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梦回姑苏

6
独行者 (南京) LV.7
2016-08-18 12:13 167/4

苏州回来已经一周了,迟迟没有下笔来写这篇游记,一是因为没有足够的时间去构思,二是因为没有灵感来写,我不知道该以怎样的文字来表达我内心最真实的情感。我曾想用一种优美的文字来表现姑苏之美,但这样的游记未免又失去了一种味道,一种我想要表达的味道。优美的文字就像是一碗老母鸡鸡汤,喝多了总会腻,所以要配以清淡的蔬菜。

苏州,是我一直想要去的地方,在我的认识中,只有在那你才能感受到什么是江南,才能领略到江南之美。不过,我并不喜欢“苏州”这个称呼,我更喜欢用古称“姑苏”来称呼这座城市。

这次,我是一个人独自前往苏州。一早,我背上行李就出发了,因为只有三天的行程,所以行李很简单,只有一个双肩包。来到火车站,我坐在大厅的椅子上等待着检票,然而当我看到大屏幕上显示我搭乘的这列火车晚点时,我有些失望,但失望之余更多的是无奈,所以我只能静静地等着。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我等了大概四十分钟,大屏幕上显示的仍旧是“晚点未定”,我有些不耐烦,最终下定决心退票再重新购买一张。我来到退票大厅退了票,然后重新购买了一张。本来那列火车是九点十二出发的,结果这下只能等到十点三十三才能走了。终于,广播通知说检票了,我背上背包,收起手机,赶紧检了票。

因为临时买的票只剩站票,所以上了火车我只能站着。站在窄窄的过道一侧,拥挤的人群从我身旁走来走去,我只能处处避让。火车慢慢开动,一切才安静下来。大家坐在各自的位子上,或聊着天,或玩着手机,累了就依靠在位子的靠背上睡觉。我选择依靠在两排座位靠背的中间,这样能缓解站姿的疲劳。

站在过道里,我听到旁边一个老头和一个中年妇女的对话,那老头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人,从他们的对话里我只知道他在新疆待过四年,而那中年妇女是南京人,做资产评估工作的。他们聊的内容的覆盖面很广,从经济到政治,再到军事,最后聊到文化。从火车开动他们就开始聊,一直聊到火车到了苏州,有两个多小时,所以我也就听了一路。开始,他们从南京高昂的房价聊起,接着转向对房地产还有房子产权一些问题的讨论,后来他们由房地产方面谈到建筑工程招投标的猫腻和黑幕。听到他们聊这些,我觉得挺有意思,毕竟在火车上能听到这样一段精彩的讨论还是很难得的,所以,这也是我旅行为什么喜欢选择火车出行的原因之一。与高铁相比,火车要低一个档次,不恰当的来说,其实高铁和火车就是两个不同阶层的抽象体现。相比环境、人员素质都要高一等的高铁,火车的环境就有些破烂,人员也比较杂,我想起与朋友第一次坐火车时,朋友的那番感慨——天哪,这就是火车啊?怎么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样?感觉太烂了,人好多,好挤啊,而且什么味道都有,我以后都不想再坐了。不过,在火车上,你能够看到在高铁上看不到的一面。因为火车上发生的每一幕都太真实,它将底层的人民生活最真实的一面展现的淋漓尽致。我站在过道,依靠在座位的侧面,继续听着那两人的讨论。

由房产问题,两人接着聊到土地私有公有问题,在这个问题上,两人的观点产生了分歧,老头主张土地私有制,他说到:“中国现在因为土地乱的事很多,乱是肯定的,在没有实现真正私有制的情况下, 这些都是虚空的,表面看都是好事。”而那中年妇女则是相反的观点,她认为现在土地公有制还是最好的选择,她说:“就全国来说,像农村这样的基层来讲,想让每一个农户都成为企业家,都有那种经营的头脑,要能规避天灾是不可能的,所以把土地作为质押物向银行贷款迟迟没有放开,这是天大的好事。”

虽然两人在这个问题上观点不一致,但是两人仍然能够相互尊重对方,中年妇女后来对老头说——在这个问题上我可能和你不太一样,不过你在其他方面的观点我还是和你一样的。

结束土地私有公有这个话题后,两人又聊到股票、融资融券问题。后来,他们讲到中国炒股这块黑幕一事,妇女说炒股黑暗是因为管理层的问题,而老头说:“大陆的股市本身的这个性质就是不正常的,都是黑幕炒作,真正的东西都不对外公布,炒股票的人都是瞎来,它不像外国,像美国那样。你要获得一些内幕,那么你稳赚,赚定了。对一般的老百姓,那个时候股市刚刚在中国上海开放的时候,你买了赚还是可能的,但是现在,想赚门都没有。”

后来,老头讲到意识形态和是非价值观时,他这样说到:“台湾这个意识形态,它是正统的,黑就是黑,白就是白,我们大陆这里相比是黑白颠倒的,比如在外国是黑的,在我们中国大陆就是白,那里是白,我们这里就是黑,它整个概念,基本概念,包括基本是非,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道德都是颠倒的,所以它很多东西都说不下去。”老头接着说道:“我从小接受的就是CCP的教育,但是我的本质上是不相信的。”这时,那位中年妇女反驳道:“但是你不能不承认这五十年来你的生活水平越来越好了。”老头点了点头,没说什么。紧接着,那个中年妇女说到前段时间南海发生的事情,中国的舰艇直接开到了钓鱼岛那块,妇女觉得中国如果一旦与发生战争,中国是会赢的,而老头则持相反观点,两人还分析了第一岛链所产生的一些影响。不仅如此,两人也谈到了中国前段时间军区改革一事,即将原来的七大军区改为四大战区,中年妇女说自己第一眼见到这个新闻被吓了一跳,她以为战区的划分是为战争做准备。接着,他们又聊到朝鲜,中年妇女说现在的朝鲜与当年的中国很像,老头说朝鲜要好一些,因为它杀人没有当时中国多。

聊完经济、政治、军事这样沉重的话题之后,他们总算聊了些轻松的内容。老头说自己很喜欢到处旅行,他几乎走遍了中国。而那名中年妇女年轻时期也曾在新疆待过几年,所以这点她和老头有很多聊到来的地方。

在听两人聊天的时候,我也注意观察了一下周围人。开始他们并没有多在意这场对话,还是该干嘛干嘛,后来因为两人为一些问题激烈的争辩,所以吸引了周围人的关注。这列火车是从兰州开往上海的,从那些人的口音我大致判断他们是兰州那里的。这些人的穿着很朴素,没有像大城市里的人穿的那么华丽,他们的皮肤很粗糙,有些黑,也有些红,很少有那种白皙的肌肤,或许是地理环境的原因,高强的紫外线照射,使得他们的脸上呈现那种“高原红”。

那些人听着他们的对话,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显得很认真。不过,对他们而言,这些不过只是漫漫旅途中取乐的一种方式罢了,他们并不关心话题的内容,他们只把这个当做一个闲话听听。我见到在老头左边一侧的一名男子听到两人在谈到菲律宾中国的纠葛时,他不禁笑了,那种笑,像极了无知的笑。不过,我们何曾不像他一样无知?这种无知并没有罪,它只是人们选择的一种生活方式。

下了火车,我来到苏州站的南广场。站在偌大的广场上,我见到苏州站的建筑风格很具特色,它延续了苏州传统的建筑风格,屋顶是由高低落错的菱形组成的。背对着苏州站,迎面是一座范仲淹的雕像,雕像底座正面刻着他那句千古名言——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在雕像的后面是苏州的外城河和平门。烈日当空,我坐在南广场的树荫底下,等着朋友的到来。朋友的学校离苏州站很近,中午就是在朋友的学校用的餐,不过吃完午饭已经两点多了,之后,我与朋友一同去了附近的留园。

留园始建于明代万历年代,为太仆寺少卿徐泰时的私家园林,院内的建筑都是苏州古典园林建筑风格,园内建筑布置精巧、奇石众多。留园与苏州拙政园、北京颐和园、承德避暑山庄并称中国大名园。可是,游览于留园,我却没多少感觉。那天是周五,去留园的人不是很多,尽管如此,我的心还是浮躁的,难以安静下来。走的有些累了,我与朋友坐在园内一个长凳上,漫谈着人生与理想。

出了留园,我们步行去了寒山寺。未到寒山寺之前,我对寒山寺的印象还停留在唐代诗人张继写的那首《枫桥夜泊》所描绘的画面里——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来到寒山寺,已经停止售票了,我站在寺外,拍了几张照片就走了。夕阳西下,照片中呈现着一幅宁静的画面,只是现实中再寻不到这片宁静。走的时候,耳畔传来了钟声,那声钟响有些低沉厚重,像极了我当时的心境,也许它也像我一样,在哭诉些什么。

离别寒山寺,我与朋友便分开了,他回了学校,我则去下一站。不过,我先去了青旅,安置好我的行李。这家青旅隐藏在苏州的老城区的一条老旧的巷子里。青旅的名字叫情苏,很具姑苏特色。我下了公车,通过导航穿过一条条街巷,最终才来到情苏的所在地——永乐里8号。不过,因为苏州最近在修建地铁4号线,路面到处在施工,我费了好些力才终于找到。推开情苏的门,见到这和平常人家有些像,其实这就是住宅式的青旅。它是一栋二层小楼,不过里面的装修还是很有文艺气息的,一进门是客厅,一面墙上贴满了之前来过这里的人们写下的留言,在一旁是一个木橱柜,上面放着一些玩偶与书籍,还有一些装饰品,依靠在橱柜,放着两把吉他,我出于好奇,坐在沙发上,拿起一把吉他弹了起来,不过我只是弄着好玩,我并不会弹吉他。我去的时候老板不在,只有一条狗(大白)守在门口,(后来我发现老板还养了一条边牧狗,它叫木木,与常常忧郁的大白相比,木木则有点凶)后来是在那兼职的一个小哥接待了我,我叫他小凯哥。小凯哥把洗好的床单被罩给我,我自己铺好之后,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坐在客厅与他聊了一会。后来,老板来了,老板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为人很好,很热情,一见面便问我来自那里,还给我介绍苏州有哪些好玩的地方并推荐给我去。此外,我也很碰巧的认识了一个人,他是去哪儿旅行公司的员工,而我预定这家青旅正是用的去哪儿这个软件,他正好负责这家青旅的日常业务。我与这个小哥聊了很久,后来他忙完工作要走,而我正巧和他顺路,于是他说我可以与他同行,他打车正好带上我。离开青旅的时候,我见到老板和小凯哥正在厨房里忙着烧饭,我进到厨房,老板问我要不要和他们一起吃饭,我笑着谢绝了。

天色已经黑了,我来到观前街。我与另一个朋友约好在观前街街头碰面,不过朋友来的有些迟,我只好站在路边等着。在等待的过程,我环视了一下周围,人来人往的观前街在黑夜的映衬下显得很热闹。不久,我终于等来了朋友,和她一起去了一家名为“重庆小面”的店里吃了晚饭。吃过晚饭,我与朋友在观前街逛了逛。观前街虽说是一个历史景点,但现在已经演变成了一个商业区。观前街并不是一条街,它是一块很大的地方,里面分布着各类商铺,聚集着各种小吃。

告别了朋友,我离开了观前街,步行前往情苏。一个人走在苏州的街头,我显得很轻松,感觉之前的束缚一下没有了,我突然喜欢上了这种一个人的旅行。不过,当这种兴奋失去了劲头之后,待我慢慢安静下来,我突然有些落寞,尤其是当我从灯火通明的大街转到黑暗的小街巷时。独自一人走在窄窄的街巷,没有灯光的照明,周围安静的我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我不时的回头看看身后,生怕突然从我后面会窜出来一个人,将我洗劫一空。我屏住呼吸,想要凭借双耳听出是否有脚步声跟随着我,但直到我到了情苏也没有听到这脚步声,我只是在自己吓自己罢了。虽然担惊是多余的,但行走的过程中我还是加快了脚步,只想着赶紧见到有光的地方。

再次回到青旅已经是晚上十点了,那时青旅又来了几个新朋友,互相认识之后,我了解到他们与我一样,都是九零后。其中一人他是福建人,他姓骆,我叫他小骆,小骆是今年刚刚大学毕业,他从福建出发,经过浙江来到江苏,一路上玩了杭州西塘乌镇,他说他要给自己来一场毕业旅行。听着小骆述说着自己在旅行途中的那些故事,我有些羡慕,因为我正想要这样一场旅行。除了小骆,还有另外三人,其中两个人是江西的,有一个人目前在无锡江南大学读大一,他说他是抽空逃出来的,第二天就要回无锡了。剩下的一个人不是学生,他已经成家了,后来与他聊天的过程中我才得知,他是内蒙人,不过听着一口东北口音,他来苏州并不是游玩的,而是来是办事的。他与我一样,也喜欢足球,那天夜里,我们还一起看了一场欧洲杯的比赛。

那晚,在情苏的客厅里,大家围坐在茶几前,或聊着天,或玩着纸牌,这让我虽在他乡,却依旧能够感受到在家乡一样的乐趣与温暖。我们聊得很晚,等我真正入睡也已是凌晨。苏州的第一夜,我躺在床上,回想着一天中发生的那些事,突然有股思家之情油然而生,那种情感无法言语,只能细细品味。

第二天,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在床上傻坐了一会,穿上拖鞋,准备洗漱。这时,我才想起来我牙刷、牙膏、毛巾什么也没带。在青旅,这些东西都需要自备的,然而我是第一次住青旅,所以这些规矩也不知道,本打算着就在附近买了得了,但想着来苏州就玩几天,背着这些东西到处跑也不方便,最后,我选择了最原始的方式,直接用手接着自来水洗漱。回到房里,我叠好被子,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背包就出发了,开始了我一天的行程。我穿过苏州的老巷子,来到大马路上,然后沿着桃花坞大街一直向东走,先来到了苏州博物馆。站在不远处的十字路口等着绿灯,见到苏博门外已经排起了长队,我赶紧跑了过去。之前就听说想要进馆就要等很长时间,果然是这样,好在我只等了二十分钟左右就进去了。苏州博物馆最吸引我的地方还是在于它的建筑风格,这建筑的设计者是由著名华人设计家贝律铭设计的,它整体富有现代感,但也不失苏州古典建筑之美,与周围自然环境相融合,给人眼前一亮。走在博物馆里,空调温度有些低,我穿着短衣短裤不免感到有些凉意,我走马观花的看着,从春秋馆穿越到明清馆,短短的一个小时,我似乎历经了千年的岁月。走着走着,我来到了一座古建筑里,出来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这是太平天国忠王府,原来它与苏博是连着的。后来,我又去了苏州园林博物馆,可是没有半个小时就出来了。我想起了后来与我同住在情苏一位来自上海的朋友这样说到:“我去苏州博物院玩的时候,听到旁边一个导游这样说到,如果你在里面待了半个小时都没有就出来了,说明你小学都没毕业;如果你一个小时才出来,说明你还算初中毕业;如果你过了一个小时还没出来,那你不是大师就是教授了。确实,如果对博物馆里摆放的这些陶器、瓷器或是字画没有什么了解,你只能走马观花,这样来博物馆的意义并不大。

出了博物馆,我也不知道该去哪,我沿着道路就这样走着,不知不觉竟来到了平江路,这让我有种“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的感觉。我从平江路的这头一直走到那头,仍旧是走马观花。平江路是一条很长的路,在路的两侧是商铺,贩卖着各类具有文艺气息的东西或是一些苏州的特色小吃。平江路不宽,但人不少,一点六公里长的路,我走走停停将近一个小时。出了平江路,我来到干将东路,我坐在路口的椅子上,想要休息一下。其实平江路也没什么好玩的,看着平江路两侧的老房子,我在想,看来每个城市都需要一个鼓浪屿,不过平江路与鼓浪屿的区别在于它的载体不是租界风格,而是换成了徽派建筑的风格。

休息之后,我步行去了不远处的苏州大学。我曾经说过:每到一座城市,我总会去当地著名的大学去走一走,感受一下不一样的氛围。不过,与其他大学不一样,苏州大学在进校这块查的特别严,就连本校的学生进校也必须持有苏大的学生证,否则门卫便会将你拦下,不予你通行。我站在苏大的门外,想要浑水摸鱼进去,可是见到不远处几个人就被拦了下来,我上前一问,原来他们与我一样,也是想去苏大参观的。于是,我想了一个办法,找苏大本校的学生带我进去。我拦下几个苏大的学生,想要跟随他们进入苏大,可是被拒绝了。我徘徊了一会,继续寻找着能带我进入苏大的人,最终我找到了,他是苏大一名大三的学长,学的是电子信息专业,当我和他讲明来意的时候,他很爽快的答应了。我跟在他的身后,光明正大的进入了苏大。

漫步在苏大里,当我从那古朴的建筑旁走过,我发现这个地方与我所在的学校,与其他很多学校都不同。在这里我感受到了一份宁静,那份宁静是苏大百年来的历史积淀。看着熙熙攘攘的苏大学子,我突然一下知道了环境对一个人气质的影响是多么之大。我来到苏大的教学楼,见到不少学生坐在教室里自习,那天是周末,这种景象在我所生活的圈子里很难见到,不禁使我有些震惊。

我拿着相机,在苏大的每个角落拍着,不知为何,我拍不出我想要的照片。于是,我索性收起相机,就那样静静的走在苏大的校园里。当我走到一座充满沧桑的大楼前,见到一群白发苍苍的老人,原来他们是当初苏州景海女子师范学校的学生,他们今天返回母校,想要寻找曾经的记忆。

离开苏大,我也不知道该去往那里,那一刻就像是迷失了方向。我找了一家麦当劳,靠着观前街,在那待了几个小时。晚上,我与一个姑姑去了石路,并在那里吃了晚餐,之后又去了山塘街。

夜晚的山塘街很美,古建筑上的灯光倒影在环绕着山塘街的河面,将整个姑苏旧时的繁华所展现出来。我沿着街道走着,人群的声音有些吵杂。路旁的一座小楼上,几个穿着长袍的人正在表演着昆剧,底下站着一群人,伫立在那里欣赏着。眼前的繁华与热闹,让我有些迷恋这一切,但我知道我并不属于这里,我只是匆匆一个过客。

坐在回去的公交上,我凝视着窗外,看着冷清的街头,我发现了姑苏那繁华之外的宁静美。到了情苏,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与大家分享着一天的故事,这时,小凯哥发了一条微信给我,他说他和老板都不在家,让我去街头接一个姑娘,她找不到来情苏的路了。我穿好拖鞋,拿上手机,就出去了。我穿过条条街巷来到桃花坞大街,正四周张望寻找着姑娘,这时一个姑娘朝我走来,问到:“你是情...”还没等她说完,我立即回答到是。在去情苏的路上,姑娘似乎与我一样,有些害怕眼前的黑暗巷子,她说:“这个...不会有什么危险吧?”“放心,很安全,前面就有灯了,我与你一样,也是来苏州旅行,住在情苏。”姑娘听了我的话,点了点头,这才放心。这姑娘长的挺漂亮的,她身穿着一件黄色的带花的裙子,头上戴着一顶小礼帽,我突然想起赵雷在《南方姑娘》里那样唱到:“南方的姑娘,她总是喜欢穿着带花的裙子,站在路旁...”后来与姑娘的聊天中得知她是浙江金华人,也是来苏州旅行的,不过第二天就要回去了。我开玩笑的说到金华的火腿很有名啊!姑娘笑笑。把姑娘接到情苏,大家很快便聊到一起了。

情苏的最后一夜,也是我在姑苏的最后一夜,能与几个在旅途中相识的朋友一起聊天到凌晨,我感到很开心。想到第二天就要离开这里,心里突然油生一种不舍,但是,我终究是要离去,因为我还要去更远的地方。

第二天,我起的很晚,与大家告别之后背着行李就走了。中午吃过午饭,我回到了最初来时的苏州站,上了火车,我多希望时间能够在此刻停留,然而时间并不能停止,就像行走的脚步,一旦出发就不会再停止。坐在火车上,窗外好像飘起了小雨,我依靠在座位上,回想一切就像是一场电影,而在影片的末尾,写着这样一段话:

坐在归程的列车上,

再也寻找不到诗的方向。

当音乐想起的时候,

才发现我已远去。

心里总是在渴望着什么,

但渴望总是那么遥不可及。

姑苏的印象,

就让它留在梦里。

就像美丽的姑娘,

让它留在情苏的记忆里。

眼前的繁华,

我们终究只是一个过客。

曾经的思念,

也只是一厢情愿。

当梦永远是梦,

不能成为现实的时候。

它留给我们的才是,

最好的回忆。

本篇游记共含7653个文字,1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看了楼主的游记,如同身临其境一般

2016-08-18 16:38

引用 paopao_ 发表于 2016-08-18 16:38:05 的回复:

看了楼主的游记,如同身临其境一般

回复paopao_:哈哈,谢谢😊

2016-08-18 18:0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哈哈,照片很棒

2016-08-18 23:03

世界那么大我也想去看看哈哈!

2016-08-22 13:53
相关目的地:   江苏
468532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