子的支点都是一种乐趣
那天以后
团友们开始戏称我为三毛
进沙漠和出沙漠都没赶上沙漠最热的时候
遗憾没能真正体验一回撒哈拉
又庆幸自己一定扛不住那个温度

很多美都來不及感受
只有在回頭看照片時
才努力回憶當時是被怎樣的美好包裹著
而今這種美都只能叫遺憾美

台湾回来以后才知道什么叫银河
贝加尔湖遇到的lisa姑娘帮忙调好了能拍星空的参数
错过了两次
这一次 一次性全弥补了
在撒哈拉的那一个夜晚
我无法用语言表达
却永远不会忘记
那是我见过的最美的画面

作为一个怕热不怕冷的人 在零下三十度的贝加尔湖如沐春风
沙漠帐篷无空调的夜晚 差点以为自己要中暑了
顾不得屋外会有什么沙漠生物
听到隔壁麻麻一家已经把地铺拖到了门口
于是把心一横
却惊喜的发现
凌晨一点的天空
什么是“一闪一闪亮晶晶”的语境
满天繁星小电炽灯般的闪烁着
已经亮到分辨不出夏季大三角
微风伴着正上方的银河带
舍不得闭上眼睛
直到不知数到第几颗流星
第一次睡在野外
第一次看到“满”天星
第一次看到银河
第一次看到流星坠落
第一次看到流星带着长过半个天空的银色尾巴划过
第一次因为看到星星的位置在移动而感受到地球的转动
第一次离大自然这么近

在旅行分享会看到的照片 模仿别人画的伯伯尔族图腾 没在意听是什么意思 看着有趣就照搬着画 后来知道了 那两个缠绕我一生的字 自由

领驼人在沙漠的生活会是怎样
弟弟说我就值20头骆驼
三毛是怎样一个奇女子
在沙漠旅行和在沙漠生活
完全不是一回事
想着她那一个个沙漠里的故事
和那一群撒哈拉威人
如果三毛的撒哈拉是美好的
那么是因为荷西吧

其實我是不願意騎動物的 可是又自私的想要試一試 然後又只能愧疚的摸摸它 我那麼重 妳真是辛苦了

阿拉伯人的大袍子真是胖子的福音

想念撒哈拉所有的事 和你走过的那一段路 那个星空的夜 凌晨迷糊中看到的不确定的生物 进沙漠前看到的风沙 去沙漠时的那条公路 因睡眠不足而舍弃的日出 原来我记得撒哈拉的每一个故事

星星之国

跟着弟弟去吃好吃的 對於一個不挑食的人來說 摩洛哥的食物真的不懂得欣賞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這麼回想連俄羅斯的烤土豆都是極好吃的
在菲斯的出租车上看见摩洛哥人举行婚礼給兩個昏昏欲睡的暈車人瞬間提了神
西藏回來以後 莫名改變了很多對待事物的心情 不會為了走錯路爾煩心 不會因為天氣不好而沮喪 試著去接受並享受這些事情

插播一段麦当劳引发的花邊小幸运:菲斯新城的夜 终于有了一点城市化气息 转角处的商场区 开着家乐福和麦当劳 果断放弃酒店的自助晚餐 不能把跟团游变成上车睡觉 下车拍照 回到酒店洗澡的无聊游戏 夜晚能够出去走走自然是极好的 三个人往麦当劳走去 s学生时代在麦当劳打过工 有一点麦当劳情结 每到一地 总想到那个地方的麦当劳去吃一顿 
到了商场门口 只听"浪"先生对着电话大叫一声:“我靠 你今天在菲斯 我也在菲斯 你快过来 我们去麦当劳” 然后对我们说一会儿他同学来 今天带队在菲斯 颜值特别高 
不一会儿 夜色中不知从哪儿出来一个穿着白色背心的小身影 好像见到亲人一样和“浪”先生打招呼 原来他藏了一个大婊砸的故事 无处倾诉 
带着那句“长得特别帅”的前调打量了一番眼前这个“婊里婊气”的孩子 
长睫毛对我有一种催眠作用 四个人吃着冰淇淋 听着奇葩领队理直气壮要回扣的故事的时候 我放空在D同学眨巴眨巴睫毛的脸上 想着他长的是挺好看 就是有点姑娘气
麦当劳里依然有好多人 和弟弟去楼上找位子 留下S和D在楼下点单 这快有20分钟两人一去不复返的点餐时间和接下来的用餐时间里聊的是什么已经记不得了 只是成了S的 "原来在麦当劳曾经靠的那么近”的孤單心事 回到卡萨布兰卡的那天 只剩我和S两人在夜色中寻找肯德基 站在满眼外星文的柜台前纠结着该怎么开口 不确定自己点了些什么 外国的鸡并没有什么不同 只是分量更良心 肉也更柴
說到雞很柴 又不得不提起丹吉爾三個人在酒店的房間里手撕一只烤雞的事 據說那天放棄的酒店晚餐又是一頓魚餐
傍晚抵達酒店的時候 突然起了想吃炸雞的念頭 介於對每一天一模一樣菜色 一模一樣難吃的摩洛哥餐毫無期望 餓的等不到開飯時間 滿腦子都是又香又脆的炸雞 咬下去一口肉汁的炸雞 在首爾的夜上街去買回來大口吃的炸雞 那個配著初雪啤酒的炸雞 想來這一種流行於亞洲的對雞的處理方式在這裡也不會有 三個人來到離酒店三條馬路的烤雞店 叫了一隻雞 嗯 叫了個雞 配套的薯條先炸好 忍不住的偷吃起來 又香又綿 滿滿的綿軟土豆感 烤好的雞用紙包裹起來 很喜歡外國人對食物的包裝方式 
三個人興沖沖的坐在床上撕起來 雞散發著熱騰騰的氣 很多人都不吃雞皮 我就獨愛這種肥膩的身體組織 正巧我們三個人也都愛這種組織 最後只剩下三塊又大又柴的雞肉 用組織分配任務必須完成的方式全部吃完 因為弟弟說 不可以浪費食物

看攻略的时候 看到这些彩色的染缸很棒
当我知道这都是屎的时候
根本無力聽解說
那种酸爽
需要十根薄荷叶压压惊
這照片還是硬憋著一口真氣搶拍的
買了一雙姜黃色的阿拉丁鞋
靜靜地躺在鞋櫃里
用味道提醒我曾來過這個地方 狠狠地吸著薄荷葉

智人可以造舊 但造不出真正的歷史感 那種妳站在其中會有一種人流極速飛過的穿越感 在和時空對話 腦補眼前的人們都來自幾個世紀前 那年在雍和宮門口的時候 我仿佛看到早朝回來正從轎子里出來的和珅

團隊遊總是有這個毛病 沒頭沒腦的跟著走 不知道自己去的是什麼地方 並且總是等到回來以後才知道自己不當回事的地方是怎樣的存在

第一眼看到这颗树 就深深爱上它的孤独感
這位當地的先生似乎在配合演出的我

問路人

شفشاون

山城總是讓人心曠神怡

一段奇葩的奇遇:走在蓝白小镇的巷子里 路过一家卖阿甘油为主的店 里面还有两个妆化的惨白的韩国人 并没有什么购物的目的 似乎是被门口摆放的一些肥皂带进去的 一个阿拉伯男子热心的招呼我们 给我们试了很多种香味的阿甘油 有点不好意思 心想着要不买一点 于是谈起了价钱 店主似乎对我产生了兴趣 见我不停的吸着鼻涕 对我说有一种方法 会使鼻子很通畅 于是他不知吩咐了谁去拿一杯牛奶来 拿出一包薄荷 示意一会儿把薄荷放进牛奶里 能通鼻子 天啦噜 我居然都听懂了 然后开始不断邀请我们晚上喝一杯 作为一个中国人 与外国人的直接了当不同 总想给对方留些面子 于是在他不停的追问下 只是不断的重复着 maybe 后来在同车的爸爸教育女儿的时候 默默地学到了 不想做某件事的时候 要坚决的说no 然而当时却把自己放到了一个尴尬境地 阿拉伯男子提出 can i give u a hug 脑子里浮现的是美国人和你交朋友时的热情 心想着 也美国人一把 why not 然后这个阿拉伯男子就抱着我站着不动了 手还自带抚摸的 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奔过 抽身出来 同伴赶紧说着要走 然后自己又脑子一抽 心想着刚刚答应店主要尝尝那杯薄荷牛奶  我是一个答应了别人就一定要做到 不能食言的人 这一犹豫 又尴尬的在店里等了一会儿 牛奶终于他妈的送来了 见他把薄荷丢下去 自己先喝了一口 然后递给我  一脸问号   只想着快点完成这件事 喝了一口 终于是说了bye bye 现在想来 或许他并没有什么坏心 毕竟在小镇里遇到的其他阿拉伯人都挺友好的 努力的做着生意 只是这种交友的方式真的是what the hell 导致之后路上再遇见搭讪的人 我真的学会了坚决的说no 冷漠对待 而不再是礼貌的笑笑 然后那些人都会知趣的走开 在城市里冷漠惯了 好不容易出去想找回自己残留的热情 结果打开的方式还不对自己这纠结的个性 真的该多磨练磨练

那一天早晨 這位天蝎座小公主裝著滿滿的熱情 描眉 梳頭 穿搭並打出少有的親切牌 準備把不能去到愛琴海的遺憾用藍白小鎮來填充 

不喜欢为了5块10块和小商贩据理力争半天
非要感觉自己一点亏都没吃才算完
人们不会到大商场跟暴力的明码标价的店员讨价还价
却总是为了几块钱 跟做小生意的人计较
舍夫沙万和friend的讨价还价时间
只是因为有趣
很可爱的friend
每一次看到S在手机的计算器上按下数字的时候
都握紧双手
特别紧张
一脸不忍直视的表情
u happy? if u don't happy . i don't happy
這是摩洛哥人講價的準則
而我們則照舊打著中國人禮多人不怪動之以情的套路 請friend喝蘋果汁 講求we here again again again 語法什麼都不重要 以目不暇接的肢體語言hold住全場

想到了九份山城 山城好像都適合這樣的意境
"然後就拖著自己 到山城隱居 你卻在終點等我 住近妳心裡"

大西洋

这个欧化的小镇 确实有欧洲的味道
#说的好像自己去过欧洲一样#

有人说
这海色
不行
我看过的大堡礁 那美
bulabulabula
确实 大西洋的海色亦是还不及苏花公路的太平洋
作为海的女儿
只要是海
都是美的

旅行
就是犯贱把自己电脑里看过的照片
带着照相机
自己来拍

站在大西洋怀念太平洋【西班牙十四公里】

一个有颜值却靠才华的小伙

有一种把他的编号搜出来看看美国达人秀的冲动
说着自己唱什么语言都可以却不让人讨厌
阿拉伯人的模仿能力真的很强这是真的

如果沒人拉我 我可以在這裡坐到晚上

聽解說特別容易走神和想睡覺 所以對於這座清真寺的印象我大概是用低調的奢華來形容的

在飞机上认识的从丹吉尔嫁到迪拜狮子座姑娘
想互换FB 跟她解释天朝用不了 她惊讶的问:“why"
是啊 我也想知道why
账号统统有 就是回了天朝就歇菜
留了ins
姑娘说特地为你们下个ins
应该下个we chat才对啊 啊 啊 啊
姑娘说
飞机上一起坐了8个小时没说一句话
直到下飞机的一会儿才相聊胜欢
每一次出国就觉得自己是个废物
特别是在看到别人用外语侃侃而谈的时候
没想到聊个天
自己的这点破英语还够用

看着比吃着好

作为一个不挑食的人来说
摩洛哥的味道我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


旅行对食物要求不高
再难吃也绝不吃中餐和快餐
食物是当地文化很重要的一部分

不知道是我們的行程安排還是摩洛哥人的用餐習慣 每一頓例行三道菜 
前菜是吃到飽的堅硬麵包 還有幸看到小強穿梭其中 還是照吃不誤 出來玩 大概這點適應能力還得有
第一道不知算沙拉還是算主食
除了第一次吃時給予的足夠好奇心以外
之後幾乎總是原封不動的撤下 
看著摩洛哥人撤下盤子時的搖頭 
不知是覺得我們浪費還是對我們一口不吃的不解
第二道菜就好像是賭博一樣 每一頓我們都會期待 打開的塔金鍋里這一次到底會是烤雞肉還是燉牛肉還是醬牛肉丸 畢竟這道菜是每一餐的全部希望
第三道菜有時會是一份燉蛋 大多數時候都會直接跳過呈上一盤水果 而水果和甜點又是不能共存的 沙漠水土養出來的水果上算可口 西瓜已算是水果中的硬菜了 但要比起來 我還是覺得花蓮的無籽西瓜汁多味甜很多
當形成了巴普洛夫的條件反射以後 到了沙漠 沒想到是吃的最好 最豐盛的 以至於胃併沒有給意料之外出現的第四道菜和第五道菜提前做好準備 就在第三道菜時已自覺通知大腦吃飽了

在無奈的吃了幾天洋蔥沙拉和雞牛肉以後 這條魚的出現仿佛是在一望無際波光粼粼的海面上看到一條小船

摩洛哥小米的煮法 用上海話說就是夾生的

只有它最好吃 咖喱牛肉煎包與巧克力糖粉的奇妙組合

醃製的橄欖 不論是黑色的或是紫色的 都又鹹又臭 幾次挑戰都沒辦法完整吃下一顆

這一盤"海鮮大餐"周圍坐著十四只綠眼睛的貓

最適合上海人的大概就是在機場自己選的這一盤價值200人民幣的肉了 果然上海人吃東西要有醬汁才行

我用脚步走过那些年没有好好上的地理课

旅行本无意义
我只是想看看这个我生存的地球的各个角落而已
人生本无意义
找些自己爱做的事情
让它变得有意义一些罢了

本篇游记共含8130个文字,10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没有假期的人只能先默默看游记了。。积蓄能量!

2016-08-15 18:57

引用 淚滿星辰之小小 发表于 2016-08-15 18:57:55 的回复:

没有假期的人只能先默默看游记了。。积蓄能量!

回复淚滿星辰之小小:😊😊😊假期會有的~

2016-08-15 19:27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看来真的值得一去!楼主写的不错哦,打算分享给朋友看看,估计也不一定能成行,哎……

2016-08-15 21:25

引用 陌上的简单 发表于 2016-08-15 21:25:43 的回复:

看来真的值得一去!楼主写的不错哦,打算分享给朋友看看,估计也不一定能成行,哎……

回复陌上的简单:😊乘著還沒有被國人大批佔領的時候 有問題可以問我

2016-08-15 21:30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沙漠入夜天氣預何?

2016-08-17 01:46

引用 900920 发表于 2016-08-17 01:46:04 的回复:

沙漠入夜天氣預何?

回复900920:晚上室外凉爽 是很舒服的温度 帐篷里面有点闷

2016-08-17 07:55

姐姐,我想再一次与你漫步撒哈拉,再看一眼你三毛的样子!

2016-08-19 08:2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حسين💎 发表于 2016-08-19 08:29:46 的回复:

姐姐,我想再一次与你漫步撒哈拉,再看一眼你三毛的样子!

回复💎حسين💎:好好看我的書

2016-08-21 09:1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LZ 请问你们在沙漠里面晚上拍的那个字是什么道具呢?你用的什么相机拍的呀?需要延时才能出效果吗?

2016-08-21 13:07

引用 85300171 发表于 2016-08-21 13:07:00 的回复:

LZ 请问你们在沙漠里面晚上拍的那个字是什么道具呢?你用的什么相机拍的呀?需要延时才能出效果吗?

回复85300171:微單 用手電筒或是相機的手電筒 相機調到快門優先檔

2016-08-21 15:4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creme 发表于 2016-08-21 15:49:44 的回复:

微單 用手電筒或是相機的手電筒 相機調到快門優先檔

回复creme:相机调快门优先,然后手电筒划出字就OK了吗? 感觉很棒也  哈哈

2016-08-23 14:33

引用 85300171 发表于 2016-08-23 14:33:46 的回复:

相机调快门优先,然后手电筒划出字就OK了吗? 感觉很棒也  哈哈

回复85300171:嗯 很方便的 其實我是拍照菜鳥 所以這個真的很方便 沒什麼技術含量 快門優先里還有一些參數可以調的 比如要幾秒 寫字記得反過來寫就行了

2016-08-23 17:0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creme 发表于 2016-08-23 17:09:01 的回复:

嗯 很方便的 其實我是拍照菜鳥 所以這個真的很方便 沒什麼技術含量 快門優先里還有一些參數可以調的 比如要幾秒 寫字記得反過來寫就行了

回复creme:好的好的  到时候去试试  LZ么么哒~~

2016-08-25 10:21

2016-08-29 06:29

引用 釹魜菋 发表于 2016-08-29 06:29:45 的回复:

回复釹魜菋:

2016-08-29 11:54

很不错

2016-09-05 04:36

引用 冈仁波齐 发表于 2016-09-05 04:36:37 的回复:

很不错

回复冈仁波齐:🤓

2016-09-05 17:0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