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西域之旅

20
历史 (北京) LV.11
2016-08-15 13:14 425/5
  • 出发时间/2016-07-28
  • 出行天数/4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5940RMB

敦煌

         夏日的北京总是酷热难耐的,在三伏天的闷热中醒来,我和两个小伙子一起,迎着早上初升的太阳,披星带月的走出了家门,即将开启为期四天的探索西域文化之旅。
        久仰了的敦煌,万里无云,在北京罕见如此的蓝天,也罕见如此的烈日,晒死宝宝了。从未想过我会如此想念白云朵朵,哪怕有点儿霾呢,紫外线的强烈,初步领教了。

        敦煌,汉武帝时期第一个通往西域的重镇,古丝绸之路的重要驿站,葡萄美酒夜光杯的故乡,莫高窟的昔日辉煌,佛教传入中原的历史见证,隔壁沙漠,驼铃声声……这些早已成为我脑中敦煌不变的符号,而这些种种也都为敦煌披上了一层悠久而神秘的面纱。我们即将掀起这层薄纱,一探端倪,带着好奇与兴奋,我们来了。

千佛洞

        见识莫高窟之前,先看看同样有着上千年历史的千佛洞吧。再次领教了敦煌的酷晒与堪比火焰山高温的同时,我们来到了“千佛洞”。“千佛洞”并非有“千佛”,“千”只是个形容多的量词。准确的说,应该叫“西千佛洞”,相对的还有“东千佛洞”,“西千佛洞”在敦煌市郊,不算太远。

        这里不让拍照,所有的洞窟都是不让喝水,不让拍照的,带着浑身的暑气与汗水蒸发的潮气,进入那一个个窄小的洞窟,贪婪的呼吸着洞窟中清凉的空气,真不想出去呀。相信这样的洞窟保护,作用寥寥,我们呼出的二氧化碳和周身蒸腾的水汽,一点儿没少的附着在洞窟的壁画中。这样的壁画艺术,注定终将成为人类活动的一部分,被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
     敦煌千佛洞中的壁画和佛造像,有隋唐时期的,有五代十国时期的,据说唐代的洞窟最多有200多个,所以唐代是敦煌艺术的极盛时期。历史悠久的大唐文化,尽可让后人自豪一把了。

        自己无法拍照,本想盗用度娘的,可惜它的知名度远远赶不上莫高窟,算了。看看外景吧。洞窟外有一片小树林,导游说,在西北,在敦煌,种点儿植物是很不容易的,要先挖沟,蓄水,定期灌溉,才能让植物活下来,那么看看这片小树林吧,也许活下来着实不易吧。

阳关

       “劝君更饮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当年唐代王维这首脍炙人口的诗句,没有中国人不晓得。处于河西走廊尽西头的阳关,与玉门关同为出塞的边关隘口,自汉代以来,一直是商人们通往西域的必经关口。在国力强盛的唐代,从军或出使阳关之外,在当时盛唐人心目中都是令人向往的壮举。
阳关之外,就不再是大唐的国土,就再难见到故国家人,茫茫荒漠隔壁,长途跋涉,独行穷荒的艰辛寂寞,唯有黄沙相伴,唯有佛经相系,唯有佛陀的光辉指引才是光明的彼岸。
        黄晓明主演的电影《大唐玄奘》,就曾将我真真切切的带入到那个黄沙漫漫的地域,在这样恶劣的自然环境面前,西域各国人民艰难的生活着,佛陀信仰的力量,成为来往商旅的精神支柱。人常说“穷乡僻壤出刁民”,人为了生存,会变得彪悍、勇猛,而在这里我们感受到的是平和、善良、诚挚、热情,我想这应该感谢玄奘所信仰的佛教,千年来对这片土地的滋养,听导游说,这里的人们对佛教的信仰依然相当的虔诚。

        这个人工建筑,我们可以称其为“阳关景区”、“阳关博物馆”、“阳关影视城”,总之,这里是我们这些现代人能看到的,关于阳关的一切,复古的一切。

        如果我所记不错,“奔跑吧,兄弟”曾经有一期节目,应该就是这里取景的吧,因为我看到了传说中的《通关文谍》,以及由此衍生出来的经济效益,呵呵。看着穿着古装汉服的工作人员,用毛笔蘸墨,写下工整的隶书,告诉游客“你可以出关了”,哈哈,旅游资源被充分挖掘的即视感,强烈。
        这一天的万里无云,着实很让我潮湿得抓狂、崩溃,不由得想到黄晓明《大唐玄奘》,想到宋仲基《太阳的后裔》,想到胡歌众多的古装剧,演员真是太不容易了,他们怎么没疯掉呢,哈哈。

        看了假的阳关,让我们再来看看真的阳关古迹。

        这是历经千年的古烽火台:

        由此向西北望去,河西走廊西缘独特的大漠风光尽收眼底。近处,绿洲田园与平沙漠野相接;青山含黛,龙勒山逶迤蜿蜒,宛若游龙。极目天涯,阿尔金山白雪皑皑,直插云霄。旷野上,时见海市蜃楼奇异幻景,偶有旋风携带沙尘扶摇直上,缭绕飘摇。昔日艰险神秘的丝绸之路南道(又称阳关道)从阳关出发,忽隐忽现,穿行于苍茫雄浑的旷野中,沿途散布着防戍警戒的烽燧。今天登城眺望,看寒暑交迭,大雁南归北飞,体味时光沧桑变化;忆关山迢递,驼队头尾相连,追想历史威仪繁荣。

鸣沙山

        鸣沙山位于敦煌市郊15公里左右的地方,距市区相当近,我们为了能看到沙漠的日出,不辞辛劳的早早起身,在夜幕的掩映下,来到鸣沙山的山脚下。白天酷暑难耐,凌晨竟然这般凉风习习,还真有点儿冷呢。
        坐着越野车翻越沙丘,爽!凌晨,四周能见度有限,周围情况都湮没在黑暗中,身体随着车身跃起,在有限的安全范围内,体验着未知的腾空感,既没有过山车对心脏的强负荷,又没有徒步时的炎热无聊,这项短途越野之旅,是我和小伙子们最兴奋的一次体验。在回程的时候,天已大亮,太阳高悬,周围景物尽收眼底,坐在越野车上,依旧凉风习习,沙丘的落差依旧令我等兴奋,在尖叫声,嘻笑声,叫嚷声中,短途心跳之旅,结束了。太爽了!还想玩,哈哈。我家帅小伙儿说,这是他这四天来最难忘的记忆。

         不要以为这样就完了,我在既长白山天池之后,又一次莫名其妙的爬了一次“高”山。在沙丘上爬沙山的经历,相信这辈子也就这一次了。中途不知停下来多少次,景区很人性化的为游客搭了一条长长的、直通山顶的木梯。把木头一节一节的绑缚在粗绳之上,作为台阶,把这样的粗绳直接铺在沙丘的表面,起到固沙的作用。像我这样体质的人,甚至很多比我强的健壮之人,没有人可以脱离这条长梯独自爬上沙丘,因为走一步退两步的进度和对体力的消耗,正常人类都是无法接受的。延着长梯往上爬,没几步,小腿就如同灌了铅,心脏眼看就要跳出来了,呼吸也如风箱一般震耳欲聋。抬头看,回头看,不过只走了1/3都不到的距离。又一次的咬牙坚持,又一次的直登山顶,又一次的瘫软倒地,又一次领略极限后的心旷神怡…… 

        小伙子们都喜欢玩沙子,在轻意可以消耗掉全部体力的沙子里,上上下下,摸爬滚打,玩得不亦乐乎。年轻真好啊……

        看!大漠朝霞……

        看!朝阳初上……

        看!霞光万丈……

        新一天的太阳,终于出来了……

        我们要下山回去补美容觉喽~~~~

        而当地人还在为游客的滑沙而日复一日的准备着……

        下山的渠道很多,有坐着轮胎的,嗖~~~~;有坐着木筏的,嗖~~~~~;有我们这样,直接跑下去的,哇哈哈哈~~~~~~这样的经历,很难用语言表达,脱离了上山时的木梯,不在意沙堆的陷落,深一脚浅一脚的一路往下跑,越来越快,越来越像在飞,我相信如果收不住脚而滚下沙丘,也是很不错的体验,会很好玩儿,可惜无论是我还是小伙子们,个个都跑得很安全,跑到山脚下,每个人都想再来一次,如果能坐缆车上去,我一定会再来一次,可惜,美好的时光,总是稍纵即逝……

        很壮观的驼队:

月牙泉

        这就是著名的月牙泉,一片形似月牙的绿洲,镶嵌在鸣沙山腹地。历经千年,真不知道它是如何保持这一方碧水的。

        自汉朝开始,这里就是“敦煌八景”之一,得名“月泉晓澈”,也有“沙漠第一泉”之称。因“泉映月而无尘”、“亘古沙不填泉,泉不涸竭”而成为奇观。
        原来在平缓的沙地上行走,也是如此的耗体力,在与细沙的强大反作用力斗争中,我亦步亦驱的走向那片沙漠中的汪洋。

        光与影的奇迹:

        色与彩的撞击

        自然的强大,与人类的渺小,交相辉映。

敦煌博物馆

        回敦煌市区的路上,一处不起眼的道旁,座落着一处不太起眼的博物馆——敦煌博物馆。要想了解一个地方的前世今生,只有走进博物馆。

        敦煌,一个华戎交会的都市。
        汉以前的敦煌,是西域,是蛮夷之地。西汉初年,这里还是匈奴人的奴隶制政权,与大汉王朝叫板的结果,就是在汉武帝时期,三次大规模战争,使“匈奴远遁”。自此,汉王朝移民河西、建县列郡,设立军事防御体系,开始了最早期的敦煌开发。

        小学生都知道的“张骞出使西域”。

        在这张图上,我看到了“龟兹”。巧得很,在来敦煌之前,我刚刚又看了一遍《不负如来不负卿》,在感动于男女主旷世爱情的同时,也记住了高僧鸠摩罗什的故乡:龟兹(音:秋瓷)。
        “阳关”“玉门关”,一南一北,守卫着敦煌,守卫着关内,守卫着长安,守卫着中原。
        “楼兰”,一个被历史遗忘的古城,一个罗布泊畔神秘的古老王国,曾经承载着儿时我对神秘、探险的无限遐想。
        “长安”,万国来朝的“长安”,一直无缘前往的“长安”。
        “大月氏”,说吧,有多少人一直念“大月是”,哈哈。(音:大肉之)

        这些熟悉的地名,这些历史的痕迹,这条神奇的线路,神往矣。

        看着这张图,想像一下当年的张骞,穿过匈奴腹地,联络大月氏人,前后夹击匈奴人,耗尽张骞的一生。在农耕年代,可谓壮举哉!

        汉武帝这辈子都在运筹帷幄,都在打仗。卫青、霍去病,赫赫威名震山河的民族英雄们,一将功成万骨枯的大将军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的汉朝将士们,你们以血肉之躯,驱除鞑虏,弘扬我大汉国威,巩固我大汉边陲,泱泱大国的自豪感已充斥了我的全身血液。

        我一直认为冷兵器时代的战争,要比现代战争惨烈百倍。这几天敦煌的热浪已将我彻底摧毁,很难想象,当年的军士们是如何在烈日下,金戈铁马,奋勇杀敌的。

        军人,无论何时,都是时代最可敬的人。

        敦煌汉代长城军事系统 :

        自汉始,我国就有了“出入境制度”。

        著名的丝绸之路出现了。看着这条线路上的地点,一路向西,到达地中海地区,进入古罗马境内。

        不记得在哪里看过,在古罗马帝国雄踞西方的时候,在东方也有条巨龙,就是大汉王朝。一东一西,两个古老帝国同时存在于这个蓝色星球上。好神奇。

        也不记得在哪本书上看到,古埃及法老、贵族们,会以能穿上中国丝绸为身份尊贵的象征,因为彼时他们的布料大多是棉麻质地。

        在电影《大唐玄奘》中,一位毛巾包头的,明显有着西域特色的商旅,当他把蚕宝宝从毛巾中小心翼翼的拿出来的时候,眼神中是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希冀,以及对这一惊险举措的忐忑,显然这样做的风险极大,因为蚕在当时是100%的违禁品,抓住就没命了。但想着,再也不用冒着长途跋涉的辛劳和被沙盗抢劫的风险,去汉地进口丝绸,终于可以用自己养的蚕,在自己的家乡织成那绚丽的云彩,仿佛一切冒险都是值得的了。老百姓的希望也不过如此。

        不记得具体是从何时起,中国的桑蚕垄断技术被成功偷渡到了西方,自此,西方也可以自产丝绸制品了,我们上千年的国际垄断泡汤了。说实话,作为中国人,知道这个消息,还是很心疼,很可惜的,呵呵,人都是自私的嘛。

         战乱,永远是文明消亡的重要因素。

        同样是出使西域,这位东汉的老兄,名气远不如张骞,为什么呢?我认为,一是张骞是开拓者,是打江山的人,且经历坎坷。而班超是收复失地的人,是继任者,是经营者,是坐江山的人。人们总是更容易记住开山鼻祖式的人物。

        到了魏晋南北朝的时期,虽然中原政权更替频繁,说白了,就是政治混乱,但历代统治者对敦煌的治理都还可以,所以,敦煌仍然是丝绸之路上的重要商业城市和经营西域的基地。丝绸之路继续保持畅通和繁荣的局面。

        随着这条东西方文化交流的通路不断的发展巩固,中原儒学文化在敦煌扎根成长,印度的佛教文化也随着丝绸之路传到了敦煌。最具代表性的当属莫高窟了,它就座落于鸣沙山的东麓断岩之上。

        看到西凉就会想到《西游记》的西凉女国。不看不知道,原来敦煌酒泉还被作为过首都呢,呵呵。惭愧呀,没有莫高窟,我便不知敦煌;没有卫星发射基地,我就不知酒泉

        敦煌终于等到了成为国际商贸中心的时候。又见大唐,为什么唐没有宋富有,却在中国历史上举足轻重,口碑远播海外,贸易的繁荣使得全世界都认识了中国。唐朝就是中国历史上的活广告,向世界展示中国的活广告。宋如果有唐的开放,该多好,唉。

        唐时,人们要穿这么多衣服干活呀,还有女人,替他们热呀。

        我记得这是墓室门口的守门兽。

        高僧,我真的找到了鸠摩罗什,在长安译经三十年,还有玄奘,在印度待了十七年。都是高僧,都是高僧,信仰的传奇力量再次让我折服。

        唐僧取经图,由于战乱和交通壁垒,这位老兄着实走了不少冤枉路。

        西藏还统治过敦煌?真不知道。

        西夏李元昊(都是电视剧帮我记住这些名字的呀)也染指过敦煌。回鹘就是回族人了吧?

        历史长河在不断的流淌,元的出现始终让人耿耿于怀,好吧,它就是跑出来搞破坏的,顺便吓唬吓唬西方人,稍带手的拖一拖我们文明的进程。

        这位意大利的老兄出场了,著名的马可波罗,从威尼斯出发,经土耳其叙利亚伊朗阿富汗,这些熟悉的伊斯兰国家,穿过我国新疆境内的喀什和田(闻名美玉)、敦煌酒泉等等,转到海上,经印度洋,回到意大利

        在他的名著《马可波罗游记》中,西方人首次认识到,在世界的东方,太阳升起的地方,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崇拜偶像,他们有偶像语言,他们的偶像包括:佛教、基督教、回教,他们是农耕民族,他们种值小麦。

        水上丝绸之路的兴起,终于使这条古老的千年贸易之路没落了,人类文明的进步,终将使一些曾经辉煌的东西成为历史中的尘埃,吹起漫天的黄沙,也不过是瞥见辉煌的一角。强汉如此,盛唐如此,敦煌亦如此……历史的车轮永远不会停下,带着不可逆转的苍凉之美,带着曾经傲娇的记忆,人类自己最终也会随着这车辄而消亡。我不用去亲历,真是万幸。

        这是清代的卫城,突然就想起了不曾谋面的,北京城的老城墙。威仪雄壮的高墙,人类怎么忍心把它摧毁掉呢?当它、它们被摧枯拉朽般推倒的时候,不只梁思成哭了,任何一座有着故事的老城,都会落下悲戚的泪水,并傲然藐视悲微的人类。如果城有生命,它一定很疼。

        怎么越写越悲了,嗯,这是不对的,世界如此美妙,我却如此悲悯,这是不对的,不对的。

        博物馆参观到这里,古代的敦煌就走完了,接下来是现代的敦煌,是将来的敦煌。城市如何规划,设施如何建设,敦煌如何发展,我基本上以时速3公里的速度走完了全程,图,木有,字,也木有。想了解的亲,可以去看甘肃新闻。

莫高窟

        敦煌因莫高窟而闻名于世,莫高窟这三个字,最早出现在我面前,是在儿时的一个相声里,一个成人与儿童合说的相声,演员与作品名称早已不记得,但那清脆的童声所传达出来的对中国大名窟的敬仰之情,依然感染着我。

        莫高窟,中国四大佛教名窟之一,与山西大同云冈石窟河南洛阳龙门石窟甘肃天水麦积山石窟,并称中国四大石窟。它,因佛而生,因其壁画艺术而闻名,因“飞天”而享誉世界。王道士发现了“藏经洞”,世人知道了莫高窟;斯坦因拿走了上万卷经书、文物,世界知道了莫高窟;舞剧《丝路花语》的全球巡演,将它再一次推向世界艺术的巅峰。莫高窟是敦煌人的骄傲,是中国人的骄傲,也是人类的骄傲。

        莫高窟,也是不让在洞窟里喝水、拍照的,我们只能拍到外面的景致,如果有内景图,一定是从度娘盗的图了。这里的票相当难预约,参观人员限流,即便如此,在几个开放的关键洞窟,依旧人山人海,洞里的壁画注定会一年比一年浅,最终消失。我觉得,为了让世人了解、认识、折服于莫高窟,我们是放弃了一些洞窟的(现在正开放的洞窟)。

        这是莫高窟的标志性名片,依山而建的九层佛塔。老天爷今天真是可怜我,居然多云阴天,事隔多日,我依然要叩谢那天的天气,天可怜见的。

         莫高窟,始建于南北朝时的十六国时期,僧人乐尊路经此山,忽见金光闪耀,如现万佛,于是便在岩壁上开凿了第一个石窟。在这条东来西往的丝绸之路上,这里就是人们在精神层面上打尖的客栈。

        这成百上千的石窟,每个里面都有佛像,用泥和当地的一种植物混在一起,制作成佛身,再将表面打磨光滑,敷上腻子,将矿石打磨成粉,调成各色颜料,为泥身佛像上色。周围乃至顶部的墙壁上,也都是用这种特质颜料勾勒的佛经故事。因是矿物质颜料,才能使得其中的精美壁画,历久如新,虽然也有氧化的诸多痕迹,但更多的还是经受住了风沙的洗刷。据说这种将佛经故事画在岩壁上的艺术形式,为莫高窟首创。古代以能为莫高窟绘制壁画为荣,这些画工的地位不低。

        我记得导游说,绿色的是我们现在说的绿宝石,蓝色是产生伊朗的金刚石,我国并不产,即便是在当时,也是价比黄金的进口奢侈品。但不可否认,经过这些矿石所制颜料的勾画,壁画的色彩(未氧化的部分)真是很鲜艳,很漂亮。

        度娘的图,这个窟里的颜色居然是以价格昂贵的伊朗金刚石为原料的蓝色为主色调,不知道是哪为供养人出资兴建的,一定相当富有。也就是说,不是每个敦煌人,或者任何一个来往的商人都可以在莫高窟上开凿洞窟的,这得有雄厚的资金支持。

        在这些洞窟中,有些是有供养人画像的,我们也看到一些,虽然不记得他们的名字了,但他们的形象确实同莫高窟一起被留传了下来。

        早期的飞天壁画,还留有印度的遗风,风格很粗放,我觉得可以说很“爷们儿”,大概是从唐以后,才开始走唯美风,才是我们印象中那个反弹琵琶的飞天形象。

        这大概是西方极乐世界了,基本上发黑的部分,都是被氧化了。在莫高窟给游客看的壁画中,大量的佛像脸部都是黑色的,五官不清,原有的肉色,全被氧化了。一切都得靠想象,如果这些黑色的部分,是肉色的,是红色的,是五彩六色的,那么这些壁画该是多么的美轮美奂。在这些画里,能清楚的看到国画工笔素描的影子,每一道手指的纹路,每一条衣服的褶皱,笔画流畅,画工精湛。

        以往对唐卡啦,壁画啦,从来不觉得有多美,始终不知道为什么世人的评价那么高,在导游的讲解中,慢慢的我看懂了这些壁画,体会到了当时敦煌人的精神追求,甚至是人类的不朽智慧。

榆林窟

        榆林窟与莫高窟,一南一北,它与莫高窟十分相似,是莫高窟艺术系统的一个分支。不过这里保护的没有莫高窟好,据说文革时期,莫高窟有周总理亲批的部队守护,而这里是无人看管的局面,当时这里正在建水电站,很多工人就在洞窟中吃、住,很多洞窟留下了当时烧火做饭的痕迹,真的好可惜。

        在这里我还看到了类似现在“某某到此一游”的题字,年代久远,被题的是古迹,题的字也是古迹。在这些题字中,我们发现了当年斯坦因在向导带领下,由向导带笔写下的“到此一游”,甚至还写下了他当时的官职。

        想当年,我是在马伯庸的探险考古小说中,首次见到这个名字的,以及前面提到的王道士。也曾因王道士贩卖文物的行为给后世带来的影响而对其不耻过,不过说实话,作为一个道士,在被世人遗忘的地方,把当时没人在意的东西换来钱,用这些钱除了让自己活下来以外,还兼顾着清理莫高窟,也算是一种保护吧,换个角度想想,人都是善良的,好的。而对斯坦因这个传教士,真真的是没有任何好感可言了,虽然他将莫高窟、敦煌,宣传于世界,但是在主人不关心的时候,就可以拿走主人家的东西吗,无论如何这都是偷盗行为呀。

        榆林窟就建在这样的岩壁上:

        从这里走下去,万里无云,烤焦了的感觉,毫不夸张的说,我都有被阳光碾压到泥土里的感觉,质量好的防晒衣相当重要。

        这里几乎没什么人,大批人马都去排莫高窟了,所以导游讲的很仔细,我们也听的很彻底。

        在这些洞窟里,给我的最深印象是:造像都是乱的,有的从穿戴上看着像佛,但从头到脚怎么都透着道士的影子;有的明明主像不是佛,可两边的守护却是罗汉。

        记得在一个窟里,把佛教中的十八层地狱描画的相当生动,可惜不让拍照。

        这里的壁画,有唐代覆盖五代时期的,有宋代覆盖唐代的,有清代覆盖明代的,都是在原有壁画的基础上,再胡一层腻子,把整面墙重新打底刷白,然后再画上新的壁画。有的只更新了墙壁,没有更新窟顶,使得一个洞窟里,有多个时期同时存在的艺术形式。

嘉峪关

        此行最后一站:嘉峪关

        嘉峪关被称作“天下第一雄关”

        嘉峪关外的沃土

        嘉峪关,明显是不想写了,既没有灵感,也没有记忆。出了嘉峪关,就出国了。

        儿子看过我的游记后,问我为什么不好好写嘉峪关呢,它多雄伟呀!嗯,我为什么感觉一般呢,还是没有灵感,没有内容的感觉。

本篇游记共含8660个文字,6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楼主请问当地比较适合旅游的季节是?

2016-08-15 17:26

引用 kiki_cocoa 发表于 2016-08-15 17:26:42 的回复:

楼主请问当地比较适合旅游的季节是?

回复kiki_cocoa:反正不是夏天,秋天吧,导游说秋冬还是不错的。反正那里的绿色有限,主要是文化,只要不是在火焰山上烤,我都会欣然前往的。

2016-08-15 17:35

楼主真会玩啊~哈哈

2016-08-22 01:05

为楼主能写出这么精彩的游记点赞!佩服

2016-08-22 09:50

引用 selang_ 发表于 2016-08-22 09:50:32 的回复:

为楼主能写出这么精彩的游记点赞!佩服

回复selang_:

2016-08-22 12:0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