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2016杭州夏日行之七:西湖之晨

2016杭州夏日行之七:西湖之晨
不知全国有多少个西湖,人们总认为杭州的西湖为正宗。来杭州多少次,我数不清楚;在西湖边走过多少次,我也数不清楚。前几年来的时候,没发现杭州有多大变化,同样每次在西湖边走过的时候,也没发现西湖边有多大变化,但这次,2016年又来杭州时、又到西湖边时,发现她变了,变大了!
七十年代的初冬,我第一次到杭州,住在湖滨路上的中华旅馆,每人每天7角钱宿费的六人间。最让我难忘的是,睡了一宿,第二早上找不到洗脸毛巾,在屋内问了个遍,也没找到,只能说:“毛巾被偷。”洗脸时,出去买了条新毛巾。同服务员说过情况,服务员要求我们外出时,把所有东西都交给旅馆柜台保管。那时的西湖,游人稀少,黄昏时,我漫步苏堤上一个多小时,前不见行者,后不见来者,唯有夕阳下的湖水闪着金光,被披着夕阳余光的微风推起层层涟漪。感到有点寂寞,我期盼有个西湖的来访者,共同沐浴夕阳。但是,确实没有,再回望也没有,再向前望也没有,可能时间不对,初冬时节游人都怕冷,唯我这初次来杭州、初次到西湖的人在黄昏时节徘徊、欣赏。
那时,灵隐寺的山门还被砖墙封锁,没人能逾越这道文革时建造的大墙。到寺对面的飞来峰,无需买票,可以爬上爬下,任意游览,可以去寻找一点天,可以攀爬飞来峰顶,可以拜访飞来峰上前人雕刻的佛,在佛前祈求福、财、寿。寺周围没看到第二个行人,只有我一人在寻找飞来峰的“美”。转过灵隐寺封门的大墙,看到半山坡处一个偏厦,屋山有门,从门里走出小男孩,看到男孩模样,知道那个偏厦是“排污”所在。后来,我又来杭州,灵隐寺封门的大墙没了,我同朋友一走进灵隐寺,拜访济公出家的地方。那时也不收费。又一年,我同老伴再来的时候,飞来峰同灵隐寺已被分割,分开收费,两个人两处的门票钱用去我们全家半个月的菜钱。
今年,2016年来杭州杭州变了,变大了。到湖滨路寻找当年中华旅馆,后来的中华宾馆,不见,那里已物是人非,楼房变新、变高。早上,到曾住过的中华旅馆附近寻找油条,转了几圈,也没找不到炸油条的饭店。记得,一篇叙说油条起源的文章中,记载油条最早产自杭州。用两块面块做成人样,一块面块代表秦桧,一块面块代表他老婆王氏,两块面块绞在一起上油锅炸,名曰:“炸面‘侩’”。大家都知道是纪念民族英雄岳飞。市民们蜂拥而来,购买炸面侩。人太多,做人样面块已来不及,只能将人样面块变成面条,入油锅炸。由此演变成百姓早餐中的油条。由杭州,当时的临安,油条逐渐向外地推开,直到全国。今天却在杭州难找到炸油条的铺子。时代进步,食品进步,土产的油条从杭州湖滨路一带撤出,洋餐却堂而皇之的入驻。
2016年7月3日下午3点多,从岳王廟出来,去了趟曲院风荷,接着走上苏堤。在苏堤上,我向孩子们介绍苏堤的产生,观看三潭印月,在苍茫的暮色中欣赏雷峰塔在西湖中的倒影……苏堤上的游人川流不息,形如“集市”。一群骑自行车的人们穿梭在人流中,电瓶车满载着游客也在奔跑。再想寻找一个人走苏堤,静静的欣赏西湖美景的环境,那只能追忆过去,现在已成为“天方夜谭”。
在我记忆中,走到苏堤与南山路交口,有公交车站。2016年7月3日,我失算了!老伴艰难地走到南山路,我却寻不到公交车站,问警察,他们用手一指,告诉我,“向那个方向,再走200多米,就有公交车站。”已经疲劳至极的老伴,向我提出抗议,“你不说走到头就有公交车站吗?!”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我搭上一辆出租车,不一会儿进入隧道。当从隧道穿过时,我明白了,杭州的市内交通也变了。出租司机知道,我们是来杭州旅游时,他幽默地说:“出来旅游不能坐车,要走,走,可以仔细看景,也能锻炼身体,还会减肥、降血压,还能省车钱。”
2016年7月7日,天刚亮,我来到西湖。空中,布满晨霞、多色云层在变幻。我刚走到断桥,多面彩旗引导下的锻炼队伍迎面走来,他们跑上断桥,沿着湖中长堤向前跑。断桥一侧一群晨练的人们在随着音乐打太极拳,旁边有一老者在舞动长剑。在湖岸边行走、跑步者不少,还有在地上写大字者,更有人在此吃早餐。在这些人中,有几位特殊人士,他们上身裸露,下身仅穿一条短裤,脚登拖鞋在闲游。7月上旬,杭州的气温不算高,就出现如此装束的人,前几次来杭州,从没见过,这也能算得上“进步”。那一年,也是在7月上旬,我同伙伴们来杭州,伙伴中姓徐的小伙子最怕热,他下身穿着裤子,上身穿着背心。我们走在路上,引来戴红布箍、手拿小红旗老太太的注意,先是跟在我们后面,其后,手拿土喇叭,喊:“提高革命的警惕,防止‘扒手’。”后来,我们几个上了公交车,每辆公交车后门处有位臂戴红布箍、手拿小红旗,坐在高凳上的老太太。上车,我还没买票,就听到坐在高凳上的老太太喊,“提高革命的警惕,防止‘扒手’”。车下和车上同一种喊法,引起我的注意,我来过杭州多次,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回到旅馆,我与同行者分析后,认为问题出在小徐穿背心上。我要求小徐再外出办事,不能穿背心,要穿上短袖衬衣。果然,小徐外出办事只要不穿背心,就不会再听到戴红布箍、手拿小红旗老太太,喊:“提高革命的警惕,防止‘扒手’。”屡试屡准。今天,这些上身裸露、一丝没有,仅一条短裤遮体,却没引来往日臂戴红布箍、手拿小红旗的老太太,喊:“提高革命的警惕,防止‘扒手’。”
湖滨路上的知味观位置距西湖近,也是杭州的老字号。7月7日早上,先是在知味观外面排队买上大包,又进店堂内坐下,点了碗八宝炸酱面。面味道的好孬关键是浇在面条上面的“浇头”或“卤”。八宝炸酱面不用说面的“浇头”应是八宝炸酱。知味观的八宝炸酱面,价格高低不说,那八宝炸酱是虚有其名,尝不到“炸酱”何在。在店外买的大包味道不错,难怪要排队。知味观是老字号,位置与西湖近在咫尺,他们不愁生意不好,即便只卖大包也能赚得盆满钵满。老字号往往就是在这种思想指导下走下坡路,直到从食客眼中淡出。老字号要想保住自己的名声,就应该注意产品的质量。如果,不注意产品质量,迟早一天会关门大吉。
杭州在变,变得越来越美,成为一个真正的大杭州

本篇游记共含2444个文字,1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楼主的生活很洒脱,向往在路上的生活

2016-08-19 16:28

引用 君君c 发表于 2016-08-19 16:28:05 的回复:

楼主的生活很洒脱,向往在路上的生活

回复君君c:谢谢来访,鼓励。

2016-08-19 17:02

人生的意义真的就在于看看不一样的世界啊。

2016-08-22 12:54
相关目的地:   浙江
587275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