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假如生命只剩两天,我愿死在巴黎的冷风中。

12
彭彭安_ (深圳) LV.5
2016-08-20 15:02 799/4
  • 出发时间/2016-02-16
  • 出行天数/2 天
  • 人物/小两口
  • 人均费用/8000RMB

Paris,Paris!

我看着几年前宝丽来照片上的埃菲尔铁塔及上面用油笔写下的“我的梦想”,对哈维尔说:“谢谢你,和我一起来巴黎。”

2016年2月16日上午10点,我们从西班牙马德里来到了巴黎,一个半小时的飞行。我在飞机上激动得像个十八岁的女孩,为终得一见朝思暮想的心上人而坐立难安。
你看,我对自己立下的誓言,争取在死去前一一对自己实现,不留遗憾。

春天里的巴黎依旧冷风阵阵,期望的天气转晴没有发生。而各大景点里挤满了大声说着韩语的人们,大街上随处可见穿着冲锋衣和登山鞋的同胞。

两天时间,我在我的梦想之地仅仅停留两天时间。看着熙攘的游客,被刀子般的风带着雨丝挂着脸,旅行的疲倦无法抵抗。《新桥恋人》这部电影忧郁的爱、《巴黎夜未眠》里充满希望的爱指引着我,让我再等等,再与不完美肉体产生的困倦抗争。

让我们去听爵士吧

我们在夜幕降临时回到酒店,按照计划冲了澡换好衣服,开始在网上查找巴黎市内另一听爵士乐现场表现的好去处。

可我躺在床上,感觉疲累,走了一天的双腿在沐浴后仿佛失去知觉般僵硬。但我知道,今天是哈维尔的生日。即使昨夜已经听过了爵士乐的表演,而今夜是我们在巴黎的最后一夜——看着哈维尔的右手拇指与食指在手机屏幕上滑来滑去,他脸上的疲倦被此刻的兴奋狠狠地掩盖了。

刚到巴黎的那天两个人就已经体会到了这个城市的脏。从戴高乐机场乘坐巴士到市区的路上,看到了黑人居住的区域,满街的垃圾和摆在路边的劣质服装。
“我不喜欢这里。”我扭头就对哈维尔说,“你看,马德里巴黎干净多了。”他皱着眉头表示同意,然后努力的想要在手机里找出扭转对巴黎印象的机会。我索性什么都漠视,只盼在回家前不会发生更多破坏我对这个城市印象的事情。

整个白天我们用双脚熟悉城市,站街的熟龄妓女、昂贵的餐饮以及穿着个性的男女,这一切都让人感觉怪异而新鲜。我努力的回想《新桥恋人》和《巴黎未眠夜》里的城市景象,努力的从看到的这一切里嗅及些许与我幻想中巴黎吻合的碎片,枉然。

晚上哈维尔把我带到了爵士酒吧区,选了其中一间二人便进去购买门票。售票的女孩很可爱,说话的时候一直微笑,当得知我们来自中国,她似是找不到话回应般的说了句:“Oh,that’s lovely!”这个街区没有穿着冲锋衣挎着大相机的中国游客出现,更不要说爵士乐表演室里。鉴于自己一张堂而皇之的中国脸庞,对于售票女孩掩饰不了的讶异我是丝毫不意外。

虽然巴黎不是爵士乐的发源地,但历史可是不短。人们下班后吃过晚饭三三两两的来这里坐下,即使是单身一人也要点上杯红酒把演奏观看完——我大约嗅到了巴黎的味道。
吹色士风的老年黑人男子在台上说着有趣的话,除了我和哈维尔其他人都笑了起来。“我喜欢这个地方,我想。”我转头告诉他,“这里有这个城市独特的生活感。”哈维尔得意的笑了,表示他选对了活动项目。

所以,今天晚上哈维尔坚持去听爵士乐作为庆祝生日、对巴黎说再见的方式,我的大脑表示双倍赞成;可是,我的身体我的双脚已然在城市步行计划中奔溃,月事也在这个时候拜访,实在是雪上加霜。
“亲爱的,你需要换上这件蓝裙子,然后穿羽绒外套。否则你会像昨天晚上那样。”哈维尔指着那件吃饭被油弄脏的裙子,提醒我昨夜从酒吧出来后冷得无法在大街上正常走路的事。我没有忘记,可是我没有丝毫心情穿温暖的脏衣服!套好了毛衣外套,看着哈维尔像他的母亲一样管理我的生活,生理期的无名火噌的燃烧了起来——但被我压制住了,没有回话。
默默的将毛衣褪下套上蓝裙子和羽绒大衣,一脸不耐烦的问坐在床边的人:“这样你满意了?”
我知道,我的脸色必然是让人尴尬及难过的,尤其是一个要庆祝生日的人。哈维尔生气了,说我太过分体会不了他对我的关心等等。他大概不知道对于生理期的女人是不能摆道理的,越摆便越浇油于火。
“你就是这般不明白我!我穿毛衣舒服!舒服你知道吗!我这么累了,而且你知道我的身体不舒服,可我还是愿意和你外出!你压根不明白!”感叹句哒哒哒的像机关枪扫子弹般,喷得哈维尔说不出话来。
待我说完,他开始脱鞋咬牙切齿的说不去了都不去了。这可犯了女人的大忌——顶嘴,顶处于生理期女人的嘴,顶一个处于生理期且自认为有理的女人的嘴。
我像个石雕似的站在门旁,冷冷的问:“我问最后一次,你确定不去了是吧。”实际上,句子里没有半点疑问。他看都不看我,气哼哼的说:“不去了,不去了!”他确定不去我就更生气,衣服都按照他的要求换好了竟出尔反尔。
我抓起台上的一堆硬币,对他说:“你不去便不去我可要出去了,再见。”惹得他紧张的问:“你究竟要去哪里?!”
“出去逛。”说完我便掉头关门走了,留他像傻瓜似的坐在房间。我在等电梯时心想,这个傻子到底会不会追出来和我去呢?正想着,哈维尔打开房门探出半个脑袋喊:“完美!太完美了!”喊完狠狠的摔门不再有任何反应……

啊,今天是他的生日。我懊恼的走进电梯,按下到一楼的按键。可懊恼着还生气,这个男人有时候真真烦人啊,像唐僧似的念叨。出了电梯穿过酒店前台,对着接待我们的女工作人员笑了笑,然后躲到酒店门口旁凹进去的安全门前。探头出去看了看,希望哈维尔能下楼来找我找不着我便叫唤一声,好让他见到我——看了几次他都没有出现,烟也抽完了,想想自己又真是够不讲理的,好好的一个生日便是被我毁了。
踌躇了一阵,便再次回到酒店穿过前台对女工作人员笑了笑,上了电梯。刚一脚踏出电梯门,就看到了关门准备离开的哈维尔
看见折返的我,他脸色一点变化都没有,石头一般。我二话不说拉起他的手走进电梯,说:“让我们去庆祝你的生日吧。”
在电梯里他说我是傻瓜,我说他才是傻瓜,然后两个人傻瓜般的笑了起来,手牵手的出了电梯穿过前天,我第三次对女工作人员笑了笑。

“你真的太对了!今天晚上真冷啊。”我抱着哈维尔的手臂,哈哈的笑了起来。“当然,我可不愿意你冷得想只猫呢。”哈维尔抱着我的肩膀,“让我带你去巴黎历史悠久的一间爵士乐酒吧,女士。”

2016.02.17 巴黎的最后一夜

哈维尔对爵士乐可以娓娓道来,我只负责在爵士乐里寻找感觉不管规章制度。
而你来巴黎,除了感受它的高物价、骨子里的清高时尚,还有爵士乐必去一听。谁说的?来了巴黎却不在夜巴黎听爵士,简直是白来了。
我们坐地铁到塞纳河河附近的街区,那里满是爵士酒吧、餐厅;还有其他出名的爵士酒吧,有更多精力的话我是愿意做更详细攻略的。

在巴黎里穿街过巷

FRENCHIE TO GO

我知道,我知道。每个人在来巴黎前都幻想着坐在大街上喝咖啡,幻想着也许坐在旁边的人、走在路上人——可,这个季节不适合啊。
大部分的咖啡馆将外面围了起来,开着电热器,我们的第一顿早餐就是在街上某一间咖啡馆里吃的。也许实在是太累了,没有什么饥饿感,吃起来任何一餐任何一个可颂任何一杯咖啡任何一份法餐都有一种即将溺水的无力感——除了这里,蒙马特高地里一条巷子里的小餐厅。
餐牌里主食是几种三明治,馅料是精挑细选的各样蔬菜和龙虾肉,甜点至今难忘。只有你去试试,才明白,为何之前的任何一餐都无力享受。

打扰长眠的美丽

哈维尔找到了他其中一个偶像的墓地,看着挂满了礼物的石碑,听着他读偶像写过的诗句,真心为我们活着的人来打扰已然长眠灵魂感到丝丝不安。
其实,死去,是另一种美丽。人们来瞻仰,人们来悼念,人们来哭泣,人们来高兴。你能看到学校组织学生来做关于伟人的作业,他们大声笑大声闹,在墓地间跑来跑去。生和死,一幅美丽的画面。

最后送上Michel Legrand的巴黎歌曲一首。

本篇游记共含2990个文字,4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2016-10-14 17:32

……就少了点

2017-03-30 17:29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3F

好喜欢这一篇的调调~~ 特别巴黎!

2017-06-19 16:12

引用 彭彭安_ 的图片:

哈哈,让我想起了《雨中曲》

2017-06-19 16:14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