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苏坟山:夜来幽梦忽还乡ㄧ寻常出品

22
寻常 (重庆) LV.14
2016-08-19 16:50 603/4
  • 出发时间/2016-06-08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一个人

据说在四川眉山市东坡区土地乡有一股泉水,名叫老翁泉,这里山环水抱,泉水淙淙,是一方风水之地。在它旁边一个小小的山冈上,埋葬着苏轼的父亲苏洵和母亲程氏,苏轼的结发妻子王弗死后也葬在这里,这就是后来所说的苏坟,当地人叫做“苏坟山”。
这里是晚年的苏轼梦想回归,却最终未能回到的地方。
苏坟山也是一枚“苏迷”必将造访的圣地。
经过多年的神往之后,2016年6月的一天,我从重庆出发,踏上了寻访苏轼故里的行程。

(一)

火车进入了成都平原。
窗外绿原纵模,青葱碧绿,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孕育了秀丽的峨眉山和苏轼(苏东坡)这样的人杰。传说河南商丘因诞生了庄子,耗尽了地力,到现在这里的土地还是一片贫瘠。而成都平原孕育了苏轼,却还是一片丰饶,可见,天府之国确是名不虚传,地力充沛!
车至眉山,随便在三苏祠参观了下。
很大的一座园林。这里据说是苏洵的故宅,苏家三父子曾经生活过的地方。
经过多轮重修,三苏祠现在的规模也达到惊人的104亩。
里面亭台楼阁,应有尽有,甚至还有一个渡口。但更多是纪念馆性质的东西。如果当初苏家有这么土豪,估计苏氏三父子也不会有后来的成就了。
三苏祠我只是路过,我目的地是苏坟山。

(二)

眉山县城打车,经过约40分钟的车程。
租车把我带到那个叫做土地乡的地方,然后司机对我说:“前面的路车子不好开了,需要你走山路进去。”
然后,我顶着烈日,沿着乡村土路,走了1个多小时的山路,其间至少向5个当地村民问了路,加上手机地图导航,终于来到那个叫永光村的偏僻村子里。
前面忽然出现了一片松林。
天气也开始转阴了。
转过一个路口,路旁出现一块石碑。
上书:短松冈。
我的心猛地触动了一下。

又往前走了几分钟,来到一片湖泊,湖水清澈,湖边有一座“老翁亭”,沿着亭子的走廊,可到达湖泊中央,“老翁泉”古井豁然呈现在眼前。对了,这就是苏洵号称“苏老泉”的由来了。

在旁边一座山岗上,一片青松翠柏中,出现了一座家族的墓园。旁边立有一块石碑,上书“苏洵家族墓地”(四川省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这里就是传说中的苏坟山了。

这里埋葬着苏轼的父亲苏洵和母亲程氏,以及苏轼的结发妻子王弗。墓园里面还有苏轼、苏辙的衣冠冢。
王弗墓前,但见一束黄色的鲜花静静地摆放着。
不知道是谁放的,也不知道放了多久了。
墓里面就是苏轼《江城子》里“十年生死两茫茫”的女主角,她因苏轼那首词而让世人铭记。
而王弗墓右边约十几米的地方,就是苏轼的衣冠冢,静静地陪伴着她。

据史料记载,王弗嫁给苏轼时年方十六,聪明沉静,知书达理,“如娥双眉长带绿”。婚后,王弗随苏东坡去京城,夫唱妇随,恩恩爱爱,卿卿我我。王弗常伴苏轼书房陪读,“终日不去”。苏轼偶有遗忘,王弗能从旁提示。有时苏轼问其典籍故事,她也能“皆略知之”。连苏轼自己也不知道他的夫人到底有多么深的学识。
苏轼本性善良,固守着“世间无恶人”的信条。而王弗则时时不忘提醒他“江湖险恶”、“人心叵测”。26岁的苏轼担任凤翔府签判时,家中常有客人来访。王弗躲在屏风后听察苏轼和客人谈话,帮助苏轼辨别哪些人可推心置腹,交为朋友;哪些人口蜜腹剑,须提高警惕,以免受其害……这就是“屏后听语”的故事。王弗每每能从一个人的谈话中看出这个人的目的和品质,帮助丈夫鉴别好坏,几乎无一例外……
这位苏轼的贤内助,死于1065年(死因史料上并没有记载),年仅27岁。苏轼依父亲之言,“于汝母坟茔旁葬之”,从京城护送妻子灵柩回到老家,并在山坡上栽下三万棵青松……在王弗去世后,苏轼悲亡妻三年而不作一篇诗赋。
一年后(1066年),苏轼的父亲苏洵病逝,与其夫人陈氏合葬于苏坟。按照当时的规矩,家中父母丧亡,子女必须守孝三年,哪怕你在朝庭当大官,也必须回家守孝。因此,苏轼和苏辙兄弟扶柩还乡,就在这里结庐为舍,为父亲守孝。
此刻,我站在苏坟山上,天空时阴时阳,周围静寂无人,唯有松柏森森,被风刮出一阵又一阵的哗哗声……旁边那片小小的山岗,就是我刚才经过的“短松冈”。也就是《江城子》最后那句“明月夜,短松冈”提到的地方。

可以想见,苏轼在这里为父亲守孝的三年中,曾多次在这里见到月照松林的情景。夜晚的短松岗上松涛阵阵,带给苏轼无尽的思念,这里埋葬着他至亲的人……当后人赞叹“明月夜,短松冈”仿佛剪辑的电影镜头,像一幅画,乃妙手天成时,苏轼其实只是把他看到的情景,用他认为最朴实的语言写出来而已。
苏轼的一生虽然豪放不羁,随缘自适,但还是有许多割舍不下的东西,比如他对故土的眷念,以及他对结发妻子王弗的一世情缘。
在王氏死了十年后,也就是熙宁八年(1075),苏轼来到密州,这一年正月二十日,他梦见爱妻王氏,醒来伤感不已,便写下了那首传诵千古的悼亡词《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其情感人肺腑,其词缠绵凄惋,冠绝婉约词派,词云: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这首词字字肺腑,亦真亦幻,感人至深,被称为千古悼亡第一词,充分展示了苏轼的至情至性和神鬼莫测的文学才能。
苏轼后来虽宦海沉浮,屡经贬谪,历经磨难,也经历了更多的生离死别,却始终保有一颗入世之心,对世俗生活充满了热爱。“余无所往而不乐者”,每每贬到一处,他都能从头开始,融入到当地生活中去,造福一方,并能纵情山水,游于物外,写出漂亮得不得了的文章。这种对世俗生活洞悉而依然热爱,超然而又不避世的态度,深刻地影响了后代无数多的人。
公元1101年8月24日,苏轼卒于常州。葬于汝州郏城县小峨嵋山东麓(今河南郏县),享年六十五岁。
苏轼虽然最终没能回归眉山,但他埋葬的地方叫“小峨眉山”,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正是:苏坟山上一世缘,月照松林两无言。

(三)

如今的眉山县城,关于苏轼的痕迹很多。
三苏祠外,苏轼的《赤壁赋》就刻于街道旁,而旁边就是车水马龙,苏轼的文章已真正融入到市民的日常生活中了。

县城内还有多处以东坡为名的景点,其中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东坡城市湿地公园。好大一幅水域,亭台楼阁点缀其间,并且没有门票,是休闲娱乐、谈情说爱、体育健身的好去处。
那晚,我在里面拍照时,不时感叹着眉山人的好福气。

在一家小餐馆内,一幅苏轼的词悬挂于正中。上面写的是那首《定风波》。词云: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千年之后,苏轼仍然给这座城市带来源源不断的灵感和福祉。
苏轼不朽。

版权声明

本文的文字和图片均为原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关于作者

笔名:寻常。人文旅行者、独立撰稿人、自由摄影师,现居重庆

我的个人网站:http://www.dyl1971.icoc.in/

欢迎一起交流路上的事。

本篇游记共含2773个文字,2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哎好羡慕楼主这种能到处走走的人……

2016-08-19 19:26

看完了表示好想去~手动赞

2016-08-22 11:55

苏轼和王弗的爱情故事好感人。

2016-08-31 09:58

引用 寻常 的图片:

2016-11-20 08:50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