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带着妈妈们去旅行】走,去斯里兰卡,偷多一个夏天! (伴手礼购物分享)

121
美环 LV.6
2016-08-15 16:20 2362/2
  • 出发时间/2016-05-07
  • 出行天数/8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9000RMB

Hey 斯里兰卡

旅程结束,好多人问我,兰卡值不值得去呢?
“我可能不会再来,但这里一定值得每个人都去一次。”

小攻略

想到的几个小Tips, 希望能帮到正在准备出发的你

1. 机票
在经历了斯航官网不需要护照号就进入付款步骤但客服又打不通,转战携程又余票不足之后,在去哪儿上定的,含税每人3233人民币。
推荐大家关注斯航的微信公众号,“斯里兰卡航空公司”,国内飞科伦坡经常会有75折的活动。

2. 签证
淘宝随便找了一家,239元,把护照照片页发给店家就行,两三天收到电子签。自己去官网办ETA,35美金,需要翻墙,不然收不到验证码。

2. 酒店
带着仨妈,本着安全、舒适的原则, 7晚酒店人民币每间一共6800人民币左右(都是两个人的价钱,以下也是),其中包括了:
Kandalama Heritance Hotel - 全球50美酒店,值得去体验一下,酒店坐落在自然保护区里,风景没的说,房间里一般般,吃了一顿晚餐、一顿早餐,加上房费不到1700人民币。
Queen's Hotel - 恐怕是康提最有名的酒店了吧,地理位置绝佳,紧挨着康提湖、佛牙寺,一百多年的酒店也是有年头了,房间设施可想而知,不过重在体验,相当于国内的7天?含早餐880人民币。
The Hill Club - Nuwara Eliya也有一家茶厂遗产酒店,但是想着已经体验过更有名气的坎达拉玛遗产酒店了,就在希尔俱乐部和Grand Hotel里抉择了一下,这两家本来也是邻居,最后可能是希尔俱乐部又高贵又落魄的气质打动了我们(天冷的晚上送热水袋),含早餐460人民币,吃了一个晚餐320人民币。房间挺大,有些老旧,毕竟也是百年历史了,庄园非常不错,感觉特适合来个草坪婚礼!
Grand Udawalawe Safari Resort - 房间大,设施也可以,服务更是没的说,含早餐635人民币,性价比高。
Mango House - 此行住的唯一一家客栈,还住了两晚,老板是两个兰卡小哥们,缺点是房间有点小、过了十点再洗澡水不热了,不知道是不是用的太阳能的关系,但是地理位置不错(就在古城里,方便闲逛),客栈布置的特文艺,早餐更是特别的赞!有机会去住的盆友一定要跟老板多聊聊,其中一个“留过洋”的老板老有魅力了! 每晚人民币1040含早餐。
Cinamon Red Colombo - 貌似是个四星,中规中矩,挑不出毛病,不含早餐人民币720.

3. 包车
在淘宝定的,8天行程,定金在淘宝上付1000人民币,尾款340美金,行程结束的时候给司机就行。
规定的司机每天小费是1000卢比,相当于40多人民币吧,我们都是直接给10美金,毕竟忍受六个女人不容易啊!(酷)

4. 钱
每家带了500美金,卢比都是到了当地用华夏卡取的,兰卡的Commercial Bank每天第一笔免手续费。

5. 电话卡
机场就有Dialog柜台,套餐1300卢比(只收卢比、不收美金人民币),包含9G上网流量,当地、中国通话各50分钟。卖卡小哥特别热情,会帮你装卡、设置好。逼急了还跟你说中文呢!
网速没问题,视频通话偶尔会有小卡顿,但是比有些酒店的无线网都好用,反正流量根本用不完,后来我就根本不连酒店的网了。发微信、刷微博那些,完全没问题。

6. 蚊子
出发前听说有人从兰卡回来发烧不退,怀疑登革热,也是被吓个半死。
事实证明,担心完全多余。兰卡的酒店大多房间里自带电蚊香,我们也自备了一个,在房间里双管齐下。另外,每次一入住和临睡前,我都拿着国内买的雷达驱蚊液在房间里喷个遍。在房间里从来没被蚊子咬过!倒是有一天在外边,我穿了条牛仔裤被咬了个大红包,好几天才下去。

7. 吃饭
带着三个妈,想体验什么异国美食都是瞎掰,吃个中餐还说没自己手艺好呢,非要给人家留下当大厨! 
酒店自助餐都算正常,老少皆宜。
方便面、榨菜还是带上几包,有时候是真懒得出门找饭吃。要是胃口不合,方便面还能顶顶事。
电水壶完全没必要带,酒店房间里都有的,我们住的唯一一家客栈的公共区域也有电水壶和饮水机。

8. 转换插头
通用印标插头(也叫小南非标),有的地方用英标插头。建议两个都带上。
推荐大家买一转三的转换器,类似一个不拖线的接线板,这样配上一个印标插头,一次可以充俩手机、一个相机的电。淘宝有公牛旗舰店,带独立开关的33块钱。

8. 英文
完全不需要担心!只要会比划,去哪儿都不怕!


9. 伴手礼
那还用说,不买红茶不合适呀!
推荐大家在茶厂买茶叶,日期比超市里的新鲜,也便宜。袋装的水果红茶最畅销,大概有十几种果味吧,促销图册还有中文版,挑起来相当省心,个人觉得蓝莓味的最好喝,550卢比一盒。MACWOODS茶厂刷不了银联哦,记得带VISA/MASTER或者付现金。
除此之外,还有红茶叶、茶粉(泡奶茶的)可以选购,送人想要好看的有铁罐的。

兰卡的“贵妇”品牌SPA Ceylon,不买点好像也不合适
加勒古城、科伦坡的ODEL商场和机场里都有店,价格一样的。这牌子最红的应该是洗护发系列,不过闻了闻也米有什么好味道,一百多人民币一瓶洗发水也确实贵了点。
护手霜当然也不算便宜,900卢比一只,挺滋润,葡萄柚的我用了,味道原生态,爱吃柚子的肯定喜欢。想着兰卡白领月薪才两千人民币,能用上这手霜的大概还真是贵妇了吧

想要送人的话,可以买这个旅行小套装,900卢比,一个身体油,一个身体乳和一个保湿霜。

身体乳和面膜,都不咋好闻,在机场清空卢比的时候买的。大概都一百人民币出头。

保湿精华,拆包装的时候没拿稳还摔了一下子,摔掉了半个瓶底,好在没漏。
这个还不错,2900卢比。

出发之前

二月的某天上班实在无聊,刷到携程上兰卡自由行只要5k,手欠搜了搜斯里兰卡航空的机票,直飞3300,于是,愉快的决定就是这里了。
决定是冲动的,可是准备的过程却十分漫长。
三个姑娘、三个妈,六个女人都两台戏了,能省心吗?而大部分的时间都浪费在买箱子、买衫、买包、买帽子、买防晒霜、买一切上,身为女人的你,懂的!(男人也懂!

带着妈妈去旅行

好朋友是缘分,而我们的妈妈们这么合拍,几乎是上天的恩赐,又能一起旅行或者说是爸爸们、老公(是的,没有们)的恩赐?第一次成团是三年前,省心省力报了个团,妈妈们回家后分别指示,“以后可不能再跟团了,走马观花不尽兴!”于是便有了后来的成都、这一次的兰卡。

飞向热带的岛屿

五月的第一周,下了班的周五打仗一样,回家洗澡吃饭,八点钟约了个7座的神州专车去机场,司机绕了三家接上我们,一路叽叽喳喳叽叽喳喳,本人自己听了都烦,感到司机师傅内心是崩溃的,脸上却带着谜之维笑还偶尔加入我们的话题,瞧,这就是敬业精神,有~没~有。
之前在斯航的app上已经选好了三排挨着的靠窗座位,没什么好担心的了,托运行李的时候却发现我妈拉杆包的杆儿收不回去了。。柜台的人说,可以托运,但是要靠人工搬运。想着它要跟大部队分开上飞机心里还是怕它一不小心走失,心一横气哼哼的准备把它带上飞机。啊,实在不喜欢拖着个累赘在机场里走啊。安检的时候果然又出问题了,让我开包把里面的防蚊液、雨伞等等等拿出来检查,而巧不巧就在托运前怕拉杆包的拉锁开了我妈给它绑上了个皮筋,这会儿皮筋怎么也解不开了。等着工作人员到处给我找剪子,十分钟才回来,换我狼狈的拿着一堆东西往包里塞,还要躲开一批批的安检人群。好在工作人员都很耐心也没有吆喝我,不然此刻我一定要炸了(所以你猜我是什么星座?

在饮水处接了水,上了厕所,把妈妈们安顿在登机口的座位,下一步,免税店啊,我来嘞~~~然而小小的T2免税店真让人失望,没有Bobbi Brown没有Armani,真是人生时刻需要备胎,买个粉底都得有替补才行。另外据说能给别人带契尔氏洗发水护发素的都是真朋友,可是这次T2没让我当成真朋友,是的,契尔氏也只有高保湿系列而已,甚至连个柜台都没有,在款台篮子里自己拿。想说买个香水带去兰卡,然后记住这味道记住这旅程,结果结账的时候忘了拿出来一起存在机场了。。

买完找妈,发现拉杆包被我妈神奇的修好了,而我们的外交部长花姨已热情的同乘机人员进行了亲切的会晤,了解到这飞机上有大批去兰卡首都科伦坡香格里拉酒店的国际民工,月薪一万,一年回一次家(关于民工的故事,没想到在离开兰卡的前一晚还有后续。。

坐好了不吃不喝睡到天亮的准备,然而还是被菜单给吸引了,你说来都来了,不尝尝合适吗?

然后,就是这么个菜色,在家吃了晚饭的我都没吃饱,却意外的发现,随餐配送的小饼干居然是高中同学家的工厂出的,艾玛,生意整挺大啊!

一路昏沉,7个小时后,终于落地了。围观了卖家用电器的免税店,对比了化妆品价格(比日上贵多了),带着未知和小小的兴奋出机场找司机师傅去咯。包车司机是在淘宝上找的,找了三家分别聊了聊,然后跟最和眼缘的、当然价格也最公道的下了单,内心盼望着可得给咱们分配个帅小哥。
机场办完手机卡、取了火车票,小哥已经在小小的出境大厅转了好几圈找我们,果不其然是个凶悍的金链子大叔,然而表象总是骗人 的,事实证明我们的大叔是个体贴的暖男哎~

遗产酒店、狮子岩我们来了

出机场被兰卡的第一缕阳光吓傻了,港真,这特么不会被晒秃噜皮??这才刚早上六点多啊。

第一站锡吉里耶。感觉一路都在修路,中途也没见着什么正经的吃饭的地儿,司机把我们放在一个苍蝇小馆儿。两个服务员小姑娘不会讲英文,大概数学也不太好,730给1000,要找多少还得按按计算器

四个小时后,终于到了这家久负盛名的Kandalama Heritance Hotel (坎达拉玛遗产酒店),据说是全球50美酒店之一。喝了欢迎果汁,收了欢迎莲花(?后来被我插在了房间的杯子里),土炮母女们感叹着风景如画,与其说住在酒店,不如说是住在自然保护区里,整个酒店依山而建傍水而立,(故意)放在阳台桌子上的小汉堡还引来了小松鼠,以及看热闹的猴子。
休息了两个小时,便启程奔向狮子岩。 

40分钟车程还途遇了一条三四米的大蛇横穿马路,吓得坐在副驾的老王阿姨一声尖叫,司机也来了个急刹(不知道是被蛇吓得还是被。。)
门票30美金,实在微坑,可是看过了狮子岩的夕阳又会觉得“嗯,值得”。
两个妈妈拒绝爬山,我亲爱的妈严格秉承“来都来了”不上去看看不合适,非要爬。我的亲妈,坐了7个多小时飞机四个多小时汽车的老太太,爬了这个明天您还想玩吗?爬了一小段被我严格控制下山了。三个妈妈在山底下的椅子休息等我们。而这,为后来“母女国外游览走失,重逢后痛哭流涕”的感人场面埋下了伏笔。。

眼瞅着刚到狮子的脚底下,一片黑云袭来,怕妈妈们等得着急,我们就连滚带爬下山去了。三人都在惊奇,嘿,这三个妈居然没微信电话的催我们。到了约定的树下,妈妈们居然没在。。没在。。仨妈的电话谁也打不通,微信她们也没人回复!
眼瞅着雨就要来了,我们便往入口奔,想着妈妈们可能是怕下雨跑去停车场找司机了。我J姐首当其冲把背包扔给我们,一个人就冲进雨里了,剩我和我冯姐两人一把伞谁都淋一半,蹒跚着往前走。到了门口发现我J姐已经全身湿透在跟TUTU司机打听,而检票处门口只有避雨的几个兰卡人,全然不见我们的亲妈。
给我们的司机打电话,他按约好的在出口等我们(不是一开始检票的入口),问他妈妈们是不是跟他在一起,大雨里电话声音也模模糊糊,TUTU司机接过电话跟他讲了几句,肯定的告诉我们妈妈们和他在一起!心踏实了一大半,给了TUTU司机两美金,带我们到出口的大门,路上我的J姐已经开始掉眼泪,我们还在装理智“凶”她哭个啥。见到司机才傻眼了,我们的妈妈根本没在车上!
雨更大了,我们重新回到入口,我跟司机下去找,留她们两个在车上。外面一片漆黑,只有公园办公室里星星点点的一丝光亮,走近了却发现妈妈们根本不在里面,这个时候收到我妈的微信,只听到雨声却完全没有她的声音。心里踏实了一些,却又更着急了。内心戏也开始上演,想着这三个老太太不会是被人捉去当劳工了吧
遍寻无果,重新回到车上,这时候J姐也打通了她妈我们花姨的电话,说在一个兰卡人开的小店里避雨。聪明的司机让她妈把电话给兰卡人,两人交流一番,司机镇定的说知道是哪里了,便启动了汽车。绕了一圈又一圈,期间司机停下车问了两次路,后来我想其实大概也就十几分钟,而当时却觉得过了好几个小时怎么还是找不到。而内心戏已经愈演愈烈了。
终于,司机停下车,告诉我们找到了,让我们不要下车乖乖在车上等,便任性的锁了车门跑下车去。
几分钟后,终于重逢了!此刻泪奔,再也理智不下去了。 互相表达了担心之情,我们花姨严厉表示“以后谁也不许带我到不说中文的地方自由行了!”

自奉黑照一张,主要是我J姐授意小猴摸我小辫儿的过程,看本人心情不定时销毁
以及看见我小白兔白又白的白白白鞋了吗?一穿新鞋准下雨!穿新鞋的经验就是我不停验证“装B遭雷劈“的过程!

奔波一天,快七点终于回到酒店。洗完澡去吃自助餐,一进门整个乌烟瘴气,各种烧烤的烟雾、味道混合在一起,跟服务员商量换个空气流通点的位子未果,因为根本没有空气流通的位子(白洗澡了!。。总体来说,真是有愧于五星酒店的饭,没什么好吃的,六个人21K卢比,也是不便宜。
然而第二天早上我们又来吃早餐了,在这么个荒山野岭,不然还能咋办?早餐还可以,六人14K卢比。

晚上睡觉前我问我妈,走丢了害不害怕?我妈说,开始有点担心,怕你们给困在山上,后来听说你们跟司机在一起就不担心了。
今天玩得开不开心?我妈说,开心是开心,我就是心疼我这新鞋。。。母女同心啊!

住皇后酒店 夜游康提

第二天早上的遗产酒店,一个字,美。还有一个字,晒!要不是时间紧迫,真想瘫坐在大堂里喝着果汁听小乐队演奏。
以及被老王阿姨用猴语呼唤下来的猴子

吃完早午餐,启程奔向康提
抱着“来都来了”的土炮心态,当然要住皇后酒店了。然而我还在想着,陈医生跟徐濠萦是不是在这儿定情的啊?不然女儿怎么叫陈康提。这名字真好听。
皇后酒店的前台小哥大概也不识数,三间房的价钱大概得算了半小时,然后等着刷卡又等了半小时。。。然而态度又永远辣么温和,每次都给你一大维笑,害你发不起火。
房间旧旧的破破的,地板走起来都透着沧桑,我小心翼翼的连大衣柜门儿都没敢打开(非常怂。。

酒店的地理位置超级好,出门就是康提湖,围着湖走就到了佛牙寺。天阴沉沉的,倒是和这古老的城市很相称。

佛牙寺门票大概50人民币(?),不能穿鞋进。一个妈执意不进去,立马得到另外俩妈的热烈响应——“我们在外头等你们,一个寺庙有啥可看的!” 哎,真懒得戳穿你们,一嫌门票贵,二怕丢鞋
于是害怕丢妈的戏码再次上演,都没进去。。。

在寺外边溜达,二雪公主遭到了人森第一次求合影,起初她还以为是小姑娘们让她帮忙照相。而我们也沾了我二雪的光,一波又一波的小学生从花园里涌出来观赏我们,让我们也感受了一把十八线小明星的感觉,不错 ——暧,别别别别走啊,我给你签名!

突如其来又是一场大雨,我们赶紧躲进门廊里。啊,要是我们仨进了寺,可真是又要丢妈了。而我跟我妈,今天穿的都是拖鞋——没商量好!去吃晚饭前再看一眼雨中的皇后酒店,居然晃神,啊,我居然来到了康提耶。

晚餐是司机带我们去的一个叫祥云的中餐馆,临近七点,整家餐馆只有我们一桌客人,直到我们吃完结账依然没有新客人来。倒狠是体会了一把贵客的感觉,大厨二厨服务生老板十多个人就给我们这一桌服务。麻婆豆腐不是麻婆豆腐的味儿,干煸豆角也不是干煸豆角的味儿,但是奇怪的是,都挺好吃,大概是兰卡版的改良中餐。都说出了国最爱国的是胃,只勉强抢拍了三个菜的皂片,其他没来得及拍就被瞬间风卷残云了。
另外,这顿饭发现了兰卡点餐小哥的绝技,就是不用记小本子,而你点的单他全能记脑子里!并且一盘不差的给你上齐!以为这个是天才小哥的我们,在后来的几天又连续被其他点餐小哥折服,啊,你们简直都是上辈子折翼的速记天使啊!可是为啥不识数儿?为啥?

吃饱喝足,饭店门口就有个Commercial Bank, 取了钱装成土豪就去视察兰卡零售业了。终于喝到了我心心念念的美禄。
天又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晚安了,康提

皇家植物园 Macwoods茶厂 Hill Club

美好的一天从早餐开始。
不愧是兰卡的旧都,从餐厅的窗口望出去,一大早已经开始堵车了,沿着康提湖步履匆匆的上班族,哎今天周几?
此时二雪的英文水平已经开挂,在我手舞足蹈指挥着兰卡小哥切了一盘水果之后,我二雪一字千金掷地有声的说,“Same with her!” 把我跟小哥都给气乐了。
想起之前二雪同学在新加坡机场买包子,“How much?" 
"xx新币” 
"Six!"
"不够六个了,只有XX,你要几个?"
"All!" 
单词型选手,服不服!

去往皇家植物园看到的骑警,以及康提湖边拍婚纱照的情侣~

为什么想来皇家植物园呢?大概是因为别人游记里的这一条棕榈(椰子?)大道吧。(椰子大道听起来没那么气派

太多拍婚纱照的了,跟兰卡姑娘立体的五官比起来瞬间被秒成棒子脸,又扁又平。

路遇一只无聊的小狗,被我呼唤过来就再没离开过,陪伴着我们游了一遭。

往出口走,遇到一家三口。儿童控花姨热情的同娃娃打招呼,娃娃大概也被我们陌生的中国脸吸引,一步三回头的看我们,最后终于在爸爸妈妈的鼓励下走向我们,结果我一蹲下向他招手,就把娃娃给吓跑了 (果然是娃娃杀
不知道娃娃有没有机会看到爸爸妈妈注视着他的目光,而作为旁观者的我,已经被甜化了。

经历了山路十八弯,终于来到了Macwoods茶厂,而我的妈也是不经摇晃,半路给晃吐了。之后的路程明显感到一到拐弯处,车就慢下来,我们的司机好暖!
对参观茶叶厂都没什么兴致,坐下来喝了杯免费红茶,来了几块超便宜的巧克力蛋糕倒是不错(都没顾上拍皂片,光顾北京瘫了而我妈的晕车也治好了
以及买了一堆茶,来都来了,不买点合适吗?

晚上入住的是Hill Club,一直被我们戏称“热水袋酒店”,因为之前预定的时候看评价说天冷的时候晚上服务员会送热水袋到房间里。所以是得有多冷?而真切感受过之后,也并没觉得山区的努瓦埃里耶有多冷,所谓需要冲锋衣、薄羽绒服真是多虑了。
这家希尔俱乐部,建于1876年,据说直到70年代以前都是禁止女宾客进入的,用我的话形容,“古老、落寞、穷讲究!”晚餐需要着晚装出席,可是在入住的时候我指着我们六个人的衣服给前台服务员姐姐看了一圈,除了短裤不行,牛仔裤、T恤都没问题。
看一眼山雨欲来的希尔俱乐部,除了美,没啥好形容的。

出门溜达溜达,仿佛走在乡间的小路上,走着走着偶尔还是会忘记应该靠左行驶。本来想走去粉红邮局,突如其来的大雨把我们带进一间咖啡馆,进去后才知道原来是隶属Grand Hotel的。
点单小哥再一次发挥神技能,无论你是加冰去冰还是多奶少糖,一概不用手写的,最后通通按要求给你上齐 
妈妈们单坐一桌,每人一杯橙汁,张家长李家短的生生把咖啡馆的气质带成了棋牌室。 我花姨还跟花姨夫视频了一小下,甜!
要不是跟着闺女们耍的妈妈,大概永远也不会走进咖啡馆,享受这片刻宁静吧。(对,她们应该是拿着扇子在楼下沙发拉家常

所谓高规格晚餐嘛,大概是着装要求并不严格,大部分人还是便装,倒显得一桌两个晚装姑娘一个西装男格格不入了
菜色就是这么个菜色,也不好吃,对,我们吃的是服务~ 服务确实是“讲究”, 讲究到什么程度呢,你吃不下剩下一些,服务员收盘子的时候就会问你“怎么了?不和胃口吗?有没有什么需要我们改进的地方?要不要给您换一个别的?” 啊,好吃好吃都好吃还不行吗?

粉红邮局 茶园火车

两天没梳头的我妈,早上起来感叹,“怎么每家酒店都没有梳子啊!” 想起从家里出发的那天晚上,我妈非要揣上一把梳子,我说酒店里都有你拿它干吗,于是我妈悻悻的放下了梳子。来了之后简直打脸
在这个第三天的早上,我也忍不住了跑去前台问,答曰没有梳子。在后来的几天,每一家酒店依然不提供梳子,不懈的去问前台,依旧答约没有梳子。特别好奇,兰卡人民不用梳子吗?自来卷儿的你们不需要梳子??
所以,别不开心了,要不要吃早餐开心一下?
再去酒店的阅览室静一静?还是打场BALL?(港剧脸

好了,开心了没?溜达去粉红邮局看看吧。
路上遇到的盆景鸡,花姨说,他们人笨可是真有耐性 
以及一个高尔夫俱乐部,高~大~上~

终于来到了百年历史的粉红邮局。要不是这个小邮局,大概不会有什么人会知道这个叫努瓦埃里耶的小山城。走进去看跟普通的邮局并无二致,难道就因为你是粉红色的?欺负我们少女心吗不是?
现在这年头给暗恋的人寄明信片傻不傻?给爱人寄呢?爱的人就在身边呀。

站在粉红邮局的半山上往下看,我妈兴起想往对面住满小房子的山上走一走。
路过的汽车站,带回廊的小街道,很有上世纪即视感。

土包子在警局门口拍照,一个警察大叔在门口闲晃,问我们有啥需要帮助的,我们说不需要,看大叔如此和蔼,登上台阶(比喻)问大叔可以进去看看吗?大叔说可以呀可以呀快进来
9点半了一大群差佬哥哥还堆在警局大厅等着开晨会,穿过大厅是他们的停车场,瞬间围上来好几个差佬哥哥,来晚了的合不上影哦

铁马阿SIR,我就问你,帅不帅?

继续往山上走,TUTU车底下有只小猫,呼唤了它半天也不理我,听不懂中文估计。它的主人是个慈祥的老阿姨,从屋里走出来帮我,还是不出来,哼,看来兰卡文也听不懂,老阿姨抱歉的朝我笑,弄的我还不好意思了

妈妈们继续视察兰卡农业,这个茄子、那个土豆的讨论,菜畦整齐得很,每家一小片,精致极了。

路遇一所职业学校,感觉类似蓝翔技校? 看门大爷特热情的呼唤我们进去拍皂~ 我妈说,我现在回我们学校都不让轻易进门,还得跟传达室登记

算着时间差不多,就准备回酒店收拾一下,去坐茶园火车了。 
回酒店的路上,被花姨要求我们仨抱着树合影(抱不过来

火车票是出行前在网上找人代买的,代买的人也是不靠谱,一会儿赶上假期不卖票、一会儿去了车站但是没买到票的,好在最终定到了,也就不计较每人多了好几十的手续费了。

司机把我们送到火车站,便拉上我们的行李独自踏上ELLA,约好在ELLA火车站见~
火车站破破旧旧的,时间还早,没什么可做,继续招猫递狗的活动。站台边小小的萌妹子,大概来自中东那嘎达?反正她妈戴黑头纱。

一等座的车厢其实也不太干净。中途去了趟厕所,感觉有点熟悉啊,一看,连洗手盆都是中国制,仔细看看,火车也是!

所谓茶园火车的风景嘛,我觉得一般,我妈却说“灰常不错”。不知为啥,总觉得和台铁的风景有那么一点像?

怂人如我们,不敢挂火车。

火车上被绿了三小时,眼睛都清澈了
火车上没报站,算着时间,每到一站我跟二雪就探头探脑的望站牌,终于给望来了我们的终点站ELLA。

望着接站的一群兰卡人,一眼捕捉到我们的司机,体会了一把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感觉
司机说晚上要住的Uda Walawe没有什么吃饭的地方,眼看也是晚饭的时间了,我们就在火车站边上的一家餐馆坐下了。
顾着拍下的皂片就这3张,然后就是一片风卷残云。点餐小哥迷上了我们二雪公主,来来回回二百多趟跟二雪用中文说“你好漂亮、我爱你”直到我们结账出来去隔壁的小卖部买水,点餐小哥还来个假偶遇,一睹我们二雪最后的倩影
不过,你个点餐小哥,咋不识数啊,啊?后来发现给我们少算了一个炒饭的钱——让你泡妞儿不好好算账!等着扣工资吧

开往Udawalawe的路上断断续续下起小雨,看着窗外的水天一色,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也不知道该想什么。
仿佛时间都静止了。

到达酒店Grand Udawalawe Safari Resort天已经全黑了,晚安了,期待明天早晨的乌拉瓦拉维国家公园之旅

Udawalawe国家公园游一游 加勒古堡走一走

本来打算跟酒店前台定一辆车去Udawalawe国家公园,我们的司机师傅说他有朋友可以带我们,听了听价钱还公道,就跟司机约好早上六点酒店门口见。
早上出门还灰蒙蒙的,没想到我们的司机也跟着一起来了,这大叔今天不用当司机超级开心。
一路上只有我们一辆车,仿佛置身水墨画里,车子开得飞快,隐形眼镜都快给我吹飞了 

返璞归真的公园门口。以及我们的飞车。

兰卡的大象明明就是小象。一个个瘦瘦小小的,大概热带什么都不容易胖——据仨妈在超市的视察,兰卡的菜都长不大,胡萝卜跟手指头似的,土豆跟山药蛋儿似的!
可是他们的人,腿为什么都辣么长?辣么长?气人

看见一家三口遛弯的象,司机告诉我们,那只小象出生刚刚一周。
什么小象,明明就是迷你象 感觉只跟一条小狗那么大。


后来我问我妈,在兰卡的几天你觉得哪天最好玩啊?我妈说,去动物园那天最好玩——可是这动物园没啥动物啊!
回想整个动物园之旅,还真是没啥动物——只看见一些大象,几只孔雀,犀牛,不知名的鸟,还有一只树上的猴,以及一只狐狸一只豹(相机还没拍到)。

整个动物园唯一的猴蹲在树尖上沉思,独孤求败大概就是这么个劲头吧。
而我也是在回来之后看照片才一睹猴王的风采,当时其他人欢呼着看猴的时候,我忽闪着本人的大眼珠只看见一片绿。。。
好了 下图你也找找猴?

来生你愿意做一棵树吗?站成永恒、没有悲欢?
可是看起来好孤独。

偶遇斯里兰卡电视台在拍宣传片,想红的十八线小明星用力的对着CAMERA打招呼,对方也报以微笑,估计内心OS,“艾玛,回去害得剪片子”

玩水的牛和鹤,你们看起来那么悠闲可是又那么孤独。
湖水对面的山层层叠叠,渲染的真好看。而山是不是也一样的孤独?那天空呢?路呢?

我们呢?都笑咧了。。

动物没看着多少,脑子里倒没少炖鸡汤。

世界那么大,而我那么小,在时空的洪流里我那些小小的情绪简直不值一提。所以是郁闷、是悲伤、还是痛苦,都让它淡淡的来、好好的去吧。
有那么一刻甚至觉得,没有什么不可以被原谅,包括那个让我孤独的你。

大概也是在这里在这一天,觉得原谅你放开你都不需要理由,记住这时刻。

回到酒店吃早餐,也才九点钟,时间刚刚好。
整个餐厅就我们一桌。服务简直是日式的,看我们手动轰餐桌边上的苍蝇,服务员立马搬来个电风扇远远的吹。

此时老王阿姨终于见到了可以撒开吃的鸡蛋,往盘子里啪啪啪装了六个抱起就要走。服务员吓坏了,一个箭步冲过来护住盘子不给抱,咿咿呀呀比划了半天——生鸡蛋
说到我们老王阿姨也是个神人,在家吃鸡蛋都是四个起,血压血脂胆固醇没一个高的!
接着单词型选手二雪同学出场了,教服务员煎中式鸡蛋——"I teach you..First, oil. And, 盐怎么说?” “Oh, and salt." "O~~~~~~~~~~~~K, finish!"  
服务员都给气乐了。

再看一眼郁郁葱葱的酒店,来去匆匆的我们即将奔向下一目的地,加勒古城。

路上偶遇一场交通事故,一辆小货车整个翻到路边沟里,不知道有没有人员受伤。。

中午一点多就放学的兰卡小盆友,真是生在福中啊!
白裙子姑娘们个个都是大长腿,小男生的蓝白校服真萌啊。

舟车劳顿终于来到加勒,迎接我们的是芒果树和小猫猫。这家客栈就叫“芒果小屋”。

房间很小。
想起上午退房,我妈说“哎,你再跟服务员要块香皂,到了加勒可以洗个袜子什么的”, 我欲言又止本来想说”要它干嘛啊,哪酒店都有啊“,后来想到梳子事件还是算了,出去跟服务员要香皂,服务员抓给我好几块,我又装13了,“One is OK. :)”
尼玛到了加勒发现,这提供的是洗手液。。。而且还特别难用。。。非让我的人绳不断验证装13遭雷劈吗

简单休整一下,就出门溜达了。呆在荒野两天,感受一下城市文明。
从十六世纪葡萄牙人建造加勒古堡,再到荷兰占领加勒修筑城墙,再到之后沦为英国殖民地,笑看变迁的加勒小城依旧恬静祥和。
有人说加勒像国产的鼓浪屿,可是鼓浪屿是个文艺青年,加勒明明就是个怡然自得的老年人啊。

走着走着路遇两个小伙,花姨跟俩妈说,”这是中国人吧。。“
胖小伙乐呵呵边走边接茬大喊,”都是中国人!”
这口音咋这耳熟,我扭头说,“还是北京人吧?”

于是各自退回五步,闲聊了几句。小伙在加勒工作,大概是造船厂之类的(太激动了没听清

是不是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是不是?

来吧,吹一脸印度洋的风。

花姨走向前,说,我跟她谁胖,谁胖?在咱们家,都说我屁股大,现在比比,看我瘦不瘦,瘦不瘦?
瘦瘦瘦!

你说说,来都来了,不跳合适吗?
不——合——适。

看一眼城堡下的夕阳,咦,这明明就是花莲的七星潭呀。

沿着滨海小路往回走,去吃饭,感觉自己特别有钱,这可是花钱买来的风景。

看挂国旗的这家了吗?来的路上花姨看见招牌大字写着“东星面馆”,兴奋极了,说当了好几天文盲可有认识的字了,说什么也得回这家吃晚饭来。
我们进门豪气的说,一碗不过岗先来六碗绿豆汤!结果没豪起来,绿豆汤就卖剩下两碗了。。

我跟二雪自告奋勇出去买水,然后我们俩这个组合咋说呢,最后水变成了美禄还附带提拎一包炒饼回来——对,我们这个组合就是,不可预测!

等着买炒饼,指派二雪给我拍一张特别LOCAL的皂片(擦,忘收肚子了,也没挺胸(你挺你也没有!
这时候来了个中国脸,问了三遍炒饼多少钱,也没听清楚老板说啥,菜刀剁饼的声音太大了。我用中文告诉他“250”,他没听懂,继续问老板。
我当时内心OS是啥呢,“就说你这英文口音特别地道吧可是咋还装听不懂中文呢!装13遭雷劈你兹道不?兹道不??”
问好价钱,中国小哥乖乖站在一边等。本人不甘心,问他“Are you Chinese?” 结果小哥告诉我,他是新加坡nese。 哈哈,刻板主义害死人,那就不怪你听不懂我这么地道的杯京口音了。
新加坡小哥说来兰卡11天了,一个人好无聊,还会被TUTU司机坑钱,问我们怎么样,我说我们六个人包车来的(显得特别土豪真是有损少女风范。。没聊几句我们的炒饼熟了,就作别小哥先回了(哎,是不是错过了一场跨——国——情缘——想得倒美

回来整理照片,发现当我做作摆POSE的时候,新加坡小哥也意外入镜了~

再来看一眼这个半露天的苍蝇小馆~ 而身为一个事儿精,什么都嫌脏可是再脏都能吃的我,是为森么?

来看一眼我们的面和炒饼,说实话都不怎么好吃

吃完饭溜达回芒果小屋,看见这一对,这是在地愿做连理狗的意思吗?

妈妈们准备洗澡休息了,我们仨决定出去逛逛,据说加勒有家“大商场”,就在芒果小屋附近。
出门前又找小屋老板问了问,老板写了个纸条给我们,还补充一句“是商场,不是医院哦,以前是医院” 
老板英文特别好,一点口音没有,大热天依旧穿得齐齐整整——西裤,衬衫,皮鞋,帅~——二雪说,一看就留过洋

按老板的指示,出去七拐八拐终于找到了这家“老荷兰医院”,啊,大商场,就是一个有几家餐馆、几家小商铺的二层小楼。。路上还黑漆漆的,偶尔有几个当地人向我们投来怪异的目光,害我连手机也不敢拿出来拍照。。最后三个人手挽手赶紧回芒果小屋了,真是人怂志短啊!

好吧,怂人洗澡睡觉!晚安了加勒~

加勒一日闲

早上被淅淅沥沥的小雨敲打着屋顶的声音吵醒,不一会儿就天晴了。

美好的早餐用什么迎接——早餐!“留过洋”的老板抱歉的跟我们表示,今天没有那么多水果了,送了几碗酸奶给我们,配上麦片、蜂蜜,意外的特别好吃~
芒果小屋当然要喝芒果汁了,可是二雪同学嘴唇对芒果过敏(对,只有嘴唇!
咋办?所谓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喝,问老板要吸管又不会说吸管的英文,我冯姐端起杯子,做了个手持吸管喝果汁的假动作,老板秒懂

见过过敏还孜孜不倦寻找方法吃吃吃的人吗?据说在家都把芒果切成小块,张大嘴往里扔着吃 我就问还有SEI,还有SEI?
对了,吸管的英文是straw

美好的早餐用什么迎接——早餐!“留过洋”的老板抱歉的跟我们表示,今天没有那么多水果了,送了几碗酸奶给我们,配上麦片、蜂蜜,意外的特别好吃~
芒果小屋当然要喝芒果汁了,可是二雪同学嘴唇对芒果过敏(对,只有嘴唇!
咋办?所谓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喝,问老板要吸管又不会说吸管的英文,我冯姐端起杯子,做了个手持吸管喝果汁的假动作,老板秒懂

见过过敏还孜孜不倦寻找方法吃吃吃的人吗?据说在家都把芒果切成小块,张大嘴往里扔着吃 我就问还有SEI,还有SEI?
对了,吸管的英文是straw

吃完出门左转,发现“大商场”就在芒果小屋的隔壁,是赫赫有名的ODEL,其实就是个二层带小院子的创意小店。。。眼下我已经把我所有的购物期待留给了科伦坡,但愿别让我铩羽而归

沿着小街一路往海边的方向走,碰上了海边合唱团,还自备无人机拍摄,老霸道了。
不过听后来碰见的兰卡打渔小哥说,那些人是拍婚礼视频的。这,这是一土豪婚礼吧?

被我花姨从海里忽悠上来的打渔小哥。
小哥说了,“Fishing is my hobby, just for fun! I have a shop!" 哈哈,这又是一土豪啊!每天上午来打两条鱼回家炖着吃,下午在商店当小老板儿。这是不是放羊、娶媳妇、生娃、放羊的现实版?

儿童控花姨跟海里的小黑娃娃玩上了,花姨说了,“这语言虽然不通吧,你说我跟他撩水玩,他也知道跟我对着撩嘿!”
哎哎哎,花姨,语言不通,可是大家好歹都是人类好吗

小黑娃娃跟花姨玩了一会儿,发现打不过,就爬上他阿爸的后背逃走了

到处都是绿,趁机也洗洗咱们的北京肺。
我妈非让我坐人家摩托车上照一张,啊,真是,羞涩如我,不得已小小坐了一下(生怕一会儿车主跑过来揍我

看得出这位单身喵心情不大好,你们秀恩爱别在公共场合好吗?
把我们好好的一只喵都气得生无可恋了

外面实在是太热了,躲进一家冷饮店喝上一杯。

给我得意的大扇子露个脸

喝完一杯算是补充好了回芒果小屋的体力,可是回到小屋却再也不想动了。
午饭靠方便面解决。而加勒也顺便下了一场雨。

午休后再次出发闲逛。
和芒果小屋的猫主合影一张。啊,猫主都不理我,太大牌了。

这条路走下去是个博物馆,每人花了15人民币进去瞧了瞧——简直太坑了,就两间屋,摆着点捕鱼工具和几个假人布景,美其名曰还原旧时代生活场景,唯一有点看头的就是一条八米长的鱼骨架(其实也没什么看头。。。

海湾里游水的兰卡人儿,不知道怎么的,总觉得看见一群小黑脑袋在海里怪怪的。。。
他们真开心啊,都不用上班的吗?看来全是土豪~

正碰上一家婚礼结束,客人往外走。
后来照片左边这几位新郎的朋友还追上我们聊了几句,“来自哪里呀?喜欢兰卡吗?。。”之类的,不过由于(对方)英文太差,聊不下去正好分道扬镳,不然粉衬衫小哥还非要加我们J姐姐的微信

学校里等着父母来接的小女孩。

又是一家带院子的小商店,叫“EMBARK”。你说你一个商店为啥老假装文青咖啡厅?

再往前走,SPA CEYLON的招牌已经在召唤我们,不愧是兰卡贵妇品牌,这几十块钱的护手霜真不便宜啊。
买完出来瞎走想找个吃晚饭的地,这时候听见背后一声喊“嘛呢你们?!”
哈哈哈,看来前生回眸了一千次——又碰见昨天的胖小伙了。胖小伙跟他同事正坐TUTU回基地,看见我们就跳下车打招呼,问他哪儿有吃饭的地,胖小伙同事板着标准的广东普通话推荐了两个中餐馆,说晚上可以去HAPPY BANANA海滩玩一玩,胖小伙一拍大腿,干脆跟我们走得了,我们基地就在HAPPY BANANA边上!——慢着,我们还没吃饭呢

作别胖小伙,打上TUTU车,去次饭!

TUTU车突突了十分钟,来到了这家古城外的中餐馆,我们霸占了三楼的包间。
老板是个东北人,花姨点啥菜啥菜没有,花姨森气了说“这个可以有" , 老板答“这个真没有!”

来一张三楼阳台的白天夜晚对比照~

吃完打上TUTU去HAPPY BANANA,TUTU一路飞奔,感觉开了得有20多分钟,终于来到这么个没啥人烟的地方。单词型选手二雪同学问司机“Beach?” 司机答“Yes”,我们忐忑的下车了。好么,沿着海滩的饭馆倒是不少,可是海滩黑漆漆的一个食客没有,饭馆小二看见我们就扑上来问吃点什么。。。

乌漆墨黑的快乐香蕉啥也没有,这时候想要是再多回眸五百次就好了,一定把胖小伙拎出来揍一顿

从海滩出来走了半天才打到两辆TUTU车。二雪说,真没意思,还是回芒果小屋找“留过洋”的老板聊聊天吧!
回到芒果小屋,洋老板没在,色心没得逞

好吧,咱们自己聊一聊就晚安吧~

“国际大都市”科伦坡我来了

再看一眼芒果小屋,让芒果过敏的二雪再吃点芒果喝杯芒果汁,出发去见识一下“国际大都市”科伦坡

退房的时候还是昨天晚上的“非洋”老板,他说“洋老板”是他朋友,他们两个一起开的这家客栈,每人工作三天。这,这是不是也是俩当地小土豪?一晚房费人民币900多呢!

路过加勒火车站,我们的司机师傅惊慌的问,“你们不坐火车吧?!”
“不坐不坐啊~” 司机马上放心的笑了。
哎,想想要是自己开回科伦坡一路上得多清净啊,带着六个女人两台戏你不闹心?

碧海蓝天就在车窗边掠过,要是大杯京也是这么个风景,感觉我的车技肯定能有飞跃的进步,搞不好早就是车神了

科伦坡的几区几区搞的稀里糊涂,也不知道去哪儿,最后大手一挥跟司机说,就去独立广场吧!我琢磨着这跟天安门广场的意思准差不多,来了杯京谁还不上趟天安门啊,似不!

下了车,独立广场对面有家Arcade商场,正好去上个卫生间,顺便逛逛。牌子吗,没几个,小CK比天猫还贵,店员看见我手里的防晒喷雾问了半天,拿着手机左拍右拍,说要找人帮她买(这儿肯定也流行代购吧不知道你们是用微店啊还是淘宝啊

独立广场是个什么地儿呢,跟各个国家的自由广场、民主广场、和平广场都一样!
就是个“来都来了”,“不去看看合适吗”这么个地儿。

这个时候老师学生们已经开始坐下吃饭了,我们也开启找饭之旅。

花姨说要吃中餐,司机师傅直接给我们拉到了“大北京酒楼”,我们都好奇为啥它不叫“北京大酒楼”——大概是酒楼确实不大,而北京真的大

菜单里看到久违的炸酱面。
知道炸酱面对于北京人意味着什么吗?每个人家里都有一碗炸酱面,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家的炸酱面最好吃!吃什么都没胃口的时候,炸酱面总能来上一碗!

这回点餐小哥终于是个中国人,我们说先来六碗炸酱面,小哥说炸酱面碗有点大怕你们吃不了啊,比划了一下大概直径十五公分的碗。看不起人是不是,我们一人能吃两碗!
结果面好了端上来,直径快三十公分了,小哥这分明是盆好吗!——劝过你们了,谁叫你们嘴硬

然而这也不是炸酱面啊这,是有酱味儿的打卤面~ 喜人的是,仨妈一人一盆,居然把面全吃光了。。。这出了国,果真最爱国的是胃。。。

给我们的点餐小哥也露个脸。
小哥平谷人,来科伦坡一年多了,前几个月女朋友也跟着来了,在这里当收银。
小哥说,这里的中餐已经是改良版中餐了,平时也接一些旅行团,但大客还是兰卡人,当地情侣来约会且要自拍一阵呢——中餐馆可是高档馆子!
是啊,白领也才月薪两千,吃个中餐怎么得二三百。妈呀,到这我是不是就是金领了?女土豪!

小哥说前阵子回国接他女朋友,在顺平路上开车,前边有人过马路,他就停车让人先走,后边的车主就骂他"你特么干嘛呢走不走!”
他说那一瞬间真想就干脆定居兰卡算了,对国人太失望了。
那种失望我当然懂了,因为几乎常常都在经历着 

小哥你有酒有肉有姑娘,祝你在哪里都能贫能笑能干架!(最好还是别干架
临走掏了半天兜,翻出两袋国产榨菜送给小哥当见面礼了

对了,问小哥科伦坡最大的商场是哪里,小哥呵呵呵,说是ODEL,你自己看看就知道有多大了。。。

吃饱喝足,去肉桂红酒店办入住。
看上去风景不错,据说顶层还有个无边泳池呢~ 我可准备了比基尼的!身材不好的一般可不敢穿,兹道不?!

安顿好,司机带我们来到科伦坡最大的商场。
唉,咋说呢,还没西单的美邦旗舰店大呢。。。美邦知道不,国际大牌子!跟班尼路齐名的!

只好又买了点SPA CEYLON当伴手礼,一无所获。。
真是一语成谶,铩羽而归了。

天又下起小雨,眼看着订位时间要到了,赶紧坐上车去吃大螃蟹。

看这位讲究的交警,还戴防晒袖套。。。你是不是对护肤也有一套心得的? 

车窗里看一眼印度洋的落日,风景那么美,如果你也在就好了。

可算来到了赫赫有名的Ministry of Crab, 上榜亚洲50佳餐厅,米其林三星
提前两天发邮件预定的,回复很及时,还怕是个周五定不上呢。

盘子、围裙、餐巾、杯垫,将螃蟹进行到底

菜单可给我们看晕了,一通瞎点。三只螃蟹,三只龙虾,两盘蒜味面包,一盘米饭,六杯橙汁。
总而言之,就是好吃!~

六个人花了2400人民币吧,我妈居然都没觉得贵

吃饱喝足,继续视察兰卡零售业, Arpico超市。
真是什么年纪的女人都喜欢逛街,区别就是你爱逛商场,你妈爱逛菜市场。

在等着我们结账的时候,花姨累了,坐在超市门口的面包店等我们。这时候意外的遇见了来的那天在登机口碰见的来兰卡盖香格里拉的国际民工,小伙子懵懵傻傻的出来买电话卡,不会英文也不知道问谁,正好碰见外交官我花姨,感觉像遇见了大使馆工作人员
可是关键,外交官也不会说英文啊!

不过外交官就是外交官,花姨在面包店巡视了一番找到一个中国老头,然而中国老头也不知道哪儿卖电话卡,中国老头儿又找到一个在兰卡工作的中国女孩,几经周折指点了小伙子一番,算是知道在哪儿买电话卡了
我们都服了,但是思进取的花姨说了,“回国我就学英语!下回出去玩不用你们了,太费劲!”——哎,我们怎么都记得您在狮子岩走失那次说了,以后再也不到不说中国话的地方自由行了?

尝一尝兰卡冰棍,玫瑰味儿,非常不错

回到酒店已经九点多了,还是决定去顶层看看夜景。
天太阴了,偶尔还飘些雨丝。问顶层小酒吧服务员小哥无边泳池在哪里,小哥说泳池关了,你来你来,我带你看看,说着带我走到小酒吧的反方向,拉开铁闸,还给我SHOW了一下,说明天早上你再来。
有点被小哥的热情吓到了,这要搁国内,准是一句“今日关闭,明天请早”就给打发了。

小哥无聊耍宝,说要表演从楼上跳下去。 

再见了,2016的第一个夏天

六点就起床了,因为我妈发话,说要再去海边看看。
酒店的窗口望出去,郁郁葱葱,全是低矮的楼房,只有远处几幢隐约的高楼,竟有了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沿着酒店往海边的方向走,街道安静极了,一辆车也没有。

这时候走过一个兰卡小哥,热情的跟我们打招呼,问我们去哪里,我说要去海边看看。小哥说我带你们去!
再一次被兰卡人民的热情吓到了,赶紧说不用不用。
小哥说自己是肉桂红的服务员,刚下夜班,准备坐公交回家。这都什么精神?别说下夜班了,下个白班我都累到半死一心只想回家。。
见我拒绝了他带路,小哥挥手拜拜又转身走回来,说你们还是坐TUTU去吧,有点远。说着就伸手拦了辆TUTU,听到他跟司机讲好“by meter”,我们也就放心的上车了。

坐上TUTU觉得方向不对,也没多想,明显感觉兜了好大一圈。
果不其然,下车TUTU司机毫不客气的跟我要1200卢比,一个劲儿指着车上的里程表,跟我说跑了多少多少。。我说啥他也装听不懂,最后我说不然你就叫POLICE吧,反正我就给你400。这回听懂了,接过了400,然后指着我手里的200,让我把那200也给他,我又给了他100,说那100不给,我还得坐车回去呢。
TUTU司机看我护住那100冥顽不灵的样子,估计也傻了——剩下100卢比够你回去的?

最终打发了TUTU司机,心情差极了。果真是怎么也逃不过TUTU司机的骗,想想在加勒还嘲笑新加坡小哥呢。

赶紧让大海带走我的忧愁就像带走每条河流吧。

然后大海真不是盖的!~
走到这张照片的左边尽头,路口站着两个警察,我去问差佬叔叔肉桂红酒店怎么走。
差佬叔叔说有点远啊,我给你拦个TUTU吧
我说我刚被TUTU坑了一道,差佬叔叔说你放心啊,我让他“by meter”
我说不要不要,你帮我讲好一个定价吧。
差佬叔叔大手一挥,跟TUTU司机说,“200,肉桂红!” 

看见TUTU司机老不情愿的表情,我感到这次可能赚了

回到酒店,再上顶层看一眼小酒吧和无边泳池。
可惜了我的比基尼了,这么冷身材再好也不能下水!

好了,回屋啃上一个大芒果,吃掉最后一包国内带来的饼干,提上行李奔机场。

想着在机场一扫购物残念,结果大失所望。
什么免税店啊,化妆品贵得很,还不收卢比。最后只好把剩下的卢比狂撒SPA CEYLON和汉堡王。。。

安检的时候指着这只狗给二雪看,警察哥哥马上得意的说 “He is my dog, his name is Jack!”
Jack一见我,马上围上来绕着我闻了一圈儿——真是不愧海关DOG,不辱使命!

在机场二楼一通傻买,才惊呼马上到登机时间了,就往一楼去。登机口排了好多人,眼看只有20分钟起飞了,我问工作人员来不来的及,工作人员肯定的说放心。继续排队。
好不容易排到我们,检票的人说,你们飞北京,是二楼啊。
啊?二楼?!啊?

开始狂奔!!这时候觉得这机场怎么这么大啊!!
第一个奔到登机口,虽说那五个还在后边傻跑,看见还有几个人在慢悠悠的安检,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 结果安检员居然叫我脱鞋,然后把脱了的鞋放进安检机里,光脚走过安检门。。。但是我手里的水瓶却不需要过安检。。。
真不知道这是啥安检策略。。。

六个人终于全须全尾的坐在了飞机上。
据说跑得最慢的花姨,边跑边打发她闺女J姐说,“你先走!别管我!” 哈哈哈,花姨妈绝对是共产主义后代,关键时刻掩护战友撤退,特别有牺牲精神!

7个小时后,飞机落地了。舱门还没打开,收到我们包车司机的微信, “arrived home?” 
生意是生意,而人情始终是另外一回事
到家已经快凌晨两点钟了,第二天中午才睡醒,包车公司淘宝店家微信我,“平安回来了吧,玩得怎么样?”

暖心大概也就是这么一回事。只想说那一句,兰卡,最美的不是风景,是人

再见了,兰卡。
我可能不会再来,但这里一定值得每个人都去一次。

本篇游记共含18272个文字,25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为能写出游记的人点个赞哈哈

2016-08-15 21:27

谢谢蚂蜂窝让我看到不一样的世界,谢谢楼主。

2016-08-22 09:50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