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兜个圈子找着你————从丹巴至色达

7
jeling LV.6
2016-08-22 00:26 418/5

    四天前的凌晨我还在五明佛学院的山脚下冻到瑟瑟发抖,这会儿却已在火炉重庆哭喊着要回非洲避暑了。
    从10年知道色达的存在,到今夏真正走入那片红房子,中间已经隔了一个六年。
    七夕前夕出发的,巧妙避开了整座城市扔来的大把狗粮,在长途大巴里死睡一天是情侣们不懂的独家浪漫。

丹巴站

    但去往色达的车票早已售罄,说走就走的任性在清晨的茶店子汽车站就遭遇了搁浅,但我依旧出发了,只是多了一站目的地——丹巴
    总之,修路绕道是川西交通的常态,到达丹巴县城时就已是下午五点,所幸夏日的白昼时间长,倒也不影响直接上山进入甲居藏寨。
    丹巴的甲居藏寨素有中国最美村落的美誉,与其美人谷、梭坡碉楼并称为丹巴的三绝。其实临行起意至丹巴倒也不全是意外,四年前我徒步318时曾受过一位藏寨大叔的帮助,现在到了这儿也算是了了自己这几年一个小心愿。
    大巴的停靠点有许多上甲居藏寨的私车,车费五元至十元不等,对了,这些私车司机都是投机的高手,收着游客50元的门票费其实走的多是逃票的路线,当然,也是绝对能把你送到寨子里的。
    寨子里共有3个观景台,3号观景台的位置最高,然后依次递减高度。虽然并未提前预定住宿,但在偌大的寨子里找户人家留宿一晚并没有什么难度。在2号观景台下车后被一阵浓郁的花椒香气吸引了,作为麻辣兼备的重庆人对花椒总有一种特殊的情感,甚至希望能推出一款花椒气息的霸道香水,哈哈哈哈。
    在猛吸花椒香气时才发现树下其实是有人的,有俩父子当时正在采摘花椒,于是就这么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在藏寨一夜的房东了。寨子的住宿价格在人均80——100元范围内,包含了晚餐和次日的早餐, 新鲜的食材、藏式的风味真真是极大满足了我的味蕾。
    藏家的建筑都不高,普遍只有两层,站到楼顶天台处可以俯视山下的大渡河,而目之所及的巍峨山脉又别有一番豪迈深远的沉寂感,凌晨起个早来这儿发呆那是再惬意不过的享受了。
    第二天下起了小雨,气温下跌需要外套,丝丝凉气里看着被雾气笼罩的寨子美如仙境,于是决定徒步下山,慢一点再慢一点欣赏着绝美的风光。
    不得不说,藏寨是简直吃货的福地,苹果、梨子、核桃沉甸甸德挂满了枝头,下山途中看着枝桠的梨子掉落在自己脚边我差点没给山神奶奶磕个响头,这些既新鲜又免费的水果直接撑到了我走到色达
    美人谷在几十公里外,且与藏寨风格重叠因此不打算前往,而梭坡的碉楼群在大巴进入丹巴县城时就已一睹芳容,所以下山后在县城转了转用了膳也就决意离开了。

色达站

    丹巴色达并没有直通车,马尔康路线每日倒有一班班车,但当时午后已然错过,于是决定走丹巴——八美——道孚——炉霍——色达这条听起来略微艰辛的线路,每段路程的价格都是40元人民币。八美其实一点也不美,漫天的灰尘,于是换车后直接去了道孚并选择当晚夜宿在了道孚县城。
    第二天起早后先赶往了炉霍,然后拼车前往色达,因为五明佛学院位于炉霍色达县城的中间路段,因此直接在佛学院路口就下了车,并未前去17公里外的色达县城。

    站在入口处就已能依稀能望见那抹牵动了我数年之久的红颜色,心不由激动起来,本计划徒步上山,但被路旁的藏民大叔好意提醒:从入口至佛学院有3公里的距离,且是盘旋向上的格局。在四千多海拔的高原上的确需要节省体力,加之在道孚的时候已经感冒,因此决定乘坐公交车上山。
    梦境里的景象已真实地在眼前跳跃,蔓延天际的红色气势磅礴,我暗恋这么些年的佳人果真没让我失望,她甚至比传说里来得更遗世独立。

    山顶的喇荣宾馆是任何一篇游记里都会提及的留宿点,但它金碧辉煌的外观已然让荷包扁平的我自动退避,刚巧扶贫招待所那里空出了床位,70元/晚,于是就这么留在了佛学院里。
搁下行李后就迫不及待出了门,朝着坛城方向爬,三步小喘五步狗喘的态势让我不得不服老,只能遥想一下当年勇。走我后面的小喇嘛也累到够呛,停下了直接发出了声:“好累啊!”,我当时就乐到不行,觉得师父你怎么这么不严谨呢。
在坛城围着经桶圈圈转,然后晒晒太阳看着11日就这么过去了!

    晚上回了招待所,发现同屋居然是位老婆婆,婆婆和她家儿子已经在佛学院呆了一个来月了,也才知道自己居然就这么无意地赶上了12年一次的莲师法会(莲花生大师),用婆婆的话讲:“小姑娘,你的佛缘真的是好的诶!”
    莲师法会共四天,我虽然不是佛教徒但绝技不能糟蹋这种好机会,于是第二天起早跟着婆婆去了诵经堂开始了佛法的修行,确切地讲是看别人修行,因为整个过程我都是大写的懵逼的状态。
    经堂的入口分为男众入口与女众入口,严格区分,三楼属于寺院僧侣,四楼是女信众,五楼则是男信众,大伙儿都是专程赶来参加法会的信徒们,在这种高人气场所想为自家的屁股占领一块栖息地简直太不容易,坐在一看不着大屏幕的旮旯角落里想滥竽充数般念念经文都是一种奢侈。
    诵经课每日四节:8:00——10:00;11:00——12:30;14:00——16:30;17:30——19:00.
此外,每日中午12:45——13:45、每日晚上19:30——21:00还有上师们的佛理讲解课程,课程紧密得滴水不漏,简直不要太忙。

    听不懂经文,也明白不了其意思,最糗的是大上师站到了我面前我还在懵逼这让周围跪倒一片的喇嘛到底是谁,即使如此,我却参加完了整场法会,一连四天。我后来总结了一下原因主要有如下两点:
一:我喜欢别人脸上那份虔诚的光芒。
二:佛学院太壕,供零食,供饮料,供饭菜,还赠送礼物,那幅莲花生大师的唐卡简直让我太喜欢。今年3月在印度阿姆利则我见识了世界闻名的共产主义大食堂,而在这里又一次感受到了宗教那种悲悯众生的天性。

    法会期间,见到了鼎鼎大名的索达吉堪布和益西彭措堪布,并有幸听到了两位上师上课,既不古板也不严肃,中间甚至引经据典顺便讲讲笑话,我关于喇嘛的刻板印象有了很大的修正。法会最后那天,趁着午休的机会去了活佛家,活佛的小屋和一般僧侣的别无二致,活佛本尊比想象里年轻又活泼,摸顶信徒、开光佛珠似乎是活佛每日12:30——13:30的主要工作,总之呢,那天我的脑袋被活佛开了光,同时还收获了一个法名——仁增措姆。

    15日,法会结束的第一天,佛学院放假一日进行户外活动,所有僧侣均要前往三公里外的草原开展“耍坝子”活动,其实就是一场大型露天庆祝会。起了个大早,跟着觉姆(女僧)翻山头,踏在青草上总有一种回归到小学春游的熟悉感,我拎着法会期间攒下的一袋子零食,希望借着这个机会能把这堆吃的送出去,不然还得拎回重庆多虐心。
    我是某天翘课到后山才首次看到整片佛学院的全景的,站在制高点将整片红颜色尽揽眼球的时,我像个精神病人般乐得笑出了声,后来途中遇见的那位哈尔滨大姐阴差阳错下把我的外套穿走了,我那时擤鼻涕的纸巾和现金全在兜里,不得不翻山去追她,就这么走到了原计划第二天才要去的天葬台,那时当天的天葬已经结束了,简单转了转那个光秃秃的混泥土大坝就决定翻山回家了,但天葬台那座用头盖骨装饰堆砌的阎王殿冲击力真的是蛮大的,为了尊重死者,对不起无照。
    登山回佛学院的途中周遭全是刚刚吃饱不愿动弹的秃鹫,这种被藏族视为神鸟的生物展翅雄飞的英姿堪比雄鹰,但收拢翅膀蹲立一侧时总有种鸵鸟的怯弱感。
    耍坝子那天下午我又回了一次天葬台,倒并不是对这种神圣的死亡盛典仪式有非看不可的执拗,只是单纯想看看漫天秃鹫是一幅怎样宏伟的画幅,那日同行的伙伴因为血腥味道差点吐了,我连日感冒鼻塞严重倒是一桩幸事了。

    中途曾下山去过县城一次,四平八稳的格局并没有什么特色,但广场上男男女女齐跳锅庄的画面自带一种绚烂又轻快的美感。后来因为直接从佛学院回了成都,关于整座色达城的印象全是那首轻快的藏乐了。

    我其实还悄悄打听过入学佛学院的条件,远比想象中来得容易:一颗向佛的决心和能适应高原生活的体魄就已足矣。在五明佛学院,男僧女僧均只有一次入学机会,一旦还俗均视为弃权,倒也来得更为公平。奈何我对俗世还有诉求,还有欲望和不舍,我只愿先做好一枚与人为善的俗人足矣。

    色达在政府的规划里已有拆建的定案,入冬之后,那道路两侧的红房子将慢慢消失,我不知道若干年后的色达将会是如何模样,唯愿她永遗世独立岁月静好。

本篇游记共含3411个文字,4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有时候真想一走了之……

2016-08-22 14:18

求楼主微信号

2016-08-25 00:31

已收藏,好喜欢楼主的线路

2016-08-29 11:50

引用 xiaoyu_tong 发表于 2016-08-29 11:50:04 的回复:

已收藏,好喜欢楼主的线路

回复xiaoyu_tong:谢谢

2016-08-31 17:26

引用 飘蓝 发表于 2016-08-25 00:31:13 的回复:

求楼主微信号

回复飘蓝:jeling1990,欢迎交流

2016-08-31 17:26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