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2016西行记游之四:黄河壶口,震憾

2016西行记游之四:黄河壶口,震憾
2016年6月2日,天空阴云密布。我们早上六点起床,准备乘车去黄河壶口。
延安汽车南站,遇到一位黑瘦的妇女,问:“去哪里?”“壶口。”“几点的?”“7点半的。”“已经上车了。”她给我们指着一辆车,车牌号:陕J19505。上车后,一位没穿标志服的男青年来剪票,7点45分从延安汽车南站开出,8点10分在一十字路口,被一位交警拦下,大家都不知怎么回事,过了一会儿,听说:有的乘客没系安全带。那位剪票员吆喝一通,要求乘客把安全带系好。交警上车又检查一次,车才上路。开了不到十分钟,在一处加油站停下,车开门后,上来几个穿延安长途站标志服的妇女,卖煮熟的苞米、袋装牛奶及其它小食品。不一会儿,又来了一个要求司机给他带货的人。又待了一会儿,没穿标志服的男青年才对司机说:“走吧,没有再来的了。”
去壶口的车总算上路了,雨也来了,时大时小,汽车前面的雨刷器,一直在忙。雨小了,10点15分,汽车开到一处“高原红农家饭店”门口停下,没穿标志服的男青年和司机吆喝,“都下车,在这里吃饭,前面没有饭店。”车上的人下车后,有的进店吃饭,有的没有进店吃饭,进店吃饭的人相信没穿标志服的男青年和司机说的话,没进店吃饭的人不相信没穿标志服的男青年和司机说的话。经常外出者都知道,路边饭店同长途司机有潜规则。
雨不下了。11点汽车终于又出发了,11点20分开始听到壶口瀑布的轰鸣声,11点30分到达壶口停车场。大家下车后,没穿标志服的男青年对大家说:“下午1点10分前回来,1点10分准时返回。”
进入壶口瀑布景区,立刻让瀑布的景象震惊。望着那从天际边滚滚而来黄河水,想起李白的诗句:“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管理人员告诉我,“现在是枯水季节,如果夏天来,你会感到更‘震惊’。”我曾到兰州看过黄河,那里的黄河水面上相当温柔;曾到济南看过黄河,那里的黄河水枯水季占不到半个河床,人们都可以涉水过河;曾到风陵渡看过黄河,那里河水的漩涡藏在深处,表面看不到奔腾;曾在黄河海口看过黄河,浩浩荡荡,无咆哮。
走过裸露的河床,我去接近“壶口”,去体会“黄河在咆哮”。没看“黄河大合唱”电影前,真不知道冼星海是谁,看过“黄河大合唱”电影后,才知道冼星海是伟大的音乐家。那年夏天,我家附近的医院大院放露天电影,当时,我是五年级已过,将是小学六年级的学生,为了不花钱看“黄河大合唱”电影,我同几个年龄相仿的孩子爬上医院大院外面的树,坐在树杈上看。居高临下,凉风习习,那个电影“座”比现在电影院里的沙发座都“美”。那时,我也曾想像“黄河在咆哮”,可是想像不出什么样,只是心中的感觉大概像海浪差不多。走近“壶口”边防护围栏时,我真正体会到“黄河在咆哮”,她咆哮的力量无法用数字去表示。站在河床上,感到脚下的岩石微微在震动,虽然看不到“壶口”在向后退却,但确实在向后退,只不过要用测量的方法才能知道,那就是到黄河水向前奔腾的力量。
兰州看到的黄河水不黄,是清的。据《山河志》中介绍,黄河水原来也是清澈,只不过在大禹的年代人们开荒种地,把黄土高原上的树、草清理干净,不注意保护原来大自然的风貌,黄河流过时,黄土高原上的土进入河水,此后,黄河的水也“黄”了。滚滚的黄河水携带泥沙到入海口抛下,入海口形成一块又一块的平原。
站在“壶口”最前沿,黄河水从高处落下,跌入河谷,发出轰鸣声,也扬起细细水雾。耳能听到黄河咆哮了声响,身上能享受到黄河水扬起的水雾,如同浴池中的淋浴,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干地方。头发、眼眉、脸,一片湿漉漉,水珠从头发上滚下。有一个女孩,像是大学生,她站的比我还靠近“壶口”,当黄河水落入河谷时,她简直成了落汤鸡,但她却毫不气恼,反而笑地乐开怀。可能,她认为是母亲河给她的最高礼遇。在“壶口”周围看瀑布的人像这个女孩的情况,还真不少。只有那几个支着三脚架搞摄影的人不敢靠近“壶口”。
河对岸河床壁上有一条路,可以走到距河水更近的地方,仰看“壶口瀑布”。沿着河谷,伴随黄河向前,我也想找一个地方走到河谷深处,观看“壶口瀑布”,但这边却难以找到。
黄河岸边的阳光,已把衣服晒干。坐在往回返程的长途汽车上,又想起日夜不息,奔腾向前的黄河水,我耳边仿佛又响起那激励中国人的旋律,“风在吼,马在叫,黄河在咆哮,黄河在咆哮……”

本篇游记共含1764个文字,1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有没有详细介绍?

2016-08-26 15:44

我有个小建议,楼主把攻略写详细点吧才会吸引更多读者呀。

2016-08-29 11:55

引用 sablesun 发表于 2016-08-29 11:55:44 的回复:

我有个小建议,楼主把攻略写详细点吧才会吸引更多读者呀。

回复sablesun:谢谢指点。

2016-09-12 12:43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