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见天地,见众生,见自己——7月23日-30日青海甘南游记

10
小吕飞猪 (北京) LV.4
2016-08-25 13:43 219/3
  • 出发时间/2016-07-22
  • 出行天数/8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7000RMB

前言

“见天地,见众生,见自己”是《一代宗师》里的话,我在动笔写游记时这几个字忽然从脑子里跳了出来,恰是我这一路的内心感受,于是就做了游记的标题。

好朋友说我这次照片拍的不错,她看了都想去了,我大笑着告诉她这次行程有两位摄影师,两位造型师,一位幕后修图师,连偶遇的朋友都帮我们拍了漂亮的照片,所以才能有她看到的那些。

我自觉尽力了,但好像还是没能写出我对藏区的感情,也许这本来也不是语言所能表达的情感吧。

从年轻气盛时不信这世间有难以言说的事,到现在不得不承认我其实没那么会表达,这也是一种“见自己”吧。

མཐོང་ཡངས་བའི་ནམ་མཁའ་དང་མཐའ་ཡས་པའི་ས་གཞིའི་མཛེས་སྡུག་ཁྲོད།ངས་མི་ཚོགས་ཀྱི་ལྷད་མེད་པའི་འཛུམ་མདངས་དང་རང་ཉིད་ངོ་མ་དེ་རྙེད་བྱུང་། --མཚོ་སྔོན་ཀན་ལྷོའི་ཡུལ་བསྐོར་ཁྲོད་འཕྲད་པའི་ལས་ཀྱི་གྲོགས་དག་ལ་སྙིང་ནས་བཀའ་དྲིན་ཆེ།

15年底去青海湖转湖的时候,老赵跟我说七月份玉树有赛马节,能看到传统的康巴服饰展和马术表演,想到那一身华丽丽的蜜蜡天珠红珊瑚,果断把赛马节这件事加入了行事历——老赵是12年我跑318时的司机,人聪明又可爱,后来就成了朋友。
 
藏人大体上分四支,其中最赫赫有名的是康巴藏人,玉树就是康巴藏人的聚居地。听闻他们名气大是因为容貌俊美、身材健硕,是天生的战士,但就我之前碰到过的那些来说,盛名之下似乎不副。(主要是不够俊美)
 
关于他们还有各种各样的传言,包括康巴人属于雅利安人种,二战时希特勒曾派人到西藏与康巴人联合,还听说每年都有外籍女士到康巴人的西俄洛乡高价借种,总之花样百出,真假莫辨。
 
今年端午节时赛马节的行程公布了出来,跟帅帅一拍即合,当时的路线是老赵帮我定的,他是想我在有限的时间里多看一些美景,而我又偷懒没有查点与点之间的里程,导致的一个后果就是每到一处我都没有体力去感受当地的夜生活了,只能赶紧上床睡觉。关于这一点后面再说。

帅帅是我高中同学,我们班上的一朵花。另外两位队员老烦和阿须都是通过户外网站找到的,老烦也在北京,凭借压倒性的实力成了我们本次行程的御用摄影师,阿须是福建宁德姑娘,辞职之后出来大江南北地跑了一个月,她旅程的最后一段就是我们的青海甘南游。司机云师傅是老赵介绍过来的,事先给我们买了兰州特产的黄金瓜和青海酸奶,还充了袋氧气,不过好在大家状态都不错,没用上。那个瓜啊,真是甜过初恋啊,到甘肃青海去玩的朋友一定要尝尝。
 
沿途的美景先上一些:
 
俯瞰青海湖(来自阿须):
 



 




 
 
年宝玉则的星空(来自老烦):

黑马河日出

 
年宝玉则(阿须):

 
九曲黄河第一湾的日落(阿须):

Day 1 兰州-黑马河

以往我出去玩也会制定计划,基本内容是这样的:
 
1、下载若干藏语歌路上听;2、激活一下内存,把和山川湖泊有关的诗词从大脑里调出来;3、取点钱。
 
等事到临头把衣服和护肤品往箱子里一塞了事。帅帅的思路是先考虑沿途的衣物搭配,怎么样能拍出美照来,所以我们俩先把要带的衣服对了一遍,冬装,秋装,夏装(去藏区就是这么精分),然后讨论了搭配用的帽子、围巾,再然后是搭配的饰物,因为七月是雨季,她还买了两件马卡龙色系的雨衣,相当周全。我当时就跟她说,感觉我们不是去旅行,而是千里迢迢去拍写真的。
 
  
后来的行程也确实像拍写真,记忆是会淡忘的,留下照片可以时常翻看,回忆起当时的点滴,仍会觉得乐趣无穷。
   
 
我制定计划的时候想的是22号乘坐Z21从北京西宁,第二天下午三点在西宁火车站集合,然后出发去青海湖,后来发现买Z21这趟车的车票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首先是在购票网站上刷票刷不到,然后问了中铁的朋友拿不到,随后找了代理每张票加300,反正是想了各种办法,最后还是拿不到,春运我都没见这么难拿票的,悻悻败走。
 
  
一查飞西宁的机票价格也比较高,就喊着帅帅和老烦买了22号晚上飞兰州的票,同时因为集合时间提前了便把茶卡盐湖加在了行程里。要不说旅行就是折腾呢,订好了机票我又开始发顺风车订单——23号一早从兰州机场到西宁火车站的。
 
 
 起先接单的都是运营车,并不是真正的顺风车,因为加价加的比较离谱就没接受。最后要放弃时有人接单了,是一位趁暑假带着女儿自驾游的父亲,一路从西安开过来,正好要从兰州西宁就接上了我们三个,父女俩的下一站是新疆。一路上遇见许多人,这位父亲给我们开了一个很愉快的头儿。
 
  
上午11点到了西宁,云师傅先接上前一晚就到了西宁的阿须,又接上我们仨,本次旅程欢快地开始啦~
 
D1 兰州-黑马河

23号的天气并不好,云师傅说茶卡盐湖如果下雨的话去了基本也没什么意义,拍不出江湖传说中的那种美轮美奂的照片,我感觉想在茶卡拍出美照真是超拼人品的一件事啊,有时候去了是泥汤,有时候去了一丁点水也没有,必须是天气晴好、盐层上有薄薄一层水、再加上一位好摄影师、模特穿得好、又会摆造型……差不多能拍出好照片了。
 
 
吃了午饭天气越发阴沉,打电话一问茶卡果然在下雨,心不甘情不愿地放弃了茶卡,直奔青海湖
  
 
青海湖进入视线以后景色就变得很优美了,虽然是下着雨,但并不影响我们欣赏。上次是冬天来,不知道青海湖的沿岸其实都种了油菜花,现在花开着,连成广阔的一片很是好看,因为下雨没下车拍照,行程最后一天在去拉卜楞寺的路上才拍了一组“油菜花仙子”。
 
 
 

那天好多人在冒雨骑行,我注意到机动车道和非机动车道之间有绿化带隔开,在青海西藏走了许多地方,还就是青海湖边有这样的措施,提高了安全系数。一对骑摩托车的年轻情侣和我们的车子一度是并行的,两人都穿着雨衣,紧紧依偎在一起,道是无晴却有情。

 

直到驾驶着摩托的男孩微笑着对我点头,我才意识到我一直在望着他们,看了眼后视镜,原来我的脸上挂着一个浅笑。又看了他们一眼,两个人都生的好看,一时间有点怔忡,其实最后有没有在一起有什么要紧,曾一起走过这样的路真的可以铭记到死那天的。

 
 
 
等到能开到湖边的时候,雨已经比较大了,而且很冻手,我们的长枪短炮都拿不出来,又打伞又拿雨衣遮蔽迎着嚎啕大风匆匆拍了几张,那天青海湖看着有北戴河的神韵,心里这个拔凉啊,万一一路上都是这种天气,那就什么都不用干了啊。
 
 帅帅(和她的桃红雨衣):
 

对,要开到湖边门票每人50。近年来经常听说哪里变得有名了,这片土地的藏人就用铁丝网一围,坐地收钱,他们也深谙游客的心理,千里迢迢地来了,总不至于不舍得一张门票。我冬天来青海湖的那次还去看了从西伯利亚飞来过冬的白天鹅,天鹅栖息处藏民就是用简陋的铁丝网围起来的,一个人收费也是50,当时老赵问能不能便宜点,又问今晚看过了,明天一早还能不能来,但对方一直说“五十五十”,不知道是真不懂汉语还是假不懂,最后也是没辙,交了一百二进去了——车还得收二十。
 
 
在藏区走得多了,就不想一概而论地说藏民淳朴好客啥的,他们对某些个体肯定是善意的,但对“游客”这个群体,那就是“人傻钱多速来”了。 

带着忐忑的心情开往黑马河,路上堵得还挺厉害,到黑马河已经很晚了。在我们的计划里,24号是要早起看黑马河日出的,被这场雨下的心里没底了,商量了半天最后决定赌一赌,夜宿黑马河。
  
 
黑马河是个看起来很繁华的小镇子,完全不同于它冬季时的萧条。小镇上的饭店打着“内有暖气”的招牌,你就说天气有多冷。饭菜很贵,基本定价都在50以上,三位数的菜也很多,味道嘛不过尔尔。旺季就这几个月而已,倒也不是不能理解,要我说反正就这一顿,吃泡面算了。

那天感觉全青海的人都跑到黑马河来了,到处是人和车。云师傅给我们找的住处300一间,标间和三人间都是这价,一路上住的最贵的地方应该就是黑马河了。我、帅帅、阿须进房间之后连箱子都打不开,就只有放床的地方而已。理论上能洗澡,但是在我出去溜溜达达的时候黑马河大停电,然后各家的发电机就都工作起来了。已经快十点了,路上还有人在找住处,也有店家在兜搭。
 
 
 
一边往回走一边发朋友圈哭诉,说冬天来青海湖冻成狗,夏天来青海湖依然冻成狗。祈祷第二天一定要晴天。有辆离我很近的车一直用大灯晃我,向车里看去勉强看清是位年轻的男性司机。不约,叔叔,我们不约。
 
  
在一路上住的最贵的地方辗转反侧了一整夜,黑马河的海拔也不算多高,我竟然整夜都没能入睡,听声音感觉阿须也睡的不踏实,老烦坚持说我们是因为要看日出激动的,他说的不能算不对,因为黑马河看日出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为了看日出而早起。(对,没错,就是这么懒)

Day 2 黑马河到玉树

7月24日 Day 2 黑马河到玉树
 
  
早上5点半起床,穿上冬装贴好暖宝宝出门。远远地望见天际有一道玫瑰线,知道是晴天,放下心来。
 
  
开往观测点的车子排成了长龙,每一辆都打着示廓灯,一眼望过去颇为壮观。到了湖边看到已经挤了许多人和三脚架了,我们找人少的地方靠了过去,然后就日出了——这当然是扯,其实是等了一会儿的,看着天边的颜色一点一点的变化,连绵的云也跟着一点点变化,恕我嘴拙,这样的景致只能自己去看,语言是无法描述的。
 
 
青海湖里有矿泉水瓶子,有点痛心,想捡出来又实在够不着,一边等着日出一边忍不住去看那个瓶子。以前去九寨沟的时候回来写游记,就说过如果我是那里的原住民,想让我把自己的家园开放给蝗虫一样的游客,over my dead body!
 
  
这也是我深感矛盾的地方,我想到处去看那样的美景,可我不舍得美景被不爱惜的人破坏,也不愿意看到藏区本来的风貌变得不可爱,人们跑去藏区,说得好听一点是净化心灵,但不也是一种逃避吗,如果藏区和汉地变得一样了,我们这万水千山图的又是什么呢?
 
  
拍完日出一回身看到了月亮,想起宋太祖赵匡胤的《咏初日》,“一轮顷刻上天衢,逐退群星与残月”,太祖果然霸气,不过当时的青海湖应该在西夏的疆域内,所以难怪太祖没见过日出之后月亮还高高挂着。
 
 
 下面这组图来自老烦,并非是我凑数,而是这组图差不多能展示出青海湖日出的全过程了,我挑选的时候再三犹豫,去掉了其中的一半,留下了这另外的一半,因为确实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所以都没有修图:

7点钟天色大亮,人群散去。我这才看到我们来时的路其实是很漂亮的,天气晴好,心满意足地叹道世间最美好的事物果然都是免费的,或者是门票五十的。
 
住处有早餐,吃过饭拉上行李箱前往玉树,黑马河离玉树那么远,老赵居然告诉我到得了,那一天坐的我屁股都麻了。
  
这是出发之后拍的油菜花,阿须从天窗钻出去拍到的,对于这一路上“硬要”出镜的电线杆请无视:

出发没多久就上了洛合山,攀爬到海拔3558米的地方可以俯瞰青海湖,然后我们就尖叫着下去拍照了,真的是尖叫着。此景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见。语言无法描述,相机也难以还原,但我当时就说,为了这一眼,千里奔波都值了。

这是帅帅和她的漂亮围巾之一:

酷酷的阿须:

老烦没出镜是因为他一直忙着给我们拍照呢。
  
我们一路上经常能看到牛羊满山遍野的情形,也不见有人在放牧,原谅我这俗人总是想到他们家里一定很富有,然后就跟大家说,去问问他们家里缺不缺女主人,缺的话把阿须留下。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 家里会走路的东西都意味着财富,不会走路的可能意味着更大的财富,又生活在这样的地方,自由自在,无拘无束,所谓夏虫不可语冰,我这生活在大城市里的俗人的确难以想象。 

继续前行,饿的蹲在路边吃零食,然后还不忘顺便来几张公路大片儿:

过鄂拉山垭口时我们又拍了一气照:

后来过巴颜喀拉山垭口时虽然有更大更漂亮的经幡,但因为天气变得阴冷,匆匆拍了几张就走了。巴颜喀拉山的海拔4824,在我们这一路上是海拔较高的地方了:

 下午天气还晴好的时候路过星星海,也很大,不过我承认水看得多了,一般的美景不大能打动我了。都说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我喜欢水,却没有什么智慧,真叫人泄气。去玉树路上的错(湖)非常多,多数很小,像个小水泡子,但是因为位置足够好,水泡子也多了几分旖旎,我不时指着路边的错说这个叫阿须错,那个是帅帅错(帅帅说要大的,把星星海给她了),这个是烦错,老烦说哪个是吕错,然后不知道谁说那有没有不锈钢错?这名字不动听,来个镁错吧。
 
  
快到玉树时右后车胎漏气,老烦和云师傅忙着换车胎,因为公路一边就是草原,我就站在那里看藏民的帐篷,他们用公放放着我没听过的藏歌,很想走近看看,可是狗叫得厉害,我不敢走过去,但很快就冷的穿着皮夹克也扛不住了,赶紧跑回车里。
 
车胎刚换好一朵乌云就过来了,下了一场过云雨,老烦一个劲儿的庆幸,说要是顶风冒雨地换车胎可真是要了命了。后面的行程里每天都能赶上一两场过云雨,有时候天明明晴得很,可雨就那么来了。
 
 
到达玉树也不算早了,2010年玉树地震的时候我还没有到过藏区,对玉树这个地方也毫无概念,老赵说后来新城建的非常好,到了一看果然如此,灯火通明,干净整洁,骤眼看上去感觉不到是在藏区,我们开玩笑说这是到美国了吗,赶紧拍几张照片发朋友圈,位置:纽约第五大道。可能有点夸张吧,但玉树已经是一个新生的城市了。
 
 
此后我在玉树的时间,除了地震遗址,甚少能看到那场地震遗留下来的痕迹,但我却记得12年去九寨沟,沿途看到山体像一张哭花的脸,正是汶川地震留下的痕迹,让人悚然心惊,那个痕迹因为是天然的而难以掩盖,但人们大概会致力于掩埋一切痛苦的记忆吧。
 
  
25号是玉树赛马节的开幕式,所以我早早就把房间定了,玉树的喜马拉雅大酒店,有点旧,太阳能供热水,如果白天阴天晚上就没法洗澡了,但整体感觉还是好的。放下行李去简单喝了点汤就回来洗漱休息了,第二天的赛马节是我此行很重要的一个目的,要养精蓄锐。不过我对于自己究竟能看到什么其实也没有底。
 
 
下面是这一天的行车数据:

Day 3 记在心里的玉树赛马节

7月25日 Day 3 玉树赛马节开幕式
 
 
玉树是一个有故事的地方。
 
  
在高原总是醒的很早,明明觉得自己没睡够但就是睡不着了,玩了会手机,看看前一天的照片,打扮停当奔往开幕式会场。然后发现藏族小伙伴的思维方式还真是不太一样。
  
 
开幕式必须凭票入场,但是,票是不对外销售的,而是发到玉树的各个单位。所以当有人手里拿着票出现在入口时就会有一大群人一拥而上索票,看到这个情形我心都凉了,这么远跑过来,你就给我看大门?跑去问门口的武警怎么办,说我是特意从北京来看赛马节的,帅气的小伙子大概被我的急切给打动了,让我在他跟前先呆着,我估摸着是要给我找票,但一想也不知道得等多久啊,人家毕竟在执勤呢,又赶紧把阿须和帅帅喊过来,让他们到别的地方也去要票。
 
 
 
说实话我挺担心要不到的,门口站着这么多人都是找票的,不过也就是几分钟吧,阿须和帅帅就拿着票回来了,说是有个武警给的,还要求跟阿须拥抱一下,阿须说人家长得太帅了,她连拍照都忘了。早知道让她在这等着我去要票了,哈哈。美人计这事儿还真是男女通用呢~

门口也有倒票的,4张票要300,想来也能还价,不过值还是不值得看各人了。
 
 
 拿到票能入场就好办了,也不是对号入座,不过我们选座位的时候没走心,坐在了主席台的对面,看了一上午后脑勺,哈哈。开幕式的表演很盛大,开幕致辞是我党一贯的风范。
  
老烦的:

阿须的:

我们在现场拍的不多,费了好大力气拍到一张大家都不难看的,哈哈:

看这迷之微笑,应该是我给拍的:

关于赛马节还有别的乌龙,不过是后来才发现的。
   
不知道为什么,25号这天我的身体一直不太舒服,一整天是靠着高原安、头疼药、葡萄糖、释氧药、西洋参含片、巧克力、牦牛肉干、酥油茶撑过来的, 导致我在看开幕式的时候一直心动过速,注意力也不太集中。 

开幕式结束后我们站在路边等云师傅的车,一个藏族女中学生过来告诉我我的藏袍穿的不太对,她帮我整理了一下,那天不时有人来拍这套藏袍,回来就给了卖家全五分好评!
   
吃过午饭去巴塘草原,这里是赛马节的另外一个主要会场,天气晴好,我们在草原上慢慢走,后来看到主席台前有节目表演,又过去看,我穿的藏袍可能真的很引人注目,一直有小孩子扯我的衣服,有个特别可爱的小男孩在后面拉我,我想把他背起来,结果他直接走到我面前坐在我腿上看节目,可爱的不要不要的。

我非常喜欢玉树的一点就是觉得这里很温情,除了前面说的我们要票和穿藏袍的事,还有几件小事。巴塘草原上我渴了,问一个武警拿的矿泉水卖不卖,其实他是给同事送水的,但他就扔了一瓶给我,解了我燃眉之急,我估计我朝人要西瓜吃人家也能给我,老实说这种感觉在帝都很难体会得到,就是一点点来自陌生人的温情,因为是意外之喜,所以格外暖心。
 
  
看了一两个节目之后不知道怎么就没动静了,苦等了半天问了工作人员才知道那天只是彩排,所以节奏慢吞吞的,一怒之下直奔文成公主庙而去。要我说藏民这节奏也是没sei了,干啥都不紧不慢的,高原日长,早上6点天亮,晚上8点半天还大亮,的确是有大把时间可以挥霍。
 
老烦拍的巴塘草原会场和彩排,那天的天真的太好了,像在天空之城里一样:

帅帅看到人家全家出来玩立刻上去合影,得真是超有爱的一张,阿须拍摄:

文成公主庙挺小的,我进去看了一下,他们几个都在外面站着。我记得文成公主庙供奉的不是文成公主,但想说说她。
   
文成公主和亲这档子事在一般的宣传口径里都是佳话,但是说不上来什么地方有点违和,比如说汉朝打不过匈奴,嫁过不少公主过去,后来把匈奴打趴下了,就不嫁公主了,你看汉元帝时有昭君出塞,昭君是什么身份?一个宫女,金枝玉叶们可没出塞。所以我理解是中央政权干不过少数民族政权时才会嫁公主过去,但我小时候读的禄东赞求亲的过程是各种被唐皇刁难,什么从九曲明珠里穿过一根线,区分出一百根木头的根和梢,从一百个穿着一样衣服的女孩里找出公主来,共计六关,这哪是娶媳妇,这比玩Pokemon Go找到深海鱼还难啊。要我说你要拉拢人家还这么装腔作势干什么,也不知道这些给自己脸上贴金的民间传说到底是打哪来的。
  
 文成公主成婚八年松赞干布就死了,两人没有孩子,文成公主当了三十年寡妇,56岁那年死去了。
 
 从我第一次到西藏之后我对这段婚姻就开始去关注和了解,知道的越多就越感觉文成公主的人生寂寥,远离故国嫁入异国他乡,这还不像你今天嫁到美国去,就文化的先进程度而言,她这算是嫁到非洲去了。语言不通,生活环境变了,饮食也变了,要是她跟松赞干布感情好倒也罢了,史料又不见记载,也不知道两人到底过的怎么样,光说她怎么给藏区带去了先进的文明和生产工具,好像她就不是一个人,只是一个政治符号。就算在信息高度畅通的今天,我听说的也是汉人女孩子嫁到藏区然后又离开的,可想而知大唐的文成公主内心得有多少挣扎。我要是文成公主估计这辈子都得郁郁寡欢,还有啥是值得我高兴的啊,多少天珠蜜蜡也填补不了内心的空虚啊。
 
  
顺便说一句,我在四川看过松潘古城,当时松赞干布和中原地区打仗,打完仗之后那些士兵在当地定居没有离开,当地的藏人就是那些士兵的后人,藏人就这么繁衍生息下来,留下今天又一片风景区。(前面是导游说的,风景区是我说的)。
 
  
等我出来外面又开始新一轮的疯狂拍照,文成公主庙外面有帅帅最钟爱的经幡,还有经墙、玛尼堆,是一个出片率相当高的地方。 

我们本来还想去看结古寺的,但是结古寺在修整,老赵说去了看不到什么,我在青海的时候老赵也拉着人在跑,他前一天到的地方我第二天到,一路都没遇上,说好的青稞酒烤羊腿就这么被他逃掉了,我得记下这笔账,下次到青海追回来。
  
 
来之前知道附近还有个温泉,叫公主温泉。我是特别喜欢天然温泉的,之前在四川理塘巴塘的路上碰到过一个,我们只好意思把裤管挽上去泡脚,人家藏族群众是直接脱光了洗澡的,青海贵德也有天然温泉,当地群众到那里泡温泉都是为了治病,也是半裸甚至全裸的。所以这次我还带了泳衣,就是预备去泡温泉的。谁知道到了就傻眼了,只见一根硕大的管子把水都接到一个房子里去了,一问还是收费的,一人20,这就完全没有野趣了好嘛,别的小伙伴也没带泳衣,跑到这里来买套泳衣泡温泉可不是我的初衷,尴尬地站了一会准备回市区去。
 
 看到这个温泉就到了:

就这么大会儿的功夫,阿须和帅帅又拍起照来,我看到那边有一顶帐篷,想仔细看看就走了过去,坐着的藏族姐姐看到我朝他们张望说道:“吃饭了。”我一听立刻摘下太阳镜,问道:“吃饭了?有什么好吃的?”
 
 
 
然后我就走了进去,他们应该是一大家子人出来野游,还带着坐垫椅子什么的,我就势坐下,旁边一个我不好意思直视的美男子把小刀和牛肉递给我,切不动,又把刀还给他,让他给我切肉吃。藏族人递刀子是要把刀柄对着对方的,刀刃要对着自己。
 
 
 
我和他们一家子人闲聊,他们问我是哪里人,有没有来过玉树。前一天在来玉树的路上,饭店里的藏族人给过我一碗酸奶,据说是酸奶里的爱马仕,品相非常赞,可是酸的我扛不住,所以藏族姐姐要给我倒饮料时我就果断选择了酥油茶。
 
  
 一碗酥油茶下肚,胃疼都缓解了。
  
 
说起来我挺喜欢酥油茶什么的,今年四月尖措和尚从青海北京来玩,带了些酥油茶和牦牛肉干给我,还没等我吃我老爸途经北京时就都给我拿走了,他年轻时在四川的藏区生活过几年,对藏族的饮食还挺习惯的,但我对他夺我心头之好的行为偷偷表示肉疼。
  
 
藏区有些地方酥油茶是不能喝光的,碗里必须留一些,问了姐姐,说喝光也没事,就痛快都喝掉了,又给我倒了一碗,一饮而尽,好开心。
 
我喝酥油茶的工夫姑娘们继续在浪:

我回来就后悔了,我笑阿须不跟送票的武警合影,可是我跟帮我切肉的帅哥也没好意思合影,就怕提出这个要求显得没礼貌,藏人的眼睛很多不是黑色的,而是一种琉璃的质感,那个藏族小伙子就是,配上他长长的睫毛和羞涩的微笑,简直能溺毙在里面。
 
   
后来加了姐姐的微信,她是做藏袍生意的,我打算帮她开家网店,老实说啊,去藏区我不支持穿冲锋衣登山鞋什么的,一看就是游客,不宰你宰谁,搞一套民族服装穿上,人家起码还有个亲切感,知道这是向往藏文化的。再者藏区不是好多地方没公厕嘛,穿着藏袍蹲下是什么也看不到的,方便得很。而且上衣里面可以揣钱包、手机,单看这一身藏袍就觉得藏民族是很有智慧的,应对恶劣的自然环境就制作出了这样的衣服。
 
  
从公主温泉下来是禅古寺,文成公主庙就是禅古寺的子寺,现在的禅古寺是震后重建的,金碧辉煌,不过玩了一天大家也有点累了,没有进去,直接回市区吃饭去了。
 
  
 25号玉树的天好的不可思议,公主温泉外的草原和蓝天白云看起来像苹果手机的自带屏保,虽然身体不适,心情却异乎寻常的愉悦,回城的路上我想,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请把我埋在玉树吧。
 
吃完饭后我其实特别想找一家廊玛厅去看看,体力不支,遂罢。
 
 
廊玛厅就是歌舞厅,我去过贵德的廊玛厅格桑梅朵,结果音乐响起时年轻人们在蹦迪,说好的民族舞呢!
 

藏族人还很喜欢打台球,玉树的台球厅也很多,我向里面张望时还有人邀请我进去打,我在日喀则跟藏族小学生打过,完全不是对手,拒绝再献丑。藏区有的地方经济不发达,台球桌就摆在露天,球袋都坏了,台呢都秃了还在玩,以前听闻有人在藏区钱花光了,就跟藏民赌球赢点吃的东西,老祖宗的话是真理——艺多不压身啊。
 
  
玉树的乞丐很多,比我以往到过的藏区的任何一个地方都多,不太清楚是不是因为赛马节的缘故所以都集中过来了,还好他们比较安静,看着不像要给就走开了。想起我学驾照科三时,总有一些人当着教练的面向学员推销香烟,我不肯买,卖烟的老太太很怨毒地诅咒我科三挂科,戾气那么重真的好吗。  
 
 
每到一个地方除了看风景,我都希望有机会和当地人多聊一聊,多了解一点那个地方。我在这么做的同时看到,藏族的年轻人汉化的很厉害,更深入的接触的之后会发现他们只是缺少一点历练和经验,但是绝对不傻,有句话叫“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其实藏族人看汉人时,心里想的也是一个意思。
 
 
之前看过一篇访谈,讲藏族的男子看到来旅行的女文青就请他们吃饭,有时候说不定连饭钱都不用花,女文青会请,然后说很多甜言蜜语——他们的确是很会讲甜言蜜语的——再后面的事不用我多说了,但是受访谈的男子说即使不能睡这些姑娘了,他也不希望看到自己的家乡被破坏。
 
 
我没有求证过访谈的真实性,但考虑到人性是相通的,我觉得有一定的可信度。我想说的是,可能游客真的带来了很多恶习,效仿这些恶习在短期内也能带来很多利益,但人是有判断能力的,也是具备反思能力的,一样事物如果是坏的,就不应该去效仿,不光是为了今世的安宁,也是为了来世的福报。
  
 
任何一个群体都是良莠不齐的,没必要用汉人和藏人两个民族去形成对立,游客们的的确确是带着现金来的,这些钱可以让当地铺路修桥建学校,如果他们觉得自己的家乡遭到了破坏,可以站出来维护,但是不能一边赚着游客的钱一边嫌恶我们,没有感恩之心的人是可怕的,不论民族地域。我也会尽量去尊重每一次相遇,每一段缘分。
   
当然,就个人经验来说,个体之间的交往是没有问题的,但是群体之间,大概还是有一些微妙的情绪在吧。 
 
25日行车记录:

Day 4 从玉树到玛多

7月26日 Day 4 玉树玛多
 
 
一夜未眠,早上起来一问大家都一样,原因不明。夜里我为了助眠还放了一会《大悲咒》,结果当时房间里三个人都听着呢。这天拍照的时候老烦说我有点呆滞。
 
 
我原计划26号住在玉树,后来才知道因为计划中24号是赶不及去玛多的,所以26号在玉树就只能呆半天了,中午就得前往玛多
 
 
 
前一天在巴塘草原问过武警,说赛马活动在开幕式的那个场馆,26号早上9点,为啥说藏人不紧不慢呢,我们10点到的时候,马还没入场。但是大家就坐在那里等着,也不着急,嗑着瓜子聊着天,在玉树感受的始终是这种悠然的氛围,活动开始了我就看,没开始我就等着,也没有什么人问怎么还不开始,着急的只有我们这些赶时间的外来人。他们看向我们的目光有好奇、有善意、有害羞,和我们看向他们的是一样的。我经常开玩笑说我喜欢去藏区是因为在那里我特别有异域风情。
 
 
 
除了开幕式上的马术表演,要看马术表演要等到28号,服饰展在26号的下午,换句话说,我想看的东西都完美地错过了。就是26号上午的赛马和我想象的其实也不一样,这天的赛马是耐力赛,比赛场地很大,参赛马匹要跑10圈,前面还好,到最后几圈的时候明显看到有的马体力不支,有的主人已经驾驭不住马匹了,不断有骑手中途退赛,要是咱们可能会觉得瓜子都买了,你就给我看这个?但是我听一个武警讲七月在玉树是最好的季节,很多高兴的事都在这个月做,他说有些项目得来二十多遍,他都看够了。所以我理解这个赛马是娱乐多过竞技的,有点像大家一起玩,一起热闹一下的意思。
 
老烦拍的,一个对单反很好奇的和尚:

在去嘉纳玛尼城的路上,阿须拿出来一份赛马节的日程表,她在微博上认识了一个当地人,给她发了一份完整的日程过来,我后来一看笑的不行,还真是没有防人之心,连每个项目的负责人和联系电话也一起发过来了,而且看到有些传统项目的比赛是在开幕式前的,也就是23和24号,拔河、射箭、乌嘎、贴改、恰、雪巴然、甲保、达泽色泽,后面这几样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运动,只看到日程里这么写着,当时就决定明年来要呆一个礼拜,阿须也说她要来的话要呆一个礼拜,和给我肉吃的藏族姐姐打了招呼,她对我表示欢迎。

到嘉纳玛尼城又是过云雨,有点狂风大作的意思,我没想到叫“玛尼城”还真的是一座城,已经很壮观了,但还在不断地建造中,规模越来越大。
 
 
 
我认同他人的信仰,但有时候不认同表达信仰的方式,简单的说,一个人要磕长头去拉萨,需要有另外一个人给他推着装行李的小车,这意味着在磕长头的这段时间里,两个人都不事生产,而且无论藏汉,对磕长头的人都充满敬意,就不会有来自外部的冲突。我以前听到过一种观点,就是在最复杂的环境里才能最好地修行,因为能看到自己的执著心,人跟现实的环境一旦脱离了,就不那么容易有情绪波动和烦恼,也就看不到自己的执念在哪里,你都看不到自己的心在哪里,怎么修行呢?所以这些行为在我看来,有一点点逃避的意味。不过这仅是我个人观点,也许有失偏颇吧。
 
都是老烦的大作,当时光线不好,但我们依然得瑟的不亦乐乎:

离开玛尼城我们前往勒巴沟看岩画,路过通天河,看到两河交汇之处泾渭分明,自然的力量,不过我记不得曾在什么地方见过这样的景象了,大概是雅鲁藏布江附近吧。

我们在通天河的晒经台附近玩了一会,能看得出这天大家的状态都不好:

再往里开就到勒巴沟了,勒巴沟环境很好,我们在这里用了午餐。在这里我看到一种不认得的啮齿动物,耳朵是圆的,没有尖尖的尾巴,虽然是老鼠的亲戚,但看着很可爱,住在岩壁上的洞穴里,不是很怕人,等我离得比较近了才会跑回去。路上也见过这种动物,有点呆萌,它们过马路时看到车辆过来不是加速向前冲过去,而是先转身,然后向回跑,几次偶遇都是这种情形,要是刹车不及,估计能压个正着。
 
  
岩壁上还有筑巢的燕子,我仰着脖子看了半天,琢磨那窝能不能拿下来吃。一路上还看见过狼啊、鹰啊,很多我不知名的鸟类。

我不是那种对美很敏锐的人,所以岩画给我的冲击不大,可能也是心气浮躁的缘故。下次来玉树的话我会花点时间慢慢地走嘉纳玛尼城。如我自己所说,我到藏区是为了暂时逃避现实的烦恼,但静心的过程是需要时间的,融入那种悠然的节奏,感受他人的虔诚,确实能让人的心慢慢沉淀下来,。
 
 
 多说句刻薄话吧,我总听人说去哪里净化心灵的话,但我认为净化心灵的前提是长心了,否则何谈净化啊。
 
 
 
吃了午饭继续前行,一路上阴云密布狂风阵阵,后来干脆就下起雪来,下雪那会我还下了趟车,跑到高速路下面的一个小湖边上去看了一下,因为太冷了,内心觉得有点苍凉,大概是“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的那一种。其实在藏区经常突如其来的感觉到那种孤独,念及不如意事常八九,可对人言无二三,再看着眼前的苍茫大地,心里就忽然空落落想哭了。

路上还偶然看到了几只秃鹫,我对吃腐食的动物其实有点心理上的芥蒂,看到秃鹫的时候发现视觉冲击力大大超过我的想象,它们的体型很大,臂展感觉有一米五的样子,很快就飞走了。在藏区它们是灵魂信使,具有某种神性。
 
  
以前我不是很懂得藏族人为什么要天葬,后来有人给我讲是肉身布施的意思,我活着的时候吃肉,我死了让动物把我吃掉。秃鹫吃掉我,就不会再去吃别的动物。那时候知道这个缘故之后心下敬佩的紧,汉族人的丧葬文化里对肉体看的很重,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要是死后鞭尸什么的那决计是血海深仇。但是话又说回来了,天生地长,一把火烧掉或是任由肉身腐烂又能如何?按佛家思想,肉体本来就是衣裳,衣服旧了,脱掉这件换一件新的就好了。
 
  
汉传佛教里关于吃肉也有说法,如果你不能超度这个生命,是不能够去吃它的。我想就是凡事都得有敬畏之心吧。
 
  
玛多时天气晴好,阳光明媚——虽然是晚上7点了,在高原总感觉自己过的是美国时间。
 
 
玛多的宾馆多数没有三人间,有三人间的破的不得了,旅游季住宿很贵,又难找,很多只有公共卫生间,绕了许久才住下了,老烦跟云师傅住一个破不流丢的三人间,我还有帅帅、阿须分两个略好的标间,在另外一家宾馆里。
  

吃完晚饭帅帅陪我去找了一下廊玛厅,结果只找到一家KTV,受前一天彻夜未眠这个事实的影响,还是尽早回去吧,后面到久治若尔盖,也是各种原因看不到夜生活,成了我此行的一个遗憾。
 
 
回去时宾馆老板在院子里放着《我们好好爱》,拿起麦克风就要唱,前奏过了发现是藏文版而不是汉语版,白酝酿感情了。
 
 
 
就是这晚我发现用手摸头发已经可以感觉到干枯、容易拉断,特意带了护发油但作用不大。我22号晚上到的兰州,不过4天就这样子了,更不用说晒黑、皮肤粗糙什么的,不可否认,这大概就是我到藏区最大的困扰了——毁皮肤,然而我又抗拒不了藏区的吸引力,依然这么跑着。
 
当日行车记录:

本篇游记共含13050个文字,14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上个月的旅行也该拍点照片记录下啊,后悔,羡慕你能记录。

2016-08-25 14:12

有没有再详细点的行程?

2016-08-29 11:55

引用 samuel.lee 发表于 2016-08-29 11:55:11 的回复:

有没有再详细点的行程?

回复samuel.lee:你好,您想要详细到什么程度的?

2016-08-29 11:57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