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丝路访古

  • 出发时间/2016-07-19
  • 出行天数/12 天
  • 人物/和朋友

【丝路访古】之一:西北望

【丝路访古】之一:西北
        去年的七月十九日,父子踏上了西行的列车,开始了大西北的探寻之旅。
        “醉行苍茫河西,梦回金戈铁马。依稀博望使西域,犹见骠骑踏祁连。皎皎秦时明月,巍巍汉代雄关。寂寞羌笛声何处?悠悠古道已千年”。去年游记的开篇,现在回味起来,仍是意犹未尽。
        于是,今年的七月十九日,就在此刻,头枕着隆隆的轮轨隆隆声,再次走向那茫茫的丝路。
        大西北,那真的是一块神秘、神奇的土地。
        两千多年前,少年张骞用了十三年光阴,历经千辛万苦,遭遇九死一生,为中华民族开启了一扇与世界交流与对话的窗户。向来吝于溢美之词的史官司马迁用了“凿空西域”来形容这次伟大的壮举。即便如此,司马迁恐怕也无法想象这次凿空对于中国以及世界带来的如此深远的影响。
        一百多年前,德国地理学家费迪南·冯·李希霍芬把这条起自中国长安,经中亚罗马,全长6440公里,连结亚欧大陆的古代东西方文明的交汇之路命名为丝绸之路
        我简直怀疑李希霍芬是一个文学家,否则他怎么会给自然环境如此恶劣的路途取了一个如此富有诗意的名字呢?
        最富有诗意的当然是诗人。“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李白的诗歌让我们感受到祁连山的静谧苍茫,而王维,则是用他一贯如画的诗风描绘了丝路的壮美:“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就连从未到过河西走廊的王翰,一句葡萄美酒夜光杯,给了后世读者无限的遐思。而后两句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才真正体现了自古弥漫在丝路关隘重地的豪迈和悲凉。
        千百年来,这块神奇的土地,犹如历史的舞台,主角们你方唱罢我登场,演出了一场场民族之间战争与征服,文明与交流,融合与消失的大戏。乌孙,月氏,匈奴,吐谷浑,回鹘,吐蕃,突厥、党项……很多民族来了又走了,或者相互融合,或者干脆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
        当我躺在列车窄窄的卧铺上,手指在手机的地图上反复滑动,临洮,河西四郡,阳关,玉门关、伏俟,祁连山,焉支山……众多似曾相识的地名不断在脑子里闪动,不免心潮澎湃,浮想联翩。
        触摸历史碎片,聆听驼铃回响。感受汉唐遗韵,纵览塞外风光。
        大西北,我又来了。

【丝路访古】之二:留在宝鸡的遗憾

【丝路访古】之二:留在宝鸡的遗憾
        丝绸之路从长安出发,沿着泾河渭河分南北两条线一路西行。而宝鸡,则是南线上的一个重镇。
        印象中的宝鸡是个工业城市,这点残存的印象来自中学的地理课本。那时候农村中学极度缺乏师资,初中英语是小学语文老师教的,历史地理是总务科老师和代课老师上的。代课老师是我们所喜欢的奇葩老师,倒不是他课讲得有多好,而是他熟知少年们的心理,课本的内容讲得极简,把大部分课堂时间留下来讲故事。记得考前复习他把课本最后的大事年表不紧不慢地念了一遍,念完后对我们这些丈二和尚二摸不着头脑的学生说:“聪明的学生一定听出来了,我刚才念的比较重的都是要考的,念的轻的都是不考的”。
        突然有一天看书时发现,宝鸡古称陈仓,兴趣顿起。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对于西汉王朝建立至关重要的一役就发生在这里。而宝鸡所辖的岐山,乃八百年周朝的发祥地;凤翔,则是一统天下的秦王朝发祥地。看来,把宝鸡称为中华民族的发祥地丝毫不为过。
        吸引我的还有太白山太白山秦岭的主峰,黄河和长江的分水岭。穿越鳌山太白山,是中高级驴友的进阶路线。重装连续三四天在海拔三千多米的山中穿越,是一项严峻的考验,尤其是秋冬季大雪封山之时,更是危险,但是很多驴友却乐此不疲。
        在宝鸡停留的时间很短,却感受到宝鸡人的纯朴热情。从杭州宝鸡的绿皮车历时一昼夜。坐我对面的正巧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宝鸡人,此行是送女儿去杭州学习。女儿要考中国美院,趁暑假去杭州参加培训。这是一个典型的西北汉子,中等身材,性格爽朗,说话时嘴角永远带着笑意。一路给我们介绍宝鸡的风土和景点,一下火车就给朋友打电话帮我们咨询去太白山的路线,还专程要乘公交车带我们去长途汽车站。怕打扰太多,我们决定乘出租车前往。遇上的出租车司机也非常主动热情周到,细聊之后发现,这位司机居然是宝鸡劳模!
        此行匆匆路过宝鸡,内心隐隐有些遗憾。这块位于八百里秦川最西端的土地,蕴含着厚重的历史和文化,实在是需要细细品味的。

【丝路访古】之三:太白魅力

【丝路访古】之三:太白魅力
        抵达宝鸡的下午,我们马不停蹄地换乘长途汽车历时90分钟赶到达眉县汤峪口。
        这个坐落于太白山山脚的小镇,是太白山旅游的起点。游客中心建设得比想象中豪华气派,门前是广场,广场前横亘着宽大的马路,人却不多。我们入住的农家乐位于游客中心一公里开外的上王村,村里家家户户都经营着农家乐,道路精致整洁,透露出浓浓的政府规划的气息。
        安顿好住处,在村庄里漫步,除了我们一行,居然没有发现别的游客,村民们三三两两地坐在自家门口百无聊赖地聊着天。游客这么少,真替他们着急。
        游客少对于我们当然是福音。入口不用排队,乘车不用排队,坐缆车不用排队。经历过很多景点的拥挤,我们似乎都患上了景区排队恐惧症了。
        太白山秦岭的主峰,最高处海拔3700余米,古时因山顶终年积雪而被称为太白山。看到太白山第一感觉是会不会和李白有什么关系呢?关系倒是有, 李太白不仅登过太白山,还咏过太白山:“西上太白峰,夕阳穷登攀。太白与我语,为我开天关。愿乘冷风去,直出浮云间。举目可近月,前行若如山。一别武功去,何时复见还。”读到诗中那句“太白与我语”不禁莞尔:这不是自言自语么?
        乘旅行车沿着峡谷进入太白山,绿树沿途苍翠欲滴,溪流一路跌宕欢歌。这里的植被呈现典型的垂直分布特征,刚入山树荫如盖的是落叶阔叶林带,随着海拔升高到2800米以上,逐渐演化为针叶林带,3400米以上则是各色野花星罗棋布的高山草甸。从山脚到山顶也能感受到垂直的四季特征,山脚分明是烈日炎炎的酷夏,行至山顶已是令人索索发抖的秋冬时分,如果足够幸运,山顶还能欣赏到六月飞雪的奇妙景观。
        在山上看到很多手持登山杖,脚蹬登山者,身穿冲锋衣的驴友,时而走过芳草鲜美的草甸,时而穿过乱石成堆的第四纪冰川遗址,时而行走在高高的山脊,不仅心生羡慕。以前山是用来爬的,现在山是用来看的。缆车让我们节省了时间精力,也让我们失去了很多乐趣。
        和其他名山相比,太白山险峻比不上华山,奇秀比不上黄山,声名比不上泰山。然而单凭南北分界线秦岭的主峰这一点,已使其独具魅力。
        南北分界线实在是一个有趣的东西。800毫米等雨线、一月份0度等温线,水稻小麦种植分界线……南方和北方,就隔着这么一条窄窄的山脊。当我走在山脊上,想象着我的左脚在南方,右脚在北方,那种感觉实在是奇妙。
        一天的时间实在过于匆忙,要体会太白山的魅力,非亲身徒步无以体会。他年定当偷闲约伴,重登太白。

【丝路访古】之四:不到长城非好汉

【丝路访古】之四:不到长城非好汉
        说到长城,一般人首先会想到八达岭。蜿蜒于崇山峻岭之间的八达岭长城,拱卫京师,巍峨雄伟,每年吸引了大量的中外游客,而好汉坡更是每天人头攒动,游人摩肩接踵,络绎不绝。伟人绝没想到当年在六盘山写下的“不到长城非好汉”,却成了八达岭的招牌。
        1935年10月,红军突破敌人封锁,翻越六盘山陕北根据地在望,毛泽东心情大好,挥毫写下《清平乐·六盘山》:
        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
        不到长城非好汉,屈指行程二万。
        六盘山上高峰,红旗漫卷西风。
        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
        词中提到的长城,其实是穿越固原的战国秦长城。
        战国秦长城始筑于秦昭襄王时期。昭襄王在位56年,一生东征西伐,为统一六国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在灭了宿敌义渠戎之后,置陇西郡、北地、上郡等三郡,乃历时数十年修筑长城以防范抵御匈奴的侵扰。
        穿越固原的秦长城始自临洮(一说岷县)。去年和儿子西北之行,看过了宁夏中卫的汉长城,张掖山丹的明长城,却错过了固原的秦长城。今年再度西行,把第二站就放在了定西临洮
        长城遗址并不好找,沿途没有任何指示牌引导,导航仪似乎也不靠谱。司机是定西一个有二十多年驾龄的西北汉子,一路费了口舌无数,终于在洮河边的二十里铺找到了方向。
        1.5升排量的吉利金刚在陡峭的山路上艰难地盘旋着上升,这也从侧面体现了秦长城依险临堑的修筑特点。当汽车在山顶停下来的时候我发现错了,所谓的山顶并无山峰,而是一片平原。这里应属黄土高原的地貌,到处沟沟壑壑。吸引眼球的还有梯田,层层叠叠曲曲折折。眼前一段土坡蜿蜒而过,中间被公路分成两截。要不是前面有块石碑明明白白表明这是战国秦长城遗址,实在不敢相信这就是我们辛辛苦苦寻找的秦长城。
        受建筑材料的限制,西北的长城无论秦汉明,都是就地取材用土夯成的。经过两千多年的日晒雨淋,以及各种有意无意的破坏,土长城能残存到现在已实属不易。站在遗址的制高点看过去,远方的塞外是一片荒漠,而城墙内,洮河静静地从平原蜿蜒流过,河面在太阳的照射下泛出阵阵银光,河两岸郁郁葱葱,养育着这里的一方百姓。
        在张骞凿空西域之前,这里就是中原与胡人的边界。张骞出使西域,从这里“出境”;霍去病发动抗击匈奴的河西战役,也是从这里出发。
        也正因为如此,洮河历来是战火频仍的战场,这从很多边塞诗人的作品中可以得到印证:“北斗七星高,哥舒夜带刀。至今窥牧马,不敢过临洮”,“大漠风尘日色昏,红旗半卷出辕门。前军夜战洮河北,已报生擒吐谷浑。”……当然现在的临洮是古时陇西郡郡治所在地狄道,而那是的临洮则是现在的岷县
        从长城下来,司机和我们一样心情激动,如果不是我们用他的车,他压根儿不知道这里还是这么有文化的地方。我内心为临洮感到惋惜,如此多的文化遗产,却并不好好珍惜,甚至连一块指示牌都没有(包括之前去的马家窑遗址),真让人情何以堪。

【丝路访古】之五:火车奇遇记

【丝路访古】之五:火车奇遇记
        看完临洮秦长城,从定西出发,乘543火车准备赴西宁
        火车站就在七天连锁边上,大家吃完早饭,托着行李箱,检票,安检,进站。孩子们一找到座位,拿出手机,一如既往地开始了他们旅途中最开心的娱乐活动。一切似乎都按照计划正常进行。
        同行的丁爸似乎隐隐有些不放心,头一天晚上在12306上查车次,去西宁方向的没有找到K543次,当时以为是半夜系统维护的原因,也就没有放在心上。我更是毫不在意,铁老大么,尽管有时候有些架子,有些官僚,总归还是靠谱的。
        离开车时间越来越近,丁爸还是不放心,找到一个车站的工作人员问问情况。
        工作人员一看车票,瞬时脸色就变了。
        “K543已经临时改道乌鲁木齐。”
        “什么,火车改道?”几乎每年出来了旅行,听说过飞机取消航班,经历过火车延误晚点,就是没见过火车还会改道。
        最重要的是没有接到任何通知,哪怕是火车站张贴的通知!
        火车马上就要进站!
        工作人员是真的着急了。赶紧查别的去西宁的班次。
        最近的一班无票!
        下一班要半夜!
        下面还有别的行程,乘坐北京开往西宁的Z151是唯一的选择。但是,托着这么多行李,四个多小时,无座……
        工作人员催着我们退票,然后重新购票。

        票自然是要退的,不过在没有得到妥善的安置之前,不能退。殷鉴就在眼前,已经被铁老大忽悠了一次,必要的警惕性还是需要的。
        工作人员赶紧和Z151列车长联系,希望他们把我们安置在餐车。这大概是最好的结局了。
买票已经来不及了,车上补票。但是已经买的票需要退掉。
        此时广播响起,Z151已经进站。
        退票手续很复杂,需要出示身份证,逐个输入身份证号码。因为是网上订票,支付宝付款,票款需要N个工作日才能返回。焦急的工作人员一脸歉意,连连解释。
        来不及抄身份证号码了,只有让她把身份证拍下,回头再操作了。看样子这个姑娘是个好人,但愿她是个好人。
        见我们不放心,为了让我们相信她的诚意,连忙告诉我们她的名字和手机号码。随后把我们送进站。
        在火车启动的一刹那,我们登上了Z151次车厢。位置安排在通常铁道部门给自己工作人员留的座。
        上车补好票,甫一坐定,手机上收到了退款操作的短信,不一会儿接到那个姑娘的电话,告知已经进行了退款操作,并再次解释退款可能要若干天后才能到账。真是一个尽心尽职,急人所急的好员工。
铁老大不靠谱,定西火车站的工作人员却是相当地靠谱。

【丝路访古】之六:探访吐谷浑故地

【丝路访古】之六:探访吐谷浑故地
        先头部队到达西宁与大部队会合后,租了一大一小两辆汽车,正式开始了环祁连山自驾之旅。
        自张骞出使西域,霍去病打通河西走廊丝绸之路正式开通以来,河西走廊一直是主要通道。从十六国和南北朝开始,河西走廊被割据政权占据,丝绸之路只能另辟蹊径,穿过青海通往西域,史称青海道。青海道在唐朝时期转衰,至宋朝因河西走廊被西夏国占据,青海道再次走向繁荣。
        此行从西宁出发,沿青海湖南岸西行,穿过柴达木盆地,在高原城市德令哈作短暂停留后,向北越过当金山抵达敦煌,之后沿东南方向折回,过嘉峪关张掖,深入祁连山腹地,饱览山丹军马场的草原风光后,从扁都口翻越祁连山,经门源回到西宁
        前两天的行程主要是欣赏青海湖的壮美风光。第一天从西宁出发,先到日月山,经过倒淌河,然后到达二郎剑景区,当晚留宿江西沟。这是旅游团的常规路线,人多,服务差,说实在的盛名之下其实难符。
真正感受到青海湖的壮美是在鸟岛。天公作美,艳阳高照,宁静的水面在阳光照耀下反射出迷人的湖蓝色,远处的蓝天白云一片澄澈,近处的绿草野花沁人心脾,大美青海湖,此时才露出真容。
        在鸟岛上踩单车也是一种极好的体验。路两旁芳草竞艳,鸟儿争鸣。踩着单车不疾不徐,随性而行,随心而摄。时而有鸟儿惊飞于草地,时而有鲜花惊艳于眼睑。无俗事之纷扰,忘烦忧于海边。
        离开鸟岛,我们开始寻访不远处的伏俟古城。没有任何路牌的提示,只能根据蚂蜂窝的地图标识导航,车子却开到了石乃亥乡的街道上。尝试着沿着铁卜加方向前进,幸好有牧民指路,终于在行驶约四公里后找到伏俟古城的遗址。
        伏俟城是吐谷浑的都城。说起吐谷浑,在历史上也是赫赫有名,在南北朝时代吐谷浑是青海湖的霸主。擅长外交,在南朝和北魏之间左右逢源。精于养马,用波斯马和青海马杂交育成日行千里的青海骢。长于经营,利用河西走廊不畅之机使丝绸之路改道青海
        据史书记载,吐谷浑乃鲜卑后代。早在在西晋时代,鲜卑慕容部的一支首领接受西晋皇帝册封为鲜卑单于,老单于把单于封号传给其嫡传的小儿子慕容廆,引起庶出的长子吐谷浑不满,一气之下率族人出走,一路西行,最后在青海打败羌人氐人,立足脚跟并逐渐壮大。至其孙子叶延建国,为了纪念祖父,遂以吐谷浑为其姓及族、国名,后在青海湖边伏俟城。
        从公路上远远看过去,伏俟城只是一堵长满荒草的土墙。跨过铁丝网,信步爬上土墙,一个方型的轮廓跃然眼前。城不大,有5-6米高,长宽也就几百米。说是城有些夸张,说是宫比较符合实际,估计也就是吐谷浑老大以及处于权利核心的高管们的住所及办公场所。不过按照游牧民族的特性,也不可能让老百姓都定居下来。
        吐谷浑在青海这块土地上呼风唤雨了350年,没有两把刷子是做不到的。事实上夹在大国之间的小国要生存非常困难,正如楼兰王当了汉武帝俘虏后说的真心话:“小国在大国间,不两属无以自安”。吐谷浑夹在南朝和北朝之间充分施展了柔软的身段,一方面从内心认可南朝刘宋的中原王朝正统地位,主动向南朝进宫;另一方面抓住机会讨北魏的欢心以求自保。联想到地处我南海一隅的蕞尔小国,一屁股做到遥远的某大国怀里频频对我发难,这难道不是作死的节奏吗?
        吐谷浑的好日子到了隋炀帝时嘎然而止。隋炀帝虽荒淫无度,却也有开疆拓土的帝王理想,东打高句丽,西伐吐谷浑。几仗打下来,吐谷浑就国也不国了。好在隋朝国祚不长,使得吐谷浑回光返照得以复国。
        人说“no zuo no die”,初唐时期,吐谷浑老大伏允意识到要主动和唐朝搞好关系,派使团去长安示好。唐太宗毕竟是大国君主的风范,并没有瞧不起吐谷浑小国寡民,依旧对来访的使节好吃好喝的招待。没想到这些使节恶习不改,在离开唐朝边境之前顺路洗劫了边境居民。唐太宗震怒,50多岁的老将李靖主动请缨,于是讨伐大军浩浩荡荡地开往青海
        战争的过程是惨烈的,可结局却没有悬念。很多年以后,李靖将军的粉丝王昌龄用诗意的语言记录了这场战争:“大漠风尘日色昏,红旗半卷出辕门。前军夜战洮河北,已报生擒吐谷浑”。
        战争的结局是唐军千里追杀至新疆,伏允走投无路绝望自杀。唐太宗此时再次展示了非同一般的战略眼光和气量格局。伏允之子战败归降,唐太宗对其既往不咎,封其为西平郡王。稍后还将弘化公主许配给其子诺曷钵,这比文成公主远嫁吐蕃还早上一年。唐太宗这招棋既赢得了人心,又在中原和吐蕃之间建立了战略缓冲带,绝对是个高招。
        此后诺曷钵戍边自是尽心尽责,无奈战斗力不济,在吐蕃军队的攻击下屁滚尿流地逃到凉州求援。后来唐虽派出战神薛仁贵帮助其复国,仍不敌吐蕃军队。从此吐谷浑国就走入了历史。
        站在伏俟城墙上举目四望,满眼芳草萋萋,残墙上到处都是洞穴,俨然成了老鼠的家园。所谓沧海桑田,世事难料,就如很多历史上的小国如夜郎、楼兰一样,吐谷浑就湮灭在历史的风尘之中,无影无踪。仅留下这满园芳草,以及无尽的想象。

【丝路访古】之七:穿越柴达木盆地

【丝路访古】之七:穿越柴达木盆地
    由西向东自驾车穿越柴达木盆地是这次旅行中最激动人心的旅程。
    所谓自驾游,魅力不在游而在行。游的目标在景区,而那些景区的风景或许早已耳熟能详,惊喜自然是没有的,期待既高,现实却总是骨感。风景中不能缺了人,而人多却是煞风景。行的重点在路上,景色在你的视野中快速地向后退去,偶尔会眼前一亮,此时尽可从容停车,细细品味。你不知道下一步会遇见什么风景,偶尔的惊喜已让你欢呼雀跃,不期而遇的风景更让你对未来的旅程充满期待。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柴达木对我而言只是一个地理名词。当因为考试的需要而强记时,它是枯燥乏味的。但是当我真正踏上这块土地,一切变得生动起来,而当我意识到即将穿越整个高原盆地,激动之情溢满了心房。
    柴达木盆地由由北边的祁连山,西边阿尔金山和南边的昆仑山所环绕,东缘日月山。柴达木是蒙语,意为盐泽。据说在柴达木盆地里有大大小小几千个盐湖。难道西王母和周穆王在昆仑山瑶池相会的时候打破了天上的盐缸吗?否则为什么柴达木会有这么不计其数的盐湖?
    汽车驶过日月山,便进入塔里木盆地。一路沿着青海湖南岸向西行驶,蓝天白云碧海与金黄色的油菜花一路变换着冲击我们的视觉,大片的草原上时有成群的牛羊在悠闲地游荡。
    过了青海湖,海拔渐渐高了起来,草原也开始向荒漠过渡。行驶了三个小时,茶卡盐湖再次向我们展示了盐的魅力,这里的水中,道路,雕塑都充斥着盐的气息。
    一路向西。茶卡稍作停留,我们继续向柴达木盆地腹地深入。道路蜿蜒,太阳仿佛与汽车捉迷藏,忽而出现在驾驶座的左前方,忽而又出现在右前方。峰回路转,蓦地一个鲜红的火球悬挂在正前方。“残阳如血啊”,还没来得及感慨,火球已经向地平线急速地坠落,转眼间就被暮色吞没,只留下天边一抹暗红的云霞。
    天黑时分,我们驶进了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州府德令哈。这个高原盆地中的城市超乎想象的繁华,入城大街两侧鲜红的灯箱一直引导我们进入这个城市,近看才发现这鲜艳的高原红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
    沿街的国旗让人震撼。只有在这高原的荒漠中长途跋涉,你方对中国这两个字有那么温暖的感受。在这里,仅有的、所有的和外界的连接都以中国打头,路旁的信号塔是中国移动、中国电信,正在延伸的高架是中国铁建,在服务区的加油站是中国石油……
    晚饭后走路回酒店,发现路边有家海子诗歌陈列馆顿时心生好奇,百度后才明白,海子的代表作之一《日记》是在德令哈写就的。海子在1988年——他自杀前一年去西藏途中留宿德令哈,一个历经情感创伤的孤独诗人,在一个孤独的夜晚,孤独的高原城市,写下了那首弥漫着孤独压抑的爱情诗歌: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夜色笼罩
    姐姐,今夜我只有戈壁

    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
    悲痛时握不住一颗泪滴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
    这是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
    ……
    从内心里并不喜欢这种压抑得近乎绝望的爱情诗,所以只录了前半首。但是不可否认,在一个方圆几百里都没有人烟的城市,假如有合适的土壤,孤独或许会近乎荒草般地在内心疯长,且无处可逃。
    如今德令哈的夜晚很艳,艳得近乎不真实。或许在诗人的眼里,即便是艳,也不过是孤独华丽地绽放。
    然而我们只是匆匆过客。
    从德令哈敦煌,近六百公里,历时八个多小时。出发前曾经最没有把握的一段路其实是我在国内经历的最爽的自驾旅程。
    阳光很好,却很凉爽。高原的夏日,阳光的炽热总是与气温那么不成比例,此刻杭州,阳光也很好,我的朋友们正沐浴在38℃空气之中。
    天很蓝,在朵朵白云映衬下,蓝得不真实。高原的雨水稀少,然而天空中的白云却不多不少,婀娜曼妙。
    路很平很阔,直直地伸向天边,似乎永无尽头。无需隔离带,双向车道之间是宽阔的荒漠。每隔一段距离就会出现港湾式停车带,停车带上放着两只蓝色的垃圾桶。
    曾经梦想着开车在沙漠中狂奔。两年前在美国加州实现了,从旧金山直奔拉斯维加斯,那一日,超级月亮指引着我们前进的方向。如今,在青藏高原,在柴达木盆地的荒漠上,梦想再次冷不丁地实现了,一路峰路回转,云影变换,碧空艳阳,荒漠绿洲,壮阔雄浑,言语莫表。
    有时候路的尽头远远地横亘着群山,前行的路似乎突然消失,却总能让你体会车到山前必有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意境。
    有时候在荒漠中行驶的久了,视觉慢慢的疲劳,眼前却忽的出现一汪碧泓,那种纯净的湖蓝总给你审美上的惊喜。
    此时车上该有些音乐,或许是Country Road,或者是怒放的生命?或许也可以是天路或者66号公路?
    当然,最应景的应该是青藏高原。
    有时候真希望就这么一直开下去,在路上,在青藏高原的荒漠公路上,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然而此时车子已经行驶在当金山山口,这里已经是柴达木盆地的北缘。
    接下来,是长达42公里的长下坡,4~2~公~里!
    这是跨越柴达木盆地最后的疯狂。就如乐章,在最高潮处嘎然而止,多么美妙!

【丝路访古】之八:西出阳关无故人

【丝路访古】之八:西出阳关无故人
    第三次来到敦煌,第一次来到阳关。
    我想绝大多数人知道阳关,都是因为王维那首著名的《送元二使安西》: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阳关始筑于汉武帝时期,因为在玉门关南面,故称阳关,从这个角度看,建筑时间应该在玉门关之后。至唐代,阳关已经废弃,而玉门关也因为丝绸之路改走哈密而迁瓜州一带。
长城关隘的设立无不与战争有关。农耕社会与游牧民族的长期对峙导致长城的出现,据黄仁宇的说法,长城的走向基本和400毫米等雨线走向一致,而400毫米等雨线也是耕地与草原的分界线。农耕社会与游牧民族的战争中基本处于劣势,历史上几个盛世都是在摆平了当时最强大的游牧民族后才出现的。比如汉朝,初期国力弱,采取和亲政策换取安定,汉武帝时期则大开杀戒,将匈奴杀的没脾气;唐初灭了突厥;宋时虽文强武弱,靠檀渊之盟换得与辽之间的百年太平;清朝自身就是游牧出身,而且西北摆平噶尔丹,东北搞定老毛子,才有后来的康乾盛世。
    关隘既是军事上的屏障,自然是屯兵的重地。所以很多著名的关隘在边塞诗人的作品中频繁出现。敦煌的阳关与玉门关处于河西走廊的最西端,是赴西域的必经之道,自然也被诗人反复吟咏。阳关在唐时已废,因此诗人提到时更多的是象征意义,王维除了前面提到的千古绝唱“西出阳关无故人”外,还有《送刘司直赴安西》的“绝域阳关道,胡沙与塞尘”。安西都护府的治所一开始设在西州,即现在的吐鲁番,那时去安西走玉门关才对,不过到了王维那个年代,安西都护府应该已经移至龟兹,即现在新疆库车,从地图上来看,从阳关出发更为合理,后来岑参远赴安西建功立业,走的也应该是阳关。
    诗仙李白曾数度写到玉门关:“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秋风吹不尽,总是玉关情”。
而最有名的当属王之涣的凉州词:“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一种遥远荒凉,孤独甚至绝望的情绪跃然纸上。类似的还有王昌龄的“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
    在古代,战争频仍,战场残酷,戍边极苦,普通士兵能生还返乡者极少,所谓的一将功成万骨枯,即便是胜仗,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所以征人的离愁哀怨,思乡思人之苦常常弥漫在关隘,也弥漫在边塞诗人的笔下。孤城,月夜,征人,羌笛声声,“不知何处吹芦管,一夜征人尽望乡”,一幅多么能引起共鸣的场景!即便是豪迈者善饮,也仍然免不了一丝丝的绝望,如王翰所言“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有意思的是据有心人考证,王翰压根就没到过河西走廊,这首诗纯粹是凭想象而作。
    阳关已然破败,止留一烽燧,然而夕阳西下,大漠平沙,更显沧桑。在阳关景区,有店员兜售羌笛,形如埙,仅三孔,不知道是否就是古代羌人所吹乐器,惜店员不会演奏,不知是何种效果。
    除了描写戍边征人的苦怨,边塞诗人写的最多的是朋友同僚之间的聚散离别。边关险远,道路崎岖,山川阻隔,再加上江湖险恶,人生坎坷,相逢不易,相逢之后的惆怅更令人唏嘘。“故园东望路漫漫,双袖龙钟泪不干,马上相逢无纸笔,凭君传语报平安”,岑参第一次赴西域,在漫漫黄沙地与老友相逢马上,泪水湿了双袖,连修书一封也没有条件,只能凭老朋友传口信给家人报平安。即便此次岑参是主动投身西部建设,内心充满了豪情壮志,在这种地方遇到老友,也不免泪如雨下。古代诗人皆善饮,岑参也是和好酒之人,后来他在帐中与好友同僚话别,豪饮是永恒的主题。“一生大笑能几回,斗酒相逢须醉倒”,“送子军中饮,家书醉里题”,“中军置酒饮归客,胡琴琵琶与羌笛”。再回到开头,王维的“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朋友相别,一切尽在壶中。

【丝路访古】之九:醉美祁连山

【丝路访古】之九:醉美祁连山
    祁连山不是一座山。
    祁连山是一条山脉。它东接陇山,西连阿尔金山,从东南至西北,绵延800公里,横亘在甘肃青海之间。
    这是一座神奇的山。两千多年前,纵横驰骋在北方草原的匈奴被霍去病赶出河西走廊,不禁哀叹:“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无蕃息”。他们把这座山叫天山祁连是匈奴语,天的意思),上天赐予的最肥美的牧场。祁连山河西走廊的生命之源,三千多条冰川化成了大大小小的河流,孕育出河西走廊上珍珠般的串串绿洲。如果没有祁连山冰川水的滋润,河西走廊将是近千公里的荒漠。
    有歌云“雪浩浩天苍苍,祁连山下好牧场”,在张掖山丹县,有一个霍去病在公元前121年建的汉家皇家军马场,如果不深入祁连山腹地,你不会知道中国还有保留这么原生态的牧场。
    山丹军马场坐落于祁连山冷龙岭北麓,山丹县城西南92公里处。或许是因为在2001年之前,这里都属于军队管辖的缘故,这里并没有进行大规模的旅游开发。在草原旅游如火如荼的今天,山丹军马场无疑是落寞的,但恰恰因为落寞,造就了她独特的气质:美而不炫,艳而不俗,纯真淡然,宠辱不惊。
    去军马场最好的交通方式是自驾。路不好走,30公里的搓板路考验驾驶员和游客的耐心,但是草原不会让你失望。
    一开始你会惊艳于那动辄上百公顷油菜花,在阳光下散发出金黄色的光芒。然而在草原里愈深入,色彩愈简单。云的洁白,天的澄澈,草的葱绿,一切显得很纯净。
    当然还有云影,还有成群的牛羊。或许你还是会微微有些失望,因为你看不见歌里唱到的牧羊少年。牛羊们就在蓝天白云下低着头悠闲地吃着,你不知道它们从哪里来,仿佛它们生来就在草原上吃着,似乎永远也不会吃饱,就这么晃悠悠晃悠悠地一直吃下去。
    车子停在湖边的客栈。草原有了水,越发显得显得灵动起来。而第二天的事实证明,湖边的风景,或许在其他地方一辈子也看不见。
    下午的活动是骑马。当然可以选择坐马——坐在马上,让牧民牵着马在草原上漫步。拍个照晒个朋友圈自然是够了,但是说好的跃马扬鞭呢?说好的策马奔驰呢?为了实现在草原上驰骋的梦想,大家还是义无反顾选择了去骠骑大营!
    马真是草原上的精灵!动时矫健潇洒,英姿勃发,静时宛若处子,宁静可人。难怪无论帝王将相,文人墨客都对它赞誉有加。汉武帝为了得到好马无所不用其极,先从乌孙得到好马,喜爱直至,名之为天马,后从大宛国得到汗血宝马,为之折服,叹为真正的天马,于是把乌孙马降格为西极马。为了得到汗血宝马,不惜派自己的大舅哥率大军远赴西域,二征大宛国。
    军马场的马是山丹马,是当地马和顿河马的杂交后代。山丹马体形不算高大,但是毛色发亮,身形矫健,马鬃经过牧民的精心修剪,更是显得英气逼人。
    在经过牧民的简单教学后,一行大人小孩都翻身上马,开始了独立骑行。第一圈尚小心翼翼,一手拉住缰绳,另一只手紧紧抓住马鞍,生怕掉下来。从第二圈开始让马碎步小跑,屁股却颠得生疼,哪里是享受,简直就是折磨!到了第三圈,胆子慢慢大了起来,心也开始痒痒,于是放松缰绳,双腿一磕马腹,试图让马跑起来。马其实早就受不了闲庭信步的节奏,一接到奔跑的信号,立刻四脚腾空,真的飞奔起来。耳边的风声呼呼作响,身体随着马蹄的腾空上下起伏,那是真正驰骋的感觉!
    骑马虽爽,却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尤其初学者,精神高度紧张,一个小时下来,只剩下和马合影的劲头了。
    暮色将至,开车回营地,路遇一群仍然孜孜不倦吃草的羊。儿子突发奇想,跑到羊群要和小羊羔拥抱。这一举动引起了羊群的骚动,于是只看见起伏的山坡上一大群羊在前面飞奔,一个少年在后面狂追。显然少年低估了羊群奔跑的速度和逃跑的决心,追了一段居然一无所获。
    第二天清晨,在牧民的指点下,我们早早守候在湖边准备欣赏“饮马图”。
    最勤奋的当属羊群,早起的羊儿有水喝。没办法,个头小,和牛马抢水无异于自己找抽。一大群羊早早地在入湖的小溪边不慌不忙的喝饱来自冰川的矿泉水,快快乐乐地跑到山坡上开始了它们一天的美食。
    随后出现在西边的的是牛群。上百头牛一路小跑来到湖边,似乎很享受早起的时光,不用干活的牛就是潇洒,每天吃吃草,聊聊天,连喝水也喜欢扎堆。
    最精彩的总是在最后出现。牛群刚刚离开,不远处就传来急促的马蹄声,霎时尘土飞扬,战马嘶鸣,风驰电掣间,马群就冲到了湖边。那种万马奔腾的壮观场景带给我们的震撼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战马仿佛用奔跑来证明,它们才是这里真正的主人。到了河边,马儿却不着急喝水,三三两两地散开,悠闲地享用清晨的美好时光。而一些小马驹,已经调皮地开始闹上了。这里的马或许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动物了,天苍苍野茫茫,无忧无虑,自由自在,在最美丽的大自然中干着自己最擅长的事。
    看完饮马图,我们又匆匆上路。今天,我们的任务是再次跨越祁连山
    祁连山由多条西北——东南走向的平行山脉和宽谷组成。因此南北跨度最宽处有三百公里。号称中国夏季最美公路的G227从西宁出发,在扁都口越过祁连山,直达张掖。扁都口古称“大斗拔谷”,自古以来就是穿越祁连山的重要通道,霍去病“将万骑出陇西”,奇兵突袭匈奴收复河西走廊便是从扁都口越过祁连山的。东晋年间,年逾花甲的僧人法显,也是从扁都口经河西走廊到天竺取经。隋炀帝率文武百官从这里翻越祁连到达焉支山,举办万国博览会,接受西域诸国的万国来朝。
    扁都峡口有着大片的油菜花田,七月下旬花开正艳。峡內岩深涧幽,峰峦叠嶂,时有大群牛羊穿行于公路间。行车至高处,可见远方雪峰雄峙,银光闪闪。穿行山谷间,则有溪流潺潺,绿草如茵之美。
    汽车在海拔近3800米处由北向南穿过达坂山隧道,到达大通县境内。随着峰回路转,不知不觉中,眼前出现一个深蓝色的湖泊,宛若喀纳斯的月亮湾。
    看过祁连山最西端当金山垭口的荒漠,登过祁连山最宽处海拔4300米的七一冰川,而今处穿越扁都口走过风景如画的森林草原,祁连山不断向我们变换着美妙的身姿。最难读透,是祁连

【丝路访古】之十:西北回望(结束篇)

【丝路访古】之十:西北回望(结束篇)
        从杭州宝鸡临洮西宁青海湖~茶卡盐湖~德令哈敦煌嘉峪关张掖山丹军马场~西宁杭州,短短12天,走过了几千公里的行程,仿佛走过了几个世纪。
        这是一次山川地貌的见识之旅。从秦岭到洮河,从黄土高原到青藏高原,从柴达木盆地河西走廊,一路走来。走过青海湖,踩过茶卡盐,瞥过小柴旦,越过当金山。茫茫戈壁,漫漫黄沙,杳杳荒漠,青青草原。赏过雅丹貌,攀过丹霞山,遥观雪山秀,最喜跨祁连
        这是一次历史文化的触摸之旅。观临洮秦长城,遥想秦国当年,饲战马,灭义渠,逐匈奴,筑长城,春秋争霸,战国称雄。临阳关烽燧,忆汉朝,文景之治,韬光养晦,汉武大帝,开疆拓土。英雄少年,群星璀璨。西域凿空,河西归汉。匈奴远遁,西域称臣。昭君出塞,班超定远。走唐蕃古道,思盛唐雄风,灭突厥,平西域,收土浑,睦吐蕃。天下泱泱,丝路悠悠,雄关漫道,驼铃回响……真可谓“塞外风景异,汉唐遗韵长”。
         这是一次美食佳肴的饕餮之旅。陕西的油泼西域的馕,德令哈的羊肉会上炕。敦煌的杏皮酸梅汤,河西的瓜果甜且香。难忘张掖的“高档酒水”,最忆草原自制晚餐的颊齿留香。少年过足了烧烤的瘾,大人明白了排档的坑。遗憾未尝山丹“炒拨拉”,只待来年再访军马场。
        千年丝路,苍凉,粗犷,雄浑,壮美。青海道、河西走廊之行,只是轻轻揭开神秘面纱的一角。一路向西,更有那愈加神秘的西域三十六国,那或许需要一个更长的假期。期待并攻略着……





本篇游记共含14165个文字,7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上个月的旅行也该拍点照片记录下啊,后悔,羡慕你能记录。

2016-08-16 15:26

记录是一件有趣的事,其实这仅是一个习惯的问题。

2016-08-16 20:37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为楼主能写出这么精彩的游记点赞!佩服

2016-08-22 09:51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