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两个二货的安徽逗比之旅——纪念我们的毕业季

16
言之命至 (北京) LV.9
2016-08-26 13:50 1092/7
  • 出发时间/2016-08-01
  • 出行天数/6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1625RMB

题记

       原本这是我们宿舍六个女孩儿的毕业旅行,有这个打算已经一年了,在这期间,因为种种原因,最后成行的只有我和阿幽,其中,阿幽是合肥巢湖人<( ̄︶ ̄)>
       因此,整个旅途,就是由我从湖南出发,到达安徽的省会合肥,再从合肥转车到巢湖——阿幽温馨的家,这一系列复杂而又漫长的旅途开始的。

行程安排

D1:合肥巢湖
D2:黄山市高铁站—宏村黄山市内—屯溪老街—酒店
D3:黄山后山—云谷寺—白鹅岭—北海—西海大峡谷—光明顶—白鹅山庄
D4:白鹅山庄—光明顶—天海—鳌鱼洞—百步云梯—莲花峰腰—仙人指路—迎客松—玉屏索道—慈光阁—黄山前山—黄山市高铁站
D5:芜湖方特世界第四期——“东方神画”
D6:巢湖江北第一洞——“紫薇洞”+半汤郁金香高地

Day 1:巢湖

       早上6点多到的巢湖火车站,阿幽骑着小电动来接我,还千叮万嘱让我别搭理火车站外面揽客的人,怕我被卖到山里当童养媳-_-!  巢湖人民凶猛。。。
       很快到了阿幽家里,我们睡了一上午,可爱的幽妈准备了超级丰富的午餐给我们吃,好吃到都忘了拍照留念了,为了讨幽妈欢心,我硬生生塞了两大碗饭,差点没撑死我。
       下午,我和阿幽去唱KTV,她说带我体验下巢湖超便宜的KTV,结果问了几家,都说小包中包都没了,我们就吐槽,是不是小包只有一两间,故意让人非得上大包,最好还是豪华大包╭(╯^╰)╮结果,被我们找着一个最便宜的,二十块钱,说还有小包,我们就去了,结果到那儿发现,他们那儿还有小包的真相了,包间麦克风音效是真心差呀,难怪没人来O(∩_∩)O~
       晚上,幽妈又带我们去吃小龙虾,我可嘴馋好久了,这回终于吃到了,附上一张图,报复社会

Day 2:黄山市宏村&屯溪老街

       我们是报的黄山三天游的散客团,旅行社给买的巢湖-黄山来回高铁票。      
       一大早,我们乘高铁到达黄山市,结果在黄山高铁站足足等了两小时,其间,阿幽还接到导游的电话,内容是这样的:
       导游:“我们现在位置满了”
       阿幽:“啊?(⊙ˍ⊙)”
       导游:“我们现在位置满了,你们坐不了了”
       阿幽:“那我们怎么办(⊙_⊙)?”
       导游:“你们自己过去吧”
       阿幽:“我们交了钱的(⊙﹏⊙)”
       导游:“但是人满了,没有办法,对了,你们是XXX吧?”
       阿幽:“......我是X幽(⊙﹏⊙)b”
       导游:“哦哦哦~对不起啊,打错电话了,我是告诉另一个人的”
       阿幽:“O__O "…”
       就此挂断了电话,我全程见证了阿幽的一脸懵逼,差点以为要被组织抛弃在起点了。。。

       下午一点五十终于搭上了组织的末班车,我们开往黄山黟县的著名古村——宏村,在车上,导游一直跟我们介绍,虽然跟宏村搭边的并没有多少吧,但是一路上也是欢声笑语,行车的路旁,全是一水儿的徽派建筑,我还心想,难道黄山人民建房的时候,都是政府派人帮忙的吗?都长的一模一样。

       三点四十分到达目的地宏村,导游组织散客团进去参观,我们全程跟随宏村的讲解员,听着她对宏村每一处景点的介绍,感受着悠远的徽州文化。

       导游说,徽派建筑的一层没有窗户,而且他们的一层建的很高,那是因为从前的徽商信心苦苦赚了一辈子的钱,回家建房的时候,为了自己的血汗钱能留住,他们选择不造窗户给那些“梁上君子”可乘之机,而是在房子上开一个天井,不仅防盗还兼具了采光和招财进宝的功能,因为徽商们觉得”雨从天井来是聚金子,雪从天井下是落银子”,“肥水不流外人田”。
       我们心想,这么大个天井,好像更方便小偷溜进来了。。。

       这是宏村的月沼湖,正巧一老爷爷乘上他的小木筏开始捞水草,很有江南水乡的感觉,我也特想上去划拉划拉O(∩_∩)O哈哈~

江爷爷的姿势和表情是不是很销魂,宏村有毒呀(~ ̄▽ ̄)~哈哈

       差不多一个小时,讲解员带我们走着宏村的小路,沿着村里的小溪,讲述着宏村的故事,更深刻的体验着属于宏村、属于安徽独有的韵味和文化。
       留下半小时给我们自由活动,我们去了宏村老字号——胡兴堂,本来只是想看看,结果就出不来了。
         阿幽:“这个黄山小烧饼好好吃呀,我们一人一袋吧”
         我:“(¬_¬)”
         阿幽:“这个豆干也不错诶~”
         我:“( ̄_, ̄ )” 
         阿幽:“这个徽墨酥太好吃了,我一定要买”
         我:“( ﹁ ﹁ ) ~→”
         阿幽:“这个......”
         我:“想想我们明天还要爬黄山,你能背动吗?(  ̄ー ̄)”
         阿幽:“......”
         导购小姐:“试试吧”
         于是我们及其自然的接过导购小姐递过来的芝片酥,放入口中。此时,我内心正做着强烈的心理建设:明天要去黄山,明天要去黄山,明天要去......
         “我去~太好吃了(⊙▽⊙)” 脱口而出。
          阿幽和导购小姐直接笑喷o(╯□╰)o
        我们被这里虏获了,土豪幽请客,果然,为我花钱的女人最美丽~\(≧▽≦)/~
         

        五点四十我们返回旅游车上,离开了宏村,如果下次再去,我要体验宏村的客栈,一定别有风味。
        别了,宏村

       我们中途下车,来到屯溪老街,夜色美如画!

Day 3:黄山(第一天)

       早上七点就起了,等着导游带我们去黄山。我们这次黄山之行是从后山出发,九点半到达黄山脚下的游客换乘中心,十点左右乘黄山巴士到云谷寺(必坐),开始我们孤独的黄山徒步爬行之旅/(ㄒoㄒ)/~~
       问我为什么孤独?因为全团其他所有游客包括导游都去坐缆车,只有我和阿幽两个人【只有我俩】选择徒步爬山,全是我们自己作的。
       旅游车上,导游讲述了所有的行程安排,并表示,会坐三次缆车,分别是上山、西海大峡谷和下山,并几次强调,缆车经过的地方,都是没有景点的。我和阿幽来之前都商量了,下山伤膝盖,我们选择坐缆车,上山就不用了,年轻人嘛,不爬黄山多无趣呀。于是,在导游询问我俩坐不坐缆车的时候,开启了这样的对话:
         我俩:“我们不坐上山的缆车”
         导游:“你们确定?缆车经过的地方没有任何景点噢~”
         我俩内心os:这句话你说过多少遍了。。。
         我俩:“嗯,我们上山不坐缆车,下山坐”
         导游:“决定了吗?这很累的噢,你们很可能赶不上我们”
         我俩内心os:(ˉ▽ ̄~) 切~~小看我们,我们是一般人吗?体力妥妥的
         我俩:“决定了,几点到哪儿集合呀?”
         导游:“下午1点在北海汇合出发,你们先别把后面的钱给我,我怕你们赶不上,之后得脱团行动了”
         我俩内心os:~~( ﹁ ﹁ ) ~~~唬谁呢?我们这么年轻的小鲜肉,还能赶不上你们?
         我俩:“好”
       于是,就此开启了我们两人的脱团登山线路。

上山之前先拍个我们第三条腿的合照,正好是我和阿幽自己最喜欢的蓝色和紫色,超爱\(^o^)/\(^o^)/

山里下着细雨,温度适宜,我们开始一步一步往上爬。

       前期,我们雄心壮志!觉得在下午一点赶到北海,完全没问题呀,我们这么年轻可爱、身体强壮,爬山这种小case能难倒我们吗?再说,缆车部分一般也不会有多远,其他团员下了缆车也不会比我们快,O(∩_∩)O哈哈~
       这种莫名的信心在爬山的过程中一点点消失殆尽,山路也不断随着我们的行进变得越来越陡峭,半小时、一小时、一个半小时。。。
          “为什么还没到呀???”
          “到底还要爬多久--------” 
       我们累了/(ㄒoㄒ)/~~
       逮住一个迎面而来的女游客,问她白鹅岭还有多远,她的回答令我们几近绝望。。。
          “白鹅岭~白鹅岭那还远着呢,还有一个小时吧。”女游客带着“温和”的笑意回答。
          “不止一小时,起码要两小时啦,我们还是一路没歇的。”她的同伴补刀-_-|||
       啊~~~~~多么痛的领悟!!!!

我们在拖着沉重躯壳赶路的同时,不断感叹:
       “哎呀~真是难得呀,真是难得碰到一个这么实诚的导游。。。”
       “是呀是呀!怎么能这么老实呢,专业导游不应该把夸张这项技能值点满了么?”
       “就是,我还以为她说的一般人爬不了,是说的那些老人小孩儿和懒癌患者...”
       “导游就不能再劝劝我们吗?恐吓一下嘛,恐吓一下我们就退缩了”  /(ㄒoㄒ)/~~
这时我们阿幽的中二病发作:
       “我们今天赶不上跟团去西海大峡谷了,晚上见着导游的时候,咱们必须表现出对爬山的喜爱之情,并
        表示,我们下山也要步行,证明我们真的很喜欢爬山<( ̄︶ ̄)>”
        我:“。。。。”
        继续爬 ing
        “见着导游,就说我们是因为沿途的风景太美丽,以致于没好好赶路。”本宝宝就是如此的从善如流。
        我们的宗旨是:输人不输面儿!︿( ̄︶ ̄)︿

在爬行开始两个小时后,我们终于来到了一块儿石碑前,人生瞬间又充满了希望

可是,接下来五百米的山路,却是这样的。。。

我俩用尽了洪荒之力,爬到了白鹅岭,离目的地北海还有约2km的路程,这时离我们与导游约定的1:00还剩下20min,我们几乎是不抱希望的打通了导游的电话:
       “姐,我们到白鹅岭了”
       “到白鹅岭了呀,快来吧O(∩_∩)O~真快”
       “姐,白鹅岭到北海还要多久呀?我们还赶得到吗?”
       “赶得到,半小时就行了”
       半小时!!!妈耶,离终点就这么近了呀。我们在这一路追赶的目标——两个同样是徒步爬山的男生,已经被我们甩在身后了,我俩开心的就跟赢得全世界似的,马上奔赴下一个目的地。

从白鹅岭到北海的2km都是下坡路,可比上山那路好多了,我俩都是一路跑一路跳的呼啸而过,只花了二十分钟就到了北海。我俩优哉游哉的买了十块钱三个的茶叶蛋,被导游逮在便利店前:
       “没想到你们真的赶到了呀”
       “是吧,我们快吧(~ ̄▽ ̄)~”
       “嗯,真的挺快的,比一般小男孩儿还快”
       “是吗~(~ ̄▽ ̄)~”
       “是呀,上回我带的两个男孩儿就没赶上”
       “那我们确实挺牛的哈~( ̄▽ ̄~)(~ ̄▽ ̄)~”
       “.......”
就是这么装13!

我们终于过上了有妈孩子的生活o( ̄▽ ̄)d  
跟着大部队在导游姐姐的带领下,一路走走停停,听着导游的介绍,经过团结松、棑云亭,到达西海大峡谷的北入口,导游告诉我们,现在分开行动,遇到分岔路口(走一环二环的时候),都走左边,四点在缆车处集合。

手持刚买的茶叶蛋,光荣合影!【恶搞阿幽,感觉自己萌(jian)萌(jian)哒(*^-^*)】

来到一个非常陡的拍照点,一个很大的斜坡下去,栏杆只到我腰下,栏杆外就是万丈深渊,鼓起勇气下到下边拍照。

      可怕呀!拍了两张照片我就想上去了,一定要保住我的手机和我。嗯,先保住手机。。。
      正当我反身想爬上去的时候,一只脚刚往上一踏,一大妈手持手机几个健步下来,站到我踩的那节台阶上,就开始狂拍照,一边拍还一边对我狂喊:
       “姑娘!别动啊!我害怕啊!你别动啊!别把我推下去了啊!我害怕啊!我害怕啊~~~~”
       我,身体静止,两腿战战:“。。。。。。”
       内心狂吼:你TM怕就别下来啊!怕你就少拍点啊!!就不能等我上去以后再下来啊!!!啊!啊!啊!啊个鬼呀/(ㄒoㄒ)/~~
      我已疯~~就怕大妈一不注意就把我给怼下去了,我的小心脏哟╥﹏╥...
      所以,我总结了一条真理:山不在高,就怕人多!

       据我们实诚的导游姐姐介绍,西海大峡谷是黄山最值得一去的景点,形象的说,就是220的黄山门票里,西海大峡谷就值120,看看,看看,我们导游姐姐比喻的多么到位呀,瞬间就理解了西海大峡谷的价值,必须去o(*^▽^*)┛

       就这么一路走下大峡谷,花了两个半小时辛辛苦苦爬上山,又用了两个小时战战兢兢的爬下去,玩的就是套路!
       走栈道的时候,我们一直秉持着幽妈的信念:走路不看景,看景不走路。栈道那叫一个陡峭,一不小心就玩完。
       之后坐缆车上山(3min),再爬个2km,就到了光明顶上。

       刚上到光明顶,原本阴雨的天顿时拨云见日,阳光将笼罩在群峰身上的雾衣轻轻吹散,露出了埋在我们脚下的云海。那一刻,真有种世界都在我脚下的气魄,我站在高山之巅,望云海茫茫,瞬息万变。
       我跟阿幽说,要是现在有人给你打电话,接起来的第一句就是:“喂 !我在光明顶。”多霸气!

       从光明顶下来以后,就直奔我们晚上要住的白鹅山庄,等待晚上6:58的落日。

这一天,又是看到云海,又是看到日落,导游说是我们跟黄山有缘,我马上发了条朋友圈,夸耀我跟黄山的缘分,阿幽吐槽我,立了一个好大的flag。。。

Day 4:黄山(第二天)

没错,就是个flag,第二天,就啪啪啪打我脸了o(︶︿︶)o
第二天应该是5:21的日出时间,我5点就兴奋地起床了,叫醒阿幽,飞快的换了衣服出去,兴致勃勃打算看日出,还发了条要去看日出的朋友圈。这一出去,就傻了眼了,这么大的雾,三米之外,不辨男女,十米之外,不辨人畜呀!可我还是苦苦的等待,总觉得到了时间,太阳就会出来,把雾都驱散。可惜,理想是美好的,现实却如此残酷。我都不好意思回复朋友圈里问我看到日出没有的留言了/(ㄒoㄒ)/~~

       没错,真的有这么大的雾,绝对没有背景虚化( ˇˍˇ )
       导游姐姐说,这是黄山的常态,一年里有两百多天都是这样的天气,所以,在黄山的导游界流传着这么一句话:
       “抬头看雾,低头看路,两边看树,跟着导游散散步。”
       堪称经典啊!

于是我们这一上午就是跟着导游姐姐,在大氧吧里散散步。有时雾稍微散去,还是能看见几个景点的。

之后坐缆车下山,十二点就到了山脚下,坐上旅游车直接去高铁站回了家,好一顿休息。

Day 5:芜湖——方特【东方神画】

       一大早的,又要搭巢湖芜湖的火车。匆匆忙忙赶到火车站,果不其然,晚点了。我俩正准备候车,发现开往杭州的所有列车乘客,都要接受翻包检查(事后才了解到是因为G20峰会)。
       阿幽的防晒喷雾中奖了。
       我俩当时惊恐状:“啊(O_O)?那怎么办?”
       查包的大妈一把拿走:“放我这。”
       阿幽:“回来还能拿走么?”
       大妈:“那我不能保证。”
       我俩:“。。。。。。”
       我:“去放你小电动的座椅下面”
       阿幽:“是偶~太机智了!”
      总算成功保住了阿幽的防晒喷雾。此乃第一道关卡!

       终于到了方特门口,买好票正准备进去,又看见一道查包处。
       我俩心一惊:这回不会又有什么违禁物品了吧?
       只见查包的姐姐翻开了我俩的包,指着我包里的散装面包说:“这个不能带进去”
       WTF!面包都不能带,还有没有天理啊!
       我一生气,当场就对着她说:“啊?X﹏X那我不能把它丢了呀(╥╯^╰╥)求求你了,姐姐”
       姐姐低声说:“这种散装面包不让带的(@_@;)”
       我用我无辜的大眼睛死盯她:“那我们会饿死的,求求你了(ಥ _ ಥ)”
       姐姐给我使了个眼神,无奈地小声说:“进去吧”
       欧耶~又成功保住我的面包。这才第二道关卡!

在方特的整整一天,充满着刺激与挑战!人不多,我们一共玩了12个项目,包括阿幽一直号称不敢玩的过山车和激流勇进(这是我最爱玩儿的)。其中,除了游乐设施带给我的刺激,还有手机丢失造成的紧张。
       事故发生在牛郎织女4D馆内,我们当时在外头候场时,以为那个小厅放映的就是全部了,正在沉醉于吐槽这个项目的简陋性与无趣性。突然,一扇门打开,工作人员说请进去体验,我和阿幽顿时一个鱼跃,接着以百米跑的速度奔去,并迅速找到个绝佳的中间位置。正当我坐下来翻找包包时,突然发现我的手机不见了,哪儿也找不到。就又奔出去找手机,我凳上地下都反反复复找了好几遍,都没找到,这时设施早已经启动,我身上也没有手机,根本联系不上阿幽。只好到出馆处等她,时间很漫长,我的脑洞不由自主的高速运行,想了各种,手机丢失以后,需要做的一系列措施。突然,一个可能浮现在我的脑海,在小厅时,我旁边坐的是一个年轻妈妈带着孩子,隐约记得是个很有气质的女人,她会不会捡到我的手机呢?有很大可能呀。而且这种带着孩子来游乐场玩儿的母亲,一般是不会贪图手机。我就这么相信着。
       好不容易等来了她们散场,我与阿幽汇合后,拿她手机给我打电话,显示关机(-_-|||其实是我自己开了飞行模式)。我仍在原地等着,突然,我看一个女人牵着个小女孩儿在打量着我,我往她那儿走了两步,就看到她手上果然拿着我的手机,她确定是我的手机以后,还说:“我找了你好久了,刚坐座位上就一直找你。”好感动啊~~~~(>_<)~~~~简直要感动中国,这么好的人都给我碰见了,我真是撞大运了。

        返程的时候,进火车站,过安检。我正像往常一样,拿起包准备走,被一名武警拦下,说要查包(又查!!!),那也只能给他查了,翻了一遍,问我:“里面有把刀在哪儿?”
        WTF!刀!!吓死宝宝了~突然记起来,我有把水果小刀,忙从小袋里掏了出来。
        武警叔叔检查了下,让我登记,我当时就问:“我的刀呢?”
        “你这刀差一丁点就违禁了”
        “那就是我还能带走?”
        “嗯,这次可以,下次最好别带了”
        谢天谢地,幸亏不用损失我的刀。第三道关卡总算有惊无险的度过了!

Day 6:紫薇洞+郁金香高地

       号称“江北第一洞”的紫薇洞,人烟还挺荒芜的。我们进【王乔洞窟】的时候,只有我俩,里面很黑,为了壮胆,我们开着视频进去的,真是醉醉的。。

        最特别的就是紫薇洞里了,有蝙蝠、瀑布、双井洞天、铁索桥、还有手拉小船,跟盗墓笔记里说的一样( ̄┰ ̄*)
        进洞的时候,我俩特害怕,苦苦等待,终于等来了一群大妈带着熊孩子,这简直是最强装备呀!
        阿幽说:“等着这群大妈,她们胆子最大”
        这不,马上就有实例证明了。
        一大妈脚上沾了点脏东西,一言不合就要洗脚,见边上有水沟,此水沟贴于路边,常年不见光亮,黑洞洞的,不见深浅,不知清浊。大妈提脚就想往里放,我俩的心都提起来了,就怕大妈脚上挂了尸蹩上来。另一个大妈好歹帮忙打了个光,没那么渗人了。大妈的心理素质果然不一般。
        等到要上船了,阿幽又说:“快走,最好别跟大妈坐一个船”
        “为什么呀?你不是说跟她们一块儿不害怕吗?”
        “就是因为她们不害怕,所以很可能摸摸岩壁、动动船身+_+”
        “。。。”是哟~说的好有道理的样子,我竟无言以对。

    跟这群大妈相比,我俩的胆子就成渣渣了。
    原本一直跟大妈团体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突然,前面一个洞口,阿幽看到一只蝙蝠,
       “啊~~”惨叫一声,立马蹲下。
       我只用了0.2秒的反应时,随即也马上蹲下抱头。
       后面一对年轻男女被我们吓得够呛,也停下了脚步。
       阿幽我俩好不容易振作精神,慢慢站了起来,边走了小两步,边小声嘀喃:“蝙蝠!有蝙蝠!”
       突然,又一趟飞影略过,我俩齐声哀嚎,一蹲不起了。
       身后那一对小年轻嗤笑一声,从我们身旁走过,只留给我们一个不屑的背影。
       “。。。 (⊙﹏⊙)b”我俩对视一眼。
       被鄙视了-_-|||

       上午游完紫薇洞,回家吃了顿幽妈做的美美的大餐,下午,叔叔阿姨开车带我俩前往郁金香高地。
       途中,我们经过了【三瓜公社】,分别是由西瓜、冬瓜、南瓜三村组成,很有意思,未来可能发展成农村休闲胜地O(∩_∩)O哈哈~

到了郁金香高地,我们找遍了整个山坡,硬是没找到一朵花来。幽妈直呼:“被骗咧被骗咧,港好滴八月份会开花咧,哎呀,广告打滴呐么好,怎么森么多麽有啊!”巢湖话ing,可萌可萌啦。

从郁金香高地回来,阿幽就带我到了巢湖市中心,带我喝好吃的奶茶、去好吃的饭店、买好吃的蛋糕,帮我庆祝生日。太暖了,感动ing

晚上九点,我搭上回京的火车,离开了这个充满爱和回忆的地方。

关于花费

总花费:1845.9

株洲-巢湖:123
黄山散客跟团三日游(宏村+黄山):960
巢湖-芜湖来回车票:50                                            
芜湖方特:170(应届毕业生优惠)【原价是230】  
紫薇洞门票:30(学生票)【原价60】
巢湖-北京:112

*附注
宏村门票:104
黄山门票:230
黄山巴士(来回必坐):19元/次
黄山缆车:云谷索道80、西海大峡谷100、玉屏索道90
黄山吃饭:很贵。。。跟团吃160,包三顿正餐
黄山住宿:十人独卫高低铺180
黄山的水:8-10元/瓶
【如果喜欢自己爬山看景的话,建议不要跟团,如果就想随便爬爬,不要太累,就跟团坐缆车吧】

写在结尾的话

       特别感谢阿幽这么辛苦的陪我玩了一星期,还有幽妈的热情款待。
       在这次旅行中,我和阿幽的吐槽力max,笑声不断,足以说明我们相性好呀\(^o^)/~同时也很温暖很感谢,感谢幽妈成功在一周内把我喂胖了五斤,那估计是我半年才能瘦下来的重量~~
       这一周过的特别丰富,感觉时间被无限拉长,似乎已经在阿幽家待了一个多月,阿姨和叔叔太好了,一直说让我常来,把我当阿幽一样对待。临走的时候幽妈还一直抱着我,让我以后常来,阿幽还吃醋的不行,扬言要把我赶走O(∩_∩)O哈哈~
       本来,我们的旅行计划里,还有巢湖的湖上游玩项目的,可惜我去的时候,巢湖水都臭了,藻类疯长。因为前段时间安徽洪水泛滥,特别是巢湖水位,差点就搂不住了。哎~我本应该在巢湖的一艘小船上,看着船夫摇桨、渔夫打鱼、饭店的人给我运来一桌饭菜,躺在船上摇摇晃晃的享受行舟的乐趣,现在只能在床上想想了。
       最后,恭喜我和阿幽的毕业旅行圆满结束n(*≧▽≦*)n  原本说好的我写正规游记,阿幽写段子的,结果我硬生生给游记写成了段子,而阿幽顺理成章的患上了失忆症,已经全部忘记了我们经历的事情。

       谨以此游记唤醒阿幽沉睡的记忆,记录阿幽一家带给我的温暖和感动,纪念我们已然逝去的大学生活。

本篇游记共含9538个文字,3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不错

2016-08-26 15:14

谢谢

2016-08-26 15:36

有点心动,好想出去玩嗷嗷嗷

2016-08-26 18:26

非常棒!欢迎楼主有空来围观《只有在去西藏的路上,才知道世界有多美!》http://www.mafengwo.cn/i/5602337.html

2016-08-27 11:16

认真的看完一遍后有种想要马上出发的冲动!

2016-08-29 01:03

有点心动,好想出去玩嗷嗷嗷

2016-08-29 09:57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7F

2016-09-23 23:59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