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八月兰卡行见

47
棱角 (北京) LV.7
2016-08-23 12:12 550/6
  • 出发时间/2016-08-04
  • 出行天数/18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5000RMB

这是一次有计划,没规划的旅行。八月,东南亚旅游淡季;八月,兰卡的往返的机票便宜;八月,康提有佛牙节;八月,我有假期。
有人说羡慕我说走就走,我说我从不说走就走,即使这一次。以色列约旦之前的功课,耗尽了我所有的精力和时间,兰卡之行,便变得随意,懒散。
D1:吉隆坡转机,落地科伦坡,宿尼甘布
D2:科伦坡,甘珈拉马雅寺,西玛玛拉卡亚冥想中心
D3:火车去加勒加勒古城
D4:加勒古城
D5:美瑞沙、海滩消磨时间
D6:坐公交车Mirrisa-Matara-Wellgema-Haputale
D7:霍顿平原,丹巴特尼茶厂
D8:火车看茶园到努沃,mackwoods茶园,努沃邮局
D9:火车看茶园到康提,佛牙节游行
D10:佛牙寺、街头演出、佛牙节游行
D11:大象孤儿院
D12:购物
D13:尼甘布
D14:超市购茶,Waikkal休息、读书
D15-D16:Waikka休息、读书、写字
D17:尼甘布
D18:吉隆坡转机
D19:北京落地

兰卡行见——公交便宜也疯狂

斯里兰卡二十天来,公交车成了主要的交通工具,除了三次为了寻找电影《千与千寻》的桥段,为了寻找多篇文章提到的大片茶园的火车之旅。到兰卡后,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竟然是谷歌地图只有驾车、徒步路线,没有任何公共交通路线。走过一两个地方后,你会发现,任何城市公交车总站紧邻火车站,这里有复杂的公交车路线,不管到任何地方,总有一趟公交车会载你过去。记得有人说过,越不发达的地方,公共交通越是便捷,果然如此。
兰卡的公交车多是比较破旧,几乎没有空调,车厢前面或新或旧的佛像,提醒我这是个佛教国家,如果遇到有僧人上车,也要主动让出第一排的座位给他们。乘坐了多次公交车,也不知道收费标准是什么,售票员要多少钱给多少钱,而且经常往返票价也不同。有的车票是机打,清楚写着每张多少钱,购票张数,更多时候的车票是将票价写在一张薄的几乎透明的车票纸上。在城区,公交车行驶的都是比较缓慢,从康提到大象孤儿院大概三十公里的路程,要在路上晃悠近两个小时。在山区,公交车就成了疯狂跑车。弯曲、狭窄的单车山路,忽上忽下,司机的每一次急转弯,不能有丝毫的犹豫。特别是去往丹巴特尼茶厂的路上,司机还要随时关注弯道对面的来车,要及时避让。
兰卡司机比较热情,会让你把大的包裹放在他旁边的机器盖子上;兰卡的售票员比较固执,不但到站会提醒人,而且你要提前下车,是坚决不允许的(这也害得我在烈日下往回走了二十多分钟)。

兰卡行见——火车等级没区别

第一趟的火车之旅是从科伦坡加勒的火车上,这一段是成为是斯里兰卡最美的海上火车,电影《千与千寻》更使这里名声大噪。
据说斯里兰卡的火车分三个等级,一等座位是有座位号的,二等座和三等座没有座位号,跟公交车相同。之所以用“据说”,在这里乘坐三次火车,都没有卖一等座,基本外国人买车票,都会卖二等座,斯里兰卡人基本买三等座。
科伦坡——加勒,我拿着二等车票,挤进三等车厢,周边除了犯同样错误的几个中国人,都是本地人。当我发现自己错误时,好心的斯里兰卡大妈告诉我,不要在挤出去,去二等车厢了,那里的人跟这里一样多。我眼睁睁地在三等车厢座位的边缘,看着火车驶出科伦坡,驶过那段所谓最美的海上铁路,前后至多十分钟。后来遇到其他慕名而乘火车的人,虽然他们没有上错车厢,但是看到的几乎是同样的情景,甚至好多人被挤得根本没有机会看到车窗外的景象。
从Haputala-努沃,同样买了二等座,但感觉三等座车厢好像更宽松一些,便在三等座餐车尾部站了几个小时,由于有了上一次的经验,就没想着往车厢里走走找个座位,在车厢门口占个有利位置,看看车外的景色也是不错的选择。站累了,可以挤到车厢里,因为那里有斯里兰卡青年在欢快的唱歌,不知道他们唱的是什么内容,但他们看到你专门挤进去看他们唱歌,他们会把手鼓敲得更响,声音更洪亮,笑容更灿烂。
从努沃到康提,告诉售票员:买三等座!这段火车是三段火车行程中最长的一段,运气好时,在车厢中部会找到座位的,但我的背包太大太沉了,决定继续在车门的地方看景,看人,累了就在车厢边靠一靠,或在地上坐一会。
很多来兰卡的人,乘坐火车都想找一种吊火车的感觉。这里的火车跟我们小时候绿色车皮的火车没有区别,只不过我们为了安全考虑,在行驶过程中,要关闭车门,严谨吊火车,严谨坐在车门的地方,把腿搭在车外。在斯里兰卡,火车是不关车门的,如果有人吊火车,有人把腿搭在外面,火车车务员看到会善意提醒,但绝对不是禁止。更多斯里兰卡的青年,喜欢吊火车,即使车厢里有位置,也会坐在车门处,再花五十或一百块卢比买点斯里兰卡油炸零食,这也许是斯里兰卡男孩追求的酷吧。

兰卡行见——鲜花献佛

我去过很多寺院,多是香火缭绕,很多香客怀抱着大大小小的香,祈福、敬献。在兰卡,这个主要信仰佛教(部分印度教、伊斯兰教、基督教)的地方,寺院不在建在山上或僻静的地方,可能在街区里,可能在路口处。本地人进入寺庙都是不需要花钱的,外国人需要购买门票,科伦坡的甘珈拉马雅寺门票大概600卢比,售票员把钱之间方面门口一个资助儿童的大陶罐中,康提的佛牙寺收费1000卢比。
甘珈拉马雅寺的傍晚,很多当地人会手捧荷花瓣进入,恭敬地坐在佛前的地上,默默祈祷,然后将花瓣整齐摆在供桌上,通常旁边还会准备一杯清水。人们也会绕一棵粗大的菩提树数圈,将花瓣摆放在树下,将一杯杯清水轻轻洒向菩提树。
康提的佛牙寺,可能是因为星期六,可能是因为佛牙节,这里的手捧或大盘或小盘的鲜花,摩肩接踵,在佛牙舍利外拥挤鲜花,这里不乏老人小孩,甚至身穿警服的警察。在这里,身在某个角落,或跪或坐,口中絮絮地一定是信徒,一路走马观花,来回不停的一定是游客。

兰卡行见——全城空巷只为佛牙节

这次兰卡之行,最主要的目的为了感受为期十天的康提佛牙节。今年的佛牙节从8月8日到18日。每天晚上,都有人和大象,伴着各种乐声,各种表扬进行游行。这个佛牙节盛会据说由来已久,不但康提人会去街边观看,许多斯里兰卡人也会从四面八方赶到康提,每到这时,康提的酒店都会集体涨价,有时一店难求呀。在康提三晚,看了两场佛牙节游行,据说最后一天最盛大,每天的游行都要在三个小时左右,酒店的性价比真的不高,我放弃了等到最后一天的想法。
佛牙节每天游行的路线是不同的,但都是从佛牙寺出发,回到佛牙寺,所以只要等在佛牙寺的门口时没错的,或者看当地的老百姓都是聚集在什么地方,再或看看开始前哪条街道有水车经过。佛牙节给临街的店铺带来了商机,他们都是下午早早的闭店,在门口摆放座位,卖给外地游客,据说一个座位40美金。当地百姓一般是不会买座位的,他们带着一块巨大的塑料,铺在游行队伍经过的人行路上,带上晚饭,一家老小席地而坐。如果遇到善良的百姓,他们会挤出一小块空地让你坐到他们旁边,两天看游行表扬,我都是这样蹭到座位。
游行表演开始前,要安检进入表演区域,否则不能进入,中途不能随意走动或出去。在道路旁,警察牵着警犬巡视,也有警察拿着中国八十年代的手电,在人群中再次巡查。游行表扬开始,警车开路;游行表扬结束,警车垫后。游行分五个板块,每个板块形式大同小异,通过不同色彩划分,如第一板块,大象都是身披白色灯光点缀的彩衣;第二板块,大象都是身披黄色灯光点缀的彩衣……其中第一板块最为盛大和精彩,大家情绪最高;最后一个板块才会出现身穿彩服的女子跳民族舞蹈,其他均为男子表演。
每个板块的最后都有三头公象出场,中间一头是最为高大的公象,背上顶着一个佛龛,里面盛放着佛牙舍利的复制品,随后一个扮演国王的人,腆着肚子走过,他可能是整个游行表扬最轻松的人吧,后面还有仆人举着华盖。在第一板块佛牙舍利出现时,道路两旁的民众们都是不约而同起立,双手合十,低头,尽力后退。不觉使人感慨,信仰的力量是无穷的。

兰卡行见——大象也有孤儿院

当心想来斯里兰卡,也缘起一篇记叙斯里兰卡大象孤儿院的游记。世界有两所大象孤儿院,一所在肯尼亚,一所在斯里兰卡。大象孤儿院是收留一些身体残疾或失去母亲的未成年小象的场所。这里本国人门票700卢比,外国人2500卢比(相当于125块人民币),很多来过这里的人都说不值这个价钱,这也使后来我非常犹豫是否要走这一趟。在康提城待了两天,这里也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去,便决定不管好与不好,就当去看大象,走一回。
公交车咣咣当当穿过市区,来到位于康提30公里外的一个地方,又搭了一辆tutu车来到大象孤儿院。幸好出发前看了一眼攻略,否则tutu车司机会把你带到距离孤儿院还有一半距离的一个小路口,告诉你到地方了。
这时,已经是中午12点,刚好错过了大象洗澡时间。没关系,有的是时间,先去看有钱人买水果喂大象,看大象嬉戏。距离给小象喂奶时间差不多时,再去等着看喂奶。即使是小象,也一人多高,很难想象大概一千毫升的玻璃瓶牛奶是小象张嘴,饲养员咚咚咚灌进去的。开始观看的人很多,但天公作美呀,一阵大雨,很多游客都消失了,我紧贴栅栏,只是小腿上溅上些泥土,得以让我痛快观看。雨停了,喂奶时间也结束了。
穿过一间纪念品小店,走出园区,到马路的对面小溪边,刚好是大象洗澡时间。大象悠闲站在小溪里,有高压水泵往他们身上喷水,但这些象群好像并不领情,除了一两个老象安静站在那里,其他大象在象群中来回走动,甚至还有象用鼻子不断往自己背上扬河沙。对于不安分的大象,园区的工作人员,选择将他们用铁链绑在岸边,但这丝毫不影响他们互相之间打架,并且非常有眼色,看到工作人员走近,分立刻主动分开,暂时休战。
大象孤儿院的门口,有需要卖纪念品的小店,有一间最著名——象粪纸品店。我绝对是慕名寻找。这里的所有商品,都是象粪经过高温消毒等处理,进行造纸。其实这并不难理解,象是素食动物,每天要吃下几顿食物,排下的都是植物纤维,并且数量巨大,用其粪便造纸原理简单,也是很好的变废为宝的方法。商店里的纸制品都是比较贵,比如一张象粪纸明信片大概5块人民币,一本象粪纸挂历大概100多人民币。这里出售最多的是大大小小笔记本,便签纸,我想游客买回去多是为了留念吧,谁会舍得使用吗?

兰卡行见——the word’s end有点扯

去Haputale最主要的目的是去霍顿平原,那里有个地方叫THE WORD’S END,太有吸引力的名字了。凌晨五点半出发,顶着寒风上山,经过一些攀爬,一些崎岖的山路,来到一个悬崖,旁边有个指示牌,上面赫然写着“THE WORD’S END”,在这里可以俯瞰山下一条河流的整条脉络,可以俯瞰一个小城,到现在也不知道看到的是斯里兰卡什么地方。站在山上真有点被名字愚弄的感觉。
如果说去寻找世界尽头,更值得一看的路上的景色。这里的山川起伏,远近不同的植被,使山川呈现出不同层次的绿色,溪水穿行其中,奇花不多,但不乏异草,远处天际间会被云雾笼罩,有点像祁连山脉,但多了一些绿的层次,有人说像瑞士,可惜我没去过。

兰卡行见——人字拖满街跑,光脚丫满屋转

初到兰卡时,看到街头很多Bata鞋店,着实有点小兴奋,这是我最喜欢的皮鞋牌子之一,心想找个时间去转转,如果便宜,一定购置一双鞋回去。一次、两次在橱窗边经过,彻底崩溃,里面大部分是人字拖。
斯里兰卡好像不需要太多种类的鞋,有钱、比较讲究的人一双皮制人字拖,普通人一双橡胶人字拖足矣。甚至一些当地方光脚走在马路上,即使佛牙节游行,除了扮演国王的人穿了一双长得有些夸张的皮鞋外,其他人都是不穿鞋的。这里的人普遍脚非常肥硕,而且大脚趾和二脚趾的缝隙很大,我想这与他们长期的穿鞋习惯有很大关系。
斯里兰卡东南亚很多国家的习惯相似,进入寺院、旅店一定要拖鞋的。在房间里,他们不穿着拖鞋,不管地面是否干净。既然入乡,就得随俗,除了进入寺院,我都是脱下袜子,迅速行走,然后找个地方坐下来。

兰卡行见——不要说那里非常落后

斯里兰卡整体消费水平不高,这是显而易见的,但绝不是某些传言中的“很穷”。在一些山区、小镇,这里生活相对比较落后,一般的民俗没有空调,只有风扇。汽车以日本为主;电器以日本为主,中国为辅(singer品牌也有,不知道是不是本土品牌),手机以中国为主。这里水果相对中国北方便宜,热带水果可以尽情吃,蔬菜比较少,还有一些蔬菜我根本不认识(北方人伤不起呀),一次在超市排队,前面的一个大叔买了一把都叫,合人民币差不多也四块多钱,可见蔬菜并不便宜。苹果、红毛丹按个卖,西瓜、木瓜、菠萝(其实是凤梨)等按100克称重。斯里兰卡人更喜欢他们的木瓜、菠萝和香蕉,在大部分住宿的早餐水果,多是这三样水果,作为北方人的我,真是吃到high,可以是这次旅行的最大收获。
兰卡人喜欢饰品,各种金饰品、银饰品、宝石饰品都喜欢,无论从一两岁的孩子身上,还是七八十岁的老人身上,都可以找到一两件造型各异的饰品,甚至一些女人的脚趾上也装饰着一些饰品。
兰卡人的生活很西化。我想一方面与这里曾经的殖民历史有关,另一方面是欧美、韩日文化的影响。我们说斯里兰卡,常说这里是印度洋上的一滴眼泪,印度文化对这里有着深远影响,殖民历史在这片土地上的点点痕迹,更重要的这个是佛教国家。从科伦坡机场走出,那尊大佛仿佛已经足矣印证这是个不折不扣的佛教国家,从各种宣传图片,康提佛牙节的盛世,更足矣见证佛教对斯里兰卡的影响。走过兰卡一些地方,看过兰卡一些人,我开始困惑了,这里不但有穆斯林,北部有印度教的寺院,在haputale,在尼甘布我都看见彩色造型,充满神秘色彩的印度教。在一些地方的路口,我看见的不再是佛像雕塑,而是耶稣基督的塑像,甚至有人问我是不是基督徒。尼甘布最后一天,沿沿海公路从北往南行走,我路遇三座教堂,更是观摩三场西式婚礼。婚礼或简朴或奢华,婚纱或沙丽改良或纯西式礼服,相同的是西化的仪式。

兰卡行见——红茶加奶再加糖

斯里兰卡,不能不品尝他们的喝茶。当年英国立顿先生在斯里兰卡建立第一个茶厂——丹巴特尼茶厂,成就了他的茶叶帝国,也将英式茶带到了斯里兰卡。如果来斯里兰卡,没喝红茶,就不算来到斯里兰卡;如果来斯里兰卡,不买点红茶,就不算来过斯里兰卡
在大街小巷,除了可以喝到咖啡(没喝,不知道味道如何),还可以喝到红茶。有的店家卖茶时要区分要普通红茶还是奶茶,还有的店家是你要一壶红茶,附着在一起的还有一大杯热牛奶和一碗白砂糖。
从海滩带山区,认真品尝了很多地方的红茶,感觉不加奶不加糖,味道太苦涩,完全没有中国正山小种入口的回甜,听说兰卡的红茶和中国的红茶还是有渊源的,但真不知道为什么兰卡的红茶会名扬世界,是因为喝茶的方式过欧洲化吗?

兰卡行见——男人热情有点过

英语是斯里兰卡的第二语言,不管发音是否标准,差不多每个人都能说。斯里兰卡的男人喜欢搭讪东方面孔的女孩,不太招惹欧美女孩。他们多是先问你是在学习还是工作,然后问你来斯里兰卡的目的,时间,再是跟谁一起来,最后一定问你名字和电话号码。在吉隆坡科伦坡的飞机上,旁边的斯里兰卡男人问了我一遍,我开始还认真回答。在他问我电话时,我告诉他我没有电话,他写给我他的电话和名字。他告诉我他是康提人,后来又说在科伦坡还是康提都可以给他电话。我不知道他是热情,还是另有企图。我开始假寐,不再与他交谈。听说很多人也遇到类似的情况。在斯里兰卡以后的日子,我尽力避免与当地人说话,特别是男人。当在火车上,男乘务员问我时,我无法回避时,开始胡乱说时间,胡乱说地点,胡乱说地点,没有电话(这是真的,也着实有点不方便,幸好最后四天,一个早回国的北京男孩,把他的电话卡送给了我)。

兰卡行见——最好吃的食物

科伦坡开始吃特色食物kottu,而且连吃了三顿,直到吃到Haputale一家小店的kottu才是我最满意的,不加洋葱,咸度适中。在科伦坡第一顿是最不满意的,cheese的粘稠,洋葱的辣,盐的咸,无论视觉还是味觉都是最差的。
在兰卡最难忘的是hopper和roti。hopper是用一种特殊半圆的锅,做出一种半球型的薄饼,加入鸡蛋,也可以再加一点cheese,特别美味。roti的味道有很多种,有人说就是印度飞饼,我没去过印度,有人说印度根本没有飞饼。做roti的手法有点像国内的印度飞饼,也可以加入一些馅料,我比较喜欢加入水果和蜂蜜的。在兰卡多数roti是加鸡蛋的,当地人好像沾着咖喱吃,我没尝试过。吃过几次咖喱,土豆咖喱是我最喜欢的,菠萝咖喱和茄子咖喱也不错,最难接受的是尖椒咖喱,各种辣集于一起,辣得让人吐舌头,由于咖喱做菜太难看,在有选择的情况下,我也不太吃各种咖喱拌米饭。
在兰卡一定要吃水果,木瓜、凤梨都是特别甜,榴莲不到国内一半的价格。各种果汁也比较醇正,看过街边果汁店里榨汁过程,喝果汁还是有些犹豫,比较喜欢超市里卖的果汁。
在兰卡一定要喝牛奶,吃酸奶。合人民币不到两块钱一杯的酸奶,吃起来,口感特别爽滑,不是说国内没有这种酸奶,而是这个相对比较便宜,性价比较高。

写在最后

写到最后,斯里兰卡之行未抱过多的期待,所以也就未有太多的惊喜或者失望。我可以说跟风而来,因为机票便宜,费用不高,来看一看“印度洋上一颗眼泪”为何吸引这么多的中国人,得出的结论还是:便宜!这里有山,去霍顿平原,在兰卡算高消费的一项,但跟国内名山大川比还是便宜需要。这里有海滩,跟国内北方的海比,海水清亮,沙子细腻。更重要的事,这里海浪澎拜,著名的美瑞沙据说是世界最好的冲浪地之一。这里有很多国家动物园,雅拉名声最大,由于交通不便,加之很多人去后说跟宣传大相径庭,没有去任何一家动物园,想着回家边喝茶边看动物世界。在兰卡有很多动物可看,霍顿的路上可以看见野鹿,佛牙节甚至马路上可以看见大象,康提湖可以看见各种水鸟,古城里、小河边可以看见猴子,没有必要去动物园看几只水牛,驱车狂追几个受惊的锡兰豹。

实用贴

尼甘布最后一天认识一个斯里兰卡搞旅游业的男士,据说来北京师范大学进修过汉语,一般语言交流没问题,如果需要包车,机场接送机可以联系他。

本篇游记共含7086个文字,7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之前就被朋友推荐过斯里兰卡说那边物价低风景好 看完游记更想去看看了

2016-08-23 16:15

不会写游记的默默路过,点个赞不带走一片云彩……

2016-08-23 18:26

请问楼主当地适合去的季节是什么时候呀?

2016-08-29 10:51

引用 gaoyan 发表于 2016-08-29 10:51:27 的回复:

请问楼主当地适合去的季节是什么时候呀?

回复gaoyan:旺季是1、2月吧,咱们的冬季。淡季是4-8月吧,是他们的雨季,但我八月去只有一天下了一会儿毛毛雨。

2016-08-29 20:42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5F

2016-09-07 10:59

引用 D_▂.調℡ 发表于 2016-09-07 10:59:25 的回复:

回复D_▂.調℡:谢谢哈

2016-09-07 17:16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