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冷旅游之山东济宁:大运河之旅

8
在行 LV.10
2016-08-25 09:55 187/4

大运河船家生活

冷旅游之山东济宁:大运河之旅 
济宁市博物馆院内的水运纪念馆
    由于重修,我们去的时候,这个水运纪念馆没开放,我们没有看到其陈列内容,希望是资料翔实,能让人们了解中国大运河的历史,如此才能对得起济宁“运河之都”的美誉。
 
 
1
    笔者是2011国庆去的济宁,正值“十一黄金周”期间,一些“热旅游点”比如九寨沟华山等地方人山人海,但在济宁,笔者却享受到了难得的宁静与惬意,看了古大运河和南阳古镇,领略了渔家生活,吃了微山湖的野鱼,还住了特别便宜的酒店,三星标准的酒店,一间房一天130元。总之,度过了一个完满的假期。
 
2
    中国的大运河,现在人们习惯上称之为南北大运河或者京杭大运河,事实上,无论隋唐时期开通的南北大运河,还是元朝开凿的京杭大运河,在它们开通之后及至明朝以前,都没有统一的名称,只有分段名称,如“永济渠”“通济渠”“山阳渎”“通惠河”“会通河”等等,到了明朝,才把元朝开通的自北京杭州的运河统称为漕河,清代和民国时期又有“运河”之称。
    中国大运河的形成,在历史上经历了三个重要的时期,一是在春秋末年和战国时期,包括以下几条水道:其一曰邗沟,是春秋末年由吴王夫差为攻打北部的齐国和晋国而开通的,这是我国历史上第一条沟通江淮两大水系的运河,也是我国历史上第一条有明确记载的人工运河;其二曰菏水,也由吴王夫差开通,主要是在今天山东境内的鱼台和定陶之间开挖的沟通济水和泗水的人工运河,亦可视为我国最早的江、淮、河、济四水的沟通;其三曰鸿沟,由战国时期的魏国开通,是继菏水之后,第二次沟通黄淮水系的人工运河,以鸿沟为基干的运河系统的形成,已将钱塘江、太湖、长江、淮水、黄河水道由水运紧密联系在一起。
    二是在隋唐时期,隋炀帝开通了以东都洛阳为中心的南北大运河,南起杭州,北至河北涿郡。这条运河虽然后来人们称其为南北大运河,但实际上它有两个明显走向,自杭州起到洛阳附近,为北西向,自洛阳到涿郡,为北东向,整个呈现为人字形态。
    三是在元代,这时开通的京杭大运河南起点与隋唐的南北大运河一致,都为杭州,北起点则有差别,南北大运河为河北涿郡,京杭大运河为北京。此外,元代开凿京杭大运河时,只借用隋代开凿的永济渠(临清天津)部分旧道,新开辟了济州河、会通河、通惠河共长332千米的运道,其中,济州河和会通河的开通,使得运河在中间再也不经过今天的河南省,而是“截弯取直”,从山东穿过;通州至大都(北京)的通惠河的开通,则使运河直通大都(北京)的积水潭。
    从不同时期大运河的开凿以及路线的选择,可以看出运河的变化是随着政治中心的变化而变化的,比如元代开通京杭大运河不走河南省而改走山东省,则是因为中国的政治中心不再是中原地区的洛阳,而是转移到了华北的北京,为了更快更方便地把江南的物资运到北京,改走山东显然是最佳选择。
    大运河经历元、明之辉煌后,在清代渐渐走向没落,清咸丰五年(公元1855年)发生黄河堤防大溃决,黄河河南兰封(今兰考)县铜瓦厢决口北上,夺山东大清河入海,从此,运河被冲毁断航。光绪三十年(公元1904年),清廷将负责漕运的漕运总督裁撤,漕运废止。民国时期,由于铁路兴起,大运河在长时间内没有被修复全面通航,只在若干区段勉强通航。新中国成立后,京杭大运河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国家于1958年成立了大运河建设委员会,着手大运河的整治和复兴。经过近半个世纪的分期分段治理,特别是改革开放后20多年的大规模整治,京杭大运河破败衰落的态势得到较好的扭转,山东济宁浙江杭州的航道全面恢复和拓宽,形成了近900公里的“黄金水道”,其中山东境内171公里,江苏境内612公里,浙江境内100公里。济宁境内,既有古运河的遗迹,又有正在通航的运河,在此可以窥一斑而晓全貌。
 
冷旅游之山东济宁:大运河之旅

◎大运河船家生活
    船家生活是很辛苦的,一家的工作全在船上,比如丈夫开船,妻子在船头看方向观察情况,一家的生活如洗衣做饭什么的也全在船上。但这个场景传递给我们不仅仅是这些,这名年轻姑娘在晾晒衣服的背影带给我们来自生活深处的感动。
 
3
    自元代开始,管理运河的最高衙门就设在济宁,因而,济宁被誉为“运河之都”。在明清时期,济宁山东境内仅次于临清市的商业城市,也是全国较大的商业城市之一,运河里整天“运艘衔尾而进”,商贾云集。
    今天在济宁城内,还能看到大运河,是古运河,在地图上看,它像一根腰带,绕济宁城一圈。我们选择看古运河的地点是太白楼附近。眼前的运河已经没有运输功能了,主要是作为一个遗址而存在,河不宽,水也不流,有点像一个城市的护城河。
    太白楼又名李白纪念馆,李白曾经在济宁生活了十多年,在此留下了众多诗篇,还留下了与杜甫相交的佳话。据说太白楼就是他经常喝酒的一家酒楼,如今的太白楼是后来重修的,位置毗邻运河,不过当时李白在喝酒时可看不到大运河,因为这条运河是元代才修的。在太白楼里,能看到一些与大运河有关的人物,比如林则徐,他在做河道总督时,就曾来此凭吊过李白,还有叶方恒,也曾做过河道总督,也到此探望过李白的遗迹。这位叶方恒,就是和顾炎武闹过经济纠纷,差点致顾炎武于死地的人,不过后来两人还是和解了,他做河道总督时,顾炎武也在山东,他还登门拜访过顾炎武,但顾炎武没有见他。(笔者在《休闲读品》2010年第五辑中《遗民的最后皈依—行走中的顾炎武》一文中,曾详叙这件事情。此时看到叶方恒这个名字,觉得有点亲切。)
    济宁城外,有现在还在通航的大运河,我们看到的一段,停泊有大船,但正在维修一座运河大桥,截断了运河,暂不能通行。
    济宁还有一个博物馆,系统介绍了济宁的历史,其中有些解说词相当有意思,比如“我们济宁先民”什么的,让人莞尔。博物馆后面院中有一个水运纪念馆,可惜我们去的时候,刚刚装修完,不对外开放,我们没有看到相关介绍,留下了遗憾。在济宁的历史中,这应该是最为华彩的部分。
 
4
    让我们真正领略了大运河风采的地方,是南阳镇。从地理位置上来看,南阳镇距离济宁鱼台县很近,自济宁出发,我们也是经过鱼台县抵达南阳镇的,但实际上它属于微山县。南阳镇位于南四湖中,系是一个湖中岛上的小镇。所谓南四湖是微山湖、昭阳湖、独山湖、南阳湖的总称,其中微山湖因《铁道游击队》而名满天下,中国人好像都会唱这么几句:“西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微山湖上静悄悄。”
    南阳在运河史上的重要地位,是由于在明朝时候,曾在此处开南阳新河以避开黄河的淤塞。黄河与运河的矛盾始终贯穿山东运河的形成与发展之中,具体表现在黄河经常迁徙,屡屡溃决,危及运河,因此如何控制黄河、保持漕运,就成为国家水利的头等大事。在济宁以南,南阳沛县之间的运河段,经常受到黄河的泛滥淤塞而影响漕运。1528年,明嘉靖七年,政府下令在昭阳湖东侧重开新河以避淤塞,但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完工。直到将近40年后的1566年,这条新运河才冲破重重阻力,开凿成功南阳新河是山东运河一次较大规模的改线,它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遏止了黄河对运河侵淤的威胁。
    由于有大运河,南阳古镇自古就是一个大码头,现在也很繁华,有人口一万六千左右。古运河从小镇中心穿过,不过水已经不流了,只在开闸放水时,才会流动。古镇上有康熙、乾隆的遗迹,他们当年下江南时,曾在此停留,也视察过运河。我们还看到了东汉伏波将军马援后人在此驻防过的遗迹,颇为惊叹。南阳古镇有大运河,有帝王遗迹,有英雄故事,但旅游还没有完全搞起来,确切的说,这里的旅游开发还不到位,比如管理比较混乱。古运河两边倒是在修一些仿古建筑,比如正在修建康熙的行宫等,但整体上并没有表现出一座运河小城真正的文化内涵。也许由于旅游开发不到位,宣传力度也不够,来南阳镇旅游的人并不多。实际上,在我们看来,南阳镇的旅游资源不会比丽江凤凰古镇差,甚至于还要好,如果规划好了,在旅游方面会有大发展的。不过,我们希望它不要发展成丽江凤凰古镇现在的样子,后二者旅游开发的手段就是开酒吧,一天到晚,尤其是晚上,各种歇斯底里的音乐充斥耳边,吵得人不得安宁。
    南阳镇外围,便是现在的京杭大运河,河道很宽,很有气势,行驶有2000吨的大船,有些装沙子的船装载得太多,看起来几乎就要沉了。好多船都是一家人在经营,男人开船,女人站在船头看前方情形。船家生活是很辛苦的,不说别的,脏是肯定的,冷是肯定的。
    因为位于湖中,所以到达南阳镇必须坐船,船大多是私人在经营,我们包了一条船,本来是150元,后来因为要去看现在的大运河等多处地方,又加了100元。我们先是在岛中一家名叫荷花岛的“渔家乐”吃午饭,无论是黑鱼还是鲫鱼,全是野生的,肉微甜,原料绝对上乘,但是做法极为粗犷,就是连同调料囫囵煮来,有点可惜。还有螃蟹,也很好。店老板和我们的船老大很熟,加之又喝了几杯,醉意盎然,一定要我们给他和他刚捕回来的鱼拍照。
 
5
    像大运河这样浩大的工程,在其开凿的过程当中,有着许许多多的技术难题,而我国古代的水利专家们,用自己的智慧,很好地解决了这些问题,在修治运河的过程当中,完成了很多重要的工程,汶上县南旺分水枢纽工程便是其中杰出的代表。
    山东的运河段开通之后,其水源不是来自黄河,而是山东境内的汶河和泗水,即所谓的“北引汶水,东引泗水,分流南北”。这里所说的“分流南北”是指将水分成南流北流两部分,以保证漕运的畅通,那时的分水点是在济宁。进入明朝之后,虽然又对山东段运河进行了整治,但仍旧解决不了水源的问题。为了更好地解决这个问题,永乐年间,工部尚书宋礼在重修会通河时,采用汶上县老人白英的建议,以地势最高的南旺为引汶水的水脊,通过在戴村修建拦水大坝巧妙地将数十里外的汶水截入会通河,同时在南旺修建分水枢纽,合理分配南北水量,故汶水在南旺地区七分往北至临清,三分往南至徐州,从而解决了会通河的水源问题。毛泽东主席1965年来山东时,曾称白英为“农民水利专家”,称这个十四、五世纪的工程“是一个了不起的工程”。
    当然,今天,古运河在这里只剩下河道了,分水枢纽也只剩下遗址了。但登上一个高高的观景台,还是大致可以看出分水的经过。站在观景台上看四周,感觉苍茫,这是历史的悠远和厚重所带来的。
    南旺分水龙王庙等遗址正在建设当中,旁边还建设有一座运河科技馆,已经初具规模,有了一些文字性对大运河的介绍,不过相关设施和介绍还不完善。
    让人遗憾的是,由于行程问题,我们没有去戴村坝。
冷旅游之山东济宁:大运河之旅

◎大运河汶上南旺分水枢纽
    从照片看,小汶河从左边流过去,注入到运河里,然后再利用分水工程,进行分水,使水一部分往南,一部分往北。此图展示的只是一个简单的水流示意图,并没有展示出南旺分水枢纽分水的原理及过程,实际的分水过程要比这复杂得多。
 
 
6
    走完山东大运河的几个重要节点,虽然有走马观花的嫌疑,但我们还是收获了很多的感受。一方面我们觉得大运河实在是了不起的杰作,但另一方面,也存在一些问题,此外,笔者在查阅大运河相关资料的时候,也看到了大运河在今天运输和保护方面的一些问题,也看到了一些如何保护和发展大运河的负责任的建议,兹一并记录如下:
    1、虽然济宁等地有大运河这样的大好资源,但旅游业做得并不火。做得不火,主要和意识有关,在我们的印象里,当地的人们对旅游并不重视,而不重视的一个重要原因可能和当地人踏实务实的工作作风有关,也许在他们的眼里,做旅游这种事情是一种“不务正业”,或者说“投机取巧”,而不是踏踏实实在做事情。这一点我们感受很深,我们这次的山东之行,正是在国庆节期间,一路上,我们看到的当地人好像不知道在过国庆节似的,而是忙忙碌碌地在工作,比如经过的一些乡村,很少看到农民们聚在一起玩牌什么的—而这种现象在中国很多地方的农村司空见惯。在南阳镇,我们看到很多老年人都在放网捕鱼,同样在济宁街上,我们看到一位白发苍苍,看起来年近80的老奶奶在蹬着一辆三轮,神采奕奕。这种身体和精神的健康,给人印象极深。
    所以,当笔者说济宁等地的人们不重视旅游业,实际上没有带任何的贬义色彩,相反,还有几分从心底里油然

本篇游记共含5000个文字,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想着出去走走,感谢楼主的分享。lz照片后期处理了吗?

2016-08-25 14:28

引用 hongfen 发表于 2016-08-25 14:28:09 的回复:

正想着出去走走,感谢楼主的分享。lz照片后期处理了吗?

回复hongfen:有的处理了,有的没有处理。

2016-08-26 10:10

上次去那边的照片被误删了,还想再去一次

2016-08-29 20:55

引用 盛夏de果冻 发表于 2016-08-29 20:55:12 的回复:

上次去那边的照片被误删了,还想再去一次

回复盛夏de果冻:去吧,很不错的地方

2016-08-30 09:37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