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八一五前夕游九一八纪念馆有感

18
Mosin (西城) LV.7
2016-08-18 23:37 550/3

纪念馆的入口就是那个台历状石砌的标志性建筑,象征着历史定格在九一八事变发生那一天。

九一八纪念馆广场陈列着当时的大件历史遗物,如这件就是日军制造柳条湖事件炸毁铁路时安装炸药的铁路桥桥墩

展馆入口的大厅四周墙壁做成了白山黑水的浮雕,中间金字塔形碑顶端是红色锥形灯箱,营造了九一八事变之后东北三省乃至全国抗战血与火的氛围,锥体不同面上分别用中文和日文概括介绍了九一八事变及本馆的意义,这个应该是整个展馆的序言吧。

那份著名的田中奏折,据称是日本首相田中义一1927年7月25日呈给昭和天皇的秘密奏章,日文原本为《帝国对满蒙之积极根本政策》,可能是由参谋本部铃木贞一少佐应外务省次官森恪写的一个关于中国问题“东方会议”的备忘录。展览的应该是传说中张学良请人翻译的中译本,隶书誊写,落款是“泽民、苏国”“中华民国二十年八月”。田中奏折的真伪在史学界充满争议,但是其“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满蒙;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著名狂言,早已随着1929年在中国报界的披露而闻名全世界,并且为其后日军的一系列实际作为而证实,以致学术上的这种争议变得几乎无足轻重了。

日军统治东北时期疯狂镇压抗日志士,这是折磨抗日志士用的刑具----滚地笼

制造“集团部落”,采用的是“釜底抽薪”之法,这是极其厉害的一招,算是从我们三十六计中偷师学到的智慧。张氏奉蒋氏命令实行不抵抗,几十万东北军不得不背井离乡远遁关内,日军方能得以在东北横行得肆无忌惮,采用这种手段下这种功夫对付义勇军,也确实给东北抗日联军造成不小的困难,最后几乎全军覆没。这个经验后来被蒋氏用在围剿红军的战事,也被证明是有效的。而全面抗战后,日军的贪婪和骄狂使得其占领区急剧扩大,丧失了如此深耕细作的机会,也就给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抗战留下了繁衍生息的土壤,最终形成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

        第一次来沈阳,这是必看的。
        纪念馆在沈阳火车站的东北方向。到达之后,感觉周边环境比较乱,有点象北京朝阳区的电影纪念馆周边那种感觉,车辆乱停乱放,还有小摊贩在叫卖东西。不远处是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四医院。其实对于东北以外的许多当代国人来说,九一八相关的历史,对于沈阳几乎就是全部,何以规划部门对这么重要的纪念馆周边如此不用心呢?
        纪念馆的入口就是那个台历状石砌的标志性建筑,象征着历史定格在九一八事变发生那一天。值得一提的是,纪念馆广场边上陈列着一些日军侵华时期的历史遗物,如九一八事变柳条湖事件当时的爆破地点碑,旁边是当时安放炸药的铁路桥桥墩,粗大的沙砾混凝土制成,很有历史感。
        大概由于是星期天,来参观的人还比较多。这个馆免费不要门票,也不验身份证,请解说收费50元。其实这段历史其实大家都很熟悉,基本不需要解说。展馆入口的大厅四周墙壁做成了白山黑水的浮雕,中间金字塔形碑顶端是红色锥形灯箱,营造了九一八事变之后东北三省乃至全国抗战血与火的氛围,锥体不同面上分别用中文和日文概括介绍了九一八事变及本馆的意义,这个应该是整个展馆的序言吧。展览从1890年3月日本相山县有朋在第一次帝国议会上所做《外交政略论》中极力宣扬的“利益线”理论说起,“国家独立自卫之途有二:一曰防守主权线,二曰保护利益线;何谓利益线,同我主权线安全紧密相关之区域是也。”他鼓吹的这一理论把朝鲜、满蒙以致整个中国大陆视为日本的“利益线”,使日本大陆政策进入新阶段,直接推动了1894年日本明治维新之后最大规模的侵略战争——甲午战争。如此赤裸裸的强盗逻辑,现代人如果不学史,还真是难以理解;反过来,则有细思恐极之效——这厮所说其实并非没有道理,问题在于蛇有吞象之心,却忘了自己是什么货色了吧。日本的角色定位当然值得反思,但是这段历史对于中国来说,值得反思就更多了。与充满冒险和进取精神的日本相比,当时中国的落后、保守、腐朽、软弱、安于现状、妄自尊大、不思进取……难道不更应该反思?!从殖民朝鲜、甲午战争、日俄战争……除了九一八事变经过,日据时期的残暴统治和东北抗战的种种,一路看过去,侵略者的贪婪与残暴,统治者的昏庸与腐朽以及带给民族的苦难,真是令人感慨、感叹、愤慨!
        看到了那份著名的田中奏折,据称是日本首相田中义一1927年7月25日呈给昭和天皇的秘密奏章,日文原本为《帝国对满蒙之积极根本政策》,可能是由参谋本部铃木贞一少佐应外务省次官森恪写的一个关于中国问题“东方会议”的备忘录。展览的应该是传说中张学良请人翻译的中译本,隶书誊写,落款是“泽民、苏国”“中华民国二十年八月”。田中奏折的真伪在史学界充满争议,但是其“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满蒙;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著名狂言,早已随着1929年在中国报界的披露而闻名全世界,并且为其后日军的一系列实际作为而证实,以致学术上的这种争议变得几乎无足轻重了。不过既然是历史展馆,个人觉得还是应该展现出应有的学术态度,在展品说明中予以说明为好。特别是据解说员姑娘讲,这个馆常有日本旅行团来,人家一概不用中方解说员,由日方导游来介绍,这种情况下,馆方如果不注重这种细节,恐怕于传播史实反有害处。
        在这方面,还有一个细节是杨靖宇将军战斗到最后一刻那张“照片”,看上去很真实,问解说员小姑娘“是否原件”?姑娘肯定地说是。我就问,这张镜头很近,是什么人能在这么近的距离上拍到这珍贵的镜头?她无法回答。回来查资料,这张图应该是从一张油画演变来的,油画是彩色的,真假还比较好辨认;但是把油画变成黑白,处理成照片的感觉,然后当做史料档案,就太不严谨了。我能理解这么做的人的心情,毕竟英雄留下来的照片档案太少了。但是从传播学角度来说,这样的细节处理会影响九一八展览整体的真实性、严肃性、权威性。从布展、制作、说明文字到解说人员的培训,每个细节都要求真求精才好,真正做到“斤斤计较”。现在大家讲“工匠精神”,在这方面是一样的道理。我们的国家要富强,民族要复兴,离不开这样的精神。当年,以致现在,日本人看不起我们,其实原因之一就在于我们缺乏这样一种精神。
        我想,这并不是过于苛责。我们国人有一个普遍的心理,常常是“差不多就行”“过得去就好”,其实仔细想想我们在跟日本人的斗争中吃那么亏、受那么多罪,跟这种心理何尝没有关系?展览的结尾列出了日本侵华战争中中中国人民受害数字:军民伤亡3500多万人,直接经济损失1000亿美元,间接经济损失5000亿美元。毋庸讳言,尽管有统计数字做基础,这无疑都是估算的数字。南京大屠杀死难30万同胞,日本人质疑我们的数字,我们则连死难同胞名单也拿不出。朝鲜战争奠定了我们作为战后大国的地位,我们牺牲在异国的烈士也没有个名单。固然是当时历史条件有限,但是我们民族这种不太注重细节的毛病是赖不掉的。与之相联系,多年以前就有人反省提出一问:如果从甲午开始,或者说从鸦片战争以来开始,每一战我们都不曾退缩,跟侵略者死磕到底,而不是那般“得过且过”“好死不如赖活着”,那么,这苦难的百年历史,会不会不一样?
        这次参观正值8.15前夕,参观之余做些反思,很有意义。再看看当今的世界局势特别是东亚局势、中日关系,想想我们经过如此艰苦卓绝的长期斗争、付出如此巨大代价取得的抗战胜利(我们甚至还特赦了大批战犯、免除了战争赔款),又是怎样一种令人心酸的胜利?胜?利?
        这事儿没完。

本篇游记共含3023个文字,3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2016-08-19 10:50

真是该把之前的出行记下来啊时间长了都忘了。感谢楼主的分享~

2016-08-19 11:26

楼主的生活很洒脱,向往在路上的生活

2016-08-22 09:57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