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斯里兰卡,如果我爱上你的笑容

  • 出发时间/2016-03-07
  • 出行天数/10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10000RMB

前天晚上睡觉前玩手机,突然看到一个人写的《我用镜头,与斯里兰卡谈了一场恋爱》,看到第一句“当第一束阳光照进古堡的石缝间,主流的金椰被海浪卷回沙滩,印度洋为你解开僧伽罗宝藏的一角。”的时候,突然有点怀念今年3月份去的这个在地图上看就像印度洋的泪滴似的小岛国。大概很多地方,离开之后才会让人觉得怀念。而很多人,告别了才会发现对他的想念吧。 估计是回忆的自动筛选功能,将过去的不愉快全部都筛掉,只留下美好的一面。

我以前觉得所谓旅行的意义,对我来说就是“品味市井”,是去呼吸完全不一样的空气,去看别人是不是在以跟自己完全不同的习惯生活,如若还能体验一下这不一样的生活则再妙不过。可现在却觉得,其实没必要去区分“旅行” 还是“旅游”,也没必要非得“生活在别处 ”。我们出去游玩的那段日子,在某个地方,发生的一些事、遇到的一些人、看过的一些风景,那些经过时间过滤之后的记忆,本来就是最特别的礼物,最美好的意义啊。

记得前不久朋友问我斯里兰卡好玩吗,我踌躇半天,答不上来。他说跟某地相比呢,我好像也没办法比较。最后他就无奈了,说那你去过的地方你觉得哪里好玩啊。我找不到答案,因为“好玩”实在是很私人的定义啊。毕竟,作为短期观光的游客,我们能看的能去的地方大同小异,即使是在不同国度、不同季节,也都万变不离其宗。比如历史遗迹,比如宗教留存,比如帝王宫殿,比如高山海岛……没有哪里是无可替代的。 但每一次的出行,却是我跟同伴独一份的美好经历,是无可替代的回忆。有的地方我觉得好,可能是因为我在那里遇到了好心的人、碰到了有趣的事、 看到了对我来说不寻常的景象,所以我脑海里关于它的回忆就十分美好,即使游玩项目乏善可陈。这样说来,无论去哪里,只要出发了,具体地点对于那段体验来说变得不再重要,更重要的是那段时光的我们。

斯里兰卡对于我来说就是这样一个存在。把整个游玩历程描述一遍,我说起来都觉得无聊,没太多新意和值得推崇的点。但和同伴一起度过的时光、一路上发生的小事、拥有过的心情,都让我不能说这是个不值得去的地方。

初遇斯里兰卡

临去之前那段时间我工作特别忙,还出差,所以飞机降落在科伦坡机场的时候,我对这个国家除了红茶之外,几乎一无所知。同行的小伙伴酷酷比我稍好一点,至少她定了酒店、包了车还粗定了行程。好在我也习惯了随遇而安,走到哪算哪,这次出行的基调原本就是放松、度假。出了海关,拿了行李,不大的机场有些拥挤嘈杂,并且机场里有卖洗衣机的家电商店着实让我少见多怪。顺利地找到接我们的司机,不过他举的牌子上写的是我的姓氏和酷酷的名字。张学友的《你的名字,我的姓氏》我一直觉得很适合广东人求婚哎。机场外人来人往,狭窄的马路上有不少车开过,道路两旁时不时会有大树开满了鲜花,有大红色的,有淡粉色的,还有紫色的。开得茂密的,缀满繁花的枝丫甚至伸到马路上空,汽车驶过,像是在穿梭鲜花隧道。果真是热带才有的艳丽啊。长期居住在热带国家的经历,让我对斯里兰卡有了一些亲切感。不过即使同为热带国家,也很少有斯里兰卡这样热情的人民。

斯里兰卡人民的热情,我是从飞机上就体会到了。选择斯里兰卡航空的人并不多,至少我们那个客舱基本上大家都可以躺平休息。飞机还没起飞,斯里兰卡空少就开始热情地跟我们聊天了,此后每次路过都要说几句。送饮料的时候我说喝矿泉水,还多次问询为什么不喝饮料呢试试饮料吧。下飞机之前还特意送了我一支斯里兰卡航空纪念圆珠笔。在此后的几天里,我才发现,这就是斯里兰卡人特有的热忱啊,他们总是在微笑,尤其是见到和自己长得有些不一样的人。记得我在加勒古城,找一对母女问路,我一走过去,她们就开始笑,尤其是十五六岁的女儿,带着少女的羞赧。等我说完,才发现她们并不会英语,只是继续笑着冲我摊手。还有在科伦坡国家博物馆,遇到一群小学生跟着老师来参观学习,一群小女孩们就一直冲着我们挥手打招呼,还用刚学会的英语问How old are you。至于男性,那更是从4岁的小男孩到40岁的大叔,都热爱搭讪,在景点的话,他们还会拿着相机或是手机跑过来询问能不能一起合影,真是明星待遇。可他们的搭讪,真的就只是搭讪,只是觉得见到中国女孩好新鲜,有的人也就是路过然后开心地冲我们说声Hi,仅此而已。所以,我更愿意把这当成是一种他们与生俱来的热情吧。

我在锡吉里耶还是奈及利亚?

康堤的日与夜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向着康堤前进了。康堤是斯里兰卡仅次于首都科伦坡的第二大城市,有热闹的集市,有传统的舞蹈。我们到康堤的第一件事,竟然是去服装店各自买了一身纱丽。在一个有着自己强烈风格的地方,穿当地民族服饰是一件很有趣的事。不过纱丽实际上就是一件高腰露脐T恤外加一块近六米长的花布。刚穿上的时候的确美美的,可笨拙的我学了半天也不太会自己缠绕,以至于走几步坐一下就变了形,好在无碍它拍照利器的用途。

康堤有一个不小的湖,湖边种满了树,湖的其中一面靠着连绵的小山,山上有很多房子,民居、旅店、学校、寺庙等等,也是依山傍水呢。湖的对面有一栋白色的欧式建筑,是一家当地著名的古老酒店。这里的景色让我想起了西贡的旧式酒店和河内的湖。遇到一个中国大叔,热情地拿过我的相机要帮我们拍照,一边拍还一边解释光影和拍摄距离。看起来是一个寂寞的摄影爱好者呢。

我们住在一间在康堤湖边山上的小小民宿,老板是一对看起来有七八十岁的老爷爷老奶奶,一共只有三间房,我们到得比较晚,除了老爷爷奶奶也没见着其他人。虽然没有酒店的服务享受,胜在安静温馨。一路上司机推荐的就餐都是在酒店的西式自助,实在没劲,咨询了老奶奶,我们赶紧向山坡下很受欢迎的The Garden Cafe冲去。终于可以尝试一下斯里兰卡本地菜肴啦。不过实际上对于来自美食天堂大中华的我们来说,也算不上什么美味食物,主要就是咖喱和一些饼类。第一次喝到鲜榨刺果番荔枝汁,也是第一次知道这种水果,酸酸甜甜正合我意。旁边的几个法国男人跟我们打听附近的住宿,原来他们是骑摩托车环游了印度然后再过来的,一群人中有头发泛白的大叔,也有二十来岁的年轻小伙,他们的旅途已经持续一个多月了。我一直对印度这个开挂的国家还挺有兴趣,之前听朋友说还有满是老鼠的老鼠庙,甚是有趣,可惜太过脏乱差一时也无法成行。法国人安慰我说,其实斯里兰卡就是干净、安全版的印度啊。

回到民宿,打开房间后门,有一个约莫网球场大小的平台,翠绿的草地上零星洒着飘落的花瓣,秋千在习习晚风中轻轻晃动,藏蓝色的天空中有些许星星在闪烁。夜深人静的时候,正适合给远方的朋友写一张明信片,诉说一下此刻的心情呢。

清晨,吃过老奶奶做的斯里兰卡化的英式早餐,在老奶奶的帮助下穿好了纱丽之后,司机接上我们又继续出发了,临行前老爷爷还特意拿着实际上我们扔掉的一个小盒子跑过来,怕我们遗漏了东西。

一直想吃榴莲和菠萝蜜,司机就带我们去了康堤的蔬果批发市场,可惜就看到一大片金灿灿或者绿油油的南瓜,商户们都在装货卸货,好不忙碌。说到水果,原本我以为热带的水果都是相似的并且不分时令,比如芒果、榴莲、菠萝蜜、红毛丹……但似乎并不是,我们就没赶上这些水果的季节。水果摊卖的个头很小的菠萝蜜被当地人叫做baby jackfruit,斯里兰卡人把它们当作蔬菜,和咖喱煮一起来食用,里面并没有长出我们平常作为水果食用的颗粒状果实,主要是丝状部分。至于芒果、榴莲、红毛丹,我更是连它们的影子都没见着。好在有价廉物美的金椰,随处可见,渴了来一个,新鲜爽口,鲜甜多汁,一个不超过60卢布,金灿灿的外形也比一般的椰子惹人喜爱。而刺果番荔枝,也是我刚认识的新欢呢。

刚到康堤的时候我就发现在康堤湖靠着的山顶上有一尊白色的坐佛,俯瞰着康堤城,于是特意让司机带我们去看了看。上山的时候路过一个小学,学生们正在上网球课,女老师穿着纱丽在一旁指导。听Nimal说,斯里兰卡政府有规定,为了保护传统习俗,女性公务员上班都必须穿纱丽。不禁想到,要是我们上班穿汉服、穿唐装、穿旗袍,也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呢。

到了寺庙,依旧需要脱鞋和捐功德,这儿游客不多,进了寺门,一只疑似斯里兰卡田园犬躺在路中间,懒洋洋地晒太阳,我们走过它也一动不动。登上不短的石梯,就站在巍峨的佛像脚下啦,这是一个平台,有供奉着其他佛像的偏殿,还有出售宗教艺术品的商店。紧贴着佛像背后是六层平台,每层平台上面都有些姿态各异的佛教浮雕,平台也是观景台,可以俯瞰康堤城区。爬到顶层,我们就站在佛像的宽阔的臂膀旁边啦,俯在平台的栏杆边,几乎可以把整个康堤尽收眼底。蓝天白云,红瓦绿树,四周的小山群把康堤湖簇拥在怀里,像一颗美丽的绿幽灵宝石。

离开康堤的路上经过了康堤的标志性建筑,Golden Temple,关于康堤的风景明信片都少不了它。Golden Temple非常美丽,从跟KTV招牌一样的“Golden Temple”牌匾就能感受到它的画风和一般寺庙很不一样。远远的就能看到一尊金灿灿的卧佛,坐在一幢三层楼的建筑物上面。建筑物中央是一只神兽,它的两条胳臂正好是楼梯两侧的扶手,血盆大口则成了建筑物的正门。每层楼的边缘都有莲花瓣点缀,第一层和第三层是粉红色,而第二层白色的莲花瓣与神兽雪白的牙齿连成一片,相互呼应。建筑物顶端是一个平台,两端分别有一个蓝紫色顶的小亭子,守护在佛像的两旁。游客不能进入三层建筑物,但可以通过其两侧的石梯上到它顶端的平台,参观佛像。

在这个斯里兰卡这个全民信佛在国家,佛像随处可见,但我觉得最有趣的却是经常在街边或者寺庙里看到的僧人塑像。一排僧人朝着同一个方向虔诚地作揖,连绵不断。

努沃勒埃利耶——斯里兰卡红茶

大学上“国际企业管理”这门课的时候,需要做跨国商业行为的案例分析,有同学就是选的斯里兰卡红茶。我已经不记得同学分析的为什么斯里兰卡种出来的红茶享誉世界了,不过那是我第一次听说这个国家,知道了在这里有很棒的红茶。

作为英国曾经的殖民地,英国人带来了以红茶文化为代表的英式文化,也在拥有廉价劳动力的斯里兰卡建立了众多茶厂。一路向南,翻上高山,海拔渐高,温度渐低,到努沃勒埃利耶的山路途中有三个比较大的茶厂。第一个是著名的立顿爵士创立的Dambatenne茶厂,也是立顿红茶的重要产地;第二个叫Blue Field;第三个就是最出名也是游客最多的Mackwoods了。这几个茶厂都可以免费参观茶园和品尝茶叶,也面向大众销售。我们此行选择了参观后面两个。

就茶叶种植面积来说,Mackwoods是最大的,沿途一直可以看到茶山上面挂着Mackwoods的标识牌,但Blue Field却有更好的用户体验。Blue Field的茶厂依山而建,像一个度假村,有配套餐厅,甚至露天的儿童乐园。我们去Blue Field就是为了吃午饭,依旧是斯里兰卡式的自助西餐。主楼二层是餐厅,一层一半供应茶点,另一半则是售茶中心。Blue Field的茶外包装都特别可爱,有草编的大象、房子、手包等形状,容量也不会太大,非常适合送人作伴手礼。不过我们想着之后Mackwoods一定有更多种类,在这里什么都没有买。事实证明,永远不要对未知的抱有太大希望啊,碰到喜欢的就赶紧拿下吧,谁知道之后会遇到什么。

当然Mackwoods茶厂也没有那么差啦,有又高大又满种着茶叶的茶山,山上还有很适合作拍照背景、跟Hollywood似的大大的Mackwoods标牌,售茶的小房子跟欧式小教堂一样可爱,房子外面还有色彩艳丽的鲜花,还可以惬意地坐在带阳伞的露天座椅免费喝下午茶……但是,他们卖的茶叶,包装实在是太简陋了,基本上都是纸盒,绿色的盒体,上面有一些关于茶厂的历史介绍。Mackwoods确实已经被中国旅行团全面占领,他们甚至推出了猴年专属茶叶礼盒,我们去的时候人满为患,都找不到一个服务员帮我们介绍一下各自类型的茶叶。好在他们家的门店着实迷你,大概就一间正常小学教室大小吧,茶叶的种类也不多,零星有一些茶具和纪念品出售,我们自己也逐渐弄清楚(也许?)了几种基本红茶类型的区别。简单来说,除去最好的芽尖Tip和带有白毫的嫩芽Pekoe外,基本上都是按照茶叶的完整程度来排序,OP就是叶片较长较大且完整的茶叶,BOP就是细碎的OP,味道更浓,Dust就是最次的粉末,平常茶包里面的那种。当然事实上,虽然几乎天天喝茶,我也分辨不出茶叶的好坏来。

尽管去茶园并不是我想象的可以看到茶叶制作流程那样,买了一大箱茶叶我还是挺开心呢。

说到茶叶,突然想起斯里兰卡的另外一大特产——宝石,司机带我们在康堤逛了一个珠宝城,看了相关介绍资料也参观了宝石展览和制作工坊,不过鉴于难分真假,为了避免做被坑宰的游客,我们还是安心玩耍吧!

霍頓平原——爱丽丝梦游仙境

努沃勒埃利耶是群山环抱中的一个小镇,海拔相对较高,气温较低,气候宜人,曾经是英国人的避暑胜地,所以是一个颇具英伦风情的小镇,让我想起了越南大叻。镇子不大,街道狭窄,我们在下午五点下班之前赶到了镇中心建于16世纪的百年邮局。一排典型的英式建筑,红砖瓦结构,高挑的钟楼脱颖而出,一共三间房,除了邮递业务外也贩卖一些明信片与纪念品。进门就能看到大大的红木邮筒,应该有不少年头了,不过仍然在辛勤服役中,我们写的明信片就是从这里开始它们漂洋过海回国的旅程呢。

到了努沃勒埃利耶,穿短袖就有些冷飕飕了。不过不同于在尼日利亚,天气稍有些转凉,当地人就开始加很多衣服,经常出现我穿短袖人家年轻壮汉穿着长至脚踝的羽绒服还戴着棉袄帽子这样让人难以置信的“奇观”。斯里兰卡人好像并不怕冷,我跟酷酷翻出外套穿上依然觉得有些凉意,而他们(包括家住在科伦坡的我们司机Nimal)穿着短袖跟没事儿人似的。

我们住的民宿在郊区格雷戈里湖的旁边,这也是大多数游客的选择,民宿不提供司机房,Nimal把我们送过去之后还需要回镇上来找落脚点,所以我们在镇上超市买了点食物后就驱车前往民宿。民宿正在扩建,要搭第三层,所以外部看起来有点混乱,但内部装修相当温馨。推开白色的欧式铁艺门,是一小片草坪,摆置着几张桌椅和一个双人秋千,房子外墙看似随意实则用心地装饰着藤蔓跟鲜花。进门是房子的第二层,是老板的房间、厨房和咖啡厅一样供大家使用的lounge,下一层楼梯就是客房啦,房间干净整洁,橙红色色调的装潢让人觉得很温暖。同行小伙伴酷酷说,民宿老板长得神似《哈利波特》里面的海格,胖乎乎的憨态可掬。老板很热心地帮我们搬行李,因为第二天要起一大早去霍顿平原,晚上就给我们送来了丰盛的早餐。这家民宿是一路上住的最便宜的一家,但我却住得最舒服。收拾停当,去格雷戈里湖散步,正好遇见日落。夕阳的余晖洒在湖面,天空紫红紫红的,然后太阳慢慢隐没在远处烟雾缭绕的群山中。听说夜里的湖边不适合女性闲逛,看完日落我们就赶紧回了民宿。

霍顿平原国家公园主要是徒步的活动,比较适合上午游览,所以住在努沃勒埃利耶的游客一般早上5点就动身了。早上5点的努沃勒埃利耶一片漆黑,从格雷戈里湖到公园入口,要开约莫2个小时的山路。清晨的小镇更加寒冷,穿着厚外套的我们在车上仍有些瑟瑟发抖。斯里兰卡的生态环境很不错,从康堤过来的一路上,在街边都碰到不少各种各样的动物,猴子、野猪等等。但是在去霍顿平原的路上遇到的幼年兔子,还是让我们觉得眼前一亮。天空依旧黑漆漆的五六点,巴掌大小的小兔子就蹦跶着借着汽车车灯的光芒过马路去劳作了吗?一路上还遇到了两只,正好我们去的地方有一个景点叫世界尽头,想起了村上的那本《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仙境?兔子?爱丽丝梦游仙境?可没想到的是,我们在霍顿平原真的遇到了一个给人感觉很像爱丽丝的金发碧眼小姑娘。冥冥之中似乎总有些事是被连接在一起的。

半路上正好赶上壮丽日出,我们下车找了个观赏日出的好位置,静静等待太阳的升起。日出和日落似乎都有治愈的功效,我记得那天早上特别冷,可看着天色一点一点亮起来,远处的天空由紫黑色变成橙色再变成黄色,头顶的云彩像棉花糖一样可爱,心里的愉悦是大过寒冷带来的痛苦的。

霍顿平原其实是一个森林公园,徒步至“世界尽头”再回来大概需要三个小时左右,道路挺好走,走下来比较轻松。通往“世界尽头”有两条路线,一条经过贝克瀑布(Baker’s fall),有很多上下坡,大多数路径是山地草原和旷野,穿过一小部分丛林;另一条路线经过“小世界尽头”,基本上是在丛林中穿行。我们去“世界尽头”是走的贝克瀑布路线,回来则是“小世界尽头”路线。原本我们是在岔路口随意选择的线路,等到回到起点才发现这真是一个明智的决定。第一条路线没有太多的树木遮盖,适合早晨天气相对凉爽的时候徒步,如果回程走的话就有些太热,虽然霍顿公园是高地平原,海拔超过2000米,九点多太阳当空照的时候在旷野中徒步,还是挺晒人的。而回来走第二条路线在树荫中穿行,则非常宜人。

之前说到的小姑娘“爱丽丝”就是我们在公园的售票处遇到的,她跟着妈妈一起来徒步。约莫5岁左右的小姑娘,一头卷卷的半长金发,蓝色的眼睛,苹果肌上有几粒可爱的雀斑,穿着深绿色的上衣,搭配缀满花朵的A字裙,下面是浅粉色的打底裤跟深粉色的玛丽珍鞋。这样的一个小姑娘蹦跶在草原中、旷野里,再加上时不时窜出来的小鹿、兔子,可不就是爱丽丝来到了仙境么?

霍顿公园的植被也是由低到高有着不同的分布,颜色各异。三月份麦黄色的草地看起来仍然有些萧瑟,偶尔有几棵枝叶不够繁盛略有些孤独的小树置身其中,天空蓝得像幕布,飘着几丝云彩,近得触手可及。

“世界尽头”其实就是一个相对高点的悬崖边,站在崖边,远处尽收眼底,好像没了去路一样。很早之前看过片山恭一的小说《在世界中心呼唤爱》,厄瓜多尔有一个“世界中心”,我却先来了“世界尽头”。

夜爬亚当峰——我爱爬山,爬山不爱我

从霍顿平原下来,我们就径直往亚当峰山脚行进了。亚当峰也叫圣足山,海拔2,243米,这不重要,厉害的是它竟然同时被佛教徒、穆斯林和印度教徒尊为圣地。峰顶有一座寺庙,庙内一块岩石上有一巨大足印,约1.8米长。对于这个足印的来历,不同的宗教有着不同的说法:佛教徒认为这是释迦牟尼讲法所留(亦有人认为这是释迦牟尼离开尘世时所留的脚印,亚当峰上的是左脚印,右脚印在泰国沙拉武里府的Phra Phutthabat区);印度教认为这是大神湿婆的足印;伊斯兰教、犹太教和基督教徒则认为这是亚当(伊斯兰教称阿丹)被逐出伊甸园后在此峰单足站立千年的遗迹;而印度圣多马教派认为这是耶稣门徒之一圣多马来此传教时展现的神迹之一。这些众说纷纭的观点将该山变成了这些教派信徒心目中的圣地,尤其是佛教和印度教徒。朝圣季节一般是在四月,朝圣者要连夜攀登,以便在日出之前到达山顶。五月到十一月间是当地雨季,湿滑的山路使得亚当峰几乎无法攀登。

我们决定夜爬亚当峰,当然不是为了朝圣,只不过白天爬山天气过于炎热,并且在山顶观赏日出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啊。这是我的第二次夜爬,几年前夜爬过泰山,各种配套设施及服务都很完备,游客众多,除了看不到风景和比较冷之外和白天爬山并没有太大不同。可亚当峰毕竟不是泰山斯里兰卡的旅游业也没有中国发达。这次的夜爬体验,对我来说,还挺特别的。

下午在山脚的旅馆休息了一下,11点半出发登山,山脚几乎没有什么指示标记,七拐八折的小道,小道两旁都是商店,跟农贸市场一样,人是不少,但几乎都是商贩,除了路边停着的旅游大巴,几乎感受不到旅游景点的气息。我一开始是以为大概斯里兰卡人的确是没有把这里当成旅游景点来开发,因为我们在这儿也确实没遇到什么中国人,欧美的背包客有一些也不多,大部分都是看起来很虔诚的当地人,很多拖家带口抱着婴儿也在爬山。可路上遇到不少当地小伙子,一如既往地喜欢搭讪乌漆嘛黑的也要邀请合影,随口问了下他们是否是信徒来朝圣,他们都说只不过是来登山游玩,选择晚上仅仅是因为白天太热。

乱转了一会儿可算看到一个很简陋的标牌画着箭头写着亚当峰,害怕山上没有补给,我们还提前买了点水和干粮。亚当峰是不收门票,只是在进山的地方会有一个半开放的寺庙,依旧是做功德捐善款的形式,自己随缘掏一点钱之后在功德本上记下自己的名字和国籍,然后僧人会在你的手腕上绑一跟白线,是给你的祝福。

刚进山的时候几乎没遇到什么人,路灯也不多,光线很昏暗,泥泞的土路一度让我们怀疑走错了方向,走了一段时不时开始遇到一些上山下山的当地人,大多是男性,我们两个女生,说不害怕是假的。后来可算看到一对欧美情侣,我们就一直跟他们保持不远的距离,以防万一。再往前走就开始热闹起来,两旁都是小商铺,贩卖的东西跟我小时候老有的展销会差不多,人也渐渐多了起来,隔一段距离会有寺庙,供人们祭拜。因为同行的酷酷是第一次爬这么高的山,我们前进的速度并不快,亚当峰海拔虽高,但并不陡峭,阶梯相对舒缓,对爬山技能完全没有要求。我们一边走着一边逛逛街边小摊,小摊并没有因为开在山上而漫天要价,卖的东西几乎和山下一个价钱。我们渴了就买点新鲜橘子吃,100卢比3个,累了就随便找家小店进去,喝点红茶吃点热饼,休息休息暖暖身子,还算轻松。爬了约五分之三路程后就开始有大段大段的石梯,分为上下两条道,但并不陡,可那天正好赶上是一个周六,人越来越多,挪一步停两步。当太阳开始探头往外冒的时候,我们还在石梯上排着队,以每小时200米的速度向山顶爬行着。我们在石梯上见到了日出,云层太厚,太阳看起来白晃晃的挂在头顶。

等到了距离山顶不到200米的地方,石梯越来越窄,每条道也就一米来宽,队伍几乎纹丝不动,半个小时前进一小步,这种夸张程度在国内的黄金周我都没见过。等到9点,眼见没有一丝道路畅通的迹象,而我们已经预定了中午从哈顿到埃勒的火车票,我们决定放弃登顶,直接下山。

我很喜欢爬山,在北京上班的时候恨不得每个周末都出去爬山。以前觉得爬山给我的乐趣是站在山顶俯瞰山脚、眺望远方,有一种征服的快感,但随着很多山我因为各种原因并没有能够到达山顶,比如风雪中超过管理处最后登顶时间的汉拿山;父亲身体原因来不及登顶的华山;还有这次太过拥挤时间不够的亚当峰……我发现其实登顶并不是最重要的,一步一步往上爬、挥汗如雨、气喘吁吁的过程,才让视线逐渐升高的我觉得快乐,即使没有登顶,我依然觉得享受这个过程。俗气地说,爬山就像是人生,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到山顶,可那每一次不可复制的往上爬的过程,依旧弥足珍贵。

Ella——吃吃吃和做马杀鸡的小镇

下山回旅店收拾行装吃完饭,司机Nimal就送我们去哈顿火车站了。我们的包车到这里就结束了,虽然此后证明这并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斯里兰卡的火车很破旧,速度很慢,比我们从前的绿皮车还慢,车上也没有空调,只是车厢的天花板上有小风扇在吹啊吹。因为天气炎热,斯里兰卡大多数火车都是可以开窗户并且没有门的,反正速度很慢如果注意安全不太会出危险,乘客可以坐在门口,晃荡着两条腿和大自然来个亲密接触,也可以挂在门外假装在印度购买的火车挂票。火车票分三种,一等座、二等座和三等座,一等座条件稍好,但是不能开窗,是封闭的,票价最贵;二、三等座的门窗都是可以开的,二等座环境稍微好一点,乘客也相对较少,大多数外国游客都会选择二等座,但是二等座又分reserved和普通二等座,reserved是对号入座,但是不好购买,普通二等座方便购买,但是没有固定座位号,想要座位基本靠抢。我们因为是提前找代理预订,所以拿到了reserved的票,不用跟大家伙儿去争抢。可有的线路(比如斯里兰卡最负胜名的沿海小火车铁路线)就无法提前预定,只能现到现买。

车厢不是很满,除了我们和几个欧美的游客外,就是一大家子当地人,他们一起从科伦坡埃勒之后的某个城市过周末,有老有少,他们一直在欢笑着,要么拿着自拍杆拍全家福,要么一起唱唱跳跳,真是热闹又完满的幸福。大家庭的几个年轻人看我坐在门口,跟我聊了几句,原来我还是他们见过的第一个中国人呢。

我们从哈顿乘坐的到埃勒这一段是斯里兰卡著名的高山茶园小火车,火车在山里穿行,路过丰盛的茶园,我坐在火车门口,有时候火车穿过隧道,我感觉自己的腿离山壁仿佛只有0.01米,新鲜又刺激。我们的列车越来越快,特快、动车、高铁,可以前我们都说很喜欢的、坐着火车看窗外风景的机会,却越来越少了。感谢斯里兰卡政府还没有淘汰掉这些古老的列车,让我们可以真切地伸出手,去感受沿途的风景。

火车慢悠悠地晃荡了三四个小时之后到了埃勒,打了个tuktuk车到了民宿已经是傍晚了。这间民宿的风格就是亲近自然,名字也叫Country Homes,全木质结构,每间客房实际上都是独栋的类似于吊脚楼的样子,也也有点空中小木屋的感觉,连浴缸都是做成了水泥色特别原始的样子。躺在阳台上可以看到对面的小亚当峰和埃勒岩,颇有一种置身于丛林的野趣。不过也因为太自然了,蚊虫一定少不了,但没想到的是,我们出门吃顿饭的功夫,摆在阳台桌子上的西瓜跟香蕉就被山里跑来的顽皮猴子给偷吃了,还把瓜皮丢得满地都是。

埃勒是一个很小的镇子,镇中心就一条街,差不多十分钟可以走到头。这儿其实没太多旅游资源,硬要算的话也只有埃勒岩和小亚当峰了,要么就是我们这样打算去雅拉国家公园在这稍作停留。不过这儿节奏缓慢,环境、气候都相当不错,生活单纯,不少欧美人选择到这里放松度假,小镇的街上开着各式各样的咖啡馆、餐馆、按摩馆,似乎整个小镇就纯粹是为了度假的游客服务。整条街也就一家银行,我们的卢布用完了,想换钱,还遇到那两天银行放假,好在基本上各家店都可以用美元结算。

经过了前几天的密集行程,我们的旅途在埃勒也慢了下来。镇上的饭馆都比较别致,随便找几家人多的进去都不会出错。斯里兰卡的食物和印度菜的风格一脉相承,主菜基本上都是咖喱,主食是各种饼类比如rotti,他们也很爱酸奶,有酸奶做成的奶昔lassi。埃勒人尤其喜欢酸奶,最原始无添加的那种,很酸,盛在红砖制成的直径大约20cm的瓦盆里,很多小卖店都有售卖。他们还有一道很受欢迎的甜品:蜂蜜酸奶。此外,由于他们曾被英国殖民的历史,很多餐馆的菜品实际上就是印度菜和英式简餐的当地结合体,算不上多美味,但也不像泰国菜那样具有鲜明的自身特色,喜欢的人很喜欢,讨厌的人一口都吃不了。

小镇太是小了,供电能力也比较差,有时候晚上出门吃饭遇上停电,几乎整条街的饭馆里都点上蜡烛,大家完全不受影响,就在烛光中继续吃饭聊天。

前一天爬了9个小时的山,看到spa馆我们就赶紧跑去做了个全身按摩。这家叫Lanka Grand Herbal Spa的店似乎还是Trip advisor的推荐,泰式按摩手法比较重,主要是各种拉筋捶背,斯里兰卡的植物精油很出名,一般都是精油按摩比较多。我选的是先汗蒸再按摩,原价6000卢比,老板主动打折给少了1000,性价比很高呢。

镇上有一家卖茶叶的小店,种类繁多,还有很精致的茶具,小哥非常热情地打开各种茶叶罐子让我们闻,香味极其诱人!茶尖、乌沃红茶、各种水果、巧克力、香草、花茶……不胜枚举,可以单独称取,也可以选包装得很漂亮的礼盒装。选择多到让我们的购买停不下来。

吃喝逛完回到民宿已经是下午三点了,第一次正经爬山后筋疲力尽的酷酷选择留在民宿休整,我看时间尚早,跟人打听了一下打算去小亚当峰看看日落。如果不在山上停留过久,从镇中心到小亚当峰一个来回不到2个小时,镇中心到山脚需要走大概20分钟,上下山差不多40分钟。而另一处景点埃勒岩来回则需要4个小时。

虽然叫小亚当峰,但它跟亚当峰完全不一样,就是一座孤独的小山峰,山脚下什么都没有,也不用门票,沿途除了背包客外偶尔能遇到从山上捡完柴火的当地村民。道路也是简朴的泥土路,旁边还有一些茶园,越往上爬,有的路只能供单人同行,还需要穿过茂密的杂草。小亚当峰虽然不高,但峰顶的视野非常开阔,一点也不逊色“世界尽头”,蜿蜒的盘山公路、远处的山林尽收眼底,对面埃勒岩顶在云彩和水汽中氤氲,多像仙境。有人带着相机、三脚架和帐篷,准备在山顶露营,抓取一些精彩瞬间。

随着橙红色的夕阳消失在云彩中,天渐渐黑了下来。下山的时候我竟然不太记得道路,四周只看到欧美来的一家子游客,但他们就住在山上的resort,一位女士提议我去他们的resort坐tuktuk回Ella镇上,我接受了她的建议。走到半路我却突然找到了方向,跟他们告别,其中一位先生还再三跟我确认,说Are u sure u know the way? It's coming dark. 即便只是随口的一句关怀,也让在异乡的我觉得安心。

Udawalawe公园——和动物的非亲密接触

斯里兰卡的生态环境很好,各种动物和人类和谐共存,我有时候就想,经济上的欠发达是不是其实是一件好事呢?很多动物也不怕人,在马路边跑来跑去,优哉游哉。但要看著名的斯里兰卡豹可就没那么容易了。斯里兰卡豹分布于斯里兰卡南部,主要分布在亚拉国家公园。我们到了埃勒想要让民宿老板帮忙订车才发现,亚拉国家公园离埃勒大概有二三个小时的车程,而豹子的生活习性是日出而息,日落而作,要去亚拉看豹子的话必须半夜就从埃勒出发。我们的行程安排是去完safari就直接去下一个城市加勒,可亚拉是在埃勒的东南方向,而加勒确是在埃勒的西南方向,完全不顺路。这时候我们无比后悔没有将包车进行到底,现在临时找车,麻烦不说,价格也贵了很多。斯里兰卡的公共交通系统不太发达,去一些地方坐公共交通不是不可以,但耗时又耗力,更适合时间充足且精力充沛的游客。

跟老板商量了一下,我们决定放弃斯里兰卡豹,放弃亚拉国家公园,去另一个在埃勒加勒两点之间的Udawalawe国家公园safari。你看,我们总得做选择不是,总会有需要舍弃的东西,不过也无需遗憾。

与亚拉国家公园相比,Udawalawe国家公园里更多的是性子温和的野生动物,主要是各种鸟类、斯里兰卡大象及水牛,最凶恶的动物应该就是老趴在湖里乘凉的鳄鱼了吧。公园里有一个面积巨大的湖,水牛、鳄鱼还有一些水鸟在湖里和睦共处,旁边的陆地上很多大象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有的是好朋友在散步,有的是小情侣在谈恋爱,还有大象父母在给小象洗澡,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虽然看到的都是常见的动物,也没有遇上什么有趣的场景,但毕竟是我们的第一次safari,坐在露天吉普车里,穿行在野外,看着他们吃喝玩乐、嬉戏打闹,感受这种“偷偷靠近却不打扰的温柔”,也是很棒的体验呢。

从Udawalawe公园出来还有一个小插曲,因为公路紧挨着公园的大湖,仅仅象征性地围了几根铁丝将它们隔开。我们在车上看到一只大象在路边徘徊,与公路只有两根铁丝的距离,它大概是迷路了。我下车想拿根香蕉给它吃,野外生长的大象果然和动物园里的不大一样,它一脸怀疑地审视了很久,最后我把香蕉扔地下了,它才用鼻子把香蕉卷起来迅速吃掉。

这条路宽阔笔挺,路的尽头有一座耸入云端的大山,左手边是森林保护区,右手边是被天空映成了蓝色的湖,还有这么一只迷糊的大象,不禁让我对接下来的加勒之行充满期待呢!

Galle——到古堡灯塔去

加勒斯里兰卡南部位于印度洋海滨的一个古老城市,是天然的港口。自大航海时代以来,曾先后被葡萄牙荷兰英国殖民。著名的被列入《世界遗产目录》的加勒城堡,最早为16世纪葡萄牙所建造,不过现在古城内也有荷兰英国人留下的教堂、邮局、银行等建筑物。

古城里四通八达,一排排的全是精品小商店、咖啡馆或者餐厅,跟国内的众多古城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只不过房子都是欧式风格的建筑,有一些博物馆和文化机构,商店里贩卖的大多是斯里兰卡宝石和当地手工艺品。

逛一家出售各种斯里兰卡特色商品的店时,一位服务员小哥看我们是中国人,说自己很喜欢学汉语,问了我们好多句子和物品的中文念法,甚至用笔记在自己的手掌上,不停地发声练习。不管在哪里,不管是谁,努力的样子都值得赞美。

我们住的地方叫mango house,院子里真的种了很多芒果树,可惜三月份还是“前芒果时期”,青绿色的芒果尚未散发出甜蜜的迷人香气。但猴子们可不在乎,它们肆无忌惮地摘了芒果,然后蹲在树枝上耀武扬威地享用。

加勒古城有长长的城墙,沿着城墙走一圈,2个小时就可以转完城堡。城墙边有一所灯塔,是古城的地标性建筑,通体白色,高约18米,身边围着一圈金椰树,站在海边守护着城堡。可以从灯塔开始,然后傍晚时分,回到灯塔旁深入印度洋的旗岩处看太阳落到海平面以下。夕阳、灯塔、清真寺、城墙,共同构成了一副美丽的图画。

从古堡出来往前走,就到了加勒的沿海路,加勒城区的海边没有沙滩,主要是一些石块。街道上车辆川流不息,却没有红绿灯,交警们站在路中央指挥若定,时不时还要护送着行人过马路。

加勒,就是用来发呆的呀。

美蕊沙没有观鲸

美蕊沙的鲸和亚拉国家公园的豹一样声名远扬,是喜欢动物的游客们来斯里兰卡不愿错过的项目,可要看到鲸和豹都需要好的时机与运气。美蕊沙有很多代理公司,提供出海观鲸服务,非常方便。出海观鲸至少需要在海上漂半天时间,而同行的小伙伴晕船,我们此行就没有安排观鲸的计划。

加勒汽车站有很多去美蕊沙的客车,基本上随时去了问一下就可以找到。很原始的巴士,简陋的座椅,挡风玻璃上方是几幅佛像,客车前进,会随着车上的音乐闪出五彩的光芒。佛像旁边有一个破破烂烂的电扇,滋啦滋啦地响着,在这炎热的天气中并不能带来多少凉意。车票很便宜,我记得从加勒到美蕊沙好像是60卢比一个人。乘客越来越多,上车晚的只能站在中间的空地上。

路上看到了著名的高跷渔夫,“据说以前没有钱买船的渔民想出了这个办法,在近海海浪中竖起木桩,渔民每天涉水到达浸泡在海水中的木桩前,爬上去,坐在简陋的木架上,手持没有钓饵的渔竿,端坐木架之上,等鱼上钩,远远看去,好似一群脚踩高跷站立海水中的垂钓者。如此世代相传的技巧,不仅要有良好的平衡能力,要经受海风、日光的双重考验,同时还要密切注意汹涌海水中的猎物,的确不是简单的工作。也难怪成为了如今斯里兰卡的标志性画面之一。”不过对如今的高跷渔夫来说,钓鱼倒是次要的了,他们更多的是作为一个民俗景点,游客们花点钱可以跟他们合影留念。

差不多一个小时就可以到达美蕊沙沙滩,客车停靠在公路边,不太宽敞的街道,两边是商店跟旅店,看起来和普通公路边的小镇没什么区别。其实下车点右手边的一排房子后面就是沙滩,随便走走应该就能看到通往沙滩的通道,如果没看到,任意找家饭店穿过去也是很方便的。

沙滩上的人不算多,跟所有沙滩一样,有的人在躺椅上晒太阳,有的人在海边嬉戏,有的人在海里游泳。海边一向是大家的度假首选,美丽的海边都是相似的,碧海蓝天,风清沙幼,就算躺着什么都不做,看着时间跟手中的细沙一样流逝,也觉得是美好的。虽然被阳光亲吻过在肌肤上留下的痕迹没那么美好。

我们在沙滩椅上躺了两个小时,不时去海边戏水,浪花打着最美的节拍。饿了就在海边餐厅喝啤酒吃海鲜,Lion牌啤酒是真好喝啊。

因为没有带泳衣,吃完饭穿着连衣裙又去海里浪了一圈,浑身湿乎乎还带着沙子,收拾东西准备返回加勒,一位慈眉善目的白人阿姨特意从她的餐桌边跑过来跟我说,旁边有水龙头,可以用干净的水洗洗。突然间,又感受到了陌生人的温柔。

谢谢您愿意特地告知。愿我们都能被世界温柔相待。

科伦坡的城市游

科伦坡启程,转了一个圈,终于又回到了斯里兰卡的首都,也是第一大城市。从加勒科伦坡,我们当然是选择坐海边小火车,据说这是《千与千寻》里面无面人乘火车的原型。车票不能提前预定,只能随到随买。我们一早坐tuktuk车到火车站,还遭遇了此行中唯一一次被坑宰,因为是酒店行李员帮忙叫的车,我们以为不会出问题,没想到遭遇了漫天要价,身上正好没零钱又急着去买票,只好愤怒地把钱扔给他。无论在哪里,总有些人要选择以一种可耻的方式生活呐。

科伦坡的车次很多,基本上都能买到自己想要的那一班。我们的时间偏好对应的那班正好是慢车,比在哈顿坐的列车更破了,好几扇窗户都打不开。乘客也很少,大部分都是中国同胞。沿海的气候比较闷热,这趟列车的舒适度远不如高山茶园小火车,但行进中的列车距离大海不到一米这样的体验非常特别,仿佛伸出手就可以感受到大海的呼吸。

历经三多个小时,列车慢吞吞地停留在了科伦坡火车站。高楼大厦、车水马龙、路人行色匆匆,我们回到了城市的钢筋森林。乘坐tuktuk到酒店办理完入住,我们就被科伦坡的阳光打败了。谷歌了附近的商场打算在大城市买买买,但这商场确实跟我们想象的不大一样,逛了一下觉得没什么意思,有点像卖杂货的中关村,连吃饭的地儿都没有几家。我坐在Burger King的店铺里吃着汉堡,透过落地窗看楼下的车流人流,想到回归城市生活了竟有些怔忡。

吃完饭去对面的电影院看了一场电影,《功夫熊猫3》还未下线,在这里看一部中国元素的好莱坞动画片也别有一番滋味,虽然我根本没听出来成龙的英语配音。观众不多,大多是父母带着小朋友,看到一半电影竟然卡住了,小朋友们都跑出去买了点零食,十来分钟之后才恢复播映。其实我还挺喜欢在一个陌生城市的电影院看电影,那种感觉,好像自己也生活在这里一样。

科伦坡的第二天我们又联系了之前的司机Nimal,幸好他这天没有计划,所以我们又包了一天他的车,让他带着我们科伦坡一日游然后送我们去机场。十天的旅途下来已经有些疲倦了,科伦坡主要也是city tour,我们就放空脑袋假装跟团游,在Nimal带领下参观了科伦坡国家博物馆和拉玛耶佛寺,看了看贝拉湖和水中庙,懒得下车的地方就游车河,觉得太热就找地方逛街购物,还去2015年亚洲50佳餐厅之一的Ministry of Crab吃了很美味的螃蟹。Keep calm and crab on! Ministry of Crab在荷兰医院购物区,店铺挺大的,开放式餐厅看起来很放心,虽然几乎都是中国食客,但螃蟹肥大鲜美,确实值得一吃。有一个小细节让我印象深刻,一个二三十来人的中国旅行团来吃饭,坐满了一张十来米的长条桌子,点了一大堆食物,他们的当地导游自己在旁边找了一个小桌子,要了一碗白米饭,就着黄油埋头苦吃。团里的一位大叔就赶紧拿了一只大的蟹腿过去给他。

科伦坡两日的精简概括就是现代生活,我们住的肉桂红酒店就在Viharamahadevi公园旁边,离斯里兰卡国家博物院和市政厅都不远,整个酒店如其名,以红色为主色调,但是冷艳的红而不是喜庆的红色。从房间的落地窗可以看到科伦坡到处都是脚手架,也是“拆呐拆呐”。酒店的顶层是健身房,露天泳池旁边有个小酒吧。晚上坐在围栏旁的桌子边,喝点小酒,远处的灯光像星星在闪烁,心静得跟旁边泳池的水一样,科伦坡的夜景也很动人呐。

别啦,锡兰

 离开的时候依旧是在科伦坡小小的机场,不同于刚来时的生分与好奇,这里已经给我们留下了最珍贵的回忆。航班凌晨才起飞,不能够提前太久安检过海关,不合理的是餐厅基本上都在安检处里面,我们只能去机场的员工餐厅,吃了斯里兰卡的告别餐,写了临行前的明信片。

有朋友要去斯里兰卡,问我有没有什么可推荐的去处或者玩法,除了把司机的联系方式给他之外,我仍然想不出任何推介。不过我想,多年以后,我应该还会记得初登亚当峰的忐忑、徒步霍顿平原的壮阔、路边投喂野生迷路小象的兴奋、第一次吃到刺果番荔枝的喜悦,还有大多数斯里兰卡人无处不在的笑容,他们都是锡兰的微笑。

大多数去过的地方我们不会再有机会或者说不会再选择去第二次了,可庆幸的是,离开的时候我们都可以好好告别。跟很多人就不一样了,想起好多曾经重要的人,我都不记得我们的最后一面是在哪里,有没有认真地说过一声珍重。总觉得告别还是应该正式一点吧,但回头,就不必了。

本篇游记共含15894个文字,33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可算写完了!累死我了!沙发~

2016-08-17 00:40

引用 荚萸 的图片:

这大眼睛!!!

2016-08-17 13:56

引用 傲娇鬼 发表于 2016-08-17 13:56:21 的回复:

这大眼睛!!!

回复傲娇鬼:哈哈超可愛!我跟她爸爸媽媽說給她拍照他們都很開心,但是她太害羞啦都不笑~

2016-08-17 17:33

啊,羡慕楼主,好想出去玩哦

2016-08-17 18:25

真羡慕你有这么爱耍赖的小伙伴~

2016-08-17 22:22

引用 酷小酷小酷 发表于 2016-08-17 22:22:04 的回复:

真羡慕你有这么爱耍赖的小伙伴~

回复酷小酷小酷:哈哈哈哈 這個表情選得真棒!不知道怎麼回事我的輸入法變成了繁體字但是我懶得改啦哈哈哈哈~

2016-08-17 22:25

引用 荚萸 发表于 2016-08-17 22:25:45 的回复:

哈哈哈哈 這個表情選得真棒!不知道怎麼回事我的輸入法變成了繁體字但是我懶得改啦哈哈哈哈~

回复荚萸:繁体字多好看~

2016-08-17 22:35

引用 酷小酷小酷 发表于 2016-08-17 22:35:24 的回复:

繁体字多好看~

回复酷小酷小酷:麼麼噠~

2016-08-17 23:36

引用 小鱼爱冒泡 发表于 2016-08-17 18:25:08 的回复:

啊,羡慕楼主,好想出去玩哦

回复小鱼爱冒泡:行动起来~说走咱就走呀~

2016-08-18 15:58

出去玩总有好心情~

2016-08-22 09:52

引用 sylviezhan 发表于 2016-08-22 09:52:38 的回复:

出去玩总有好心情~

回复sylviezhan:是的呢~

2016-08-22 15:40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