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8月伊犁行

22
平桥新月 (郑州) LV.3
2016-08-15 19:53 1003/5
  • 出发时间/2016-08-05
  • 出行天数/6 天
  • 人物/和朋友

题记

       在没有踏上这片土地之前,我对伊犁的全部概念,就是这里有很多很多的薰衣草,遥远,神秘,荒凉。
       如果仅仅是我自己,大概是不会想到要来这里的,但现实就是这么的任性,8月初,我们来了一场说(xu)走(mou)就(yi)走(jiu)的旅行。

关于行程

       这张手绘的地图,就是我们领队涛哥和老大一起做的线路图。没出发时,看到这张图云里雾里,行程开始后,对涛哥的崇拜之情犹如滔滔江水——这行程计划的太周密了,包括每天要赶多少路,景点之间距离多远,路上需花费多少时间,在哪儿用餐在哪儿住宿,都有详细的计划。当然,由于我们的行程比较任性,最后的日程可能有偏差,但大体上路线是按照这个走的。
     8月5日晚飞乌鲁木齐,出发时航班延误有半个多小时,到达时居然准点,飞机也是比较任性。到达乌鲁木齐地窝堡机场已是晚上十一点多,涛哥的发小开车来接,把我们送到了预定的酒店。
     第二天一早,涛哥和老大就出去觅食,给我们打包带回来了大名鼎鼎的烤包子和馕。烤包子皮薄馅多,外皮焦脆可口,馅料味鲜油香。吃完早餐已经9点了,老大和涛哥去提车。本来约好的别克GL8,提车时租车公司给换成了奔驰R350,天真的我们都觉得是捡了个便宜,喜滋滋乐呵呵地还围观拍照留念——事实证明,天上掉的馅饼通常都是实心的,这辆车直接导致我们后来的行程中断,改签机票提前返程。
     这就是天上掉下来的实心馅饼。

      拿到车后就沿着连霍高速一路往西,当天的计划是600公里到达赛里木湖。新疆的公路路况还是挺好的,不太适应的是高速收费并不是下高速时才一次收费,而是地区与地区之间都有收费站,和国道一样。一天下来,攒了一堆通行费收据。
     沿途风景变化较大。刚开始路边不时掠过向日葵田,有大片的向日葵垂着沉沉的花盘等待成熟,也有矮矮的细细的向日葵花还未盛开,像趴在地里一样。往西走,高速两边的景色从绿树成荫变成辽阔的草甸,矮小的梭梭柴随处可见。   
   

         在乌苏,我们吃到了正宗的大盘鸡、烤羊肉串、辣子鸡以及拌面,量大,味足。羊肉串肥瘦相间,分量十足,十分的诱人。我自从几年前在西宁吃羊肉串被伤害了以后,对这类烤串都是敬谢不敏,这次却抵不住诱惑,又把未来几年的羊肉串给吃了。同行有人的最高战绩是5串,到最后实在是吃不下,那分量,真的是一串抵两串。当时以为以后这样的美食天天会有,最后才发现这餐饭是非常值得怀念,因为再也没有遇到。
      晚上9点半,到达赛里木湖,沿赛里木湖的环湖公路有70公里,我们从东门进,准备去西南边住宿。
      湖边据说有花海,不过已经谢了。
      傍晚的赛里木湖

   环湖公路,云海非常壮观,下车在路边拍了会云

       环湖有很多自驾的,都随车携带帐篷,看哪儿风景好就在哪儿扎营,然后支起烧烤架,点上酒精炉,从湖里取水做饭,看着也是蛮惬意的。 
       晚上要住宿的毡房就在山坡下,下了车都拖着行李冲进毡房捡厚衣服往身上套——实在是太冷了!太阳还没下山时,穿着裙子不觉得冷,没了太阳,冻得人直打哆嗦。
     夜幕下的毡房。黑云浓厚的地方,晚上一直是电闪雷鸣,老大伫立在黑漆漆不见五指的草地上说是要拍闪电……

       清早的毡房。那两条清晰的车辙,是早上去湖边看日出时留下的,草地上全是露水。
      由于毡房是大通铺,而且湿冷,老板给点燃了炉子,后半夜炉子火熄灭了,御寒就得看谁能抢得到被子——老大和他家妞挨着,不好抢被子,就冻着等天亮。睡得朦胧中我听到骆驼婶儿问:谁?老大回:我!然后骆驼婶儿就翻身起来,我也瞬间清醒,赶紧穿鞋,一分钟不到已经坐到车里往湖边去了。事后据燕儿回忆,她迷糊中听到老大似乎在穿鞋,然后骆驼婶儿问了句,再一睁眼,发现毡房里就剩了她和小羽儿,十几秒内,四个人动作神速地不见了,然后她就又安心地睡着了。
     

    毡房东边大概2000多米就是湖,看日出很方便。水面上,是涛哥打的水漂,我练了好久,怎么都学不会。

     看完日出回去,准备吃早餐,我去老板的毡房前一看,有点崩溃了,小姑娘还裹着被子睡得正香甜。把小姑娘叫醒,问有什么吃的,答曰只有西红柿鸡蛋、土豆丝、清炒木耳这几样我们昨天晚上吃过的,然后就是奶茶和馕。炒菜费时间,馕我们也有,于是只要了一壶奶茶。我傻乎乎地以为奶茶就是平时喝的香甜口感,喝到嘴里顿觉超出了我的认知,加了盐的咸奶茶真是hold不住。

日出后的草原

    壮观的果子沟大桥

    我们就是从上面的钢架桥上下来的,想想真是不可思议。我以为果子沟里会有许多的果子,结果什么木有。出了果子沟就是霍城县,出了名的薰衣草之乡,不过这个时候薰衣草都没有了,路边有庄园打着薰衣草的名号,我们远远地看着确实是一片紫色花海,兴冲冲买了门票进去,结果是这样的——

       在霍城县吃了简单的过油肉拌面,又接着出发。涛哥觉得右前方的轮胎不太对劲,找了个维修店一看,果然车胎上扎了钉子,补胎充气。
        过察县,翻乌孙山,到昭苏。燕儿兴致勃勃,莫名地觉得昭苏是个很浪漫的地方,一向对地名比较迷糊的她,一路上重复了数遍,总算是记住了。这确实是个值得记住的地方,因为乌孙山的路太难走了!

 路边的向日葵

  涛哥说,山最高云最黑的地方,就是我们要翻越的乌孙山

       上山时刚下过雨,路面有些积水。快到山顶的时候,雾气突然大了起来,四周白茫茫一片,能见度大概不到十米,涛哥带着眼镜,说最远能看到二十米。一边是峭壁,一边是雾气腾腾深不可测的悬崖,涛哥小心翼翼地开着车,迎接我们的是几十公里的盘旋下山路。前面有一辆车失控,一头扎入左侧山脚边的沟里,车损不太严重,车中的人应该没有大碍。这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如果是掉入右边的悬崖,后果真是不堪设想。有对面过来的车停在路边过去救援,我们一车人的心都揪了起来,但是不敢停车,只能以十几码的速度慢慢往前挪。习惯上车就睡觉的小羽儿和燕儿也都清醒了,紧紧地盯着前方的路,其实什么都看不清,但还是觉得这样会好点。眼睛一眨也不敢眨地瞪了好久,到最后眼都酸了,终于钻出了这片吓死人的“仙境“,云中漫步的滋味不是一般人能消受的。视线突然清晰的那一刻,真真的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雾气还是时有时无,时而浓郁时而稀薄,但是时间都不长。在雾气中时,我们车打前阵,后面跟着一溜车,慢腾腾地随着往前挪,没有谁不要命地想超车,等过了雾气,后面的车就如离弦之箭嗖嗖地一辆接一辆地超车,把我们远远地撂下。

   为了弥补赛里木湖的毡房,在昭苏找了家带星的酒店。晚上9点,天还是这么的亮。
   燕儿的直觉很准,昭苏果然是个舒适安逸的地方。第二天早上退房时,我和酒店前台美女闲聊,问怎么房间里没有空调,她说昭苏都没有空调,用不着,气候宜人。


昭苏-夏特-特克斯
        这是从昭苏到夏塔的途中看到的花海,非常的有纪念意义。为了拍这个照片,骆驼婶儿从公路边往下走时踩到了一根树枝,踩到树枝没什么,关键是天刚下过雨,树枝上滑溜溜的,骆驼婶儿毫无防备地摔倒了,扭到了脚。骆驼婶儿说,这是她旅游出行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扭到脚。我们特意问了同样停车来拍照的人,得知这种话叫做紫苏,紫苏,大概骆驼婶儿会一直一直记得这种美丽的花儿。

拍完紫苏,正准备上车时,路对面一群马呼啸而过

路边的风景

我们的目的地是夏塔,往里走就是有名的夏特古道。坐观光车到温泉,再向里四公里就是青蛙泉,可以徒步也可以坐小电瓶车或骑马。骆驼婶儿扭了脚,只能遗憾地在温泉酒店旁边等我们。燕儿的原则是有车坐就坚决不走路,老大嫌我们走路慢,等想起来找他一起坐车时,已经找不到他人了。涛哥是极想徒步的,为了看护我们几个,只好委委屈屈地一起坐了电瓶车。终点其实也不是终点,如果想看花海和冰川,还得继续徒步。沿途都是入下图这样的风景。说实话,个人觉得不如四姑娘山景色多变,比四姑娘山逊色多了。

       晚上住在特克斯,也就是八卦城,到酒店门口时发现隔壁就是一家医院,于是和骆驼婶儿去看脚。值班的有个年轻的医生,看了一眼肿胀的脚踝说,拍个片吧,排除一下骨裂。然后就建议最好输液,消炎快。多聊了几句发现,居然碰见了老乡,小医生是河南永城人。他问我们第二天准备去哪儿玩,我说喀拉峻,小医生给否决了,说这个时候喀拉峻的花谢了,草已经黄了,而且刚打过草,没什么好看,建议去琼库什台。结果涛哥来医院和小医生聊了一会,发现我们的商务车连琼库什台也去不了,路况不好,非越野车不能过。小医生还热情邀请我们第二天和他们医院一起去另外一个景点,刚好是医院组织活动外出旅游,而小医生,就是院长!老大和涛哥商量后决定,舍弃那拉提和喀拉峻,直奔巴音布鲁克。
      自驾就是这么的任性,行程可以边走边定,我们自己说了算!
      第二天早上离开特克斯时,我说好遗憾没有照个八卦城的全景,因为在小医生的手机上看到过这样的照片。涛哥说,你回去在网上下个就行了,照出来都一样的。于是,我就真的在网上找了一个……

途经的那拉提草原。我也算是来过啦!

途中的风景

快到巴音布鲁克草原了

        到巴音布鲁克是晚上7点,最晚7点半进景区,涛哥和老大赶紧去买票。我刚开始还很奇怪,为什么天这么晚了还有很多人要进去,离日落还有差不多两个小时。后来才知道,这些都是奔着九曲河的日落而来。
        有说巴音布鲁克是摄影家的天堂。大概我天生对色彩这些不敏感,并不觉得这个天堂有多好。天鹅湖里有两只大白天鹅,我和燕儿都觉得除了比鹅大了一些,也没什么别的特别之处。

     9点半日落,有一批对摄影有着狂热追求的人拥挤在最高点捕捉每一处色彩的变化。密密麻麻的长腿蚊子在脸上直撞,我们只能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得防止被咬成骨架。下山时看见一群人往山上走去,我们纳闷地嘀咕,有人兴高采烈地说:我们要夜游巴音布鲁克!真是悍不畏死的勇士!上山时牛仔裤短袖,似乎还有点热,下山时,同样的装备,只能靠打哆嗦来御寒。唯一带了羽绒服的是涛哥,在上山换车时,羽绒服神奇地失踪了,带着衣服跑了那么远,在最需要的时候丢失,老天注定我们要同甘共苦啊!
    巴音布鲁克是小马哥心心念念的地方,在山顶时,我和燕儿都特意录了视频,回去发给他看时,他表示:看起来和若尔盖很像,但是不如若尔盖。我深有同感。巴音布鲁克是此行中,名气最大,体验却最不好的地方。宾馆难定,住宿性价比极低,饭菜完全就是旅游景点的标准配置:千年宰一回。反正也不会有人第二次再去了。

巴音布鲁克-独库公路-昌吉
由于舍弃了那拉提和喀拉峻,原定的紧凑的行程就相对宽裕起来。这一天都是在山里转来转去,从南向北穿越天山
这样的提示非常多,动不动就是连续上坡20KM,连续下坡20KM,连续弯道这些。穿过这个隧道,就到了天山北侧。天山南北,是完全不同的风貌。

途中遇到的五彩池,池底材质钙化。大概再过个几十年,会变成黄龙那样的景色

     在离昌吉大概还有四五公里的时候,涛哥突然觉得方向盘不对,还没到慢车道,车胎就爆了。幸好后面车少,慢慢地靠边停好,老大和涛哥一起下车换备胎。缓慢地快到昌吉时,幸好遇到道路救援,然后又是帮忙备胎充气。到酒店安顿好,吃完饭,已经12点了。老大和涛哥去换轮胎,将近一点的时候,涛哥在群里发信息通知第二天的天池取消,改签机票直接回郑州。骆驼婶儿觉得奇怪,我猜测大概是换轮胎的过程中,他们又发现了车有其他的问题,不敢再开了。第二天一问,果然如此。该去的地方都去过了,也没什么遗憾。高速爆胎本就是件危险的事儿,幸亏涛哥这个老司机反应迅速,幸好当时后面车不多,幸好遇到了道路救援,幸好当晚预定的就是住在昌吉,当时离昌吉已经很近了。

关乎美食

         出发前,只知道新疆有大盘鸡,吐鲁番的葡萄,阿克苏的苹果。
        自从第一天的午餐比较丰盛地道以外,其余的午餐都是赶路途中匆匆解决,基本上都是拌面。头两天吃拌面,还觉得新鲜,后来再到了吃饭的时候,提起拌面大家都有点无食欲了。烤包子刷新了我对包子这个品种的认知,真的是焦、脆、香,不知道郑州有没有卖得。馕也是新疆特产,我一直以为馕都是脆的硬的,吃到软软的馕还觉得是买错了,其实馕的底部再烤焦一点,铺上火腿奶酪番茄酱,完全可以当披萨吃。在赛里木湖住的那晚,煮羊肉汤,大块的羊肉堆了一盘子,大家中午吃烤羊肉串都吃多了,实在吃不下多少。第二天早上,涛哥就着奶茶和馕,继续端着盘子消灭羊肉。不得不说的是,川菜真是哪里都流行,在新疆吃了几天川菜,这个提起来真是不太好意思哈!
        一路上水果不断,都是马奶葡萄、西瓜、苹果、蟠桃、哈密瓜、甜瓜这些。在新疆买东西都是按公斤算的,刚开始问马奶葡萄怎么卖,老板回答10块,心里想着也不便宜啊!涛哥解释说这里全是以公斤算的。葡萄是真真儿的甜,吃完了就买,车上就没断过。西瓜全都是椭圆形的,很大,六个人分吃一个,都吃撑了。吃瓜通常都是在路边停了车,瓜切好,几个人或站或蹲,一手拿一瓣不顾形象的狂吃。

关于安全

        如果不是随处可见的安全检查,我并不觉得伊犁和内地有什么不同。
        第一次遇到安检是在乌苏。进入乌苏市时,全部要下车拿着身份证去过安检,有武警持枪守卡,还要开后备箱检查。每到一个地区,出去时不用检查,但进去时都会有安检。甚至个别加油站入口也挡着,检查司机的证件后才能驾车进入,其他人下车在站外等待。
       最后一天返程,在乌鲁木齐市区转了一圈,进入地下停车场时,所有的随身携带的包都要过安检。大概当地人已经觉得习以为常了。
       

旅行感悟

       有人说,想知道一个人的真实性格,就和他一起旅行去吧!
       我们这一行人中,有资深摄影家老大,有做事周密任劳任怨的涛哥,两人全程开车,每天开车时间基本上都在8个小时左右,还要协商行程、预定酒店,又是司机又当导游。6天,开车2000公里左右,除了600多公里高速外,其他全是山路,租的车整车都是毛病 ,涛哥真是为此行费心颇多。
       我们一路过去,乌鲁木齐昌吉呼图壁玛纳斯石河子沙湾奎屯乌苏精河五台,赛里木湖(三台),果子沟(果子沟真有果子,在里面),霍城伊宁市,察布查尔县(察县),昭苏,夏塔,特克斯(喀拉峻),巩留新源(那拉提),巴音布鲁克,独库公路独山子(很干净的城市)——十分感谢涛哥提供这个精确的行程地名。为嘛我就只记住了在哪儿吃饭在哪儿住宿,而且我记住的也不是地名,而是那家店里的环境和吃了什么……比如在巴音布鲁克吃晚饭时,已是差不多夜里快12点,迟迟等不到上菜,我跑到负一层的厨房去,看到一盘绿油油待下锅的青菜,长相粗狂的厨师手持大笊篱,正从油锅里捞鱼块——正是我们的菜!比如在巴音布鲁克住宿时,宾馆房间里随处可见的不明品种的虫子,要狠狠拍一掌才能正常工作的电路开关,管道裸露锈迹斑斑的卫生间;比如我和燕儿在高速服务区的商店里发现了有西瓜卖,按个儿,一个20。俩人都没带包,顶着大太阳回到车边,老大给了20块钱,喜滋滋折返回去买瓜。买了瓜没刀,找服务员借,服务员说要押金10块。我俩面面相觑,后悔老大给30时只要了20;比如昭苏步行街上的川菜馆外,看着晚霞吃水煮鱼。
       小马哥问我,就老大和涛哥开车吗?我说是啊,我和骆驼婶儿连方向盘都握不稳。小马哥又问,那燕儿呢?我说:她一直要求开啊,可是老大说如果她开车,老大就坐后备箱里去。小马哥赞同地道:对哦,她敢开别人也不敢坐啊!骆驼婶儿更不用说,扭伤了脚,带着伤痛爬高上低,为了拍出美美的照片也是拼了,身残志坚的典范。燕儿和小羽儿,一个负责甜言蜜语,同时拉高我们整个队伍的颜值,一个负责萌,小羽儿害怕一切动物,刚开始时是不是就能听到她的惊呼,后来胆子就大了很多,两个人的组合也是欢乐多多。
      感谢每一次旅行,其实最美的风景不在景点,而是在路上,最美好的回忆也并不是都去了哪些地方,而是和旅伴一起,在旅途中发生的那些事情!
    

本篇游记共含6502个文字,3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F

引用 平桥新月 的图片:

太喜欢这个天空啦!!棒!楼主去的时候每天天都这么棒啊?

2016-08-16 11:27

羡慕你没有忘拍照片,我家某人相机忘带了!哈哈哈哈

2016-08-16 15:26

引用 耳背de阿怂 发表于 2016-08-16 11:27:25 的回复:

太喜欢这个天空啦!!棒!楼主去的时候每天天都这么棒啊?

回复耳背de阿怂:对哦,我们比较幸运,除了赛里木湖和翻越乌孙山时有点小雨外,其余都是蓝天白云。原定去那拉提的,结果去了巴音布鲁克,后来听说,那天那拉提有大雨,游客都躲在观光车上无法下车  我们很是庆幸

2016-08-17 11:09

引用 澜雅格文ivanny 发表于 2016-08-16 15:26:25 的回复:

羡慕你没有忘拍照片,我家某人相机忘带了!哈哈哈哈

回复澜雅格文ivanny:好多都不是我拍的,同行的人都是摄影爱好者

2016-08-17 11:10

挺不错,也想去看看。

2016-08-22 12:58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