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襄汾丁村(中)

8
喜雨堂 (济南) LV.8
2016-08-20 09:11 173/2

    与丁先生一番长谈后,更坚定了我们再细逛一遍丁村的想法。

     对于丁村的古建民居,相关部门已开展了大量的整修、保护工作,并将已经修复好的“南院”(注:此处所说的南院,是指按血缘关系的分枝,不是一个院子)的各个院落巧妙地串联起来,形成一个封闭的参观路线,各院按不同的主题陈列、展示,形成个性鲜明的“丁村民俗博物馆”。

      走进丁村民俗博物馆,首先看到的是许多关于丁氏家族的图片和老照片。由于时间所限,不能一一细看。从丁先生的口中得知后:这些精美古宅的主人,早先并无人通过科举的途径做官。到了清朝乾隆年间,丁氏族内有一富户通过不惜血本的大把捐赠,获得乾隆皇帝恩准,赐予“同知”的虚职。这是丁氏家族获得朝廷认可的一种标志,此举大大挺高了家族的社会地位。

丁氏家族对此感恩有加,特建造精美的牌坊一处,供奉木雕刻的圣旨,以示皇恩浩荡、感激不尽。走进长长胡同的尽头,一眼就看到这个位置突出的牌坊。

      可别小看这一个“同知”的虚职,它可以让丁氏家族由民变官。社会地位的提升,可以让地方官员侧目相视——当上了官老爷,就不必低三下四、再受他们的窝囊气了。进进出出,也可以与他们平起平坐,这同时也为丁氏家族的生意带来更多的机会。
     过去有种错觉——每处古院落总属于某个人家,但实际上却非如此。由于年深日久、支脉繁衍,往往是对于一个院落或一处房子来说,都有众多的继承者。再加上土改时的重新划分,这些古宅的所有者、继承者更为复杂。即便是他们有心对破损的古宅加以修缮,也很难付诸实施。
      文物保护部门通过收归国有和扶贫维护、维修的办法,对这些古宅开展了大量保护工作,这使得游客有幸目睹到这些质朴而又精良的晋南民居的代表作保存较为完好。然而,仍然有些古民居分散在个人手里,作为日常生活、起居使用。

丁村民俗博物馆按照院落的自然布局,规划成不同的陈列、展示区域:红白喜事、婚丧嫁娶、传统节日、迎来送往、生活用品、交通农居、刺绣剪纸、各种礼仪--------涵盖了明清之际晋南乡村生活的方方面面,俨然让游客有种穿越时空的感觉。

    时值中午,酷热难耐,毒花花的日头下,各个院落中更是静无一人。我们一家却看得格外带劲,穿绕在空旷的古院落中,一点也不受外界干扰,不时惊叹古人智慧和技巧之余,似乎忘记身在何处。四人且行且议——古人的生活原来是这个样子!

      应该说我已去过多处的博物馆,民俗类的也逛了不少。但用这么大规模的古宅陈列原汁原味的展馆,却让我对古丁村人的生活有种更且真实的感受,还有一种莫名其状的小小震撼。

     出于对书法的爱好,我特别留意古院中的匾额和楹联。古人建宅设堂时,往往郑重其意,一般都请名人、官宦或有一定身份的文人题写。作书者考虑到这些作品被镌刻高悬、供人观瞻,也会格外用心,拿出精品之作。

    丁村古宅大门的匾额与我在山东常看到的“四字句”不同——多用“两字句”(也有少量三字),内容多为教化、劝喻和示吉之辞。厅堂上的木匾则同样是多为四字句,大字榜书,往往老辣精到。

临出博物馆时,看到这几句年代久远的马槽,四周精工雕刻,让人能感受到当年其主人的生活豪奢。

     在一座民居的解说词中,我无意看到所在位置是某古宅的后院,其前院仍在居民家里,有人居住,未作公开展示。
    “后院已经如此豪阔,前院往往会更胜一筹。”
    从博物馆出来,我意兴未尽,想找前院的主人,进去一饱眼福。

本篇游记共含1422个文字,2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图不错,有什么故事可以听听吗?

2016-08-21 00:12

lz好可爱,跟我一样懒着写字哈哈。但还是希望看看详细介绍哦~

2016-08-22 15:57
相关目的地:   临汾   山西
40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