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智利行走30天2016/02/26-2016/03/26,百内+湖区+阿塔卡玛沙漠+复活节岛(4

31
lizhixiaonang LV.7
2016-08-26 12:51 957/7

前篇

从calama车站到calama机场短短10分钟的车程,taxi费用却是8000比索/车(人多比较划算)。

到达santiago机场已近晚上7点,机场出口出来,过到路对面,向右拐就是大巴车站,寻找开往市中心的蓝色大巴centro puerto,记住,不是所有蓝色大巴,上面写着centro puerto的都是开往市中心的,上车前一定要问问当地人,确保上的是对的车,1600比索/单程。安第斯山在圣地亚哥的落日里呈现迷蒙梦幻的肉粉色,山,过于雄伟巍峨,四面八方聚拢过来的压迫感,城,过于靠近山,似乎触手可及的不真实感。东西向的这条主路宽阔繁华,下班高峰的车流不息,窗外掠过小商亭贩,下班后接孩子的妇女,手拉手约会的青年男女,行色匆匆的下班族,所有城市生活都是如此相似。

驴友群上的“水”介绍了他住过的一家青旅,事实证明,非常不错(尤其早餐!)。
Don Santiago Hostel
Av. Ricardo Cumming 95,
Santiago, Chile
+56226713082
donsantiagohostel@gmail.com

靠近republica地铁站,也是centro puerto机场大巴的接驳点,地址是,需要步行10-15分钟,很安全的街区。中央绿化带的树林里经常聚集了谈恋爱的情侣,无家可归的游人,学生社团也经常搞音乐和演讲活动,遇到周末的时候,经常是通宵party,有微亮的早上经过那里,满地的酒瓶子和醉汉,绕边跑步通过即可。

门牌是manning coffee的字样,没有旅店名,我来回走了几遍,才在路人的指引下按了咖啡馆的门铃,很cozy的环境,被安排在2楼的4人间上铺,又是只有我一个亚洲肤色,婉拒了同宿舍的德国情侣邀我一起去club跳salsa,一来,肚子空空的我需要觅食,二来,明早出发赶飞机去复活节岛,和店家反复确认这区晚上出门是安全的,就出门了。这一天是周五晚上,整个圣地亚哥活力四射,一路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餐桌摆到了路边,酒吧沸腾,几十人的山地车骑行队拉着横幅,一排排嗖嗖而过,公园里跳蚤市场,孩子的游乐设施,散步的人,卖艺的人,比白昼还喧嚣。“水”介绍了一个吃秘鲁菜的地方,可惜打烊了。tripadvisor上找了个吃牛排的地方,很大的两层楼也是坐满了周五晚上团聚的家人和聚会的朋友,我一个人,看着欢快的人群,感受浓烈的气氛,不觉飨食尽,美酒干,飘飘然,一夜安眠。。。

Day 1 到达

去往isla de pascua复活节岛,只有Lan的飞机(据说有岛上的供给船,一周的航行时间,但不能载游客,岛上每周三的市场必供应新鲜货物), 一定要提前买才有低价(我买的往返大概在250美金左右), 去程飞行4.5个小时,回来需要近5个小时. 在lan的自助check-in的机器上取票,却发现没有座位号, 被告知要过了安检去登机口柜台刷座位号. 临近登机时间,登机口的区域才会开放,进去后却被告知飞机晚点1个多小时, 地勤人员开始发放价值6000peso的饭卡,可以去附近的商店买吃买喝. 这次很幸运的被分配到第一排座位,左手坐着金发白肤的一美国中年妇女,右手坐着一白肤的标准美国中产男人,两人隔着我开始聊天,女人是工程师,男人是建筑师,也是岛上居民,详细的给女人介绍岛上的历史人文环境. 他们谈吐优雅, 即友善的交流信息也保持不过多触碰私人信息的距离, 也并不因为我是亚洲face和户外style就忽视和怠慢. 

飞机在降落前,要飞过岛一段距离后再转个大弯飞回来,落地.请准备好相机,拍摄岛的俯瞰和拐弯时机身倾斜角度的视野,很有意思.

机场不大,几乎就在海边, 没有舰桥直接通往候机楼,而是踏着楼梯车穿过整个机场, 闷热湿漉的热带气息迎面扑来, 候机楼入口处有卖岛的门票(貌似是30000 peso一张),以前不收门票, 近年游客越来越多,也商业化了. 可以在这里买,也可以去conaf这个地方的旅游管理局买岛上的门票. 重要的石像群和造石像厂都有管理员,可能会被查票,会在票上盖章,去过一次就不能去第二次了,所以不要想着从即将离开的游客手上便宜买, 被盖了章你也无法再次进入.

机场出口聚集了很多人,拿着花环,举着名牌,等待着自己的住客.也是驴友群的”水”推荐的一家旅社Residencial Vaianny, 我向一个矮瘦, 炸蓬短发的妇女走去, 她就是旅舍老板vaianny,马上给我戴上了花环,拥抱,问好。我坐在一边等其他两个住客的时候,观察当地人和游客的容貌和举止,无论姑娘还是小伙都穿得花花绿绿, 姑娘们头戴鸡蛋花,貌似夏威夷的场景. 岛上原住民的块头很大,皮肤黝黑。脸型粗旷扁平, 偏亚洲人.

机场离市区Hanga Roa非常近, 离房东家开车不过3,5分钟。说是市区,也只是短短一条主街Av Atamu Tekena上有些餐厅,超市,租车行,旅游纪念品商店等等。除了中心街,相邻靠海边平行的另一条街上也散落着类似的商业娱乐场所, 岛上最繁华的就是这巴掌大的一块地方.

这次的入住体验其实非常不好. 一个小小的房间费用30000peso一晚,且要和别人共用卫生间,这和我们之前谈的带独立卫生间的房间不符合, 甚至对厨房的使用有很多限制, 令我觉得她是个很苛刻的人. 于是我要求她减钱, 她只同意减少2000peso. 我上岛前来不及换货币, 以为可以刷卡,但是房东说不能,只能收现金. 当天我就决定只住一晚, 她就铁着脸说别人都至少住两晚, 我说不能刷卡的话,我就没钱,她自始至终都没好气的态度对我. 没有零钱,就给了她30000peso, 她说自己也没零钱,晚上8点会再过来一次找给我, 后来我们遇到过几次,她都直口不提找钱的事,我也懒得和她说话, 也就不要了.

大概18:00左右(这边有时差,比圣地亚哥慢4个小时左右),我出门边逛边找接下来的旅社. 沿着主街逛逛超市,看看物价,岛上的物价确实要高2,3倍, 尤其是主街的,这点我深知,所以只是看看,也不急着买. 再左拐向海边走去,这里地势起起伏伏, 路边有手工艺者的茅棚,有人买土著首饰2000-8000peso不等, 有人卖木头和石头雕刻的石像12000peso+, 价格还很合理, 全是在这个茅棚里纯手工制作, 我和卖石像的手艺人聊天,他说首饰都是女儿设计制作的, 聊天的功夫他在打磨一个石像.

靠近海边的路上有很多石头堆彻的栅栏, 我不幸乱入了私人领地, 男主人正好下班开车回家, 就招手问我要去哪里,我指着视野可及处的石像, 他说这里是他家, 要去石像的路在外面,不过我可以从他家院子后门穿过去. 所以大家要看清楚路. 自行车也必须走在道上, 不能在草地上骑行,甚至下车推过草地也不行,尤其是石像区,管理员一定会制止.

我去了离我最近的Ahu moai群和大眼石像Tahai. Ahu moai群是6尊, 最边上一尊只有尊位遗迹, 中间一尊也是残缺了半边脸, 背对大海, 面向岛,不远处就是大眼石像带着帽子也是背对大海面向岛. 快到日落时分,空阔的草地上陆续聚集了人, 或坐或站或躺, 马儿悠然的吃草, 海浪一阵阵的拍打岸边,有勇者正随着潮汐冲浪,滑行在风口浪尖 ,攀登过一个个浪峰后,又隐匿在白沫之中。

继续向北,穿过石头栅栏,走向高地,看哪里房子多就去哪里,误入一户人家,老者指了一条通往旅舍的路,触目可及处没有一个人,看到铁丝栅栏后有个正在草地上劳作的高大男人,挥手示意,我们俩隔着篱笆对话,他说他家也是旅舍,我穿过篱笆口进入他家院子,好大一块地延伸到海边的公路,一排独栋木屋,主人的家在院子中后部。我告诉他我只有一个人,住不起独栋木屋,他说他家里有单间,他老婆Nora是原住民,长得高大黝黑健硕,英语说的比他好,她领我看了房间,两张单人床,带卫生间,两扇对着院子的大窗户,可以共用主人的厨房,才15000peso。Nora自己还在主街上开着一个餐厅,一汤一配菜和一主菜的套餐6000peso,不贵,但是忘记店名了。

住宿地址如下:
Cabana Krava, 
completamente alajada con vista al mar,sector tahai,RAPA NUI, 
主人全名Nora Nahoe,电话:999132083/84753952

回来的路上,绕过博物馆,选择远离海边的另一条路,发现了另外一家住宿,一对男女正在做饭,他们告诉我房东只租给来岛上打工的人,不过也可以帮我问问,叫来了房东的管家camilo, 他领我看了房间,光线不足,因长时间没有人住,有点霉味,不过才12000peso。他说他岳母家可能有空房,我很惊讶,因为他看起来特别年轻,一问才说已经30了,他16岁的时候来到这个岛冲浪,认识了现在的未婚妻,就一直留下了,未婚妻现在圣地亚哥学习,明年毕业就回来结婚了。他载我回到主街,并推荐我一家租山地自行车的店,说虽然价格都一样,但是这家的自行车质量好很多,可惜我忘记了名字,你们可以打电话给他询问关于岛上的一切,+56982883532,他可以说一点点英语。租车的价格比阿塔卡马贵,每天10000-12000左右,以早上9点为界,当然,你稍微迟一点点也没关系。

Day 2 爆胎

早上吃饭的时候认识三个同龄的台湾人,其中两个人一男一女在圣地亚哥的台湾物流公司工作, 另一个女孩子和我一样,也是独自旅行,在岛上已呆了几天,在圣地亚哥工作的女孩子西班牙语特别好,她也觉得这里的房租贵,听说我找到新住处,要求和我一起搬过去,其实我并不太愿意和陌生人同住,一路被呼噜声吓怕了,在询问过她没有睡觉的坏习惯后,也不好再拒绝她。中午时分,Nora开车接我们到了她家,她让我们先住着,房费走前再付。

舍友和她同事的旅行规划和我不同,他们想先去火山口,而我还是决定先沿着机场路向东,环岛东路向北骑行。天气依旧特别好,太平洋就在右手边,随着海岸的距离,海水变换着颜色,近岸的颜色是天蓝,远处的是深蓝,实在惊诧于如此璀璨的蓝色变化。

随手将车扔在路边,朝坡下的海边走去,在这里,路,是自己走出来的。巨型礁石延伸到海里,浪涨浪退,石隐石出。海天相连,碧水长于天,浪石相伴,刚强服于软。坐在干燥的礁石坑洞里,不敢再越雷池一步,呼啸长风,惊涛拍岸,无边无际。。。


山包,草堆,砾石,唰刷的浪,呼呼的风,上坡推车,没体力,下坡也推车,怕把持不住车速。几户成群的奶牛家,三口浪迹天涯的马家,悠然自得的占着大路散步,或沿着路边吃草。在江湖行走,自然要遵守江湖规矩,我远远的就开始吆喝,提醒他们我从后面接近,遇到耍大牌不肯让路得,谨慎的跟在其后,见机超越。

整个岛就是一个大大的牧场,任各种四条腿的朋友们撒欢。路过一个牧棚,看到四五只可爱的小牛,他们也充满好奇的看着我。小心翼翼的接近拍照,突觉气氛不对,大牛们开始向我聚集靠近,赶紧退后准备离开,车胎竟然蹩了。。。只能扫兴返回,一路上拦住所有经过的车辆寻求帮助,可没有人能修车,也没有人愿意载我一程。直到机场路上,一辆卡车停下来,几个粗壮的工人邀请我上车,把我送到附近的修车店。查看车况后,修车工索要6000peso修理费,我决定继续走回租车行去换车,但车行竟不保修,不过修理费2000peso也接受了。随后去了那个隐秘的超市采购食品,做了一顿美味的中餐。在nora的玻璃房里,欣赏着绚烂的落日,空气里飘着饭香,想象着余辉一点点褪去海边石像的光泽,一点点隐匿人们期待的脸庞,一点点安静欢快热闹的草地,一点点团聚辛劳一天的家人抚慰四处游荡的旅人。。。
洗过澡,走过院子晾衣服,晚风清凉,灯光闪烁,微云淡河汉,输雨滴梧桐。nora的大狗躺在我脚边撒娇,岛上岁月,如此静好。

Day 3 自行车环东半岛

昨天的遗憾,今天弥补!岛上有三条南北走向的主路,今天决定从中间的路camino vaitea anakena骑到最北,再从最东边的路拐回来,走一个圆。

一路沿着太平洋向南,一片云飘来,下一阵雨,出现半截彩虹,一头在天空,一头在海里;再飘来一阵雨,又出现双彩虹;一直都有,哪里有路就骑到哪里,骑过颜色绚丽渔村,渔网帆船,路的尽头,空无一人,面朝大海,不一会,我周围聚集了四五个四条腿摇尾巴的朋友,直到我快骑出村子,他们才停下望着我越来越远。

中间的路也是起起伏伏,实在骑不动的时候就下来推车,左右两边是民舍和牧场,树林郁郁葱葱,快骑到最北的那一段,两边的视野突然开阔,望右看,可以直接看到海,一个很长很大的下坡,站骑在单车上,向个高昂的战士一样迎着风冲下去,高歌着范玮琪的“最初的梦想”,歌唱自由,歌唱独立,歌唱美景,歌唱对世界的好奇和对生活的热爱,血液沸腾,激情澎湃。

最北边有一片椰林海滩-Playa de Anakena阿纳凯海滩,正当中午,我对一排威武的“moai”巨人石像已经提不起兴趣了。沙滩上人不多,脱了鞋子踏浪,脚趾做笔,在沙滩上写下“我想我是海”,看着海浪一点点携带走此刻美好心情的讯息,仿佛一个隐形的漂流瓶,等待陌生人的拾起,静听我深沉的歌声,分享我绚烂的回忆。

在椰林巨大的树荫下席地而卧,浓烈的阳光滤过树叶,变得可爱起来,风婆娑,歌飘渺,人戏语。一群散养鸡在草地上觅食,看到我在吃汉堡,一个个都聚拢过来拾遗,第一次发现两条腿的朋友也有这么纯真的表情,我扔了一点食物给一只鸡,结果一下子吸引聚集了几十只鸡,虎视眈眈的看着我,如果一起扑过来,那将是无法想象的灾难,赶紧收起食物,挥手将他们赶开。。。其他游客也开始陆续用餐,鸡们于是矫健灵活的东奔西跑追逐其他食物去了,“呆若木鸡”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形容复活节岛上的这群高智商高情商高能动性的鸡群的。

从最北折回,向南的滨海路,途经Ahu Te Pito Kura 圆石,个人觉得景点一般,继续前行,到达Ahu Tongariki,第一次被查票。15个moai齐刷刷的一排背对大海,当时也没有太多感觉,继续南下,岔路口而上,骑上坡到达Rano Raraku采石场入口,感觉天色已晚,体力也渐尽,放弃继续爬山,转而返程。

晚上和台湾姑娘商量,和她的同伴一起,四人租了一部出租车60,000peso,去Tongariki看日出。

Day 4 Tongariki日出和西线小环行

凌晨4点半出发,到达Tongariki的时候大概5点半,停车场已经停了不少车辆,白月光冷冽的铺洒在moai对面的倒w山,仿若幻境般不真实,走到moai对面的草坪,可见一簇簇手机相机微弱的灯光,早已有选好拍摄地点等待的人们。有人裹着睡袋等待黎明,有人相依相偎的等待黎明,夜还是冷的,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涌入草地,逐渐热闹起来,还有来自巴黎的摄影师团队,架起很多台相机,他们要用定时快门的方式拍摄一个日出短片。

天色渐明,可人们的脸色渐暗,因为乌云越聚越多,7点半左右,竟然开始下起了雨,日出方向越来越红,却也越来越浓的云,很多人开始躁动不安起来,不停更换拍摄位置,陆陆续续开始有人离开。幸好,雨不稠,我们依然等待着。隐约听到鼓声,转头看见三个穿着民族服饰的人,拿着当地特有的皮鼓和沙锤敲打出节奏,我好奇的过去询问,他们说是在祈求雨停日出。或许这个祈祷真的是起作用了,不一会雨停了,而太阳,却像一个羞涩的小姑娘一样,躲在乌云的身后,冒出了头,乌云镶上了美丽的金边,转过头呼喊伙伴的一刹那,被身后的那团巨大的云彩惊呆了,那颜色浓烈似火,纯净如光,从中还升腾出一道彩虹!上帝一定在里面,不然为何不似在人间?心灵和精神为之一震,受到自然神圣的洗礼,神奇!而太阳正透过密布的乌云,将金灿灿的光束投向深邃的海面,仿佛一场正义与黑暗的较量,波诡云谲,气势磅礴。一会儿看向海,一会看向山,追逐着两个稀罕的自然画卷,每一分一秒,色彩和格局都在变化着,这是唯一,也是永恒。心潮澎湃的领会大自然神奇神圣的一幕,感受时空无尽的变换和唯一的永恒,是哲,是悟,是一,也是零。
当我拍下moai面对圣山祥云彩虹的时候,我似乎才明白,他们为何背对大海,面朝岛山。亘古不变,沐浴在触手可及的人间烟火和神迹中。

9点半,我们四人到达Rano Raraku采石场,尽管空气还有些清冷,太阳却逐渐突出乌云重围,在柔和的晨曦中,沿着采石场起起伏伏温柔的曲线,寻访散落在草甸中的moai,有些已经完工,有些还未完成,或立,或卧,或凸起或半掩,石像斑驳覆盖青苔,或沉睡,或注目,千年只是一霎那间。

采石场是一个非常奇特的地方。这里视野开阔,一眼望得到海边和Tongariki,山路顺着山脊线和山丘弧铺展开,各种线条,相得益彰,毫不违和,阳光灿烂,绿草鲜嫩,微风轻拂,陪着moai静坐,山下牛马,海上彩虹,在这里坐着,平和柔软,安放妥帖,与世无争。

中午回到旅店,我和台湾姑娘吃了午饭稍作休息,下午又骑着车去ahu akivi“七勇士”,七个moai,有意思的是,他们是唯一一排面朝大海的石像。这排石像并不如Tongariki高大,我和台湾姑娘没坐多久就决定继续往北,去参观石穴。石穴不深,却很大,里面昏暗潮湿光滑,必须要戴头灯和穿防滑的鞋子才安全,我们坚持走到最后,从另一个洞口钻出,洞口茂密的灌木丛,出来后竟一时找不到进入的洞口,折回绕了一大圈,足见洞穴很大。我决定继续北上参观其他两个洞穴,再从最西边的环岛路绕一个圈回到旅舍,而台湾女孩怕路太艰难,决定原路返回,我们自此分开。

从此后的几个小时里,我几乎没有见过一个路人。到达Tepeu后,沿着西边的环岛线折回Ahu Tahai,路很难骑,全部是疏松的碎石,起伏较大,上坡艰难,下坡危险,颠簸剧烈,忍着屁股疼,走走骑骑,大约40分钟后到达另一个石穴入口,太阳西斜,杳无人烟,我不敢只身一人前去,便继续前行,途径一处牧棚,门口停着一辆机车,却四下无人,只有三两匹马儿吃草,生僻之地,还是不便多做停留,无人有时比有人安全,一个半小时后,已经离旅舍还有1公里左右,忽闻海上号子声,寻见三条赛艇正一字排开,竞相追逐。天边的火烧云越烧越旺,暮霭昏沉,刚踏进院子,nora的大狗狗就跑来迎接我,欢快的摇着尾巴蹦跶。对于风尘仆仆的旅人来说,最好的安慰便是温暖的路灯指引回家的路,有人声笑语,有摇尾撒欢,有可口的食物,和踏实安详的晚安。。。

Day 5 Rano Kau 火山湖

Rano Kau是个死火山, 海水倒灌入火山口,形成一个奇异的湖泊。从conaf开始,有两条路可以到达火山口,徒步路线和行车路线。骑车上坡虽然要耗费2个小时左右,但下山就是分分钟。徒步的路线不适合低级别装备差的骑行。

大概1个半小时后到达mirador,可以俯瞰整个机场,Hanga Roa,和西边的海岸线;东海的海岸线也触目可及,半个岛的风光尽收眼底。风和日丽,正巧有架飞机从海上翩跹而来,像一只巨大的鸟,徐徐滑落在跑道上。半个小时后,到达火山口的入口,这里行车路线和徒步路线交汇,继续向上骑到终点山顶依然有宽敞的山路,但我选择沿湖绕右的徒步路线,将车停在路边,开始步行。徒步的起点是一个观赏台,可以看到整个湖的全貌,向左绕行的路被赌住了,禁止游人通行,大部分人都是向右到达游客中心,去参观orongo村。

风,异常的大,路,就在边缘顶。左边就是深潭,狂风虐深草,颤颤巍巍,仿佛巴塔哥尼亚般的暴虐。偶尔有宽阔一点的空间伸向湖里,还得匍匐前进,趴在草垛中,或者石堆中,看湖底风平浪静,浮萍点点,青苔层层。如果豪迈的站着,恐怕被强风甩到湖里,好奇究竟有人深潜过么,那里是怎样的静谧和神秘。。。

半个小时后,到达终点,一片开放地,其实可以再往深入走到火山缺口处,因安全考虑用一排栅栏围了起来。游人可以向右去参观博物馆,或在亭子里休息,或继续向前去参观orongo。很多人都问我,是不是P图了,因为他们不相信海的颜色可以蓝得如此纯净,深邃。这是南太平洋上,孤零零得一个小岛,距离最近的陆地要3000千多公里,没有那么远得望得见的未来,也没有那么长得可追忆的过去,只是风和日丽,偶尔飘来一阵雨,幻化一道虹。

复活节岛上的古建筑,总有很好看的弧度,orongo也是这样,圆圆的矮屋,不与这狂躁的风斗狠,甚至层层叠叠的每一片石板也被磨平了棱角,融洽的紧挨着彼此,浑然天成,融为一体。

回到环湖起点,坐在山坡上望着整个湖,这时候ramu登场了,成为这段旅途中另一个奇异的人。炸蓬的卷长发,骑着重型机车,黝黑健硕的体格,满身的野性魅力,他朝我的方向走来,打过招呼,坐在我身边攀谈起来。

他告诉我湖的另一边也值得去,更加美,我说那里有块牌子写着禁止通行,他说“去他妈的牌子,这个岛是自由的,想去哪里去哪里”。这时,一个高瘦,上了一点年纪的白人走了过来,他是jim,美国人。他一个人旅行在岛上,今天上午遇见了ramu,ramu非要请他去他家里做客,他家只有他和他妈,他妈似乎并没有招待客人的准备,直到很晚才吃了一顿很普通的饭,然后ramu就拉着他,骑着机车整个岛转来转去,然后ramu对他说,我想拍个短片,你做教授,我们再去找几个游客演学生。

jim说ramu已经半疯了,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开玩笑,但他愿意陪这个疯子疯一把,我也顺理成章的被jim说服,一起去了。我骑车,他们骑机车,下山的路上,他们又找到一车女孩子,在山顶高呼拍集体照,也跟着他们去往Ahu vinapu, 时ramu挑选的摄影地。原来那也是一排石像,只是已经散落的没踪影了。不知为什么,我哼哧哼哧骑到的时候,漂亮姑娘们却要走了,不得已又只好另外找群众演员,一对在草地上晒太阳的日本情侣被莫名其妙的拉来,就这样,我们开始了。

ramu给每个人分了台词,示范了动作和表情,就拿着微型摄像机开始拍了。“美国教授”讲一句,咔,停,又转过来对着我们拍,咔,停,又再对着jim。。。我们丝毫不懂台词的意思,只是照做。日本男人是最后一个,句子太长又古怪,时常忘词,发音又很搞笑,憋得日本男人面红耳赤,惹得我们频频笑场,ramu一遍遍喊停,纠正他的发音,最终,顺利杀青了,握手告别,踏上归途。

晚上在镇中心的一家餐厅去看演出,大概50分钟,票价似乎是25000peso。演出前,入口有人帮忙在脸上画图腾,让我想到2010年在印度参加当地婚礼的时候,在手上画的图腾。剧场不大,灯光音响效果也很一般,但是现场的震撼感觉还是很不错的。演出者一半是白人,一半是智利人(不是当地土著)。女的个个都是丰乳肥臀,而男的实在是参差不齐的身材。最后一幕的时候,抓观众互动上去群舞,我还是没那个勇气,在下面贡献吆喝。

回旅舍的路上,踩着月光,涛声依旧,渔火闪烁,moai静静的,温柔的守护着岛进入梦乡。。。

后记

本来还想再开一篇讲几句圣地亚哥,相对林立的古典和现代的建筑的反差,干净整齐的街道,正巧赶上复活节冷清的门市,而即使是复活节都依然摩肩接踵的海鲜集市和广场上热闹非凡的庆典活动。可短暂的停留,实在是浮光掠影,就此别过吧。

从动笔至落笔,断断续续已经5个多月了,幸而没有放弃。

上海昆明定居工作,又从头经历了一次漂泊和挣扎,幸好这次,有家人在身边。之前的愤怒,埋怨,失落都在新的现实里洗涤干净,在昆明干燥清爽的空气里,散发着怀念和温暖的味道。

生活在继续,无法辨识出擦肩而过的路人中,哪些背后又有着哪些不同寻常的精彩故事。我们羞于再开口,心中所有的感动只能在自己心头酝酿成美酒,自酌自饮,嗟吁“人生何处似樽前”。

细雨湿流光,翠色和烟老。

本篇游记共含9474个文字,18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每次想粗去玩了,就来看看别人写的游记哈哈!!

2016-08-26 17:26

非常棒!欢迎楼主有空来围观《只有在去西藏的路上,才知道世界有多美!》http://www.mafengwo.cn/i/5602337.html

2016-08-27 11:26

啊啊啊,终于等到楼主更新的复活节岛的游记了,很有帮助,棒棒哒

2016-08-29 12:59

羡慕你没有忘拍照片,我家某人相机忘带了!哈哈哈哈

2016-08-29 16:56

写得很棒~~~想问一下 在那边需要给小费吗?大概给多少?美金可以用嗎?谢谢

2016-09-22 13:27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6F

2016-10-19 09:32

我是女生,想去西班牙或者智利,想找靠谱的驴友结伴同行,有意向者请加微信batty32570,谢谢🙏出发日期可商量

2016-11-25 22:1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