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你时恰好有一轮圆月从我头顶路过——旅行手记之尼斯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如果记忆没有偷奸耍滑,那么那天也应该是一个寻常的夏日。
过了正午的日头,正西的窗户下的小书桌享受着无限的烈日恩宠,丰盛午饭带来的惬意和汗水顺着脖子蜿蜒而下的黏腻感让人心烦。风扇像是跑了太久的老头,喉咙中混杂着呼哧呼哧的声音,大口的喘着热风。收音机那头的电台主播也丧失了言语的热情,只是一首一首的放着歌。
“蔚蓝海岸,遗忘你的远方;把一颗心照的晴朗, 当阳光在脸上;蔚蓝是我眼光,把过去未来看得不一样,看到我的海岸”
吉他娓娓之声合着梁静茹那不算讨厌的声音反反复复的唱着上面的歌词。
“哦,世界上蔚蓝海岸到底在哪里?地中海吗?希望长大能去看看啊。”——这是我趴在两条汗津津的胳膊上的脑袋在被睡意击败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当这些念头都快被大脑定期性粉碎删除的时候,几万里开外,南法小镇,在尼斯,我终于窥探了一块叫做蔚蓝海岸的秘境,只不过那天,恰好有一轮圆月从我的头顶经过。

你有没有这样的经历,遇上一个地方,一个人,一件事从此重新确立了你对某一简单事物的定义?嗯,或者通俗点说“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尼斯和海对我就是这样一对存在。
从此,日出时分的海,就应该有映衬的点点粉霞;

烈日之下的,就应该貌似平静,却又嚣张到闪着碎银;

午夜时的,却又应柔情到满眼都只有一轮明月的倩影。

烈日之下的,就应该貌似平静,却又嚣张到闪着碎银;

如果你是勇士,你大可乘着船帆出海去做一个未卜的旅人;
如果你是嬉戏者,你也可以就是简单的在好风景里游个泳;

或者你也可能是投机者,乘着日落退潮支起钓竿去引诱那些贪嘴的鱼;

再或者你也像我一样,做一个踏浪者

“海岸上总有一种旅途,比终点浪漫;白云下总有一些美丽,比岁月长"

另外你有没有这样一种经历,看到他们,仿佛看见了传说中像金子一样闪闪发光的心?或者通俗点说 “命运以痛吻我,我却回报以歌”
我遇上了马蒂斯。
喜欢看马蒂斯画餐桌,他笔下的餐桌总是那么鲜艳,却又那么丰盛,亮光光的烛台,饱满的各色蔬果,澄澈的美酒和匠心独具的各色瓷器。马蒂斯说:“每次画餐桌,他都溢满了满腔的感激,感激有人能那么用心的去培育这些蔬果,让它那么的甘甜多汁;也感激美酒和瓷器,为什么这么多美好的事物会扎堆的出现在自己生命中?生活真是太美好了。” 比如《红色的餐桌》。

也爱马蒂斯的剪纸,没有那些凌厉笔直的直线,也没有程序化的繁复,信手几笔剪来,比如《Icarus》,星空中,一个人展开着双臂勇敢的飞翔着,黑黢黢的身体里,那一小颗红心是那样生动鲜明。

谁又知道这两幅画出自被病痛折磨将近半个世界,几次在垂危边缘的老人之手。

“假如马蒂斯为心爱的人写下好遐想,我也会找到,那属于自己的漂亮”

也有老城里一锅简朴却鲜甜的牡蛎汤,一小瓶沁透的香槟带来的潮红的面颊,或是集市里浓郁到鼻塞的薰衣草制品。




但我只想说的只有这海和这个人。

本篇游记共含1177个文字,1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没更新完吧,等楼主更新哦~

2016-08-22 16:2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