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从浑善达克到老掌沟,一场不靠谱的穿越

15
孙小美 (北京) LV.11
2016-08-19 09:35 760/3
  • 出发时间/2016-07-29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和朋友

开始前的啰嗦

       很久很久没来窝里写游记了,其实这几年孙小美山西漠河满洲里阿尔山、库布齐、乌兰布统的没少折腾,年初还跑到美帝国主义来了趟自驾游,只是每每出去后都犯懒不想写。这次决定写是不想把经历只留在记忆里,这篇应该算不上游记,只是一场经历,什么路线啊、花费啊,统统没有!

       一说到越野、穿越,没经历过的朋友都是大大的羡慕,“越野车!太酷了!”“真羡慕你们啊,我什么时候也能开辆越野车来一次穿越?!”朋友们,你们只看到了我们的风光和乐在其中,可这背后是一次次的陷、挖、拽、翻、滚啊!

       好了,开始吧。



       

跟着我开始这场不靠谱的穿越吧

       这个夏天北京的天气热的叫人发狂,干什么都没劲,看什么都心烦,成天的上班下班伪装的跟个好员工似的。自打2、3月份美帝国主义的一次自驾游后,就再没出过门,再不出去走走,人就废啦!!!嗯,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孙小美:我要出门!我快憋疯啦!!!
大哥:成!去哪你和坚叔定。
孙小美:坚叔,咱去乌兰布统吧?
坚叔:去浑善吧,穿穿沙地去。那有个湖,咱们在湖边露营、烧烤,再涮个肉。
孙小美:咱俩分工,你买肉,我买其他的。
坚叔:咱3人有点少,再叫几个吧。
       结果,我们又成功的忽悠了包子、宁、小宇和海泉后,各种没谱扑面而来,注定这是一场不靠谱的穿越。
孙小美:宁,带着咱露营的桌子。
宁:桌子丢了,找不着了。
孙小美:大哥,带着灶头和锅啊。
大哥:灶头和锅让坚叔弄丢了!
坚叔:灶头我承认,锅我不知道!
孙小美:你用灶头不用锅是吗?你用灶头点亮儿玩啊!!!你别忘了买肉啊!!!
坚叔:我没时间买啊,我没在北京
大哥:就你们俩能特么定出什么来!!!(怒吼)
孙小美:。。。。。
坚叔:。。。。。
       
       这个世界安静了,最后大哥给分配了任务,各自准备,7月29日坚叔和宁下午3点左右来空港接上我和包子,大哥、小宇和海泉从城里出发,半路汇合。

       29日,我们的出发日,上午坚叔这货还在回北京的飞机上,中午下了飞机给宁打电话又死活不接,我又继续打,终于把宁从睡梦中叫醒,下午接上了我和包子,好在我们顺利出发啦!





       一路吃吃喝喝,贫啦吧唧的沿着京藏高速(还是八高叫着顺嘴)开,在东花园与大哥汇合后,又一路吃吃喝喝,贫啦吧唧的往目的地开。鸡爪子、橡皮糖、薯片、咖啡、巧克力派、面包、酸奶、矿泉水,恩,我们是吃货。

       开到差不多22点不到23点的样子吧,从G207宝昌北出口出去往正镶白旗城区开,黑乎乎的还到处修路,台子里大哥一再说不成就住旅店,明晚再露营,可我和坚叔一心要露营吃涮肉,就默默的把大哥忽略掉了。又差不多绕了半个小时,坚叔一合计太晚了进浑善不安全,先就近找个地方露营吃饭吧。我们找了个能下道的地方把车停好,卸东西,该搭帐篷的搭帐篷,该生火的生火。

       在我们忙活的时候,有老乡路过,说马上就要下雨了,这地方地势低,雨大了会淹的,我们抬头看看天,星星还都在那,没事,既来之则安之。

大串撸起来,锅子涮起来,铜锅涮肉配百利甜,我就问还有谁!每次出来烤串和涮肉可是我们的标配啊,而且肉只认牛街的,这一点上马虎不得。

       刚烤了3拨肉,就起风了,还越刮越大,真特么下雨啦!大帐差点没给掀啦!!一帮人又手忙脚乱的挪车,挪帐篷,固定大帐,串是没法烤了,好在我们还有锅子。

       朋友们,你们试过在半封闭的帐篷里吃碳锅吗?你妹的,快赶上烧炭自杀啦!而且,大帐还特么的轻度漏雨!!没事,反正我们这帮人心都大,吃着、喝着、聊着、闹着也挺嗨的。

       闹到夜里2点多,全都撑不住了,纷纷回帐篷和车里睡觉了。

       我是一宿没睡踏实啊,耳边是大哥的呼噜声,旁边小宇的帐篷不时一闪一闪的发光,能不能别发微信了!睡吧!!外边的雨是越下越大,不管了,淹就淹吧。迷迷糊糊的感觉刮大风了,帐篷被吹的顶都快塌了,我拿脚揣着帐篷顶,坚持一会,终于坚持不下去了,爱咋咋地吧。又迷迷糊糊的睡了一会,感觉天蒙蒙亮了,风也小点了,看表还不到5点,就怎么也睡不着了,大哥也醒了,我俩出了帐篷露天拉了个粑粑(露营就这样啦,就地啦),大哥回去回笼觉,包子也起了,我俩牙没洗脸没洗开始自嗨。

       陆陆续续的海泉、小宇、坚叔也起了,我准备做早饭,培根鸡蛋三明治,再来一锅酸辣汤,想想挺不错的吧,可我特么就是楞没找到鸡蛋,昨晚上卸车我怕把鸡蛋碰碎了还特意放在后备箱的角落里,现在翻遍了整个营地都没见鸡蛋的影!这时海泉这小子一本正经的说,我昨晚上睡觉感觉外边有人走动,还拉车门来着(他是睡车里的),我说那你怎么没喊呀,丫说害怕!丫说的跟真的似的,我赶紧从车里把大哥的书包打开看丢没丢东西,却发现大哥竟随身带着美元和护照!怎么着大哥?你是想随时把我撇下跑路吗??

鸡蛋到了没找着,就用剩下的肉片和白菜煮了锅面条

       吃了饭,大哥和宁还没起,我们玩航拍,昨晚黑乎乎的也看不出来哪是哪,这么一看,我们特么是在坑里睡了一宿啊,这要是雨下大了把我们淹了,也是活该。就这个坑,宁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一直在说落坚叔!

       也不知道晃到了几点,大哥和宁终于起了,他俩也没吃饭,开始收拾东西,毕竟我们是来穿浑善的,不能耽误正事对不。

       对了,还有,大哥揭开了鸡蛋失踪之谜,他把鸡蛋藏副驾座椅下面了,大哥你藏它干嘛?

       收拾,上车,出发!出不了了,皮卡打不着火了!搭线还没带!宁用灯的线做了一根,拴在两车电瓶上,有点松,坚叔也不知道是脑子抽了,还是欠揍,跟宁说,“你拿手摁着”,“你丫想看我上天是怎么着!”。折腾半天也不成,大哥带着坚叔和海泉翻回城区买搭线。

海泉、宁、小宇,这趟被我们忽悠的,竟受累了,尤其是海泉,还给吓的够呛。

鼓捣完车,终于出发了,又开始下雨了。

       就这样从下雨一直开到晴天,也没找到下道点,路两边全是拦网,就算没拦着,往里开不了多会就又有拦网了。坚叔一直在画饼,拿个地图跟我这说快了,快到湖了,到了湖咱就能露营、烤肉、看风景了。

       得12点多了吧,终于找到那个湖了,操蛋!收费景区!车不能进!那还搭个毛帐篷烤个毛肉看个毛风景啊!坚叔你跟我们这画了好几天的饼,结果连饼铛沿都没看见!这又成了宁数落他的话题。

      哎,走吧,找沙地去吧,咱还得穿越不是,正事还没干呢!这时台子里传来大哥的怒吼“早饭就特么没吃,跟你丫瞎转一上午,看湖,湖那?吃的全在你们车上,我这屁都没有,这大中午了饭还不让吃!!”,大哥真是怒啦,犯脾气车都不开了,我和坚叔合计,实在找不到下道点,就换地,一是乌兰布统,二是大滩老掌沟,最后决定往大滩,离北京还近。赶紧给大哥找点吃的,安抚一下情绪,把我们合计的跟他一说,算是暂时把他的炸毛给顺平了。

       坚叔这货就又开始在手机上找路,兜兜转转,转转兜兜,水泥路、烂泥路、修路、土堆、绕路,哎。。。不靠谱的浑善达克穿越就这么结束了,我在睡着之前在想,我从昨天下午开始一直到现在干什么来啦?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被一条烂路给颠醒了,经过一条烂路,再经过一条好路,我们到了大滩镇。问我路线?sorry,只有坚叔和他的手机知道。在镇上补充了点吃的,加了个油,就奔着传奇走。到了传奇,果不其然路被拦了,传奇老板生意做多了,心都不善了。联系了经常带着练胆的老李哥,指了另外一条小路,奔老掌沟走。

       站到山顶,我们终于觉得开始按正常模式启动了,但乐极必生悲,后话。

       在山顶人和车都疯的差不多了,大哥和坚叔冲了几个大坡,天也渐渐黑了,之前的几场雨老掌沟里都是烂泥路,得赶紧出去,还得找地露营烤串呢。明天再闯老掌沟,挑战好汉坡!

      皮卡在前,大切在后,下了最后一个小坡,再走一段烂泥路就出来了,皮卡刚过小坡,走上烂泥路没一会儿,台子里大哥喊“翻车了!”,我们4个第一句话就是“你开玩笑呢吧?”,大哥紧跟着“我们翻车了!”完了!是真翻了!路又烂又滑,费了半天劲皮卡才掉过头往回走,一看,就是最后那个小坡下来,太滑,方向偏了,刹不住,翻沟里了。

       等我们回去,这哥三已经从车里爬出来了,人没事,就是受点惊吓,主要是海泉这胖子,这之后就跟包子开始讲神了鬼了的。

       然后就是打电话报警、联系保险公司,约好明天一早来看现场和拖车,把大件行李转移的皮卡上,天已经完全黑了,只能先弃车了。也没心思露营了,每个人都疲惫的不行,回到镇上,找了个客栈住下。

       后来我问过小宇,下次还跟我们玩吗?小宇说,玩啊,这都不叫事,下次我还坐大哥的车。

       晚上在客栈吃饭的时候,每个人都喝了点酒,算是压压惊,还一起分析了一下,到底是以怎样的姿态滚沟里去的。还说等车修好了,还得再来一趟,从哪里跌倒的,从哪里站起来。

       包子问我,“姐,翻车了你心里不难受吗?”“人没事就是最重要的,车坏了修呗,看着我家大白摔成这惨样我也心疼,可我再叽叽歪歪的大哥不更烦心”。

       第二天,保险公司的开着拖车如约而至,把包子、小宇和海泉留在客栈,我们其他人带着拖车去现场。
      

       这条路太烂了,四驱都费劲,就甭说二驱的拖车和吊车了,没办法,只能自救啦,人给车指道,把皮卡开下沟,先用绞盘把大切拽正,再挂拖车绳拽出来。担心大切的同时还得担心皮卡,还没上保险那,皮卡再折里,修车都找不着保险公司,我们真是太特么不靠谱啦!

       上了拖车,大哥和小宇跟拖车回北京,剩下的人坐皮卡北京,约好修理厂见,中午饭也没吃,就出发了。我发现我们总是不能按点吃饭。至此,老掌沟的大脚丫也没看着,老掌沟穿越也结束了。

       在客栈收拾东西,7个人的行李加上帐篷、桌椅、吃的烂七八糟的东西,皮卡装不下,扔!能扔的都特么扔!首当其冲的就是肉串!全特么臭了啊!宁说就是死人味啊,连保温箱一块扔!一个没吃的鸡蛋,宁说再颠回去就散黄啦,扔!整满桶的汽油,进京怕被查,连桶一块送客栈老板了!培根,扔!西红柿,扔!“哎,这塑料布谁的?”没人认领,扔!包子美颠颠的给扔了,结果回家一收拾发现是自己的外帐!从第一天出发坚叔就说把他那折叠桌用完就扔了,到了就这破桌子没扔!

       一路吵吵闹闹,往北京赶,到后沙峪放下包子,差不多22点到了修理厂,没出5分钟,拖车也来了,卸了车,6个人挤皮卡 上往家走,宁就开始数落,“坚叔,我就跟你说,我到了也不知道咱第一天去的是哪!就知道住特么一坑里,大风大雨的差点没给淹了。然后就是跟着你丫那手机绕来绕去。。。。。。”。

       这就是我们这场不靠谱的穿越,又让我们经历了许多,虽然有很多无奈 ,但是我们相互陪伴一路走了下来。此时此刻我家大白还静静的躺在修理厂,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出院,但我们已经在想象下一次的出发啦!

       还有,回来后,孙小美、大哥、坚叔和包子相继病倒,症状一致,咳嗽的不能自已。

最后来聊聊我们仨

       我们仨---大哥、坚叔、孙小美,我们一起穿过大兴安岭原始森林和内蒙古大草原,一起挖过沙趟过雪,算是志同道合的战友吧。也不知道是我们八字太合啦还是八字不合,兹要是有我们准有事发生,不是自己就是同行的。

14年,乌兰布统,大切下湖玩水,不知深浅,结果让湖把大切给玩了,丧么搭眼的坐拖车回家了。
15年,库布齐豁沙,李哥带着练胆,大切后杠报废,李哥翻车,好在沙子软,李哥车只是外伤,用胶带缠了个结实,愣是一路80的撩回了家。胶带真是越野穿越之神器也啊!
16年元旦,乌兰布统穿雪地,大哥同事翻车。
再有就是这次,老掌沟,大切翻车,又丧么搭眼的坐拖车回家了。

       我们分析过这事,也没个头绪,想想还挺逗乐,虽说有过这么些个事,但是一点没影响我们,我们是该玩玩,该乐乐,一言不合就出发!下次我们去哪?

本篇游记共含4890个文字,6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终生难忘不能更爽更NB的一段旅行

2016-08-19 10:17

工作好忙,只能在网上看看别人的记录了,谢谢楼主了。

2016-08-19 17:26

记录的真好~怀念!

2016-08-22 09:57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