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不负甘南,不枉川北(3)天空之城 ——小黑、泡喵的春之甘南

11
张晓喵 (丰台) LV.2
2016-08-19 11:20 595/15

七夕,站在亚当和夏娃出生的地方,思念远方女友的李二泡。

朗木寺到扎尕那,早在心里的行程,也是这次旅程所走的唯一的一段回头路。
如果不是因为对它的向往,我们是不会安排这段回头路的。对扎尕那的向往,最初是由于一张照片。照片上,它素颜荆钗,美得不可方物。摄影师在介绍照片的时候只用了两个字,倾城。

真正走上去扎尕那的路,心里难免忐忑。泊客青旅里有几个从扎尕那回来的驴友,告诉小黑,那里挺乱的,景色也很一般。心里不是不纠结,去,是为了成全自己的想象。不去,是怕毁了自己的想象。最终还是决定去了,没有交往过的人,没有经历过的事情,没有看到过的风景,有什么资格评价呢?
去往扎尕那的路,倒是给我们带来了很多新鲜的体验。
到红旗镇加油,羊群阻路。小黑说,跟在羊群后面缓缓地开车前进,体验了一把放羊的感觉。即将驶出羊群时,一头看上去很瘦弱的呆羊,一下子撞到车的左前侧。三个人迅速地做出反应。

小黑:吁……大哥不疼啊,真往上撞?
喵喵:没死吧?没受伤吧?没事儿,还跑呢你看!没事儿就好……小黑快跑……不要被放羊的逮到!
泡泡:小黑,慢点儿,要不咱停吧,看看车坏没坏?
三剑客对紧急情况的应变能力在此可窥见一斑。
小黑善良富于同情心,幽默感十足应对突发情况,临危不乱,是真英雄。
泡泡思维缜密,能从大局出发,综合考虑各个方面的情况,是真谋略。
喵喵同情小动物,怕血,怕死,怕被欺诈,女性性格的弱点全部暴露。
总之,不论你觉得自己多坚强多女汉子,出门在外,一个女人能扛下来真的很不容易。越来越佩服一台车一只狗,独闯青藏线的女汉子。

 从红旗镇到扎尕那,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将近两个小时的山路。告别了茫茫无际的草原,两旁青山夹道相迎,颇有去年夏天走在丹巴小金的感觉。山路崎岖,多是眼前一坐青山阻住去路,猛地打一把方向盘,就豁然开朗了。
许是甘南的秋天快到了,梯田一层层渐次黄起来。村庄静默地站在路旁,几条靠在家门口的围栏边晒太阳的黄狗。这里会让我产生错觉和幻想,我会觉得整个世界都定格在方寸之间,时间不走了,空间不再向外延宕,一个人,一个村庄,一段时光。
我会幻想,当我老了,走不远了,就住在这儿,每天就坐在院子里看太阳。看它从山的那边升起来,第一杯酥油茶也就煮好了。猫儿狗儿在脚边打着小呼噜,院子里的棋盘上还是昨天晚上留下的残局。我叫泡泡一起,到村口走走,看溪边戏水的少年……直到,太阳又睡了……
人年轻的时候,想象老去的事情,总是理想的浪漫主义,我想我就是。可人生那么长,也许真正老了,就又开始怀念年轻的时候,怀念那些走过的路,那些爬过的山,那些爱过的人。人,真是一种不懂满足的生物。
就这么跟泡泡说着,感慨着,兴奋地伤感着,我差点儿成了肇事者……

远远地,看到地上有一个黑色的物体,一动不动。来不及减速,泡泡惊叫,小猪。
车停下来,泡泡走到车前面,示意我倒车,直到我看到那个黑色的小尸体,嘴里和鼻子里流出的已经干涸的血……内疚感和负罪感以及恐惧爬满全身。
泡泡上车示意我绕过去,然后他镇静地望着前方,告诉我,喵喵,它不是你轧死的。看起来,应该死了有一会儿了。我翻白眼儿,不知道泡泡啥时候改行做了法医……
心里还是有些酸涩,我其实很喜欢藏区的小猪,在林芝,它们被叫做藏香猪,名字就很讨喜。它们看起来并不像我们通常看到的那样肥头大耳。它们身材通常很匀称,鬃毛很长很硬,也许是紫外线太过强烈的缘故,它们都是黑色的肌肤。因为苗条,它们走起路来很快,很多时候不仔细看,会错把它们看成黑色的小狗。帮它超度,愿它免去堕入下三界。

翻过最后一片植被茂密的青色大山,一片怪石嶙峋的大山猛的闯进你的眼,不远处已经能够看到景区的指示牌,扎尕那景区,那四个绝美的藏族小村寨,就在这片石山深处,轻轻地发出召唤了。
今晚,我们住在业日村的小木屋里。进村子的时候,一个藏民拦住了车子,每人五元的环境保护费,这是我们三个在扎尕那花费的唯一的景区门票费用。

他叫岗健,木屋的老板。人很朴实,并不是很健谈的样子。但面对我的问题,他总是笑着诚恳地回答。交谈中,得知他今年三十岁,同我一般大的年纪,我很庆幸自己没有因为他脸上的沧桑喊他大哥或大叔。
我问他,你是加绒还是白马?他笑着摇头,都不是,我是安多。你为啥会认为我是白马?我笑,因为白马和加绒都特别友善,当然安多也是。岗健笑得很腼腆,你见过不友善的藏民吗?我眨眨眼说,见过,在甘孜,康巴汉子仿佛不那么友善。他笑了。
其实,藏族又分为三个大的支系。卫巴,安多和康巴。其中康巴汉子以彪悍勇猛而格外出名,其实,如果不是不喜欢你,他们也并不可怕。大多时候,我们接触的康巴人都是比较可爱的,你冲他们友善地笑,他们也会向着你微笑。康巴汉子只是很直率,如果他们不开心,真的会怒目而视,甚至舞刀弄剑。而安多藏族,则多是友善的,而且他们中的青年,大多能够说汉语,交流起来很顺利。

爬上小木屋的露台,扎尕那最高的一座山峰呈现在眼前。初见,惊艳。

小木屋的格局实在简单,甚至是简陋的,但在这样的一个与世隔绝的村庄,能够住在这样还算干净整洁的地方,实属不易。

你站在窗外,几亿年,从没有想过,曾经有多少人投进你的怀抱,又带着,或遗憾,或眷恋,或迷茫的心事,离开。如果没有那个外国人,也许,你还会沉睡在这片石海,也许,你就该如此沉睡,沉睡,是纷扰的世界应该还给你的自由。

午后时光,阳光透过帷幔,轻盈地在手臂上跳跃着。
你说,如果就这样,望着这座山到日落,多好。
我说,希望就这样,望着这座山到白头,无憾。
你说,那样会腻的。
我说,因为还有你。
七夕,我们在扎尕那

云朵,是你的头纱,你时而害羞地躲在后面,时而露出清秀的脸,羞答答地微笑。
云影,是你的裙袂,你款款走来了,它们也随着你轻盈的脚步,缱缱绻绻……

洛克说,迭部是如此令人惊奇,如果不把这绝佳的地方拍摄下来,我会感到是一种罪恶。为了不让自己感到罪恶,我带回了迭部中的上帝后花园——扎尕那,给你们看。
我到过洛克标注的地方,不止这一个。但它却是,用最美的年华和容颜迎接我的,唯一的。扎尕那,豆蔻年华二月初,一个未出阁的年轻姑娘。
这一路拜过的佛,一路转过的经,终于让我遇见你,在你最美的时刻。也是,在我还年轻,还对美好充满感动,对苦难充满了不惧,对一切值得向往的未知充满了好奇的时刻。
我想对山谷喊,年轻,真好。
我知道,山谷也会笑着拥抱我,它会说,年轻,真好。

也许,是蓝天给你欢颜
也许,是白云给你灵动
也许,恰是你们约好了
给我们一个难忘的回忆

一起住宿的人都很热情,很健谈。他们推荐一条小峡谷给我们,带着冒险精神,出发。
刚刚走进山谷,一股寒意逼进骨头里,我慌忙戴上帽子,把刚刚洗过的半干的头发包起来,但那一阵阴风,还是成功地让我感冒了。

朗木寺流出的白龙江,一路陪伴着,在群山间兜兜转转,在此又一次碰面,遇到故人,它兴奋地用湍急的水流向我们打招呼。

峡谷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只是这路,崎岖难行,过江后,便消失了明显的踪迹。心里开始打鼓,想起亚丁的那条满是泥泞的路,想起哭得格外伤心的鸭脖妹妹。想起自己被困在白虎涧的碎石头间寸步难行,想起了我痛哭流涕让泡泡帮我记录下遗言。恐惧往往是一下子笼罩下来的,唯一战胜它的方法就是,向前走。

在阳光最暖时,峡谷里也是阴嗖嗖的,阳光很吝啬,一丝一缕都不肯给。越走越深,树木的形态也越发奇特。时而它们高耸地像要插进云里面,时而它们整个趴下去,伸展着的垂蔓,向江里伸出手去,接住白龙江飞溅起的浪花,恹足地啜饮着。
洛克说,这里怪石嶙峋,我不知道,九十年代,在整个村庄都与世隔绝的时候,他是不是也像我们一样,在这些山石之间辗转多时。

很多时候,你走不动,并不是因为脚下没有路,而且因为,你心里没有路。如果心里有路,你也可以是洛克,也可以发现一个个伊甸园,也可以指着亚丁的方向,把它命名为香格里拉

这一段跋涉,真的要感谢小黑,我和泡泡都知道,如果没有小黑,我们几乎不可能走进峡谷,就一如去年,我们一起站在山巅,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钦佩与感谢。

那些手脚并用所翻过的山

那些颤颤巍巍走过的河

也许当我们年岁渐长,那颗挑战冒险的心不在的时候,会提醒我们,你曾经很勇敢,你曾经很执着。我一直都认为,只要这份执着在,人就能不断地行走。

那些曾在身边陪伴的人,那些曾经没心没肺欢笑的时光,那些一起喝酒一起看星星的夜晚,沉浮在记忆里,总是会在某一个恰好的光景,突然浮上心头。而那时候,大家还在一起,延续着故事,流水光阴。

走出山谷,从小就恐高的泡泡说他已经用尽洪荒之力,冷汗淋漓,脚步虚浮。但,我们还是要去看夕阳的,看夕阳下的村庄,站在当年洛克目眩神迷的地方。

青稞都熟了,八月是甘南收获的季节,也许是离上帝更近的缘故,想想上帝急不可耐地吃糌粑的样子,不禁莞尔。

东哇村,都说夕阳下的它最美。是的,一路走来,看着它一点点儿地走进阳光下,带着一阵微风走过来,金色的裙摆沙沙作响。

业日村的藏寨,让我发自内心地感到亲切,这里的家家户户都支起晾晒谷物的竹竿,粒粒饱满的青稞,在夕阳下面,散发出不招摇地淡金色光芒。

感谢这里的冷清和自然,感谢那些崎岖不平的山路,感谢那些语言不通却始终对着我们微笑的老阿妈,感谢甘肃旅游局没有过度的开发。

但,你总会看到一些痕迹,但不要失望,更不要抱怨。对我们而言,那些并不被反复提及的主题,对那些大山里的人而言却是最重要的,譬如生存。

从业日村的小木屋徒步到观景台,约莫需要半小时左右,不过因为是高海拔,再加上峡谷里一个小时的战战兢兢,还是会感觉一丝疲惫。但当我们站上观景台的一刹那,光从四面八方涌过来,一副绝美的画面在眼前铺展开来。

站在观景台上,一向对自己的拍照技术极其不自信的我,都理直气壮地信手乱拍一通。这些照片,也许只能展现四个村庄美丽的十之一二吧。

阳光不断地变换着角度,云朵也是,它们像是在给这位少女拍婚纱照的摄影师,光线,遮光板,每一个角度都没得无以伦比。

当阳光彻底地隐没在群山背后,当月亮还迟迟没有赶来赴约,扎尕那站在黄昏和黑夜的边缘,微笑着。每一个村庄都是一样的,是自然的,淳朴的,又是遥远的,梦境里的样子。

你觉得,自己已经走进了那些村落,但是总是觉得有一种似有似无的屏障。最初的时候,你想把它们都捅破,你想敲敲门,走进每一户人家。但最终你还是放下了那只已经举到半空中的手,你告诉自己,就当这里,是一个梦吧。与现实之间的差距梦境最大的好处就是,只要你想,你就能回来。

晚霞不多,色彩也不够浓烈,恰好适合扎尕那清新的气质。淡扫蛾眉,轻点朱唇,浣花溪畔采几朵白色的小花,斜插云鬓。

装扮好的姑娘,坐在淡淡的云朵下面,没有心事的年纪,就抬起头来,等着看那漫天的繁星。

今晚,银汉迢迢,是牛郎织女相会的日子。想必,你小的时候,爷爷奶奶也对你讲过这个美好的传说吧。所以,你一直留一方晴空,与我们一同听一听那个美好的传说。

记得小时候听牛郎织女的传说,打心底羡慕织女,多么浪漫呢,银河,喜鹊搭成的桥,我一辈子都不可能走的。现在想想,小时候的自己,就已经是一个浪漫主义过剩的文艺儿童了。
年纪渐长,就明白了很多事儿。很多时候,浪漫情怀是要有的,但它并不是生活的全部。
两个人,就应该是,一路商量一路走,慢慢地走到岁月的深处。我想要去的远方,恰好也是你向往的终点,这就是天大的浪漫了,不是吗?

回到小木屋,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饥肠辘辘的我们,除了早上在天葬台吃了一些零食,就一直坚持到了现在。
岗健很热情地说,你们想吃什么,自己看菜单,都可以做。当我们点了几个菜以后,他就骑着那辆可爱的摩托车采购去了。
星星和月亮都被盼出来了,岗健也急匆匆跑上楼来,告诉我们,他临时有急事,菜已经买回来了,接下来我们可以选择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或者到对面的客栈去吃。

爬山过河,小黑是彪悍的;
徜徉青旅,小黑是文艺的;
昏暗厨房,小黑是居家的。
王小黑同志,总是一种不一样的姿态,刷新着我们对他的认识。

泡泡说,喵喵,这个盘子很脏,我们要刷一刷。
喵喵说,泡泡,停水了……
泡泡说,不是告诉我们二十四小时热水吗?
喵喵说,他们很诚恳,也没有说谎,现在是有开水的,只有开水……
于是,月黑风高夜,我和泡泡摸索着到院子里的水龙头前,利用那唯一还缓缓流淌的水源,洗了盘子。

岗健很实在,他打开了自己的仓库,告诉我们,里面的菜,你们随便拿。于是泡泡就摸黑进了人家的仓库,我站的远远的,总担心阴暗处窜出一只什么动物。

出去很多次,这是第一次,在一个藏民家里,随意地享用他们的厨具,蔬菜,自给自足,也算是一种很独特的体验。
虽然,我基本上就是跑跑腿,拍拍照……主要的任务都是由小黑完成的,作为一名女性,我很惭愧。

开工前的小黑,骚粉骚粉的围裙,降低了小黑浑然天成的王者气质。

泡泡对小黑的评价是很中肯的:我们一直都知道小黑会做饭,而且我们在小黑家吃过小黑做的饭,表示味道很赞。但是,小黑又刷新了我们的人生观,在这种没有水源,缺乏食材的状况下,在藏民的家里灯光昏暗的环境中,做出美味可口的饭菜,真的佩服。

九点半,坐下吃饭的时候,整个村庄都已经沉浸在月色中。除了我们交谈的声音,听不到旁的声响。也许,对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村民们而言,夜,已经深了。
吃过饭,我独自一人跑到楼下去看星星,岗健和他的阿妈应该已经睡了。黑暗的屋子里,淡淡的酥油香飘出来。院子里没有灯光,是看星星的好地方。抬起头,不用寻觅,点缀在黑漆漆的夜幕中,满处都是。
城市里的孩子,都以为童话是骗人的。夜空中哪有璀璨繁星,森林里从没见到过色彩斑斓的花朵和可爱的蘑菇。那是因为他们不知道,那个写故事的人,曾经住的城市,就有这一切。只不过,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儿了。

扎尕那的夜很凉,并不是刺骨的寒冷,而是一寸寸地包裹住你,让你感觉温度从指尖退去,一点点儿地退去。
我和泡泡都光荣地感冒了,小黑则是行前就已经感冒。高原,感冒,仿佛有很大的风险,但已经走到这儿,还能撤下去吗?当然要继续,何况身体还没有出现预警。

夜,此起彼伏的鼾声。小木屋的隔音不好,隔壁大叔的鼾声仿佛就在耳边。窗帘和窗户之间的空间里,满是各种昆虫。不敢叫醒泡泡,他却仿佛感应到我的失眠。我们说着话。知道我怕虫子,泡泡找出一瓶蚊不叮,连续冲那些扑棱蛾子喷射一分钟,眼看着它们安静的降落下来。
我失眠了,恰好你醒着,属于我们的七夕的夜晚。不知道过了多久,还是抵挡不住困意,在郭德纲的相声声中睡了过去。

清晨五点半,走到露台上,第一眼望去,云雾缭绕宛若仙境。看来,是我们起得早了些,贪睡的少女还在梦里呢。

岗健的阿妈,她不会说汉语。只会发出一些很简单的单音节的词,譬如早上我看到她在忙碌,对她说早上好,阿妈。她回应我,好。
阿妈是个很勤快的人,早上五点便起床给我们烧好了一暖壶开水。炊烟也从院子里升起,阿妈要为儿子准备早饭了。我想,也许现在恰好有某个摄影爱好者,正站在白龙江边的高地上,捕捉到我们院子里的这缕炊烟……突然想起卞之琳。

岗健告诉我,你去观景台看日出吧,很美的。云雾下,赖床的少女不肯醒。

老阿妈们已经开始了一天的劳作,野草压弯了腰身,岁月的砂砾枯萎了容颜,但这幅画面,多么美好。

江水潺潺,轻轻地欢快地唱着唤醒她的晨曲……终于,她踢开了被子,舒展开双腿。

漫步江边,云朵对着游,左右掩映着,不肯给阳光挣脱的机会,也考验着我们的耐心。

云雾都知道,只需要一个缝隙,阳光就会溜出来,而且它素来喜欢慷慨解囊,每一个角落都洒满光芒。那些云只能避开,雾则更惨,就那么赤裸裸地被蒸发掉。

终于,阳光倔强地拨开这一切,整个村庄,整条江,整个山谷,在那一刻明丽起来。

阳光洒在梯田上,让我想起了小王子金色的头发。我想对这片土地说,驯养我吧,就当我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刚刚来到人世的孩子。
记忆不会改变它的模样,即使很久很久以后,我都会记得那金色的田野,会记得那个梦一样的早上。

不知道,一年,两年,或是很多年以后,我再回到这里的时候,还会不会看到这间屋子,它可能永远不知道,它唤醒了渴望归隐的心,强烈的。

站上另一块高高的山丘,就要离开这里,回望我们曾经住过的小木屋,古朴的田园生活,淳朴善良的安多藏民,云雾中的峡谷,带着深深的爱离开,埋伏着下一次的到来。

我不再抱怨手机无法记录下你最美好的容颜,因为我知道,人的眼睛,才是最好的照相机,举手投足间的羞涩,一颦一笑的妩媚,黄昏时分的淡雅,夜色阑珊的温柔,晨光初乍的灵动,雨雾缭绕的朦胧,色彩,光线,都刚刚好。而它们,就储藏在我的记忆深处,只待来日相逢,再与你一一比对。

泡泡说,我喜欢这里,没有游人,没有喧嚣,一片净土。
喵喵说,我也喜欢,尔,可倾我心,寸土恰似须弥。

离开扎尕那,仍旧要回到红旗镇,眼前就又是一望无际的草原了。沿着213国道一直走下去,就是若尔盖热尔大草原了。
在泊客,走过这片草原的驴友告诉我们,最美的时候,花儿开得正盛。
一路走来,也许是草原看得太多了,行至若尔盖,审美疲劳的感觉。不过,喜欢这里的云,也许是海拔更高,云更低,就像匍匐在草甸上。

随处可见的牦牛,让我想起了那曲的草原,08年,我第一次亲眼看见牦牛,看到高山草场,看到纳木错,从那以后,高原就成了故土,成了一种病。

若尔盖草原的养蜂人很多,我和泡泡忍不住买回两罐蜂蜜。昨晚冲了一杯,但觉香气浓郁。在这空气纯净的草原,蜂儿也过着清甜的日子。

紫色,淡粉色,白色,嫩黄色,橘色揉到一起,揉进那一片茫茫的,充满生机的绿里面。天空像画布,不忍完全盖下去。

花湖,一个不大不小的景区,门口却人头攒动。脚下连刹车都没有踩,弃世五天,见不得人头攒动,越来越害怕每拍一张照片都要绞尽脑汁躲避人群。
草原人好客,这改变了他们的生活。

泡泡的肚皮舞成功地让我和小黑爆笑
小黑的洪荒之力成功地引爆了朋友圈
对酒当歌,恣意青春

实际上,国道旁的草甸上随便找一汪水,就足够了。更何况这汪水恰好头顶着蓝天,将云朵揉进了波心。

如果,让沙桐来解说这条8.0版草原天路的赛车实况,你一定会听到如下播报:
前方没有车了,张小喵领先优势非常明显。
一辆丰田超过去了
张小喵尝试超车
速度起来了,漂亮
那台车在干嘛,看风景吗?

当我们眼前出现了这样一辆突突突跑不动的货车的时候,喵喵却认命地跟在后面。
泡泡说张小喵你怎么了,有超车条件啊。
喵喵颤抖着声音,我不敢。
你连警车都超了,你还怕一卡车吗?
不,我不怕车,我怕狗……

公元前,我们还太小;
公元后,我们又太老。
没有谁见过,那一次真正美丽的微笑。

风后面是风
天空上面是天空
道路前面是道路
你来人间一趟
你要看看太阳
和你的心上人
一起走在路上
了解他
也要了解太阳

海子说,你从远方来
我到远方去
遥远的路程经过这里
天空一无所有
为何给我安慰

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
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
我的琴声呜咽泪水全无
我把这远方的远归还草原
明月如镜高悬草原映照千年岁月
我琴声呜咽泪水全无
只身打马过草原

我告诉泡泡,写游记,就是留在将来给孩子看。泡泡问,你是希望他成为一个诗人还是探险家?
也许都不是。
我只是希望,他能够在青春正好的岁月里出发,走那些我们走过的路,再从那些我们从未走过的路上抵达远方。也许,他会爱上扎尕那这座石城,但或许当他走进那里的时候,早已不复当年模样。
但我会告诉他没有关系,群山峻岭间,多的是世外桃源,只要你愿意踏遍荆棘,你就一定能走到伊甸园。
而最重要的是,它是你心里的那个。
我还希望,他能够热爱世界,怀着一颗悲悯的赤子之心热爱世界,关心粮食和蔬菜,热爱草原。他可以给每一座山川,每一条河流起一个他喜欢的名字。
他不必做一个诗人,但却可以永远做一个孩子,天空的孩子,大地的孩子。
我希望,他长大了,我目送他去远方
他给我写信,告诉我
妈妈,今夜我在格尔木……
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

本篇游记共含7973个文字,8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F

引用 张晓喵 的图片:

这思念明显不浓郁啊?楼主我往下拖,没发现任何思念了……哈哈哈

2016-08-19 14:37

没更新完吧,等楼主更新哦~

2016-08-19 14:40

引用 边钢镚儿 发表于 2016-08-19 14:37:42 的回复:

这思念明显不浓郁啊?楼主我往下拖,没发现任何思念了……哈哈哈

回复边钢镚儿:刚刚没有编辑好。

2016-08-19 15:1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cdqcumt 发表于 2016-08-19 14:40:06 的回复:

没更新完吧,等楼主更新哦~

回复cdqcumt:嗯,刚刚文字没有编辑好。

2016-08-19 15:1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5F

引用 张晓喵 发表于 2016-08-19 15:13:38 的回复:

刚刚没有编辑好。

回复张晓喵:我就说嘛!第一句就不俗哈哈哈

2016-08-19 15:28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6F

为啥标题是《不负甘南,不枉川北(3)》?难道还有后续吗?!

2016-08-19 15:30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7F

作者好喜欢海子呀

2016-08-19 15:31

引用 边钢镚儿 发表于 2016-08-19 15:30:02 的回复:

为啥标题是《不负甘南,不枉川北(3)》?难道还有后续吗?!

回复边钢镚儿:对啊,有前面的,也有后续。不过我最初用的是美篇。所以要整理再发。

2016-08-19 15:3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9F

引用 张晓喵 的图片:

这个地方我印象太深了!12年的时候我们自驾进来就很震撼,太美了

2016-08-19 15:58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0F

引用 张晓喵 的图片:

我们还在这个小溪里煮过火锅呢

2016-08-19 15:59

引用 跃跃跃跃跃 发表于 2016-08-19 15:58:33 的回复:

这个地方我印象太深了!12年的时候我们自驾进来就很震撼,太美了

回复跃跃跃跃跃:嗯,现在仍旧淳朴干净,不过也到了将烂未烂的时候了。

2016-08-19 15:5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跃跃跃跃跃 发表于 2016-08-19 15:59:49 的回复:

我们还在这个小溪里煮过火锅呢

回复跃跃跃跃跃:这个是白龙江,从朗木寺的纳摩大峡谷流出来的。我也很喜欢在这儿发呆。

2016-08-19 16:00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3F

引用 张晓喵 发表于 2016-08-19 15:38:23 的回复:

对啊,有前面的,也有后续。不过我最初用的是美篇。所以要整理再发。

回复张晓喵:期待更多的~感觉完整的更在一篇里,看起来更爽呢

2016-08-19 17:14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4F

还有作为第一个读者强烈要求作者传个头像哈哈,现在好灰哦

2016-08-19 17:15

引用 边钢镚儿 发表于 2016-08-19 17:14:52 的回复:

期待更多的~感觉完整的更在一篇里,看起来更爽呢

回复边钢镚儿:嗯,到时候再整理。

2016-08-19 17:2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