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十大经典徒步线路之——2016端午长坪沟毕棚沟穿越之旅

31
czj LV.9
2016-08-22 23:00 1107/4

        川西四姑娘山号称东方的阿尔卑斯,自十几年前知道她的存在,长久以来就充满了四姑娘山情结。但多年仍未成行,直到2013年秋天十月底与先生的四姑娘山之行终于付诸实施——给了我足够的惊艳!色彩斑斓秋色与银装素裹的冬景,堪称秋天与冬天的童话!四姑娘山的三条沟景色各有所长,当年行程:D1 、双桥沟行程相对轻松——车游+步行。D2、长坪沟是体力活儿——喇嘛寺到木骡子、水打坝,全程徒步当日往返30km。D3、海子沟——骑马到大海子往返。先生询问我什么时候也能把当年的游记成文?等我相对空闲时吧!
        2013年的长坪沟徒步,便爱上了户外暴走。而长坪沟到毕棚沟的徒步穿越号称国内十大精典徒步线路之一,想看看夏天的四姑娘山,但却让我历经了一场严冬的冷酷,这便是这篇游记的由来。而此次的经历让这篇游记更像是一部心路历程。

D1 重庆—成都淮口

       2016 端午节6月8号——6月11号,参加驼熊户外组织的四姑娘山长坪沟毕棚沟穿越。穿越小分队——领队驼熊+成员四名:我、默、菜菜、书生。6.8号下班后,我们在冉家坝攀岩场集合,7点准时从重庆出发,计划夜宿成都映秀。结果一路堵车,晚8点才上外环,然后又是一路的堵车,车流量大得惊人,比黄金周出行的车流还大,住宿计划一变再变:从映秀—到都江堰—再到郫县~~~~~~~~晚间11点钟,成都境内的高速路上又下起了暴雨,能见度很低,驼熊当机立断就近下道淮口,找到住宿住下已是凌晨1点。

D2 成都淮口—耿达—日隆镇—长坪沟木骡子

       第二天早上6点起床,雨又开始涮涮的下个不停,从日隆传来的消息是那边也下雨了,有一队19人的穿越队伍从木骡子撤下来了,心中一紧,这天气穿越要泡汤?但夏天的天气变化也快,兴许我们到了那边天气又变好了呢!于是继续前行,原计划6.9号上午9点进沟,但经昨晚一路堵车+暴雨的折腾,可能要午后才能进沟了。过成都绕城往映秀方向前进,一路车流仍然很大,中午才到映秀,在耿达午餐后,往日隆镇赶路。进山的路,还是三年前那样的烂,只是新路快建好了,今年十月份通车,到时就少了这颠簸之苦。2008年的大地震把这里的山体都震塌了,路全部被损坏,只剩隐约的路基可进山。过巴郎山的时候居然下雪了!

巴朗山海拔4000多米,上次秋天来时也遇上巴朗山下雪,海拔高的地方就是天气多变?前方传来消息:垭口也下雪了!啊!我的乖乖!驼熊坚定的回复,我们团队决定要穿越,人少比较好相互照应。但他心下已经明白此次的徒步穿越注定坎坷了。我们四人还懵懵懂懂,对前方充满了希翼。

        快到日隆镇在猫鼻梁处又开始堵车了,我们拿上行李到前面换车,请的当地协作开车来接我们。日隆镇在修路,街上乱糟糟的,我们一行人去办了入山手续,签了一个什么保证书还按了手印,感觉像在签生死书似的。驼熊说这个手续证明我们几时进山了,如果没及时出来就会来找我们。我们问他,我们又不是原路返回,直接从另一条沟就出山了,管理处怎么知道我们出还是未出山呀?“你家里人知道呀!”驼熊的回答让我们一通狂笑!  
      办完入山手续,我们就进沟了,到喇叭寺已是下午四点钟了。我们请了2个当地协作,雇佣了2匹马驼行李,一个向导。加上穿越小分队的5名队员,收拾妥当就准备轻装前进了。同行的女孩菜菜可能有点兴奋,跑跳了两步突然就高反了,只见她脸色苍白,浑身瘫软,已无力行走。立即帮她叫了一匹马,骑上去木樏子。另有马夫问我们是否要骑马,我傲骄的回答,这路——我之前走过,没有问题啦!

      入沟后沿途一片翠绿,夏天的长坪沟好漂亮呵!驼熊的步伐较快,走了一小段儿,我突然觉得头好晕,眼花,心慌的感觉。全身虚汗,头开始眩晕,不行了,我要晕倒了吗?我也要高反了吗?我赶紧停下脚步,在路边坐下,把包里的葡萄糖水喝了两口,稍作休息,感觉体力恢复了再起身前进。

看得出来这个是垃圾桶吗?开花的垃圾桶

   长坪沟的前面一段路是游客走的木栈道,路还是很好走的。

    我们的前行的进度还是蛮快的,不一会儿就到了枯树滩

     默的身体素质不错,短袖T恤+防晒衫。而我是在上山的途中已经把薄型羽绒服加上了,昨天还是快40度的高温酷暑,今天已然进入初冬的感觉。

 在两河口,木栈道就结束了。后面的路就比较原生态。刚下木栈道就下雨了,准备的雨衣未随身带,刚好旁边有小卖部,去买了雨衣继续赶路。

   默,在前面默默的行走

   我们进山的时间比较晚,要在晚间8点钟赶到木樏子。不然天黑了,就不好赶路了。比上次我和先生自己的行程进度快了一些。当年我们早上7点多进沟,一边走一边拍照,走走停停,用时近5个小时走到木樏子。而我们今天4个小时必须到木樏子,13 km呀!高原上的13km哦!就是一个赶路的节奏。

两河口的一个开满鲜花的草坪

   一路紧赶慢赶,终于按计划时间,晚8点准时到了木樏子!前方就是木樏子草甸的木栅栏

   翻越木栅栏进了木樏子

   回望我们的来时路

    木樏子仍然是那么漂亮!与当年的秋景相比,又是另一番景色。

   木樏子海拔3700米,我们到木樏子营地,晚饭已经做好了:大锅菜!米饭半生不熟,干不干稀不稀的,将就吃吧!有热菜热饭就很不错了,还有开水供应,知足吧!我们都觉得此行算奢侈了。同行的女生菜菜骑马到得早一些,稍作了一会儿休息,但是高反依然还是很严重,晚饭没有吃,呕吐不止,照这个状况,明天是否还能同行去穿越要打一个问号了。同行的男生也头痛不已,反而是我和默的状态还不错。
    第一次在这么高海拔的地方住宿,我们都有点不适应。晚间又下起了小雨,木樏子的木房子建好了,当年我们来时还正在建设中。简简单单的木房子,几个木箱子拼凑起来的硬床,每一个床位收费50元。既然出来户外徒步,亲近感受大自然,我和默选择住帐蓬。高原上早晚温差很大,晚间气温较低,加上整个晚上雨下个不停,滴嗒!滴嗒!
     整个晚间似乎都翻来覆去没有睡着,气喘、胸闷、感觉呼吸有点不畅,似乎整晚都是清醒的。好生折磨人!
     

D3 长坪沟 木骡子营地——叉子沟尾营地

     早上早早的就醒了,躺在暖暖的睡袋里不愿起来。昨晚一夜都感觉不曾入睡,整夜的雨下下停停,扰得人心烦,随队的马匹不时嘶叫,木樏子这个高山草坪充斥着泥土、青草、马粪味。早上6点多雨停了,陆陆续续有露营的人钻出帐蓬,因为今天的路途并不遥远,十多公里,且时间充裕,向导也说早上10点多拔营出发也成。于是磨磨叽叽,快8点才起“床”。
      帐蓬外的空气很清新,也很清凉。木骡子的清晨格外美丽,高山、草甸、雪山、溪流、遍地的野花随意的撒落在草坪上。

  远处的薄雾萦绕山间,似一条白色的纱缦妩媚、轻柔~~~~~~~~
   早上雨停了,在溪边洗漱,那溪水凉得刺骨,许是附近雪山上流下来的原故吧!

看到远处的小木屋了吗

   洗漱完毕,协作已经把早饭做好了,每人一碗稀饭一个盐蛋还有咸菜。今天中午只有路餐(干粮),还好早晚都有开水供应。昨天高反的妹子——菜菜居然神奇的恢复了!可以和我们一起上路了,真是一个好消息!不然就得从木樏子撤下去,我们的穿越小分队差那么一点就有人员败下阵去。菜菜说昨晚在小木屋睡得特别香甜,所以今天恢复得很好。我和默昨晚似乎一夜未眠,还在讨论这几日是自讨苦吃来了,自己折腾自己来着。

  饭后开始收拾行李,准备上路。突然太阳出来了,照在雪山上特别的漂亮,拿出卡片机在木樏子拍了好多,每个角度都那么美~~~~~~

   向着叉子沟前进~~~~~~~~

整装待发的穿越者们~~~~~

向水大坝前进!

驼熊和默的背影

穿越小分队出场了:从左向右依次是:菜菜、书生、驼熊、默、

撒落在高原上的黑珍珠——牦牛

穿越小分队成员!今天大家的整个身体状况都不错!

菜菜和默

领队驼熊

驼熊、菜菜、书生

默走的这个地方,当年与先生到水大坝时没有带手杖,走得可艰难了!

    从木樏子到水大坝约半个小时,也就是当年我和先生徒步长坪沟当天往返所能到达的最远的地方。水大坝的景色依然那么迷人,只是秋天与初夏各一番风光罢了。后面的风景几乎都是高山、草甸、溪流、雪山~~~比较雷同

默和我

为穿越者们托运物资的马帮

马帮

  越走越热,3800——3900海拔高度走起来还是有点气喘,不过沿途还算平坦。中午时分太阳特别的热辣,坐下来路餐,脱外套,抹防晒霜,多坐一会儿还是有点凉凉的感觉。起身前行,一路上走走停停,拍照,赏风景,好不惬意!

成群结队的牦牛过河

   防晒霜刚抹好一会儿,太阳突然就躲了起来,天阴了下来,下一秒就开始下雨了。于是又是加外套又是加雨衣。吸取昨天的教训,把雨衣随时带在身边,谁让高原上的天像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呢!

   下雨了,美景的吸引力也打折扣了,似乎有点审美疲劳了。这次带的衣物也有点失策,防风裤也未带,只带了一条抓绒的保暖裤和一条速干裤,衣服也有点清凉。然后雨越下越大,几乎没有了拍照的心情。

  突然明白户外的防水工作很重要,防水袋,一定要准备防水袋!然后又开始了一路的跋涉,领队驼熊还沿途介绍什么高山杜鹃花啦!植被啦!我们直摇头,队里的男生开口:我们现在对什么都没有兴趣,疲于奔命,什么时候才到目的地啊?怎么还不到啊!

   由于雨水原因,后面有一段路特别的泥泞,走得人胆战心惊,心中也默念,这十几公里路怎么显得这么漫长?雨越下越大,大家都变得沉默,只顾低头赶路。终于在下午2点半多钟赶到了叉子沟营地。看见别人搭的帐蓬,终于明白到地儿啦!虽是满身疲惫,但必须得马上把帐蓬搭起来,否则躲雨的地方都没有,全身快被淋透了,于是冒雨把帐蓬麻利的撑开,赶紧躲了进去。

  在帐篷里换上干爽的衣服,外面的小雨也变为了中雨,一片湿漉漉的世界。时间才到下午2点多不到三点。这两天的天气真的好糟糕!钻到睡袋里准备休息一下,帐蓬居然漏雨啦!心情变得有点坏,有点烦闷!在驼熊的帮助下把帐篷漏雨的地方重新弄了一下,雨太大了,水流有点不畅,有点积水的原因引起,处理好这个问题和默重新躺下,想着明天的穿越。
    一路走来,对长坪沟的风景有点审美疲劳,想到明天的垭口翻越,一路风景也不过如此,号称国内十大精典徙步路线的风景,有点让人失望。又冷又累,这雨天,叉子沟周围的风景也无法好好欣赏与领略,有几分失落。雨!一直不停的下,丝毫不见小,也不见要停的架式!突然开始担心明天垭口翻越的问题。向导说,到时看情况,如果雨停了凌晨2点就要出发翻越。天!第一次半夜出发去爬山翻垭口。这里的垭口很陡峭,有一段距离垂直度近70-80度,马匹是无法翻越的。所以协作与马匹就只能把我们送到这儿,然后原路返回日隆镇。
      如果不具备翻越的条件,就只能原路返回,这个路程再重新走一遍,可能会把人整崩溃!雨,仍然没有停的意思,与默躺在帐篷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一路上都在给先生报告行踪,由于此次他没有同行,蛮担心我的,因为太过关心,把我也搞得有点紧张。到叉子沟居然没有手机信号了,与外界失联了!先生联系不上我,肯定担心死了。
      下午四点多,协作冒雨把晚饭做好了,招呼大家吃饭。雨,密密麻麻的不见停。我和默都对吃饭失去了兴趣,再加上雨大风大,无处避雨,出去一趟淋湿了怎么办?已没有干净的衣服可换。于是找领队商议可否帮我们把饭菜送到帐蓬来?向导是一个当地小伙儿,热心的把饭菜与开水给我们送来。这次的饭居然是全熟的!菜呢?依然是炖锅菜,猪肉、白菜、洋葱汇煮一锅。当下,这就是一种幸福!
       晚饭后,时间尚早,无奈雨一直不停也不见小,这么恶劣的天气,明天怎么办?我和默讨论起N种可能:1、理想状况,雨停了,翻越垭口回家。
2、雨不停,在这儿再多待一天,等雨停了翻越垭口。雨不停也不能多待在这儿,前不着村后着店的地儿,连手机信号都没有,我们带的食材也不多。
3、原路返回,这下雨天,人要走崩溃的,即使骑马,也会让人受不了。真是一趟自我折磨之旅!

   叉子沟的海拔3900米。从2点多到营地,4点多晚饭后,雨!还是雨!不曾停,不曾小,就那样肆意下着!当地的协作与向导在雨中聊天,欢声笑语不断传来,我们这斯望着这恶劣的天气烦闷不已,搞不懂他们为何这般开心,谈天说地。也许他们早已见惯这种天气,已是习以为常了。看来幸福、快乐与你所处的环境无关,心景最重要!我们进了帐篷就不曾踏出半步,躺在睡袋里愁闷不已,这个天气翻越垭口能成吗?不行怎么办?想像着N种可能,奇怪驼熊这个领队也不来告诉我们后面的计划。突然有点后悔这次的活动选择了,这几天到高原上来疲惫奔波,疲于奔命,究竟是为了什么?值吗?这样折腾自己是为了什么呢?有意义吗?瞬间开始想念温暖的家,情绪也有点低落。
       晚8点,天暗了下来。协作与向导们终于停止了谈天说地的闲聊,都钻进帐蓬休息。四周终于安静了下来。只剩下无边无际的雨夜和嘀嘀嗒嗒的不停歇的雨声。整个营地都笼罩在雨雾中,在大自然面前,人显得多么渺小~~~~~~~~~~~~~~~~~

D4 长坪沟叉子沟营地—垭口—毕棚沟——重庆

     这一夜又是半梦半醒间,一夜雨声未曾停歇!这个雨不停怎么办?只有雨停了才能翻越啊!迷迷糊糊中听见喊起来了,一看时间才凌晨1点过,雨声是小了一点,可是仍然没有停!难道要起来出发了吗?我和默嘀咕了两句,不会吧!于是没有理会,仍然躺着,可也是无睡意的,居然有乌鸦飞过的叫声,雨没有停啊!又听见喊快起来出发了!我和默果断起身收拾行李。其实包里已经没有行李了。所有的衣物都已穿在了身上,凌晨的气温低嘛!抓绒裤、羊绒衫、羽绒服、冲锋衣、帽子、手套、头灯、登山杖,在犹豫是背小包呢?还是大包?默坚定的说她是要把大包背上的。睡袋已交给领队让马匹托回。向导问我们要不要请背夫帮着背包300元一个。我们也算轻装前进了,所以拒绝了。匆匆忙忙收拾好随身物品,就赶去吃早饭——就一锅稀饭!想着前面还有4700米左右海拔的垭口等着翻越,赶紧吃了几口热稀饭,收拾好帐蓬就出发了。
       已经有人在前面出发了,小雨淅淅沥沥还在下,35L的背包上身还是有点感觉,心中对自己能否走完全程有点怀疑。听说垭口已经积雪了。我们雪套也没有准备,而我居然穿的还不是登山鞋,而是一双都市的胶底高帮鞋,严峻的考验开始了!

    我们的营地原本就在山脚下,于是转身便是登山了。领队驼熊让我们调整好步伐与呼吸的节奏,两厢配合。深呼吸走两步,吐气走一步,我把游泳的呼吸换气用了上来。大约走了20多分钟,感觉有点不对劲,游泳是用嘴吸气,在水里鼻子出气,没多久感觉口腔就特别的干燥,这样几个小时走下来,口腔怎么受得了?我赶紧和驼熊确认呼吸方法,原来我弄反了,是用鼻子深深的吸气,再用口腔吐气。掌握到方法后,我就开始夸张而贪婪的呼吸了。夸张呢!就是每次吸气的声音都特别大。自己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调整呼吸上,虽然每走一步都很累,但心底默念,我不把这呼吸大法的功课做好了,怕今天是难以胜任这场艰苦的徙步的。
      天色一片漆黑,小小的头灯照着眼前的一小块地儿,雨仍然淅沥的下着,看不见前面的路有多陡峭,多崎岖,山究竟有多高,只是跟在人后跟着他的步伐,慢慢的向上挪步。每走十步左右就要稍停一下,但停顿时间又不宜过长。
       驼熊听见我夸张的呼吸声,表扬说呼吸方法掌握得不错,按这个方法走下去,等会儿垭口冲顶时大家都疲惫了我的状态应该不错。一边走,驼熊还一边叽叽歪歪说个不停,我只听,并不搭话,(怕自己一说话呼吸就乱了)调整呼吸,脚下异常仔细。默还不时与他搭话,菜菜与书生走在前面,我紧紧的跟在队伍后。一直是Z字形的上坡路,由于深夜漆黑一片,看不清前路有多漫长、多高、多险峻,反而少了一分前途艰难的畏惧心理。只是偶尔有沙石滚落下来,在身边继续滑下去,才不停的提醒自己,每一步都要仔细、小心:踩踏实了!如果一个不小心滑下去了,在没有任何保护与防护的情况下,后果不堪设想!谁也帮不了你,只能靠自己!每一步几乎都是手脚并用,手臂的力量都要落在登山杖上,向上努力爬行。有一段山路旁边立了简单的铁杆与铁索,于是一边手杖一边抓住铁索攀爬。
       走了一个多小时,驼熊问大家身体感觉如何?每个人都气喘吁吁,但都还行!我还好!的确还好,虽然整个途中我没有说话,全力调整自己的呼吸,居然把其他的都忘了:背包的重量忘了,路有多远也忘了,只关注自己的呼吸!
       途中看见有人把背包扔在了路边,不要了?我会这样吗?暂时不会!一会儿就看见一个向导模样的男子返回把那个包给背上了。又走了一会儿,我开始发热,我穿得多呀!T恤+防晒衫+羊绒衫+羽绒服+冲锋衣+雨衣。雨也小了,便把雨衣脱了,准备脱外套,向导赶紧制止了我,因为马上到平台了,上面已有积雪了会很冷。默趁机停下来喝了几口水,这一路几乎没有停歇,只是每十多步停下喘口气而已。领队提醒一会儿就到平台了,到平台我们休息一下,补充一点能量,喝一点儿水,队伍也可稍作一下休整。于是又开始向上攀爬,慢慢地路边也开始有积雪了,我的鞋子有点儿打滑了。领队问我,你还有一双鞋子吧?到山顶换一下,你这个鞋子下山不行,雪地很滑的。另一双鞋子倒是防滑的,但是不防水啊!到后来我才知道防水与不防水几乎是一个样子。

      走走停停,现在已是几步一小歇。说好的平台呢?怎么还不见踪影?驼熊一路上不停的夸奖我们状态不错,前进的速度也不错!“赏识教育”啊!向导也说我们4人状态不错,加油!倍受鼓舞啊!默问了2次平台还有多远?向导说你别想着平台,向前走就对了。也是啊!问了也没用,到了自然就到了。我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小队前面。积雪越来越多,我突然感觉饿了,全身乏力,再不补充能量,我是走不动了,会虚脱的,也感觉到手脚开始使不上劲,力不从心的感觉!
       驼熊,恰逢其时的招呼大家休整吃东西了,到平台了?美妙的招集令啊!此时听来确尤如天籁般动听。此时脚下已全是积雪,找到一下相对平坦一点的地方,加餐补充能量。我找了一块巧克力夹心派,喝了几口葡萄糖水。默背上的背包不见了,原来是带队的向导见她有点攀爬吃力,已帮她把包背过去了,还找了一双手套给她。天色有点蒙蒙亮了,只见我们前面与后面都有为数不少的头灯在闪烁,站了一会儿,脚就感觉冻僵了!于是我们又整装出发,开始低头赶路!大家都很沉默,憋着劲默默行进。刚才加餐的地方果然是我们念念不忘的平台。
       过了平台就离垭口不远了,要冲顶了!再走一小段,远远的就看见垭口了!她就屹立在那儿,千百年来巍然不动!你来或不来,她都默默地驻立在那儿!
       看见垭口有点儿小兴奋,到达垭口下方,天开始慢慢放亮,快6点了。从凌晨2点出发,用时近4个小时,终于到了垭口下,放眼四周已是白雪皑皑。默兴奋得掏出手机拍照,其他队伍的穿越者也兴奋的拍照、合影。因为鞋子问题,当时我真没有一点欣赏这雪景的心情,只有一个念头,快快且安全的翻越垭口下山。回头再看小分队拍的照片,真有登珠峰的感觉!
       

驼熊给菜菜和书生拍的,登珠峰的感觉,

这里的照片都是借用小分队成员的

        在垭口下方,向导看了看我的鞋子,让我等会儿走快一点儿,踩着他留下的脚印走,走到前面,不然人多了把雪踩实了,我的鞋子走起来会更滑。于是我开始了垭口的冲锋,沿着向导留下的脚印前进。垭口的坡度可能有60度,“Z”字形向上,积雪有小腿深,靠着登山杖一步步艰难前行,谁也帮不了你!那一段路更是一步一歇。

   这就是传说中的垭口

       垭口的冲锋,好想有人能扶我一把,好想有人能帮我背一下包,可大家都自顾不暇,只能自己依靠自己。有两步积雪没有踩实,差点滑倒,惊出一身冷汗。登山杖一把撑下去,没入雪中大半截,只露了一小截把头在外。短短的几十米,走了半小时!快到垭口顶端时,手机响了,是6点钟的闹钟了。不想去理它,它就不停的响啊!闹啊!让人心烦,停下来,使劲掏,使劲掏!衣服穿得太多,终于掏出来,摁掉了闹钟。一步一个脚印,我终于登顶了!

     垭口的雪花飞舞,风特别的大。一个字“冷”!两个字“很冷”!三个字“非常冷”!其他的感觉都没有,只剩下冷的感觉。如果没有手套,手立马冻乌,失去知觉,时间稍长一点儿,手会冻坏死掉的。头上如果没有帽子保暖,直接冻傻掉。糟糕!我流鼻血了,低头一看,哦!是冻得流鼻涕了!呵呵!由于天气不好,能见度低,我们期盼的日出与云海都不见踪影。理论上6点钟到垭口是观赏日出与云海的最佳时机。我和默在垭口等驼熊与菜菜、书生过来合影时,那冻人的滋味可真是度秒如年!为你我受冷风吹,大抵就是这种感觉。在垭口合影是驼熊的夙愿,因为N年前,他的另一队穿越人马也在此合影来着。事后,我们都挤兑他把我们骗来配合他拍照,是为了完成自己的小心愿。
      在垭口拍合影特别难,因为所有的人都冻得受不了,简直是在经受狂风暴雪的考验,任何人在此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不做停留。找人拍照都难,碰了N次壁,终于有一个人愿意给我们拍照,于是得了一张珍贵的合影,虽然那么模糊!

我们的穿越小分队在垭口的合影,左起驼熊、菜菜、默、书生、我、向导。

  合影完毕,转身就是下山路。转身的一刹那,我们又傻眼了:山后的积雪比来路更厚!山前虽有积雪,但还能看见一点黑色,因偶有祼露在外的黑色岩石,山后的积雪可是白茫茫一片,哪里有路?幸好有带路的向导,下山的路异常艰险!安全第一,大家都没有再拍照,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小心翼翼的下山。小分队的菜菜上得垭口体力已是严重透支,脸色苍白,嘴唇冻得发紫。向导帮扶着她下山,望着几乎80度的雪坡,果断让她坐在雪地上,拖着她的腿滑雪下山。
       昨天向导说如果垭口下雪了,就带我们滑雪,原以为他开玩笑呢!结果,真的开始滑雪了!默呢?这一路紧跟领队驼熊,能尽量照应着。队里的男生——书生,也是小心翼翼,自顾低头行进。先生这次没有同行也好,不然大家彼此担心牵挂,岂不是更心憔?我怎么办呢?天险似的下山路?突然看见前面一队的向导在队伍后面照顾队里的女生下山,就是刚才在垭口给我们合影的那个人也!也是他把手套借给默的,人称三哥。我赶紧跟上队伍,亲切招呼要求一同下山。三哥点头同意,我抓住他的另一只手臂下山。第一次走雪路,没有经验加上雪路陡峭,我刚起步就差点儿一头冲了下去,因为拽着三哥的胳膊才不至于猛冲下去,他连连问我“做啥子!做啥子!“显然也被我的莽撞吓了一大跳。他的另一只手臂还护着一个他的队员,一个人不能同时扶两个人,我只好放弃了。三哥慎重地告诉我下雪山的窍门:一定要脚跟先着雪地,踩踏实了,再起步。
      这白茫茫一片的下山路,一个不小心不留神摔了出去,没人能帮得了你救得了你,走得人胆战心惊。有雪进鞋子里了,但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随时都在摔倒,摔倒了又爬起来,已然麻木,对摔跤麻木了。几乎80度倾斜的陡坡走着实在吃力,向导一脚踏偏了,那只脚陷到积雪里已到大腿,轻易不能拔出,在原地挣扎了许久,才得以拔出受困的那只腿!我一直默默地跟在三哥身后,异常的小心,下山的队伍行进异常的缓慢,我的呼吸大法已没了规律。因为这样险峻的雪山之路早已让你秉住呼吸,凝神脚下的每一步挪动。
       看着在这陡峭雪坡行进异常缓慢的下山大军,并综合观察当时雪坡的地形与安全系数,几个队的向导商议让大家就地滑雪下行一段,并安排上下及中途都有几个向导留守把关,雪坡陡且长,这个滑雪让我想起了在敦煌鸣沙山的滑沙。我一溜烟就滑了下去,速度越来越快,完全不受控制似的,快到底儿时把手叉到雪地里,突然一个侧翻,并翻滚了几圈,头朝下脚朝上的滑到了下面,感觉经历了一段惊心动魄的动作大片儿,惊魂未定,背包里的水杯等物件散落一地也全然未知。(所以危险动作请勿模仿)被下面的向导扶起,清理浑身的雪,活脱脱雪人一枚!
      
       

     后面的雪山下行仍然只有积雪没有路,每一步都走得好小心,没有向导真的是寸步难行。突然有电话打进,应该是有信号了,定是先生打电话来了,顾不得接听,惊险的雪山之路,可是打着十二分的精神在一步一步挪动,全然顾不得接听。直到走完雪地,虽有积雪但能见到路基时,心下踏实了,才及时给先生回电话,从昨天下午失联到现在先生担心得对我一通批评,因为懂得所以理解,不能辩解只有感动~~~~~~
     走完雪路,我们小分队的向导便与我们告别了,居然是原路返回,再次反穿越垭口回日隆镇。所有的背夫与向导都是如此!牛人啊!感谢一路有你们的帮扶!称他们牛人,他们看着我脚上的鞋子反过来笑我,你穿这样的鞋子来翻雪山,你也牛啊!我无语,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谁知道夏天垭口的穿越会下雪呢?我出发之前看了许多别人的游记好像没有雪啊!9-10月的秋天才会下雪吧,那时才会因为常常下雪掩盖了路面而无法翻越。回来后再次翻看那些穿越游记才发现也有下雪的,只是我主观把它忽略了。

    早上8点钟,垭口雪山的下行雪路基本走完,太阳出来了!高山杜鹃花映衬下的毕棚沟就在眼前,在若隐若现的雪山衬托下,分外美丽!

      回首望着我们的来时路——那云雾缭绕的雪山之路,感慨无限,惊异于自己居然一路有惊无险的走过来了!此时路遇几个学生模样的男生,他们感叹这“生死存亡”之路!我听他们的用词,忍不住大笑起来,有一男生很严肃的问我:很好笑么?我问:有这么夸张吗?答“我们无登山杖、无手套、无帽子、无向导,几乎无翻越雪山的所有装备~~~~~~~~我默然了。户外运动一定要做好相关安全防护工作,安全第一,与有经验的人同行,不要盲目行动。

   我们的小分队在此集合,以毕棚沟为背景合影留念。虽然每个人都疲惫不堪且狼狈不堪,但成功穿越的胜利与喜悦跃然而出,穿越小分队真棒!为小分队每个人点赞

   回望来时路,每一步都走得好辛苦!辛苦与艰辛的背后是一份收获的喜悦!原本以为是一场平淡的穿越路,没想到还会有翻越积雪垭口这浓墨重彩的一笔,翻越积雪覆盖的垭口是此次穿越最精典最出彩的精华!让我们重新认识了自己,把看似不可能的考验完成了!
    

这张的背景看起来特别的壮观、巍峨,三哥帮扶默与我下一个陡坡

在大自然面前,人显得特别的渺小

      看似简单且很近的路,我们又走了2个小时。默的体力也严重透支,双腿已是乏力,连连摔倒,特别是有积雪的地方更是小心翼翼。

     毕棚沟的风景在我们穿越者看来已是很普通,可谓你付出了多少,才会得到多少,上天是公平的。但在这张照片中的那个雪山垭口,你看到了吗?我们就是从那儿翻越而来,远远看来是那么的不起眼~~~~~~

   乘毕棚沟景区的观光车离开,再见了垭口~~~~~~

      陪我翻越雪山的鞋子!下雪山时,鞋子里全是积雪然后化为雪水,一双脚泡在水里走下来的,由于没有准备雪套。这双陪我走过了大江南北的鞋子在毕棚沟与我再见了,心中蛮是不舍。

毕棚沟的红石滩

     回来的路途中,我们问驼熊,当我们翻越前夜——在叉子口营地猜测N种方案之时,你是怎么计划的?他淡定的说:一个字“翻”!就是天上下刀子也要翻越!因为夏天的翻越条件基本是没有问题的。原来他早已成竹在胸!
      我们又问:你怎么就那么看好我们四个人能行呢?你就那么相信我们吗?他笑笑:人的潜能是巨大的,许多看似不可能,只要走到那一步,绝大多数人都能爆发出惊人的毅力与潜能,这就是行走的意义——你会发现另一个不一样的自己!
       这次长坪沟毕棚沟穿越一波三折,这段经历注定难忘!
       完成这篇游记之时,陈坤2016年行走的力量——川西之行已经敲定且正在行进途中。自2011年他的“突然就走到了西藏”,以后每年必有一个行走活动,他的行走系列一直在关注,希望我们能一直行走在路上~~~~~~~~~

本篇游记共含11141个文字,13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F

引用 czj 的图片:

感觉真棒!这空气设么的特别好吧~~

2016-08-23 15:07

看着楼主的游记好羡慕,我上个月出行的游记还在草稿箱呢

2016-08-23 18:25

有点心动,好想出去玩嗷嗷嗷

2016-08-29 11:59

引用 耳背de阿怂 发表于 2016-08-23 15:07:00 的回复:

感觉真棒!这空气设么的特别好吧~~

回复耳背de阿怂:空气超级好!

2016-08-30 21:04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