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周·游尼泊尔,且拥雪山听风吟

24
翊泱 (成都) LV.6
2016-08-21 11:47 1094/12
  • 出发时间/2016-08-02
  • 出行天数/8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2000RMB

写在2016年8月18日的序

    回国数日才动笔写下这些文字,起初也曾纠结文体,后来才发现自己具备将攻略写进随笔的能力。用一周的时间走完了尼泊尔的黄金旅游线路,此周游非彼周游,或许这些掺杂着我们足迹的文字能点亮您即将开始的行程。
    在出发之前,先来谈三个大家比较关心的问题。
    1.关于签证:
    对于中国人而言,到尼泊尔的旅游签证非常好办。可以选择落地签,也可以在尼泊尔北京大使馆签,从拉萨出发的话,可以在尼泊尔拉萨总领事馆签。我的签证是在尼泊尔拉萨总领事馆办的,其位置在罗布林卡附近,第一天上午十点去办,第二天下午四点就可以取呢,而且免签证费呦。办签证的时候需要一张两寸的白底照片,一张护照复印件,然后再填一张 “Consulate General of Nepal,Lhasa”表格就可以呢。在拉萨,此表格在领事馆周围的餐馆、客栈、旅行社都可以领取,而且这些商家还提供复印和照相业务。复印一张五元,照相带照片冲洗二十元,有点儿小贵,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也可以理解。尼泊尔的驻华大使会讲中文,所以不用担心沟通的问题。注意,任性的大使一般下午四点半就下班呢,所以取签证还是要趁早。
    2.关于货币
    在到尼泊尔之前没有必要在国内兑换卢比,根据小伙伴的经验,你想换也换不到。个人建议可以换一些美元带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
    到了尼泊尔之后,人民币兑换卢比有两种方式,现金兑换与支付宝兑换。用支付宝找在当地开店的中国人兑换汇率会高一些。所以在机场只换够打车到酒店的路费就可以呢。当时在机场的汇率是1:15.55,我只换了100块钱人民币。后来,在博卡拉的一个陕西面馆用支付宝换钱的汇率是1:16.1,我又换了1200块钱人民币,秒变万元户。据说在加德满都成都饭店汇率高达1:16.8,不过我当时没有找到。尼泊尔的很多商店都收人民币,十元以上的面值可以直接交易,小额的老板一般不收,估计是他们不好兑换。
    自动取款机也有,但是不常见,个人觉得在当地换钱很方便,所以没必要用自动取款机提款。当地小店能刷卡的很少,所以购物时还是要备足现金。
    3.关于行囊
    这是个因人而异的问题,也几乎是所有人都会纠结的问题。七八月的尼泊尔处在雨季,天气湿热,所以没有去雪山徒步打算的同学可以多带几身夏装,最好是快干的那种料子。温馨提示,一定要带一身深色的长袖长裤,自有妙用。鞋子的话,一双运动鞋,一双能下水的拖鞋足以。有洁癖的同学,可以带个睡袋,个人觉得当地宾馆看着还是比较干净的,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糟糕。尼泊尔的宾馆里一般只提供一块肥皂,其他洗漱用品一律需要自备。纸巾最好从国内多带一些,当地的卫生纸质量着实不敢恭维。方便面、老干妈、咸菜之类的东西就别拿了,真心没必要,我带去的榨菜现在还在宿舍放着呢。其他诸如转换插头、晴雨伞、花露水、防晒霜、常用药之类的东西大家都晓得带,我就不再赘述。

2016年8月2日

2016年8月2日 星期二 加德满都
    拖着沉重的行囊,游走在异国他乡,时间随步伐的渐远消磨着。我想,旅行的意义就在于此。麻木的灵魂需要欲望被激发,平淡的生活渴求愿望得以补偿,于是有一些人从世界各地赶往尼泊尔,不为朝圣,只为寻找迷失的自我,体验他们的幸福。
    2016年8月2日,我生平第一次出国。北京时间14:30分左右,从拉萨飞往加德满都的川航3U8719次航班降落在尼泊尔首都特里布万国际机场。这是一个与北京时差两小时的城市,也就是说,随着航班的降落,我们的生命回到了两个小时之前,这对于没有真切体验过时差的我们而言,感觉很奇妙。
    走下悬梯,乘摆渡车,看窗外红色砖墙与绿树掩映,全然是度假山庄的画风,着实没有航站楼的感觉。下车随着人流走,我身后跟着三个看什么都稀奇,兴奋无比,大呼小叫着的兄弟。正是有了他们的陪伴,我的尼泊尔之行才格外精彩。下面请允许我来介绍一下我的兄弟们。大原哥,西南交大的理工科女研究生,我们相识多年,一起从成都走到尼泊尔。该妹子性格乖巧,能力强悍,素有“原哥在手,走遍天下不用愁”的美誉。马哥,来自东北的浪漫主义摄影师,微卷的长发飘飘,细碎的胡茬络腮,特别艺术范。更棒的是,马哥不用银行卡,不用支付宝,不会订机票。刚刚大学毕业的他,是我和大原哥在拉萨长颈绿客栈里捡来的。某天在客栈闲聊,马哥听说我用不到两千块钱买了从加德满都吉隆坡,又从吉隆坡成都的机票之后,就毅然决然的决定和我们同行了。蔡蔡,来自北京太原逗逼后生,对外汉语专业,肢体语言表达能力专业八级,说风就是雨,说饿就要吃,超级好玩。小老乡开学才大二,所以我们私下也喊他小屁孩。其实蔡蔡还是蛮有担当的,很仗义,不属于那种小公举系的男生。说来,蔡蔡算是猪队长安排到我们小分队里面的,这个故事有点儿长,后文再细说好了。那,下面换介绍我自己。我现在的官方身份是川师的在读研究生。至于非官方标签就多了,什么设计师,胡老师,胡主编,小银匠,小木匠,准备开店的不靠谱老板,不敬业的废柴代购,做着成为大IP梦的懒惰小写手。嘿嘿嘿,反正感觉自己永远都是最不务正业的那一个。在路上,他们喊我胡哥,其实我是个很温柔,很粘人,很贴心的乖巧妹子呢。吼吼,自我介绍就此打住,自己都要看不下去呢。 
    下飞机后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填入境信息登记卡,然后拿着护照过海关就可以呢。入境信息登记卡是全英文的,随便填一下就好,没有人会去认真看你写了什么。通关之后,取行李,我当时看着头顶上一排排转着的老式电风扇就无言以对呢,话说这里是尼泊尔首都的国际机场呐,如此风度翩翩真的好嘛。更无语的是,我们的行李并没有上转盘,就被乱七八糟的扔了一地。不过安保哥哥还是蛮负责的,核对了我的行李单和行李之后才放行。从这里,我开始和当地人用英语做简单交流。以前在国内觉得自己口语很差劲,几乎都不怎么敢说,研一时候英语口语考试还差点挂了。学了十几年英语,还是个渣渣,读了研究生,英语依旧一塌糊涂,想想还是因为在国内没有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英语除了考试之外的用途,也没有体会过能够用英语交流的乐趣。家长与其天天逼着孩子学英语,不如把孩子带到真正需要用英语的地方玩几天,孩子往往自己会产生学习的欲望。马哥和蔡蔡就是这样,都在后来的行程中不止一次说过回国之后要好好学英语,希望我的兄弟们说到做到。
    拿到行李之后,我们在机场以1:15.55的汇率换了四百块钱人民币,四个人拿着6220卢比,浩浩荡荡的出了机场。当地出租车没有打表之说,都是议价,通常砍到要价的一半就差不多呢,如果能再往下杀就是你的本事呢。初来乍到,打车到泰米尔区的某宾馆,师傅要800卢比,我们四个一共给了师傅500卢比,其实还是被坑了,400卢比完全可以搞定的。当地出租车都是那种小排量的车子,车顶可以放行李,后座坐三个中等身材的人都超级挤。蔡蔡戏称在尼泊尔把这辈子的奥拓都坐完了。好在一路上街景混乱的很迷人,操着蹩脚英语的司机师傅也很有趣,我们就这样驰骋在巨大的城中村里,走的毫无章法。今天住的宾馆是900卢比的标间,换算成人民币不到60块钱,临街房,比较吵,条件一般,这样的宾馆在泰米尔区满大街都找得到,在此便不做推荐。话说两个人住一晚不到60块钱人民币,比拉萨的多人床位间还便宜,所以我们也很知足呢。宾馆附近有可以办当地电话卡的地方,请认准紫色LOGO的“Ncell”,就和中国移动一个性质的公司。我、大原哥、马哥办了周卡,400卢比,250兆流量,可以通话五分钟。这就是传说中的“手机来到尼泊尔,通话五分钟,充电两小时”。蔡蔡比较土豪,办了1G流量的卡,900卢比。这样我们四个流浪汉瞬间变成了有钱,有电话卡,有流量,有住处的四有青年。
    让我来认真形容一下对泰米尔区的最初印象,三米宽的街,无章法的楼,鳞次栉比的铺子,随处可栖的佛龛。头上是缠绕着的电线,脚下是斑驳泥泞的青砖,牛在路上晃,狗在街上逛。热闹,太绝了!
    蔡蔡说,在当地人眼里,我们中国人的脸上是刻着字的,“人傻,钱多”。这话说完没有十分钟吧,他就高价买了条围巾。和当地老板搞价非常好玩,他们说尼泊尔英语,多数会一点点中文。经过我们总结,当地中文说的越好的老板越不淳朴,要价越高。所以,遇到可以把中文说的很流利的老板要小心被坑。
    初到尼泊尔的第一天,完全没做攻略的四个人都不太清楚该吃什么。随便找了一家街边的小餐馆,我们看不太懂菜单,老板不会说英语,沟通很困难。蔡蔡看着门口的图片点了几样,上来他就傻眼了,咖喱汤拌干燕麦,然后周围一圈豆子。我们三个吃的是炒面,味道一般,不过还比较正常。我点的牛肉炒面,一份100卢比,折合人民币6块多,比学校小饭店里的炒面还便宜。在等饭来的时候,马哥和蔡蔡跑出去拍当地的小孩子呢,从此马哥在尼泊尔拍小姑娘的事业就开始了。我不停的往眼前的炒面里掺着番茄酱,因为没有味道。再看对面的蔡蔡,正在很夸张的对着老板树大拇指,用简单的单词夸赞着盘中的事物,没看出来,蔡蔡还是中国好游客呢,太给老板面子呢。据其后来回忆,那个燕麦咖喱完全是硬到难以下咽。
    转街,喝酸奶,买芒果,马哥买了若干帽子,蔡蔡买了若干衣服,不知不觉,月半弯,夜深沉。其实,在蔡蔡买芒果被骗之后,我们就渐渐摘掉了“人傻,钱多”的帽子,开始非常不客气的讲价,有时候我个人感觉略微有点儿过了。买卖嘛,如果真的碰到心仪的东西,符合心理预期价位就可以入手呢。
    晚上回到宾馆后的议题是围绕三个要不要展开的,明天要不要漂流,后天要不要滑翔,后半段行程要不要跟团。最终,我们还是选择了自由行,不漂流,到博卡拉再说要不要飞。不要轻易的把自由交给旅行社,如果你愿意享受旅行中的不确定因素。
    这一夜,我窝在椅子上抱着蔡蔡买的芒果祖爷爷啃,啃到了地老天荒。路边的狗睡了,窗外的流浪汉睡了,整个加德满都沉沉睡去了。

Dinner

2016年8月3日

2016年8月3日 星期三 博卡拉
    早七点,我们一行四人从熟睡的加德满都启程,前往博卡拉。四个人从宾馆打车到大巴车站200卢比,其实没有车站,就是停大巴车的路边。大巴车票每人600卢比。我们几个属于上车买票型选手,在宾馆订车票的话会多花一百到一百五十卢比。出发比较早,没来得及吃早餐的话不要紧,大巴车中途会停很多次,有两次可以吃饭,尼泊尔自助餐,每人400卢比,还是可以接受。
    尼泊尔的路况差到无法想象,堵车可以理解,在出加德满都之前全程堵车就不好理解了,颠簸可以理解,在到博卡拉之前全程颠簸也不容易。车上没有空调,温馨提示一下,所谓的高档空调车也是没有能用的空调的。车上的小电扇高兴转两下,不高兴就罢工了,偶尔还顺着玻璃漏点儿水什么的。不开窗的话,车里就像蒸笼一样,开窗的话,那个尘土就欢天喜地的扑面而来呢。
    我们四个上车晚,所以坐在大巴车的最后一排,马哥靠窗,蔡蔡靠着马哥,我坐中间,君临天下,大原哥在我左边。四个人就像不倒翁一样,在车里你挤着我,我靠着你,晃晃悠悠,灰头土脸。三个长发飘飘的年轻人下车的时候都变成了犀利哥,留着寸头的蔡蔡,得以幸免。
    在这种路段,能全程开启睡眠模式也是需要功力的,我大原哥除了吃饭几乎都在睡,我和蔡蔡醒着的时候聊天,貌似聊的是在学校的幸福生活。马哥离我远,我只关注他有没有被颠出车外。只要他还在车里,我就放心呢。
    下午三点左右,到博卡拉,一切因为我家朱的存在而轻松起来。朱是我初中同学,这么多年和我好到穿一条裤子。前文提到的猪队长,就是她老人家呢。没错,她是本次行程的猪队长,我们是她的猪队友一号,二号,三号,四号。我、大原哥和朱本来计划7月30号在加德满都会合,共同开启在尼泊尔的旅程,结果西藏吉隆口岸天降大雨,道路塌方,无法通行,虽有菩萨加持,仍然无法保障周全。我和原哥就这么失期了,当斩当斩。所以朱就在贴吧联络了其他小伙伴,组团先到了博卡拉。蔡蔡也是在与朱先取得联系之后才加入我们战队的。
    朱,你还记得我在博卡拉燕巢旅舍(HOTEL EAGLE NEST)门口认出你时的凄厉呐喊嘛,你知道那一声“朱”道出了我心中的多少苦楚嘛,他乡,千里之外的他乡,在看到朱朱的时候,这里俨然就是我的家乡。嘿嘿嘿,既然回家了,还要我操什么心。入住燕巢旅舍,标间每晚只要700卢比,条件比在加德满都要好,房间里一张双人床一张单人床,住三个人也没有问题。博卡拉经常停电,我怀疑尼泊尔当地政府根本没有做发电这件事。宾馆里很多时候只有一个应急灯能亮,相机手机经常处于气若游丝的状态,所以有条件的话在去博卡拉之前最好将所有设备充满电,再带两个充电宝。
    马哥抛下我们去给当地小姑娘拍照片了,我们的四人战队成员随即发生了变化,我、大原哥、朱、蔡蔡。西餐过后闲来无事,不知道谁提议骑自行车去逛逛。当时我穿着旗袍式的尼泊尔裙子,不方便骑车,于是就赖在了蔡蔡的后座上。咦,好像是他主动要带我的。这一行四人三车,又是浩浩荡荡,没错,这就是传说中的太原尼泊尔办事处的全体成员的第一次行动。
    驻车费瓦湖畔,空中繁星摇曳,远方灯火阑珊,小舟都窝在码头里,风推起水的惆怅,水凌乱了夜的安详。我们四个在码头上站了很久。久到我们觉得应该去喝点儿酒,于是我们在尼泊尔北京小酒馆里一起喝了一头酒。对,感情深就应该一起喝一头,骷髅头造型的酒杯还是蛮少见的。
    晚上回到燕巢打牌,争上游打对家,输了扒芒果给赢家吃。我和蔡蔡怎么就那么牌技出众来着,他吃了芒果爷爷,我吃了芒果孙子。说实话,芒果孙子比芒果祖爷爷好吃多呢。大原哥真心话大冒险还差点去拔了马哥的腿毛,最后研究了半天没忍心拔,忍痛爆出了自己的体重,太仗义了。
    对了,我决定明天和原哥、蔡蔡一起等风来,一起飞,既然来了就飞吧。据说在尼泊尔玩滑翔伞是全球最便宜的,8500卢比,带视频拍摄和照相,折合人民币550元左右。况且今天上午已经飞过的朱和我说一点儿也不害怕,整个过程安全系数很高。马哥为了省钱,决定明天不参加我们的“等风来”行动。
    今夜的博卡拉满满的都是闺蜜对我的爱,晚安。

Lunch

劝君更尽一头酒

2016年8月4日

2016年8月4日 星期四 博卡拉
    “跑跑跑跑跑,不要停,不要坐,跑跑跑......”
    “啊!!!哇!!!天呐!!!”
     我在朱拍摄的小视屏中渐飞渐远。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飞起来的,只记得教练在我身后让我跑,我就那么在山坡上跑,不是奔跑,顶多算小跑。这个过程很快,跑不了几步,还没顾上害怕就已然盘旋在空中呢。一瞬间的失重感,随后就是能够俯览整个费瓦湖的惊喜感。我对着录像的镜头唱歌,唱《挥着翅膀的女孩》《野子》《东风破》,在尼泊尔的天空中唱中国歌,是不是很酷。我对着镜头说,“我今天在尼泊尔玩极限运动滑翔伞,我恐高,但是我做到了,我能飞,我也能飞,I can fly in the sky”。兴奋过后,就开始晕伞呢,整个人都蔫了下来,但又不舍得现在就回到地面。忍着不舒服,我还是美美的完成了在高空中的若干连拍。降落时,教练玩的两个俯冲把我吓得够呛,好嘛,龇牙咧嘴的叫就是了,山谷里回荡着我的那声高八度的“啊!”。我可是站着着陆的,整个过程,非常完美。不过,才站了分分钟,我就腿软到必须坐下了。教练收伞,我趁机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大太阳再一晒,整个人就不太好呢。过了一会儿,蔡蔡在不远处着陆了,大原哥不知去向,也不晓得着陆了没有。
    最终,还是吐了。我的油条呐,我的大米粥和我的泡菜呐,还没来得及消化,就都被我吐了。难得在国外吃一顿中式早餐,这就算白吃了,还不如不吃来着。其实在坐滑翔伞之前可以喝一点儿晕车药,尽量不要吃油腻的早餐,要是在天上就开始吐就糟了。蔡蔡买来水,一边拍着我的背一边揪着我的耳垂,据说这是他奶奶教给他的方法。他对我说,一般晕车和吃多了的话,吐出来之后就没事呢。嘿嘿嘿,果然是吐完就没事儿呢。蔡神医的形象在我心目中顿时就高大起来。异国他乡,在身体不舒服的时候,旁边有小伙伴照顾,是非常幸福的感觉,千金难换。
    中午,在我们的要求下,滑翔伞教练把我们送到了一家尼泊尔餐馆,正宗的不要不要的,可惜我不记得叫什么名字呢,人均消费500卢比。我们连着在这家吃了三顿大餐,吃完就横七竖八的窝在垫子上玩谁是卧底,常常玩到老板打烊。那是一个经典语录辈出的时段,五个人疯癫一般的笑的前仰后合,反正老板也不知道我们在笑啥子。
    下午,在闲不住的蔡蔡的提议下,我们去了魔鬼瀑布(David Fall)。马哥没和我们一起,他又去拍照片呢,马哥在看完我们飞之后,忍不住也要飞,不过只能等明天呢,这就叫慢半拍事件。当地一个不会中文也不会英文的司机陪我们太原分队去玩了全程,整整一下午,才收了我们四个人800卢比。
    车子停在路边,有一条长且陡的楼梯直抵山涧,朱扶着恐高的我战战兢兢的来到谷底,当真别有洞天。魔鬼瀑布分成几支呼啸着拍打着岩石冲入潭底,肆意的水花飞溅出晶莹的气浪,蒸腾的彩虹凝结着光的温暖。几个欧美青年站在一个较小的瀑布下面戏水,看得我们几个中国小青年也是心痒难耐。靠近瀑布的过程很艰辛,要从一个布满了铁丝网的梯级墙上面翻下去,其危险之处在于有很多冒出来的铁丝头头,如果被划到的话就要见血了。蔡蔡探路,原哥垫后,朱扶着我,好不容易走到了瀑布边上。对于为什么每次出门我都是重点保护对象的问题,我不想解释为自己的运动神经偏弱,还特别恐高,而是想解释为,他们爱我。
    第一个冲到瀑布水花中的自然是蔡蔡,急先锋的名号就归他呢。我因为身体原因没有敢让瀑布直接灌顶,不过最后浑身也从里到外湿透呢。我、朱、原哥三个人在瀑布下面勾肩搭背的抱着喊蔡蔡给我们照相,这是啥感情,这是抽刀断水水更流的剪不断的感情呐。话说我们的璐哥还在太原的家里写论文,想当年我们几个也是在一个考研自习室玩过命的,今天灌顶她居然缺席了,好不可惜。
    踏着水系间的石块绕过瀑布,展开在眼前的是一片洪荒,流淌的灰褐色泥浆被急速风干留下层层皱褶,块状的石头还没来得及磨去棱角随意散落着,阳光铺洒在这崎岖的地面上,竟也泛得起了波光。环视周围,丛林浸染,大河东去。
    朱指着河对我们说,“快看,好多裸男在游泳耶。”于是一首传唱至今的歌开始在我们耳边回荡。“So many 裸男,in the river,啦啦啦啦啦,什么也看不见”。走到河边,人家游泳的男孩子都穿着泳裤呐,啥子裸男哦。这边的河水是灰褐色的,全然没有清澈的感觉,我们三个女孩子就坐在河边用脚趾去感受水流的张力。蔡师傅是什么时候跳进河里的,好吧这个也不重要了。
    上山,走过穿越河谷的悬空铁索桥,继续爬山,蜿蜒而曲折的河流在我们脚下唱着歌。当站在山顶之时,不知道有多少座世界高峰都看到了我们,我知道有鱼尾峰、安娜普纳峰,还有我叫不上名字的。再过一条悬空索桥,画风一转,我们行进在了希望的田野上。纵横交错的田埂间是绿油油的水稻,远方是落日余晖下屹立着的雪山,这一切都像来自画里,是哪位田园诗人将博卡拉的韵脚勾勒的如此迷人,我自是醉了。
    晚上马哥归队,尼泊尔餐馆,谁是卧底直到打烊。

滑翔伞

魔鬼瀑布

Lunch&Dinner

2016年8月5日

2016年8月5日 星期五 博卡拉天气随机播放
    我、原哥、蔡蔡凌晨五点包车上山看日出,每人500卢比车费,50卢比进山费。今天,太阳只在云层里打了个滚,挤出一抹金线与丝丝红晕,整个博卡拉就这样被唤醒了。熄灭的灯火,熄灭了我们三个对绝美日出的期待。三个人回到燕巢旅舍对面的小馆子吃尼泊尔早餐,我和蔡蔡因为一个热狗是谁点的嚷嚷了一早晨,自然是谁也不会真的生气的那种嚷嚷,能笑着互骂傻X说明关系也到位呢。朱一早回加德满都,送战友,好是难过了一阵,心里空唠唠的。
    大多数尼泊尔人对来自中国的我们都特别的友善。早饭后我们三个租自行车去博克拉老城(三辆自行车骑一天共700卢比),途经一所小学,看到门口有一位卖类似冰糕东西的大叔,好多孩子在周围围着。这种冰糕5卢比一块,蔡蔡花100卢比请一群孩子吃。我们往学校里面走,没有人拦我们,也没有人问我们是干啥子的,只有一群孩子围着我们,对我们特别热情,分分钟打成一片。有个小男生还要走了蔡蔡喝了一半的芒果汁。当地的小孩子真的对我们几个陌生的外国人很友善,我们三个坐一排,小孩子们就排成一队过来和我们握手,弄得我们哭笑不得。也不知道孩子们是把我们三个当明星了呢,还是当大熊猫了呢。
    在该校老师的允许下,我们进到了八年级学生的英语课堂,听了一堂实习老师讲的英语课。当地英语老师的发音就不做点评呢,我们三个听着特别吃力。孩子们在上课的时候表现的非常积极,争先恐后的回答问题。教室小小的,座椅教具都很简陋,电扇没有开,闷热异常,但感觉当地孩子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朝气,特别惹人喜欢。
    在蔡蔡的提议下,我们在学校周围的商店精挑细选了笔记本和中性笔送给了那个班里的孩子,算做我们的一点儿心意。我想说,这所学校周围的商店里面卖的文具和国内的比起来看着都很糙,我们想给孩子买更好的都没有呢。值得一提的是,尼泊尔所有学校的校服都特别英伦范,白色或者高级灰色的衬衣,黑色的领带,笔挺的西裤,百褶短裙,黑色尖头皮鞋。这身行头把我几个中国出来的学生羡慕的呦。想想我在太原市十二中上学的时候,天天穿着那身补丁落补丁的迷彩服,就醉了。学生嘛,穿着英伦的小制服多精神呢,为啥子中国的学校就觉得学生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就是不务正业嘞。
    夜色笼罩博卡拉,一个兴奋的蔡蔡不知道从哪里租来了辆踏板摩托,无照驾驶。我想我也是疯了,就这么大半夜不管不顾的跟着他跑出去兜风。话说我都多久没做过摩托车了,十年,十五年,总之很久没有被人用摩托车载呢。说不害怕是假的,前文中有介绍过尼泊尔的路况,博卡拉的路比平均值好一些,但也没好到哪里去,大水坑,小水坑,实在没法走的水坑到处都是。由于供电不足,所以博卡拉很多路段都没有路灯,周围店铺也打烊了,四下黑漆漆的。坐在摩托车后座上的我因为害怕很自然的就紧紧搂住了蔡蔡的腰,不小心还摸到了某些人肚子上的肉肉。既然是兜风,还是要有点儿速度与激情哒,小踏板怎么说也是机动车呐,于是蔡师傅开始在相对比较平整的路上飙车。为了躲那几个当地的警察,蔡蔡乱绕了几个圈子之后,我俩就在博卡拉城里迷路呢。屋漏偏逢连夜雨,随时会打不着火的摩托遇上了开始飘洒的夜雨,危机与悲凉感就此袭来。雨水打在我的眼镜片上,眼前一片散射。乘客看不清路不打紧,可驾驶员也是个戴眼镜的同学该怎么办。蔡蔡让我用手机帮他导航,我们想先找到博卡拉的机场,然后顺着机场摸回酒店,然而机场太大,环机场的路不是一般的烂,雨天视线极差,很难分清楚哪里是坑,哪里是路,绕机场根本没有办法形成环线,我们很多时候都是在一个巨大的沟前面就被迫折返呢。据蔡蔡后来回忆,他在机场附近兜圈子怎么都走不出来的时候,感觉都要哭了,或许他的脑海中曾有过绝望感,只是在我面前表现的还算沉着。
    我坐在他后面说很害怕其实也是假的,经过了这几天的相处,对蔡蔡就会有一种天然的信任感,说的严重一点儿,就是放心的把命交在他手里呢。我当时躲在蔡蔡的背后随着高速位移浮想联翩,或许生命就当如此,想做什么就去做,向往哪里的风景就跑去看,有钱就拿来满足自己的闪念,花完了再去赚就是了,积攒无福消受的财富算不算是对自己的犯罪呢。总之,生命不过一场虚无,任何时候都可能停在某一个角落,我要做的无非是用自己的身体力行去证明我存在时的价值,体验我因活着而享受的欢乐,这是一场客观被选择的,没有遗憾没有牵挂的独角戏,所以没有什么可怕的。大不了我俩找个屋檐,把摩托停一边,等待救援呗。怎么就想到了“最美不是下雨天,而是与你躲过雨的屋檐”。
    天无绝人之路,我俩误打误撞的回到了我们前两天下车时的停车场,蔡蔡激动的开始大喊大叫。我还好,蛮开心终于回来呢,因为穿着小短裤,风雨交加的天气,坐在摩托上还是挺冷的。
    回到酒店和原哥还完自行车,原哥就失踪了,打电话不接,发微信不回,到处都找不到人。把我给急的,几乎是带着哭腔给蔡蔡打电话。蔡蔡让我在宾馆待着,急急忙忙的和老板出去找原哥。还好只是一场误会,原哥那天心情不好,不想理我们,自己去吃饭呢。事情圆满解决之后,我觉得旅行是一件特别奇妙的事情,真的。
    洋洋洒洒两千字,发现马哥今天还没出境呢。马哥今天上午自己去飞呢,下午在屋里整理照片,我去找马哥说原哥不见了的时候,马哥正在数钱,之后特别社会主义乖巧的给了我一块巧克力夹心糖,给了我极大的安慰。
    然后,雨过天晴,兄弟还是兄弟。

日出

尼泊尔早餐

支教

雨夜飙车

2016年8月6日

2016年8月6日 星期六 奇特旺晴转阵雨
    今日行程安排,从博卡拉奇特旺奇特旺这个地区和它的名字一样,充满了神奇的因素:各色野生动植物在这里和谐相处,自得其乐。
    这回我们在酒店订的可是号称有空调,有无线网络的高级大巴,每个人1000卢比,然而,我们在从博卡拉奇特旺的路上依旧重复着从加德满都博卡拉的故事。没有空调,没有无线,风扇爱转不转,颠簸,颠簸,颠簸。这一程,途中没有吃饭的地方,还好我一大早起来给大家买了热狗充饥。
    早上七点出发,下午两点左右到达奇特旺,从车上下来,我就觉得进村了,满满的大自然的味道,和博卡拉以及加德满都都不一样。蔡蔡联系了酒店,MOTHER LAND RESORT,老板开着“崭新”的越野大棚车就来接我们了,坐在快散架的新车上,特别像那种被疏散的难民,真是吓死宝宝了。好在蔡蔡朋友推荐的酒店环境一级棒,吃的也很不错,而且无限量管饱。
    奇特旺的游览一般是酒店全包制,也就是说你下榻的酒店会管你吃,管你住,管你玩。一天两夜,406RMB,包括两天的住宿费用,六餐饭,观看当地歌舞表演的门票,徒步,独木舟,骑大象,还有从奇特旺加德满都的大巴车票。
    到了奇特旺之后,我整个人感觉比较疲惫,感冒流鼻涕,看完歌舞表演之后,就早早休息呢。至于那个歌舞表演,不做过多点评,蛮原生态的,我个人觉得可看可不看。
    温馨提示,奇特旺也经常停电,好像每家宾馆都是自己发电,这点儿还是挺恼火的。

下图是马哥准备去参赛的照片,一般人看不出其中深沉的寓意。

2016年8月7日

2016年8月7日 星期六 奇特旺晴转阵雨
    今天在奇特旺要完成坐独木州,原始森林徒步,以及骑大象三个项目。一大早向导就要求我们穿深色长袖长裤,避免穿红色和白色的衣服,袖口和裤脚最好用皮筋扎起来,高腰的袜子,运动鞋。这一切的准备都与传说中可怕的蚂蟥有关,向导说森林里可能有很多蚂蟥,它们或许在树上,或许在水里,所以当地的河水也是不可以去触碰的。很多人迈向奇特旺的步伐都止于了对于蚂蟥的恐惧,也止于了自己意淫的魔障。俗话说的好,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你都没有来过奇特旺,怎么就知道奇特旺的蚂蟥厉害了呢?我在奇特旺玩了两天之后,很负责任的说,只要是按向导的要求着装,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向导带我们到河边,上了一条独木舟,我们四个在船上依次排开就坐。船的吃水线很浅,水面离船帮顶端也只有五厘米的样子,感觉水随时都可以漫进船里。水面没有风,燥热的空气盘旋在我们四周,厚重的救生衣捂得我们汗流浃背。一路上,向导给我们指岸上的鸟和鳄鱼,距离比较远,我们也只是看到了个模糊的影子。一个小时的水陆走完之后,弃船上岸,开始丛林徒步。向导和我们说,森林里很危险,也很刺激,我们可能遇到各种各样的野生动物,所以,我们一定要跟好他,由他来保障我们的安全。再看我们的一号向导,身高五尺,小卷毛,手提一根打狗棒,两眼炯炯有神,他为人随和,做得一手好菜,还是很值得信赖的。不过向导不太相信中国人,因为前两年有一个中国姑娘欺骗了他的感情。
    丛林徒步基本上就是走,披荆斩棘的走,一手掩面的走,一字排开的走。两个向导一前一后,不允许我们任何人掉队。我们在丛林里看到了很多红色的虫子,向导说那个是无害的。我不知道为什么就联想起了盗墓笔记里面的尸蹩,一身鸡皮疙瘩。地上除了红色的虫子,就是绿色的某种果子,我觉得像小土豆,但他们几个都说不是,向导用英文说是什么,我们也没听明白。还算幸运,我们在丛林里看到了一群鹿。其实我一点儿也不想碰见狮子、老虎、蛇之类的危险家伙。突然发现撩逗含羞草也很有趣,一群人围着几颗草狂拍小视屏。
    走着走着,一个不大的水潭挡住了我们的去路,五米左右的直径,深度也就刚没脚踝。我和马哥是被向导背过河的,蔡蔡和原哥比较大只,脱鞋脱袜子,自己淌过来的。这个水潭的水很清澈,向导说里面没有蚂蟥,很干净。天气闷热,蔡蔡就直接把衣服浸湿了披在身上,于是,马哥教会了我们一句东北吉林的方言,呱呱湿湿,就是湿透了的意思。这个词我们当真是念了一路。
    回到宾馆等吃饭,最精彩的一幕发生了。
    我和原哥坐在后院的秋千上,可开心呢。蔡蔡光这个膀子跑了过来。
    蔡蔡一脸挑衅的说:“原哥,我175,你有多高?”
    原哥一脸不耐烦的说:“162。”
    蔡蔡:“你有162么,我不信,站起来咱们比比。”
    原哥:“烦人!”
    蔡蔡:“快点快点,起来比一比,看看你能到我哪里。”
    原哥很不情愿的站了起来。
    蔡蔡一脸得意的就坐在了我旁边。
    原哥被气走呢。
    我表示无语。
    就在这个时候,我把手机撞在了秋千上,无数道漂亮的放射线从一点开始蔓延,屏幕触感全然消失。内外屏全坏,我的米四就这么报废了。我觉得这是我此行的一个转折点,在后面的行程当中,因为没有办法及时发朋友圈,和朋友们互动交流,所以,我变得更加专注自己内心的感受,用相机去拍照,用心去书写,用嘴巴去品尝食物的味道,用耳朵去聆听大自然的声音。不发朋友圈,开始不习惯,觉得很无聊,后来发现,原来我可以用发朋友圈的时间发呆,也挺好的。
    下午骑大象,说实话,我在下大象之前都不晓得我们骑着的大象长啥样子。我们是通过一个台子从象后面上到大象背上的,我们四个人同乘一只大象,象头上坐着的爷爷负责“驾驶”大象。骑大象穿越原始森林,两个小时左右,1500卢比,还是蛮超值的。沿途我们看到了犀牛、野猪、猴子、鹿、孔雀很多动物。大象过河的时候,我们真的会晕象,不可多得的体验。
    晚餐后,我身体非常的不舒服,感冒头疼,不知道是不是还有点儿低烧。睡得迷迷糊糊,就感觉蔡蔡过来摸了摸我额头,估计是不烧吧,然后我就又睡过去呢。蔡蔡和马哥晚上去骑了摩托,原哥和向导聊天,他们还吃了向导买的牛肉和菠萝蜜。我知道我错过了什么。

Canoeing Ride

Jungle Walk

Elephant Safari

开着我崭新的敞篷车出去兜兜风

2016年8月8日

2016年8月8日 星期日 加德满都阴转小雨
    一大早从奇特旺加德满都,下午四点来钟才到。总之,路上的故事都是一样的,这些日子也习惯了。晚上下榻的酒店很赞,叫做GANESH HIMAL,每晚25美元,还可以搞价,当真是花着住快捷酒店的价钱,享受着五星级酒店的服务。酒店里有餐厅,服务员可以把餐送到房间或者酒店里的任意一个天台上。食物有中餐,西餐,印度餐,正宗的尼泊尔餐,人均消费35元人民币,特别棒。我们四个的晚餐是在院子里吃的,饿了一天,做什么都没有吃饭重要呢。温馨提示,尼泊尔这边做饭普遍很慢,这家尤其的慢,也许美味值得花时间来等候吧。
    饭后,我们分头出去买东西,我和原哥只买到了几件衣服。晚上十点,加德满都的商店就打烊了,我感觉自己还有好多东西要买呢。明天还有半天的时间可以购物,在尼泊尔也只有这半天时间可以购物了。
    如果找不到回宾馆的路可以搭人力三轮车回去,很方便,个人觉得晚上坐人力车比打出租车要安全。

2016年8月9日

2016年8月9日 星期一 加德满都
    七夕,这和我们四个单身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牛郎织女也不会在尼泊尔的上空相会。一大早马哥自己去了猴庙,我、原哥、蔡蔡三个人结伴在泰米尔区逛菜市场。先来说说我们吃的早餐。一包当地的油炸果子,各种样子的,油饼一类的东西。注意,老板是用报纸包的哦。一杯街边的玛莎拉TEA,注意,我们喝完茶之后问老板要纸巾,老板找了半天,给了我们三个人半张报纸。三个人都要笑哭在街边了。
    牛在当地是神,在马路上是有权利横冲直撞的,一般车和人都要让牛。蔡蔡看到当地人在用面包喂牛,于是,自己也买了四个面包喂牛,注意,面包可是比我们刚才吃的早餐贵多了。结果,牛吃了一块,吐了一块,饱了,说什么也不理蔡蔡了。看着蔡蔡沮丧的表情,我和原哥再次笑哭在街边。最后剩下的面包也没浪费,放在房顶上喂鸟呢。
    在一条巷子里面,有一个流浪汉紧紧跟着我们三个,嘴里念念有词,反正我是没听懂。据原哥说,好像是在说他没有钱回家了,让我们给点儿钱之类的。我们也没理他,就继续往前走。走着走着,只听一声巨响,在看那个流浪汉就那么个滑倒在我们身后了。刚下过雨的泰米尔区地面,竟然如此湿滑。我们几个怕被碰瓷,就没过去扶那位仁兄,迅速的离开了现场。
    我们三个晃晃悠悠,误打误撞的走到了杜巴广场,没有进去。我、原哥、马哥今天下午就要飞吉隆坡呢,所以加德满都市内的景点只能留到下一次来尼泊尔再逛。我不敢说我有生之年一定还会来尼泊尔,但也许明年的今天我就又站在这片土地之上了呢,这都是说不准的事情,所以没有必要给自己的未来下定论。
    临行前的最后一餐在天台上吃的有些煽情。对尼泊尔的眷恋,对蔡蔡的不舍。跳过这段七夕的分离好了,写着都难受。兄弟嘛,只要想见,就不难相见,哪来的那么多离愁才下眉头又上心头呢。
    让我来讲讲在尼泊尔Shoping的战利品吧。一个大号拼布包包,我超级喜欢,刚到加德满都的时候就看上呢。当时和蔡蔡抢着买,蔡蔡把价钱压的太低了,小姑娘老板说他是坏人,不卖了。那种情况下,我立马入手也不合适,所以就没买。在众神之国,我相信我与物的缘分,所以最后我还是把它收了。800卢比,折合人民币50块钱,我觉得很值。 一个粗麻布双肩背书包,800卢比,个人也比较喜欢。一条吊带连衣裙,500卢比。一条前短后长的半身裙,带拼布,设计感很强,700卢比。温馨提示,在尼泊尔买的衣服掉色,所以一定要单独洗涤。一顶毛线帽子,150卢比,这个太超值了。购物时间仓促,最后也只买了这些东西。朋友喊我带的金刚菩提也没有看到。什么吃的特产也没有顾上买。还是那句话,众神之国,物与我之间还是要讲缘分的。
    从酒店到机场打车400卢比。下出租车后,会有人过来帮忙推行李要小费,填出境单,和入境时填的那张一样,出海关,过安检,登机,一气呵成。加德满都的机场安检特别松,大瓶的矿泉水也可以带上飞机,太出乎我的意料了。在加德满都登机很快,所以,提前一个小时到机场足以。
    我能感觉的我倾斜的靠在调直的飞机座椅上,虽然看不到悬窗外的流年,但我知道尼泊尔在我的脚下渐行渐远。我确定,这里是一个神奇的国度。

Breakfast

任性的牛爷爷

神庙旁酣睡的狗狗

酒店里的帅喵

男人之间的较量

Lunch

说再见

后记

    一万多字,满满的回忆。我记得自己曾经说过喜欢那种荒凉美,总觉的空旷的天地才承载得了一个人的格局。尼泊尔并不荒凉,狭小的一线天街区也不空旷,但呆在这里,我能够平静的面对自己,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生活无非过往一场,向左走的艳阳天殊不知是向右走那场过云雨后的晴朗,其实都是一样的。还有一年毕业,我没有认真的规划自己的人生,因为我有自信去面对任何一种活法。有能力去过好每一种人生的人才最幸福。
    感谢与我同行的兄弟们,朱、原哥、蔡蔡、马哥,以及在家惦念着我们的璐哥。感谢每一次相逢,感谢人与人的相聚又分离。我不敢期许我路上的兄弟们在回到各自的生活中后还能有多少联系,但在路上的我们如此真实的相偎相依过,翻看在尼泊尔每一天的照片,我的笑容那样的真实而灿烂。
                                                    
                                                                                                                                     2016年8月20日   成都

相关链接

本文续篇
过境·游马来西亚,文艺小镇邂逅双子塔
http://www.mafengwo.cn/i/6140240.html

本篇游记共含14800个文字,7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楼主在旅行中遇到什么有趣的人或者事了吗?

2016-08-21 19:25

引用 cllcyulu 发表于 2016-08-21 19:25:39 的回复:

楼主在旅行中遇到什么有趣的人或者事了吗?

回复cllcyulu:特别奇妙的旅程,在尼泊尔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有趣的人和事,天天笑哭在路边。我写了好多,有兴趣的话可以读一下我写的文字。

2016-08-21 20:13

非常棒的游记!
你好,这是我的新疆游记,欢迎回访支持,顶一下并评论支持呗~
http://www.mafengwo.cn/i/5610305.html

2016-08-21 22:28

楼主棒~好想去呀~能留个威信或Q吗?有点事想问问~谢谢啦~私信给我吧

2016-08-22 10:20

认真的看完一遍后有种想要马上出发的冲动!

2016-08-22 13:03

明年等风来

2016-08-22 13:4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暴跳的牛奶妹 发表于 2016-08-21 22:28:52 的回复:

非常棒的游记!
你好,这是我的新疆游记,欢迎回访支持,顶一下并评论支持呗~
http://www.mafengwo.cn/i/5610305.html

回复暴跳的牛奶妹:谢谢,大致浏览了亲写攻略,感觉超赞。等我去新疆之前,一定仔细拜读。

2016-08-22 18:49

引用 卜晓夏 发表于 2016-08-22 10:20:07 的回复:

楼主棒~好想去呀~能留个威信或Q吗?有点事想问问~谢谢啦~私信给我吧

回复卜晓夏:亲,有什么想了解的都可以在这里问我,我会及时回复哒。

2016-08-22 18:56

引用 xiaonan 发表于 2016-08-22 13:03:50 的回复:

认真的看完一遍后有种想要马上出发的冲动!

回复xiaonan:一定会不虚此行哒。

2016-08-22 19:00

引用 小小怪奥特曼 发表于 2016-08-22 13:43:18 的回复:

明年等风来

回复小小怪奥特曼:滑翔之前,教练真的会说,让我们等一阵好点儿的风。

2016-08-22 19:03

很不错,期待你的下一篇游记。

2016-08-31 00:23

引用 东方的异教徒 发表于 2016-08-31 00:23:29 的回复:

很不错,期待你的下一篇游记。

回复东方的异教徒:谢谢,本文的续篇,还请指教。
http://www.mafengwo.cn/i/6140240.html

2016-10-02 00:46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