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版图】(160)——【最后的省会】(西宁)

  • 出发时间/2016-07-20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其它
  • 人均费用/8000RMB

中国有34个省级行政区,其中23个省,5个自治区,4个直辖市,2个特别行政区。整整十年行走,青海作为我最后造访的一个省级行政区,而西宁作为我完成中国版图的最后一座省会,对我个人而言,应该具有特别值得纪念的意义。

回首这些年一步又一步走过的华夏大地,虽然时时随着心意发些吐槽的言论,但是总的说来,中国绝对可以当选景观层次最丰富的国度。高原、冰川、海洋、雪山、湖泊、江河、溪流、森林、草原、沙漠、戈壁、山峰、天坑、溶洞、峡谷,几乎扳着指头能够算出的所有景观,在泱泱中华大地上都可以找到明确对应的地标。从白雪皑皑的东北,到沃土千里的华北,到小桥流水的江南,到奇峰矗立的皖南,到溶洞密布的黔桂,到万般风情的川滇,到奔腾千里的江河,到热带风情的岭南,到碧海蓝天的群岛,到黄沙万里的西北,再到苍茫无垠的高原,纵观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绝对没有任何一种景观能够完完全全代表“中国”二字。在最近一期的世界最美国度的评选中,中国屈居第四,其实在我看来,如果不是中国签证太难办的话,那么在这个由歪果仁主导的排名中,中国的名次恐怕还要再提前一些。

中国的最西边是高耸入云的世界屋脊,最东边是浩瀚无垠的太平洋,最北边可以看见令人迷醉的极光,而最南边则是极近赤道的岛礁,这种八千米的落差和接近一百度的温差,导致在各个经纬度都有可能出现摄人心魄的风景。

我这次来到的西宁市,正是处在青藏高原的边缘,既保留了雪域高原的淳朴风情,又受到关中平原悠久历史的深刻影响,这是一座融合的城市,这又是一座传统的城市。

抵达

旺季的青海,旅行花销犹如坐着神舟九号一般腾空而起,居高不下,深圳西宁的往返机票差不多每人要7500块,随随便便一间商务酒店没有窗户的小黑屋都敢开出600块的一口价,而神州租车也趁着这股涨价之风把一台帕萨特标出了650元/日的价格。两三个人结伴到西宁,再租车自驾环绕青海湖一圈,粗粗一算,吃住行加起来至少要三万多人民币,在这个境外游经常淘到白菜价的年代里,某些境内游线路的花费却如同插上了翅膀,越飞越高,甚至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虽然从经济理论的角度来讲,旅游需求旺盛,当地配套资源有限,供求关系是决定价格最本质的杠杆,价格一飞冲天也能够理解,但是为何这两年涨价涨得如此销魂,甚至超过了深圳房价的傲娇增速,难道真的只是因为公务员们都不让出国了吗?

带着满满的肉痛,将一张全价机票塞进背包,回首再看一眼西宁曹家堡机场,然后开着跟往常相比租金贵了三倍的帕萨特一路奔驰。目的地,西宁市区,大什字。可以预见,那里的住宿也会很贵。

到了酒店,我发现自己的预见是准确的,房间价格果然贵出了新境界,可是我没有预见到的是,所谓的豪华大床房居然只有十个平米,基本进门就上床。如果没有亲身体会,我绝对不会想到,一旦把行李箱放在过道后,我从大门到厕所的唯一通路就只剩下从床上爬过去了。而且,在这间昂贵的十平米小屋内居然没有窗户这种早在石器时代就已经出现的家居必备设置,更神奇的是连空调也没有,青海真的凉快到这种地步吗?

在屋内待了没一会儿,便已感觉胸闷气短,给前台打电话,刚说了一句“房间里为什么没有——”,话只说了一半,前台大姐便已接话道:“我马上让师傅给您送电扇。”敢情您接受这种投诉已经形成条件反射了,看来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显得娇气啊。于是在十分钟之后,我在酒店房间里用上了摇头电扇这种极具生命力的家用电器,恍惚间我似乎回到了二十年前的某间国营招待所。

莫家街

从酒店走到莫家街不过一公里的路程,沿途居然看到至少四家海澜之家,其实我根本不想评价这家江苏民营企业在三四线城市密集开店的经营思路,不过我对于他们选代言人的标准却实在不敢苟同,殊不知插刀教主杜淳那张不忍直视的脸以及透破厚脸皮都要喷涌而出的又毒又蠢的渣男气质,会让多少走到门口的顾客又转身走掉?比如本人,原本忍耐不住西宁突如其来的凉意,打算顺路买条长裤,可是看见门口杜淳那副隔壁老王的招牌猥琐笑容,眼前顿时浮现出印小天同学被好朋友两肋插刀的惨状,于是毅然决然地选择了旁边一家山寨服装店。恭喜杜淳,作为品牌代言人,又为自己的金主减少了三百块钱销售额。

莫家街作为名声在外的西宁第一小吃街,其实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与其说它是一条街,还不如说有且只有马忠食府这一家店在撑着门面,而且绝大部分游客也都集中在这家店里,导致拥挤不堪,服务质量底下,吃饭像是打仗,原本有一点好心情也都迅速荡然无存了。

街口的永庆酸奶味道有些奇怪,不知道是加了许多米酒,还是用特殊方法发酵后原本就是这个味道,这也导致大家对于永庆酸奶的评价呈现两级分化的情形,喜欢的每天哭爹喊妈也要喝上几杯,不喜欢的闻上一闻都要蹲到马路牙子上吐个十几分钟。

莫家街对面的饮马街上有一家“青海土火锅”,可以看出广受本地老百姓的喜爱,我们蹲在门口等了一个小时,才有机会进去一尝究竟。这里的火锅只能按照固定套餐点菜,基本煮好后才会端上桌来,锅内用本地酸菜打底,上面均匀摆放着各样菜式,荤素均有,旁边一个本地的青年男女吃完一锅后,又招呼服务员过来加菜,而我们却连眼前这一锅都消灭不掉。锅是好锅,可惜在口味和吃法上还真与我们惯常吃的火锅有很大区别,至于味道如何,这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

塔尔寺

塔尔寺位于西宁市西南25公里处的湟中县城鲁沙尔镇,是藏传佛教格鲁派六大寺院之一,黄教创始人宗喀巴大师的诞生地,在藏传佛教中拥有极其崇高的地位,其在藏语被称为“衮本贤巴林”,意为“十万狮子吼佛像的弥勒寺”。塔尔寺创建于明洪武十年,得名于寺内为纪念黄教创始人宗喀巴而建的大银塔,故又名“塔儿寺”。

与藏地那些人迹稀少的藏传佛教寺庙相比,塔尔寺似乎更像是一个热闹非凡的旅游景点,即使是拉萨人气最旺的大昭寺,跟塔尔寺的汹涌人流比起来,那也是小巫见大巫。

将车远远停下,跟着人流翻过一座小山,藏传佛教中著名的塔尔寺便在眼前铺陈开来。跟那些将车子停在下面的游客比起来,我们虽然多走了几步路,但是却难得从另一个宏观的角度欣赏了塔尔寺的全景。

进入山门,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八宝如意塔,看网上的介绍说是为了纪念释迦牟尼一生八大功绩而建,可我把度娘翻来覆去查了十几遍,也没找到释迦牟尼的八大功绩到底是什么,反倒是佛祖“八相示现”放在这里似乎更确切些。“八相”指的是释迦牟尼降兜率、脱胎、出生、出家、降魔、转轮、涅槃,大致反映了释迦牟尼一生中最重要的八个阶段。

宗喀巴受沙弥戒时,原名叫作“罗桑扎巴”,他出生于湟中县,对应中原王朝的年表,应该是生于元朝末年,卒于明朝永乐年间。宗喀巴大师是藏传佛教中影响最大的格鲁派创始人,由于在藏语中塔尔寺一带被称作“宗喀”,故其被后人尊称为“宗喀巴“。

很多对藏传佛教不甚熟悉的朋友可能对格鲁派有些陌生,不过要是提到达赖和班禅,估计十有八九是听说过的,而达赖和班禅正是格鲁派中并列的两大宗教领袖。其实藏传佛教中派别众多,即使除掉那些信众稀少或过于隐秘的派别,单论公认的藏传佛教四大派,也有格鲁派(黄教)、萨迦派(花教)、噶举派(白教)和宁玛派(红教)这四家。

塔尔寺的大部分殿舍都是不允许拍照的,所以寺内的各条小路或是僻巷就成了拍照一族凹造型的好去处,各种纱巾各种斗篷各种披肩各种日韩波斯波西米亚风,华丽丽地四处招摇,往往一个上佳的摄影位置周围会拍着长长的等待队伍。我原本也想上去凑凑热闹,可是呼啦一下又涌上来十几个四川大姐,迅速抢占所有角度,我端着相机瞄了半天,发现三百六十度无死角都能摄入大姐们举世无双的倩影,于是只能放弃走人。

青海省博物馆

话说塔尔寺有三绝,分别是酥油花、堆绣和壁画,可去过塔尔寺的游客都知道,那些最珍贵的堆绣和壁画一般都藏在幽暗的大殿或是阁楼内,普通游客根本无缘得见。比如我当年在香格里拉某博物馆内看过一副壁画的复制品,描述的是胎儿从受孕到生产共二百八十天在母亲子宫内成长形态的演变,据说真迹就保藏在塔尔寺内,可我把塔尔寺大大小小的殿舍转了个遍,也没有找到这幅壁画的踪迹。至于名气最大的酥油花,是由寺院僧人用酥油彩塑而成,每年要等到正月十五前后专程再来塔尔寺欣赏酥油花展,才有可能一探究竟。

由于在塔尔寺没有看到酥油花、壁画和堆绣,我便决定再去青海省博物馆碰碰运气,结果三绝没找到几个,倒是无心插柳看到了国内少见的精彩陶器。其实也不奇怪,青海境内的洮河、大夏河和湟水流域一带原本就是是马家窑文化的重要区域,而由仰韶文化向西发展而来马家窑文化是公认的将彩陶艺术发展到极致的远古文明。

东关大清真寺

这日正逢周五“主麻日”,所谓主麻日就是伊斯兰教的聚礼日。按照伊斯兰教的教规,穆斯林每天要做五次礼拜,分别是黎明、中午、下午、黄昏和夜晚,平时的礼拜可以去清真寺也可以在自己家里,甚至随处都可以礼拜。我曾经在搭乘火车时与某位穆斯林在同一节车厢,这位老兄还真是到了点就把毡垫铺在车厢过道里,匍匐在地,虔诚无比“阿拉哈巴”。到了主麻日这一天的午后,穆斯林就必须统一集中到清真寺做“主麻拜”。

西宁最大的清真寺是据传始建于明朝初年的“东关大清真寺”,距今已有六百多年的历史。每到周五这一日,下午四点后,东关大街的清真寺路段就会彻底封闭,车辆不允许通行,而到了主麻礼拜的时候,清真寺内外和大街上都密密麻麻跪满穆斯林信众,高呼“安拉是唯一的真神”,那种发自内心的信仰力量着实让人感到震撼。

东关大清真寺内这位讲解小哥在网上极其有名,口若悬河,滔滔不绝,汉语、阿拉伯语、英语,轮番上阵,将伊斯兰教最基本的教义向聚集在他身旁的游客进行阐述,时时引发听众的感慨和掌声。

小哥有一句讲解让我印象特别深刻,“心中的浮躁和阴暗让人变恶,只有进入清真寺,在安拉脚下虔诚祈祷,祈求内心安宁,然后走出清真寺,你才可以善待工作,善待家人,善待这世上的一切”,不论持何种信仰或没有信仰,内心安宁都是最难得的人生境界。有人一辈子汲汲营营,到头来才发现没有安宁的内心,自己的人生就像一场到站即止的荒诞剧。

早早回到密不透风酒店房间,插上门锁,挂上防盗链,活脱脱就是东野圭吾小说里的本格密室。把电风扇打开,摇头,旋到最大风,再把加湿器打开,超声波震荡出来的蒸腾水汽仅仅只能湿润一小片地方。

静静躺在床上,默默期待接下来的青海湖之行。然后,在异常干燥的高原上辗转反侧,一夜无眠,全然不记得这座城市对我具有怎样的纪念意义。

本篇游记共含4162个文字,6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