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蜜月之旅】献给这世间最纯净的土地——新西兰

69
不刺眼的阳光 LV.4
2016-08-18 09:45 2712/7
  • 出发时间/2016-03-16
  • 出行天数/15 天
  • 人物/情侣/夫妻
  • 人均费用/25000RMB

AT THE BEGINNING

“人生有很多次旅行是出去,但有时候不是,是回去,回到那些你梦中的地方。”
新西兰并不是一个单凭旅游就能真正体会的国家,它几乎没有像长城、泰姬陵、金字塔之类的著名景点,没有乌泱乌泱的人群也没有灯红酒绿的繁华,只仿佛遗世独立一般安静地在南半球养育着一方人,温和又冒险,美丽又富足,值得我们花些时日慢慢去品味,适合日落而息日出而做地踏踏实实住上一阵,所以即使此行也远远不够。高晓松曾说“新西兰会让你有种彷佛从一个洞里掉到了桃花源的感觉,这感觉叫做洞中虽一日,世上已千年……” 

《指环王》里那魔幻般仙境的感觉一度让我觉得是电脑制作的结果,后来才知道,这“仙境”竟然真实地存在于地球之上,它的名字叫做新西兰

于是,我和媳妇儿的蜜月之旅决定献给这世间最纯净美丽的土地。

前期准备

新西兰所处南半球的季节与北半球不同,9-11月是春季,12-2月是夏季,3-5月则是秋季,6-8月则是冬季。
我们选择的是3月中旬出行,4月初返程,这段时间是新西兰的夏末秋初,也是温度适中,景色迷人的季节。
由于我们旅行时间有限,又想慢节奏地用心去感受大自然给予的惊艳之美,所以我们只选择了自然风光更好的南岛,并且重点选择了几座城市和小镇而舍去了一些,比如库克山,我们就不舍地在旅行计划里按下了delete。

计划好出游时间之后,

第一步,我们提前5个多月在Air NewZealand 官网订了机票。西安-上海上海-奥克兰奥克兰-基督城,往返一人8000RMB;机票我们订的相当便宜了,看其他朋友机票往返一人大多在10000RMB左右。(说句题外话,我朝大支付宝真不是盖的,Air NewZealand官网最后付款也是通过它,非常方便。)

第二步,出行前两个月开始准备签证所需要的材料。(详细可见新西兰移民局官网:https://www.immigration.govt.nz/placeholders/audiences/chinese/visiting/visitor-visa) 某宝上有很多店家提供新西兰签证办理服务,但我觉得给他们办理还是需要准备那么多材料,只不过中间多了一个环节,更容易出现问题。所以个人还是建议直接准备好材料之后,自己邮寄的方式比较稳妥。签证比我想象的要快很多,从寄出材料到收到签证只有一周多的时间。我们提供的材料比官网上所需的材料清单还多了:1.纸质机票订单 2.驾照翻译件 3.详尽的旅行计划单(英文) ,这些主要是向Officer 证明你只是旅游不含有其他目的有效证明材料。

第三步,签证办理下来之后便可以安心根据出行计划预定酒店和租车了(如果你确定要自驾)。所有酒店都是媳妇儿花了很多心思,通过BOOKING订的,租车可以在某宝上搜索,真心划算,店家也会告诉你所有需要准备的东西和驾车注意事项。

最后,出行前需要在中国银行兑换新西兰元,提前一天预约,我们当时的汇率是4.42.(话说新西兰元真的非常有质感)

上面的小木屋是我们在特卡波订的酒店公寓,媳妇儿称它为“小木屋”。也是这次旅行记忆最深的住所,我们一起欣赏美景,一起在日落时分去超市买菜做饭,这样的旅行带给了我们在当地的融入感,虽然只呆了三天两晚,但现在回想起来,我们也好像在特卡波那座小镇上生活过,并不仅仅是过客。

行程安排



3.16 西安-上海(飞)
3.17 上海-奥克兰-基督城  到达目的地时是当地时间 10:00AM 北京时间6:00AM
3.18 基督城—特卡波
3.19 特卡波
3.20 特卡波-瓦纳卡
3.21 瓦纳卡
3.22 瓦纳卡-皇后镇
3.23 皇后镇
3.24 皇后镇-但尼丁
3.25 但尼丁
3.26 但尼丁-奥马鲁(住)
3.27 奥马鲁-基督城(住)
3.28 基督城凯库拉
3.29 凯库拉
3.30 凯库拉-基督城
3.31 基督城-奥克兰-上海
4.1   上海-西安

一整天的飞行终于抵达目的地。眼前所有的一切,抵消了旅途中的疲乏,心情大好。
出机场第一件事,联系租车公司提车。右舵驾驶,需要适应一段时间。

我们两个人租的是丰田卡罗拉2015款,1.8的排量,一路下来没任何问题,不存在不租SUV没法环岛这说。没有租什么导航,全程Google Map。

初到基督城的烦恼

开车从机场到我们的第一个住所,一个汽车旅店开始休整。放松下来后,旅途的疲惫和时差带来的困乏感随之而来,最重要的是肚子已经开始跟我打招呼了。外面的天很多变,一下由晴朗变成了阴雨。我们当务之急是填饱肚子,然后休息。来到新西兰本地的一个大型超市,里面的商品基本没有认识的,有认识的也看不出是什么味道的。比如薯片,根本没有什么乐事,好丽友之类的,包装上只是一个图片上面画着土豆,但根本看不懂是什么味道,因为也许这种味道国内根本没有。

我们只买了些自己认识的,土豆,一些拌酱,还有香肠和方便面。回到旅馆就打发着吃了。
卖相可以,味道只能用“这什么鬼”来形容。

第二天,太阳升起的时候,旅馆老板(一个台湾人)给我们指了条明路。我们终于找到了华人开的超市,并且看到了熟悉的面孔,那种喜悦无以言表。就像异国落难时,突然看到了一朋友,面带笑容向你走来一样。

Christchurch——Tekapo

基督城短暂休整一晚后,我们第二天一早便驱车来到了Tekapo,这一天天气极好,加上刚到新西兰,眼前的一切景色都是让人无法抗拒的。一路开开停停,拍照,到Tekapo镇上已是中午。

新西兰人少,半天没什么人来,脚架自拍……

捡松果的迷人老婆……

Tekapo 是全球最有名的星空保护基地,晚上如果天气好的话抬头就可以看到银河。可我们不太走运,连着两晚都是多云的天气。

虽说因为没有在牧羊人教堂下看到让人神往的银河略带遗憾,但这片美丽的小镇还是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晴朗阳光下的特卡波湖,温馨的小木屋,神秘的牧羊人教堂...都是未来在阴霾天里,能带给我们明亮阳光的回忆。

在离特卡波湖不远的地方,有一座山,名叫约翰山。约翰山可能不如库克山那么有名,但是作为观星数一数二的地方我们还是沿着盘山路上了山,在上山之前每个人需要交5纽币。开到山顶,眼前一片开阔,有一种想呐喊的感觉。
在山顶有一个咖啡馆,坐在咖啡馆里落地窗外是壮美的约翰山和蓝色的特卡波湖,阳光穿透云层撒在这个星球上,心中总感觉有些梦幻。
在离咖啡馆不远处有个天文馆,可以在镇上报观星团,在晚上天全黑下来的时候进入天文馆观星。

天公不作美的Wanaka

带着几分不舍告别了Tekapo,满怀期待的向瓦纳卡出发。
从蒂卡波到瓦纳卡的路上,有两个个三文鱼农场。一个叫High country salmon farm,另外一个叫mt cook salmon farm。前者就在公路边,我们顺道就进去尝了一下新鲜的三文鱼。媳妇儿说这里三文鱼的口感和国内的不太一样,因为新鲜,要筋道很多,吃起来反倒不是很习惯我们短暂停留休息就继续上路了。
瓦纳卡迎接我们的是多云的天空,没有像特卡波那样充足的阳光勾勒,瓦纳卡湖的美丽也打了几分折扣。
不过也依然能想象到当阳光穿破云层刺向水面时这座小城的惊艳。

媳妇在瓦纳卡镇中心的isite认真得看各种宣传册……这里可以预定跳伞,直升机,冰川徒步等各种活动,但因为天气原因我们决定去下一站再试。

这是新西兰第一次外食,网评比较好,服务热情,味道也棒,我们两吃的狼吞虎咽,屋外的wanaka湖也非常美

其实对于瓦纳卡,我们印象并不是特别深刻,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天气不怎么好,所有的美景好像都在休眠。没有了阳光,我们这种以太阳能为动力的人也不怎么能兴奋的起来了。
不过毋庸置疑,瓦纳卡也是个依山傍水,安静迷人的小城。

Wanaka旁有个很小的景点叫puzzling world,里面很多类似视觉错觉类的设计,人很多。

下面几张是瓦纳卡住的house和星级hotel ,两天换了两个地方,相隔略远有点折腾。而且与在国内喜欢住酒店相比,到了新西兰却发现hotel 是最不喜欢的住处,不像house和motel可以自己做饭,也不像B&B暖人心,所以挺后悔花了高价却没有高体验。可是人生不就是这样,不去尝试,又怎么知道什么是不喜欢呢。

她是个童话的小镇——Queenstown

旅行的第四站便是我们这次新西兰之行最最期待的地方——皇后镇
第一次听说皇后镇的美丽是从歌里听来的,记得那时候还不清楚皇后镇在哪,属于哪个国家。
上天是公平的,来到皇后镇的第一天还我们了一个超级晴朗的天气。抵达酒店之后稍作休息,我们就迫不及待的出了门。
阳光下的Queenstown只能用一个词形容,就是“梦幻”。真的是到处都可以做桌面壁纸的城市。
其实照片比真正眼睛看到的要逊色不少,我甚至觉得自己来到了童话世界里。

皇后镇的这艘蒸汽船据说有着百年历史,名为恩斯劳号(TSS Earnslaw)。
我们预定了第二天的恩斯劳号航行之旅,哈,说的有点大,说白了就是伴随着它的汽笛,向瓦卡提普湖对岸的小岛出发。
那里有瓦尔特峰高原牧场(Walter Peak High Country Farm),牧场里工作人员给我们演示了如何让牧羊犬驱赶羊群,如何剪羊毛。
那里还有考勒奈尔宅舍(Colonel's Homestead),在这座豪华宅舍里,我们享用了超级美味的BBQ烧烤,说实话比skyline 上的餐厅自助好吃很多。

Skyline Gondola(天空缆车)是到皇后镇必搭的交通工具,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就可以载你到山顶,在这里你可以看到皇后镇的全景, 夜景更是漂亮。在山顶有个很有名的Restaurant,   想在这里边欣赏皇后镇的美景边享用美食你需要提前几天预定,包括上下缆车每人348rmb(某宝还是可以完成的)。我们订的时候已经只有8:00档的了,8:00档个人认为有些晚。餐厅的味道只能说一般。

皇后镇是极限运动的圣地,这里的极限运动项目非常全。由于媳妇儿胆小,我们就先试了下Shotover JET.说白了就是喷射快艇,速度非常快,原理有点类似于用石头打水漂,快艇基本是在水面蹦跳的。由一名专业驾驶员驾驶,最刺激的在于行进中驾驶员将船体旋转一圈的过程。(PS.Shotover 我们是在某宝上完成预定的,非常方便。)

玩了Shotover,老婆的极限运动细胞算是被激活了,但深知自己胆小却又不甘心,我们便在isite选择了滑翔伞。
滑翔伞大致为两种:Paragliding和Hang Gliding。前者有些类似于降落伞,在身上腿部绑上安全带,通过伞绳来控制滑翔伞的速度方向等。后者就是《等风来》里的那种三角形伞翼,滑翔起后双手抓在操作杆上,身体呈超人飞翔状。当然两种体验的时候都会有教练和你一起,保护你的安全并用GoPro拍照,降落后如果需要照片,你是需要另外购买的。
我们这次选择的是Paragliding,不知道哪个国家的一位老太太,满头白发也来体验这个项目,真是大写的佩服。由于天气状况不佳,能见度差,并且有不稳定气流,我们换了两个山头,都没有等到合适的条件。
正当我们失落的准备下山时,传来好消息,有个教练发现云雾已三开,能见度满足条件。

穿好装备,教练这个歪果仁居然用中文大喊:一,二,三,跑 跑 跑(真的不是run run run),就这样冲下了山坡。
空中,教练控制伞绳在空中和我玩起了空翻,失重感带来的刺激感也是真真切切的。(空翻的时候我就在想,这下老婆要完了。)
果然,媳妇落地后整个人都不好了,脸色都白了,干呕了好一阵。
不过她也安慰自己,也算是一种体验了,不去体验后面也许会后悔。
她说也算认清了自己,完全不适合这种失重感强的运动,幸亏没跳伞,逗得我直笑。

最后要说的就是皇后镇上最最有名的美食,汉堡
没错,就是一家叫做 Fergburger的汉堡店,无论什么时候都在排队,地址是 42 Shotover Street
这里的汉堡特点就是大,巨大。我和老婆买了一个,两个人吃的饱饱的,里面的料足足的,真的是各种料!

不一样的但尼丁

为何说不一样的但尼丁?因为在这里我们赶上了西方一年一度的重要节日“复活节”,这天全城休假,就连超市都停止了营业。
一开始我们不清楚为什么但尼丁这样一座在新西兰算比较大的城市为什么街上的人和车会这么少,道路路两旁商店都关门了。直到我们在路边停车,自觉的向自动收费机投币时,一位老人走过来拦住我们,问我们是不是来旅游的,他告诉我们,这一天是复活节,停车不收费。我们这才恍然大悟

但尼丁的第一日天气也不怎么好,城市里又安静的不可思议,我们便驱车来到离但尼丁市区约19公里的黄眼企鹅自然保护区。这里并不是免费的,据工作人员介绍,由于黄眼企鹅的数量很少,总数不到五千只 ,濒临灭绝。所以他们为了保护企鹅们在保护区建了不少适宜企鹅居住的场所,并将得病或者受伤的企鹅人工饲养起来,待恢复健康再放回保护区。

黄眼企鹅不像其他企鹅一样喜欢群居,它们最多以家庭为单位各自筑巢。在新西兰当地人把黄眼企鹅叫做“Hoiho”,意思是大嗓门。每当黄昏时分,黄眼企鹅会独自由海中返回陆上的巢窝。我们在一个类似于木质碉堡的地方观察它们,运气好的话可以很近的看到它们。在这保护区里的海滩上,我们还看到了傻傻的海豹们。

眼前的南太平洋在阴雨的作用下神秘而广袤,充满魅力。

在丹尼丁定的motel,但其实是个带阁楼的两层木屋,大大的厨房有传菜口连着餐厅非常温馨舒服,此次新西兰之行也是种草了我和媳妇餐客厨一体的装修梦。

因为节日原因超市停业,我们在丹尼丁转了很久才在一家小小的便利店找到食材,也正因为这样看到不一样的风景。

第二天即将出发的时候我们向旅店的老板打听了一个当地但尼丁人都喜欢去的一个海滩,地图上叫“Saint clair beach”,这里真的非常美,湛蓝的海浪包裹着很多爱好冲浪的人们,这里很少能见到像我们一样的游客,大多都是生活在这座城市的当地人。他们在海边冲浪,喝酒,聊天。孩子们在海边的一个小公园里玩耍,这种生活状态真的是生活的EASY模式,放松下来享受身边的一切,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很是惬意。也许这才是真正的生活吧。

Sanit Clair 有个路标很有意思,标明了很多大城市距离这个位置的公里数。

一个美丽的意外——奥马鲁

来到奥马鲁其实是个意外。
当时在规划路线的时候我们本想从但尼丁直接开回基督城,但是觉得距离太远,也有点赶(其实根本不远,只是我们定的腔调是慢节奏,哈哈。),就在中间选个城市停留一晚。从地图上看,在但尼丁基督城的中间位置有个叫“Timaru”蒂马鲁的地方,但是媳妇儿在她的宝典里记成了“Omaru”奥马鲁,于是从但尼丁上了国家公路之后,我们就沿着路标来到了这里。后来我们得谢谢这个意外,奥马鲁是一个非常有味道的城市,这里保留着不少新西兰的历史建筑。和之前的自然风光不一样,别有一番滋味。

快到奥马鲁的时候我们来到了一个蛮神奇的地方,摩拉基大圆石海滩。
基本上来奥马鲁的人都会到这里来看看这些神奇的石头,说他神奇,是因为看到这些石头真的能感觉到大自然鬼斧神工的力量。
在海滩上有50个大圆石,圆的很规则。据说这些石头来自数百万年前,有的已经开裂,就像打碎的西瓜一样。(这么圆的石头,又只在海滩上有这么50个,我总觉得来自于外星人。)
媳妇看到这些石头超兴奋,有些惺惺相惜的意思

在奥马鲁,我们定的是一家B&B, 这家主人是一位非常非常慈祥的老大爷,屋子收拾的超级干净,后花园的花也修建的很好看。见到我们是中国来的游客,他很热情的招待我们,和我们说他喜欢中国,曾经也去过长城。他的屋子楼梯间就能看到他在长城上的照片。

在奥马鲁兜兜转转,逛了当地的植物园,吃了好吃的中餐,想象如果就这样日复一日的住下去该多好。

难说再见——凯库拉

我们没有从奥马鲁直接到凯库拉,而是又回到基督城休整了一晚,第二天才继续延公路北上去的凯库拉
有人说凯库拉这个小镇是大海之子,在这里能吃到最新鲜的海鲜(最有名的一家店叫做:Green Dolphin),还可以出海观鲸,海钓,运气好的话还可以与海豚为舞。
观鲸的价格一个人600块钱左右,需要提前3天预定,价格的高低和淡季旺季也有关系。(我们依然在某宝上定的)观鲸当日,在"Whale Watch Kaikoura"集合,地点在:The Whaleway Station, Whaleway Road, Kaikoura 7340. 出海航行时间大约2个半小时。不过由于晕船,老婆没和我一起去,非常得遗憾。对于我这个从小在西安长大的旱鸭子来说亲眼在大海里见到鲸鱼和海豚是一件特别令人兴奋的事情。

离开海滩的时候我们挑选了几块很漂亮的石头和贝壳,带回家以做纪念。

当地的龙虾也非常出名,可是当天Green Dolphin已没有位置,所以我们预约后离开去了另一家店吃的,也非常新鲜。第二天才去了绿海豚,然而没有龙虾了(根据每天的食材确定),但吃了超美味的青口~

餐厅外的无敌景致

凯库拉我弥补了特卡波星空保护地的遗憾,那天凯库拉的夜空美的让人无法平静。
由于器材有限,我也只能把星空拍成这样了。

我们临走那天又回到了基督城,那天阳光将这座城市本来的色彩还给了它。
躺在草坪上,耳朵里听着蓝牙音箱传来的歌声,眼睛盯着天空中最纯粹的蓝色,自己最后贪婪的呼吸着这里带着青草芳香的空气。

IN THE END

说来惭愧,由于工作原因,距离4月1日从新西兰回国已经过去四个多月了才写完这篇游记。现在每次翻开当时的照片,我依然能想起那片净土上所有的美好,甚至每一个镜头都历历在目。媳妇曾问过我旅行的意义是什么,我想意义就是当你老的时候,照片泛黄了,有的甚至看不清了,可脑海里可以像放电影一样,将你的记忆带回到你所去过的每一个美丽的地方,那里有年轻的自己,也有陪在你身边最爱的人,这时你嘴角上扬,觉得这辈子值了。而新西兰一定是这样一个地方,让你不舍,让你难忘。
世界上最纯净美丽的土地,我们,曾经来过!

本篇游记共含7076个文字,19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F

引用 不刺眼的阳光 的图片:

之前就特别想去皇后镇 看了楼主的图片 更加坚定了心情!

2016-08-18 16:49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2F

引用 不刺眼的阳光 的文字:

”人生有很多次旅行是出去,但有时候不是,是回去,回到那些你梦中的地方。”

这句话好棒!
是什么书里的么?

2016-08-18 16:50

引用 阿怂 发表于 2016-08-18 16:49:41 的回复:

之前就特别想去皇后镇 看了楼主的图片 更加坚定了心情!

回复阿怂:一定要去,去了肯定不会后悔。

2016-08-18 21:25

引用 阿怂 发表于 2016-08-18 16:50:36 的回复:

这句话好棒!
是什么书里的么?

回复阿怂:高晓松说的哈

2016-08-18 21:26

看到那样的星空我就醉了

2016-08-18 23:06

自己办签证麻烦吗?行程单英文件可以copy一个么

2016-09-21 10:20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午夜阳光--暄妈 发表于 2016-09-21 10:20:43 的回复:

自己办签证麻烦吗?行程单英文件可以copy一个么

回复午夜阳光--暄妈:才看到,,不知道可否还来的及。。

2017-02-07 21:4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