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姑苏二镇

  • 出发时间/2016-06-15
  • 出行天数/15 天
  • 人物/一个人

  时近暮春,不断滴换乘着交通工具,高速动车、地铁、巴士,一路看着江南美景,来到第一个目的地——甪直古镇。多少次从地图上搜索你,多少次从游记中读到你,甪直,20年的迟到,我终于踏上了你的土地,像个孩子般拥入你的怀抱里。未到古镇心里惴惴,不知古镇样貌是否如昨昔?有人说,要找20年前的苏州就去甪直。那种 “君到姑苏见,人家尽枕河。 古宫闲地少,水港小桥多。 夜市卖菱藕,春船载绮罗。 遥知未眠月,乡思在渔歌。”的况味是否依稀还在?仿佛将遇往日的知己,儿时的伴侣,是否青春如初?是否生气勃勃?带着这样的心情和憧憬,我走进了甪直

  尚未踏进古镇,周围新的市镇已然林立,就这么不分场合地突兀喧嚣着,这是改革带来的特色。在镇边十字路口,赫然屹立一变形雕塑,黛瓦粉墙上墨笔重写:神州水乡第一镇。下面还配合着贴金的弹孔拱桥。不免有种招摇过市之感,反倒有些败兴。难道所担心的结果已然定格?

  从这里开始是进入古镇的开端了,一石质独角兽蹲伏迎客,坐基上朱书“甪端”二字倒颇新奇,比先前看到的城雕更接地气,也更接近古镇的韵味。独角兽背后是一双层排楼,将古镇街道分为左右,无论走哪条都可以深入古镇中,似乎成了进入古镇的端墙。

  古镇第一道河,在河上搭砌了石板平桥,游人络绎不绝通过这第一道平桥就进入了正式的古镇,当然通过这第一道关卡自然是要收保护费的,门票有两种价格普票30RMB,通票100RMB。还能选择,多少随意。

  从这里始,古镇的帷幕渐次展开,谢天谢地,古风依稀、斑驳尚存。条石河岸分布流水两侧,岸上树木浓荫遮蔽,树下是砖铺街道,街道旁才是临河人家。房屋多是木板梁柱结构,间以粉墙黛瓦鳞次栉比相映于河水间,虚实变化、刚柔并济,曲径通幽,吴越风味渐浓。仿佛闻到了花香,听到了鸟鸣。

  镇内侧街的河道依然曲曲折折流向远方,宁静的午后,轻轻的流水,避静的小巷。倘若淋一场雨,在烟雨朦胧中是否寻觅到戴望舒笔下的“雨巷”?那有着丁香一样芬芳的女子是否仍撑着那把油纸伞?然而她确是我心头的臆想。。。

  走在这水巷里,每一个转弯都是一幅画意,每一处角落都是一段诗情。难怪千百年来她是诗人的梦乡,雅士的天堂。一期一会,夫复何求?唯有山高水长,日淡风清,忘情于天地间,独留乾坤一腐儒;真可谓宠辱皆忘,其喜洋洋者。

  古镇中心,自然多是弹孔石拱桥连接两岸,这优美的轮廓,柔滑的线条在婆娑绿树掩映下更增添了水巷特有韵味。桥的两端多有高脚楼相映带,想人流聚集处多所繁华光景,酒肆歌楼也多聚于此,想当年似乎“秦淮河”的魅力吧。夜幕降临,划着小船,荡漾在迷离的水波里,耳闻隐约的吴侬软语、姑苏评弹,灯火阑珊处,怎一个方外镜缘?

  这是古镇中最具特色的风雨廊街,一端搭着屋墙,一端临着河岸,人在廊里行,即躲避风雨又不忘美景,还可隔着河岸与邻里攀谈草长莺飞吧。路旁弱柳于风中摇曳,妩媚着、袅娜着,是安抚远人疲惫的脚步吧。

  水巷里这艘乌篷船,过去是这里的主要运输工具,如今卸载了历史的沉疴,成了观光的道具,失去了往日的辉煌,细碎波光里谁还会真心停下脚步听它喃喃地絮叨。看到此景,不免想起了苏轼诗曰:多谢残灯不嫌客,孤舟一叶许相依。人生真的需要这样的咏叹吗?

  青砖铺就斑驳的街道,融艺术与功能于一体。我们当代的城市规划者视若无睹吗?既突出人文又彰显自然,何错之有?

  水巷交叉间一转角茶楼呈现,结构参差,上下交融,与天地树林协调,斜坡屋顶渐次伸入水巷,酒旗红灯里演绎着古老的传说。

  小桥流水人家。当然已非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的凄美,恰是雍雍融融的温柔乡。

  一排灰瓦顶横卧眼前,在其上错落有致的悬山、片山顶划割着天空,加以天空浮云,形成诗歌般的韵律,在甪直,你一定会发现。

  江南的鱼鹰是这条小船的主人。和小船的命运一样,失去了往日渔民的宠爱,只是扭捏地苦撑着未来。那种载歌载舞的往日渔猎生活已然灰飞烟灭。

  不远处对岸,一对良人喜结良缘吗?还搔首弄姿?轻轻地,不要搅乱了这一池的春水。

  河水宁静,宛若一面镜,映照着一片天地,随岁月流转。

  游走了2、3个时辰,这段旅程快要结尾时,天空淅淅沥沥开始下起了雨,莫非正如之前提起的戴望舒的灵魂在感应,真的要演绎一段丁香充盈的雨巷?还有在雨巷中撑着油纸伞的丁香一样芬芳的姑娘?

  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

  幽静水巷似林风眠的江南画境。她比画面来的自然,来的有趣,来的鲜活,满眼的绿意从天到地裹挟着你,从空气里都能闻到丝丝绿意。偶尔还有细细的雨,落入水巷,潜入树梢,在水里和鱼儿嬉戏,一圈圈水波荡漾,透着古镇的灵气。

  线条疏朗韵致的小石桥,俯卧于碧波间,和水中倒影构成完整的圆,水面水下虚实交汇,偶有渔舟浮过,穿破这一泓圆镜。

  沿河两岸的房屋并不是单一化的,这种像是上的变化取决于家族的兴衰以及功能的改变。如这一处街道大门正对河岸竖立起一堵粉墙,功能好似照壁,即可避风又起到安全防护作用,使用而美观。

  镇中有一古刹,保圣寺,传位北宋建筑,由于时间关系,经过此庙未曾进入,据门牌介绍庙内保存有唐代泥塑大家杨惠之的泥塑罗汉像,甚为珍贵,堪称国宝。有兴趣者不妨亲眼目睹。

  远观保圣寺山门,于古巷尽头,岁月悠悠依然保有往日的辉煌。

  将近古镇的边界了,这时已是午后2点了,悻悻然离开甪直,意犹未尽。愿甪直古镇永存人间。

本篇游记共含2177个文字,3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2016-08-22 03:38

顶下

2016-08-22 09:37

哈哈,看完你写的也有点感兴趣了呢。

2016-08-22 13:04

两年前去过一次这里,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希望有机会可以再去,谢谢楼主的分享

2016-08-22 13:26

尽管这些水乡已经太过商业化了,但偶尔还是可以发现一些江南的古典美在里面。

2016-10-09 13:10

960万的土地上,我们哪里还能找到久远的记忆?

2016-10-09 18:10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