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追忆2012年,自驾营盘古城

6
SON LV.5
2016-08-19 14:07 310/3

2012年营盘古城-34团

2012年10月26日!是古尔邦节!少数名族过年!往年汉族休一天少数名族三天!今年全疆各族人民统一休息!中间遇到周六周日顺延,变成了五天大假!而且高速公路免费!免费知道吗?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十一去罗布泊计划的出发点就是营盘古城,结果没有找到 。心里一直在惦记!有了这五天我可以找找营盘古城了!为下一次出行奠定一下基础。
       25日晚上十二点多到了库尔勒!和佑佑碰头。大概说了一下想法!先去三十四团然后边走边问总能找到。佑佑第二天有监考,下午四点才结束。简单准备后六点左右出发!四十分钟左右到了尉犁县! 简单吃个牛肉面。问了老板是否知道营盘古城,老板摇摇头表示没听说过。在网上查的信息表示营盘古城从尉犁县走很近,而且路好走!但是没有一个详细介绍具体该怎么走的,光说是柏油马路,从哪进,怎么个拐点,没有任何的详细介绍(不相信的你们可以到网上搜索一下营盘古城)。一连问了几个人都没人听说过,又到了一家五金店老板说你到隔壁药店问问他们去的地方多。转身到了隔壁药店。是个女老板,叫李红。老板一听,先是楞了一下,然后问我确定这个地方在尉犁县吗?我让老板在网上查!老板一看,眉头一皱。老板很热心帮忙,说:“我打个电话这人肯定知道。”电话通了。老板:“我这里有两个外地来的要去什么营盘古城,你知不知道在哪里?”“你去过?”哎呀!我的心里顿时一热。老板挂了电话说这人是尉犁县旅游局的!去的地方多!这个地方还去过,知道怎么走。老板把那人的电话留给我们,让我们具体怎么走咨询吧!真是出门遇贵人啊。记了电话我又说了N遍谢谢才出了门!刚春门一会老板的女儿追上来让我们回去一下!原来老板怕我们找不到要我们记她店里的电话她在帮我们找人问,热心肠啊!出了门找了个不太吵的地方给这人打电话!咨询一下路线的走法!电话打通以后先表明身份,再问问题。总算是遇到明白人了,详细的说明怎么走以后,还是担心找不到!后来说明天他们去捡石头,也要去那个方向,让我们跟着他走,在岔路口分开,剩下的路就容易找了。我当时一听激动的不成啥了!又是N遍的谢谢。后来他有问题问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们去那里干嘛?写书?写游记?拍照?总有个目的吧!我说我们就是过去看看!“那里有啥看的光秃秃的”。此话在第二天被应验了。我们约好第二天十一点左右出发。
       第二天十点多我打了电话并约好十一点在县医院门口碰面!我到加油站把油箱加满,备用油桶加满。见了面,先是寒暄。我问他罗布泊的方向怎么走,他说:“那里不好走牛头车进去都会陷车,不过你这个车走这种路比牛头强。”原来我这老爷车还有这么多人认可,真是欣慰啊。简单聊了几句后话题又回来了,他始终搞不懂我们到哪里去为了什么。我解释道:“我么属于喜欢户外的驴友,喜欢到处走走看看,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性,就是为了旅行,喜欢在路上的感觉。”我说了驴友以后。他似乎明白了许多。现在很多人做什么事情都有一定原因,他们进山是为了找玉石,作为驴友的我们喜欢的不是终点而是在路上的感觉。也许很多人不能够理解我们。只能自己理解自己了。
      人员到齐出发。沿着县医院向东,又切到一条县级公路上大概有个二十多公里以后,到了石子路,尘土还不算大,大约十公里左右向北一切到了国防公路,灰尘一下扬了起来,跟在他们后面什么都看不见。 我和他们保持大概不到一公里的距离!看到扬起来的土就知道路该怎么走了。为了下次还能找到,我用GPS全程记录航迹。大概开了有四十分钟后在一个岔路口停了下来,他们直走,让我们向右拐,沿着路不要看车压过的印子!向东南走,在地上给我化了大概的示意图。一一握手惜别!我和佑佑踏上了通往营盘古城的未知路!开了没几公里就经过了好几个有车走过的路口!我尽量保持向东南的方向,后来在一个岔口停了下来!一个向正东,一个向东南。实在是犹豫不决,拿出电话居然还有信号,我打过去电话,电话一接通,他就说:“总算电话打通了,你们走了没多远就发现你们走错了方向。”我一下子满头雾水。我大概说清楚了我所在的位置。“不能向东,要向东南,你们得退回来,不要过河床。”我隐约明白了。我掉头回去一直走到没有岔路口的地方才停下来,准备再走一遍(只有这种笨办法了)。打开手持GPS,看好方位继续出发,在河床中央部位有个向东南的路且很明显,试试吧。一路走一路都能看到“游人止步”,再过一会一个牌子赫然写着“军事禁区”。一路走一路紧张,生怕突然出来几个人端着枪指着我们。不由得车速也慢了下来,过几分钟我就问佑佑看看我们的方位是不是向东南,佑佑不太会用手持GPS,基本上问完以后我都判断出来方向了她还没反应!我这个着急啊!我这个气啊!为了不耽误后面的路程,我停下车五分钟不耐烦的给佑佑恶补了一下用手持GPS怎么看方位和公里数。在这个节骨眼上佑佑还是顶上了!学的还很快!此后问起来就没有那么久的停顿了!再往前路边有铁丝网拦起来,不知是什么原因,看着GPS显示也是越来越近了,我将车停在路边看着GPS显示只有四百多米。应该在附近了呀!怎么看不到啊!我把头探出车窗向后看,咦!有个铁丝网拦起来的牌子,“佑佑能不能看清楚牌子上的字。”问完我就后悔了,佑佑也是个近视眼。调转车头不如回去看个清楚。哇哈!!!牌子上写着“营盘古城遗址。”终于找到了。不容易啊!牌子上写着2010年10月!可是谁都知道营盘古城的古墓群早在八几年都被人盗挖了!真是可惜啊! 

2012年10月26日!是古尔邦节!少数名族过年!往年汉族休一天少数名族三天!今年全疆各族人民统一休息!中间遇到周六周日顺延,变成了五天大假!而且高速公路免费!免费知道吗?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十一去罗布泊计划的出发点就是营盘古城,结果没有找到 。心里一直在惦记!有了这五天我可以找找营盘古城了!为下一次出行奠定一下基础。
       25日晚上十二点多到了库尔勒!和佑佑碰头。大概说了一下想法!先去三十四团然后边走边问总能找到。佑佑第二天有监考,下午四点才结束。简单准备后六点左右出发!四十分钟左右到了尉犁县! 简单吃个牛肉面。问了老板是否知道营盘古城,老板摇摇头表示没听说过。在网上查的信息表示营盘古城从尉犁县走很近,而且路好走!但是没有一个详细介绍具体该怎么走的,光说是柏油马路,从哪进,怎么个拐点,没有任何的详细介绍(不相信的你们可以到网上搜索一下营盘古城)。一连问了几个人都没人听说过,又到了一家五金店老板说你到隔壁药店问问他们去的地方多。转身到了隔壁药店。是个女老板,叫李红。老板一听,先是楞了一下,然后问我确定这个地方在尉犁县吗?我让老板在网上查!老板一看,眉头一皱。老板很热心帮忙,说:“我打个电话这人肯定知道。”电话通了。老板:“我这里有两个外地来的要去什么营盘古城,你知不知道在哪里?”“你去过?”哎呀!我的心里顿时一热。老板挂了电话说这人是尉犁县旅游局的!去的地方多!这个地方还去过,知道怎么走。老板把那人的电话留给我们,让我们具体怎么走咨询吧!真是出门遇贵人啊。记了电话我又说了N遍谢谢才出了门!刚春门一会老板的女儿追上来让我们回去一下!原来老板怕我们找不到要我们记她店里的电话她在帮我们找人问,热心肠啊!出了门找了个不太吵的地方给这人打电话!咨询一下路线的走法!电话打通以后先表明身份,再问问题。总算是遇到明白人了,详细的说明怎么走以后,还是担心找不到!后来说明天他们去捡石头,也要去那个方向,让我们跟着他走,在岔路口分开,剩下的路就容易找了。我当时一听激动的不成啥了!又是N遍的谢谢。后来他有问题问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们去那里干嘛?写书?写游记?拍照?总有个目的吧!我说我们就是过去看看!“那里有啥看的光秃秃的”。此话在第二天被应验了。我们约好第二天十一点左右出发。
       第二天十点多我打了电话并约好十一点在县医院门口碰面!我到加油站把油箱加满,备用油桶加满。见了面,先是寒暄。我问他罗布泊的方向怎么走,他说:“那里不好走牛头车进去都会陷车,不过你这个车走这种路比牛头强。”原来我这老爷车还有这么多人认可,真是欣慰啊。简单聊了几句后话题又回来了,他始终搞不懂我们到哪里去为了什么。我解释道:“我么属于喜欢户外的驴友,喜欢到处走走看看,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性,就是为了旅行,喜欢在路上的感觉。”我说了驴友以后。他似乎明白了许多。现在很多人做什么事情都有一定原因,他们进山是为了找玉石,作为驴友的我们喜欢的不是终点而是在路上的感觉。也许很多人不能够理解我们。只能自己理解自己了。
      人员到齐出发。沿着县医院向东,又切到一条县级公路上大概有个二十多公里以后,到了石子路,尘土还不算大,大约十公里左右向北一切到了国防公路,灰尘一下扬了起来,跟在他们后面什么都看不见。 我和他们保持大概不到一公里的距离!看到扬起来的土就知道路该怎么走了。为了下次还能找到,我用GPS全程记录航迹。大概开了有四十分钟后在一个岔路口停了下来,他们直走,让我们向右拐,沿着路不要看车压过的印子!向东南走,在地上给我化了大概的示意图。一一握手惜别!我和佑佑踏上了通往营盘古城的未知路!开了没几公里就经过了好几个有车走过的路口!我尽量保持向东南的方向,后来在一个岔口停了下来!一个向正东,一个向东南。实在是犹豫不决,拿出电话居然还有信号,我打过去电话,电话一接通,他就说:“总算电话打通了,你们走了没多远就发现你们走错了方向。”我一下子满头雾水。我大概说清楚了我所在的位置。“不能向东,要向东南,你们得退回来,不要过河床。”我隐约明白了。我掉头回去一直走到没有岔路口的地方才停下来,准备再走一遍(只有这种笨办法了)。打开手持GPS,看好方位继续出发,在河床中央部位有个向东南的路且很明显,试试吧。一路走一路都能看到“游人止步”,再过一会一个牌子赫然写着“军事禁区”。一路走一路紧张,生怕突然出来几个人端着枪指着我们。不由得车速也慢了下来,过几分钟我就问佑佑看看我们的方位是不是向东南,佑佑不太会用手持GPS,基本上问完以后我都判断出来方向了她还没反应!我这个着急啊!我这个气啊!为了不耽误后面的路程,我停下车五分钟不耐烦的给佑佑恶补了一下用手持GPS怎么看方位和公里数。在这个节骨眼上佑佑还是顶上了!学的还很快!此后问起来就没有那么久的停顿了!再往前路边有铁丝网拦起来,不知是什么原因,看着GPS显示也是越来越近了,我将车停在路边看着GPS显示只有四百多米。应该在附近了呀!怎么看不到啊!我把头探出车窗向后看,咦!有个铁丝网拦起来的牌子,“佑佑能不能看清楚牌子上的字。”问完我就后悔了,佑佑也是个近视眼。调转车头不如回去看个清楚。哇哈!!!牌子上写着“营盘古城遗址。”终于找到了。不容易啊!牌子上写着2010年10月!可是谁都知道营盘古城的古墓群早在八几年都被人盗挖了!真是可惜啊! 

每个墓都有盗洞口 。周围没有高处可以拍下全景。

干涸的河床

散落的外面的不知道是船还是古灵柩,感觉更像灵柩。这些应该是盗墓者所为。

哈哈哈!长短刚刚好!古尸还是美女。

这种铆榫结构应该不是现在人所用的。

本来我们的计划是找到营盘古城就原路返回,当时我们在岔路口分开的时候他么特地交代的,说如果没有什么意外情况最好原路返回。不过远处看去有一片胡杨林,很是漂亮 ,佑佑要过去看看照几张照片就返回。那是必须的啊!这么漂亮的胡杨林,又不很远,当然要去了!
      五分钟就到了胡杨林,而且在旁边还能看到两排房子和一个废弃的厂房!老远看去空荡荡的!我们绕到房子跟前这片房子只有一户维吾尔族人家了!在这里放羊 ,他叫小伊利。还有一个在这里看护的,隔几天巡视一下有没有盗猎的,损坏自来水管线,和太阳能发电设备的,他在这里已经坚守了十几年了。

我和小伊利,就是他在最关键的时候帮助了我!

在这里坚持看守的管护人。

伊利在给我指路。

甘草连空荡的房屋。

甘草连的车间!熬制甘草糕的地方现在已经成了羊圈。

这里原来有过耕种!

沙枣,很好吃!干透了吃起来像饼干。

这是甘草连原来熬制甘草膏的厂房,如今早已废弃!

管护人告诉我们这里叫营盘。也叫甘草连。十多年前这里就空无一人了!甘草挖完了!人们就留下这被破坏的沙化的土地迁移了!留下了原来熬制甘草膏的空厂房。如今的甘草连已是空空荡荡,了无生机。小伊利告诉我这里距离34团只有50公里路,从34团到库尔勒全都是柏油马路了(从34团到库尔勒我走过,路况很好)。如果原路返回又要颠簸近两个小时。这五十公里路有十多公里是沙漠不好走!不过四驱车应该没问题。唉。。。就是这个“没问题”,让我在装备,食品,饮用水都不足的情况下出发了。二十多公里的搓板完了以后慢慢的开始进入沙漠了!开始的还好一点!后面的就越来越变态了!高的地方有一两层楼那么高,高速四驱油门干到底冲上顶然后再花个小半园切下来。真是和坐过山车差不多跌宕起伏啊。一个大下坡车头冲下车屁股斜冲着天空,佑佑的脑袋铛的一下装到了挡风玻璃上,我转头说“说了N遍了把安全带系上。”此时看看佑佑系安全带的速度尤为迅速。沙漠里听着我的发动机大声的轰鸣着!自我感觉这个路没我想象的那么难走,感觉也快到前方卡哨了!到了那里就没有沙漠路段了。没成想在前面有个下坡,为了不让车头栽下去我减速轻带了一脚刹车,顿时觉得车一下子沉了下去,再加油时已经晚了!我打开车门探出头尝试这加油结果四个轮子越刨越深。这下是真的陷车了,没想那么多去除铁锹就开始挖!不一会四个轮子就挖开了!太阳照着还真是热。额头都出汗了。差不多了,上车试了一下,不行还是在刨坑。越来越深了!紧张了。这下咋办呀,水只有两瓶,吃的倒无所谓,这样挖车很费体力,不由得有点心虚了。这是我户外这么多年为数不多的紧张。关键是水不够!没有足够的水,在这样的大体力的劳动下很容易脱水,体力透支,没有人来救援,你不知道要挖几天才能把车挖出来,一天两天,再往后咋办。弃车走出去,虽然不远,但是肯定是在挖车无望的情况下的选择,已经耗费了很大的体力,缺水缺食物你能够在这沙漠里走多远。这是我户外这么多年为数不多的紧张。要是有足够的水和吃的!我能把那片都给他挖平。两把铁锹佑佑也加入了战斗,慢慢的天开始暗了下来,期间来回试了几次均告失败,我看看车四周的情况,还是挖得不够彻底,决定这次来个狠的,把四周和地下全挖开,说起来容易挖起来难啊!

越来越深了。

伊利来了以后帮忙垫板子,之后也没有空闲时间拍照了。

天彻底黑了下来。头灯,帐篷灯都拿出来照亮。我的手已经酸的不行了!同时让佑佑和甘草连和我们前方卡哨的人联系!看看能不能有过来帮忙的。电话来来回回打了无数遍,没有一个人愿意过来帮忙,就是告诉我们等明天天亮到34团找拖拉机!一般的车拖不出来(在这种情况下找到拖拉机进来再把车拖出去费用多少?告诉你们五千元起价上不封顶,自己想吧。在你最困难的时候也是其他人挣钱的机会,佑佑打完电话听到这个数字很是崩溃,我很无奈也很气愤,大不了先走出去把水和食物背进来,我就不相信挖不出来。你别不信我这人就是这么犟)。我告诉佑佑请求他们送块板子过来,话说了一百遍了结果还是不来。夜幕中看着佑佑站在那里,之前的她还很起劲,她突然停了下了,停止了挖车停止了打电话,愁着个脸朝着我走过来:“SON,我们该咋办呀,我都有点害怕了。”奶奶的无所谓了,谁也不指望了,自己慢慢挖,我就不信了!差不多车底盘地下四个轮子以及周边都被挖得差不多了,左后轮陷的最深,我在下面垫了木块用千斤顶把这端顶起来,再往车轮下垫木头。这时想起来小伊利给我留了电话,抱着试试的态度给小伊利打了电话。我说“小伊利,我是前面问你路的那个人,我们的车陷住了,能不能过来帮帮忙。”“在那个地旁?”小伊利问。“距离你们甘草连有二十多公里。”小伊利:“好的,我马上就去。”真是不敢相信,就这么简短的几句,真的就是这么短短几句,一句多余的废话都没有。心里倍儿受鼓舞,继续挖,这样小伊利来了就不用在浪费时间挖沙子了。大约四十分钟后,小伊利和他的同伴骑着摩托车过来了,还带来了两块看上去很单薄的木板。小伊利用铁锹平了平沙子,把木板垫在两个后轮上,说:“开车试试吧。”有点小胆怯啊!前面试了无数次了无济于事。但愿这次可以成功,发动、低四、一档,随着发动机一声轰鸣车顺利的冲出来了。为了不再陷车,我把车一直开到相对安全的地方才停下来。小伊利和他的同伴骑着摩托车也跟了上了。我们脸上都带着笑容,天已经很黑透了,前面的路况不熟,着这种情况下为了不再陷车只能让小伊利在前面带路走,小伊利毫不犹豫,爽快的答应了。随后的几个大沙包,不敢在减速加着油门冲上去。黑夜中车灯打出的光束在沙包上起起伏伏,发动机的怒吼像是在发泄刚才现车的不满情绪。一个接着又是一个毫不犹豫。大概不到十公里到了卡哨。和小伊利在此拜别,小伊利详细的在地上画了去往34团的路线,为了表示感谢我拿出了钱塞到小伊利的手里,但是小伊利坚决的不要,说如果是为了这个就不来了。小伊利的汉语不是很流利,只是无数次的重复“不用不用”。走之前车上的备用油还是满的。后面路也够用了,我取下油桶,把小伊利的摩托车加满。之后,握手拥抱,挥手再见。

照相机没电了!手机又不带闪光,只能依靠车灯这点亮光照相了,最右边的是哨卡的护林人。最左边是小伊利的朋友

和小伊利他们分开,佑佑我俩继续未完路程,由于连续五个多小时的挖车我的两只手还在不停的发抖,挂挡的时候都是哆哆嗦嗦的,手虽然在颤心里却无比的平静,想着小伊利不假思索的开了四十分钟摩托车来帮着我们这样素不相识的人,人的沟通其实真的很重要。有时候误解和不理解或者说少数人有意的拉开了我们着这些朴实善良的维吾尔族同胞的关系。城市里的人的冷漠不是来自于生活的压力,更多的是因为在内心深处的戒备心理 
      路越走越平,心里越来越敞亮了。远处的灯光逐渐多了起来,半个小时后我们到了34团。余下的就是一马平川了。不一会佑佑就已经昏睡过去。看来之前的陷车让她的精神一定是非常紧张。我的脑子里不停的在回想着之前的情景,突然有种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沿着218线回到了库尔勒,此时已是凌晨两点了。探寻营盘古城之行就这样结束了。
     下一站将会是哪里?我也很期待。你呢?

本篇游记共含7362个文字,5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看了游记,更坚定了我马上休年假的决心!

2016-08-19 15:34

2016-08-19 15:56

认真记录一次旅行,本身就是件特别美好的事情呢!

2016-08-22 12:55
相关目的地:   新疆   巴音郭楞
300张照片
相关目的地:尉犁
游记目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