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襄汾丁村(下)

6
喜雨堂 (济南) LV.8
2016-08-23 09:56 152/2

      这位94岁的老人起初用谨慎的目光打量着我们一家,显然——不速之客打破了他平静的生活。几句寒暄后,老人听明白我们的来意。尽管他的行动已经不便,但仍然坚持着紧挨着墙并借助一些物件热心地为我们介绍他的家。

     “我打小就生在这个院子里,从没离开过,现在这个院子里住着我们哥俩。你们站的位置是这个院子的二道门——瞧,原来这二道门背后就是一个戏台,是家里人专门看‘堂会’用的,后来拆了;东厢房曾在解放后当过公社的食堂。”他颤巍巍用手指着屋檐下依稀可见的“公社食堂万岁”几个大字,老人的思维依然很敏捷。

    “那个时候,这个院子里就拆的拆、砸的砸,只有房子还勉强让住。”

      当他站在正堂外的廊下时,我忽然想为他拍张照片留念。他努力地站好,浑浊的眼中闪烁出一些少有的光亮。这时,我才注意到他身旁的大柱子竟然比他的身子还要粗大很多,而且下面精工雕刻的柱础花纹繁复、精美分层,呈现出康乾时期的明显艺术特征。

     “大爷,能不能让我们到堂屋里看看?”
    老人迟疑了一下,还是扶着墙回到西厢房取来锈迹斑斑的钥匙。随着“吱扭”一声回荡在高大的正堂里,他抱歉地说“晚辈们都不在这里住了,里面乱得很!全是些不常用的破烂。”

     让我意想不到的是——迎门赫然摆着几口白茬子棺材!
    他指着几口棺材平静地说:“这四口柏木棺材是我和弟弟两家用的。”

    靠南面的窗下有一个巨大的黑色木柜子。我不解地问:“大爷,这么大的木柜是做什么用的?”

   “这是粮仓,下面有小门、有锁。这个粮仓太大了,土改的时候没人要,因而一直留在家里。”

     一抬头,我望见“世敦孝友”的精致木匾依然高悬在原来的地方,书法功力非同一般,但看不清落款是谁的手笔。
     老人见状说:“过去这院里院外挂满了匾,光这个正屋里就有九块。除了这块都叫人毁坏了。”

     “能不能让我到您 卧室看看?”老人来了兴致,领我们进屋去。

     200多年的屋里很暗,东西很零乱地放着,弥漫着一股腐朽的味道。老家具、老照片-----望着镶嵌进墙壁里面的显然使用高档木料精雕的神龛,我脱口问他:“大爷,这是供奉什么的?”
“过去供的是灶王爷。”
看到这曾经富奢的院落和老人孤寂、凄凉的生活,我的心沉重起来,不忍心再打扰他,赶紧致谢后告辞。


   老人执意要送出门来,这是循传统的“忠厚传家”的古礼。在二门楼下,我这才看清他们平时生火做饭用的竟然是古老样式用泥巴捏制的小小土灶;


  墙角处摆放着一口早就用不着的铡刀,看得出来它也是当年请铁匠精工打造的。

   大门外,一株古树倾倒在东厢房的后墙上。原来是院墙的地方,雨水冲刷后,能看出来高大的院墙是由两面砖墙包裹夹住中间夯实的泥土而成,有两层楼高、两米左右后。
   走出几十步,我又回头看时,看到这位古稀之年的大爷仍然站在门口。他点燃了一支烟,望着我们远去。
 

    已到村东头的停车场,又想起还有明代的“北院”古宅还没去看,于是又折转回来。在村民的指点下,找到一处“襄汾麻纸陈列馆”的古宅。

    陈列馆的工作人员指点着檐下为我讲解:“这处木梁雕刻的是‘蚌鹤相争、渔翁得利’,教育子孙要团结;那一块雕刻的是--------”

    没有注意到——就连这些的木雕都有如此深刻的蕴意!影壁墙上镶嵌着根据当年著名画家绘制的画作雕成的巨幅木雕屏,院内墙上的两处诗刻碑书法苍劲,为当年名臣所赠诗。从这几处细节,就能领略到当年古宅主人的显赫。
     等着往北赶路,来不及一一细看下去,其他的地方只好放弃参观。用50块钱买了一卷特产麻纸后,悻悻离去。
   (注:昨夜读丁先生所赠《东临人家》,发现书中称:丁氏先人于明朝早期竟然是济南历城五里丁家庄迁去。现在,济南老城西南五里牌坊原有丁家崖,城东也有丁家庄,不知是否有关系?电告丁先生后,他也很激动。)

本篇游记共含1600个文字,1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lz也多多分享一下攻略嘛,想去看看。

2016-08-23 11:56

楼主的图片拍的好美,加点介绍就更好啦,要不我们都不知道这是哪啊。

2016-08-29 11:51
相关目的地:   临汾   山西
40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