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酌一杯酒 笑忆那趟如梦的川西

  • 出发时间/2016-06-20
  • 出行天数/6 天
  • 人物/其它
  • 人均费用/2000RMB

六月的川西之行回来后,工作一直比较繁忙,家里也有一些事情,所以迟迟未来得及修图和整理游记。我所理解的旅行是“用脚步去丈量 用心灵去感悟 用笔墨去记载”,所以决定在这个休息日的夜晚沉下心来,拉开一听啤酒,执笔 用叙事散文的形式去忆写那段如梦的旅程,心里最初的感受。(可能在行程、攻略上不够详细)
人物介绍:我(盒饭少年-重庆)、安俊(我的初中同学-重庆)、阿杜(拼车之友-广州)、静姐(阿杜的女票-广州)、熙哥(拼车之友-垫江)、大白杨(熙哥的女票-巫溪)、杨哥(司机师傅-成都)。我们在网上通过做拼车生意的燕姐相互认识并结伴此次旅行。
图片来源:入门级单反、小米手机、苹果手机。

相 识

十九日的晚上,来自五湖四海的我们在成都青羊区一家预订好的公寓相见。初次相识,大家委婉谦和,也许是年龄相仿,在几段寒暄与交谈后便迅速地建立起了融洽的关系。
夜未深,成都的市区早已灯火寥寥,寂然无声。倚在窗前,欣赏着这静谧的夜晚;静享着旅行带来的身心愉悦。

出 发

第二天一早,天色微亮,大家便起床洗漱,收拾行李。楼下的司机师傅杨哥和他的越野车早已是急不可待。出发!借着黎明的曙光,驰向心里的远方。
这一天几乎都是在车上度过,借此机会大家也纷纷敞开心胸畅谈起来,聊生活 聊工作 聊地方习俗......一路上欢笑不断。年轻人就是话多精力旺,大家的感情好像又更进一步了。
下午五点过,到达了行程第一天的中点-观音桥镇。在宾馆放好行李后,就约一起到镇上吃饭。
我还是点了最爱的四季豆

吃完饭在附近转悠了几圈就各自回房间早早休息了,明天一早还要赶路呢~
观音桥上挂满了七彩的经幡 

前 行

行程第二天,大家在嘤嘤鸟音中醒来,清晨的观音桥在昨夜细雨的润泽后显得格外清爽、明朗,山间的云雾宛如仙境,衬着蔚蓝的天空映入眼帘。小伙伴们兴致勃发:“走,出发,去色达!”

不得不吐槽一路上的厕所是少得可怜,开了几个小时都没见一个。内急了咋办? 还能咋办呀,找个隐蔽的地方帮助植物生长咯。趁下车的时候活动活动,赶紧拍几张

在下车休息时,拿出了我的“小赵云” 摆拍一张, 瞧!它的笑容永远是那般灿烂!

驶过马尔康,两旁的上峰越来越低,眼前愈来愈开阔,心情自然也豁然起来。

眼前的美景实在震人心魄,就下车叫杨哥帮我们拍了个合照!

天 葬

终于在下午一点抵达色达,由于天葬在下午的两点左右举行。所以大家一致决定先赶往天葬台,看完天葬再解决就餐问题。天葬台在一座山顶上,修建道路的原因,上山的路尘土飞扬,好似提前给人一种沉重的感觉。下车,往天葬台走去。

石头上面刻着五彩的六字真言。

到了上顶  得知天葬仪式还有一段时间。大家便决定到后山转转,看能否有幸遇见久闻的土拨鼠。往上走不远,就看见了几个土拨鼠的洞穴,这让人兴奋不已。静姐经验老道地拿出准备好的饼干开始往洞穴里面及周围仍,等待着它的出现。不过等候多时,左瞧右看也不见个影儿。大伙儿难免失望,“也对,这里离天葬台这么近,人这么多,怎么可能有土拨鼠嘛,洞穴肯定是以前的”。熙哥的一句话作了终结,大家灰心地离开,继续往上走,开启狂拍模式。

远山上的八字真言庇佑着这一块高原净土。

拍着拍着,突然,不知是谁大叫一声:“哇!土拨鼠”。我猛然扭头,原来,土拨鼠是这样子!圆润的身体,露着两颗滑稽的龅牙,却有一对炯眼的“土拨鼠”,它正在机警地捡食我们一路丢的梳打饼。虽然我们的惊呼好像吓到了它,不过这个小吃货并没有逃跑的意思,只是胆怯地一边吃一边晃着脑袋左右侦查。“嘘,慢一点,不要吓到它“,我低声地说着并俯下身体缓缓靠近它。那一刻,仿佛倾尽了全身的力量,以使我保持平稳的呼吸以及细微缓慢的肢体动作。是的,它没有让人失望地跑掉,尽管它依然表现出不安的样子。其实这种感觉很棒,对,被信任的感觉!哪怕它只是一只小动物。
大家围了过来,纷纷抢着饼干喂它!我在喂它的时候迂缓地伸出食指轻抚它那长满利爪的小手,传递着爱的讯息,只想让它感受到我并无意伤害它(那一刹紧张至极,好怕它挠我)。

不一会儿,周围的人渐渐多了起来,这也许让它感到害怕。于是便跑回了自己的洞穴口,吃完手里这一块不久后就消声匿迹了。而我的心绪久久难以平静,或许是第一次与野生动物有如此亲密的接触;或许是它的可爱灵动让我永生难忘;抑或它们本就是高原孕育出的纯朴精灵,足以给每个人震撼。
愿你一切都好,别了!小家伙。

回到天葬台,此时早已聚集了大量前来观看天葬的游人。我们便找了个靠后的位置,顶着烈日静待天葬仪式的开始。秃鹰守时地集结在了上顶的小坡上,恭候着它们一天中最美的“盛宴”。

一等就是一小时,似火的骄阳炙烤着地上的人们,加上极强的紫外线,裸露的皮肤已被灼得火辣辣的疼。还未吃午饭的我们,已有些精疲力尽,体力不支。终于,在一辆面包车疾驰而来,又急停在天葬台下后,一切生理上的不适都抛之脑后。只见两名壮年男子从车上抬下一只崭新而又简易的木箱,然后急促地往上走,走到白塔前逆时针转了三圈后,又迅速地走向天葬台。刚放下木箱不久,又一辆车踏着飞尘从山脚驶来,同样抬下一个木箱,虽和刚才那个不太一样,但大致相同,不足一立方米的大小,长宽的比例看上去并不像我们常见的棺木。同是绕着白塔转圈后,奔向天葬台。车,一辆接着一辆的开来,木箱一个接着一个地卸下,看得人心里直发紧。最终一共八名亡者被抬到天葬台平放在地上,这时神秘的天葬师从阴森的假山建筑里缓缓走出,在念完诡秘的咒语后,开始一一对尸体进行解剖。由于用布遮掩着,站在后面的我们并看不到解剖的过程,只是偶尔大锤敲砸骨头的声音响亮清脆得颤动心灵。那一群抬木箱的人,都是亡者的至亲,他们正在一扇小铁门外目睹着这一切,陪着他们的亲人走完尘世通往极乐的最后一程,这场光明的旅程。所以他们盯得目不转睛,深邃的眼神透露出诚笃的祷告。然而这时,站在靠前的游人们,蜂拥地拿出长枪短炮或是手机疯狂地拍摄着全过程,而旁边就有硕大醒目的告示:“不要拍照 不要摄像”。是的,这一块巨大禁止牌在风中显得那么凄凉。我想......:“倘若我们连亡人都无法给予尊重;连明文禁止都无法去遵守;那么作为一国之民、一家之子,我们还能去恪守国发家规、礼仪道德吗“?答案可能就是我们时常观闻了一个社会新闻后,不禁脱口而出的一句:”这个世界怎么了?”。当然,或许言之过甚,处于不同的立场有不同的观点,所以请允以我再复述一遍,只是我想。
秃鹰早已安奈不住,从远处的小山坡上成群结队地飞下,在空中盘旋,在离天葬台不远处的秃坡上降落。当天葬师一声号令后,便簇拥而上,上百只秃鹰疯抢着它们的“食物”,随即令人干呕的恶臭迎着风扑鼻而来,大伙儿们一轰而散。
至于秃鹰会不会将亡人的灵魂带向高远的天空;至于亡人会不会因为天葬而洗清一世罪行,我们不得而知。我只知道,在环境恶劣、食物匮乏的高原,以这样一种环保生态的方式,人们将废弃的血肉之躯用来养育一方生灵,的确是一个功德不小的壮举。

走下天葬台,就连忙驱车去吃午饭,在高原上饿肚子实在是件磨人意志的事。一顿饱餐后就回色达县城找住宿了。
由于突然的暴饮暴食,使身体的大量血液集中在胃部消化食物,导致脑部供血不足,缺氧现象就更严重。所以到旅店后大家多少都出现了些高反的迹象——开始精神不振、头晕胸闷。而我在饭后纵情地抽吸了杨哥递过的一支烟后,更是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头痛难耐,心跳加速,躺在旅店的床上动弹不得。这也是我回来之后一直想戒烟的原因之一吧。
当然,小伙伴们是很有爱啦!身体并无大恙的熙哥和大白杨找到县城少有的药店并买回来葡萄糖与头痛药。我吃完药,便带着祈福早早地进入了梦乡......
第三天清晨在一场饱睡中醒来,顿觉神清气爽,心旷神怡。感谢熙哥和大白杨布满关怀的止痛药!
今天,注定是美妙的一天~     向佛学院出发!

佛学院

色达五明佛学院!这里是世界上最大的藏传佛教佛学院,它就像一所大学,里面有课堂,有食堂,有考场,只是修学的科目是藏传佛教。一进大门,满上遍野的红房子就扑入眼帘,它就像是大学里的学生宿舍,不过,这个宿舍得花几万甚至十几万才能得到一间。
一路向上,直奔坛城!
远远就看见在坛城下的一行阶梯旁坐着几名乞讨的藏族人,正边走边犹豫要不要施财时,却看见其中一名男子拿着苹果手机凝神地玩着。果断,汗颜地望了望我那漆色斑驳的华为,然后悄悄装进口袋,昂着头像风一样从中间穿过。坛城周围还有很多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小孩子,他们约三到六岁,在大人的带领下成了这里的职业乞讨者之一。我目睹了一个小女孩找一名中年男子要钱的全过程,先是拉住衣角,然后不停地用藏语的腔调说着钱,钱,钱......处于无奈,那名男子从腰包里掏出一把零钱递了一块钱给她,而那个小女孩好似对一块钱并不感兴趣,用贪婪的眼神望着男子手中面值最大的那张二十元,随即伸出稚嫩的小手想要去拿的意思。男子见此举动便愤然递过那张一块钱,转身离去,小女孩拿着钱又跑向了不远处的另一名游客......
望着中年男子落寞的背影,我想他一定失望透顶、难过至极,他难过的不是丢失了那一块钱,而是丢失了来时怀揣的那颗向往纯净的心。
是啊!有商业就有利益,有利益就有私欲,毕竟这是尘世凡间。
我们一行人围着坛城下转经筒转了一圈。这里是我见过最长的一排转经筒,转上一圈要花两分钟左右。每一个转经筒都不停歇地转动着,因为大量僧人及络绎不绝的游客排着长队在此转经祈福!

之后我便只身一人缓慢走上坛城金顶,金顶飞檐斗角下的风铃,在高原自由的风中摇曳、碰撞,创造出一个个直击心灵的天籁音符,和着庄严的梵音,奏成一曲神圣的祷歌。绕着金顶悠然踱步,遥望远山上的经幡与头顶的湛蓝天空,这一刻,内心清净如泉,就像......觅到了灵魂的栖息地。

走下金顶,以转经筒和金顶为中心点修建了一圈宽三米多的道路。这圈原本空旷的水泥地上,铺满了一块块破旧的凉板。数十位虔诚的信徒正在此坚毅地磕着长头,他们面朝金顶,眼神坚定而空灵,嘴里喃喃着咒语,双手合十举过头顶,随后蹲下身子,匍匐着向前一滑便五体投地,起身时原动作返回,如此这样接连不断,好像这个世界只剩自己和信仰......
细心观察,他们每一位手上都带了一个类似指环的东西,而每磕一个长头便摁一下上面的小按钮。百般思索后终于了然,估摸是个小型计数器,因为他们磕长头的个数都是数以万计。是的,你瞧  那陈旧的木凉板已被蹭得油光闪亮!

迎面,一位僧人正信步而来,远远的就能感受到他强大磁场所散发出的宁静。还有那清澈的眼神,仿佛让人看到了他澄澈空明、一尘不染的心神。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吧。

吃过午饭,我们一行人便决定到后山转转,一是瞧瞧风景,二是看看是否还能遇见土拨鼠。不过走到半途,安俊便放弃了与我们同行。因为他一到佛学院就开始上吐下泻,情况不容乐观,所以也不再难为他,不过他随口而出的理由实在让人哭笑不得:“山上没有厕所,我怕马上......马上......”。(当时真的挺为他担心,在高原上脱水可不是小事。)
向着山顶攀爬,稀薄的氧气不得让大家放慢脚步,不时坐下来小憩一会儿。可是在单身汪面前,这样真的好吗     我要回去找安俊玩

草丛中的野花都显得如此干净、美丽! 颇有一番空谷幽兰的意境!

走了一个多钟头,终于来到一处顶破。五彩的经幡在风中飘扬,心情开始躁动。来一波完美跳跃

早有听闻经幡的寓意:“每当风吹动经幡一次,就相当于对这个世界诵念了一次经文,也就是对这个世界的一次祝福。”所以出于敬畏,特意招呼小伙伴们别踩到了。
开启二逼模式

在一番亢奋后,大家都静坐下来,沐浴在高原灿烂的阳光下,风吹云动,一览众山。感受自然的神奇与壮阔。   请问这只小狗狗,你是来嘲讽我的吗?

突然,狂风四起,阴云笼罩,没了阳光的照耀,大家都被吹得瑟瑟发抖。在此又要感谢阿杜借我的冲锋衣了,去高原我居然天真的只带了一件牛仔夹克......
大家开始收拾东西准备下山,因为路途遥远,又不能走得太快,万一马上云翻雨覆,岂不得洗个露天澡啊。在下山的途中也看见了几个土拨鼠的洞穴,不过放眼望去整片山坡上丝毫没有土拨鼠的影子。这也让之前那一次“邂逅”显得更加珍贵,嗯   我会珍藏于心的!
下山后熙哥和大白杨去到饭店的大厅歇息,安俊也在那里休息,阿杜可能感觉有些不适,也回到车里休憩。此时,乌云已散,阳光重新回到了这片宽广的大地上,果断拉上静姐当我的模特,出去拍照去

又到饭点了,可是几位童鞋都因身体的不适而毫无食欲。只有我、熙哥、大白杨约着在坛城旁边的一家小饭馆就餐。与其说这是一家饭馆,不如说是一家面馆,因为主要经营各口味的面块,饭 好像只有蛋炒饭。这里是佛学院为数不多的餐馆,所以也有大量的僧众来此光顾,面积不足二十平米,紧凑地摆了五张餐桌,显得有些拥挤。
熙哥和大白杨吃的面块,而我点了蛋炒饭。上菜的是一位藏族小姑娘,看样子十五六岁,脸上显露出无邪的天真与淳朴,她不停歇的在厨房与餐桌间奔波。熙哥和大白杨都觉着面块的味道还不错,所以吃得一块不剩。蛋炒饭也很香,就是我吃着稍微有些腻,混着辣椒也一扫而光。吃完饭我们三人便合计着去前面那片山头侯着拍夜景!
小饭馆旁的红房子

沿着大马路走了不一会儿,忽然暴风怒吼,黑云从身后遥远的天际漫延而来,好似要吞噬眼前这个光明的世界!

我们仍执意向前!直到  电闪雷鸣,响彻山谷,接踵而至的便是倾盆大雨从天而降,巨大的雨滴声打破了这个原本宁静的世界。此时,大白杨正冒着大雨跑向前方的厕所,熙哥或许也尿意正浓,紧跟了上去。大白杨先从厕所的左手边进去,熙哥便习惯性地走进了厕所右边,是的,他们相遇了!(哈哈哈)里面是相通的!(因为佛学院女僧众占的比例更多,所以在这片山坡上,便有一些只有女厕的公共厕所)熙哥连忙脸红地跑了出来......后来,据他讲  里面还有第三人......
无奈,我们找了一处红房子避雨。期间闪电不时地在对面的山坡上划过,遗憾照了好几次都未能照下。眼看雨滴越来越密、越来越大,使我诧然的是,路上的僧人们丝毫未加快脚步,仍漫然、淡定地缓步向前,任凭风雨的胡乱拍打......或许是高原变幻莫测的天气让他们早已习以为常;抑或是佛法无量无边的智慧让他们懂得随遇而安。默默地,在心里竖起了大拇指,并送上真挚的祝福!
雨渐渐小了下来,我们的衣裳、裤子已打湿了一半,赶忙回到车里,期盼着雨停!
天公不负有心人!终于,雨滴声渐渐消逝,下车,借着暮色走向那片山头。
来到山头,这里已经聚集了十来名游人(我滴天,你们也是够拼的),有的已经支好三角架,正在调试着相机参数。恍然间,一名僧侣从旁边的红房子里走了出来(那不足十平米的木房子除了一个单人床,就是满满的佛教用品),她缓缓来到我们身旁,身着僧衣,看上去三十岁左右,寸头剃得比我还短。瞬间,思绪万千:她身为一个柔弱女子单独住在这山顶不害怕吗?念佛、诵经千篇一律的生活不乏味吗?她的生活又是怎样子的呢......她先开口说了话,带着极浓的藏腔,好像说着佛学院的夜色有多么多么的美!遗憾的是我们并不能听懂她在说些什么。我超着拙劣的普通话告诉她我们在照相并向她问好,她质朴地摇头并挥手示意着听不懂。我失落地转过头,看着眼前的灯火焚城,和深蓝的夜空,陷入沉思。须臾,如梦初醒,我猛然扭头,与她四目相对,并给了她一个诚挚的微笑。是的,有信仰的人怎会感到害怕呢?怎会感到孤独与乏味呢?一个眼神,一个微笑,足以让她心领神会,也许这才是最温馨的祝福!
继续全情投入拍照吧!可是,没有三脚架拍夜景真的很尴尬看着隔壁的大叔,撑着三脚架,一张张大片接连不断地诞生,真是垂涎欲滴!于是乎,我和熙哥开始和这位大叔套近乎,装着高深的样子聊起了摄影之事......
终于,在一番交谈后大叔愿意把三脚架借我们一用。可是......可是它妹的接口合不上,一切都是枉然。正失落之际,不知熙哥从哪里搬来一块板砖,立着当三脚架使用,恍然一看旁边有两名游客都用这种方法在拍  哈哈哈哈!我和熙哥便你一张我一张的轮流开拍,然而成像效果一直不尽人意。于是便向旁边的大叔取经,要参数,参数调好,一切准备就绪,按下快门键,等待成像......结果依然如此。这时天空又开始飘起了细雨,顶着雨滴与寒风,我们又接连拍了近半小时,还是没有一张满意的“大片”,此时已经快晚上十点了,雨也越下越大,无奈失望而归。在下山途中上我们一路琢磨、总结,最后将原因归咎于相机的品质问题......(这不是欺负人吗?参数都一样,照出来却天壤之别)
 下面是难得拿出手的一张,熙哥照的

回到车里不久,雨势就逐渐大了起来。由于此时下山的车子较多,而道路又较狭窄,所以造成了拥堵的现象。呆望着窗外,望着夜里金光四射的坛城,思绪飘了很远很远......突然,眼前隐约出现了几个人影,一位法师手持佛珠走在前头,一名藏族男子抱着一个用盖布包裹着的小孩,看上去估约四五岁,不出意外应该是他的孩子。是的,他正在为自己夭折的爱子转经祈福。在坛城的转经轮,每天都能看到来此为自己亡亲转经的藏族人,他们多数是在早上推车斗车,将亲人的遗体放于车内,同样裹上盖布,转经完毕后下午就送往天葬台举行天葬。据车里的杨哥讲:“在藏传佛教里,人们相信这样转经可以帮助自己逝去的亲人减轻罪行、积攒功德,功德分为三等,三等功德转一百零八圈;二等功德转一千零八十圈;最显著的一等功德则要转一万零八百圈。“
大雨模糊了车窗,却依然能清晰地看到那位父亲雨中坚定而沉着的步伐,踏着地上的积水飞珠四溅。我完全能感受到他的踌躇满志与坚韧不拔。“为什么他会选择在晚上来转经呢?”或许答案只有一个——他要转一千零八百圈,然后再明日的下午去往天葬台。顿时,心中肃然起敬!

回到县城已是晚上十一点过,我、熙哥、大白杨陪着安俊到县人民医院开了一些止泻药后便回住宿就寝了。这一晚,我睡得很不安详,色达稀薄的氧气实在让人难受,终于在早上五点半,被急促的呼吸与剧烈的心跳惊醒。
在县城吃过早餐便与色达告别!虽然生理状况让我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不过些许遗憾还是令我感到有些不舍。其实,来色达前就计划着要去听一听佛学院的汉语讲经,切身实地地去感受藏传佛教的教义与中国大乘佛法的区别,它真的那么让人望而却步吗?带着缺憾驱车驶离了色达......

辗 转

这一天也几乎是在车上度过,从色达下来后就上了303省道,自驾强烈推荐这条路!一路上都是山山水水,潺潺溪流,鸟语花香,在阳光的照射下宛如世外桃源!最主要是开十几公里都见不到一辆车、一户人家,连杨哥这种老司机都说几年没走过了。于是乎......我拿起手机连上车载蓝牙,播放着律动的摇滚音乐,开启自嗨模式!一旁的阿杜目不转睛地盯着窗外缓缓移动的山岭,不时给我们讲什么流纹岩之类的地理专用名词,并分析它的构造形成。(这让我这个地理白痴情何以堪......)
终于来到一处山顶,合照一张。

山顶的玛尼堆!

一路上走走停停通过红军翻越的第一道大山——夹金山,在下午五点终于来到四姑娘山的双桥沟景区。在景区附近找好住宿,用一顿饱餐来结束一天赶路的疲劳!吃完饭天空又飘起了细雨,大家只好带着祈愿各自回房休息——愿明日阳光灿烂。
虽然这里海拔也有四千米左右,但基本无任何不良反应,因为这里植被茂密。(这也是为什么杨哥说去珠峰大本营都不会高反的人,在色达反而可能会高反)
第二天一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拉开窗帘看看今天的天气如何。遗憾,旭日未能穿透浓厚的阴云,阴天   感觉糟透了,因为无法看见期盼已久的雪山了。
购票乘观光车进沟,开启了这一天的旅程。
双桥沟是四姑娘山三条沟之一,也是面积最大、风景最美的一条沟。从景区门口到最里面共三十余公里,并分为五个观光点。一般观光车会在第一站——人参果坪停歇一段时间,供游客游玩,随后就直达沟内的第五站——猎人峰,然后随游客自由活动。

一下车便感到一股寒风袭来!风中带着青草的芬芳,眼前、两旁的山岭都缠绕着云雾,恍如仙灵之境。若是晴天,那该多好啊!

游玩了一会儿便乘车去往终点站——猎人峰,一路上观光车的导游为我们介绍着每一个景点的由来及景观。公路两旁长满了高山地区特有的红杉、冷杉树,还有成片的沙棘林,在每年的秋季,和着雪山别有一番稻城亚丁的感觉。(之前决定来四姑娘山就是在网上看到了这样的图片,骗子
到了猎人峰,当然  雪峰是看不到了。下车我就被一排摊子吸引过去,这里摆摊的都是当地人,她们售卖的东西包括各类高山茶、高山菌,还有各种材质的佛珠手串。一询问价格,都还比较划算,于是就开始与摆摊的阿姨聊了起来,据她讲这些茶与菌类都是她们每年在各个季节到雪山上去采集的(确实有一些从未见过、甚至未听说过),而佛珠都是直接从工厂进的(阿姨也是实在人)。又聊了一会儿,我便指着其中一种菇询问价格,而阿姨更是率直地告诉我:“那是人工种植的,你选其它的嘛,小伙子。”     看着阿姨如此纯朴可爱,我便一口气买下了好几种茶和菌类作为此次旅行带给同事和家人的礼物。此时阿姨更是欣喜若狂,一个劲地向我道谢,并直言要再送我一些菌和茶。在之后与阿姨的交谈中才知道,自汶川地震以来,从成都通往四姑娘山的道路一直未修建好,期间有十多公里的烂路,底盘稍微低一点的车行驶起来就非常艰难,所以现在过来的游客寥寥无几,以此为生的她们也一年不如一年。确实如此,目测当天进景区游客不足五十人。可喜的是今年十月重修的道路就要通车了,到时候一定会有愈来愈多的游客前来光顾。最后,我要了一张阿姨的名片,如果以后再有需要就叫她邮寄。回到重庆后,先后品尝了雪山小菌和姬松茸,的确味道鲜美可口!
提着一大口袋“战果”去与小伙伴们汇合。这时,安俊拿出了为这次旅行刻意准备的学士服,让我们一起穿上拍照。本来计划是在色达拍的,无奈偏逢那天安俊生病,所以未能拍成。那啥,即没有蓝天白云,又看不见雪山,总得自己找点乐子吧。于是便一起穿上帮刚大四毕业的安俊完成这个心愿,也由衷地感谢安俊完成了我的一个小小心愿。

遥想那段青涩的舞勺年华,我们都曾梦想考上一所心仪的大学,近十个春秋转瞬即逝。如今,安俊已在学业生涯奋斗到一张成都理工大学硕士生的录取通知书,而我则在生活的汪洋里挣扎得遍体鳞伤后,终于学会对生活讲和;终于学会对世事坦然;终于找寻到内心平静的归宿,并以此安身立命......

是机缘或是定数已然不再重要,生活就是如此奇妙!有时它给你悲伤,让你泪流;有时它予你阳光,让你灿烂;而有时它又什么都不给你,让你迷失......究竟是生活主导了我们,还是我们愧对了它?        是的,生活对任何人都是公平的,我们不妨先收起抱怨,积极地向上、向善,它终究会为我们开启一扇光明的大门。

拍完照便乘观光车来到了下行的第三站——珍珠滩(好像是样),在这里下车后我们便一时兴起,决定徒步下山(阿杜和静姐有着丰富的徒步经验,在这样子的天气状况下,只有自己找点乐趣了)。沿着栈道开始行走,一路上都没个人影,好似整个景区都是为我们开的。来到一处鲜花丛中,大家纷纷开始拍照。静姐正在给阿杜拍,我在后面抓拍了一张

万花丛中一点“绿”

这小伙儿,咋不走心呢!

栈道内侧的草地上有许多不少牛羊,都是当地的居民放养的。

当然,牛粪是少不了的!一坨坨,满目皆是!  奇怪又搞笑的是我和熙哥都觉着牛粪的味道很好闻,有一股淡淡的清香,着实让在场的小伙伴们无语至极。
嘿,阿杜!你在干嘛呢?哈哈哈,借位罢了!

栈道走完就上大马路了!马路两旁有许多小植物都让我和阿杜极为感兴趣!这株小草就是其中之一,源于私心,我们各自敲了一小株,准备带回家种!非常愧疚地告诉大家,在我写这篇游记的时候,我家种的这一株已经枯萎了,或许是高山的特有植物适应不了重庆的天气环境;或许离开了小伙伴与故乡让它悲痛欲绝......   是的,它们属于大自然,属于那个神奇而美丽的世界,我们本就不该自私地将它们带走,实在抱歉!

许久没有看见过蒲公英了!

在大马路上静姐又拿出了她专门在某宝上买的小风筝,高山上的风无不时刻地吹动着,仿佛诠释着这是一块自由之地!小风筝随风飘起,放飞的正是我们那颗自由的心!

一所藏族民居,房顶上挂着一面崭新的五星红旗!看得多少有点热血沸腾。

来张逗逼合照

每一户居民家都有这样子的水管——没有笼头,清澈的高山雪水就这样源源不断地流淌着,用手感受了一下,凉得刺骨!

走着走着,忽然从上程驶来了一辆观光车停在我们面前,司机师傅叫我们上车。我们执着地告诉他我们要徒步下山,他立马严肃地说:“到景区大门口还有十多公里,这是最后一般车了哦。”  眼看天空乌云密布,随时有下雨的可能,在一阵头脑风暴后还是决定坐一段再徒步,于是就上了车。一上车就给司机师傅讲在离景区大门六七公里的样子把我们放下,可是司机师傅无论如何也不肯,说那一段路有飞石,出了事担不了则。就这样,一下子被拉到了景区大门口,意犹未尽的我们显得有些失落。
一出景区大门,又瞧见了几个摊位,依然是当地人在售卖着各类特产。其中有一位头发花白,面容慈祥的老奶奶,看见我们便开始吆喝起来。来到她的摊位前,就立即热情地招呼着我们,并一一介绍各类商品,见我们犹豫不定,便用祈求的眼神说着:“随便买点嘛,今天我还没开张。” 听到此话,心里极不是滋味,可是几乎所有的菌类我都买了(在下程的第三站,又在一位阿姨那里买了手串和猴头菇)。在一通扫视后看到了一大袋干木耳,便向老奶奶询问价格及由来。价格非常实惠,六十元一斤,而且品质看上去相当不错,便让她老帮我称半斤。老奶奶顿时眉开眼笑,连声道谢,那一份简单的幸福洋溢在脸上感染着我......在她帮我称量的时候,我又把熙哥和阿杜他们从隔壁摊位叫了过来,最后他们也一人买了一袋牦牛干。走的时候,老奶奶执意要塞一把售卖的野葡萄干和乌梅给我们。   她的质朴与可爱就像散发着光芒,让你霎时生起恭敬!  

吃过晚饭闲来无事,带着对“徒步”的那一份热情与向往。我们便找了附近的一处山坡,开始继续我们的“徒步”之旅。一路上阿杜和静姐不停地向我们传授着徒步的注意事项与经验:偶尔拾起地上的棍子当做登山杖,就告诉我们登山杖在徒步中的重要性;偶尔遇到陡峭的斜坡,就告诉我们正确的攀爬方法与姿势;偶尔倾听他们摆谈以前徒步中的趣事......时间过得很快,转眼我们也爬了半山坡了,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只好折程返回。

梦 醒

次日,也是行程中的最后一天。为了避开映秀路段的限行,我们六点过就起床洗漱,整理行李,与这个清澈纯净的地方告别。上车后,带着惺忪的睡眼,就呆呆地凝望着窗外缓缓移动的山岭,天空中的阴云依旧未散去,不时还飘下如丝的细雨。“是的,结束了,幻梦终有梦醒日!这在我入梦之时就已深知......只是为何,为何依然这般怅然若失?”
清晨的省道上车辆稀少,在驱车奔驰了一个多小时后,来到巴郎山脚下,蜿蜒盘旋的山路通至山顶,直插云霄。在山顶一条幽长的隧道里驶出后,看到左手边有一群架着三脚架正在摄影的人们,我下意识的往右后面一看:“哇!雪山。“
是的,”圣洁“!你没有让我败兴而归,在浓云薄雾中羞涩地露出了你那皎洁的尊容!请允以我立在你脚下同你合一张影!是啊!因时间问题没法去稻城亚丁神山,这便是我来四姑娘山的最大心愿!”圣洁“!感谢您慈爱的恩赐!

上午十点,在过了现行路段后终于安下心来!先在卧龙吃完早餐,便去往顺路的汶川大地震”映秀漩口中学“的地震遗址参观游览。倒塌的教学楼满目疮痍,早已是杂草丛生!心,很快、很自然地沉了下来,倾听着解说员诉说着在八年前那一场噩梦中的英雄事迹,催人泪下。
这里的解说员都是那一场噩梦的经历者,他们幸运地躲过了这一场劫难,但总有家人、朋友、同事不幸地离开。所以尽管他们每天都讲诉着同样的故事,解说词倒背如流,但动情之时也难免潸然泪下。

游览完毕后就悠悠地驱车回成都,在回程的车上气氛格外沉静,不知是游程末途的疲惫,还是离别前特有的安静...... 抵达成都后,杨哥因第二天又要出发,今天下午得去检修车子,便婉拒了与我们聚餐作别。再见了,杨哥!感谢你一千多公里的辛勤驾驶;感谢你一路上带我们装逼、带我们飞。
在与杨哥告别后,我们来到了一家极具成都特色的冷锅串串店铺,在此欢心畅饮,把酒作别。

酒足饭饱后,就到离别之时了!阿杜和静姐还会在成都呆一段时间,所以他们要先回酒店放行李。熙哥和大白杨由于买到的是晚上十一点到万州的高铁,所以他们也要先去北站寄存行李。我和安俊是下午五点回重庆的高铁,所以决定去一趟文殊院再前往东站候车。离别没有太多的话语,可大家不停重复的“再见”与“注意安全”道出了满满的祝福与不舍,尽管我们相识仅数日,但彼此都能感受到那份纯真的情谊。今日一别 不知何日再见!希望大家都能够越来越好吧!  
自打记事起,我就开始讨厌别离的这种感觉,可是它偏又在人生的各个阶段、各个时候都让你去体尝——亲人、朋友、领导、同事、玩伴......。我想,相识即是缘分一场,只要别人未愧对于你,就应将这段相识珍藏于心,并怀揣一颗诚挚的心为之祝福。因为, 来日虽方长,却不知再见日。

登 拜

很快,我和安俊就搭了一辆快车来到文殊院。此行已是第三次拜访文殊院了!这次本来计划着是在行程的第一天早上就过来的,不料因要赶路,时间比较紧。不过还好,在行程的最后一天总算有机会来此一拜。
文殊院是一座殊胜的佛教寺院,距今已有近四百年的历史。在如今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它仍然保有寺院最初的意义——教育。在这里可以免费请香,免费结缘各类佛教书籍,每逢初一、十五,亦可在此免费领取斋饭,也会定期开展一些佛学函授班与念佛堂等等。
在此敬香叩拜后,转悠了一圈便和安俊乘车去往东站。
寺院的莲花正娇艳地开着!

寺院里有许多这样的名言警句!照了比较中意的一张,就当作是人生信条!

寺院的香火极旺,信徒成群!青烟悠起,又散发出一丝超脱的宁静!

回 程

在回重庆的动车上又拿出了”小赵云“立在窗前,我用手托着下巴望了望它,又望了望窗外,渐渐陷入沉思......
是的,生活又将归于从前!不管你跋山涉水去到多远,目睹到多壮丽的风景,见识到多震撼的人文,这里依旧一如既往。你依然会每天穿梭在车水马龙的街头;你依然会置身于快节奏的工作与生活。只是,我好像越来越清楚自己的方向——在工作中,生活里,积极地向上、向善。同时也拾起了一些小小爱好与梦想——开始自学吉他、摄影;开始健身、写文章,尽力量让生活变得愈加充实。在尝试着吃了一年长素后也开始慢慢选择性地去吃一些肉食,以在生活的圈子里不显得那么格格不入。心境也似乎发生着转变,愈来愈向往纯真;愈来愈难违心地说话、做事;愈来愈爱笑,就像“小赵云”那样!
是的,愿自在如风,赤心如水!

End

在此,整篇游记就完结了,从开始写到结尾大概花了两周吧,因为平时白天都忙着上班,就晚上时而写一写,有时还要边写边修图,所以拉的时间稍微长了一点。我确实也比较喜欢在晚上写东西,待世界都安静下来,人也能够自然地沉下心来,并在酒精的催化下,写出的东西也更感性,更走心一些。
其实写游记的初心就是希望能把青春里这一段美好的时光实实在在地记录下来,在一年、三年,甚至十年后重新打开阅读的时候,能够看见自己成长的步伐,能够欣慰地一笑。
诗酒趁年华,让我们仗剑走天涯!

本篇游记共含12528个文字,8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哇厉害哦

2016-08-20 23:25

引用 风小风 发表于 2016-08-20 23:25:03 的回复:

哇厉害哦

回复风小风:过奖了

2016-08-21 10:51

请问这个地方适合一个女生自己去吗?

2016-08-21 20:25

请问这个地方适合一个女生自己去吗?

2016-08-22 09:58

请问如何寻找包车师傅啊,想十月去川西呢。

2016-08-22 10:52

引用 一颗囧苹果 发表于 2016-08-22 10:52:36 的回复:

请问如何寻找包车师傅啊,想十月去川西呢。

回复一颗囧苹果:可以给你一个微信:tianhai001036,这是燕姐的

2016-08-22 18:51

引用 kathy_ 发表于 2016-08-21 20:25:32 的回复:

请问这个地方适合一个女生自己去吗?

回复kathy_:最好跟朋友一路吧   相互有个照料

2016-08-22 18:51

引用 zhangminbecky 发表于 2016-08-22 09:58:55 的回复:

请问这个地方适合一个女生自己去吗?

回复zhangminbecky:最好跟朋友一路吧   相互有个照料

2016-08-22 18:51

引用 一颗囧苹果 发表于 2016-08-22 10:52:36 的回复:

请问如何寻找包车师傅啊,想十月去川西呢。

回复一颗囧苹果:坐标南京 十一想去 你们一行几个人啊

2016-08-23 10:08

你好,楼主,你的游记道出了别样的风采,很感谢你的悉心分享,如果有时间,希望可以帮忙支持一下我的游记,欢迎点赞和留言,谢谢~
http://www.mafengwo.cn/i/3481347.html
我认为,有意义的旅行,就是在路上。

2016-08-29 14:27

引用 小可爱。 发表于 2016-08-23 10:08:04 的回复:

坐标南京 十一想去 你们一行几个人啊

回复小可爱。:私信你了。

2016-08-31 14:45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